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在他們面前的桌子上,是堆積如山的竹籤。旁桌的人,不時投來異樣的目光。

歐陽紫馨欲哭無淚的道:「小學弟,姐姐是帶你出來安慰你的,你這是要報復我嗎?你可已經吃了我一周的伙食費啊!」

「啊?」唐舞麟這才意識到,自己確實是已經吃了很多。看著歐陽紫馨美麗的嬌顏,他今天的胃口似乎有點出奇的好,而且,早上起來因為送走王金璽和張揚子,他有些食難下咽,吃的也少了。所以,今天這水平發揮的就有點超長。

「對不起啊!學姐,今天我來請客吧。本來就應該男人請客的。」唐舞麟趕忙說道。他現在鍛造賺錢不少,吃飯已經不是什麼問題了。

「啪!」歐陽紫馨抬手在他頭上敲了一下,「什麼男人,你還是個孩子。哪有姐姐帶弟弟出來吃飯,讓弟弟買單的。吃吧、吃吧。反正你把姐姐吃窮了,姐姐就在學院賴食堂了。話說,你不會就是咱們初級部那個傳說中的超級飯桶吧?據說,連學院都怕了你了。」

「呃……,好像說的是我。」唐舞麟有些羞愧的說道。

「不過,你真的是太能吃了。這以後誰要是嫁給你,做飯都要累死吧。」歐陽紫馨掩口輕笑道。

「紫馨。」正在這時,一個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歐陽紫馨扭頭看去,美眸中頓時多了一抹驚喜之色,快速的站起身走過去,「學長,你也過來吃東西嗎?」

唐舞麟被她的身影擋住,只能隱約看到,和她說話的是一名男青年,身材高大,看不到相貌。

「是啊!我帶小妹出來打打牙祭。有兩周沒看到你了,你真是越來越漂亮了。」青年笑道。

歐陽紫馨的聲音變得格外溫柔,以手拂面,道:「有嗎?謝謝學長誇獎了。啊,這會兒已經沒位子了,不如,你們就跟我們一起吧。」

「好啊!」青年笑道。

不知道為什麼,聽著歐陽紫馨和對方溫柔的說話,唐舞麟心中有種不舒服的感覺,先天就對那男青年產生了一絲敵意。也不抬頭,就在那裡悶頭苦吃。

「好傢夥,你們可真是吃了不少啊!」男青年驚訝的說道。

歐陽紫馨道:「是啊!我這弟弟的飯量著實是有點大。學長別客氣,我來請客吧。」

男青年笑道:「哪有讓女孩子請客的道理,老闆,再給我們上點東西,要一份烤鱈魚,一份烤雞翅,小言,你還想要點什麼吃的?」

「我要烤肉串,羊肉串和牛肉串都要,哥,我還想喝點麥酒行不行?涼涼的,可好喝了。」清脆的聲音吸引了唐舞麟的目光。

但是,當他抬起頭,看到已經坐在自己對面的二人時,不禁直了眼睛。

這真是天涯何處不相逢啊!這不是傲嬌冰杖男和他妹妹嗎?

