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正在樓里聊天的夏美和欣也聽見了廣播,二人互看一眼,然後夏美說道:「怎麼可能還有人質,不是說人質都救出來了嗎?…」

李欣說道:「那人質沒準是躲起來的工作人員,結果還是被歹徒發現劫持了。 走鏢新娘 ……別管這個了,我們快去劇場樓救人吧。」說完用兜帽遮住臉,跑到窗戶前打開窗戶站在窗台上,身後長出白色羽翼飛上天空。…夏美也跟在她後面長出火焰翅膀飛上天空,二人一前一後朝著劇場樓飛去。…

此時一個紅髮女孩剛剛走進校園,此人正是館主亞莎-亞莎受了重傷本來不該上陣。……但是這傢伙被李欣打敗后憋了一肚子火沒法發泄,於是不顧醫囑逃出醫院,來學校打歹徒發火。

當然亞莎的心情不會好,此時她的手機就響了,一看上面是群消息提示,亞莎心說;現在歹徒就快輸了,能有什麼緊急通知,這恐怕又是垃圾消息。…

亞莎打開群消息一看慌了,說道:「居然又有歹徒劫持人質。…不行,我得趕緊去劇場樓。…」說完背後長出一對火翅膀,火翅膀拍打兩下帶著亞莎升空,朝著劇場樓飛過去。

不過亞莎剛剛升空,就發現前面還有兩個飛人-一個用雪白的羽翼飛行,另外一個居然用-和自己一樣的火翅膀飛行。…

亞莎見此急了,定神一看,發現這兩個人都穿著蒙面的黑斗篷,那個用白色羽翼飛的人自己見過,就是那個在能力者休息處打敗自己的人。

亞莎見此心說;該死,這個人送完人質怎麼又回到校園了?…她旁邊的人怎麼也有火焰翅膀?……不管了,先打這傢伙一頓再說。…

亞莎雙翼展開-對著白翼女射出數片爆炸羽毛。……李欣的獨角又是一顫,李欣回頭一看無數火羽朝著自己飛來,而射出火羽的人正是亞莎。……李欣趕緊拍打翅膀升空,險而又險的避開了火羽。

李欣心說;亞莎怎麼又來了,算了,不打敗她就別想去救人。…李欣轉過身體快速扇動羽翼朝著亞莎衝刺。……

夏美此時也看見了火羽,見到亞莎攻擊李欣火了,雙翅一扇對著亞莎連續射片片火羽。……亞莎見此慌了,立刻扇動翅膀躲避火羽,完全沒注意李欣已經超自己衝過來了,或者說火羽太密集將李欣遮住了。

李欣藉助衝力進攻,雙爪朝亞莎腹部抓去,亞莎情急之下來不及藏私-雙翼在胸前交叉融合為一面盾牌,將整個身體牢牢護住。……

李欣見此立刻運用惡系能力,雙爪被惡系能量纏繞大了好幾倍,並且冒出絲絲黑煙、……李欣伸出一對巨爪抓住火焰盾牌,上下用力直接將火盾撕開,然後李欣散去惡系能量,雙爪揮舞擊中了亞莎的肚子。…亞莎的肚子上多了幾道血口,剛才的舊傷又裂開了,她趕緊扇動火焰翅膀落在地上。

李欣解決亞莎后沒有停留,立刻叫上夏美朝著劇場樓飛去。……二人直接落在劇場樓樓頂,然後順著樓梯朝樓下跑去。……

二人來到一樓大劇場,此時墨林正在劇場的舞台邊坐著。……見到二人進來有些奇怪,仔細一看認出了李欣,立刻笑著朝李欣跑過來說道:「暗夢咲夜,你也來了。…」

但是這話並沒有出口,因為他剛剛跑到二人面前,就被一條藍色貓尾纏住脖子吊在半空,他雙手抓住貓尾想把貓尾拉開-卻完全沒有效果。……這貓尾自然是夏美的東施喵貓尾,夏美指了指墨林說道:「欣,歹徒我已經抓住了。…真奇怪,這歹徒幹嘛笑著朝你跑過來。」

李欣此時愣住了,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看著墨林已經翻白眼快窒息了。……立刻說道:「這傢伙不是歹徒,你快點把他放下來。…」

