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卻沒有想

到黑白無常這麼快就追來了,而且還對我大打出手,我甚至看到她的臉色都有些慘白。

“小美危險快跑!”我激動的看着小美,現在她根本不是道行高神的女鬼,而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對於想黑白無常這樣道行高深的傢伙,她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抗能力。

我不想這件事牽連到她,所以急忙勸說她讓她離開。

可就在這個時候黑白無常的哭喪棒同時朝着我劈了過來,我應接不暇,既不想殺了他們,又不得不保住自己的命,所以勉強躲過他們的招數,又開始打成一團。

黑白無常的招式越來越犀利,而我畢竟是凡人體力有限,所以時間一長早就疲憊不堪,對付起他們來就顯得更加的無力。

眼看着這兩個傢伙又飛撲了過來,我猛地將自己身上所有的驅鬼符都砸了過去,黑白無常同時慘叫了一聲,隨後紛紛狂退,而我也得到了一絲喘息的機會,拄着桃木劍站在一旁,雙腿已經開始微微發抖,我知道再這樣下去,恐怕我真的會因爲體力不支而死掉。

“小飛你沒事吧!你別嚇我真的沒事嗎?”

就在這個時候小美突然跑過來,一把將我扶住,隨後瞪着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擔憂的看着我問道。

我費力搖了搖頭,爲了不想讓她擔心,我急忙說道:“我沒事你快走,跑的離這了越遠越好,等我擺脫了他們就去接你,快走!”

我費盡最後一點力氣將小美推到了一邊,但是她執拗的不肯走,甚至抓住我的胳膊不放,我一狠心就用力推了她一下,沒有想到她重心不穩,直接摔在了地上。

坐在地上一雙大眼睛噙滿了淚水,無辜的看着我,死活不肯厲害。

而此刻黑白無常已經逼近,我就算急的直跺腳,也無法說服她離開。

於是只要舉起桃木劍繼續擋住黑白無常,這兩個傢伙顯然被我剛纔的舉動徹底激怒了。

招數比之前還要刁鑽陰狠,我費力的躲過他們每一招,動作越來越慢,甚至身上也被他們打出了一道道傷痕,我咬着牙堅持繼續和他們拖下去。

而小美則呆呆的看着我,無助的坐在地上哭,大概她已經看出我堅持不了多久了。

就在這時趙涼藏身的那把斷劍突然飛了過來,替我擋過了一道哭喪棒,我立刻清楚的看到一道白光從斷劍衝飛了出來。

緊接着耳邊傳來趙涼清晰的聲音:“毛老弟雖然我猜不到你爲什麼會得罪他們,但是老哥知道你是個好人,所以只能幫你到這裏了!”

我心裏咯噔一下,猛地朝着白光飛走的方向看去,心頓時像是沉到了谷底,因爲我不清楚趙涼是不是因此灰飛煙滅了。

“真是不知死活,一個地縛靈竟然和我的哭喪棒較勁,如果不是他還有些道行的話,早就魂飛魄散了!”

白無常看到趙涼的魂魄飛走之後,不屑的冷哼了一聲,語氣中充滿輕蔑,但是他的話卻讓我鬆了口氣。

至少趙涼

沒有因我而魂飛魄散,不然就算我今天活下來,也會下半輩子都愧疚的,因爲從遇到趙涼開始他就幫了我很多,而我卻什麼都沒有爲他做到,甚至還差點害了他,此刻我突然覺得自己特別的無能。

“你不用想他,很快我就送你去他那裏!”就在這時黑無常冷笑了一聲,冷冷的衝着我喊道。

隨後猛地甩出鎖魂鏈朝着我砸了過來,我愣了一下,本能的用桃木劍擋住了他這一致命的招數。

也就在同時我聽到小美在我身後淒厲的喊道:“小飛你要小心,千萬要比開他們的鏈子,那可是鎖魂鏈!”

