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哼,以為擁有一朵神焰就可以毀我億萬血寵嗎?」定顯仙帝的眼裡閃過一絲不屑之色,戰無命身上的這團火焰對他的那些血噬蟲是有極大的傷害,但是他卻根本就不擔心,那些血噬蟲雖然被化成一縷縷血氣飛升而起,可是這飛升上去之後還有虛空之中的那一經強大的血祖魔符,就像是水蒸氣升入空中依然還是會融入雲中,而後積累更多之後會再度化為雨水灑落下來,而這些血噬蟲也同樣如同,只要他的血祭規則沒有改變,那張符文不曾消失,那麼血噬蟲只會是無窮無盡的。就算戰無命再強大,也是個人,總會有力量用盡的時候,一旦力量用盡的時候,便是戰無命的死期,這是他的戰略手法,對於戰無命這樣強大的存在,他更喜歡將其能量一絲絲消磨……當然,那只是在平日里,但是現在,他卻更喜歡用自己的力量去碾壓一個曾經無比囂張的對手,讓對方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打臉。

「轟……」戰無命身邊的巨大火海驟然之間一陣搖動,彷彿被一股強風吹過,戰無命只覺得一股冰寒的殺意直接沒入了他的身體,而後他看到身體周圍的那青藍色的火焰驟然裂開,一條血紅色的觸手猛然探入其中,就像是自天外飛射而來的死亡之箭,一下子破開了戰無命身邊的帝界,不僅如此,還有一股詭異的力量似乎想要將他身體周圍的力量給牽引開來。

定顯仙帝並沒有指望完全靠血噬蟲就可以對付戰無命,所以他自己親自出手了,強大的氣息之中帶著一絲歲月朽蝕的力量,似乎讓戰無命的靈魂都顫抖了一下。

鳳還巢之嫡女狂后 「好強……」戰無命的心頭猛然升起一絲不安,身形猛然後撤,那團火焰回收,如一條盤旋的巨大龍一般護在自己的身體贖周圍。定顯仙帝竟然在這個時候真的突破到了半神階,那強大的氣息使得天地有些失真了起。

「哧、哧、哧……」戰無命沒有半絲猶豫,逆天劍化成了一道光華,直接將那血色的觸手斬成了無數截,雖然青冥仙焰被那些觸手分離,甚至想將青冥仙焰自戰無命的身上直接剝離,只是他們錯估了戰無命真正的戰力,以至於攻擊才開始便已經傷不淺。那些觸手被斬成碎末,不過戰無命卻沒有半點開心,因為他發現那被他斬開的血肉觸手竟然在虛空之中散落成了無數的血色小蟲,而這些小小的血噬蟲速度比那幾有拳頭大小的血噬蟲更快了不少。戰無命還沒能做出反應,身體就像是被那些血噬蟲直接附於身體之上,那些血色的物質信訪仿有了生命一般,就算戰無命的肉身強大無比,幾乎是無暇無垢,那些血色似乎都可以輕易侵入自己的身體之中,而這些血色小蟲一接觸到自己的身體,立刻便開始融化,彷彿戰無命的身體就像是吸水海綿,竟然將那些恐怖的血色小蟲所融化出來的血汁迅速吸收。

與此同時,一股極度陰邪的神魂氣息在他的識海之中緩緩入侵。讓戰心頭升起了一絲冷笑。他果然沒有猜錯定顯仙帝的心思,想要將他的身體轉化為血傀,而那種詭異冰寒的血色能量

如一口口細針一般刺入了身體,不斷地沖刷著自己識海。

「轟……」戰無命的心神才動,便發現一個血色的拳頭猛然轟破了他身體周圍的帝界,而後轟然落在他的身上。

戰無命的身體驟然之間像是一塊舊抹布一般墜落一堆血噬蟲之間,只是他身上的神焰並沒有消失,所過之處,那些蟲子直接被高溫烤爆。戰無命的身體在地面之上拖下了一條長長的溝壑。

他竟然無法擋住定顯仙帝的那恐怖的一拳,直接被定顯仙帝給轟飛。這一刻,戰無命自然清楚定顯仙帝變身之後,只怕已經擁有了半神階的力量。而這個氣息似乎還在提升,那感覺就像是沒有止境一般。