夏美聽見這話一驚,貓尾一松墨林摔倒在地上。…墨林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喘了幾口粗氣艱難的爬起來。

李欣見此過去想要攙扶他,突然一個小瓶子從觀眾席裡面飛出落在二人面前,小瓶子爆開化成一團白霧,將李欣和夏美罩住,很快白霧中傳來兩聲重物落地的聲音,白霧散開只見二人倒在地上暈倒了。

舞見此知道計劃成功,立刻跳出來說道:「太好了,抓到了兩個歹徒。」

不明所以的墨林從地上爬起來,生氣的說道:「你沒抓到歹徒,你抓到暗夢咲夜了。……」

舞見此假裝驚訝,立刻過去掀開二人的兜帽,然後「驚訝」的說道:「真是暗夢咲夜,看來我抓錯人了。……這個藍發女孩是誰?」

墨林走過來看看夏美的臉,搖搖頭揉揉脖子說道:「我不知道,不過她能和暗夢咲夜一起行動,應該也是好人。…她長得居然和暗夢咲夜一樣漂亮。…對了,你幹嘛用我的藥水抓人,那東西可是一次性的。……」

舞假裝生氣的說道:「我不是怕你有危險?…你當時離著兩個「歹徒」那麼近。……你要是心疼藥水,我陪給你錢就是了。」

墨林無奈的說道:「不是錢的事情,現在問題的關鍵是-這藥水會讓人睡上四五個小時,現在我們拿這兩個睡美人怎麼辦。」

舞說道:「好辦,我把這兩個睡美人移到後台的演員休息室里藏起來,同時派精靈保護她們安全。……我們留在這裡繼續抓歹徒。……」

墨林無奈的說道:「只能這樣了。……」舞撇撇嘴,拋出精靈球放出一隻怪力,怪力用雙重公主抱將二人抱起來。……抱著兩人進了後台。…將二人輕輕的在演員休息室的床上。…怪力留在休息室保護二人,墨林也放出大針蜂幫忙保護。

墨林和舞等到清剿結束也沒找到歹徒。……舞只能在通信群里按照計劃說人質是假的,結束了這次鬧劇。……

墨林和舞來到休息室,發現二人還在睡覺,墨林嘆了口氣收回大針蜂,接著對舞說道:「這兩個睡美人交給你照顧了,我得回旅館休息了。」

舞擺擺手說道:「你走吧,我會好好照顧她們的。…」墨林離開了。…舞對著二人笑了笑,自語道:「現在開始檢查,暗夢咲夜,你現出原形吧。…」

舞先掀開李欣的斗篷尋找貓尾,結果一無所獲,又看腦袋也沒找到貓耳。…然後檢查夏美也沒發現貓耳和貓尾,舞說道:「奇怪,這暗夢咲夜沒有貓耳、貓尾也就罷了,貓尾女怎麼也沒有貓耳和貓尾了。」 舞當然找不到貓耳和貓尾,二人可都睡了幾個小時了,這幾個小時時間足夠球球和嘎啦嘎啦媽媽將貓尾和貓耳藏起來了。

不過舞還是看出了一些異常,她抓起李欣的手仔細觀察,發現她的指甲尖利的過分,她拿出鑰匙在指甲上劃了一下,結果指甲是金屬鑰匙上留下了深深的划痕,鑰匙劃在指甲-指甲卻絲毫無損。……

舞心說;這指甲比金屬還堅固,肯定是被強化過了,災獸的爪子十分厲害,所以說這變身肯定和災獸有關。……對了,我得看看那貓尾女的指甲。

夏美的指甲雖然比不上李欣,但是也很堅固,鑰匙只能在指甲上留下淺淺的划痕。…舞心說;這下能證明一點,她們確實用某種能力加強了指甲,這個能力除了貓娘變應該沒有其他可能。……不過證據好像好不足,等等,我可以先查查暗夢家族有沒有暗夢咲夜這個人。……

舞立刻拿出手機撥號,號碼撥通后裡面傳來一個女聲:「舞,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好久不見了,最近過的怎麼樣?」

