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洛歸明正想離去,目光忽然一瞥,又停了下來,仔細的看向了死者的臉龐,眉頭微一挑,竟發現死者的身材和骨骼構造與自己有九分的相似。洛歸明心中一動,一個想法升騰了起來。目光一瞥剛才三人離去的方向,身形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地。

「這傢伙還真是個賤骨頭,不知死活」,說話之人長的高大,臉上的兇悍似虎一般。

「哼就是,真是不長眼睛,連我們兄弟都敢惹,還真以為在城裡殺不了他,咱哥幾個就拿他沒辦法了,守了他一個月才等到他出城,走回城好好的喝上一回。哈哈,聽說天香樓近來又來了幾個紅牌」,說話之人有些精瘦,那有些淫蕩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是被腦子裡充滿精蟲的傢伙。

「對了,天冥宗的記名弟子選拔已經開始了,我們要去試試嗎?」最後一人道。

「去個屁,活膩了是吧,我們這樣不活的挺瀟洒的嘛,何必去天冥宗過那危險的生活」,兇悍男子吐了口口沫道。

「嗯,有人」,這時,三人心中忽然一警,發現一道身影擋住了他們的去路,三人的眼中,頓時爆射出了凶光。擋住去路,這是對武者最直接的挑釁。

「小子是你,怎麼,你想多管閑事」,三人認出了洛歸明,卻是沒有馬上動手,而是逼視著洛歸明道。

洛歸明淡淡的掃了眼三人,嘴角露出了絲許淡淡的笑意,道:「我想跟三位借樣東西。」

「哼,哪裡來的狂口小兒,你好大的口氣」,三人爆怒。

洛歸明撇了下嘴:「既然你們不借,那我自己來取吧。」話音未落,洛歸明的身形卻消失在了原地,一道寒光如黑夜中的一盞明燈一般乍射了出來。

「不好,是高手。」

「操,快跑。」

三人感覺到了被一股強大的寒氣席捲,心中猛然嗅到了極危險的氣息,一個個驚然失色,根本提不起一絲的戰意,轉身就逃。想逃,洛歸明又豈會讓他們如願,三人不過才通神境高等,雖然有著極豐富的撕殺經驗,但這點實力,根本是不夠洛歸明看的。

「不,少俠,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殺我?」

「不~~~」

「蓬!蓬!蓬!」

洛歸明根本不給三人多說話的機會,凌利的三劍,直接將三人的腦袋斬成了肉糜,三人的無頭的屍體無力的倒下,殷紅的鮮血染紅了一片,灑落一地的碎肉。

洛歸明將三人的空間戒指全部收了過來,很快便找到了那名死者的空間戒指,在空間戒指裡面找了一下,並沒有找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洛歸明回到了那死者的跟前,臉上的骨骼開始移動錯位,然後組合,很快洛歸明的模樣完全大變,仔細看的話,會發現與地上的死者一模一樣,簡直可以以假亂真。洛歸明對比了下,自己還算是滿意。『骨骼移形換位術』對容貌的改變,畢竟有它的局限性,不可能會有大的改變。

所以要臉形的構造非常相似的話,才可能改變成一樣的。

「哥們,你的仇我幫你報了,你的身份我借用一下了」,洛歸明說道。

「主人,我能搜出他的記憶」,識海之中洛一的聲音傳來。

「哦」,洛歸明挑了下目光,到是把洛一給忘了,道:「好洛一,把他的記憶搜出來,然後送進我的腦海。」

「是主人」,洛一道,只見一縷光芒從洛歸明的眉心射出,照在了死者的眉心之上,一股無形的力量馬上侵入了死者的腦海之中,記憶的片斷,很快傳到了洛歸明的腦海之中,像是在放電影一般。約莫半分鐘后,洛一才停了下來,死者的記憶也完全的存進了洛歸明的腦海之中。

死者名叫夏商,是般絡星的土著,出生貧寒,從小生活在深山裡的小村子裡面。夏商的天賦並不超然,但卻努力刻苦,今天八十歲,達到了通神境高等。這天賦雖然不能用天才來形容,但對於如此出身的夏商來說,卻也是付出了常人無法想像的汗水。

