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掌印氣勢逼人,那女子感到危險,收劍躲去,可還是被大長老一掌打中。

那女子瞬間吐了一口血,往後倒去。

「我要你們給我三弟陪葬。」大長老掃了一眼,盯著李辰說道。

「饒了我們吧!我們再也不敢了。」

「放了我們吧!我們願意為你做牛做馬的,只求你不要殺了我們。」

……

那些剩下幾個荊刺傭兵團的人紛紛下跪,不停地向李辰磕頭求饒,求李辰放過他們一條生路。

李辰沒有理會他們,他們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可憐蟲而已,他們不足以造成多大的威脅。

因此大地蒼熊它們毫不留情的把剩下的人給解決了,如今現在只剩下大長老跟二長老,以及那女子,不過那女子似乎不是李辰的敵人。

李辰沒有可憐他們,這個世界是弱肉強食的,沒能力就會收到他人的宰割,更何況他們要和他作對,身為敵對兩方,不是你是就是我亡。

而且跟敵人講仁慈是多麼愚蠢的想法,敵人最後不捅你一刀就算好了,要是反咬一口,那你可能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我要殺了你們給我三弟報仇,尤其是你,要是沒有你的出現,根本就不會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一手指著李辰的臉,大長老痛心疾首的說道。

大長老看見他的三弟死後,整個人都變得狠心了,然後失去了一半的理智,人處於半瘋狂的狀態。

死了的三長老是他的親兄弟,跟二長老一起是有血緣關係的三兄弟,他們的父母在他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所以他們從小相依為命,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他們之間的感情非常的好,彼此間佔有重要的部位。

「人瘋了果然很狂。」看著大長老一下子變得強盛的氣勢,李辰不由感慨到道。

「我要你們生不如死。」大長老很瘋狂怒道,瞬間他袖子飛出四五條鐵鏈子,「起。」

飛出的鐵鏈子快速鎖住剛剛被殺死小兵,然後鐵鏈子鎖住那些人後又飛快的回到大長老的跟前。

大長老盯著那些屍體,非常陰冷邪惡的笑了,「也讓你們的身體時候發揮最後的作用了。」

「唔,啊~」

「三鬼劍術——三鬼執首血無窮。」大長老打著手型,快速比劃著,嘴中喃喃道。

瞬間在大長老的手型下,那些剛死的人他們的還很新鮮的血液狂涌而出,那些血液瘋狂的凝聚在一起,大長老打著手型的手不停舉起那滿滿的血。

「@#?%~*……」大長老嘴裡念著讓人聽不明白的口訣。

在口訣下,那團堆滿的血發生了變化,原本鮮紅色的血開始變得暗沉起來,那團血還一直打起小泡來,隱約間好像有三個鬼的模樣在四處遊動著。

「不好,必須阻止他使出這招。」那女子意識到了危險,急忙的說道。

李辰也知道現在他們的處境很危險,見到大長老用出這一招后就察覺到一絲的危機,他們趕快的阻止大長老,不然他們可能會受到重創,或者會死亡。

那女子知道自己必須趁大長老還沒有成功完成這招時殺掉他,不給大長老完成的時間。

「一劍青明月。」那女子咬了咬牙,眼神顧慮一掃而空,現在沒辦法了,用出她目前掌控的最強的劍術,但是她施展這劍術有很大的不穩定性。

這招「一劍青明月」是她能夠學會的劍招,不過卻不是那麼的熟練,雖然她還有更強的招術,但是實力不足,無法學習,因為她自己學的劍術非常的強。





未完待續……

更新送上。今天更新早點送上,怕忘了。 李辰也知道現在他們的處境很危險,見到大長老用出這一招后就察覺到一絲的危機,他們趕快的阻止大長老,不然他們可能會受到重創,或者會死亡。