舞說道:「我過得的還行。……你們家族裡有叫暗夢咲夜的女孩嗎,她是不是等級五級,白髮紅眼小麥色皮膚,身材高挑?……」

電話里的女聲回答:「我們家族有暗夢咲夜這個人,但是她可不到五級,而且也不是什麼白髮紅眼。……你是不是聽錯名字了。…」

舞說道:「你們家族只有這一個暗夢咲夜嗎?…是不是重名了?」

女聲回答:「不可能,其他的名字有可能重名,但是咲夜這個名字不可能重名,你也知道我們家族有個規矩,只有噩夢神(達克萊伊)的生日出生的孩子名字里才有「夜」字字,所以名字里有夜的人很少-我敢肯定裡面只有一個叫咲夜的。」

舞說道:「這個我知道,我們家族也有類似的規矩,只有在美夢神(克雷色利亞)的生日出生的孩子才准起帶「月」字的名字。…就和我的女兒月讀一樣。…而且據說只有這天出生的女孩才能當準祭司。……當年我要是晚幾天再生月讀就好了,哎。……」

舞想了想,決定決定將真相說出來,說道:「那個叫暗夢咲夜的人說了,她是暗夢家族藏起來的秘密武器,就是用來對付幻月家族的。」

女聲里說道:「拜託,你多想想。……我們兩個家族的關係不是生死仇敵,只是朋友競爭,輸了頂多面子不好看,下次贏回來就是。……我們至於為了這點競爭和面子弄個秘密武器嗎?…藏個人當「秘密武器」會花多少時間和精力你們知道嗎?…而且這武器還是用來對付的是你們這種「朋友」的。」

舞這下徹底明白了,再和朋友啰嗦幾句就掛了電話。…舞放下電話,心說;這個暗夢咲夜果然是假名,不過這隻能說明白翼女不叫暗夢咲夜,不能說她就是欣,而且這個女孩和災獸有沒有關係還是未知數。…不過這傢伙會用暗夢家族的技能創造黑暗,如果她不是暗夢家族的人,那她就是欣,算了,再檢查檢查吧。…

舞又檢查了李欣一番,還是沒有收穫,她看著李欣的臉蛋,心中說道;不過長得真是太可愛了。……皮膚也挺好的,真是有趣。

舞摸摸李欣的腦袋,這下壞了-她摸到了李欣的發卡心中一驚,心說;這發卡居然是角質的,真是奇怪,不知道是在哪裡買的,沒準是自己做的。……摘下來看看,怎麼摘不下來。……居然是長在腦袋上的,長在右邊的太陽穴上…這不是黑色發卡,這是黑色獨角。…居然能把獨角偽裝成發卡,真虧她想得出來。…不過怎麼會長出獨角的。…等等,我記得…舞想起了什麼,立刻打開精靈圖鑑,翻開了災獸的資料。……仔細觀察災獸的圖片,片刻后合上精靈圖鑑。

舞將圖鑑收起來,自語道:「原來如此,災獸就有一個長在頭側的獨角,這和欣的獨角一樣,這獨角居然還能偽裝成黑色發卡,真是不錯的「設計」。…現在弄清了,這個暗夢咲夜很可能用的是災獸的貓娘變-這個暗夢咲夜就算不是欣,也肯定會貓娘變。…她們還有一點像是欣和夏美,睡覺很死,這都睡了幾個小時還不醒,這可難是因為墨林的葯。…算了,現在先把她們叫醒,問問清楚。」

舞說完這話就去廁所接了一杯冷水,直接澆在二人腦袋了,二人被水一激終於揉揉眼睛醒了過來。

二人醒來就看見了舞,立刻嚇了一跳,夏美幾乎要脫口而出:「你怎麼在這裡。」幸虧及時被李欣捂住嘴。……李欣鎮定情緒,對著舞揮了揮手說道:「真巧,又見面了。…對了,墨林呢?…我們怎麼在這裡?…這裡是哪?」

李欣這純屬沒話找話,就想唬住舞然後找個機會離開。…但是舞不吃這一套,面不改色的扯謊道:「墨林已經回去了,這裡是劇場休息室,至於你們怎麼來這裡的,這就得從頭說起了,就在你們和墨林說話的時候,有一個歹徒從後面把你們打暈了,我們抓了這個歹徒后你們還是昏迷,我們就把你們送到這裡休息,你們都在這裡睡了幾個小時了。」