夏商有個妹妹叫夏蘭,自小父母親人便一個個去世,兄妹兩相依為命。夏蘭的天賦也還算不錯,今年六十多也剛剛打破了通神之門。兩人來到法帝斯城,夏商本是想去試試天冥宗的記名弟子選拔,卻沒想在城中夏蘭被一名公子看中,並強行的擄走。夏商實力不濟,幾次拚命未果,便想出去搬救兵,卻沒想剛出城就被那公子派出來的三人在這圍殺了。

實力不足,裝備也不如人家,自然夏商就落得慘死的命了。

了解完夏商的信息,洛歸明心中到是起了幾分側隱之心,自己也是窮苦人家出生,對窮苦人自然就有幾分好感,加上夏商的為人確實讓洛歸明也看到了幾分自己以前的影子。

「哥們,我會幫你救出你妹妹」,洛歸明說完手中升騰起了一團火焰,扔到了夏商的屍體之上,烈火頓時焚燒了起來,足足一個小時后,才將夏商的屍體燒成了灰燼,洛歸明這才向法帝斯城飛了過去。 有了夏商的記憶幫助,洛歸明對法帝斯城也算是熟門熟路了。見識過隆亞星的隆亞城,法帝斯城雖然也很大很繁華,但是卻沒有引起洛歸明的一絲訝色。與隆亞城一比,法帝斯城明顯要差上一兩個檔次。不過一座如此小的星球上能擁有這樣繁華的城池,也足以說明般絡星的特殊。

很快洛歸明便住進了一家客棧,一路走來,法帝斯城討論的最熱火朝天的,無疑就是天冥宗的記名弟子選拔開始了。

般絡星與地球不同,般絡星從天冥宗建宗之前,就已經存在,就已經進入了修武時代。所以般絡星上,並沒有像地球上那般建立了幾大勢力,建造出了一個個培養環境和機制。

對於一般的星球,天冥宗實行的是五年一次記名弟子選拔。

「客官您有什麼吩咐就招呼一聲,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小的先出去了」,一名看似二十齣頭小二打扮的男子對洛歸明一陣點頭哈腰道。

洛歸明對那小二招了下手,手中一閃出現了一百塊荒晶,說道:「小二,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只要你回答能令我滿意,這些荒晶就是你的。」

這樣的情況那小二顯然是屢見不鮮,目光之中閃過了一抹貪婪,臉上堆滿了諂媚的笑對著洛歸明又是一陣點頭哈腰道:「大人您儘管問,小的一定傾盡所知。」他一個月辛苦的跑腿,也才拿三十塊荒晶,一百荒晶可是相當於他三個多月的工資。

有錢就是爺,小二的稱呼也由客官變成了大人。

洛歸明說道:「你知不知道耶峒家的情況?」

「耶峒?可是耶峒威公子家?」小二臉上閃現出了幾分凝重說道。

洛歸明點了點頭。

小二馬上搖了搖頭,眼裡閃過了幾分懼色,道:「對不起大人,小的也不太清楚。」

洛歸明當然看的出來,小二肯定是不敢說,如此說來,這耶峒家好像在這一帶勢力還不小。洛歸明撇了下嘴,輕輕的吐出了兩個字:「兩百。」

小二臉上一陣驚容,不過馬上又壓制了下去,說道:「大人,您還是問別人吧,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小的告退了。」

「三百」,洛歸明再次道。

小二剛邁出了腳步,也不由的停了下來,臉上內過了幾分複雜的掙扎,半晌才咬了咬牙,還是被金錢的誘惑打動了。小二緊張的向四周張望了一下,確定門窗都關緊了后,才來到了洛歸明的身前,壓低了聲音道:「大人,我可以將我知道的一切情況都告訴你,但您千萬不要說是小的說的,不然小的怕是有十條命都不夠威公子殺的。」

洛歸明道:「放心吧。」

「耶峒家族是我們這一帶最有勢力的家族,耶峒家的當代家主耶峒虎一身的實力無比的強悍,乃是通神境極限的強者,就算是放眼我們整個法帝斯城,也是排的上號的強者。據說耶峒虎以前也是天冥宗的記名弟子,後來便回來建起了一方勢力,主要做裝備的生意。據說這耶峒虎的人脈關係很關,很多天冥宗的強者都與他結交。耶峒家,也養了不少食客,據說通神境的強者,都有數十人。耶峒虎一共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耶峒鋒,天賦異懍,十年前被天冥宗招為記名弟子,二兒子耶峒威,天賦雖然不如他哥哥那般,但也算是天才,如今也是通神境的強者。耶峒家族的勢力,在這方圓百里,可以說是權勢滔天,無人不敬。威少爺從小便作威作福,欺男霸女,無惡不作,但懾於耶峒家的威勢,我們也是敢怒不敢言,見到威公子也只能盡量躲開。好了大人,我所知道的就是這麼多了」,小二說道,說完貪婪的目光看向了洛歸明手中的荒晶。