大長老為了給自己的三弟報仇,他已經不顧一切了,要不在最後放手一搏,他們都會死的。

為了能夠殺死李辰以及那女子,大長老不惜損傷自己的身體用出這一招來,所以這個代價必須又李辰和那女子生命來承擔,不然他的付出白費了。

那女子知道自己必須趁大長老還沒有成功完成這招時殺掉他,不給大長老完成的時間。

「一劍青明月。」那女子咬了咬牙,眼神顧慮一掃而空,現在沒辦法了,用出她目前掌控的最強的劍術,但是她施展這劍術有很大的不穩定性。

這招「一劍青明月」是她能夠學會的劍招,不過卻不是那麼的熟練,雖然她還有更強的招術,但是實力不足,無法學習,因為她自己學的劍術非常的強。

這時那女子身邊閃過一道明月,可是這明月是青色,顯得非常的妖異,無邊際的寒意從四處散發而出。

李辰一下子都感到了冷冷的感覺。

「呼~怎麼變冷了?」

李辰摩擦自己手臂,他瞬間就感覺到刺骨的冷。

那女子的玄力散發全身,威壓震動全場。

到了靈玄境基本就可以將玄力散出體外,這時的玄力才更有用處,你所學的功法武技的威力都會變得更加的厲害,造成的傷害要強上幾分。

二長老看到自己的大哥用出這一招后,滿是震撼,想不到自己大哥會這樣豁了出去,那是他也知道這招的厲害,但也清楚這招的弊端。

從很久以前他就看到了大哥為了練成這一招,不知殺戮了多少,雙手沾滿了鮮血,也看到了自己大哥練這招時帶來的後果。

不過他沒有選擇了,他的大哥已用出了這一招了,他阻止不了。

所以為了使自己大哥能夠完成這一招,必須為大哥爭取時間,不能讓李辰打攪到大哥的施展。

那是大長老的這招需要一點時間來施展開來。

「喝!」

那女子大叫一聲,努力控制著手中的劍向大長老那裡劃去。

一道寒芒呼顯而出,無邊的寒意襲向大長老那裡。

那女子的的體內玄力大半數都傳到劍中內,只為化成那恐怖的寒芒,那青劍一下子變得更亮了,可顏色卻很陰沉。

一眼望去,都感到自己的腦袋好像被劃開了,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那種會感覺讓人寒磣啊,太可怕了。

「卧槽,好詭異的感覺,感覺自己快要掉了。」李辰很驚訝那女子的劍術,沒想到在這個地方還有這樣的武技,實在令人感嘆的。

但也讓李辰感到那女子的身份的不同,能夠肯定的是那女子身後的背景很大,至少可以震撼這個西皇神朝。

在這時,那劍已經直砍大長老而去,寒意霖霖,那威力不言而喻,實可怕極了。

就在要看要傷到大長老,突然有個身影立刻沖了前面,那身影擋在大長老的面前,為他擋住了這一劍。

「不要,二弟快走。」大長老看到擋住那女子的攻擊是自己的二弟,擔心著(zhao)急地大聲喊道,「快走,不要管我。」

承受那(nei)一劍的是二長老,為了能夠讓自己的大哥有充足的時間完成大招,他願意犧牲自己給自己大哥爭取時間。

二長老忽然眼神狠厲一定,運轉全身的力氣,所有的力氣和玄力都集中在兩個手中的,然後猛地舉起去擋著那女子的攻擊。

可那女子的攻擊有那麼容易抵擋嗎!

瞬間,二長老剛觸到那劍芒,鐵甲拳套一下子碎裂了,被擊得成了粉末。

隨後二長老的手也被擊穿了,血肉橫飛。

「啊!」二長老就感到手臂傳來的無比難受疼痛,不由之慘叫道。

「不要硬抗這劍,快走,二弟,不然你會死的。」眼看二長老用命硬抗那女子的攻擊,大長老擔憂的說道,想要阻止自己的二弟離開,不要為他擋招。

二長老不聽大長老的話,他已經做好了喪命的準備。

僅僅過了兩三秒,二長老的的身軀就被劍芒劃成兩份,成四十五度角切過。

二長老的上半身突然失去中心,被劃過的那個傷痕灑出很多血,濺滿一地,二長老的身體真的被分成兩半了。

「嘭~」

上半身狠狠摔倒地上,二長老的表情還是一直這樣子,都沒有變過,雙眼睜得大大的,眼珠子失去焦點,瞳孔渙散,整個眼珠慢慢地往上翻了,剩下的下半身只在原地靜靜地站著。

嘴巴微微張開,一動不動的,鼻子不在呼吸,心臟早已不在跳動了,不管大長老怎麼喊,都沒有了反應。

「不~,二弟,你不能死啊!不能死!」大長老痛哭流涕大哭著,眼看著二長老被分成兩半死去,如大石塊砸在水塘中,翻起濤濤巨浪,震撼了他的心。

總裁很小很狂野 震撼不敢置信充斥著在他的眼中,大長老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心中滿是愧疚,二長老,三長老都離他而去了,他認為自己失去所有了。

大長老一直對他的二弟充滿愧疚之心,現在他的二弟還因為保護他而死了,心變得更加愧疚,他二弟都說不了話是因為他害的,他年輕的時候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得罪了不少的人。

後來,他的仇家找上門來,隨即他跟他的仇家發生了激烈的碰撞,在他以為自己快要死的時候,他的二弟為自己擋了一擊,而那攻擊正好傷在他的二弟的喉嚨處,此後他的二弟再也說不了話了。