定顯仙帝顯然已經不再是之前的那位定顯仙帝了,這讓戰無命想到了七曜仙帝,七曜仙帝與太古神屍融合,最後將自己變成了一個怪物獨眼神章,無比強大,如果不是戰無命的身上有可以對付強大的生靈的噬神蟲,只怕他真的要隕落在七曜仙帝的破碎神國了。

眼前的這位定顯仙帝已經完全放棄了自己的靈魂,徹底讓自己變成血祖的分.身,絕對不僅僅在於那張血祖魔符。

外人只看到了那張血祖魔符的強大,無思仙帝根本就不知道定顯仙帝實際上已經成了血祖的分.身,而且是血祖最強大的分.身。當定顯仙帝完全放開自己的靈魂,全盤接受血祖的控制時,也在極短的時間接受了無數年來血祖積累下來的信仰原力。

血祖之所以強大,不僅僅是將無數生靈的血液變成自己的能量,更因為在這無盡的天地之間還存在一個隱秘的血界,那是一方世界,那裡是血祖誕生的地方,是渾天魔神屠殺了無數生靈,以無數生靈血肉祭祀混沌的時候,諸天生靈血液所凝聚成的一方獨特的世界。

血祖就是在那一方血肉世界藉助天地間無窮的怨念和混沌反饋的邪魔之氣衍生出來的第一個生命,因此,它對渾天魔神無比忠誠,其生命中有著渾天魔神的痕迹。血祖無數年來被天堂神器鎮壓在地底,根本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繫,他的血界中不知道凝聚了多少年的信仰之力,那可是太古神魔大戰之前留下來的原始界面,比整個仙界的一方仙域不知道強大多少倍。

當定顯仙帝放開心神接受血祖的同化的時候,冥冥之中血界信仰之力和本源源源不斷地注入他的身體,使其修為無止境地提升起來。此刻,已經完全穩固了半神境界,不只如此,他還在迅速提升,變得更加強大。

每一位仙帝都有自己的底牌,這一點戰無命感受更加真切,能夠在仙界生存的仙帝,每個人手中都有自己強大的底牌,一旦這些人到了山窮水盡時,便極有可能會不顧一切放開手腳,成為最恐怖的殺器。

推薦耳根新書: 七曜仙帝如此,眼前的定顯仙帝同樣如此。這群人能成為天命之子,本身就擁有大氣運,這種大氣運者在這無數歲月中究竟獲得了多少資源,獲得多少機遇誰說得清楚?

這一世,他獲得了太虛神訣,也許太虛神訣在太古算得上是最強大的功法之一,但誰能說清在這無盡的時間長河中不會有其他強大功法出現?這些獲得了機緣的人有些並不高調,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有當他們被逼到最後,才能看到這些人的可怕。

戰無命覺得自己小看了天下的英雄,他與定顯仙帝之間本就不可能和平共處,就算是現在他不出手,以後同樣還是要出手。

定顯仙帝代表著他某一世的氣運,他必須將這縷氣運融合,整合之後才有可能獲得完整的命運軌跡,才能真正感悟到完整的天地大道,最終突破帝階達到半神或者神階。只是這次似乎不是很順利。

看著此刻的定顯仙帝,戰無命突然想到了黑暗魔帝,黑暗魔帝一直被公認為黑暗聯盟的頭領,

是整個仙界最強大的仙帝之一,本尊卻輕易被自己在陰陽火域逼得自爆而亡,當時他並未找到魂核,還以為是光暗之子莫天機拿走了,現在想來,只怕沒那麼簡單,那顆魂核不見了,還有一個可能,就是那個所謂的黑暗魔帝不是暗暗魔帝真身,只是黑暗魔帝眾多分.身中的一個而已。

