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就在眾人都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撲的一聲也猛然從戰台上響起。

只見此刻鯊雲猛然噴出了一口血,同時他的身上,也出現了無數的裂痕,鮮血從其中噴洒出來了。

此時此刻,他的樣子,比龍行亂的樣子是要慘無數倍的,若不是他還有這一些氣息在,恐怕所有人都認為他已經是個死人了!

同樣,此刻的龍行亂看到鯊雲的這個變化,也是愣住了。

驀然間,他看向了自己的手掌。

只見一抹藍色的光華,從他的手掌中飛了出來,下一刻就直接消失。

「原…原來是這樣。」

看到這一幕,龍行亂顫抖著說了句,「在我破開你的能量海洋之後,你就一直在收集被我破碎的能量海洋碎片,然後在和我的對撞中,你吧這些能量碎片,打進了我的身體里,在關鍵時刻,讓其爆掉,然後你抓住機會,對我進攻。」

「是的。」

虛弱的聲音從鯊雲的嘴裡響起,「我知道,你一定還有後手,你是龍行亂,你是從龍家出來的天才,你不可能只有表面的狂妄囂張,你肯定有心細如髮的一面,所以最後的最後,你一定會扭轉乾坤,這一點,我一直相信,所以,我也一直在拼了命的做最後的後手,我沒想著我能絕對成功,我只能說是拚命搏一次,而現在,我成功了。」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這時候場中的人也都是說不出話來了,同樣的,龍行亂也是一句話說不出來。

他知道,現在的局面,看起來是鯊雲傷勢比他嚴重,只是真正的掌握局面的,卻是鯊雲!

鯊雲的劍,刺入了他的胸膛,哪怕鯊雲這時候的氣息在弱,只要他想,那他就能吧龍行亂的身體給一分為二,龍行亂的小命都在鯊雲的手裡,那鯊雲,自然才是真正的勝利者!

眼神中驀然劃過了一抹迷茫,下一刻,龍行亂的眼神中就被一股憤怒和不甘充斥。

他真的很不甘心,自己再次敗了。

挑戰王天,他敗了,這他不是不能接受,王天什麼人,玄機神武榜第一,以前是他手下敗將不假,只是這些年的實力,聲望,都是有目共睹,他輸給了王天,沒話可說。

只是這個鯊雲,算是怎麼回事,這才出現多長時間?

一年時間都不到,同時在這出現一年時間都不到的時間中,鯊雲還是在今天,才排上前十名的。

排上前十名之後,就派上了第三名,之後直接挑戰他。

現在,他輸了。

他輸給了一個出現在前十名連一天都不到的傢伙,著他怎麼能束縛!

「生死,榮譽,勝敗。」

接連三個詞這時候從鯊雲的嘴裡吐出,「有人認為,第二個最重要,有人認為,第三個最重要,不過我卻認為,第一個最重要。」

這話一出,所有人的眼神也都是一縮,龍行亂憤怒的眼神也是一愣。

「只有活著,才有資格追求一切,改變一切,若是連活著都不行了,那就只有死了,而死了,又怎麼追求榮譽和勝敗呢?」

淡淡的話語從鯊雲嘴裡再次吐出,聽到了這話,龍行亂的眼神,也是徹底的安靜下來了。

此時此刻,他是真的無話可說了,也真的不敢再有哪些其他的不服的情緒。

不管如何,這就是現實,不管如何,他就是敗了,在敢浪費時間,他這條命都得死。

那還有什麼好掙扎的。

「我輸了。」

三個字吐出,全場的人也都是身體一震,眼神中露出了震撼之色,鯊雲卻是在此刻鬆了口氣,手掌一動。

噗嗤一聲,長劍直接從龍行亂的胸口中拔了出來,就在這一瞬,一抹鮮血也從龍行亂的身上釋放,只是龍行亂身上金色龍影閃爍,卻很快就止住了流血,傷勢也好了。

鯊雲卻是在此刻重重的倒在了地面上,眼睛看著天空中的樓青雲,露出了笑容。

「我贏了?」

話語吐出,樓青雲的眼神也是露出了震撼之色,下一刻就笑著點頭。 ?「當然。」

肯定的話語吐出,這時候的樓青雲身體一動,直接到了戰台之上,拿出了幾顆丹藥給了躺在地上的鯊雲。

「這是什麼意思?」

看見了樓青雲的動作,鯊雲直接道。

「這是讓你恢復傷勢的丹藥,當是我送給你的。」

樓青雲笑了笑,「你的表現,很讓我意外,同時,也很讓我佩服。」

「這樣么?」

聽到了這話,鯊雲也是眼神一閃,下一刻就直接點頭,把丹藥接過來直接吞了。

嗡嗡的聲音傳出,肉眼可見,鯊雲身上的傷勢立刻開始恢復起來,短短片刻之後,鯊雲身上的傷勢就已經不見了,當然,傷勢肯定還有,只是現在的鯊雲,已經恢復了五成左右的狀態,就這一點就能看出樓青雲丹藥的不凡。

