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麗莎心中一起,難道,急忙說:「他們估計沒有多久了,秋收的時候沒來的話,那麼他們一般是在下雪的時候來,因為這個時候他們也沒有糧食了。」

劉德摸了摸下巴,止住下面在議論的人群嚴肅的說道:「停下,羅馬人,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說,那就是強盜問題,這個問題我們必須要解決掉。

我們必須要主動進攻,在他們最沒有防備的時候,因為他們這個時候不會想到有人會攻擊他們,因為他們也沒有糧食了。」

劉德的聲音鏗鏘有力,臉上兇殺之氣密佈於臉上,一時間眾人更加的嘩然。

「哈哈,你看,我就說我們獵人隊第一個目標就是那些強盜,這一次我要讓他們明白自己血的味道。」

台下的獵人隊員看著台上的劉德一臉火熱,只有女人一臉的憂愁,不過身邊的男人眼看如此,憐愛的一把緊緊抱住了她們的頭,溫柔的撫摸著背,在耳邊細細私語,不一會女人們笑笑的鬆開了眉頭,只是依舊淚痕滿面。

一些老人此時眼睛邊上全是淚水,默默的摸著身上的傷疤道:「戰爭,才是真正屬於男人的榮耀。」

「殺,我們支持你威廉。」

幸福魚面頰 「是的,那些該死的強盜應該來給我們種地了,哈哈哈。」

「哈哈,沒錯利索曼,說的沒錯,我們支持你,威廉·······」

村民竭盡全力的吼叫,就像要把黑夜退散一樣,劉德看著異常興奮的人群,捏了捏手,擴張正式開始。

········

劉德回到議會大廳。

距離劉德來的時間已經過去四個月,這段時間裡面那些離開的人估計也是回到了森林裡面,所以劉德吩咐卡亞帶上幾個人,拿著乾糧帶著武器去森林裡面招募那些流浪獵人。

之前因為是村子缺乏糧食所以沒有更大的生存空間給他們,而這些新加入的人還都是近些時間加入的,之前劉德是想去招納他們,但是因為流言的關係。

都跑去了黃金城,之前他們從黃金車城出來的時候並沒有發現人們在議論那件事,所以劉德估計是因為那些人回到了森林,加上劉德也沒有去作,所以事情也就停息了下來。

劉德想著想著,便看到卡亞一臉害羞的跟在自己後面,劉德皺眉罵道:「傻了,卡亞,我說的話你沒聽到嗎?」

卡亞一見劉德發怒,頓時兩手貼在大腿邊上站立立正,端正著頭滿臉尷尬道:「威廉大人,你,你能不能借你的武器給我,因為他們要是知道這就是惡魔的話,我想他們是不會拒絕我們的。

而且惡魔被大人您收服了,它現在只聽從您的指令,那麼我們就可以迅速的收攏獵人,這將是很大的一股力量。」

卡亞越說眼睛越亮,其實他也就是試一試,也不肯定劉德就會給他,但是劉哥聽完就有點心動了,確實如此,人們對這樣的力量並不認為是人力,會認為是神,是惡魔等等。

畢竟現在可沒有什麼科學的誕生,現在還是愚昧的年代,對這些未知的力量總是充滿了敬畏,要是有人擁有這樣的力量,不亞於劉玄德擁有皇叔的名號,不過也帶來巨大的麻煩,但劉德可不會懼怕。

