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一隊人笑鬧著上路,向著混亂大森林進發。

有了隨隊老師跟著,方少南也不再擔心那些人的安危,同藍英走在隊伍最前面,商量著一會可以單獨去狩獵,若是始終同這些人在一起,根本就沒辦法獲勝。

君墨塵話本來就少,偶爾會回答幾句方少南的問題,現在方少南有了其他溝通的人,他乾脆成了啞巴。

他一直都在方少南左右,其他人都已經適應,不過小白卻沒那麼安分,隊伍還未出發前,小白已經沒了蹤影。

「嗷!」

隊伍這邊剛到混亂大森林,小白胖胖花花的身影跑了回來,看到方少南興奮的大叫,示意方少南跟它離開。

摩天崖時有過經驗,每次這狗一反常態不懶了,肯定是發現了好東西。

「咦?這狗?」

小白剛回來,跟在隊伍最後面拎著酒壺喝酒的老者一閃身就來到前方,渾濁的雙眼瞬間泛起亮光,上下打量著小白。

「嗷!」

一聲怒吼,呲牙咧嘴的咆哮著。

某隻狗除了不喜歡女人外,還很不喜歡年長者……這個老頭在它排斥範圍內…… 小白看上去一幅又饞又懶的模樣,凶起來還是很可怕的,怎麼都是魔獸,還是比較強悍那種。

被小白吼了幾聲,老頭非但沒生氣,反倒滿臉紅光的繞著小白轉圈,一幅很感興趣的模樣。

「這是你的狗?」

因為某個無良主子的原因,小白一直黏著方少南,不管她去哪都跟著,生怕她跑了一樣,不知道的人都會把方少南當成它的主子。

方少南摸了摸小白的頭安撫,指著君墨塵道:「他才是主人。」

想到某個跟著狗走的男人,似乎有幾分道理,這狗要是不跟住,指不定就跑沒了。

直到此時老者才將目光放在君墨塵身上,他實在太低調,身上沒有任何氣息外漏,臉上也帶著面具,像個影子似的跟在方少南身邊,實在太沒存在感。

不過見到君墨塵那一瞬間,老者的目光瞬間凝重起來。

他居然一直沒發現君墨塵,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等級?

老者自認為還沒人能在他面前藏住,劍師很強?但他眼中根本算不得什麼。

可眼前這個少年跟著他走了這麼久,若不是方少南指出來,他都未察覺。

老頭自然清楚君墨塵不可能一絲氣息都沒有,唯一的結論,就是他太強,或許……和他不相上下!

得出這個結論后老者眼中的震驚之色越發濃烈,水晶石測試年紀不可能作假,二十歲以內這種高手,不敢想象。

面對老者的打量,還有他眼中的震驚之色,君墨塵只是笑笑,拍拍某隻還凶神惡煞的狗,「這次不找靈果,自己吃去吧。」

一聽這話,前一刻還憤怒的小白頓時笑了起來,沒錯,狗也會笑,還很猥瑣。

不用其他指示,某隻狗刷的一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片森林它很喜歡,天地靈物太多,遍地是美食,加上某個主子和某個女人身邊有女人,它很不喜歡,乾脆進入森林后就再也不出現。

莫陽城時奎北他們都是男人,戰隊也都是男子,小白相處得都很融洽。

偏巧這隻隊伍中除了藍英外還有好幾個女子,還總想著摸它,太煩。

相對來說,小白對藍英到不算排斥,可能它也摸不準藍英到底是男是女……

小白獨自跑了,隊伍繼續前進,老者又拎著酒壺走到最後面,並沒有問君墨塵什麼。

重生后我成了他的白月光 「藍家這次出來不少人,他們之前在混亂大森林中單獨行動,這次怕都被藍殤和藍傑邀拉過去,整體實力比我們這隊高太多,切不可小瞧他們。」

隊伍穩定下來后,藍英對著方少南開口道。

她雖然不喜歡藍家人,但藍家這一代的實力的確比外界高了太多。

「這就是藍傑的底牌?」方少南早已經算準藍傑會有仰仗,沒想到是找幫手。

藍英點了點頭道:「沒錯,不要小看藍家,若是沒有幾分本事,怎麼可能會被皇室供奉。別的不說,單是狩獵,方法就有許多種。而且無論哪一種方法,劍者或者戰者以上等級,都可以單獨捕獲聖獸!」 「沒想到藍英那個瘋女人真敢對你出手。」