想到這裡,戰無命的心中多了幾許壓力,如果真如他猜測的那樣,黑暗魔帝究竟有多強大?誰也說不準。

不過,戰無命此刻沒時間去想黑暗魔帝的事情,定顯仙帝給他的壓力越來越大,不是那些血噬蟲,而是定顯仙帝自身的力量和讓戰無命感到壓抑。

一道道天地規則在定顯仙帝身邊凝聚,無窮的怨念和凶厲之氣使得整個極風仙城在短短片刻化成了修羅地獄。滿天血光讓整個天地化成了一種古怪的域界,天空是一片翻滾的血海,大地是無邊漫延的噬血蟲,無數的血色光華如絲如柱,將整個空間化成了一個巨大的血牢,原本的天地規則在這無盡的血色中悄然改變。

這片天地的規則悄然被血色規則同化,不再屬於九大本源中的任何一種。讓戰無命有一種極為陌生的感覺。他熟悉的那些天地本源的力量逐漸被排斥出這片空間……

血之本源,是一種極度罕見的變異本源的力量,戰無命也不知道它算不算是水之本源的一個分支,只是這種本源力量十分古怪,就連戰無命的身體中的血液也可以受其影響。

戰無命被一擊而退之後並沒有受傷,這讓定顯仙帝有些意外,眼前的年輕人比他想象的更強大,他知道自己此刻的力量絕對可以達到半神階,就算是仙界最強大的釋天帝,他也不畏懼,可是剛才那一擊竟然沒能傷得戰無命。

「我以我血祭混沌,我以我願獻魔神……宇內生靈皆為食,血界之靈還我身……」定顯仙帝發出一陣低低的吟唱,在那無盡的血色蒼穹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旋渦,旋渦越旋越深,瞬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通道,一股凶厲的血腥規則自那巨大通道中滲透過來。透過巨大的通道,戰無命彷彿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血色大陸,在那片大陸上只有一片無邊的血海,無數巨大的生靈在那血海中翻騰遨遊……

「那是血界……」戰無命臉上泛起驚駭之色,他沒想到定顯仙帝竟然可以通過血祭整座仙城中的生靈,一舉將那不知道在哪個位面的血界通道打開,那恐怖的血色和血界的規則就像磨盤一般向這片世界碾壓而至。

「戰無命,受死吧,我會用你的神魂血肉獻祭給血界,我會因此成為真正的血界之主……」定顯仙帝厲笑道,而後雙手一合,化成兩片巨大的血色磨盤向戰無命碾壓而至。

無盡的噬血蟲沒完沒了地向戰無命的身體上湧來,在戰無命身邊的那團恐怖的大火焚燒下根本就無法擠入戰無命的身體,就算是剛才定顯仙帝那一擊,有無數的血色力量侵入戰無命的身體,也只是滲入后便被戰無命身體之中的五行磨盤碾成虛無。

戰無命的體內自成世界,就連當年那渾天魔神的恐怖邪氣進入戰無命的身體后都化成了戰無命身體的養分。

「轟……」兩片血色的磨盤猛然轟在一起,

一道狂暴的能量陡然撞擊在一起,定顯仙帝微微一怔,因為戰無命的身形竟然自他的兩片磨盤中消失不見了,那團虛空火焰在他猛然一拍下,化成了無數的流光向四面八方飛濺開來,最後消失於無盡的血噬蟲潮中。

戰無命憑空消失,在那血色磨盤中還隱約有一絲空間波動,戰無命竟然在最後撕開了虛空而去。定顯仙帝一臉錯愕。暗空間此刻早已經布滿了黑暗魔暴,就算帝階強者在其中也會被撕裂身體,為何戰無命還可以自暗空間遁走。很快定顯仙帝就知道了,戰無命沒有自暗空間遁走,而是在他身後出現了。

「轟……」一股恐怖的力量猛然拍入他的身體,像是有一團恐怖的火山一下子在他的體內爆發開來,他感覺到自己身體中的每一個細胞都發出凄厲的慘嚎。

「轟……」定顯仙帝身體猛然炸成無數的碎片飛濺開來,一道刺目的白光自他身體所在的位置爆閃而過,是天堂的光明凈化之光。

戰無命驟然藉助暗空間進行短距離的瞬移,雖然暗空間的黑暗風暴強大無比,可以把普通的仙帝肉身撕碎,但是戰無命不是普通的仙帝,他有強大無比的肉身,其肉身的強大超越半神階的強者。

