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鬼龍現!」

乾坤劍陣的威力太過兇猛,瞬間壓制住白髮老者二人,為了扭轉局勢,他們一邊全力防禦,一邊招呼出兩隻猙獰的鬼龍,咆哮著攻擊向了葉晨風。

「哼!」

兩隻鬼龍襲來,葉晨風全身的力量瞬間達到了極致,死之靈珠的力量灌入到他雙拳之中,連續轟出了兩拳,攻擊向了襲來的鬼龍。

「嗷嗷!」

遭到葉晨風充斥著死亡之力的拳芒攻擊,兩隻鬼龍立即發出了痛苦的哀嚎聲,猙獰的龍頭出現了道道裂痕,龐大的身軀更是被撼動,向後方翻去。

「天地星印!」

接著,葉晨風雙手快速的扭動,滾滾道力和力量融合在一起,化成了兩枚孕育著天地星辰的方印,狠狠地轟擊在了兩隻鬼龍龐大的身軀上,可怕的破壞力直接粉碎了鬼龍的身軀,將它們打碎。

「乾坤一擊!」

強勢破碎兩隻鬼龍,葉晨風掠空而起,意念控制二百餘把乾坤之劍化成了兩柄巨劍,垂落著天瀑般的道意,狠狠地斬向了兩名白髮老者。

「閃!」

感覺到兩半乾坤巨劍的可怕,兩名白髮老者不敢硬接,本能的向一旁閃避。

雖然他們依靠速度閃避開了乾坤一擊,但瀰漫在虛空中的乾坤之力還是將他們震傷,身體更是出現了一絲失控。

「咻!」

葉晨風腳下劍光一閃,如一道閃電出現在一名白髮老者身邊。

「死吧!」

葉晨風一掌打出,紫電浮現在他掌心,可怕的紫雷驚空劈出,狠狠地劈向了白髮老者。

感知到之巔的恐怖,白髮老者不斷地打出一個個防禦底牌進行防禦。

但紫電瞬間襲殺的威力堪比下品通天聖器,五星鬼主境界的白髮老者根本抵擋不住。

隨著他召喚出的一個個底牌粉碎,勢如破竹的紫電轟擊在他身體上,直接轟碎了他半邊身體,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大哥!」

看到同伴有危險,另一名白髮老者發出的悲泣的怒吼聲,拼盡一切攻擊向了葉晨風,想要救下自己的大哥。

「誰都救不了他!」

葉晨風速度更快,瞬息之間出現在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白髮老者身邊,一腳踩爆了他的腦袋,絞碎了他的靈魂,將他當場擊殺。

「我殺了你!」

眼睜睜看著自己大哥被葉晨風踩爆腦袋而亡,剩下的那名白髮老者發出了悲泣聲,不惜代價的燃燒了道核和全身的氣血,向葉晨風發動兇猛的攻擊,想要殺死葉晨風報仇。

「劍龍捲,困!」

葉晨風意念一動,二百餘把乾坤之劍快速的迴旋起來,化成了可怕的劍龍捲,直接將白髮老者困在了裡面,瘋狂的破壞他的身體。

「鬼煞訣!」

遭到劍龍捲攻擊,白髮老者將鬼煞訣運轉速度提升至極限,拚命地攻擊,硬生生將威力極大的劍龍捲撕裂開一道裂痕。

「想出來,沒這麼容易!」

葉晨風冷笑一聲,沖著他轟出了一拳,充斥著超過五十億斤力量和道意的拳芒狠狠地轟擊向了他,瞬間爆發的力量將他逼退回了劍龍捲中。

「不!」

在乾坤劍陣攻擊下,白髮老者的身體傷勢越來越重,鋒利的乾坤之劍不斷地割破他的身體,斷絕著他的生機。

漸漸地,白髮老者的攻擊威力越來越弱,已經無力撕破乾坤劍陣了。

「人族小子,老夫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生機已無,白髮老者發出了一道悲泣的怒吼聲,不惜代價引爆了力量之源道核,向葉晨風發動最致命一擊。