「那個瘋子什麼事情做不出來,雲步山時若不是長老攔著,她早就動手了。」

「連組訓都不放在眼中,實力又強悍,真是個瘋子。」

「嘿嘿,不過這次怕她要認栽了,她實力再強又能如何?僅憑她一個人就想超過我們所有人?」

「……」

混亂大森林中,一支戰隊進入后絲毫沒有停歇,直奔森林內部,已經捕獲了一隻聖獸。

若說方少南她們那一隊囊括了今年報名者中所有最低等級,這一支隊伍恰恰相反,所有最強者都在此隊。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今天早上出現的幾個少年,實力更加可怕,五個人,全部都是高級劍者,放在安雲學院中,僅次於老師的存在。

這些人自然來至於藍家,他們天資卓越,從小各種資源不斷,被藍家重點培養,根本不會讓他們進入安雲學院。

藍英雖然天賦更好,理應重點培養,但她太難掌控,藍家那些長老拿她實在沒有辦法,乾脆放逐出來。

剛進入混亂大森林半個時辰就狩獵到一隻聖獸,這個成績連那三名跟隨的老師都嘆為觀止。

「哼!這次就讓她當面向我道歉,到時候你們別急著走。」藍傑將聖獸魔核裝起來,陰笑道。

「當然,那女人砍人到是常見,道歉可沒見過。」

「哈哈哈哈……真想看她道歉的樣子。」

「兄弟們別輕敵,想看那女人道歉可要再加把勁才行。」

「看,又一隻聖獸,快上……」

藍家這些人玩了命的狩獵聖獸,按照他們這速度,七天中說不定可以捕獲到三十隻。

三十隻的數量,怕是其他戰隊想都不敢想,就算是一支劍師高手組成的戰隊,都未必能夠達到……

藍英同方少南講了一下那些人的實力,和她們面對的壓力。

「三十隻?」聽到藍英的推算后,方少南也露出詫異的表情。

聖獸可不是岩石巨魔和森林野狼,隨手就能砍死一隻,每隻聖獸的戰鬥力都相當於一名高級劍者,遇到那種變態的血脈聖獸或者是高級聖獸,比劍師都要彪悍。

按照她和藍英的實力,捕獲聖獸沒什麼問題,但這麼數量實在難以想象。

「不止如此,你別忘了,除了藍家外,柳家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也不會全無收穫。」

其他人就算一天捕獲一隻,那也有七隻的數量。

「……」

方少南嘴角抽了抽,她覺得狩獵聖獸沒難度,卻忽略了這是一個比量的對決。

「算了,別想這麼多,我們先去找一隻聖獸試試手。」

進入混亂大森林那天,她單獨一個人沒敢走太深,只在外圍虐殺了一些森林野狼,還從未同聖**過手。

藍英本以為方少南敢答應藍傑的賭約早有準備,聽她這個意思,好像都沒和聖**手過,這……

見到藍英一臉愁容,方少南拍著她的肩膀安慰道:「別怕,實在不行我們就弄點葯,吸引一群聖獸來,一網打盡,絕對不會輸!」 藍英剛剛在心底安慰了自己,這『小子』只是看著弱,其實很彪悍,不能按照常理去評判她,誰成想居然說出這樣一段話。

吸引一群聖獸來一網打盡?虧她想的出來……

方少南卻覺得未嘗不能一試,反正她那裡還有從君墨塵手裡拿到吸引聖獸的藥粉。

兩個人決定先去找一隻聖獸試試手,商量好后也沒管身後那些少男、少女,勾肩搭背的離開,看傻了後面一群人。

敢同藍英勾肩搭背稱兄道弟,強!

紫夕捧著臉看著方少南離開的背影,無力道:「原來白大哥喜歡這樣的女人,看來我是沒機會了……」

安奮同樣在她後面嘆息一聲,口味真不一樣,藍英?那是女人?

安雲學院的老師帶領剩下的這些小傢伙先在外圍遊走,這些大多數出身名門,都是從小養尊處優的少爺、千金,別說聖獸,連森林野狼這種等級的魔獸都沒有狩獵過。

為了防止見到聖獸時被嚇得到處亂跑,先在外面熟悉一下。

方少南和藍英向著森林內部走,在她們二人身後,還跟著兩個人。

安雲學院的那名老者,另外一個自然是君墨塵。

老者名為九回,喜歡喝酒,常被叫做酒鬼,不管走到什麼地方手中都拎著一個酒葫蘆。

方少南回頭看了一眼,君墨塵正和九回老人相談甚歡,她發現不管什麼人,君墨塵都能聊到一起。

此刻君墨塵從空間戒指中又拿出一壇酒來,老頭直接搶了過去,拍著他的肩膀大讚年輕有為,看得方少南十分無語。

「附近已經有聖獸出沒,先試試單獨行動。」對著方少南看過來的目光,君墨塵淡笑的交代。

「哦?她現在已經可以單獨狩獵聖獸?」聽到君墨塵的話,九回老人好奇的湊了過來,別看他一直在喝酒,神志卻清醒的很。

聞言,君墨塵唇角微微上揚,瞥了眼方少南后回答,「試試。」

方少南見過聖獸,卻從來沒有單獨對抗過,心中既緊張又期待,她也想知道自己現在實力如何。

「藍兄,一會你別出手,交給我對付。」在某個女人要求下,方少南稱呼她為藍兄,而不是姐……

「你自己能行?」藍英有些懷疑的看著方少南,她那小身板真能經住聖獸一巴掌?