李欣心說;我們是被打暈的,我怎麼記得好像是被熏暈的。…而且打暈的我們腦袋怎麼不疼,難道是我恢復能力太好,睡一覺已經痊癒了。…

李欣正在思考,這時候舞又問話了:「你的真名不叫暗夢咲夜吧,你到底叫什麼?…是不是暗夢家族的人?…為什麼穿黑斗篷四處跑?」

李欣慢吞吞(邊說邊編瞎話,快了沒時間編)的說道:「我確實不叫暗夢咲夜,但我是暗夢家族的人,真名我不能說。……至於為什麼穿著黑斗篷四處跑。……這是因為我和朋友喜歡電視里的英雄,於是就私下……我們兩個人成立了秘密組織,名叫貓眼姐妹」李欣急中生智,拉著夏美這麼說道。

舞說道:「為什麼叫這個名字,因為你們長得像貓咪一樣可愛嗎?」

李欣回答:「不是,是因為我們都喜歡貓。」

舞說道:「好吧!…看你的穿著的確像是秘密組織,你們的代號是什麼?」

李欣說道:「我的代號是白貓,這是我的妹妹-代號藍貓。」

李欣心說;好,這下一個洗衣粉一個卡通人物,不知道有沒有黑貓-還真有,雷電獅不就是黑貓嗎?-這麼說我還是黑貓?……

舞卻想得不一樣,心說就兩人算個什麼秘密組織?……不過這些年輕的能力者有不少中二病患者,就想做一番「懲奸除惡」的大事業,而且模仿的還是動漫和影視。…這些傢伙為了趕時髦,或者說裝逼都成立-全都加入、或者建立秘密組織。…這些能力者中別說兩個人的秘密組織,就算是一人的秘密組織也不罕見。

舞越想越亂,最後心說;這兩個傢伙就算是欣和夏美,她們也絕對不會承認的,要想讓她們現形就得拿出決定性證據。……問題是這決定性證據怎麼找,對了,乾脆找君莎和喬伊家族,不僅因為這兩個家族我都有熟人,更因為喬伊家族主導對欣和夏美能力的研究,所以她們一定有辦法確定二人的身份。……好吧,現在最後一次試探她們一次,要是她們還通不過試探,那就綁到醫院交給喬伊家族「驗明正身」。……不過最後怎麼試探…哈哈哈,有辦法了。

舞拿定主意說道:「不管怎麼樣,這次你們幫了大忙,我得好好獎勵你們,而且將此事通報精靈聯盟!…你們跟我來。」

二人聽見這話傻了,李欣趕緊說道:「這是我們該做的,並且我們因為誤會也打傷了很多能力者同伴,所以這獎勵我們還是不要了。」

夏美也幫腔道:「沒錯,我們還打傷了不少能力者呢?…你要是將我的「事迹」上報,那些傢伙肯定會來找我報仇的。」

舞見此心說;沒錯了,這兩個傢伙肯定是欣和夏美,當時的事情只是誤會,而且是那些能力者動手在先以多打少,最後還輸的「一敗塗地」,加上她們長得這麼可愛,我才不信會有能力者會有臉找她們尋仇呢。……算了,先進行最後的測試再說。…先穩住她們。

舞說道:「那好,我就不將你們的事迹上報了。…我請你們吃頓飯好了,你們先跟我去個地方,然後就去吃飯。…現在都七點了,你們肯定也餓了吧。」

二人一看錶發現的確晚上七點了,自己這一覺至少睡了三個小時。……而且折騰半天也確實有點餓,於是就跟著舞走了。…當然二人是拉上兜帽藏起臉以後走的,這張臉蛋可絕對不能再曝光了。…

舞帶著李欣和夏美離開劇場樓,來到學校旁邊的能力者休息處,這裡已經擺上了自助餐,剛剛參與抓歹徒-救人質的能力者邊聊天邊大吃大喝。……不過也有能力者沒有大吃大喝,這些傢伙受了傷-正在接受喬伊小姐的治療。

