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突然葉一鳴像是想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時候,猛地大呼小叫的道:「該不會,這李家是你沅家的人嗎?」

李家是沅家的人?

這一次。不但沅江臉色微變,就是那李家老祖臉色也是猛地一陣煞白。

開什麼玩笑!

這裡可是南王城,皇甫一族的地盤!

在這裡的勢力,敢說是其他勢力的人嗎?

這無疑是在找死啊!

李家老祖敢肯定,若是這一句話,被南王當真了,那他李家的末日也就不遠了。

好在沅江也不笨,他也聽出了葉一鳴話中的意思。

可明白之後。他心中可就憋屈了。

明明自己比葉一鳴強大,就是身後的勢力,也是對方遙不可及的存在。

可偏偏葉一鳴的幾句話下來。就算是他想幫助李家,那也不知如何下手了。

倒是他身邊那八名護衛,其中一個不朽八重巔峰的強者,突然上前一步道:「南王城李家自然不是我沅家的人,我家少爺只是無意間救了李家小姐一命,並不是真的要插手南王城內部紛爭。希望大家別誤會。」

說著,那位強者有暗中對沅江傳音道:「少爺。此事您真的不能插手了,萬事以您此行的目的為重!」

說完。那位強者便再次回到隊伍之中。

真的就這樣放棄了?

沅江心中有些不甘,尤其是想到昨天夜裡的那種美妙享受。

雖然對葉一鳴十分的憎恨,他沅江可沒有忘記,這一次自己的目的,但對於那李媚兒他心中也是有些難以割捨。

沅江不得不承認,那李媚兒真的是一個難得的尤~物!

而且他可實在是不甘心,就這樣讓葉一鳴得逞。

心中猛地想到了一計,沅江便暗中對那李媚兒傳音道:「媚兒,今天我恐怕不能幫你李家了,畢竟你們李家可是南王城的勢力,我不好出手!不過,你不用擔心,我現在給過你一枚焚源丹,你將其給你家老祖,然後再……」

混沌界,那三千神道界被視為禁術的焚源之術,也同樣是一個禁術。

而且在混沌界之中,因為吸收混沌靈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混沌靈氣也就是規則之力的存在,整個混沌界都存在著混沌靈氣的緣故,若是一旦施展了焚源之術,那便會引起體內、體外兩種焚燒了。

到時候,不是規則之力與規則本源了。

這一旦焚燒起來,可是整個人連同靈魂,也是在燃燒了。

所以在混沌界施展焚源之術,無疑就是在自殺,根本就不要指望能爆發出什麼強大的力量。

這一點,混沌界的人幾乎都明白。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但對此混沌界還是有著其他的辦法,就像這焚源丹。

只要服下這焚源丹,那施展焚源之術后,便不會讓自己燃燒了。

這都是因為焚源丹,雖然只是一種丹藥,可它卻是極為珍貴含有規則本源的藥材煉製,可以說每一枚焚源丹,都是能替代自身規則本源,避免本身被焚燒的局面,從而施展焚源之術,獲得強大的力量。

可也正是如此,這讓焚源丹無比的珍貴,也只有一些大勢力的弟子,才擁有這焚源丹,以備在特殊或是危機的時刻服用。

焚源丹?

一聽到沅江居然拿出如此珍貴的藥材,李媚兒心神微微一震,之前那一點對沅江的不滿,瞬間都拋開了。

沅江能拿出如此珍貴的焚源丹,幫助自己李家,足以證明對方真的在意自己了。

原來他不是不在意自己,而真的與老祖說的一樣,因為身份不方便的緣故啊!

李媚兒心中美滋滋的想到。

可她卻是不知道,雖然沅江很在意她,但沅江更加痛恨葉一鳴。

為了不讓葉一鳴稱心如意,別說一枚焚源丹,就算是十枚、百枚,他沅江也會毫不猶豫的拿出來。

可見他有多麼仇恨葉一鳴了。

片刻之後,在葉一鳴玩意的目光下,李家老祖眼中精光四射的從李媚兒手中,接過一物,然後突然站了出來了。

「張家小兒,你們不必多說什麼,沅江公子何等人物,豈會破壞南王城的規矩,這一場比斗,只是我們兩家的事情,沅江公子不屑對你們出手,你們就放心好了。」

一站出來,那李家老祖便直接高呼了起來。

不過,雖然他的話,大多都是根據李媚兒的意思說的,但最後一句話,卻是他自己臨時加上去的。

當然了,這成果自然不錯。

沅江在聽了之後,臉上可是帶著一絲微笑。

見狀那李家老祖更加起勁了,又是一聲大呼起來。

命之途 「張家小兒,我們也不浪費時間了,你們張家家主張萬候沒來,老夫也不欺負你們了,只要你們有人勝得了老夫,那就算是你贏了!」

有了焚源丹,李家老祖可謂是底氣十足了。

可他卻是不知道,他這話卻是更加符合葉一鳴的心意了。

因為沅江的出現,早就讓葉一鳴有些不耐煩了。

如今見李家老祖這麼一說,他便暗中對張風大哥傳音道:「同意他,就他那熊樣,絕對不是天沐的對手!」

見沅江沒有插手,又有了葉一鳴這一句話,張風大哥自然點頭同意了。

他可是聽張風說起來過,那天沐老祖也是一個極強的強者。

於是他便上前一步,對李家老祖道:「好,我張家沒意見!」

說完,張風大哥還是回頭看了天沐老祖一眼,恭敬了一聲:「前輩麻煩你了!」

天沐老祖沒說話,只是微微一點頭,看了葉一鳴一眼之後,他便直接一個閃身,飛到擂台上了。

嗯?

