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江元元本來不想發表意見,可鬼使神差的就說道:「我覺得有九紋……」

話剛落就聽到一聲嗤笑,「江師妹,你來了冰封之疆也已數年,怎麼還沒改小地方的眼光,九紋冰火草生長的區域,已經瀕臨絕望沉海邊緣,你覺得這些人有走到那裡的實力?就算有,他們有那個膽子靠近嗎?」

雲振聲擺擺手,「只是說說而已,江師妹向來沉心修行,對這些事情不清楚也是情有可原。」

對他的維護,江元元只是笑了笑,沒有多做表示,低下頭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如果沒有他的話,或許七紋、八紋就是極限,但他若是來了,事情就不好說了。

這可是一個,到哪裡都不會安生的傢伙啊!

只是,就這麼輕易的放過他,會不會有些不甘心?江元元只是想了想,就按下了念頭。

當年的事情后,她經歷了很多,也想了很多,明白了很多事情,心性大有改變。

既然從一開始,錯的或許就是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再不依不饒的追究呢?

就一笑而過吧!

當然,這個大度的寬恕,並非沒有其他原因,身為雪族當代大長老座下弟子,身份尊崇無比,隨著石女血脈的覺醒,註定將要成為仙界中,威震一方的巔峰強者。

而雨墨,現在只是一名普通的採藥人,哪怕有些機緣、實力,與她之間的差距,也是天淵之別,而且會越來越大。

如一隻驕傲的鳳凰,江元元放下當初的恩怨,目送他身影遠去。

……

莫語突然皺了皺眉,扭頭看向後方,這樣的距離,以他的眼力也只是隱約看到一群站在一起的雪族修士。

其中一道身影,隱隱然,似乎有些熟悉,難道是之前曾經認識的人?而且對方,似乎打量過他。

對方既然沒開口,自然是沒認出他,莫語當然不會去自找麻煩,收回目光埋頭向前趕路。

……

一紋冰火草越來越多,漸漸有兩紋出現,然後是三紋、四紋,價值越來越高,採藥人眼中漸漸流露興奮。

許小刀這一隻小隊伍中,不斷有人留下,開始動手採集,自認還能再搏一把的,則咬著牙繼續前行。

很正常,越往絕望沉海,冰火草的價值越高,運氣好採摘到一株六紋冰火草,抵得上幾百株四紋冰火草。

一直走到五紋冰火草生長區域,許小刀停下腳步,轉身道:「咱們分開吧,在這片區域,一定會有讓大家滿意的收穫。」

「哈哈,承吉言了,小弟先走一步,咱們船上見。」

「這次有收穫的話,一定請許哥喝酒。」

「走吧,發財的時候到了!」

很快,眾人四散分開。

許小刀往前走了一段,轉過身來,「莫語老弟,你怎麼還在這?」

莫語微笑,「我想跟許兄你求個指點,不知你覺得,哪個方向會有高品的冰火草?」

許小刀皺眉,他認真的看來幾眼,啞然失笑,「老弟,你該不會真的信了我之前的話吧?嘿嘿,都是吹牛的,你還是靠自己吧。」

「沒有,我覺得許哥你說的有一定道理。」莫語淡淡開口。

許小刀心頭一凜,他勉強笑了笑,「這……既然老弟抬舉,我就勉強說兩句,你看這個方向,老哥我就覺得不錯。」