當然治傷的不只是喬伊小姐,也有一些草系和水系的能力者-就連舞的兩個女兒也在其中幫忙。……李欣和夏美見此沒感到驚訝,畢竟舞都自己上戰場了,女兒肯定也得幫忙-月屬性的月讀療傷能力很強,一個頂十個沒問題。…不過照顧病號可不只是治傷,現在兩個小姑娘正忙得四處亂轉,連母親來了都沒發現。

舞見此笑了笑喊道:「月讀!雪姬!…媽媽回來了。」二女這才回頭看見了舞,立刻高興跑過來抱住舞說道:「媽媽你總算回來了。…我們擔心死了,對了,她們是誰。……」二人看見了黑衣蒙面的欣和夏美,疑惑的問道。

舞說道:「這個你就別管了。……月讀你要聽話啊!」舞此時用心裡感應對月讀發出一道信息…月讀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但是還是點了點頭。

月讀走到一個傷員多的地方,開始凝聚月能-全身泛起淡淡白色光芒-這個場景美極了,引得人們都朝這裡看,唯獨李欣的夏美對此不屑一顧,依然低著頭想怎麼逃跑。…

舞見此怕了二人一下,指著月讀說道:「看,我女兒正在救人。」二人抬頭看了一眼月讀,說了聲:「不錯。」然後又把頭低下了。

舞心說;果然露出破綻了,現在可以確定她們就是欣和夏美,否則她們看見月讀用月能應該驚訝,這兩個傢伙一點也沒驚訝,而且明顯不屑一顧。……我真聰明,用個小小的計策就讓她們露出了狐狸-不,貓尾巴。

舞心說;現在確定了她們的身份,還是趕緊把她們弄暈了送到醫院交給喬伊們吧。……想到這裡,舞從包里拿出一個小瓶噴霧,對著二人噴了幾下。……二人聞了噴霧立刻昏迷倒在地上。

這噴霧是舞知道二人貓變后,找精靈聯盟要的秘密武器,貓薄荷濃縮液,貓薄荷對於貓娘狀態下的二人是「無害的毒品」,吸得越多越興奮,但是要是吸入太多,或者貓薄荷濃度太高就會物極必反-直接昏迷。……雖然現在二人收了貓耳和貓尾巴,但是依然處於貓娘變狀態了,所以聞了貓薄荷濃縮液立刻昏迷了。

這噴霧可以算是舞的最後一次甄別,要是二人不是貓娘,聞了這東西就沒反應,要是貓娘,聞到這東西肯定昏迷。……

舞見二人昏迷心中大定立刻叫出怪力,接著讓怪力將二人抱起來。……假裝著急對月讀說道:「抱歉,這兩人突然昏迷了,我得把她們送到醫院去。……晚飯你們自己解決吧,吃完飯就回賓館,千萬別在外面逗留。……對了,叫警察護送你們回去。」

舞說完這話就和怪力離開了。……三人一精靈出門后沒有閑著,直接來到最近的醫院。……找到前台的喬伊小姐,亮出手中證件說道:「我有事,找你的領導過來。……」

前台喬伊小姐一看證件慌了,這可是精靈聯盟高級成員的特殊證件,立刻把舞帶到一間休息室,舞讓怪力將二人放在休息室沙發了,然後收回怪力坐在椅子上等院長,片刻后一個年長的喬伊小姐就推開屋門進來了,她站在舞面前說道:「我是院長,不知貴客駕到有失遠迎,請問您有什麼事要我幫忙?」 舞說道:「這個說來話長,不知道您聽沒聽說過「百變怪」?」

院長喬伊皺皺眉說道:「聽說過,百變怪是兩個奇異的能力者,可以變成任何人,並且通過基因複製別人的特殊超能力,有全部十六種屬性,她們甚至能變成喬伊家族的樣子,為了防止她們用我們的形態闖禍,還有便於看管,我們給了她們家族正式身份,名字是喬伊欣和喬伊夏美。……」

