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嬌小的海神跳到它的頭上,然後大喝一聲,便騎著它向陸地進攻。

天越來越黑,這隻海怪用最快的速度向向陸地上滾滾而去。所到之處就會帶起一大片海水,淹沒了上陸地上所有的東西。

房屋倒塌,樹木沉入海底。

海怪咆哮一聲,身後的海水就洶湧的向上漲起十幾米之高。

如今它們已經吞併了大半個南路,現在還一路向北襲擊。

陸地上的生靈看著那翻湧而來的海水和龐大兇猛的海怪,均是一陣惶恐,還沒來得及做什麼,就被海水吞沒了。

海水淹來,這座村莊瞬間就成了海茫茫一片。

海水冰涼,高高掛起的明月照在這片海域上也相當地冰涼。

這註定又是一個悲慘的夜晚。

烏寄已經囚禁了狼晴好幾日。一開始,狼凌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但是後來他覺得兩人這樣長期相出下去並不是辦法,於是他就向烏寄提出兩個人儘快成婚,還好他們兩族之間就能聯手,成為一家。

烏寄說不給還要等一等。但是,狼凌看上去似乎不悅。

這日,狼凌找到烏寄,說:「我準備讓你和晴兒立即結婚,要不然就是這幾天。」

立即結婚?烏寄不知道他心中打的什麼算盤,為何這麼著急要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

烏寄沉默了一會兒,道:「男女之事不能操之過急,不如我們再等一等。」

狼凌面容冰涼,似乎有些不悅,冷聲道:「我已經讓人請晴兒的母親過來,並且還讓她帶了二十萬狼人,三天就能到達。」

二十萬狼族的人?烏寄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感情整個狼族的狼人都出動了。他這是要做什麼?難道真的要大開殺戒嗎?

烏寄久久都沒有說出話來,因為他不知道要給他一個什麼樣的答案,他知道如果不答應娶郎晴的話,那麼他有可能很快大開殺戒。 只是他的計劃還沒有完成。

他默默的召集了各陸將士,並且自己在地下訓練了一批非常兇猛的黑烏。

這些黑烏具有很強的靈力,雖然人員不多,但起碼能夠對付一些狼族的人。

還需要半個月的時間,這些黑烏才能夠成型,才有應戰的能力。

看來他現在必須娶狼晴了,如果不娶的話,動起手來,整個北陸甚至整個大宇界都會遭殃。

狼凌見烏寄一直沒有說話,然後道:「不如這樣我給你幾天的時間,你先考慮一下,反正晴兒母親還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到這裡。等你想好了,安排一下。我這邊通知一下我們族裡的一些人。」

烏寄眼底閃過一絲未知的光明,沉聲說道:「那好,寄兒再想幾日。」

狼凌站起身:「如此我就放心了。反正你這個女婿我是要定了。」

狼凌說完轉身就出了房間。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里,跟在他身後的手下狼五略有不明地問:「狼王真的要把晴兒公主嫁給他嗎?他好像並不喜歡。」

薄家夫人才是真大佬 「不喜歡也得娶,喜歡也得娶,反正他一定要娶晴兒。」

狼五略有不明,「若是真的把公主嫁給他,會不會葬送了公主一生的幸福。」

「一生的幸福又算什麼,烏寄是啟明星,你可知找到一顆啟明星,是多麼難得。」

「啟明星?」狼五吶吶一聲,「狼王的意思是想讓烏寄啟動天煞星嗎?」

「不錯,啟動天煞星需要啟明星才可以,天下間難得有一顆啟明星。所以,我要用它來為我打開天煞星。有了天煞星的力量我就可以稱霸整個天下。區區一個西陸對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那這些又跟晴公主有什麼關係呢?」

「如果讓烏寄幫我打開天煞星,他肯定是不會同意的。強行的話,那麼有可能讓他起不到天啟星的作用。所以我要用晴兒來幫助我。我自小就在晴兒身體里施了蠱術,這種蠱聯繫著我的天煞星,只要他的啟明星接觸晴兒的蠱術,那麼他就會幫助我開啟天煞星。所以,晴兒成了他的雌性,那麼我們就成功了。當年我以為烏淵是啟明星。誰知前不久我才知道啟明星原來就是烏寄。我等了這麼多年終於可以等到了今日。」

「那少爺怎麼辦?您不是說要尋找靈獸幫他復活嗎?」

「如果烏寄能幫我啟動天煞星,就不需要我兒復活了。」

「為何呢?」

「因為啟動天煞星有兩種方法,一種是用自己兒子的魂魄來為自己開啟天煞星,二來是啟明星。可見在我兒子那裡,肯定是成不了了。這麼多年我用了各種方法均是不能救活他。那麼,我現在找到了啟明星,可要比尋找靈獸幫他復活容易的多。」

