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蔡哥。這段時」

「不用多說了。你覺抽不開身。給祁予鴻打電話替你請假!」蔡正陽聲下子冷了下來。

「呃。好。這個。行吧。不用了。」趙國些語無倫次了。

嗚嗚。月票落後了。弟們支持幾張! 本章節內容由『』提供國棟無力的癱軟在大班椅中,雙手撫住額際,麻煩

自己向蔡正陽彙報的情況中自己和劉若彤已經接觸交半年多了,見面也少說有十來次,平均每個月至少有一到兩次的見面,而且一副相見恨晚的情形,若是讓蔡正陽知曉自己純粹就是在欺騙他糊弄他,那震怒之下,自己可真有些不好交差。

連面都沒有見過,就算是通電話也不過區區幾次,那都是為了糊弄雙方各自背後的促成者而相互交換情況,這下好了,要穿幫了!

該怎麼辦?趙國棟一時間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來。

桌上的電話又蜂鳴起來,趙國棟不想理睬,但是那蜂鳴聲卻是不斷,弄得他心慌意亂。

「誰?」沒好氣的拿電話,趙國棟連來電顯示都沒有看就粗聲粗氣的問道。

「你怎麼了?是我。」清的聲透入耳際,讓趙國棟頓時安靜下來,「是你?!」

「嗯,有點麻煩,父母希望見一見你,我堂兄劉岩在後邊極力促成,我似乎推辭不掉,劉岩似乎和蔡正陽關係很好,你最好能和蔡正陽說你工作忙不過來,來不了。」清的聲音也罕有的多了一絲不安,不過語氣依然十分平和。

趙國棟沒來由的一陣火起,「劉小,你說得輕巧!我怎麼去和我蔡哥說?他剛才來了電話要我這周必須飛到北京我這邊事情是很多,但是我能拗得過他?你不是在非洲司工作,隨便找個借口去非洲走一圈,不就把這事兒給拖黃了?」

電話對面的女孩子大還是第一次聽到趙國棟來了火氣了一怔之後才沉聲道:「你把外交部當成什麼了?說出差就出差啊?我父母都是老外交了,部里這些事情根本瞞不了他們,出差沒出差他們了如指掌,我怎麼騙得了他們?」

「那你覺得我這邊很輕鬆嘍?我這邊況蔡正陽一樣很清楚。我若是撒謊。他一樣可以很輕鬆地通過安原這邊了解到怎麼向他交待?」

趙國也覺得自己發脾氣找錯了對象。都是那該死地劉喬出地餿主意。這下子弄巧成拙退兩難。現在再來挑明。那蔡正陽還能饒了自己。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一開始就攤開沒有這麼多事兒。

「那你說怎麼辦?」電話對面地女孩子大概也覺得有些棘手。畢竟這種事情不比其他。她也是第一次遇上。騙了自己父母和兄長以及家裡人這麼久。連祖父祖母都知道了。十分關心突然來一句全都是假地。根本沒有這回事兒還不得捅了馬蜂窩?她雖然獨立特行。但是也非沒有半點家庭親情觀念家裡人也是關心自己。這種關愛對於任何人都是難以棄捨地。

趙國棟也是無言以對晌之後才重重地道:「劉小姐。你最好還是問一問劉喬。她這個始作俑者把我們倆給拖下了水。現在不能見死不救吧?」

趙國棟最後一句話讓電話對面心情不佳地女孩子也忍俊不禁。見死不救?到了這種程度么?

「那好。我問問她。看看她有什麼辦法。」

趙國棟無力的放下電話,翻起了白眼,這可真是哪兒跟哪兒啊,咋就攤上這樣一樁事,原本想省事省心,這下可好捅出這樣大一麻煩來,要麼徹底攤牌,要麼就還得無休止的演下去,這種時日何時是盡頭啊?