「噗~」

大長老承受不住吐了一口血,雖說二長老為大長老擋了一擊,但也傷到了大長老,加上二長老的死去也極大刺激了他,所以加重了大長老的傷。

「我要殺了你們,要你們給我的二弟三弟陪葬。呀~」抹去嘴角的鮮血后,大長老大喊一聲,憤怒道來。

原本受到那女子的攻擊的影響變得黯淡無光,快要消散的樣子。可在大長老重新振作下恢復起來,也更加變得暗紅色的深。

這次大長老拼盡全力,他把自己所有的玄力都全部輸送到那血團里,為了能夠保證能夠殺死李辰他們,大長老早已不留余命了。

「不好!」李辰一下子感受到巨大的危機感,瞬間李辰就把大地蒼熊它們所有妖獸都收回了寵物空間里。

然後快速跑到那女子前面,霎那間,李辰手中出現了巨大的盾牌,「哐當」重重的插進地上。

與此同時。

「給我死吧!」大長老怒吼道,雙手一轉,血團一下子化成無數的血劍,三個凶鬼出現在血劍的上方。

那三鬼陰冷的邪笑,似乎有著靈性。

隨後那血劍迅速飛向李辰他們,那血劍無比邪惡的,對著李辰他們非要刺穿不可。

「嘭,嘭……」

無數的血劍快速撞擊李辰手中的巨大盾牌上,李辰耳邊想起很大撞擊聲,持住盾牌的手被振得發麻。

那女子非常疲憊不堪的執劍蹲著喘氣,剛才的那一劍差不多耗完自己所有的玄力,哪怕憑藉自己靈玄境的實力也很難支持那一劍使用,只能是自己對那一劍招沒有完全的領悟完畢。

不然,那大長老還有力氣攻擊他們呢!

沒有李辰盾牌抵擋的地方,瞬間都粉塵碎石滾滾落下,一下子周圍烏煙瘴氣。

李辰皺了皺眉,覺得這下麻煩了,他原以為這盾牌可以抵擋住大長老的攻擊,可他想多了,那三鬼不停地砍擊李辰的盾牌。

雖說盾牌擋住了攻擊,李辰可看見自己的血量慢慢地下降了不少,這可是很重要的事,這樣都能有傷害產生,簡直是不可思議,要是血劍這樣繼續攻擊下去,哪怕盾牌可以擋的住,但他的血量可會耗完的。

「哈哈,死吧,死吧,死得乾乾淨淨。」大長老已經失心瘋了,理智早已被吞噬空了。

等到那三個血氣化成的惡鬼一下子融合在一起,三鬼變化成一柄大大的血劍,隨後以極速刺去,狠狠地擊中李辰的大盾牌。

「噗~」

李辰忍不住噴了一口血,受到了一點內傷。

三鬼化成的血劍擊中盾牌后,把李辰震退從地上劃過一道痕,而盾牌也瞬間奔碎了,變成一塊塊的。

然而好運的是,盾牌瞬間抵擋住了最後的血劍,盾牌跟血劍一起消散了。

「你怎樣?沒事吧!」那女子看著急切問道,不知李辰受了多大的傷。

「呵,死不了。」李辰一手擦掉嘴邊的血,很帥氣的說道。

可在看似冷靜的外邊下,李辰心裡在打顫啊,背後一陣冷汗。

好險,好險啊!在差一點就被分屍了,李辰心裡蹦蹦的快速跳動著,要是盾牌抵消了血劍,不然他就會跟這個世界說拜拜了。

「剩下就讓我來吧!」話一落,那女子就持劍沖了上去,她要去殺了大長老。

大長老看著前面煙塵滾滾的地方,咧嘴笑著,以為自己得手了,成功殺死李辰和那女子。

「哈哈,死了,哈哈,死了,都死了。」大長老猶如是精神病人那樣瘋狂的笑著,笑的樣子很嚇人。

可是在這個時候,滿是煙塵的地方快速奔出一人,拿著劍跑了出來。

見到那女子沒有死,大長老笑聲瞬間戛然而止,反應非常的震撼,睜大著眼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

「不可能!」驚訝的眼睛更加化為無窮的怒火,大長老咬牙怒道,連自己的最後的攻擊都沒有殺死他們兩人,他很不甘心。

「哼,現在你還有什麼手段。」那女子冷目盯著,慍怒道。

大長老的雙手緊握成拳,眼中剩下了絕望,他沒想到自己會是這樣的結局,命運真是難以捉摸。

可大長老卻不想這樣就結束了,他要殺了李辰他們,那怕要死,也要讓李辰他們不好受,讓他們生不如死。

「去。」





未完待續……

更新送上。

搬家還沒有搬完,還要繼續忙。 「不可能!」驚訝的眼睛更加化為無窮的怒火,大長老咬牙怒道,連自己的最後的攻擊都沒有殺死他們兩人,他很不甘心,但他沒有了作為手段的底牌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