是的,被歐陽紫馨稱之為學長的,正是許曉語,他身邊自然就是許小言了。他這幾天也是心情不好,今天帶著妹妹偷跑出來吃東西。卻剛好碰到了歐陽紫馨和唐舞麟。

許小言正一臉憧憬的說著自己想吃的東西,許曉語則是扭頭向老闆要著食物,所以都沒有注意抬起頭的唐舞麟。

「喂,小傢伙,你慢點吃,別驚嚇到別人哦。」歐陽紫馨湊過來,低聲在他耳邊叮囑道。

唐舞麟心中頓時有些憤憤不平,學姐不會是對這個傲嬌冰杖男有什麼想法吧?他雖然年紀小,但成天聽謝邂說些這方面的話,多少也懵懂的對男女之事有了那麼一絲認識。

唐舞麟低下頭,最好別人出來,不然就麻煩了。自己還是吃吧。

要過食物,許曉語重新轉過頭來,看著巧笑嫣然的歐陽紫馨,道:「學妹,這是你親弟弟嗎?也是咱們學院的?」

歐陽紫馨笑道:「不是齊尼迪,算是認的弟弟吧。是啊!我這小弟,可是天才呢。是今年新生特批班級零班的學員哦。」

「哦?零班?」許曉語聲音頓時多了許多驚訝,扭頭向身邊的妹妹看去。

歐陽紫馨道:「學長在高級部也知道零班嗎?」

許曉語道:「這幾天才剛剛聽說。我妹妹明年就應該進入中級魂師學院學習了。我聽父親說,想讓她提前入學,就是要進入零班,做一名插班生。現在應該已經安排的差不多了吧。」

「插班生?」唐舞麟下意識的抬起頭來。小冰杖少女要到零班來?

他的聲音同時吸引了許曉語和許小言的視線,兄妹二人看到唐舞麟的瞬間目光也不禁呆了一下。

許曉語這幾天內心的所有鬱悶都來自於唐舞麟他們,哪會認不出,頓時雙眉倒豎,「是你!」

許小言則是掩口驚呼,「啊!你……」

唐舞麟這才意識到自己情緒激動之下露陷了,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尷尬,「呃……,你們好,我是唐舞麟。」

歐陽紫馨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向許曉語問道:「學長,你認識我這弟弟?」

黑道豪門:冷少,放過我 許曉語剛想說認識,但轉念一想,自己在升靈台敗給一群小傢伙這種丟人的事還是不要當著歐陽紫馨說為好。對歐陽紫馨,他還是非常有好感的。

「不認識,只是好像有一面之緣罷了。」許曉語冷淡的說道。

「哥,他不就是……」單純的許小言趕忙要說,卻被許曉語拉了一下,後半句話就沒說出來。

歐陽紫馨何等聰明,立刻看出了些什麼,但許曉語不願意多說,她也沒有再多問。只是道:「那我給你們相互介紹一下吧。這是一年級零班的唐舞麟。舞麟,這位學長可是咱們學院最優秀的天才哦。高級部二年級一班的許曉語學長,已經是三環魂尊級強者了呢。而且學長還有可能在畢業前突破四環,正式成為魂宗。旁邊這位是他妹妹許小言。」

聽著歐陽紫馨的介紹,許曉語只覺得自己臉上火辣辣的,就像是被抽了一記耳光般難受。可當著歐陽紫馨,眼前這又是自己的同一個學院的學弟,他也不能直接發作。

「學長好。」唐舞麟有些不情願的向他心中的傲嬌冰杖男打了個招呼。

許曉語哼了一聲,「學弟好本事啊!不知那天見到的,是不是你們零班的另外幾位?」

唐舞麟頭皮有些發麻,這傢伙不會是要報復吧?雖說那天古月將他擊敗,但更多的還是因為許曉語對他們的輕視,他那冰之怒魂技的恐怖氣息,唐舞麟現在還記憶猶新。所以,對於許曉語的問話,唐舞麟沒有吭聲。

歐陽紫馨低聲道:「學長問你話呢。」

唐舞麟看了她一眼,她雖然是在和自己說話,但目光卻始終都在許曉語身上,眼神中的溫柔是壓制不住的。

「學姐,我吃飽了。咱們走吧。」唐舞麟拿了紙巾,擦了擦手就往外走。

「舞麟,你怎麼回事啊?」歐陽紫馨頓時一急,趕忙向坐在對面的許曉語道:「學長,對不起啊!我先送他回去,你們先吃,我去去就回。」

歐陽紫馨追著唐舞麟出去了,許小言一雙大眼睛中卻充滿了好奇,「原來他們就是零班的。零班很厲害的樣子啊!那位姐姐連哥哥都能打敗呢。」

許曉語額頭上頓時拉下三根黑線,拍了一下許小言的頭,「你能不能不說這件事?」

許小言委屈的道:「你打我,回去我告訴爸爸。」

「那怎麼是打了?是摸,是摸!」許曉語一臉無奈的說道。

「舞麟,你怎麼回事啊?」歐陽紫馨追上唐舞麟,不解的問道。

唐舞麟出來被冷風一吹,也覺得自己剛才的行為有些不妥,畢竟學姐好心請自己吃飯,自己卻跑了,這叫怎麼回事兒啊!

