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嘖嘖,慘。」

水雲閣大廳之內,已經是空曠一片,至於在樓閣之外人潮湧動,有著不少聽到消息的人也都是聞風而來,天蠍城雖然每日里殺戮不少,但像今天這樣能夠讓水雲閣高手出動的熱鬧好事可實在是不多見。

林陽站在中間,身周平地起風。

他的目光淡然地在四周一掃,能夠很清楚地捕捉到十六個人衝過來的身形。

一抹冷冽的笑容浮現在嘴角:「也好,既然大鬧一番才能夠得到我想要的消息,那便來吧!」

這時,一個武者的身形已經衝到了林陽的面前。他掌心中玄氣浮動,蘊含一抹金燦的鋒銳,赫然是金屬性玄氣之人,金風銳利,向著林陽的胸口而來,似是要化為刀劍,直接將林陽的身體給撕裂開來。

林陽對他的攻擊看也不看,感知中又有另外兩人前後夾擊而來。

「崩山勁!」

三人近身之際,林陽一聲爆喝。

與此同時,以他本身為圓心,猛地有一蓬龐大的勁氣爆發而開,宛若平地起龍捲。

接連幾聲慘嚎。

林陽爆發而出的勁氣摧枯拉朽一般轟在了三人的身上,這三人的身體一顫,都好像是被看不到的重鎚給重重砸在了身上一般,齊齊倒飛而出,人在半空已經是七竅流血,一臉狼狽。

四周響起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不過這只是剛剛開始,林陽接下來才是給他們展示了什麼叫做武者的實力。

他腳步一踏,身形如風,瞬即衝出,林陽有心立威,自然不會有任何的留手,他掌心之中雷光瀰漫,玄氣附著,但凡有人出現在自己身旁五步的範圍之內,便是一掌拍出。

啪啪啪啪啪啪。

一連串拍擊的聲音夾雜著慘叫之聲,但凡只要被林陽的玄氣所觸及之人,就幾乎是難有擋下的。雷屬性玄氣入體,隨著林陽心念一動,便是轟然爆開。

不過個幾個呼吸的功夫,十六個武者已經都大半倒下。

林陽不光是玄氣強悍,肉身力量更是難以抵擋,一拳轟出攜帶磅礴之力,聽的砰砰聲響,有著不少武者便被林陽的力量給生生地砸入到了泥土之中。

「廢物!還不快將他給拿下!」薛梅厲喝。

這時,那兩個凝神境的武者已經來到了方陽的身旁。

兩人一個是控氣流一個是煉體流,搭配而上也是相得益彰。

赤紅玄氣爆裂,攜帶著一片滾滾熱浪,向著林陽的周身上下包裹而至,林陽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

用烈火屬性的玄氣,怎麼可能傷的了他?!

林陽修鍊的可是《神霄五陽訣》,修鍊出來的玄氣之力附帶陽火,乃是一等一的烈火屬性,如果他能夠被這點火焰就給傷到的話,那給他這門功法的羅老還不是要羞憤欲死?

念及至此,林陽.根本就沒有多少,正面承受了這一道掌勁的拍胸,那凝神境的武者玄氣不可謂不強,瞧得林陽不躲,面色一喜,正顯露猙獰想要爆發火焰,將林陽給燒的乾乾淨淨,但這時他也是瞧得林陽嘴角閃過的一抹笑意,心頭一跳,暗道不好。

但等他想要收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火焰好玩嗎?」

林陽戲謔一笑,「好玩,那就多給你玩一下!」

他一聲低吼,《神霄五陽訣》的陽火之力催動,順著這凝神境武者的手掌倒流而回,竄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

「啊!」

一聲慘叫。

這凝神境武者的周身突然冒出了大片的火焰,他奮力掙扎嘶吼,卻是沒有半點作用,就這麼活生生的被火焰吞沒,到最後都是未曾擺脫烈焰分毫。

燒死了?

一人身死,四周圍觀者的面色再也無法平靜下來。

這可是凝神境的武者!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明明看得他的實力不過是凌武境的水準,怎麼連凝神境的武者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且竟然還是被自己擅長的火屬性玄氣燒死的?!