他的空間天賦本源越來越強大,可以在黑暗風暴中極短瞬移,只是距離不能太長,即便如此,也已經足夠了,足夠戰無命抵達定顯仙帝身後。這是戰無命早就算計好的偷襲,偷襲幾乎是一擊必殺,天堂神器直接轟入定顯仙帝的身體,無比強大的光明凈化之光在定顯仙帝的肉身中爆開。

此刻的定顯仙帝的身體十分奇異,向血祖真身轉化,天堂神器自太古便與血祖是死對頭,天堂神器更是在地心下將血祖真身鎮壓了無數年,傷害是最直接,效果最好的。只是戰無命沒想到自己的天堂神器光明之力驟然爆發之後,定顯仙帝竟然直接將自已的身體爆散開來,化成了無數碎片,絕對不是天堂神器將其轟碎,而是定顯仙帝自爆。

「哇……」戰無命的身體被定顯仙帝的身體自爆所產生的恐怖力量震得跌了出去,同時狂噴出了一口鮮血。自爆的力量就算他有超越了半神階的肉身也無法近距離承受。他的身體跌落之後,就被那無盡的血噬蟲掩埋了。

「哧、哧……」就在無數的血噬蟲將他的身體包裹的瞬間,戰無命的身體中竟然彈出了無數如髮絲般的枝條。無數枝條在戰無命的身體周圍形成一個古怪的衣甲。

「吱、吱……」附著在戰無命的身體上的血噬蟲被無數枝條貫穿。一股股狂暴的吞噬之力將那些血噬蟲吸收一空。

「轟……」血噬蟲不僅未能將戰無命吞噬,反而成了戰無命體內混沌神樹的養分。

只是混沌神樹並未伸出太遠,只護在戰無命身體周圍。有這麼一下緩衝,戰無命的身體中再度爆出一團恐怖的火焰,將自己的身體外圍血噬蟲清空。

戰無命立身而起,心中卻沒放鬆一點兒,他看到在那無邊的血潮中一個高高的物體迅速聳起,就像自水面之下升起的怪物般拖起一片血色的粘液,血色粘液滑落之後現出一個人形。

「定顯仙帝……」戰無命的眼裡閃過一抹震驚,他感應到定顯仙帝的氣息再次傳來,他可以肯定,自血潮中聳立而起的人必是剛剛自爆的定顯仙帝。

此刻定顯仙帝的身體並非是由血肉組成的,而是由無數的血噬蟲組拼在一起,凝成人形。這片血色蟲海隨時都可以讓那爆成碎片的定顯仙帝得組成新的軀體。剛才定顯仙帝的自爆並沒有立刻死亡,只不過是浪費了一個軀體而已。

戰無命覺得有些頭大,眼前這個狗屁定顯仙帝還真如他所說的那般,所有的物理攻擊似乎對他根本就沒有效果,連自爆都無法讓其死亡,定顯仙帝就是一個不死的怪物,除非戰無命有辦法將眼前這無盡的血海完全驅散,完全毀滅。想到這裡,戰無命的目光望向蒼穹上那片無邊的血海。

戰無命想到了那枚血祖魔符。不再與定顯仙帝糾纏,如同一枚爆射而出的火流星沖向那無邊的血海。只要這片血海不破,無數的血噬蟲不死,他便無法斬殺定顯仙帝,那枚血祖魔符可以吸收整個極風仙城中所有生靈的血肉靈魂補充其能量,從而為定顯仙帝提供源源不斷的血海能量,讓這片天地之間有無窮無盡的血噬蟲出現。要想斬殺定顯仙帝,必須破壞造成定顯仙帝強大的源頭能量。這種能量的源頭正是那蒼穹之上的血祖魔符。