「轟!」

一股衝天能量光柱直飛天際,炸開了吞噬他的劍龍捲,以極快的速度轟擊向了葉晨風。

但葉晨風反應極快,迅速退到了武鬥台邊緣,依靠強大的肉身,抵禦住了白髮老者自爆道核的致命一擊。

「收!」

道核自爆力量漸漸消散時,葉晨風意念一動,收走了黑袍男子三人的遺物,在一雙雙敬畏的目光注視下,跳下了武鬥台,就準備和夏紋蝶離開。

「你膽子真的不小,竟敢當眾殺死鬼族三少主和鬼族兩大長老,你難道不怕鬼族報復嗎?」

突然,一道妙曼的身姿擋在了葉晨風二人面前,聲音清呤的說道。

「是你!」葉晨風神情一怔,沒想到見到了當初在祖街相遇的那名來歷不凡的彩裙女子:「對於敵人,我從不留情,不管他什麼身份。」

「口氣不小!」身材高挑,身穿一襲白色長裙,氣質高雅,美麗不可方物的女子主動邀請道:「有時間嗎?我們找個地方坐坐!」

「好!」

葉晨風點了點頭,跟著她離開了嘈雜的武鬥場,來到了一處環境雅緻,坐落在湖畔旁,草地中盛開著爭奇鬥豔鮮花的茶舍。 「這裡環境不錯,看來姑娘對這百戰城很熟悉!」

看著周圍的美景,葉晨風突然感覺內心一片寧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百戰城有不少賞景喝茶的好地方,不過我更喜歡這湖畔小築!」女子十分熟練的洗茶,沖茶,為葉晨風和夏紋蝶泡上了兩杯散發著陣陣幽香的靈茶道:「二位嘗嘗,這雨前天峰茶如何。」

「好!」

葉晨風點了點頭,拿出了茶杯,輕輕品味了一口。

頓時,葉晨風感覺喝進口中的靈茶化成了縷縷精純的天靈氣,順著自己的喉嚨流進了自己的身體中,全身舒暢無比。

「好茶,真的是好茶!」葉晨風情不自禁喝了第二口,讚不絕口道:「這等靈茶正是世間罕見。」

「雨前天峰茶也只有這湖畔小築有,別的地方可喝不到!」女子露出了一絲迷人的笑容道:「二位如果喜歡,就多喝點。」

「對了,還不知道姑娘尊姓大名!」葉晨風放下了茶杯道:「今日之情,我謹記在心。」

「我叫玲雨心!」玲雨心抿嘴喝了一小口雨前天峰茶,明知故問道:「不過我不清楚公子這話什麼意思?」

「姑娘請我們來這裡喝茶,難道不是為了用自己的身份,震懾鬼族,讓他們有所顧忌,不要輕易報復我和紋蝶嗎?」葉晨風笑了笑,挑明道。

「說實話,我一開始確實抱有這個目的,以報答你對我的恩情!」玲雨心點了點頭道:「不過我現在感覺,此舉有些多餘,你根本不怕鬼族的報復。」

「姑娘太高看我了,就憑我們二人,可抗衡不了一個種族!」葉晨風搖了搖頭道。

「鬼族不是大族,他們只是依附於魔族的小族,而以公子如今表現的戰力和實力,鬼族想要報復你不容易!」玲雨心親自為葉晨風和夏紋蝶倒滿靈茶道:「不過二位還是要小心一個人。」