我急忙點了下頭,其實我早就知道那東西就是鎖魂鏈,因爲我曾經還被這東西鎖過,那種冰冷的感覺至今記憶深刻。

“咯咯咯……”就在這時白無常冷冷的笑了一身,那聲音就想是尖銳的指甲劃在金屬上的聲音,讓人牙酸的聲音,我聽了之後毛骨悚然。

以我對白無常的瞭解他大概是要對我下狠手了,果然我眼看着白無常衝着我揮動着他的哭喪棒,一把就砸在我的肩膀上。

我甚至聽到骨骼碎裂的聲音。一條胳膊險些廢掉,同時胳膊上傳來劇烈的鑽心的疼痛。

女配她只想考科舉 瞬間我的冷汗就如同瀑布一般順着臉頰狂流下來,而白無常則迅速舉起哭喪棒,又要朝着我的肩膀砸過來,而我則強忍着劇痛將自己的桃木劍當了過去。

當我擋住他的招式時,我發現白無常的臉上非但沒有惱怒,反而露出了一絲得意的冷笑。

我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的時候,一旁始終沒有吭聲的黑無常就突然出手。

他熟練的甩動着鎖魂鏈,直直的朝着我砸了過來,我心裏猛的一緊,本能的想要躲開鎖魂鏈的攻擊,但是就在這時令我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突然發生了。

小美猛的衝我面前,直直的幫我擋住了鎖魂鏈那致命的一下,我清楚的看到鎖魂鏈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胸口上。

甚至發出了噗的一聲,聲音巨大,就像是有什麼重物砸在她身上的聲音。

“小美!?”我不顧一切的抱住小美,將她攬入懷中,感覺自己的渾身走在戰慄,因爲我們都很清楚被鎖魂鏈打中是一個怎麼樣的後果。

我不希望小美離開我,永遠都不希望,我真的希望死的那個人是我自己,而不是她!

“小美爲什麼不跑,爲什麼這麼傻!”我激動的搖晃着她的身體,巨大的悲傷涌上了我的心頭,我感覺自己的心痛得都快要喘不過起來了,但還在更加劇烈的疼痛。

“小飛……你沒事吧?”這時小美突然開口說道,可是她剛張開嘴,一股血水就順着她的嘴角流了出來,那血紅的眼睛讓我覺得格外的刺眼。

我機械的搖了搖頭,一時間大腦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只呆呆的抱着她,怕她從我身邊流走。

“那就好!”小美衝我勉強笑了笑,隨後緩緩的閉上了她漂亮的眼睛。

(本章完) 第638章

黑衣男子偶然得到墨綵衣的畫像,被吸引了……

這讓墨彩雲暗恨無比,恨不得馬上殺了墨綵衣,但是她聰明的沒有露出馬腳,乖巧的答應了黑衣男子的要求……

她剛答應,黑衣男子就無情的斷了光幕,連一句問候她們母女的話,都沒有,這讓墨彩雲對墨綵衣的恨意更深了……

因此,她帶著兩歲的墨九琪,再次回到了墨府,卻沒有想到那時的墨綵衣也懷孕了!特別是在得知墨綵衣的夫君,身份神秘,她多次詢問墨綵衣,都沒有告訴她時……

這讓墨彩雲直接想到了,自己跟黑衣男子之間的事情,因此,她斷定了墨綵衣的男人,跟自己是同一個……

於是,將黑衣男子留給她的那顆紅色種子中,一顆無解的丹藥,又花重金情人從新煉製,還加入了一點自己的血液,下到了懷孕的墨綵衣的體內……

後來墨綵衣生下了墨九狸,她生氣,又給年幼的墨九狸下了葯,而且還不是一次,是讓墨九琪每天都給墨九狸下毒……

自從墨綵衣失蹤后,她就再也沒有收到黑衣男子的消息,這讓她對墨綵衣的恨也越來越深……

好不容易她來到了浩天大陸,遇到了紅衣男子,就在她因為日久生情,戀上了紅衣男子,漸漸忘記黑衣男子的時候,卻發現了紅衣男子藏著墨綵衣屍體的秘密……

這讓她差點瘋掉了,為什麼?為什麼所有的,她看上的男人,全部都著魔一樣的喜歡墨綵衣,到底為什麼?