「狼王果然聰慧,一下子準備了兩個辦法。相信這次一定會成功的。」郎五略有奉承地說道。

狼凌微微眯起了丹鳳眼,邪惡笑道:「好戲才剛剛開始,只要我開啟了天煞星,那麼整個大魚界就是我的了,就是我們狼族的天下。」

「狼王真是英明。」 因為小倉鼠以前一直生活身在東陸,沒出過遠門,所以就先去了北陸的紅雨林。

從東陸再到北陸的紅雨林,其實並不是特別遠。

他和小白兔先到了一個臨近北陸紅雨林的小客棧。

因為天色已晚,這小倉鼠準備在這裡住上一宿。

這家小客棧有點破破爛爛的,好像只用一些木頭搭建而成,因為這是一片山村,山村比較凄涼,山村裡的人生活得有些凄苦,所以這家客棧也並不是特別的高端。

小倉鼠不知道小白兔現在還會不會化成人形,但是他會一直把小白兔抱進抱在懷裡,一路上都沒有讓它受多大的委屈和勞累。

如此二人一路走來,小倉鼠倒是對這隻小白兔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因為他覺得這隻小白兔十分的單純可愛。並且一句一個倉閆哥哥叫的甚甜,讓他十分的喜歡。 玫蘭曲 也給他這一路上增加了很多快樂。

小白兔也特別喜歡這隻小倉鼠,無論是從樣貌上還是人格上對他都特別欣賞,覺得它比他邱秋還要溫暖,對它還要好。

老闆給他們只安排了一間客房,因為這家客棧實在是簡陋,沒有多餘的客房。

店家給他們做了一碗清湯麵和端來了一些胡蘿蔔。

小倉鼠拿起一根蘿蔔,在袖子上擦了擦,然後遞給小白兔,說道:「這一路真是辛苦你了,也沒有吃好喝好,我本來想著不讓你跟著的,你跟來只會受苦。」

小白兔呵呵一笑,抱著胡蘿蔔咔嚓啃了一口,「有什麼苦不苦的,總比我在那個山洞裡強,我在那個山洞裡呆了那麼久,一個人好無聊好鬱悶,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更別說對我這麼好了,更別提給我吃胡蘿蔔。我覺得你特別特別的好,所以倉閆你以後不要丟下我好不好?」

小倉鼠揉了揉她的腦袋說:「放心吧!我不會丟下你的,反正現在我們兩個同病相憐了,也沒有人在乎我的感受。」

小倉鼠說著說著略有傷感起來,眼神閃過一絲憂傷。小白兔見狀弱弱的問道:「你是不是一直喜歡那個姑娘?」

小倉鼠嘿嘿一笑並沒有直接的回答它。

小白兔說:「我知道你喜歡那個叫邱魚兒的姑娘,只是她好像不喜歡你,她好像喜歡邱秋,不對,她好像喜歡那隻神龍。也不對,她好像都喜歡啊!」

小倉鼠沉沉的嘆了一口氣,在心中想道:她好像誰都喜歡,只是不喜歡他罷了。

小白兔見他這麼傷心,用一隻前爪子,摸了摸他的手掌,「你別難過,放心吧!只要你喜歡的東西,相信一定會屬於你的。」

得到小白兔的安慰,小倉鼠心裡舒服多了,笑著說道:「我感覺現在我們兩個真是同病相憐了,不過我現在有了你來治癒我受傷的心靈。」

小白兔眯眼一笑,搖搖頭說:「我跟你不一樣我們不是同病相憐,我根本就不喜歡邱秋呀!」

「呵!」小倉鼠傻笑一聲,「是啊!那小白兔你有沒有喜歡過一個人?你知不知道那種感覺是什麼滋味兒?」 小白兔搖了搖頭說:「我在山洞裡一直都是自己,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上一個人呢?更何況就算當初我喜歡邱秋,時間隔了那麼久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還喜歡他,我不知道喜歡是什麼,所以我不確定是不是喜歡。」

「喜歡……」小倉鼠輕輕嘆了口氣,然後望向遠方,眼中多了一絲絲傷感,說道:「喜歡那是一種思念,一種激動,一種想要得到的感覺。一種悸動,一種見不到她就會很想念她的感覺,因為她不在乎自己,而非常傷心的感覺。這應該就是喜歡吧!」