「沒事,小白治癒術很高,受傷也無礙。」方少南再一次感嘆,有小白在真好。

見方少南堅持,藍英也沒在多言,跟著方少南繼續前行,沒走一會便見到一隻聖獸的蹤影,火山羊。

火山羊同山林獺兔很像,都是處於魔獸鏈底端,不過這種火山羊一旦吃了某種植物后,變能進化成低等聖獸,攻擊力雖然比其他聖獸差一些,卻也甩其他靈獸好幾條街。

「是一隻火山羊,實力還算可以,正好你來試試。」見到是火山羊后,藍英也徹底放下心來,轉身離開。

長劍再次出現在方少南手中,進入戰鬥狀態,朝著火山羊而去。

就拿它來試試手! 藍英退回到君墨塵和九回老人身邊,也拿了一壇酒出來,三個人一邊喝酒一邊看著方少南戰鬥。

火山羊比較懼怕人類,見到人大都會逃跑,眼前這隻可能它認為遇到的人類有些弱,非但沒跑,還朝著方少南跑了過去。

聖獸的身體巨大,火山羊雖然不及那些大型魔獸,卻也有一座房子大小,單是踩上一腳就能把方少南踩死。

面對橫衝過來的火山羊,方少南不躲不避,連防禦術都沒給自己刷,直接沖了過去。

「胡鬧,怎麼不用防禦術?」

見此情景,藍英第一個站了起來,拿出身上的重劍就要上去幫忙。

她之所以放心方少南單獨對抗聖獸,完全是因為方少南碧水靈珠形成的防禦十分強悍,一般聖獸根本破不開。

不過還未等她上前,就被九回拉住,「急什麼,有老夫在怎麼會讓她送死。」

一聽這話,藍英重新做了回去,心道她太著急,方少南敢那麼做肯定有她的仰仗。

方少南正全神貫注的對付火山羊,並不知道遠處的小插曲,她此刻正處於一種十分興奮的狀態。

對付聖獸的確比獵殺那些普通魔獸過癮,不在是單方面獵殺,反而稍微不注意就會被反向殺掉。火山羊雖然只是低等聖獸,可防禦力極為強悍,攻擊也比普通魔獸強數倍。

刷!

一劍攻擊過去,直接砍在火山羊身上,但火山羊根本沒受傷,只有漫天灰色羊毛飛起來。

「嘖嘖,這是打算做羊毛披風?」

見方少南輕易躲開火山羊的攻擊后,藍英徹底放下心來,看到這畫面后忍不住調侃道。

「老夫賭一壇酒,她能堅持一刻鐘,你們兩個小傢伙敢不敢賭?」九回老人不似那些老師古板,沒有那些條條框框的規矩。

「我賭白兄弟一刻鐘多一盞茶的時間,同樣一壇酒。」

藍英覺得她要給方少南打氣,又增加了一些時間。

兩個人說完后,同時看向君墨塵,「你呢?」

聞言,君墨塵將手中的酒一口喝凈,看著九回老人和藍英面前放的酒罈一眼,「我賭她能幹掉那頭聖獸。」

九回也好,藍英也罷,賭的都是方少南能堅持多久。

簡而言之,就是他們絕對方少南沒辦法單獨獵殺那頭火山羊。

中級見習法師,能在聖獸手下堅持一刻鐘,已經超乎想象,還指望她能把聖獸幹掉?

所以君墨塵的話一說完,兩個人頓時笑了起來,「輸了把你那壇金絲玉釀拿出來怎麼樣?」

雖然藍英和九回老人都喜歡喝酒,但誰的酒都不及君墨塵的好酒多,當真令人羨慕。

「好啊。」君墨塵懶洋洋的開口,拿出一壇金絲玉釀來。

三個人這邊輕鬆的打著賭,那邊方少南正努力的奮戰著,想擊敗聖獸果然沒那麼簡單。

不過——

方少南突然跳出戰圈,拿著那頭兇猛的火山羊,一道法術攻擊過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