因此,她不止一次的發誓,一定要殺了墨綵衣!奈何紅衣男子太過謹慎,將墨綵衣的屍體看守的極嚴,她一直找不到機會下手……

而且,之前她想對墨綵衣下手,不小心被紅衣男子察覺,對待她便無比的粗暴,一次次都把她折磨的想死,似乎是在懲罰她對墨綵衣的不善……

奈何,她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一切的一切,還有女兒的隕落,黑衣人的無情翻臉,都被她加在了墨綵衣母女的身上,無論如何墨綵衣母女,都必死無疑……

墨彩雲的眼中閃過一抹冷光,冰冷的,狠毒的……

*

落花谷

寶寶還沒有醒來,在玄谷中修鍊的帝琛,墨小夜,還有兩位墨族老祖,也紛紛突破了,有墨九狸的丹藥,讓他們都輕鬆的渡過了雷劫……

而帝琛和墨族老祖晉級,突破飛升,成功渡過雷劫的消息,也瞬間被傳了出去,讓其餘五大家族,紛紛震驚不已……

特別是那些修鍊了千年,一直無法突破的老傢伙們,在得知因為墨九狸的丹藥,讓帝琛等人都成功渡過雷劫后,一個個都活了心思……

四處打聽之下,得知墨九狸在浩天大會,幾次三番的救了帝族的老祖宗,連落花谷的劇毒,都輕易解了,這讓五大家族的結盟,變得岌岌可危……

而帝族的那些老傢伙們,自從墨九狸等人離開后,都是齊齊鬆了一口氣,卻是一直不敢掉以輕心,讓人監視著落花谷的墨族…… 我緊緊的抱着小美,害怕她會從我的手中消失。

但是我還是很清楚的感覺到她的身體在慢慢的變冷,就像是被抽走了生命力似得,不停的流逝着,我甚至感覺到自己身體中那最後一絲溫暖也隨之流逝,彷彿整個世界都變得陰冷了。

我的心痛得像是要碎了似得,因爲我很清楚普通人爲鎖魂鏈打中都會灰飛煙滅,小美自然也會,而我此刻只能眼看着她死去,卻無能爲力。

“小美,不要離開我好嗎?”我渾身都不停的戰慄,這種抑制不住的抖動讓我更加不安,我不想離開小美,無論任何時候。

小美衝我輕輕的搖了下頭,眼中閃過一絲痛苦,我詫異的低下頭,這才發現她的腿已經開始小時了,這樣過去永不了多久,她就會徹底的消失在世界上,永遠都無法再回到我的身邊。

一想到這我就心痛的喘不過氣來,眼看着小美徹底一點點的消失,隨後化作一道白光,徹底的灰飛煙滅,我仍然保持着抱着她的姿勢,不知不覺間,發現自己的實現已經模糊了,我抹了把臉,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

“你們……爲什麼要這麼做!?”

看着自己身邊站着的這兩個似笑非笑的傢伙,我心裏頓時燃起了無盡的怒火。

我大喝了一聲,奮力朝着鎖魂鏈甩了一招,鎖魂鏈立刻發出啪的一聲脆響,隨後碎成了無數段,散落在地上,不過它終究是一個來自幽冥的東西,所以在碎掉之後,還不等落地,就已經消失在黑暗之中。

黑無常先是一愣,他大概沒有想到我會如此憤怒,更沒有想到我竟然會使出這麼厲害的一招,所以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不過這個時候白無常卻很快就反應過來,在我舉着桃木劍朝着黑無常刺去的時候,他猛地用自己的哭喪棒攔住了我。

此刻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黑無常身上,所以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白無常,被他鑽了空子,硬生生捱了一下,被打中的地方頓時鑽心的痛。

