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於是,可憐張華就這樣開始了他的百天兩界強盜之旅。

無盡森林,自然之都!

一場生死決戰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周的時間。

與天星和天馬帝國的節節勝利不同的是,整個精靈族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

無數的艾美達軍出現在無盡森林之中,給人的錯覺好像是天下所有的敵人的都集中到了這裡一般。

而請求援軍的求救信號卻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整整一周過去了,天星和天馬兩大帝國甚至連一封回信都沒有,這樣的態度,就算精靈們的領導層都是白痴,也自然知道其他兩大帝國的態度了。

他們是垂涎整片富饒的無盡森林,坐等精靈族的滅亡,然後在大義凜然的消滅艾美達軍,收服失地的。

當然是,到時候收復失地之後,就沒有精靈族什麼事情了。

所以,自然女神分身是無比的憤怒,憤怒其他主神的陰險。

但是,除了憤怒之外,自然女神卻沒有任何的好的辦法,畢竟,根據諸神大戰之後的天神條約,凡間的事情一切主神都不得插手。

而這樣的結果就是,對於天星和天馬的見死不救,女神的怒火根本就是無處可發。

而失去了精靈族的供奉和信仰,可能在短期之內,自然女神的威能還可以維持。

但是,此消彼長,其他主神的信仰之力在增加,而自己的庇護種族萬一下降到了危險是數量級,在經過長時間的持續,自己七大主神的地位可是岌岌可危啊。

每當想到這裡,即使是身為神,自然女神也是絕對不可能淡定的。

自然之都的外圍的空艦群的炮擊再一次的劇烈起來。

橘色的光炮狠狠的砸在了古樹的自然之力護罩之上,在一陣晃動之後,整片森林好似都在悲慘的嚎叫起來,無風之中的古樹樹葉發出了陣陣沙沙聲。

唰,唰,唰……

隨後,挺立在古樹枝幹之上的古神射手們發出了犀利的反擊,一枚枚箭矢在射出弓弦的那一剎那,便化身為流光,拖著如同彗星的尾巴,狠狠命中了那近千米高空的空艦。

在一片濃濃的黑煙,爆炸聲之中,一整個艦隊開始遙遙遠去,然後降落在遠方的修理廠之中。

「該死!」這是古神射手指揮官們的唯一想法。

那種不大不小的塊頭,讓所有的古神射手都恨得牙痒痒。

如果對方很大,那麼一個突擊,潛入,然後從內部的摧毀,便可以讓對方受到嚴重的損失。

而相反,如果那些空艦在小一些的話,自己的攻擊也就是致命的了。

但是,對方的塊頭剛剛是二十多米,這種長度,讓自己的攻擊只能重傷它們,卻完全不致命,只要它們脫離了自己的射程,對方的維修之後,幾乎再次無損的來到了自己的面前。

這幾乎是無休無止的,而自己的神箭的損耗,卻是不容易補充的。

很快,在剛剛的空白的空域之中,新的艦隊重新的填補了空缺,轟轟,新的炮擊,再一次的轟上了自然之都的淡綠色的護罩之上。

黑煙和火光在遠方的森林之上徐徐升起,「那些該死的異端。」

幾乎所有精靈守兵都如此在心中憎惡道。

那是艾美達士兵為了試圖斬斷這片無盡森林的自然之力的補充,使用的火燒森林的殘酷方法,對於依靠整片無盡森林的自然之力的自然女神來說,這種焦土作戰的確是最為殘忍的,但是,也是最為有效的。

當然不能讓對方這樣為所欲為,所以,自然女神派出了擾亂的游擊兵。

那些卑賤的血化精靈。

所以,在自然之都的近千的平方公里的四周,無數的緋紅身影和同樣紅色的生化人開始著無盡的游擊的廝殺。

唯一的不同就是,一個是為了放火,一個是為了滅火。

「那些卑賤的血化們,又被全殲了!」

一個古神射手瞭望者西方那大片的,開始失控的火勢,如此憤憤的說道,雖然語氣之中全是鄙夷,但是,只要是一個正常人,都不會想要踏出自然古都一步的。

在堅固的自然護罩之外的世界,已經恍如一片地獄。

幾乎每一分鐘,都有無數的廝殺在發生著,自然,每一場的廝殺,總會有人倒下。

沒有休息,沒有停歇,甚至連基本的睡覺的時間都沒有,而身邊的同伴只有著數人而已,因為,一旦有著大部隊活動的蹤跡,雙方都會開始火力的壓制。

艾美達軍是星艦炮擊,而精靈一方則是禁咒覆蓋。

所以,在數次損失慘重之後,雙方的前線指揮官們都選擇了最為殘酷的化整為零,激烈拼殺的游擊戰。

只要一個小隊和對方小隊相遇,便是你死我活般的拼殺,只有勝利的人,才能夠稍微的喘息一下,直到倒在新的敵人的屠刀之下。 如果說普通的士兵們的戰鬥慘烈的,無盡的,而高手們的戰鬥就更加的殘酷和兇險了,如果所普通士兵們的戰鬥還是撤退的機會,但是,對於超級高手們的對決的結果就只有兩個而已,生,或死。

即使是強大如暗和血葉,在回到自然之都女神神殿之內的兩人,身體之上的戰甲也是有著巨大而恐怖的破損和那大量污穢的血漬更是染遍了全身,有的是敵人的,有的是自己的。

而兩人臉上的那種深深的疲憊,更是完全掩飾不住。

對於高高在上,渾身都是整潔光鮮的女神陛下,兩人還是恭敬的行禮到。

顯然,對於兩人凄慘的摸樣,自然女神還是從心中震撼了一下,強大如兩人,竟然也會如此凄慘?