加上98K是需要子彈的,自己只給卡亞一發的話,用完了也就廢了,也不怕出什麼問題,哪怕丟了也不可惜。

「你倒是狂得很,我想說啊,劉德,98K在這個世界上就只有這麼一把啊,丟了你自己哭去,真是牛逼·········」

冷不丁的小白冒出一句話,刷完就又跑回去弄資料去了,聽得劉德一臉黑。

「沒有付出就沒有回報,天天想著以最小的付出得到最大的回報,那麼永遠做不成大事。」

劉德堅定的回答,但是小白沒有搭腔,再說了時間上也是很緊急的啊,沒有多少時間了。

卡亞在一邊不安的看著劉德一會兒皺眉,一會兒高興的。

劉德想通了,那麼事情就是立馬去做,翻身拿下從未離身的98K,看著漆紅的木柄,金屬泛白的槍栓,劉德取下刺刀一臉不舍的甩給了卡亞,自然的槍膛裡面只有一發子彈。

但卡亞此時卻是一臉的震驚,真沒想到劉德真的給他了。

卡亞之前在劉德這裡明白了怎麼操作的,劉德也是十分的信任與他,卡亞一見如此,兩肩一陣抽搐。

忍住要流淚的眼睛,噗通一身,單膝跪在泥土地面上,發出沉悶的聲音道:「大人,您的信任,卡亞必用生命來回報。」

劉德眼看如此,一瞬間想起了中世紀的騎士分封典禮,心有靈犀的把刺刀放在卡亞的肩膀上,在卡亞不解的兩淚眼中。

在兩肩膀各自拍了一下,最後拍了下頭,拔出那把最開始便伴隨自己的短劍,一臉鄭重的插在卡亞面前。

聲音嚴肅而威嚴的道:「卡亞,你願意忠誠與我,用生命向我效忠嗎?」

卡亞一臉獃滯,明顯他並了解這是做什麼,急的劉德一臉咬牙,TMD不上道啊,刺刀不重不輕的拍了下卡亞的頭,在一腳踢在卡亞的膝蓋上。

卡亞雖然不明白這儀式是搞什麼鬼,但能理解劉德說的話,頭和膝蓋吃痛,急忙點頭答應:「我願意,我願意,大人。」

劉德一聽這猥瑣的點頭哈腰還有極其讓他不爽的話,用手重重的拍了一下丫的頭,罵道:「拿上短劍,滾蛋。」

卡亞一見劉德發怒,頓時麻溜的拿起短劍撐著地就跑了出去,從頭到尾都不敢與劉德對視,這個就尷尬了。

只留下劉德一臉黑,抽著嘴角罵道:「真是不上道,真的是不上道。」

劉德也不想想,半生都在為食物而努力的人,沒有去過多遠,也沒見過世面的玩意,怎麼會知道劉德這個儀式,還是自己貼油加醋的儀式。 經過幾天的的動員,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劉德開始了羅馬的第一次擴張,首先的是卡亞,他帶著5個人全副武裝的去招納流浪獵人。