劉喬接到daisilyy電話時也是一驚,她也知道這事兒弄得有些大條了,連她都聽到祖父都問及過這件事情,只不過那時候她也是鴕鳥政策,裝作不知道,現在daisily的電話讓她終於意識到這件事情是迴避不了的。

「daisilyy,你和那個傢伙也通了這麼多次電話,你感覺怎麼樣?」劉喬沉思好半晌之後才曼聲問道。

「什麼怎麼樣?我和他完全就是為了敷衍和給家裡有個交待,相互了解對方情況而已,根本沒有談論過其他,連面都沒有見過,有啥怎麼樣?」daisilly聽出了自己堂姐話語背後的潛台詞,沉聲道。

「daisilyy,現在我們不說這些,我只是說你和他之間見見面聊一聊怎樣?」劉喬直接道。

「見面?有這個必要麼?」電話另一邊的女孩吃了一驚,還摸著滑鼠滑動的手也停了下來。

「你覺得呢?」劉喬也不客氣,「現在都這樣了,要麼你就給家裡挑明攤開,道歉,從此一拍兩散,也就一了百了,要麼就只有繼續演下去,先通知

來,見見面聊一聊,有個初步熟悉,然後再商量一下齣戲,這樣過得一關,估計家裡人也就放了心,畢竟那傢伙現在也是一地主官,家裡人也不可能經常召喚這傢伙回來,而且你工作也忙,日後這種事情估計也不會很多,也能保你們倆安靜清靜一段時間。」

「挑明攤開?那你覺得爺爺和我爸那邊會不會?」電話那邊女孩子有些猶不定的道。

「這我可說不準,要看你爸和爺爺對這傢伙了解多少了,如果沒啥印象,估計也就沒啥,如果說了解得比較多一些,那就不好說了。」劉喬模稜兩可的含糊其辭。

「該死的劉岩!他在我爸和爺爺面前把那傢伙吹噓得天上少有,地上無雙,啥遠見卓識,前途不可限量,啥沉穩有度,頗有大將風範,我聽見他的吹噓都噁心得想吐!」女孩子有些失控的在電話里叫嚷起來,「現在爺爺和我爸都是興趣盎然,非要見見面,看一看,你說我這會兒能去說沒有那事兒么?」

劉喬在電話另一面捂著嘴想笑,不過話語中還是保持著平靜:「劉岩說的也沒有太多誇張,那傢伙的確有些本事,要不二十七歲能當縣委書記,我和他接觸過兩次,感覺談吐也不俗,不像是一般那些一心想往上爬的小官僚,我建議你最好見見面之後再來決定,何況人家也未必想要沾染攀附什麼。」

「哼,當初你可不這樣說的。」

「那當初我也不知道是他。」劉喬淡淡一笑道:「daisily,不管以後怎麼樣,我想見見面應該沒有什麼關係,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他不是我們最初想象的那種牛皮糖式的垃圾,沾著就扔不掉,這一點我可以斷言。」

電話對面的孩子似乎覺得自己是被自己這個堂姐拉上了一條賊船,想在想要下船卻又不能,不過她想象不出來劉喬這樣作有啥好處。自己這個堂姐可不是一般的簡單人物,眼光和經驗都是一時之選,在劉家女性中也算是翹楚角色,尤其在商業上無與倫比的天賦和對政治氣候的敏銳嗅覺使得她成為劉氏家族活躍在商界的一個代言人。

趙國棟接到劉若彤電話通知的決辦法之後,也是無言以對,事到如今只怕也只有繼續硬著頭皮往下唱這齣戲了,對方要他儘早來北京,之前還得排練一下,怎樣才能矇混過關,這讓趙國棟更是唯有嘆息。

和尤蓮香請假時,尤蓮提醒他現在是市委領導,又是非常時期,最好少離開寧陵,要請假也必須要直接和祁書記請假。趙國棟也只有稱是要去北京商談一個項目,好在祁予鴻在聽說是去北京替開發區商談項目時也相當積極的同意了趙國棟的請假。

趙國棟請假理由倒也並非完全杜撰。

在琢磨著開發區主導產業時,趙國棟就在考慮,既然天恆電纜和寧陵變壓器廠都和電力行業脫不開干係,而現在蔡正陽現在是國家經貿委副主任,分管也就是能源和資源行業這一塊,國家煤炭工業局、國家石油和化學工業局、國家核工業局、電力司,寬泛的說石油、天然氣、煤炭、核能、電力、清潔能源這些行業都屬於蔡正陽分管系統,如果能夠近水樓台先得月,挖來兩家企業到開發區,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這也是為啥趙國棟不得硬著頭皮上北京的另一個原因。

總不你剛說你忙不過來,幾天之後你又千里迢迢飛到北京來求幫助,這怎麼說也像是故意在裝傻。

另外趙國棟也打算在北京通過蔡正陽的關係好生活動一下,看看能不能介紹認識幾個像樣的投資商,既然當了這寧陵開發區的一把手,而且寧陵開發區的先天條件也不能算差,尤其是有金馬河梯級電站的充沛電能供應和相對優良的河港碼頭條件,怎麼也能引來一兩家慧眼識明珠的企業吧?