莫語看了一眼他指的位置,「真的?」

許小刀背後寒毛一下豎了起來,有種被叢林陰影中毒蛇鎖定的感覺,轉眼就大汗淋漓,「真……真的,我哪敢騙老……老哥你啊。」

莫語拱拱手,「多謝許哥。」

轉身幾個閃動,消失不見。

許小刀長長出了口氣,渾身力氣一下消退的大半,哪裡還不知道,自己這一路是被豬油蒙了眼。

這位,肯定不是尋常角色!想到登船前一晚的流血事件,許小刀心頭就是一陣突突,沒敢再多想下去,苦笑一聲朝著另外一個自己覺得不錯的位置,急匆匆的去了。

!! 隨著靠近絕望沉海,冰火草數量大幅度銳減,露出地面厚厚的冰層,一條條巨大的冰裂,直通向深不見底的黝黑,像是通向地獄的通道。

啪嗒——

一塊碎冰墜入冰裂中,撞碎成幾瓣墜入黑暗中,卻依舊有「啪」「啪」的碰撞聲不斷傳來,越來越低直到不可聽聞。

莫語站在這條冰裂前,俯下身去,伸手從下方尺許的地方,扯出一株冰火草。不過這隨意一扯,卻已經有掌控精湛的強大力量沿著草莖傳遞出去,周邊堅冰瞬間碎成齏粉,使得冰火草每一根細弱的根須,都得以完整保存下來,藥力不會有分毫流失。

七條火紋,每一條都赤紅如血蟒,蜿蜒爬行在純粹如玉的草莖上,給人精奢華貴之感。握在手中,沁涼之意流轉間更隱隱能夠感受到一份溫熱,這就是極品冰火草的特徵之一。

七紋冰火草,勉強算是極品,拿到外界可以賣出一份高價,莫語反手將它收入儲物戒中。

出現了七紋,證明他已真正進入絕望沉海的邊緣,前方的茫茫雪疆,將不再是坦途一片。

要謹慎些了!

莫語吸一口氣,體內力量流轉,將滲入體內的寒意祛除,腳下一踏身體拉起一串虛影,呼嘯前行。

雪族並未禁止在空中飛行,但無數年來的採藥人都老老實實的在地上前行,必然有其道理。

莫語便是再自認實力不俗,也絕不會認為,無數次的草藥人中沒有實力比他更強的,他可不想嘗試一下這樣做的後果。

嘗試著散發了一下神念,莫語眉頭微皺,馬上-將之收了回來,此處似乎存在著某種限制靈魂的力量,神念一旦離體馬上就會潰散,根本起不到半點作用。

好在煉體士肉身全方位提升,眼力超過尋常修士百倍,仔細點不會錯過遇到的極品冰火草。

……

一座低矮的雪峰佇立在地面,山巔上一株冰火草在風中輕擺,八條絢麗的火紋,使得它看去格外美麗。

十幾名修士聚集在山腳下,他們每一個人都籠罩在這一層紅光中,似乎有削減寒意的作用,儘管臉上微微泛白,卻沒有太大的影響。

郝琳秀美的眸子儘是堅定,「這株八紋冰火草一定要採下,你們誰能做到,家族必有重賞!」

躍躍欲試的幾名郝家修士眼珠一亮,其中一人上前一步,沉聲道:「二小姐,屬下願意試試。」

郝琳有些猶豫,郝坤是家族旁支出身,雖然實力不俗,但面前是八紋冰火草,不得不重視。

「二小姐,屬下也願一試!」郝杉站出來,平靜中盡顯自信。

郝坤臉色微變,多了幾分冷意。

這兩人平日間,就多有較量之意,不怎麼對付。

郝琳心思一動,淡淡道:「既然都想試試,那就一起動手吧,合你們二人之力,成功可能更大。」

有些不太願意,兩人想了想還是躬身應命,雖然不願承認,但彼此的實力,他們都是認可的。

順利採集到八紋冰火草,才是眼下的關鍵!