「誰!」

葉晨風喝了一大口雨前天峰茶,問道。

「鬼族少主鬼少帝!」玲雨心緩緩地說道:「這鬼少峰號稱鬼族萬年難得一現的絕世之才,修鍊不到三千年,就修鍊到六星鬼主極致,更有人傳,他一隻腳踏入到了一星鬼神境界。」

「而鬼族為了讓他在百戰會武中取得好成績,一定會將鬼族鎮族之寶交給他!如果公子遇到鬼少帝,切記小心。」

「多謝姑娘提醒,我們會注意的!」葉晨風微微一笑,緩緩地說道。

「雨心,聽雲老說你來了!」

說話之時,一道清呤的聲音突然在木屋外響起,一隻白嫩柔滑的小手推開了屋門,帶著一股沁人的幽香走了進來。

「冰姐,你回來了!」玲雨心緩緩站起身來道:「我來給你們介紹,這兩位就是我的恩人。冰姐是這湖畔小築的主人。」

「恩人不敢當,各取所需而已!」葉晨風不亢不卑的說道:「冰姐,你好。」

「我說雨心怎麼帶外人來到我這裡,原來你就是給他混虛蓮花瓣,治癒她身體隱疾的那個人!」

身穿一襲白色緊身短裙,火辣的嬌軀凹凸有致,一雙渾圓的雙腿延伸出短裙,渾身上下散發著致命誘惑,境界卻十分模糊的冰瑩君道。

「對了,你身上還有混虛蓮花瓣嗎?我想像你討一片!」

「這……」

混虛蓮花瓣十分的珍貴,葉晨風身上還剩兩朵,並不願輕易送人。

「我不會輕易要你的混虛蓮花瓣,我會拿出等價之物與你交換!」冰瑩君說道:「或者我可以讓這位擁有先天道體的姑娘,在百戰會武前,突破到一星道主境界。」

「真的!」

葉晨風眼睛一亮,露出了濃濃的驚喜之色。

讓夏紋蝶參加百戰會武,葉晨風頗為擔心,畢竟她的境界過低,如果遇到天域諸族頂級天才很難自保,但如果她能突破到一星道主境界就不一樣了。

「冰姐既然說了,就一定能做到!」玲雨心在一旁接話道。

「好,那紋蝶就拜託冰姐了!」

葉晨風沒有再吝嗇,拿出了一片封印在冰盒中的混虛蓮花瓣,送給了風韻十足的冰瑩君,讓她幫夏紋蝶短時間提升境界。

「如果我沒有認錯,這混虛蓮花瓣的生長年份超過千萬年了吧!」冰瑩君解開了封印,用她白嫩的鼻子輕輕聞了一下道。

「冰姐果然好本事!」葉晨風讚歎道,對謎一般的冰瑩君眼力驚嘆不已:「對了冰姐,你了解這屆百戰會武嗎?」

「了解一些!」冰瑩君點了點頭。

「冰姐,你可知道,此次百戰會武,有多少名超越神級高手參賽!」

葉晨風很想知道,自己的競爭對手有多少,實力到底如何。

「至少五人!」

冰瑩君伸出五根細長的手指道。

「五人!」葉晨風眉頭微微一皺道:「不知有哪五人。」

「雨心是一個,還有就是皇天族的皇無天,神天族的天青雲,另外兩個分別是魔族的魔一塵,古族的古鴻,他們都是一星神級高手。」冰瑩君一邊喝著雨前天峰茶,一邊說道。

「除了他們五個,還有一人的實力很可怕,那就是月葉銘,他絕對擁有挑戰道級高手的實力!」玲雨心接話道。

「雨心姑娘,你們是不是都來自於虛神界!」葉晨風深吸一口氣,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不,除了我之外,他們都來自於虛神界,不過我與虛神界也有些關係!」玲雨心搖了搖頭,含糊的說道。

「那雨心姑娘,你覺得你們六人中,誰最有希望奪魁!」葉晨風問道。

「自然是神天族的天青雲,他的實力極其可怕,皇天族的皇無天也有奪魁的希望,而魔一塵與古鴻實力同樣不可小覷,掌握著逆天底牌,我不是他們四人的對手!」玲雨心詳細的說道。

「多謝相告!」

葉晨風了解了自己的主要對手,感到了無窮的壓力。

「距離百戰會武還有一段時間,你們這段時間就在這湖畔小築休息吧,在這裡沒有人敢找你們麻煩!等百戰會武開啟前,我一定幫她突破到一星道主境界!」冰瑩君說道。

「那就一切拜託冰姐了!」葉晨風感激的說道:「對了冰姐,不知你可否幫我一個忙,我想用這塊天級血珊瑚,兌換一些祖獸精血。」

「這血珊瑚蘊含多少種天級道圖!」

感受著天級血珊瑚蘊含的強大道意,冰瑩君眼睛一亮,開口問道。

「十八種天級道意!」葉晨風道,

好,我湖畔小築收了這血珊瑚了,到時我會動用一切關係,盡量幫你多弄一些祖獸精血!冰瑩君許諾道。

「多謝冰姐!」 「好了,距離百戰會武的時間不多了,你隨我來,我帶你去修鍊!」

冰瑩君緩緩地站起身來,帶著葉晨風二人離開了散發著淡淡茶香的木屋,將葉晨風安頓好后,帶著夏紋蝶來到了一個神秘的空間修鍊。

「五名神級高手,再加上月葉銘,我想要奪魁幾乎不可能!」

主級高手與神級高手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不要說葉晨風現在連三星道主都不到,就算他突破到三星道主,也不可能擊敗神級高手。

「哎,我的起步與虛神界那些天才相比,還是太低了!」

葉晨風輕輕嘆息一聲,回到了乾坤境中,一一檢查擊殺鬼族三大鬼主,得到的戰利品。

「十把極品真靈聖劍,這也是不小的收穫!」

葉晨風意外在三人遺物中發現了十把極品真靈聖劍,除此之外,葉晨風還得到了珍貴的真靈血珠,半通天聖器惡鬼頭刀,以及靈犀玉佩等寶物。

「不管怎樣,才突破到三星道主再說吧!」

葉晨風深吸一口氣,摒除了雜念,將影戰神贈予他的破境丹拿了出來,一仰頭吞到了肚中,借破境丹強大的藥力,全力衝擊三星道主境界。

在葉晨風和夏紋蝶,在湖畔小築衝擊境界時,鬼族府邸中卻掀起了軒然大波。

「查出來了嗎,那個殺害我兒的人族小子到底什麼來歷,現在藏哪裡去了!」一名身穿黑骷髏長袍,雙鬢花白的中年男子,一掌震碎了身旁茶几,怒不可遏的咆哮道。

「回稟族長,那人族小子的來歷我們沒有查出來,不過我們發現了他藏身之處!」一名鬼族的眼線惶恐的說道。

「告訴我,那小子藏在什麼地方,我要親手抓住他,將他抽筋扒皮!」鬼族族長鬼幽猛地站了起來,殺氣騰騰的說道。

「那兩個人族高手,藏在了湖畔小築!」鬼族眼線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