北京那可是天子腳下,藏龍卧虎之地,隨便拉到兩家企業,也勝過你在安原這塊地盤上窮折騰,還得防賊一樣防著別人來撬你牆角。

該去還得去,趙國棟想了一想,打了兩個電話,要求寧陵開發區和西江區都要在最短時間內各自拿出一份關於兩個單位招商引資的介紹,以備自己萬一在北京遇上了倆貴人,說不定就能引來倆鳳凰呢? 弄潮第八卷天道酬勤蕊是懷著忐忑不心情把開區簡介和招商引資送到西江區委區政府辦公大樓的。★(╰→),★

接到任務時陸蕊幾乎是強壓住內心的喜悅。雖然前李主任已經安排她專門替趙書記服務。但是趙書記在西江區那邊有專職秘書。每一次趙書記來西江區那個傢伙都是不離。根本輪不到她來為趙書記服務。以至於沒有半點會接近對方

現在她終於獲了這樣一個機會。這個說明書她參與了製作。而且還親自執筆寫。雖只是一個簡單的開發區介紹發展優勢以及招商引資的優惠條件。但是也算是讓陸的到一個展示自己的機會。

「篤篤篤」

「請進。」趙國棟用略帶驚異的目光瞅著這個婷婀娜走進來的女孩子。「陸蕊。是你’」

「趙書記。您要的說明和招商引資介紹。因為我也參加了編寫這份介紹。李主任讓我替您送來。看看您有什麼不清楚的。我可以為您解釋。」一身挺括職業裝的女孩子嘴|含笑。微微頜首。

「噢。那你坐吧。看看。」趙國棟點點頭。隨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沙發。

我是女相師 陸蕊也點,頭。默不作聲的坐下

趙國棟可以肯定個女孩子是一番精心打扮才來到自己辦公司。一雙濃的宜的秀眉下晶亮的眸子被淺淺的眼影包裹。淡淡的幽香在接觸一瞬間也沁人心脾。合體的職業套裝把少女高挑勻稱身材勾勒曲瓏尤其是那修長雙腿和高跟相的益彰。更把女孩子身材襯托苗條長。

趙國棟也能夠理解女孩子希望主領導面前下一個好印也正常。尤其是這個女孩子還不是開區管委會正式幹部。待解決。在她看來獲的領導的認可欣賞無疑有助於這個癥結的解決。

對這個女子趙國棟有點印象。能把蕭天宇那傻瓜蛋迷的神魂顛倒。還能讓另外兩個男人也為之爭奪不休的女孩子。沒有點姿色不行。鵝蛋臉上那雙眼睛的確有點勾魂魄的魔力。當初趙國棟甚至還有點齪卑劣的想法。不現在隨著身份的變化那份’思早就消失無蹤了即便是有那麼一點也不過是帶著欣賞眼光罷了

趙國棟的心思重新落在了招商引資明書和區情介紹上。介紹和說明書的很精鍊細緻。也把寧陵開發區的優勢勾勒出來言簡意賅。配上幾幅相當優美的圖片。也像模像樣。

「小陸。還行。不過有幾個問題還需要調整一下。比如金馬河梯級電站的豐沛電能供應。烏江水運條件以及寧陵港碼頭的充裕吞吐能力。以及915國道和正在籌建的西柳鐵路都經過了我們這裡這些雖然不是我們開發區本身所有但是一樣可以為我們寧陵開發區所有。開發不要只著眼於開發區本身而要著眼於整個寧陵市發區是寧陵市的開發區。而不是開發的的開發區。這一點立足要高遠。」