洛歸明微微點了下頭,道:「小二,你知不知道這個耶峒虎背後還有沒有什麼大人物撐腰?」

小二微微沉思了下,搖了搖頭道:「這個小的也不是很清楚了,畢竟暗中的一些東西,小的肯定是不知,不過明面上,小的到是知道他與我們法帝斯城的城主大人走的有些近。」

洛歸明拿出了三百荒晶扔到了小二的手中,對他揮了揮手道:「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你向任何人吐露半個字,否則後果你自己知道。」說話之時,洛歸明目光之中射出了一縷怵人的鋒芒。

小二也是身體一震,好在這樣的情況他也不是第一次遇見,馬上一臉保證的道:「大人您放心吧,小的絕不敢吐露半個字,沒什麼事那小的告退了。」得到了洛歸明的允許,小二快速的退了出去。

洛歸明摸了摸下巴,有了小二提貢的信息,以及夏商記憶中的一些信息,對抓走夏蘭的耶峒威的背景也有了個大概的了解。一名通神境極限,十幾名通神境食客。光是這些,洛歸明到完全沒有放在眼裡,洛歸明有點在意的是這耶峒虎背後還有沒有什麼歷害的角色。

怎麼說耶峒虎也是這裡的人,而且在天冥宗呆過,結交到一些強者,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哼哼,耶峒威,耶峒虎,就拿你們立立威吧,我到時期待能有什麼大人物跳出來幫你」,洛歸明思忖了下,便有了決定,目光之中閃過了一抹鋒芒。

出了客棧,街道之上熱鬧非凡,人聲鼎沸,好一片繁華的景緻。

街道之上通神境的武者不少,或是三五成群,都在議論著天冥宗記名弟子選拔的事情。

「給本公子閃開,擋住本公子看美女了」,正在這時,一道囂張的聲音傳來。

洛歸明目光掃了過去,光看清說話之人的面貌之後,洛歸明嘴角露出了幾分詭異的笑來:「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那話說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差人追殺夏商,擄走夏蘭的兇手耶峒威。只是看了這耶峒威一眼,洛歸明心中便生出了幾分憎惡感。十足的一個地痞流氓,那如狼一般色眯眯的眼睛在街道中掃道,說不出的猥瑣。