而劉德著帶著剩下的15名獵人,8名比特兒劍士和20名長矛兵去進攻山賊,餘下的多戈他的任務便是去與羅馬河下游的村莊交談,起碼也要能夠達成一些合作。

羅馬河下游的村莊沒有名字,一般村民都是叫做下游營地,因為離得近,靠近羅馬河,又加上今年搶水搶不過,秋收的時候收成比羅馬還要慘淡。

因為羅馬為了在高溫天氣下保住餘下的黑小麥,把上游的河流堵了起來,以便形成方便澆灌的小水庫,水庫的存在流向下方的水自然就少。

而少量的水壓根就沒法阻擋炎熱的高溫天氣,劉德上次帶人從河邊經過的時候,發現村子變得更加破舊了,應該是有人跑災去了。

所以多戈的這一次談判很有可能得到下游營地的全部認可。

羅馬的女人們每天都在擔心害怕,就怕自己的情人與丈夫死在血的衝突下,男人大多出去打仗,女人留下來看家,整個村子都籠罩在一副強行歡樂的氛圍里。

就連被劉德留下的10名哨兵也是不時的看向軍隊離去的方向,對於他們而言,最怕的就是松垮的羅馬戰旗飄揚在天空。

整個村子全副武裝,女人們做事情的時候也是拿著用餘下的鐵料做的簡易兵器,以免發生什麼意外的事情,雖然這個概率很小。

女人們不時的停下手中的工作,看著陰冷的天空,時常想著會不會再也看不見他,哪怕被尖銳的器具刺破皮膚也只是皺了一下眉頭。

小孩子批著大大的被媽媽們進行加工的精緻毛皮大衣,不時奇怪的看著發獃的母親,粉嫩的小臉也常常的帶著愁容。

老人們看著呼出的白色冷氣,坐在火旁邊一起交談。

一名學著劉德的割掉褐色長發的老人家伸出皺巴巴的手,摸著冰冷的刀身,看著這把不足小手臂長的刀嘮叨道:「塔羅斯在上,希望您如護佑聖使般,護佑我的孩子們。」

旁邊的其他老人嘆著氣道:「年輕的時候,我們去拼殺啊,老是怪媽媽擔心,現在老了,看著孩子們再為未來而廝殺,原來·····心情····泣~~嘶。」

說著說著忍不住難受便哭了出來,一時間,慶幸與擔憂又開始聚集在他們的心中。

天氣很冷了,10月的中旬,沒多久森林就要披上銀裝,劉德吃著烤熟的流著香甜果汁的漿果,不時的嘆氣。

「喀邁拉要是不走該多好啊。」

「喀邁拉是群居動物,劉德,它們應該還有一個大族群,他的出現應該是尾隨著巨蟒而來,離開在所難免。」

小白淡淡的寬慰,但劉德依舊難以寬心,如果普通人得到一輛爆款蘭博基尼,但還沒熟悉怎麼溜達幾圈,就瞬間消失,有誰能想明白那種感受呢?

劉德在皮革臨時搭建的帳篷里烤著火,外邊的士兵在鞭打著從前欺負他們,而現在卻被他們俘獲的強盜,叫罵和哀嚎不斷。

小白一邊聽著慘叫一邊笑道:「我發現你變了許多,之前就像個屌絲,現在倒是像個領主了。」

劉德拿著臨時畫出來的地圖道:「人是會變的,今天是第三天,快要下雪了,昨天已經出現小小的飄雪。」

小白極具科技感的全息投影在劉德的身邊道:「你們抓獲了24隻強盜,而且他們經年積累下來的財富已經是你們的了。

還真是以戰養戰,你們的後勤物資不僅沒有變少,還越來越多,打完這些小戰之後,你會怎麼做?」

劉德笑了笑,疲憊的黑眼睛有點泛酸,齊耳的短髮變得十分濃密,鷹鉤鼻鼻翼上也被貼了一道結痂的傷疤。

「呵呵,還能怎麼樣,論功行賞唄,還有是名而不是只。」

嘩~~

一名獵人從外邊宣開幕布快步走了過來,興奮的聲音傳來:「威廉大人,齊阿卡大人已經拿下前面的強盜營地,一共11名強盜俘虜,27把短劍,金幣10枚,銀幣889枚,銅幣上萬,還有······」