強婚霸愛,嬌妻乖乖入局 「所以她好像不喜不在乎你,所以你就非常傷心是嗎?」小白兔歪著腦袋問他。

小倉鼠點了點頭,「唯有愛才可以讓人幸福快樂,但是也唯有愛把人傷得讓人遍體鱗傷,一蹶不振。但是也因為愛讓人變得特別偉大,特別無私,可以放手一切,可以放下嫉妒仇恨,可以默默的望著她,可以默默的關注她,看著她幸福,這樣自己就滿足啦

!」

他說的很深奧,小白兔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原來這就是愛呀!真的好深奧,我不想這樣,太麻煩啦!」

小倉鼠苦澀一笑說:「這可由不得你,如果你生命中真的出現了那麼一個人,一切都是控制不住的,你會控制不住的想念她,思念她。會想盡一切辦法想要得到她,接近她。當你有了這些的時候說明你已經愛上了一個人,就連你睡覺的時候,吃飯的時候滿腦子裡都是她的影子。」

小白兔長長的吸了一口氣,說來說去還是這麼深奧,這樣的問題不去想吧!

「你不要傷心啦,放心,你有我在我會好好地對你的,我會好好地照顧你,我不會讓你傷心難過的。」

小白兔非常可愛呆萌,或許她現在什麼也不懂,也體會不到什麼是愛情,但是他說這樣的話讓小倉鼠心裡暖暖的。

或許在你受傷的時候真的會有那麼一個人及時的出現,安慰你,幫你癒合傷口,讓你重新振作起來。

或許小白兔就是小倉鼠生命中那樣一個人吧!

小白兔又好奇的問他:「那位姑娘是不是真的如大家所說的天珠?是不是真的有很強的能力?她是不是可以拯救這個世界?只是我那天,聽她說,這個世界好像消失了,這個大宇界好像永遠都不會存了。在真的會這樣嗎?我們真的會死掉嗎?」

小白兔還太天真,雖然小倉鼠不忍心告訴他這樣殘忍的畫面,但是他還是不得不說,總是要面對的。

「是啊!她就是拯救整個大宇界的天珠,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和她可能永遠永遠都不會有結果。她是高高在上的天珠,她是讓人不可仰望的人,所以我不奢求什麼。而大宇界消失,這件事情好像已經在漸漸的發生,我已經感受到周圍的一切有所變化,或許過不久我們真的就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不知道下一個世界是什麼樣,不知道下一個世界還會不會存在我們。但是現在,只要我們還活一口氣,我們就要好好的去挽留,去挽留這個世界,去挽留身邊的人。比如我奶奶,自小就照顧我,與我生活了這麼多年,我雖然沒有對她特別的照顧,但是,現在我突然找不到她了,她是我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所以無論用盡任何辦法我都要找到她。」 小倉鼠說的這些話,讓小白兔感觸很深,它突然覺得眼前這個男子非常的迷人,非常的了不起,也非常的豁達



它安慰他的說:「你放心吧,相信我們一定會找到奶奶的,也相信奶奶吉人自有天相,不會出什麼事情的。」

「嗯!」小倉鼠點了點頭,然後又拿了一根胡蘿蔔的給它,「你多吃點,吃飽了我們好上路。」

小白兔笑呵呵的接過胡蘿蔔,然後咔嚓咔嚓吃了起來。

夜很黑,一張破舊的木床上,小倉鼠躺在那裡轉輾轉反側,睡不著,心中隱隱不安。

小白兔就趴在他的旁邊默默的望著他,他好像有心事的樣子。

她心中也是說不出什麼滋味兒,以前從來沒接觸過這麼多人,也從來沒有接受過邱秋之外的人,原來除了邱秋,世界上還有這麼的人,這樣讓它感到心動的人。

就這樣默默的注視著他,過了好久好久,他終於平靜了下來,然後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小白兔見他睡著了,然後跳到他的面前仔細看了看,發現他真的長得好好看。

精美的五官,修長的睫毛在睡覺時還在微微的顫抖,一雙薄薄的嘴唇輕輕抿著,他周身散發著一股清爽的感覺,就像夏天的落葉,就像山泉的清水,呆在他身邊非常舒服。

他左臉的那片綠葉相當地醒目,但是看上去跟他的氣質也非常符合。

這樣一個男子,雖然平時看著挺開朗的,但是卻沒有人知道,他有的時候眼神和周身都會帶著一種淡淡的憂傷,他每次傷心的時候他的眼睛總是變成冰藍色,那種顏色非常的好看,每次出現,但也預示著他在傷心,在痛苦。