推薦耳根新書: 「呼……」無數血噬蟲迅速在虛空結成一張張大網,定顯仙帝意識到戰無命的想法,意念一動,那些血噬蟲自動便形成層層阻礙。

「原來你也會怕……」戰無命一聲冷笑,身形在虛空猛然一旋,身體上猛然伸展出兩人只巨大的火焰翅膀,無盡的光明氣息將其身體籠罩其中,有如一道流光衝天而起。

那些血噬蟲剛剛形成網狀便被那恐怖的光明凈化之力給融去了一半,就算是因為戰無命速度太快撞到了戰無命身上,也被戰無命身上的那恐怖的青藍色火焰化成了一縷縷血氣。戰無命的身體毫無阻礙地穿透重重血肉,如同一支怒矢般射入了那翻滾的血海之中。

無數雷光在那片血海之中炸開,火焰、雷霆、光明凈化的力量……血海瞬間瘋狂起來。

定顯仙帝一聲低嚎,身形再度凝實,只是此刻他的身體比之前大了許多倍,滿身血色的肌肉看上很有幾分猙獰。他眼裡有了幾許凝重,看到戰無命鑽入了那血海之中,他沒有半點猶豫,身形向血海中飛撲過去。

……

極風仙城外數千里的極望山上,

幾道身影飄然浮空,目光落向遠處已經完全籠罩於一片血色霧氣中的極風城,神情變得十分沉重。如果戰無命在此,必然能認出眼前無思仙帝正在這群人中,包括成均仙帝。

這群仙帝衝出極風仙城,並沒有遠遠離開,畢竟極風仙城有他們想要的人。對於戰無命,他們心中還是有幾分忌憚,這個年輕人太強大了,不知道定顯仙帝使用這般禁術之後有沒有機會殺掉戰無命,如果戰無命這般死去,他們倒也了去一件心事。

他不覺得戰無命會如此輕易死去。他們沒有想到,這極風仙城真正的災難不是戰無命帶來的,而是極風天的仙主定顯仙帝自己造成的。

面對那無盡的血光,無思仙帝的神情中多少帶分幸災樂禍。他認識那血祖魔符,那可是一張太古殘留下來的陣道巨寶,只是這張魔符過於邪惡,僅是一種傳說。

「成均兄,你怎麼看這件事?」無思仙帝的目光落在成均仙帝身上,他們親眼看到那張血祖魔符將整個極風帝城的生靈化成血肉吞噬,最後連修士的骨頭都會在那血海中化為無形。

定顯仙帝此刻已經完全瘋魔了,戰無命破壞了整個地底的仙靈脈,定顯仙帝卻要借血祖魔符吞噬整個極風仙域的所有生靈,恐怖的手段幾乎是無差別的攻擊,他們可不是戰無命這種在仙界還不過十餘年的新人。

戰無命這十餘年的時間,真正在仙界之中的只有兩三年的時間。其他的時候帶著一群高手進入下界始原修行。對於血祖魔符,戰無命不清楚其威力也就罷了,他們可是生活在這仙界之中許多個紀元的老怪物,自然知道血祖魔符的可怕之處。

血祖魔符並不是自身擁有多麼可怕的攻擊力,但是血祖魔符是一個生成和驅使太古五凶之一血噬蟲的恐怖魔寶,之所以稱之為魔寶,那因為血祖魔符激活,需要用大量的生靈血肉進行獻祭才可以。

血祖魔符會吸收到所有規則籠罩下生靈的精血,吸收的血肉能量越多,魔符可以暴發出越強大的力量。無思仙帝佩服定顯仙帝夠狠,竟然敢用整個極風城所有的生靈來血祭。如果他們不逃出來的話,最後想要再逃離就不那麼容易了。

無思仙帝並不知道定顯仙帝此刻已經不再是那個一方仙域之主了,在他心中一切的生靈只能成為他的血食,成為他獲取能量的源泉。

「定顯兄已經入魔了……」成均仙帝輕輕一嘆,雖然這裡距離極風仙城還有數千里之遙,但是他卻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極風仙城中無數生靈在哀號,原本無比繁華的極風仙城徹底沒落,衰敗氣息迅速在極風仙城中擴散開來。他是仙帝階的強者,還是後期,自然能夠輕易捕捉到極風仙城中的氣息變化。