我咬着牙衝了口冷氣,隨後奮力的咬破舌尖猛地將一口舌尖血噴了出去。

白無常眼中立刻閃過一絲驚恐,想要奮力躲避我嘴裏噴出去的血,卻依舊來不及了,還是被我噴中了。

嗷嗷嗷……

他頓時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剛纔被我的舌尖血噴中的地方發出嘶嘶的聲音,就像是在燒熱的油鍋似得,甚至還往外冒着黑煙,白無常捂着傷口淒厲的慘叫聲,甚至臉都有些扭曲了。

“靠,毛小飛今天我就讓要了你的命,你就等着你陪你那個小情人去吧!”

黑無常看到白無常吃了這麼大的虧,立刻暴怒,猛地舉着哭喪棒就朝着我砸了過來。

我飛快的躲過他這一招,隨後輕蔑的冷笑了一聲,不過我也瞬間清醒過來。

沒錯,我剛纔已經失去理智了,因爲小美的死對我來說衝擊力實在太過巨大,我根本就接受不了,所

以剛纔腦子已經徹底短路,纔會如此瘋狂的打擊他們。

不過現在我已經冷靜了,我知道不過對他們的恨卻始終沒有減少。

之前這兩個傢伙對我的種種迫害瞬間就充斥在我的腦子裏,他們害死了我的父母,害死了我的畢生摯愛,毀了我平靜的生活,而此刻卻又千方百計的要我的命!

這些事情一羅列下來,我心裏的憤怒又升到了極點,於是我想也沒想,就飛快的唸咒驅鬼咒,畫了一個掌心雷,隨後猛地朝着黑無常砸去,這丫見識過我的驅鬼符的厲害,所以急忙躲閃。

我一擊未中,也沒有繼續追他,而是退後了一步,正好這個時候白無常也緩了過來,只是身上原本被我舌尖血碰到的地方已經變成了黑色,甚至還泛着一股濃濃的燒糊的味道。

“小子你去死吧!”白無常大概也被我激怒了,鎖魂鏈猛地一揮,就朝着我的心口砸了過來。

我剛纔之所以能將鎖魂鏈震碎,完全是憑藉着一股怒髮衝冠的衝勁,但是那種衝勁就只能用一次,畢竟人能夠調動的潛力是有限的,所以這一次我不敢再和他們硬拼,而是飛快的躲到一邊,隨後冷冷的說道:“你們兩個一直坑害我,到現在居然還和我動手,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我冷笑了一聲,不想在繼續和他們周旋,我現在只是想要殺掉他們,解開自己心頭的恨意。

“毛小飛,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我覺得會把你抓到閻羅王面前,先給你用個百八十種酷刑再說!”

這時百無常也學着我的樣子,冷哼了一聲,隨後傲慢的喊道。

幾乎同時他的鎖魂鏈又靈活的朝着我的心口刺了過來,這一招和剛纔殺死小美的招數一模一樣。

這又重新勾起了我的怒火,我一把用桃木劍將鎖魂鏈打到一邊,隨後默唸驅鬼咒,一把掌心雷就狠狠的打在了剛跑過來的黑無常身上。

黑無常剛剛站穩腳步,就又被我打趴下了,可能這一下的確夠重,他愣是半天沒能爬起來。

倒是白無常經過之前的事之後,現在謹慎了不少,根本就不近我身,只用哭喪棒和鎖魂鏈和我周旋。

他大概是覺得黑無常畢竟是鬼仙,他就算受傷也不會再在地上躺多久。

我自然不想給他這個機會,於是招招犀利,直打得他根本無暇去照看黑無常,只能不停的接着我的招數,之前臉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已經徹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凝重。

顯然他也覺察到了我的憤怒和不好對付,不過就在他快要招架不住的時候,黑無常突然撲了過來,我立刻後退,這兩個傢伙在一塊呆了不知道多少年,他們之間已經非常默契,所以黑無常一加入戰鬥,我們就又立刻恢復了平手的局面。