從它見了他之後,他發現他眼睛里那片藍,顏色越來越深。好像一直處在傷心痛苦的過程中。

可能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平時的時候他還笑得那麼開心,那麼燦爛。

但是它卻看在了眼裡,他眼底的憂傷就像化不開的濃霧,久久不能散去。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著他傷心的樣子,它心裡也是淡淡的憂傷。

吃飯的時候,他告訴了它什麼叫做愛情,怎樣才能才叫喜歡一個人。

它發現他說的這些好像都在它身上發生過,只是沒有在他面前承認。

它已經隱約感覺到,那就是喜歡,那可能就是愛情。

如此想著,它就情不自禁地轉身變回了人形,她沒有告訴小倉鼠,她從很早很早的時候就可以變成人形啦。

因為她知道,變成人形是非常危險的,所以除了邱秋他是第二個知道她能變成人形的****。

她身穿一件淡綠色的長衫,看上去非常的輕盈,小巧可愛。

這身衣服與她也非常的匹配,顯得非常的清新脫俗。一頭烏黑的秀髮垂於身後,一雙明亮的眼睛圓圓的瞪著,但是她的童顏瞳孔卻是紅色的,非常的紅。

這雙紅眼睛在她白白嫩嫩的臉蛋上非常的醒目,但是也很漂亮。

她轉動著眼珠,神情變化的時候,瞳孔里的紅色也在慢慢地變化。 她的美與別人的美不同,她好像從一個非常幸福的國度走過來的,她身上帶著帶著一種非常甜美的感覺,讓人看到非常的舒服,也會被她身上散發的氣質所吸引。

她坐在床頭,靜靜的望著他。她伸出一隻蔥白的小手想去觸摸他的臉頰,但是手伸到她的臉部上方,她又停了下來我的手停在半空中,一雙紅通通的眼睛不僅又紅了幾分。

她的手沒有摸下去,因為她怕把他驚醒,因為她怕他發現他可以變成人形的樣子。

他心中裝著別的女孩兒,所以他可能不會看不到自己,他的眼睛里應該不會容下她的。所以,她在想她是不是默默的做一隻小白兔?這樣有可能可以永遠的呆在他的身邊。

就像他,之前一直默默的做一隻小倉鼠,一直呆在那位女孩子的身邊。

可能這就是他說的愛情吧,愛情可以讓人變得非常偉大,可以無私的付出不需要回報,可以默默的守護他,守在他身邊一生一世。哪怕得不到想要的,哪怕得不到一點點的回報,也沒有一點任何的怨言。

他能對那個女孩兒做的這些,她想自己也可以對小倉鼠做出這些。

只要她快樂,只要他能站在她身邊,就算他不喜歡自己又能怎麼樣?反正一個人這麼多年也是這樣過,只是現在自己的心和以前不一樣了,只是多了一份牽挂而已。

她想著想著竟然憂傷起來,她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女子,她應該給他一個非常活潑開朗的一面,帶給他一些正面的能量,讓他覺得活在世上非常的幸福,因為身邊除了一些不開心的事情還有許多許多開心的事情,哪怕是大宇界消失,那又怎麼樣?起碼在他們活著的時候可以一起快樂,一起的經歷一些風風雨雨。

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然後又重新變回了原形,默默的蹲在他的身旁守著他睡覺。

第二天小倉鼠醒來的時候發現小白兔就在就睡在自己的旁邊,看著它呆萌的樣子,他揉揉它的腦袋欣慰的笑了笑。

他穿上外衣,下了床,然後打來水洗完了洗了一把臉,自從可以依人身示人之後,他發現很多生活細節他現在竟然開始特別的熟練了,他也已經適應了這種人形的感覺。

以前總覺得看什麼東西都是特別的龐大,而現在他卻覺得,他已經不是那個特別渺小的小倉鼠啦!

準備好一切,他望了一眼床上還在熟睡的小白兔,準備出門去買點吃的。

他打開房門感覺一絲涼意襲了過來,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原來是外面已經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地上有很多雨水,好像已經下了一晚上一樣。

天氣變得有些陰冷,他擼了袖子去找店家。

他讓店家準備了一碗面和一些胡蘿蔔,然後坐在客廳里等著。

而房間里,還在熟睡的小倉鼠,卻不知床頭頭旁邊的窗戶輕輕地被人推開了。

接著一隻非常龐大粗曠的手臂伸了進來。 小白兔感覺一絲絲涼意襲來,不僅打了一個哆嗦,然後睜開了眼睛。

她轉頭望去,突然看到一隻龐大的爪子正向她伸來,她嚇的大叫一聲,然後急忙從床上跳了下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