耶峒威的身後,還跟著四個狗腿子,實力皆是通天境極限。

這幅畫面,就是典型的不良公子帶著狗腿上街做威做福,散播惡名的寫照。

「操,這傢伙是誰啊,這麼囂張」,一名通神境武者不滿的道。

「噓算了,他的父親可是通神境極限的高手,走吧」,他身邊一名通神境武者馬上說道。

洛歸明撇了下嘴,心中一絲冷笑:「耶峒威,你自己送上門來,也省得我去找了。」

耶峒威的目光掃蕩,很快目光便凝結在了前方不遠處的洛歸明的身上,看到洛歸明,他臉上的肌肉一跳,眼裡閃過了幾抹異色和鋒芒。

洛歸明一步步向耶峒威走了過去,耶峒威身後的四名狗腿也是頓然驚容。

「夏商,你沒有死」,耶峒威目光直視著洛歸明,有几絲陰冷,有几絲戲謔。

「哼哼,耶峒威,就憑你那三隻爛番薯也想殺我」,洛歸明淡冷一笑道,夏商的性格本來就很冷酷。此時洛歸明借用夏商的身體,自然也要扮演他的角色。

「什麼」,耶峒威猛然一驚,眸子之中閃過了幾抹異芒,道:「不,怎麼可能,你不可能殺的掉他們。哼,別在這裡裝神弄鬼了。」

洛歸明嘴角,露出了幾分淡笑,笑的幾分戲謔。

周圍不少武者都停了下來,認識耶峒威的人都在指指點點輕音的議論了起來。

「這傢伙膽子還真是不小啊,竟然敢攔耶峒威公子,看來這傢伙要倒大霉了。」

「這傢伙不是前段時間與耶峒威公子有仇的那人嗎?聽說耶峒威抓了他妹妹,要納為小妾。」

「操,要換做是我,我也跟他幹了。」

耶峒威似是很享受被他人議論,感覺到了洛歸明目光之中閃過了一抹殺意,耶峒威嘴角露出了幾許不屑的笑意道:「怎麼夏商,你還想在這裡動手不成。」

洛歸明撇了下嘴,淡淡道:「恭喜你,答對了。」

話音剛落,眾人只感覺眼前一道光芒閃過,再看洛歸明的身體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幾乎瞬間出現在了耶峒威的身前。

「攔住他」,耶峒威終於色變,大驚失色,倉皇的後退,一臉的狼狽和驚恐,如里還有了剛才那不可一世的二世祖樣。

他耶峒威不過才剛打破通神之門不久,境界都還沒有完全的鞏固,別說是通神境高等武者,就算是一般的通神境初等,恐怕也是敵不過。此時見洛歸明敢動手,馬上想到這個傢伙是被自己逼的狗急跳牆了,什麼事都乾的出來,他自然是怕了。

法帝斯城有規定,任何人不得在城中公共場所動手,違者一律嚴懲不貸。

耶峒威的最大依仗,無疑就是他的家族,他通神境極限強者的父親。

「蓬蓬蓬蓬!!!!」

很乾脆利落的四聲悶響聲響起,伴隨著四道身影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吐血不止,骨頭的碎裂聲讓人一陣齒寒。

「誰幫我擋住他,我出一百萬荒晶。」

「誰幫我拿下他,我出五百萬荒晶」,耶銅威也慌了,大聲的向四周的武者呼救。但是他的人品顯然沒有人敢相信,圍觀的武者毫不為其所動,依然當起了看客,這樣的事情,誰會願意插足進來,那不是自找麻煩,還得力不討好。

甚至有些人暗暗高興,吶喊著洛歸明殺了耶峒威,為民除害。 「誰幫我殺了他,我出一千萬荒晶」,見眾人無動於衷,耶峒威再次把價錢提升。

「蓬!!!」

不等耶峒威多說,洛歸明重重的一腳踩在了耶峒威的胸口,直接將戰甲都踩塌陷了下去。耶峒威的身體,像是個隕石一般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咔嚓』的骨頭斷裂聲,讓耶峒威的臉上閃過了幾分痛苦之色。

「噗嗤」,一口鮮血直接從耶峒威的口中噴了出來,耶峒威目眥欲裂,雙目瞬時變得赤紅,面目有些猙獰的怒視著洛歸明,咬牙切齒,一幅恨不得一口咬死洛歸明的樣子。他耶峒威向來做威做福,無人敢言,更不用說被人用如此的方式踩在腳下,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夏商,我要殺了你,還要將你妹妹先奸后殺,然後剁碎了喂狗」,耶峒威咬牙道。

「哼哼,還嘴硬」,洛歸明冷然一笑,腳起腳落,這一腳卻是對準耶峒威的跨下,如一座大山一般轟然的砸了上去。

「啊,不!!!」

耶峒威終於是意識到了,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冰冷,眼裡儘是恐懼之意。

「咔嚓!」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卻像是一顆驚雷一般在所有人的腦海之中炸響,讓不少人心臟都狠狠的抽了一下,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股惡寒。看向洛歸明的眼神,也明顯變了,變得有些佩服,有些敬畏,也有些畏懼。本來還有幾個蠢蠢欲動見錢眼開的傢伙,此時也是一陣后怕。

「啊!!!」

耶峒威發出了一聲殺豬式的慘叫之後,也光榮的暈了過去。

洛歸明淡冷的掃了暈死過去的耶峒威一眼:「還真是沒用,就算是先收點利息,你最好保佑夏蘭沒事,否則我一定要你死的好看。」

洛歸明像拎一個死狗一樣的把耶峒威拎了起來,目光掃視了四周的圍觀之人,不少人此時還處於震撼之中。洛照明明不理會他人,向耶峒威的家走去。所到之處,人們自覺的讓出了一條道出來。