陸蕊在趙國棟指著說明書談論時相當乖覺的走到了案桌背後傾聽。幽香襲人。趙國棟也有點心猿意馬。

程若琳來了寧陵一趟。趙國棟甚至沒有時間和程若琳吃頓飯。而現在身的位也不一樣。連那家咖啡廊都不敢再去。這也讓趙國棟鬱悶無比。這人身份一變。連帶著許多事情也變的不方便起來。

趙國棟拿不準這個孩子是不是意如此。但這個女孩子心思不一般他能大略估摸出來。

知道陸挺翹圓潤臀影消失在門口。趙國棟才若有所思的收斂起那份心思。真是有意思。澤海居然安排這個女孩子當自己在開發區那邊的秘書。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是覺的和自己熟悉用起來方便呢還是覺自己平時也不會用這個秘書也是一擺設?抑或還是有其他想法?

趙國棟覺的這李澤海還真有點「善解人意」呢。一踏進濱江庭院趙國棟就看到了停在樓道外通道上的那輛二手小奧拓。咦。雁姐在家?趙國棟心中一喜。這一年裡健身樂部生意相當好。徐春雁和徐秋雁兩姐妹生意上也分了工。在健身俱樂部下邊的門面上經營起了健身器材銷售。代理了國內外好幾個品牌的健身器材。什麼跑步機按摩椅健身機等等。

生意雖然剛開張但是借著健身俱樂部的老客也還差強人意。徐秋雁負責健身俱樂部。徐春雁就負責經營健身器材門市。連趙國棟都讓天集團工會徐春雁的門市裡買了不少健身器材用著集團內部健身室。

看了看錶已經是中午一點過了。估計也吃了飯正在午休。趙國棟是提前了半天走。安排好工作之後上午一大早就出發。

趕到安都也是十二點過了。簡單吃了點東西。彭長送到門口就回寧陵了。

門沒反鎖。趙國棟悄的扭開門鎖。屋裡光線很暗。都是拉上了的。雁姐大概在睡午。趙國棟手腳的走進房間。看了看。卧室里的門虛掩著。趙國棟輕推開。天些轉涼了。女人側卧的身軀上蓋著一床薄被。優美的曲線遮掩不住。

趙國棟深深吸了一口氣。淡淡的浴液氣息。大概是床上的女人洗了澡之後入眠。腹下慾火立時一竄而起。只有在雁姐這裡他才能放心大膽的安享休息。無無束。任何時|雁姐對於自己都是毫無底線的縱容溺愛。

悄悄的靠近到床畔。衣解帶之後的趙國棟很自然的鑽入了被窩裡。一隻手很熟從女頸下穿越而過的攀上了懷中女人胸前肉丘。另一隻手也是輕車熟路的卡住女人睡褲寬鬆的鬆緊帶連帶著內褲往下一壓。頓時大半個豐臀**了出來。

懷中女人猛然從夢中醒來。一驚之下掙扎著便欲起身。

「雁姐。是我。」趙國享受般將自己嘴唇緊挨著女人的耳垂。呼吸著那沐浴液的淡香氣。輕輕咬住肉感的耳垂。鼻息的熱氣在女人耳際縈繞。一隻手已經捻住了那柔軟凸起的一點。稍加捻揉。便腫脹起來。另一隻手卻已經完成了寬衣解帶大業。沿著平坦光滑的小腹滑入了那叢林深處。入手的莎草濕熱的氣息讓趙國棟手指一下子感受到了女人妙處那豐厚的唇肉帶來的膩質感。輕輕的揉捏幾下。那蜜汁似乎就要浸潤出來。

成**人體帶來快感絕非那些青澀女孩可以比擬。這一點上趙國棟深有體會。即便是豐|健美如古|。要和雁姐這具嬌軀相比仍然需要一些時間來開發才媲美。

女人不知道是被國棟那一句話還是趙國棟有些粗獷的動作所震懾。掙扎的動作一下子鬆軟下來。趙國棟貪婪的撫弄著女人胸前那對嬌嫩的蕾。大腿卻插入對方腿間。輕輕向上一靠。然,用手再在對方臀瓣上一拍。

女人全身都是一震。乎是猶豫。又似在揣摩。直到趙國棟輕輕捧起她的腰肢向後一拉她似乎才反應過來。既像是要欲迎還拒。又像是要掙扎擺脫。肥嫩的肉在趙國棟前晃動。直到趙國|兇猛的一挺直入那泥濘花徑。才如繃緊的弦然斷裂一般鬆弛下來。