林陽瞬殺一人,再次來到了另外一個凝神境武者的身旁。

此人是煉體流高手,或許也是忌憚於林陽的實力,再不敢有任何怠慢之意,周身光芒流轉,形成護罩護住全身,才是迎擊而上。

「有用嗎?」

林陽冷哼一聲,右手一抬,太皇倏然出現在掌心之中。

太皇八錘。

雙手持錘,用力揮舞而下,一時間手中錘影連綿,總共震了八下,盡皆轟在了那武者的身上。

凝神境的武者甚至都來不及發出一聲聲音,身形一頓,八道錘影之下,體表的護罡如同玻璃一般碎完全崩碎,余勁滲透,撞入到他的血肉之間,轟然砸地。

一聲巨響。

這武者的身形直接被生生的砸入到了地底,留下了一個深坑。

又一人死!

咚。

太皇拄在地面上,林陽疊手按錘,站立中央。

自始至終,他的腳步都未曾動過半分,從開始出手到連殺眾人,他的位置絲毫不差。

只是先前一片整潔的大廳之內卻只剩下了一片狼藉,桌椅粉碎,牆面坍塌,四周橫七豎八倒下的武者,也都再也沒有一個人爬起來了。

這一切戰鬥都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直到現在塵埃落定,有的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

「現在我能問你了嗎?」

林陽清冷的聲音回蕩在大廳之中,猶如寒風蕭瑟,一切本來存著看好戲念頭的人,才是卻是再也無法笑出來了。

這小子,是哪裡來的怪物?

一個個目光看著林陽,也是不由得露出了一抹驚恐和忌憚。

薛梅臉頰有些微微的發白,眉頭緊蹙,再也沒了先前的張狂和猙獰。

「請問閣下,到底是誰?」薛梅的聲音微微有些顫動。

「林陽。」林陽淡淡道。

「林陽?這名字好像有點熟悉……」

「喔!我記得了,這不是大周朝最近聲名鵲起的那個林陽?」

「怎麼,你認識?他是什麼來歷?」

「他並沒有什麼背景,只是最近可是在大周朝內引得幾大勢力就隔不斷啊。」

……

有知道林陽來歷之人,已經開始詳細地向四周之人訴說林陽這段時間的遭遇,在聽到林陽的連番事迹之後,一群人也是嘖嘖稱奇。

薛梅身為水雲閣閣主,雖然並不是大周朝的人,但也是耳目靈聰之輩,聽到林陽的名字,面上當即浮現出一抹恍然。

「薛姐,這人很厲害嗎?」不過,她身旁站著的邪異男子就不同了,眼見得林陽殺了這麼多人,他的表情都沒有絲毫的變化,依舊是那麼一副淡淡的笑容。

「言公子,此人確實有些名聲。」薛梅的表情並不是很好看,一想到此人大周朝內瓊海閣的關係,就稍稍有些頭疼。

「我倒是好奇的很吶,這小小九州大陸西北角的一方土地,還真有什麼了不得的人?」邪魅男子淡淡一笑,眸子中隱隱浮現出一抹猩紅之色,在林陽身上打量一番一閃而逝,旋即男子眸光閃耀,「咦,有點奇特呀。」

林陽的眉頭皺起,看在了這男子的身上。

就在剛剛,他明顯感受到一股令人極其不舒服的探查。

「小子小心,這傢伙有點古怪。」羅老的聲音傳了過來。

「怎麼回事?」林陽問。

羅老一陣時間沒說話,片刻之後才有些遲疑道:「老夫也說不清,但此人身上的玄氣頗為詭異,肯定不是什麼正道之輩。」

林陽點了點頭,不用羅老說,他也是能夠感受到一些非同尋常。

「林公子,你想問的是什麼。」薛梅對於身旁這個邪魅男子的來歷也並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天蠍城城主親自介紹而來的,讓她好生照看,因此對於男子的話並沒有多問,而是看向林陽。

「我要找一個人,說不定跟你們水雲閣有點關係。」林陽道。

「人?」

「一個女子。」

「林公子莫不是在說笑。」薛梅笑道,「我們水雲閣內儘是女子,來這裡的人當然都是找女人的,林公子有什麼需要嗜好可以說說看,既然知道了林公子的身份,但我們水雲閣必然是傾盡所有,也會滿足林公子的一切要求。甚至連我們日常不接客的四小花旦,也可以任由林公子選擇。」

畢竟是在天蠍城混跡的**湖,薛梅短短兩句話,便將先前兩人對敵的尷尬盡消。

要不是地面上橫七豎八還躺著不少的屍體,光看兩人此時的對話,很難讓人相信他們兩方剛剛還打的不死不休。

林陽眉頭一皺:「那好,我要將水月。」

既然知曉了水月前幾日見過神秘的人,那林陽就只能從這方面入手。

能夠在防守森嚴的大周皇宮內將林雪柔帶出,此人的實力必然是極其高超,不可能是人人都能夠看到的存在。結合著水雲閣最近這段時間的局勢,唯一有可能的只能是這個所謂的神秘人了。