「對不起啊學姐。我這幾天確實是心情有些不好,我們回去吧。」唐舞麟歉然道。

歐陽紫馨道:「算了。我看你也吃飽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再跟他們坐一會兒。」

「啊?」看著歐陽紫馨不住回頭看向餐廳方向的樣子,唐舞麟頓時明白,在這位學姐心中,許曉語顯然要比自己重要的多了。

「好。那謝謝學姐今天的款待。改天我回請學姐。」唐舞麟有些客氣的說道。

「嗯那,沒事。回頭再說,那我先回去了,你自己路上小心。」丟下這句話,歐陽紫馨已經快速的跑回餐廳方向去了。

自嘲的笑笑,唐舞麟對歐陽紫馨依舊充滿好感,這就是年齡的差距吧。

不過,零班真的要加一名學員了嗎?只是,那個許小言的能力似乎也不怎麼強啊!那天好像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一直都是被傲嬌冰杖男護著。

回去問問老師再說。不過,零班如果不再加人的話,只憑自己加上古月、謝邂三人,確實是顯得少了些。

回到學院,唐舞麟沒有返回自己的宿舍,而是來到舞長空宿舍門口敲門。

「進來。」舞長空清冷的聲音傳來。

門沒鎖,唐舞麟推門而入。只見舞老師依舊是習慣的一襲白衣,正盤膝坐在床上。

「什麼事?」舞長空淡淡的說道。

唐舞麟道:「舞老師,今天我在外面碰到一個人,說是會在之後加入我們零班。我們要擴招了嗎?」

舞長空睜開雙眼,眼中隱隱有一道紫意閃過,「這不是你現在應該思考的事情,你現在應該想的,是怎麼通過接下來的期末考試。我必須提醒你,考試原本是給你們五個人準備的,現在少了兩個人,也就是說,你們需要三個人來接受五個人的考試難度。」

「啊?」這還叫必須提醒?怎麼現在才說?

—————————————–

新的一周,求推薦票啦! 唐舞麟目瞪口呆的看著舞長空,一時間不禁有些發愣。這實在是有些不近人情了吧。

舞長空道:「沒有別的事,你就回去吧。」

「哦。」唐舞麟灰溜溜的出了他的宿舍,但他還是迫不及待的將舞長空的話告訴了謝邂和古月。

「五個人的難度就五個人的難度。」古月一臉的不在乎,謝邂倒是有些緊張,不過,事已至此,緊張又能有什麼用?

「舞麟,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想試試。」謝邂不懷好意的湊到唐舞麟耳邊說道。

「什麼事?」唐舞麟疑惑問道。

謝邂道:「我在想,當初你還沒能控制血脈力量的時候,我插你一刀,你就能暫時引動那種力量。現在你能夠控制了,我要是再插你一刀,會不會有爆發啊?」

唐舞麟愣了一下,「這個我也不知道。」

謝邂道:「要不,咱們試試?」

「不行!你怎麼不往自己身上插刀?」古月沒好氣的踹了謝邂一腳。

謝邂哼了一聲,「就知道你會護著他。我說古月,你公平點行不行?大家都是一起認識的,為什麼你就對舞麟那麼好?」

古月笑了,她笑起來很美,而且有種出塵的氣質,但看著她的笑容,謝邂卻覺得有些瘮的慌,「你、你笑什麼?」

「想知道為什麼我對舞麟比對你好嗎?答案很簡單,他比你帥啊!」古月滿懷惡意的說道。

「呃……,你怎麼能這樣!」謝邂一臉悲憤的說道。

唐舞麟忍不住笑了起來,「行了你們兩個,咱們先商量考試的事情吧。」

古月道:「當初升班賽怎麼打的,現在就還怎麼打,我們三個的配合本來就是最默契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唄。反正舞老師也不能給我們一個完全完成不了的考試吧。」

唐舞麟點了點頭,「我覺得舞老師有可能會針對我們進行一些布置,這樣吧,我們也稍微做一些變化。謝邂,你還是主攻、策應。古月,這次你也主攻,做攻擊手。我負責防禦和控制。」