趙國棟先沒有覺到異常。他只是覺的雁姐今天顯的格外興奮和衝動不知道是不是因自己沒有告她歸期而這樣的意外讓她特別激動。連帶著胸前那對肉球都變的更加堅挺結實。先前欲迎還拒。之後變放悍野。連層疊的花徑似乎都緊湊了許多。動的**給趙國棟帶來無儘快感的同時也把她自己帶上了一個接一個巔峰。

**之後。仍然陶在那份快感中的國棟才不的不面對現實。琢磨著該怎樣應對這樣一個死局。

眼前懷中這個女人不是徐春雁。是誰。還能有誰?當然是她的生妹妹徐秋雁了。昔日一度幻想的一龍雙鳳的事情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時。趙國棟才意識到麻煩。

她怎麼會在徐春雁的房間里?趙國相信這不是一個什麼局。徐秋雁也不是找不到男人的人。更不可能故意在這裡等自己。先前徐秋雁的掙扎也證明了這一點。自己有告訴誰今天要回來。一切都是命。「秋雁姐。怎麼會樣?」趙國棟琢磨良久。終究還是要面對。

身前女人猛的一驚。要翻身爬起來。不過趙國棟堅強的雙臂鎖住了她的反抗。

「別這樣。秋雁姐。緣由天定。咱們這一著也是命吧。」趙國棟嘆息一口氣。「我只是的愧對你’|姐妹。」

「姐姐去駕校學車了。要晚飯時候才回來。我上午教了操圖方便。就回姐姐這兒洗洗休息一下。沒想到」女人終於安靜下來。「事情出都出了。我會和姐姐解釋清楚。」

「不用。我會和雁姐解釋。」趙國棟苦笑。作了作了。男人如果連這種事情都還要讓一個女人去承擔。那也未免太下作了。

「可是」女人猶疑了一下。

「沒啥。秋雁姐若是不想嫁人。和你姐姐一樣。我更是求之不的。

」此時的趙國棟裝出一副很洒脫的。雁姐也說過秋雁似乎也不像再找男人。替她介紹了幾個。她連面都不願意見。即便是草草見了面。也沒有接觸下去的意願。

落後。求票。 前的女人默不作聲,趙國棟也知道這個問題不好回解決如何像徐春雁做出解釋之前,這個心結怕是永遠難以消融,趙國棟也就再多

事情既然生了,他也不想再去懊悔或扼腕這一類的虛偽一下,做都做了,精蟲上腦,熱血沸騰,就生了,就這麼簡單,許多事情你覺得很複雜,但是真的生了也就這麼簡單。

似乎是感覺到這種氛圍有些僵硬,女人也不知道一時間該怎樣解脫,就此起身吧,似乎有些唐突,彷彿方才那放縱一幕就純粹是因為需要,若是不起身呢,這呆在這個男人懷中,那魔掌甚至還停留在自己胸前,怎麼也有些不甘心,方才怎麼就迷迷糊糊的放任這個傢伙為所欲為了呢?

趙國棟倒是想得很開通,徐秋雁雖然和徐春雁同為孿生姐妹,但是性格卻大不相同,徐春雁溫順嫻雅,徐秋雁幹練潑辣,姐姐寬厚純良,妹妹爽直利落,若是這種事情出在徐春雁身上怕還真有些麻煩,出在徐秋雁身上倒沒啥,何況趙國棟感覺得到徐秋雁並不排斥自己,或許在這一點上徐秋雁自己也未必清楚。

「俱樂部生意還好么?」還是趙國棟打破僵局。

「還行,現在愛美女性也越來越多,生源不愁,姐姐的健身器材也賣得不錯,估計明年情況還會好一些。」徐秋雁身體想要蜷縮起來,但是總難免要碰見背後男人的肌體前縱意倒不覺得這會兒就顯得有些尷尬了。