「得了,我已經知道了,你下去吧。」

劉德向身後擺了擺手,喜悅的哨兵並沒有感染得了在思考的劉德,情況依舊嚴峻,伊麗莎白的第一批物資就要到來,而現在他們也只是進行局部戰爭。

兩夜森林的外圍依舊是密布著大大小小的強盜營地,再向羅馬的周邊散發著威脅。

總裁太霸道,女人別想逃 「起碼,還有幾百名強盜啊。」

劉德感嘆一句,放下手中地圖,看來要加快步伐了,在慢點,那些強盜要是發現端倪那就不好玩了。

此時的劉德就像發動波蘭閃電戰的希特勒,借著冬天信息不很暢通的天然條件加快戰爭的步伐,就像中了病毒的電腦,一點一點的蠶食著。

要是被大群的強盜發現,聚集起來成為幾百號人的強盜勢力那劉德就有點危險了。

劉德揉了揉眉頭,淡紅的光芒照亮了他的臉。

「德魯莫,進來,彙報戰爭情況。」

劉德高呼,隨著便進來一名魁梧的大漢,全身的淡綠色比特兒帶毛皮甲,拿著劉德拿出圖紙簡陋造出來的法爾基砍刀。

紅鬍子拉碴的臉只能看見額鼻唇溝以上,淡藍的眼睛在發散警惕的光芒。

德魯莫一進來便彎腰致意道:「威廉大人,我們現在一共52人,原本的43人沒有一個死掉,新加進來的幾人之前死了5個。」

劉德點了點頭,德魯莫站在一邊,篝火噼啪的想,劉德在思考,看來約瑟夫的教育用處很大啊,現在羅馬不說人人全都識字,但是劉德弄出來的簡易的軍事用語也會了不少。

那麼,要不要分兵呢?

劉德準備讓齊阿卡帶著新加入的那些弓手去解決那些幾人和十幾人小伙的強盜,自己帶著比特兒劍士和獵人攻擊幾十人乃至是上百人的強盜營地。

小白此時倒是楞了一下道:「你確定你自己搞的定上百人的強盜?」、

劉德一陣無語,扭著嘴角暗罵:「你就不能監聽我思維嗎?」

小白一聽就毛了,「我監聽?你自己心裏面唧唧巴巴,我還不想聽呢。」

劉德撇撇嘴,戰爭從來都不是看人多,成吉思汗本部蒙古人不過7.8萬,但依舊虐打上千萬人口的歐洲,就說近代的清軍,依舊不過7萬,但帶著一般「偽軍」依舊是打下華夏大地,雖然之後的蒙古旗軍不過是酒囊飯袋。

「我訓練過得弓箭手可以當狙擊手用,雖然森林裡面樹大,小灌木多,但在20米範圍內依舊是壓倒性的優勢,雖然只有15名,但是別忘了有游擊戰這個東西。

弓箭手消耗有生力量,全副武裝的比特兒劍士拿著方形盾,拿著法爾基砍刀進行正面交戰,就強盜的那些破銅爛鐵能砍得了比特兒皮甲那算我輸。

而且強盜也不時保家衛國的戰士,壓根就不會為了什麼而死戰,要是在戰爭中弄死一半,估計餘下的就要麼跑要麼投降,畢竟訓練過的軍隊對上他們實在是優勢不要太大。」

劉德簡單的講了些,他有十足的把握贏得這場擴張的最後勝利,那些強盜們就像長在森林裡面的黑小麥,孤立無援,擔憂果實飽滿。

劉德要是真的能拿下他們,就單單是一個安全的周邊環境就是個巨大的利益,那麼劉德便可以積極的探索整個森林,他對於煤炭,鐵礦,金銀等等早就已經迫不及待。 時間飛逝,天地兩夜森林裡變化莫測,但叢林法則依舊是毫不動搖,一場場別有目的的清理在兩夜森林那高低起伏的邊緣上演。

山坳,山丘,山脊,山巔,還有那不時出現的叢林平原,此時散布著無數的屍體,有的被野獸清理只留下麻衣皮甲包裹著怒張著嘴的腐爛發黑的白骨。

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11月初,這個十分關鍵的時間,因為此時兩夜森林邊緣早已經被白雪覆蓋,只有廣闊無邊森林裡邊因為周圍有卡基諾山脈的阻擋,寒風不過而導致四季如春。

劉德和他的人馬回到了羅馬,整個羅馬在三天裡面徹夜狂歡,男男女女捉對狂歡,狂野的荷爾蒙飄揚在被火盆照耀下的羅馬。

烤肉,漿果,果酒,簡單而又奢侈的晚宴,帶起劇烈的氛圍。

議會大廳裡面,劉德和一群手下在興高采烈的交談,劉德的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此時坐在高坐上,黃紅的火光照耀,眾人看在眼裡,狂熱的眼神漂浮著狂熱的崇拜。