古月點了點頭,「行,我怎麼都可以。」

「好,那先這樣。」這是在謝邂的房間中,他和古月走出門,剛要回自己的宿舍,卻被古月一把拉住了。

「等等。」

「怎麼了?」唐舞麟疑惑的問道。

古月湊近他身邊,圍著他轉了一圈,鼻子動了動,「你身上怎麼有女人的味道?說,剛才幹什麼去了?」

唐舞麟驚訝的道:「你鼻子挺靈的啊!我這一身烤肉味兒中你都能聞出女人味兒來。厲害、厲害!」

「別打岔,從實招來。」古月惡狠狠的問道。

唐舞麟笑道:「沒什麼啦!我今天心情不太好,歐陽學姐請我去吃烤肉了。結果你猜我碰到誰了……」當下,他把自己今天跟歐陽紫馨去吃飯,然後碰到許曉語兄妹的事說了一遍。

聽了他的講述,古月不禁有些疑惑的道:「那這麼說,這歐陽學姐是喜歡那個傲嬌冰杖男了?」

唐舞麟有些無奈的道:「好像是吧。對了,許小言要加入咱們零班,你怎麼看?」

「我無所謂啊!」古月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那歐陽學姐重色輕友,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離她遠點。」

唐舞麟皺眉道:「別這麼說她,人家是好心請我吃飯呢。歐陽學姐挺善良的。」

古月道:「善良?善良她就該送你回來。你們吃飯的地方距離學院不近呢,你這麼小年紀……」

「我哪裡小了?」唐舞麟不滿的說道。

古月雙手叉腰,「總之,你以後就是少接觸她吧。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睡覺去吧。」說完,她轉身走了。

唐舞麟有些摸不著頭腦,返回房間去修鍊了。儘管今天他曾經鬱悶過、懷疑過,但是,成為強者終究是他給自己制定的人生目標,短暫的心理變化並不能影響他的正常修鍊提升自我。

古月回到房間,關上門。眼眸中也彷彿多了一些什麼。走到窗前,打開窗戶,讓清涼的夜風吹入。

髮絲在夜風中漂蕩,她的眼眸漸漸發生了一些變化,不再是原本的黑色,而是散發出淡淡的紫色光暈。

伸出手掌,掌心之中,一團團光芒跳動而出,藍色的是水,黃色的是土,紅色的是火,青色的是風,銀色的是空間,金色的是光明。還有,一抹深紫色的光暈最後躍起,一閃而沒。

清晨。

唐舞麟習慣性的在學院操場上跑步,很快,他又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學姐好。」唐舞麟向歐陽紫馨打了個招呼。

歐陽紫馨笑眯眯的道:「怎麼樣?心情變好了沒有啊?」

唐舞麟有些尷尬的撓撓頭,「我現在挺好的,沒事了。」

歐陽紫馨笑道:「那就好。對了,昨天最後是許學長結的賬,你有機會可以謝謝他哦。」

「他結的賬?」唐舞麟頓時有些鬱悶。

歐陽紫馨道:「好啦,他也是看我的面子結賬的,姐姐跟你開玩笑的。你以後請我吃飯就行了。來,我們加速吧,看我能不能追上你。」

速度上,唐舞麟明顯佔據著優勢,歐陽紫馨速度不慢,但和他還有差距,但在唐舞麟刻意壓制的情況下,兩人保持著同樣的速度前行。

跑了步,歐陽紫馨回去洗漱了,先跑步后洗漱是她的習慣,唐舞麟自然是衝進食堂,繼續他的飯桶之旅。

不出意料,期末考試第二門,依舊是在學院外進行的。舞長空帶著唐舞麟三人出了學院,這次沒有步行,而是乘坐了一亮魂導大巴車,直接向郊區而去。

「舞老師,能不能透露一點,我們今天的考試內容是什麼啊?」謝邂陪笑著問道。

舞長空瞥了他一眼,「到了那裡你們就知道了。和升靈台有點像,但並不完全一樣。」

「哦。」謝邂點了點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