見張家那邊只是出來一個天君境界的人,李家老祖便是眉頭一皺,有些疑惑的也飛到擂台上了。

可一到擂台上的時候,真切的發現自己的對手就是一個天君強者時,心中更加疑惑了。

甚至在心底,李家老祖不由的想道:難道那張家已經怕了,不敢得罪沅家,這才派了一個天君上來?

可就在這時,沅江卻是對他傳音道:「不要小看此人,一上去就全力以赴!」

李家老祖心微微一凜,不敢怠慢,出於對沅家的敬仰,讓他下意識的相信了沅江的話,體內的大道之力瞬間瘋狂運轉起來。(未完待續)超級修鍊系統

… 這時,看著比武擂台上的兩人,整個比武廣場都熱鬧起來了。

「不是吧,張家居然只派了一個天君三重上場?這是怎麼回事?」

「暈死了,那張家的老管家怎麼不上?他好歹也一樣天君八重的修為,比這天君三重要好得多吧?」

「莫不是,因為那沅家的人,張家已經打算認輸了?」

「呃,沒準還真是這樣,別看那個在張風身邊的年輕人,與那沅家少爺較勁,但這可代表不了張家啊!」

「是啊,張家在我們這南王城還算是比較不錯的家族,可在沅家面前,可什麼都不是啊!」

「……」

一聲聲議論響起,幾乎所有人在看到只有天君三重境界的天沐老祖之後,心中都認定這一場比武,張家已經認輸了。

可作為被議論的人,那李家老祖卻不是這樣想的。

因為沅江的一句話,李家老祖瞬間想起了什麼事情。

與那些天才不一樣,他的大道本源只是勉強以三百重規則本源凝聚的。

這若是遇見了一些天才,就像是沅江本人一樣。

哪怕是對方沒有凝聚大道本源,可只是以對方那超過一千五百重的規則之力,其所擁有的實力,就足夠碾壓他這個不朽一重強者了。

在混沌界之中,真正的強者,那可都是擁有上千乃至更加多的規則本源。

雖然眼前這人只是天君三重境界的氣息,可那張萬候不也是天君巔峰,就能與他大的不分上下嗎?

這人也是規則之力極多的人!

只是一瞬間。李家老祖心中就肯定了什麼,然後他便打算全力爆發了。

可這時。他還是沒有準備服下那枚焚源丹。

「哼,你們張家這是沒人了嗎?只是派出區區一個天君三重的小角色。就能對付得了老祖我?」

雖然心中十分的警惕,但李家老祖嘴上卻是故意的不屑,想要麻痹敵人。

這方法不錯,可惜他面前可是天沐老祖。

作為葉一鳴的神仆,葉一鳴所說的話,對天沐老祖來說,那就是神的旨意。

為了完成神的旨意,神仆可是能付出一切的。

葉一鳴是要讓天沐老祖擊敗對方,所以為了擊敗李家老祖。天沐老祖可萬不會有絲毫粗心大意。

對於李家老祖的這一聲不屑,天沐老祖沒有任何反應,反而氣息一震,唰的一聲,就出手了。

唰!

一個閃身,在李家老祖有些沒反應過來的目光下,天沐老祖直接來到其身前,一拳轟來。

天沐老祖的速度極快,若不是李家老祖因為沅江暗中的傳音提醒。恐怕就會栽個大跟頭了。

嘭!

匆忙之下,李家老祖也是一拳打出,擋下了天沐老祖的這一拳。

或許是因為極為的匆忙,又或者天沐老祖的實力。真的不錯。

所以兩人這一交拳之後,天沐老祖只是身體微微一晃,便原地不動了。

反倒是那李家老祖居然退了三步。

如此一幕。讓比武廣場圍觀的人們,都感到驚訝。

「嘶——!這是什麼情況?」

「不是吧。這人怎麼這麼厲害!」

「嘖嘖,才天君三重的境界。可卻能將李家老祖這個不朽一重強者擊退,看來這人的大道本源不弱啊!」

「何止不弱啊,依我看這人的大道本源,最少也是七八百重規則本源的凝聚的,要不然也不會擁有如此實力了。」

「嘿,看來張家可沒打算放棄啊,這下熱鬧大了!」

「……」

擂台下,無數議論聲響起,眾人紛紛有了興趣。

這擂台上,那李家老祖心中卻是極為的震撼。

饒是心中已經有了一些警惕,但他萬萬沒想到,對方的實力卻是如此強。

剛剛那一拳,雖然是在倉促之下的一拳,但李家老祖心中可是清楚,自己的一拳擁有多麼大的力量。

我不是這人的對手!

只是經過片刻心中的思量,雖然不情願,但李家老祖還是明白,若是單憑他本身的力量,不出意外,那就絕對不是對方的對手。

只能這樣辦了!

心中微微可惜了一下,但李家老祖下意識的望了擂台下的沅江一眼,心中還是有了決定。

轟——!

一聲息激蕩虛空的爆響,李家老祖將自己體內的大道之力,瘋狂宣洩而出,爆發出極大的氣息。

「沒想到你實力不錯啊!」突然李家老祖對天沐老祖開道了一聲,繼而臉色一變,冷笑著說,「不過,就憑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說完李家老祖唰的一聲,便向天沐老祖撲去。

天沐老祖自然不懼,也是一閃迎了上去,與李家老祖對轟起來。

一時間,雙方你來我往,打個不亦樂乎。

可只有有點眼力的人,都可以看得出,兩人之中處於下風的不是境界只有天君三重的天沐老祖,而是已經是不朽一重境界的李家老祖。

一開始,這樣的偏差到還不怎麼明顯,兩人打得旗鼓相當,不分上下。

可隨著時間的流逝,天沐老祖已經開始佔據上風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