「欠你一個情了。」

站起身來,鯊雲這時候對著樓青雲笑了笑,「以後有機會我會還上的。」

「哈哈,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

樓青雲大笑一聲,「不過你鯊雲兄日後要是能在我有麻煩的時候幫幫我,那我也不會拒絕的,畢竟是玄機神武榜的第二,前途無量的人物。」

聽到這話,鯊雲卻是笑笑,不再說話了,下一刻就直接走到了之前龍行亂的位置上,盤坐下來。

沒什麼好說的了,樓青雲幫他,想和他交個朋友,他也回應了,他不介意多個朋友,這就行了,至於其他的,多說無益。

當然,他腦子裡想的是這些,只是其他人想的卻不是這些了。

此時此刻,很多人都是充滿了感慨和震撼的。

今天的玄機比武,實在是太過讓人意外了,不管是方恆的表現,還是之前其他幾個天才的表現,都讓人很震撼,留下了深刻的芋。

只是這些深刻的芋和龍行亂以及鯊雲的戰鬥相比,就有些不值一提了,他們兩人的戰鬥,從始至終,都非常的精彩,完整的詮釋了武者的真正戰鬥該是何等的姿態。

當然,結果,是最讓人震動的,鯊雲,贏了龍行亂,取代了第二名。

本來龍行亂和王天戰鬥結束后,所有人都以為這個排名是已經定下來的,王天,會一直是第一,龍行亂,會一直是第二,只是這個異軍突起的鯊雲,卻偏偏打破了所有人的想法,擊敗了龍行亂,成為了第二名。

這種感覺,直接打破了他們所有人的認知,讓他們意外,更讓他們感慨。

他們現在已經隱隱知道了高處不勝寒的感覺了。

那不光是武道上的寂寞,那更是別人覬覦的危險,以及時刻被擊敗的壓力。

龍行亂做到這一步,真的很不錯了,沒有任何人能找到龍行亂的問題,硬要說龍行亂敗的問題,那隻能說是想不到的問題。

實力上,龍行亂是壓制鯊雲的,只是在想法上,他卻不如鯊雲,鯊雲關鍵時刻的決斷力和狠勁,直接打了龍行亂一個措手不及,這導致了龍行亂的失敗。

「呵呵,龍兄,你可有什麼話說?」

就在這時,戰台上的樓青雲看到鯊雲到了之前龍行亂的位置上盤坐了,也是笑著對龍行亂問話了。

聽到這話,龍行亂搖了曳,沒有多說。

「無話可說么?呵呵,好,到底是龍兄,拿得起放的下。」

樓青雲笑著點點頭,「那行了,龍兄現在可以到第三名的位置上休息了。」

朝辭夕顏 「我要戰鬥。」突然間,龍行亂淡淡的吐出了四個字,這頓時讓所有的人都是一愣。

樓青雲也是意外的看著龍行亂,道,「這就要戰鬥么?雖然我說了,可以隨便挑言手了,但是你龍兄剛剛戰鬥完,現在還有這麼大的傷勢」

「我自己有丹藥。」

直接說了一句,龍行亂打斷了樓青雲的話,下一刻就手掌一晃,拿出了幾個瓷瓶,緊跟著就開始向著自己的嘴巴倒了起來。

整整倒了兩瓶丹藥之後,龍行亂才是停止了吞吃丹藥的動作,就在這時,他身上的氣息也開始飛快的復甦起來了,短短片刻,就恢復了全勝。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的眼神都是一縮,樓青雲也是眉頭皺了皺,直接道,「龍兄倒是捨得吃這麼珍貴的丹藥,這麼快就讓你恢復了巔峰,那恐怕是神級高階吧,不過,龍兄何必這麼著急呢?」

「我已經輸了兩次了。」

龍行亂這時候淡淡道,「第一次,是我挑戰王天,輸了,第二次,是鯊雲挑戰我,我又輸了,我不能再輸了。」

話語說完,全場的人都是一靜。

龍行亂話說的簡單,只是那意思,卻很深。

所有人都能體會到龍行亂這短短几句話里蘊含的壓力,那是接連兩次戰敗的憤怒,不甘,以及憂慮的結合體。

眾人也都能理解龍行亂這時候的壓力。

賤命 不管怎麼樣,龍行亂一直都是天龍宗的代表,一直都是整個四神獸域名聲最大的人物。

他這連輸了兩場,不說他個人感受,光說一個天龍宗的想法,對龍行亂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壓力。