院長喬伊繼續說道:「百變怪前幾天在橙華森林,現在沒準也到卡那茲市了。…莫非你知道百變怪在哪裡?」

舞說道:「我當然知道她們在哪裡。」說完就扯下李欣和夏美的兜帽,指著二人說道:「她們兩個就是百變怪,也就是-喬伊欣和喬伊夏美。」

喬伊院長被二人的絕色容貌鎮住了,片刻后才說道:「她們長得真美…不過她們真是百變怪嗎? 蠻妻入懷:高冷教授不淡定 …在我們的資料里,百變怪沒有這兩種相貌。」

舞說道:「既然代號是百變怪,那就能千變萬化,靠相貌辨認根本沒用。……我能確認這兩人是百變怪。」

喬伊院長說道:「沒錯,不過百變怪的變化需要基因,這兩個「原版」這麼漂亮,她們肯定受到萬眾矚目,「百變怪」很難弄到她們的基因。…等等,全世界的漂亮女孩我都有印象,我怎麼從沒見過她們?…這是怎麼回事?」

舞笑了笑說道:「你沒見過她們就對了,因為這個相貌是最新的。…是百變怪的貓娘變能力升級后得到的全新形態。…」

喬伊院長聽見這話更迷糊了,說道:「我知道百變怪有貓娘變的能力,貓娘變只是變出貓精靈的尾巴和耳朵,而且身體變得更靈活,擁有貓精靈的部分能力。……貓娘變升級后的新形態是什麼意思?…」

舞指了指二人說道:「很簡單,原來的貓娘變只能變出貓精靈的耳朵和尾巴,現在她們使用貓娘變,整個面貌和身材都會改變,也就是說有幾種貓娘變,就有幾種新形態。…現在這兩個形態就是升級后的貓娘變形態。…白髮女孩是欣,藍發女孩是夏美。」

喬伊院長說道:「可是資料上沒說百變怪有這種新形態啊,你敢肯定嗎?」

舞說道:「我就是要最後確認才來找你們,至於我說她們是「百變怪」的理由很簡單,這兩個形態明顯是升級后的貓娘變。」

舞繼續說道:「這個白翼女守護靈是白翼災獸,藍發女守護靈是東施喵。…她們的特徵也和東施喵和災獸一樣,白髮女力氣奇大,頭髮是白色,眼睛紅色和災獸一樣。…有白色小貓耳。…而且能長出災獸超進化的翅膀。」

舞頓了頓繼續說「至於藍發女,她擅長用十米長的超長貓尾打人,貓尾形狀顏色和東施喵一模一樣,而且身材豐滿,速度卻很快,藍發藍眼也和東施喵一樣,頭上能長出東施喵的大貓耳。……她們還有共同的貓咪特徵,例如能爬牆,動作靈活,爪子-不,指甲尖利等等。…」

喬伊院長說道:「等等,你的意思是她們的守護靈不是多頭水蛇和冒火椰蛋樹,而是兩隻貓精靈。…那她們的守護靈和「百變怪」不同啊,你怎麼能說她們是「百變怪」。」

舞說道:「我知道守護靈是唯一的,但是百變怪的能力總是脫離常識,所以她們有複數守護靈也說不定,這兩個貓守護靈應該是貓娘變的附贈品。…」

舞繼續說道:「還有就是她們的屬性都不搭界,全有草和蟲屬性,但是卻同時擅長使用惡系的幻象,還有普屬性的身體增強,同時還有斗系的格鬥能力,還能使用放火,造出土牆,這種屬性組合只有全屬性的百變怪才能出現。…而且藍發女的戰植戰蟲是鹿角蟲和木棉樹,白髮女的戰蟲戰植是獨角仙和柳樹,這點也和兩個百變怪一樣。…」

喬伊院長打斷舞的話說道:「等等,你是說她們都有貓尾貓耳。…她們的貓尾和貓耳在哪裡!…。」喬伊院長說完指了指二人「空空」的腦袋。

舞說道:「她們把貓尾和貓耳藏起來了,我也是剛知道她們有這個能力,而且由於貓娘變升級,就算她們藏起貓耳貓尾,也依然能保持現在的容貌。」

喬伊院長說道:「這點我姑且信你,不過你說她們有和百變怪相同的戰蟲戰植,還有多個不搭界的屬性,還有貓咪守護靈,十米長的超長貓尾什麼的可有證據。…我不是不信你,可是這事情太過匪夷所思了,我必須弄清楚。…」