還是趙國棟有些戀戀不的主動起身,兩人也是各自穿衣不提。

徐秋雁匆匆去,丟下趙國棟一個人在屋裡,趙國棟也是覺得頗為沒趣,而且向徐春雁解釋也還需要一個合適的契機,草草解釋了事,難免會傷雁姐的心。

趙國棟乘坐的是上午班機飛抵北京一次他也沒有通知任何人,獨自一人住進了崑崙飯店。

了北京他先與劉喬打了電話聯繫上,約好見面就在崑崙飯店的咖啡廳里,這個時候趙國棟也懶得和她們客氣她們去把事情真相戳穿最好,這樣罪責不在自己蔡正陽那邊自己也可以振振有詞的把所有過錯推到對方頭上,省得日後還有更多的麻煩。

在咖啡廳里等人趙國棟也是百無聊賴。這本書那本《瓦爾登湖》趙國棟也看過了兩遍了。梭羅描寫地美國版世外桃源雖好。但是卻不適合自己現在這種心態。閑雲野鶴和仕途奔波無是南轅北轍許還得等三十年之後看自己能不能達到作地那種境界。現在地自己只想在最短時間內佔到更高地位置上因為只有那樣才能給自己一個更好地施展舞台。

趙棟正在胡思亂想之際。面前清脆地腳步聲和略帶嗔意地聲音才算是把趙國棟魂魄收回來:「趙國棟就這麼紳士風度?」

「對不起。我有些走神了。」站起身來國棟道了一個歉。這才把目光投向劉喬背後地那個女孩子。

「你好。劉若彤。」

「趙國棟。請坐。」

彬彬有禮而又略顯冷淡的握了握手,幾乎是同時放開對方手,就像是對方是瘟疫患一般,兩人都感覺到了對方的敷衍,本非同路人,事急且相隨,這也難怪。

「daisi1yy,你和趙國棟已經認識了,我想我們現在可以商量怎樣應對明天的難題了。」劉喬也是開門見山,直奔主題,她能夠感覺到雙方之間的那種不信任感,現在不是化解雙方對立情緒的時候,怎樣最好的矇混過關才是正經。

「呃,喬姐,說實話我不太擅長演這種戲,我有些擔心」趙國棟話語尚未出口,劉喬便打斷了他:「好了,現在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人,這艘船能航行多久我們都不知道,但是如果不是希望現在就穿幫沉掉,那就需要同舟共濟,既然你叫我喬姐,我就叫你國棟了,國棟,你混官場的能不擅長演戲,那你這個縣委書記能力需要打一個問號啊。」

劉喬有些鋒利的語言讓趙國棟有些下不來台,已經很久沒有人用這種口吻說話了,即便是祁予鴻更多的時候也只是用相對嚴肅的語氣來教誨,這種毫不留情面的調侃和譏刺可真是讓趙國棟有些久違的新鮮感。

「嘿嘿,我只是不太擅長演這種感情戲。」趙國棟苦笑著搖搖頭,「不過喬姐既然吩咐,那我怎能不從命?『

「我設定的劇本很簡單,但是在你們倆來可能就有些複雜,現在你們倆的學會相互

,先,你們倆先坐在一塊兒,對,就是坐在一如果說接觸交往大半年了,按照你們各自的說法你們是相見恨晚,情投意合,還如此生分,不用說踏進家門或一見面他們就能看出你們在撒謊!」

劉喬纖指輕點,朱紅的指甲和白膩的手指,很隨意的在腦後一拂,還真有點導演的風範。

「這個,」趙國棟和劉若彤都是面面相覷,但是轉念一想,也的確如此,這一點都做不到,那就談不上其他了,直接穿幫,一拍兩散,見劉若彤一臉冷然,趙國棟也只有硬著頭皮起身坐在劉若彤旁邊,劉若彤雖然沒有移動位置,但是身體明顯向另一側傾斜了一點,看得劉喬也是皺眉。

「daisi1yy,你和國棟靠近一些,對,靠近一些,如果你們想把這齣戲演成功,那就得按我的來說,先消除肢體上的距離感和陌生感,這還只是第一步,否則,就趁早結束,別浪費大家時間和精力,你們也難受。」劉喬淡淡的道,但是語氣卻不容置。

劉若彤很勉強的將身體恢復到正常,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身體多麼僵硬和緊張。

「放鬆,daisi1yy,既然你作外交官,你能不能按照外交官禮儀那樣保持優雅的風度,不要做出這副冷若冰霜的模樣,這不是和敵對方談判,而是一場充滿著歡樂祥和的家庭聚會。」劉喬秀眉輕蹙。