以前龍行亂做事狂傲,天龍宗律法都隨便踐踏,天龍宗高層對此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龍行亂卻敗了,敗了,那龍行亂的價值就大大下降了。

以前天龍宗給龍行亂的特殊照顧,一定會減少,甚至會消失。

更不要說龍行亂本人接連兩次戰敗后心裡和精神的萎靡了。

他還有一個武道對手,方恆在旁邊看著呢!

這樣的一個對手,在這個時候要是找他戰鬥,那他只能輸。

輸給鯊雲就已經讓他到了崩潰邊緣了,好不容易才壓抑下來,要是在輸給方恆這個他視為武道踏腳石的傢伙,那他恐怕自殺的心都有。

是以為了避免這種事情的發生,他必須要眷的挑呀斗,眷的獲得一長利,來撫慰自己的心靈和精神。

「好吧。」

就在這時,承的樓青雲點點頭,「龍兄既然這麼急著要挑戰,那就清龍兄說出挑戰的人吧。」

「他。」

沒有任何猶豫,龍行亂的手指一點,當懲點向了幻夢一了。

看到龍行亂指向了自己,幻夢一這時候也是眉毛一挑,目光冷了下來。

「為什麼選我?」

「我需要勝利。」

龍行亂直接道,「而且是十分需要,萬分需要。」

「換句話來說,在你眼裡,我是那種隨便就能夠擊敗的傢伙了?」幻夢一淡淡道。

「不,我若是亞種隨隨便便就能擊敗的傢伙,我直接瘍後面五名了,但我沒有,我選了你。」

龍行亂認真回答,「雁的原因,是因為我需要勝利,而且你又很強,我想勝你,會非常非常難,但這正好可以幫組我緩解我心中的壓力。」

「總的來說,你就是想借著我讓你心裡的壓力散去一部分,對吧。」幻夢一這時候站起身來,臉上一下露出了冷笑。

「看來在你眼裡,我真是夠廢物的。」

「我沒有說你是廢物,也沒有拿你當廢物的意思,你這麼想,那我也沒辦法。」龍行亂直接道,「所以接下來你就說戰不戰吧。」

「當然戰。」

轟!

話語吐出,幻夢一的身體也是一震,下一刻就直接到了承,站在了龍行亂的面前。

「你都這麼說了,我豈會不接招?」

「好,那就開始吧!龍戰槍法!」

嗖嗖嗖!

見到幻夢一出來了,這時候的龍行亂也是大吼一聲,緊跟著手裡的金色龍槍就直接向著幻夢一的身體刺殺了過去,幻夢一也立刻閃躲,同時一邊閃躲,一邊用幻境來應對龍行亂的攻擊。

這一次兩人的戰鬥,就不是之前龍行亂和王天那種驚天動地的戰鬥了,這辰斗,動靜比較小,只有槍影和幻影,沒有別的。

當然,動靜小,不代表兇險程度就小,戰台外的人只能從那眼花繚亂的戰鬥虛影中感覺到一些些殺氣,只是戰台上的眾天才,卻都能感覺到這些戰鬥虛影中恐怖的殺意。

兩人的招都是虛招,兩人的招,都是達不到對方的招,只是一旦打到,那就是致命一般的攻擊!

換言之,在兩人這交手的途中,誰先被擊中了,誰就會直接走向敗。

「估計,幻夢一要輸。」

就在這時,戰台上盤坐著的方恆此刻也是暗道了一聲,眼神閃爍起來了。

他有完美血脈,對戰鬥自然是看的清楚的,在他的眼裡,龍行亂和幻夢一現在的優劣已經出現了。

幻夢一的幻境厲害不假,只是幻夢一的手裡,卻只有一柄半聖之劍,龍行亂手裡,卻有著一柄真正的聖槍。

看起來,兩人現在的戰鬥都是沒有使用兵器的威力的,實際上兩人已經是暗中使用了。

這一下,聖器和半聖器的差距,立刻就體現了出現,幻夢一體內的能量,已經越來越不穩了。

龍行亂體內的能量也有了些波動不假,只是和幻夢一比,情況要好很多,更不要說龍行亂體內的能量本來就比幻夢一雄厚了。

兩個優勢一起來,龍行亂幾乎是穩操勝券。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