「有好戲看了,走我們也湊湊熱鬧去。」

不少通神境的武者都跟了上去,如此的好戲他們自然不想錯過,通神境之下的,想去但是怕會受到餘波,也只能強壓下了這種想法,搖頭繼續干自己的事情。這個消息也像是長了翅膀一般,很快就傳開了,跟在洛歸明身後去看戲的武者也漸漸的多了起來,待到洛歸明來到了耶峒家的府門之前時,竟發現身後跟了足有過兩百通神境的武者。這些人,大多應該都是準備參加天冥宗的記名弟子選拔了。

耶峒虎早就聞訊帶著人走了出來,耶峒家的力量也是傾巢而出,除了耶峒虎,竟然還有二十餘名通神境的食客。

洛歸明掃視了下耶峒虎等人,還好除了耶峒虎外,其他人最多也就是通神境高等,大多都是中等高等的樣子,連一名通神境巔峰都沒有。耶峒虎看起來四十齣頭,此時雙眼更是如惡虎一般的逼視著洛歸明,那雙可怕的眸子之中,爆射出了濃郁的殺意,一股股可怕的殺氣從他身上散發了出來。殺氣如此的森然,很顯然是殺過不少人才積累的出來的。看來耶峒虎這雙手,也沾滿了無數生命的鮮血。

耶峒家的府邸到是很大,府前還有一個可容納千人的大廣場,能擁有如此大的府邸,也足以說明耶峒家的家勢。

此時耶峒府的府前大廣場之上,也是強者雲集,場面好不壯觀。

耶峒虎的臉色極為陰冷,目光如利劍逼視著洛歸明,當看到洛歸明手中暈死過去的耶峒威,眼角的肌肉一跳,聲音冷冽的道:「放開我兒子,我放你離去。」

「放開你孩子抓來的那女的,如果那女的無恙,我饒你兒子不死」,洛歸明毫不示弱的道。

這句話在耶峒虎聽來,無疑是狠狠的打了他一個耳光。

「你找死」,耶峒虎一聲冷哼。

洛歸明撇嘴淡笑,一手抓到了耶峒威的腦袋之上,直視著耶峒虎道:「你可以試試,看你能不能救的了你兒子。我既然敢來,就不會懼你。別考驗我的耐心,也別想來威脅於我,你兒子的命在我一念之間,我再說一遍,馬上立刻族了我妹妹。」

「哼哼,好,好」,耶峒虎怒極反笑,兇悍的眸子之中閃過了幾抹陰唳:「年輕人,敢如此威脅我的人都已經死了,你到是有幾分膽色。」他耶峒虎,何曾受過他人如此的威脅,而且還是一名年輕的後輩,還是在如此的大庭廣眾之下。

圍觀的武者,也是一個個驚訝於洛歸明的強勢,紛紛打聽起了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

「哧哧!」

洛歸明的臉色絲毫不為之所動,抓在耶峒威腦袋上的手,也猛然發力,手指頓時陷入了進去,鮮血如柱般噴了出來。

「吸」,眾人又是吸了口涼氣,這個傢伙還真敢動手。

「住手」,耶峒虎爆喝了一聲,今天被一名少年玩弄如此,他也是怒不可止,但是形勢逼人,他兒子的性命在他人手中,不得不讓他投鼠忌器,退讓三分。

洛歸明停了下來,淡淡的看向了氣的臉色發青的耶峒虎,道:「再考驗我的耐心,神仙也救不了你兒子。」

耶峒虎那毒辣的眼中,殺意森然,對身邊的一名食客道:「快去找,把少爺抓的女人都送出來。」

「是」,那名食客飛快離去,不過片刻鐘的時間,那名食客便在幾名僕人的押送下,帶著十名形形色色的女子走了出來,一個個可謂國色天香,有幾名可能不屈服淫威,被拆磨的有些不成樣。洛歸明的目光從十名女子身上掃過,很快便發現了夏商的妹妹夏蘭,還好從身體上看,夏蘭應該沒受什麼傷害。

「哥」,夏蘭一抬眼便發現了洛歸明,臉上露出了幾分驚喜,馬上又露出了幾分擔心驚恐:「哥,你不要管我,你快走。」

這是一張極美的臉,姿色毫不亞於李湘依,此時更是顯得楚楚讓人憐惜。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