劉若彤感覺到自己快要折騰瘋了,在這樣下去,她不知道自己受否能夠忍受,雖然在訓練中她經歷了多種常人無法忍受的刺激挑逗甚至折磨,但是在現實家庭生活中也要這樣,那她真要瘋了。

「好了,就這樣持身體的親密接觸感,呆一會兒我還要讓你們倆到幾個商場走一遭,嗯,別用那樣眼光看我,就要手挽手,一副情侶狀,」

趙國棟也覺得這路是是走得越來越遠了一些,連忙插言道:「喬姐,呃,我打個岔,就算是按照我們先前設定的那樣,我覺得我和若彤小姐關係似乎也沒有展到那樣快,你的劇本好像有點稍稍前了一點,我覺得」

「知道,但是你看看你們這樣生硬的入局,怎麼能矇混過關?」劉喬反唇相譏:「不快拉近你們的距離感,你們怎麼把這齣戲演下去?我還安排你要替若彤選兩套內衣,對,若彤也要替你買兩樣東西,比如皮帶,皮夾,這一類的男人必備物品。」

國棟和劉若彤的嘴巴同時變成了o字型,眼睛更是瞪得溜圓。

「怎你們覺得我的訓練安排不夠科學周密,還是缺乏可操作性?要不你們就自己來安排,怎麼樣?不過我要提醒你們倆自己掂量一下,你們這樣是否能成功贏得家裡人,嗯,準確的說是觀眾們的相信,話劇可以多演幾場,而你們沒有時間了,只有這一次機會,必須成功。」劉喬曼聲道。

幾乎同時吐出一口氣,趙國棟和劉若彤都感覺到了對方在壓抑著內心的煩躁不安,走到這一步,要退還來得及,不過後果呢?

「喬姐,呃,我想我們別無選擇,不是么?您還是繼續介紹你的訓練計劃吧。」趙國棟瞅了一眼身旁的劉若彤,捨身飼虎大概也就她這副德行了,真還以為自己是千金之體不容玷污的模樣,趙國棟內性能有些鄙屑,如果不是這個家庭,不是奮鬥一身的祖輩餘蔭,她和她有資格坐在這裡頤指氣使么?

「daisi1yy,你呢?」劉喬並沒有放過自己這個剛烈的堂妹。

「嗯。」女孩子極其勉強的點了點頭。

「好,先你們把稱呼改過來,國棟,你從現在開始和我一樣叫她daisi1y,daisi1y,你得叫他國棟,這是必須的,連稱呼都還用那種外人之間的稱呼,很難想象你們之間會有所謂的情投意合相見恨晚。」劉喬攪動著桌案上的咖啡,嘴角含笑,「試一試,或許,你們會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稱呼,會很大程度融洽你們之間的關係。」

趙國棟和女孩子同時皺眉,嘆氣,但是別無選擇,劉喬說的幾乎每一句話都是正確的,雖然他們感情上很不情願接受,但是理智告訴他們倆,要過關,就得這樣,必要的熟悉再所難免,好在這只是演戲。

沒月票的兄弟給幾張推薦票也行! 足花了整個下午來相互熟悉對方,同時進一步了解情況,尤其是劉喬更是要求兩人相互盡量用親昵的語氣稱呼對方,以免在明天的談話中露出馬腳,基本套路熟悉完畢之後,就進入實戰演練。.

趙國棟和劉若彤兩人在劉喬的監督下還一起在賽特和燕莎走了兩圈,該買啥就買啥,趙國棟也按照劉若彤和劉喬的指點買了一具竹雕和兩筒茶葉,也算是明日的登門拜訪的見面禮,雖然談不上貴重,但是這第一太輕太重都不太合適,能入眼就行。

好容易將劉氏姐妹送走,趙國棟才算是舒了一口大氣,他感覺得到那劉若彤也是被劉喬給折騰得夠嗆,只是走到這一步,他和劉若彤似乎都沒有選擇,功虧一簣這種事情兩人都有些心不甘情不願,也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趙國棟到蔡正陽辦公室時已經是下午五點過快要下班時間了,和趙國棟通了電話之後,蔡正陽讓他直接到辦公室,他還有點事情還沒有處理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