郝琳一揮手,「其他人掠陣,以應不測。」

郝坤、郝杉衝上雪峰,兩人的確不虧家族精英的名頭,動作謹慎頗有章法,雖是第一次合作彼此倒也算有默契。

八紋冰火草一般地面生長兩尺三分,地下根莖卻可長達十幾丈,鑽入堅硬無比的冰層中,只有完美採集不折損根系才能杜絕藥力流失。

這是個精細活,需要出色的手段才能做到。

一個時辰后,兩人滿頭大汗,頭頂上熱氣滾滾,臉上因為激動漲紅。

這株八紋冰火草,馬上要到手了。

突然間,郝坤慘叫一聲滾下雪峰,尚在翻滾時身體就變成了冰棍,一路摔成幾截。

郝杉尖叫退後,「是八目冰蠶!」

他汗如雨下,剛才幸好選的郝坤,不然死的就是他。

郝琳抬手甩出一隻香囊,古怪的味道順著精美的綉線散發出來,很快瀰漫整片空間。

雪峰頂顫動起來,「沙沙」聲中,一條條肥胖呆萌的冰蠶扭動著身體鑽出來,八隻眼睛透出慌張,抖了抖肥胖的身軀展開兩對幾近透明的翅膀,快速飛向遠方。

呼——

吐出口氣,郝琳嬌喝,「快動手!」

片刻后,八紋冰火草到手,除了一個倒霉蛋不小心弄破八目冰蠶卵被直接凍死,沒有更多傷亡。

小心收好,一行匆匆離開,雖然死了兩個同伴,但所有人臉上都充滿了喜意。

八紋冰火草,是郝家近百年都沒有過的大收穫,只要順利帶回家族,所有人都少不了賞賜。

……

莫語臉色陰沉,剛才他突然遭到幾隻八目冰蠶襲擊,即便反應的快也廢了不少手腳才殺死它們。

這種喜歡蟄伏在冰層中陰人的東西,突然變得這麼熱血好鬥,莫語懷疑是有人招惹了它們。

很快,他的這份懷疑就得到了證實。看著視線盡頭,突然從一座雪山後走出的十幾名修士,莫語停下腳步。

……

郝琳皺起眉頭,一眼就認出了,船上這個牙尖嘴利的修士。她現在想的是,郝家剛剛離開採集八紋冰火草的地方,剛才的事情,他是不是已經看到了。

要知道,這株八紋冰火草,郝家是準備私藏的,絕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

其他郝家修士,顯然也想到了這點,一個個臉上露出不善。

「二小姐,這個人不能留!」一名郝家強者沉聲開口。

郝歡大喜,對這個在船上壞了他好事的傢伙,當然恨得牙痒痒。

「二小姐,當斷則斷啊!」

郝琳眉頭皺的更緊,臉上陰晴不定。

……

莫語很快察覺到了眼下的情形,對面郝家的人似乎有殺人滅口的意思,雖然他覺得很可笑,卻不想橫生枝節。

誰知道一旦動手,會不會引來雪族大能的關注,雖然只是極小的概率,卻也要考慮在內。

他略一思索,突然上前一步。

咚——

地面一震,旋即以他足下為中心,方圓百丈範圍內堅冰齊齊破碎,生出無數道細密裂紋。

就像是一張巨大的蛛。

站在蛛中心,莫語緩緩開口,「諸位,我想咱們之間,應該有什麼誤會。」

……

郝琳臉色一變。

一腳震碎百丈堅冰,他們都能做到,可要做到這樣舉重若輕,沒有半點力量波動散逸,根本不可能。

這是一名強者!

她突然慶幸,自己沒有冷酷到直接下令殺人。

郝歡目瞪口呆,他為人張狂些,卻不是傻子。

這一刻如墜冰窟,從頭冷到腳!

……

「我沒有看到什麼,也不會多說什麼……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留下這句話,莫語轉身就走,很快消失不見。

一郝家修士遲疑道:「二小姐?」

「忘掉這個人,就當從來沒有見過!」郝琳冷冷開口,「我們走。」

她當先邁步,心頭的震動,卻依舊沒有消失。

對方從頭到尾,都沒施展任何力量,就能抵禦外界的寒冷侵襲。

只是這一點,他們就招惹不起!

避開採葯船、雪族的雙重檢測來到絕望沉海,此人必有目的。

不管他想要做什麼,郝琳唯一想的,是不能因此為家族招惹禍事!

……

許小刀的指點很有用!

看著眼前這株九紋冰火草,莫語臉上忍不住露出笑容。

此處距離絕望沉海還有一小段距離,能在這就有收穫,當然好過繼續冒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