難道,戰鬥真的如此慘烈?

不過,很快的,自然女神便從莫名的操心之中掙脫出來,然後開口了,

「暗!」

「是,陛下!」

對於暗的恭敬,自然女神還是比較滿意的,不自覺的,那嚴厲的語氣軟化了一些,「西區的自然之力開始衰減了。」

雖然女神的話只是說了一半,暗當然知道那是因為西區大片森林被摧毀了,而敵人開始佔據了西區絕對的優勢,這就是代表了西區派出血化小隊的數量,估計下降到了危險數量級了。

但是暗卻沒有太多的辦法,只能無奈的回答道,「陛下,血化的人數已近不足了,但是,對方的生化人的生產點卻一直沒有被發現,除非……。」

暗的話只是說了一半,而女神自然也是明白的,畢竟,同樣的事情,已經發生過了無數次。

補兵,這是唯一的選擇,但是,如果是以前,自然女神也絕對不會這樣的小氣,這般的猶豫不決,因為以前的補兵都是那些混血的半精靈轉化為血化精靈。

但是,自從合適的半精靈使用一空之後,由於巨大的態勢的壓力,自然女神不得不把正宗的精靈血脈交給暗和血葉兩人,然後看著自己純正的子民變身為污穢的血化精靈。

而就是這樣,經過持續的,惡劣的敵軍攻勢,血化精靈的人數一次一次的嚴重消耗之後,自然女神已經不知道妥協了多少次,又有多少純正的精靈被轉化了。

而即使是做出了如此大的犧牲,艾美達的軍隊的鐵蹄也在不斷的逼近,再逼近,直到自然之都的外圍。

而在自然之都之中的那些保存下來,撤退到這裡的精靈公民們,也是自然女神必須保護的對象,因為她們是自己最為忠實的信徒,自己的信仰之力的源泉,甚至自己的威能都需要她們的供奉和信仰。

「哎,要想保護,總是需要犧牲啊!」

於是,自然女神再一次的在同一個理由之下,妥協了。

「說吧,這一次需要多少?」對著暗,女神無奈的說道。

「是,陛下,純正精靈一千,遠古精靈一百!」

「什麼?」

碰,女神對於暗的狂妄發言徹底暴怒了,那張古色古香的百年樹桌徹底的在女神的玉手之下四分五裂。

暗,惶恐的低下了頭。

沉默,良久。

之後,怒氣消散的女神還是點了點頭,有些疑惑的問到,「真的需要如此之多?」

普通精靈還好說,但是,遠古血脈的精靈,就是女神陛下也只有區區的數千人而已,她們不是重要的自然祭司,就是遠古射手,最差的也是巨力德魯伊,幾乎每一個人,都是自然女神的寶貝。

但是,也許是她們的血脈太過優秀,以至於,轉化為了血化精靈之後,她們也絕對是高端的戰力,比起那些半精靈,純血精靈來,何止強大了千萬倍。

所以,這種純粹的血統就是就是一種天大的諷刺,它是幸運,也是不幸。

看到了自然女神的口氣的軟化,暗點了點頭,「是的,陛下,敵人的高手團已經到來了,這是西區的血化小隊們傳來的影像。」

隨後,暗開始放出了一幕幕詭異的戰鬥畫面。

而看了這些海洋界高手團之後,自然女神也總算是知道了為什麼暗和血葉會如此狼狽了。

自然能力,霸氣,還有精緻的海樓石武器,以及高機動的科技交通工具,四種特性組合而成的超級高手,對於鬥氣和血能的天星大陸的眾人來說,的確是天然的剋星。

看完數段影像之後,自然女神的怒火也徹底的平息了,思考良久,偉大的女神陛下帶著滿臉的疲憊揮了揮手,無力的說道,「好吧,就這樣吧,你們下去吧!」

「是,陛下聖明!」

就當血葉和暗兩人達到了目的,準備退下的時刻,一個洪亮的聲音卻突如其來。

「陛下,我反對!」

說話的正是女神第一紅人,遠古射手統領,奧雷,而一同進來的還有其他的七位大長老,可以說,在這一刻,幾乎所有的精靈族最為尊貴的人都聚集在了這間女神大廳之中。

「嗯?」

在女神疑惑的目光之中,奧雷開始憤慨的回答道,「偉大的陛下,請即刻捉拿這兩個卑鄙的逆賊。」

在行了一禮,說出這句沒頭沒尾的嚴重宣言之後,在其他七大長老隱隱的包圍了血葉和暗兩人之後,奧雷才繼續解釋道,「陛下,您知道從血葉回來,開戰之初,我們精靈族一共轉化了多少的血化精靈嗎?」