「哈哈,大人,我向你保證,這一場戰爭絕對是我有史以來最狂熱的一次。」卡亞拿著木質的杯子,裡面乘著醬香濃厚又香甜的果酒。

一臉潮紅的作著鬼臉道,其他人一聽也是拍著桌子激烈的嘶吼,「矜持」的麗莎在劉德身邊拿著酒杯學者劉德「蛋蛋」的微笑。

劉德拍著手一臉酒氣的大聲高呼:「為了羅馬,為了我,更加是為了你們,乾杯~~~」

眾人哈哈大笑一口而干,香甜果酒氣味漂浮。

「這是一場巨大的勝利,我們羅馬軍團沒有一人死亡,哈哈~~~我們直接幹掉周邊的200多強盜,我們獲得的勝利塔羅斯也會側目的。」

「哈哈哈~~~」

「歐,對的,塔羅斯你虔誠的信·····」

「閉嘴吧約瑟夫,哈哈哈·····」

劉德高興之餘難得的扯上塔羅斯,約瑟夫也意料之中的帶著笑容符合,劉德挑著嘴角微笑。

麗莎在嘴邊吹著香甜的清風笑道:「威廉大人,我們還得到了4000多枚銀幣,銅幣更是數萬,在黃金城範圍內可以暢通無阻,在加·····」

劉德聞著如香水夾著丁香般的香氣,閉上眼睛,用手捏了捏麗莎那暗紅的小嘴,呵呵笑道:「麗莎,記住,我們羅馬沒有什麼是不可戰勝的,只要人們忠誠與我,我們最終將稱霸一方。」

劉德其實是想把自己的真是內心大聲宣洩出來,但是他們白禍從口出,那可不能確定羅馬裡面有沒有伊麗莎白那個瘋婆娘的間諜、

聽著下邊手下的狂歡,劉德又沉思了起來。

劉德雖然率領羅馬「軍團」,干翻了周邊的200多強盜,獲得無數物資,還有接近100的強盜苦工,但是餘下在兩夜森林邊上並且接近羅馬的強盜依舊有幾百人。

而且因為下了雪,劉德不得不停下戰爭的步伐,餘下的強盜也就獲得了劉德戰爭的情報,而且還聯合起來,劉德一看就知道是誰在搞鬼。

肯定是黃金城裡面的那一伙人,他可不相信貪婪的強盜會聯合起來,畢竟羅馬也只不過是兩夜森林邊上一顆小灰塵,而且實力用戰爭來證明不容小窺。

和他拚命還不如另找地盤快活豈不更好?提馬王國邊上的兩夜森林邊界延綿上千公里,裡面的各種村落,營地,聚集地不說幾百上千,但起碼100是有的。

而且劉德估計還不止呢,如果黃金城周邊的範圍真的有6萬人的話,那麼拋去黃金城和伊麗莎白控制下的黃金城和村落,餘下的起碼還有2萬多人。

劉德喝了一口果酒,果酒是酒但是並不濃烈,但是美人在邊,特別是還是個大美人,劉德乘著下面的人不注意,在酒精的迷亂下一口吸在麗莎的嘴上。

嘿嘿,軟而綿,雖然確實是和伊麗莎白沒有什麼血緣關係。

劉德閉上了眼,看不見麗莎要滴出血的臉,大眼睛如夜空般春意蕩蕩。

此時劉德想起了下游的營地,之前多戈成功的把他們納入羅馬的勢力範圍,那麼羅馬現在就擁有了,羅馬河周邊的全部勢力,雖然羅馬河不過是主河的一個十分不起眼的支流。

現在羅馬一共有332人,其中能夠加入戰爭的人就有180個青壯年,因為落後的環境人們要活到60歲以上那真的是塔羅斯保佑,要知道老村長也不過是50多歲而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