「這個……恐怕不行。」薛梅遲疑道,「水月姑娘從不見客,除非是她自己召見,否則我們也沒有理由讓她強見外人。」

「若我一定要見不可呢。」林陽道。

薛梅皺了皺眉頭,面有不豫:「林公子,我們敬你是客人,但你也要給我們一些起碼的尊重。這裡畢竟還是我水雲閣內,即便是你殺了我幾個手下的僕從,但我們水雲閣內可不僅僅就是這麼點人!只是打開門做生意,要的是一個和諧,自然不想要鬧的太僵,但若你一意孤行,那也就休怪我們不顧情面了。」

他話音剛落,便聽到面前林陽嗤笑一聲。

「好一個情面,剛才是誰要將我砍去四肢,挖眼割耳當人棍的,現在技不如人,你就告訴我要將情面,要尊崇?」

林陽低聲說著,面色一寒:「你是個什麼東西?」

「你!」薛梅大怒,剛要說點什麼,便看的林陽一步踏出,瞬間來到了她的面前。

林陽五指微蜷,向著薛梅的身上抓了過來。

薛梅冷哼一聲,怎麼說自身也是凝神境的武者,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她周身隱有紅光瀰漫,亂花迷亂,向著林陽的抓中抵擋而去。

林陽掌心中玄氣繚繞,那一片片的亂花觸及到,當即粉碎無蹤。

薛梅的玄氣赫然是沒有半點效果。

眼見得林陽的身形漸漸靠近,薛梅面色發白,一臉驚恐:「言公子救我。」

聽到她的話語,一旁安然站立著的邪魅男子突然橫身站在了她的面前,怪異一笑:「辣手摧花,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他周身紅光一閃,一掌也是拍了出來。

砰!

林陽的掌勁同他一撞,被擋了下來。

在兩人的掌勁接觸的同時,林陽的眉頭便是一皺,身形向著後面飄然落了幾步,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只見的在他掌心之中,一抹紅點繚繞顫抖,足足過了幾個呼吸的功夫,才是被林陽的玄氣給煉化,消失無蹤。

好古怪的玄氣!

林陽警惕地看在此人的身上。

這言公子的實力也就凝神境的層次,但是身上的詭異之處頗多,比的一般的凝神境不知道要強出多少,再加上這古怪的紅色玄氣,即便是林陽除非要動用自己的瞳術,否則都不敢說是穩吃於他。

只是他先前靈魂之力損耗嚴重,此時根本是難以再動用瞳術,自然也就陷入僵持。

「咦?」

言公子也是退了兩步,面上浮現出一抹驚訝之色。

「好渾厚的玄氣,你當真是只有凌武境?」說著疑問句,下一刻又是自己回答,「不錯不錯,看來你果然跟一般的廢物有點不同,勉強算得上是人的範疇了。」

林陽靜靜的看著他。

薛梅目光怨毒地看了看林陽,但也知曉林陽的厲害,沒敢直接鬧翻,只是態度已經稱不上是友好了:「林陽,你是厲害!但如果肆意妄為,可是要跟整個天蠍城作對的!你想要見水月姑娘,並不是沒有機會,恰好,在三日之後我們水雲閣會舉行一次登樓大比,如果你能夠登的上頂樓,自然能夠見到水月姑娘,如果登不上那就是你自己沒本事!」

「登樓大比?」林陽疑問。

「我們水雲閣三年一次的盛事,到時候會廣招武者參加,一路闖關決戰而上,但凡能夠第一個登上頂樓之人,便有資格成為花魁的入幕之賓,水月姑娘恰好是是成為花魁三年,這一次是她第一次在的登樓大比,你若有本事不光可以見到水月姑娘,還可以同床侍寢,你敢還是不敢?」薛梅激將道。

對於對方蹩腳的激將法,林陽淡然一笑,眸子中卻是戰意洶湧:「好,我倒要看看,到時候這所謂的登樓大比會是怎樣的情景!」

聽到林陽的回答,薛梅眼中喜悅之色一閃而逝。

等著瞧吧小子,這次一定要讓你好看!

她所說的登樓大比到是真的,只是此次的登樓大比,堪稱是以往登樓大比中最為兇險的。

原因,便是在於水月的名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