女神本能的搖了搖頭。

「三百二十五萬六千七百一十二名半精靈,一萬五千四百五十五名純血精靈,以及一百五十名的尊貴的遠古血脈!」

對於奧雷準確到了個位的數字,吃驚的可不只是女神,暗和血葉互望了一眼之後,兩人心中都有了準備。

「嗯?!」

顯然自然女神並不知道奧雷說出這個準確到了極致的數據的用意。

不過,奧雷的下一句話,卻讓女神徹底爆發了。

「陛下,知道戰場之上的倒下的血化精靈的數量嗎?」

故意的暫停了一下之後,奧雷才給出了驚天動地的結論。

「四十萬不到,陛下,四十萬不到啊,而血葉和暗兩人的彙報的損失卻是這個數字的八倍啊!八倍啊!」

說道這裡,奧雷幾乎痛心疾首的表情,真的是非常好的煽情劑。

一個恐怖的疑問,在自然女神的心中升起,血葉和暗,兩人想做什麼,整整兩百多的恐怖戰力,掩藏起來的兩人想做什麼?

「這還不止,陛下!她們還在席捲全國的精靈人口,那些消失的人口根本不是被艾美達軍奴役了,而是被她們的血化精靈,給捲走了。」

「陛下,這是證據!」

說著,奧雷竟然拿出了數份魔法影像資料來。

如果是熟悉地下世界的人來看,那空中無數的火熱蜥蜴,就知道,這絕對是地下世界之中的一層。

「是的,陛下,這就是張華的第三層,地下世界第三層,陛下,不用我說,您也應該知道血葉和那個張華是什麼關係吧!」

對於兩人的關係,自然女神也是一個女性,而女性大多八卦的,雖然對於張華的歷程也許女神不太深刻,但是對於張華和幾名夫人之間的故事,女神倒是知道的。

所以,幾乎爆裂的威壓開始充斥了整個空間。

「陛下,按照不完全的統計,張華所掠奪的精靈人口至少上千萬了,當然,這只是保守的估計而已。」

奧雷繼續火上澆油起來,而女神的憤怒和威壓開始不停的積蓄著。

欺騙,對於一個無所不能的主神來說,就是一項不可饒恕的罪。

而暗和血葉兩人只是從對方的眼中無奈的溝通著,一種可惜在兩人心中升起。

「可惜啊,要是能夠多騙一點就好了。」

這就是人心永遠不足的道理。

當初,暗找上血葉,只是為了多一個同伴,共同應對因為自然女神降臨的壓力,血化精靈地位完全邊緣化的嚴重危機。

可是,在血葉答應了自己的請求的第二天,這個小女人就聯繫了張華,當初自己還是有些不高興的,畢竟,對於張華的實力,暗真的不是太看好,也就從心裡覺得對方根本不可能幫助自己的。

但是,從短暫的思考之後,張華對著兩人說出的詭計,嗯,計謀之後,暗,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認為,真正能夠改變世界的不僅是實力,還有智慧啊!

於是,在戰火連天的戰爭之中,兩人幾乎是一心一意的執行著張華的暗度陳倉,釜底抽薪的計策。

直到現在,幾乎虜獲了一半的精靈族人口,有著兩百五十多萬的血化精靈們的暗和血葉,對於面前這個無所不能的女神,也就沒有太多的懼怕了。

這倒是讓血葉想起了一句話張華的話語來,『有人,有錢,有實力,那麼誰都不怕!』

所以,作為新的『三有』好青年的血葉,才在此刻,才真正的理解了這句話的含義。

所以,兩個『三有』好青年血葉和暗,在這個女神發飆的時刻,還在一心抱怨,自己的陰謀敗露的太早,那些遠古血脈的血化精靈可都是好東西啊。

所以,人心不足用來形容這兩位,真的是最好的形容詞了。

而如果女神知道了現在在自己威壓之下的兩人心中所想的話,估計當場就要吐血了。

於是,在恐怖的威壓到達臨界點的這一剎那,暗和血葉也聚集了足夠多的實力,一場巔峰之戰,即將開始了。 嬌妻難寵,總裁老公太腹黑 「陛下,請等一等,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你親自處理。」

自然女神從來都沒有這樣鬱悶吐血過,在這種千鈞一髮的時刻,奧雷的突然發出的聲音不管怎樣都有些不合時宜。

但是,也許是出於對奧雷的信任,又或者是對於奧雷口中的更嚴重的問題感到好奇,自然女神竟然真的就這樣放下了虎視眈眈的血葉和暗,接過了奧雷一臉凝重遞來的小小錦盒,看著這個做工精美的錦盒,女神卻沒有太在意,因為它和過去承裝重要文件的盒子完全沒有任何的區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