白無常立刻又恢復了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讓人恨不得在他那種猥瑣的臉上狠狠的踩上一腳。

就這樣一直打到半夜,我猛地一用力,一桃

木劍就朝着白無常劈去,白無常躲閃不及,猛地用他的哭喪棒擋住我的進攻,哪知道我的桃木劍直接橫空皮斷了哭喪棒。

就聽咔嚓一聲,白無常狼狽的坐在地上,如果不是剛纔黑無常及時拽了他一下,恐怕他找就死在我的劍下了。

白無常坐在地上冷冷的瞪着我,眼神非常複雜,有仇恨、有嫉妒、有憤怒,有震驚,我從來沒有在那雙眼睛中看到過如此多的負面情緒,沒想到這次卻領教了。

不過我這個時候忙着應付黑無常,脫不開身對付他,只能看到他的表情,他開始的時候還板着臉,但是很快臉上就衝着我露出了笑意,只不過這笑比哭還讓人心悸。

空間之錦繡農門 我讀不懂他此刻究竟想幹什麼,但我知道一定不會是好事,於是我一邊對付黑無常,一邊警惕的瞪着他,生怕他會對我耍什麼陰招。

“毛小飛你知道你父母還有那個美妞爲什麼會因你而死嗎?因爲你弱爆了,連我們這兩個小小的鬼差你都殺不了,你還能幹些什麼?”

就在這時坐在地上的白無常突然仰着頭看着我,他的嘴角帶着一絲不屑的冷笑。

我聽了他的話之後,心猛地緊鎖了一下,不過我立刻明白這丫是想要干擾我的情緒,於是我急忙穩住心神,繼續對付黑無常。

白無常仰頭看着我的反應,但是看片刻才發現我根本就沒有反應,臉色立刻陰沉下來。

他熟練的甩動着的自己的鎖魂鏈直直的朝着我打了過來,與此同時,黑無常的哭喪棒也朝着我打了過來,我腹背受敵,根本無路可退。

我的心跳驟然加速,雖然我是個修道的,還是個厲害的道人轉世,但是我現在也是血肉之軀,這兩樣東西任何一樣都是我抵擋不了的,瞬間我也感覺到了一絲恐懼。

不夠這絲恐懼基本可以忽略不計,因爲面對此刻這樣的情況的解決辦法,對我而言只有一條,那就是先下手爲強。

於是我猛然舉起桃木劍劃破自己的掌心,同時在心裏默默唸叨了幾句,讓桃木劍脫離我的手,去攻擊黑白無常,我幾乎是抱着同歸於盡的想法賭這一把的。

重生空間八零小媳婦 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事,這次桃木劍卻完全沒有聽從我的命令,眼看着它就要刺中黑無常了。

婚色撩人 結果卻反手被黑無常握在了手中,隨後他反手一轉,直直的舉起桃木劍就朝着我刺了過來。

桃木劍因爲剛纔被我的獻血滋養,所以周身都泛着血紅的光,我眼看着這道紅光朝着自己刺了過來,

卻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世界像是被定格了似得,我低頭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心口,此刻自己心口的位置正朝着一把桃木劍,它仍舊周身都泛着血紅的光,看上去異常妖異。

一股劇痛感充斥着我的大腦,我感覺自己的實現都有些模糊。

我費力的擡起頭,不明白桃木劍爲什麼會突然失靈,但我仰頭看到的卻只有黑白無常充滿奸笑的臉。

(本章完) 第639章

如今,聽說帝燕笙,帝琛,還有墨族的老祖宗們,全部都突破了,他們心裡的滋味,有些無比的複雜……

帝琛和墨小夜,也沒有想到他們不過在玄谷,修鍊了兩天就突破了!這有些超出他們的意料……

墨族前面突破的三個老傢伙兒,明天就要飛升了!而帝琛和墨小夜,帝燕笙一共五人也是在明天飛升……

這讓有準備又不舍的帝琛,十分的無奈……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