舞說道:「這個證據…我……對了,我認識一個有記憶複製能力的能力者,她可以把我的記憶複製給你,這記憶能不能當證據。」

喬伊院長說道:「好吧,若是你的記憶能證明你說的是真話,那我就……等等,說了半天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舞說道:「我到這裡來就是讓你們幫忙確認這兩個傢伙是不是百變怪?……」喬伊院長說道:「好吧,只要你的記憶證明你說的是真的,我就幫你確認這兩個傢伙是不是百變怪。」

舞聽見這話拿出手機,撥通馬蒂的號碼:「馬蒂,你還在卡那茲市嗎?…那就好…你能不能來一次XX醫院,喬伊院長要看關於暗夢咲夜的記憶。……謝謝,請你快點過來……先掛了。」

舞收起手機對喬伊院長說道:「我說的人馬上就過來,我們能不能換個地方,要是讓那人看見這兩個瞌睡蟲就麻煩了。」舞指著熟睡的李欣夏美如此說道。

喬伊院長說道:「好,那就去我的辦公室吧。…梅,你留在這裡照顧她們。…先讓人收集她們的血樣,送去化驗室存著。」喬伊院長開門叫來一個喬伊小姐如此吩咐道,她已經判斷舞沒有說謊。…喬伊院長說完這話拉起舞離開了。

二人來到院長辦公室,片刻后馬蒂趕來了,將舞的記憶複製給喬伊院長,包括人質的記憶,追捕二人的能力者記憶,舞關於暗夢咲夜的記憶…

喬伊院長看了記憶后皺起眉頭說道:「照這麼看,這兩個女孩還真有可能是百變怪。 世紀暖婚:甜妻,已上線 …」

馬蒂聽見驚呆了,她抓住舞問:「「什麼叫女孩是百變怪」?…」舞說道:「回頭再跟你解釋,這裡沒你事了,你先回去吧,我會幫你向精靈聯盟請功的。…暗夢咲夜的事情我也會向你解釋清楚。」

馬蒂半信半疑的走了,舞和喬伊院長回到二人所在的休息室,她們依然在呼呼大睡,手臂上多了兩個創口貼,喬伊梅見此二人進來,對喬伊院長行了個禮說道:「我已經將她們的血樣送到化驗科冷藏起來了。…這兩人一直沒醒。」

喬伊院長說道:「好吧,這裡沒你的事了,你去忙吧。」喬伊梅點點頭離開了。

舞見此鬆口氣說道「這兩人就是百變怪,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嗎?」

喬伊院長說道;「這些記憶太亂了,等我理一理-這個藍發貓尾女有東施喵的超長尾巴-可以確定是東施喵變的夏美無疑,不過這個白髮女-欣用的是什麼精靈變,白色長發說明這種貓精靈皮毛是白的,她還有紅色眼睛和小麥色肌膚,好像沒有貓精靈有這三種特徵。」

喬伊院長繼續說道:「不僅如此,她使用貓變后能伸出白色羽翼飛行,我懷疑這也是貓變的效果,不過這世上有長著白色羽翼的貓嗎。」

舞說道:「這點我都說了,她用的是災獸變,災獸分類上屬於貓科,雖然長得並不像貓。」

喬伊院長說道:「你說這個白翼女是災獸變,有證據嗎?」

舞笑了笑,指了指李欣頭上的「黑色發卡」說道;「當然有證據,你摸摸她的黑色發卡就明白了。……最好試著把發卡摘下來。」

喬伊院長摸摸黑色發卡,發現這發卡材質不對,不像是塑料,也不是金屬,倒是有點像-牛角。……

喬伊院長回頭對舞說道:「這就是一般的牛角發卡,市面上有牛角梳,有牛角發卡也沒什麼奇怪的。」

舞笑著說道:「是嗎,那你把發卡摘下來看看。」

喬伊院長聽見這話開始摘發卡,這才發現那發卡是長在右面太陽穴上的,喬伊院長說道:「原來這發卡是獨角變的,這獨角倒是和災獸一樣。…加上一身怪力,擅長惡系的幻術,這欣用的的確是災獸變。」

舞心說:是啊!…災獸的攻擊力特別高,力量大得很。……現在我總知道欣為什麼能輕鬆打敗我了,本來就一身怪力,加上災獸的加成我不輸才怪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