「看來,他真的是用整個極風仙城的生靈來血祭魔靈……」又一名仙帝深深地吸了口氣有些無奈地道,他們也無法阻止定顯仙帝,此刻極風仙城早已化成了一片修羅地獄。

「只怕今日之後極風天也要變天了!」

「只要戰無命死了,極風天就算是毀了,一切也值了!」又一人插口道。

「育才兄所說不錯,如果戰無命真的能在這極風城中死去,那麼極風天就算是被毀了又如何。」有人附合。

「快看,那是什麼……」一個古怪的聲音響了起來。

眾人的目光迅速向極風仙城上空投去,全都目瞪口呆。

「那是什麼?」

他們看到極風仙城上空有一層巨大的血海,此刻,那血海就像沸騰了一般,無數光自那血海中穿透,射入無盡的虛空之中。

「有人在血海中大戰。」有人意識到了什麼,連忙道。

「血海大戰……」

應該是戰無命和定顯仙帝交手吧,他們心中很是期待,期待戰無命最後重傷而出,而不是被定顯仙帝所殺,那樣他們可以親手斬殺戰無命,可以獲得戰無命身上的秘密,分享戰無命身上的財富,這也是他們為何還一直守在極風仙城之外的原因。

雖然他們不敢沖入極風仙城與定顯聯手,但是他們可以在極風仙城外守候,一旦戰無命戰勝,必定會走出極風仙城,那時,他們不介意趁人之危,了結了戰無命。他們知道血祖魔符一旦激發,就不會有人活下來了,就算是戰無命只怕也沒有機會了。

看著遠處無數的光芒閃爍,無思眼神透著一絲若有所思,血海中有雷光,有光明凈化神華,有刺目的火光……他無法想象,戰無命的身體中究竟有多少本源力量,這些本源的力量都是靈根。

仙界有種公認的說法,靈根越是雜的人想要修行越難,想要修鍊到巔峰更難,可是他就不明白,戰無命靈根和本源這麼雜亂,是如何能夠成為整個仙界中最可怕的存在?這個戰無命的身上必定隱藏著無數秘密。

無盡的血海中,戰無命的身形有如一隻變異的鯤鵬,渾身泛著無盡的火光,一道道光明之力如同一層層光罩將其籠於其中,就算是在無盡的血海中遨遊,無數的血噬蟲也無法真正侵入戰無命的身體。

血噬蟲確實是太古五大凶蟲之一,但是這些血噬蟲卻是第一次出現在這片星空下,並沒有經歷過太多洗禮,雖然數量龐大,看上去十分嚇人,但是以戰無命的肉身之強大,再加上青冥神焰和天堂光明之力的雙重保護,那些血噬蟲根本就無法破開戰無命的身體,何況在戰無命的身體中還有混沌神樹保護。這使得戰無命雖然化為鯤之體,依然在血海中遊刃有餘。

定顯仙帝的攻擊十分迅速,這片血海他就是主宰,但是戰無命只是游.走其中,他只想找到那張血祖魔符,只有先將那血祖魔符毀掉,他才有可能幹掉已經在轉化的定顯仙帝。

戰無命相信自己的手段,可是就算是他的手段再多,面對定顯仙帝這種幾乎是不死的生靈,也有些頭痛。 罪妾 他在這片血海中游弋並非只是找尋那枚血祖魔符,同樣也會讓定顯仙帝嘗嘗他的手段。

「戰無命,本帝今天必將你融為我的血海,成為我的養分……」定顯仙帝的身形在這片血海之中不斷地轉換,在某一處驟然分解之後,重新在另一個地方重新凝聚,身體彷彿就是這整片血海的一部分,可以在這片血海之中任意轉換。

只是轉換的過程可能需要一兩息的時間才可以完成,一兩息的時間,戰無命早已經脫離了定顯仙帝攻擊的範圍,因此,雖然定顯仙帝不斷轉換,可是卻沒能擋住戰無命的腳步,這讓定顯仙帝十份鬱悶,他發現自己的血噬蟲也無法對戰無命形成威脅,戰無命就像是鑽入了他血海中的一個巨大的破壞源,所過之處,無數的血噬蟲被光明凈化,被烈焰氣化。

血海的變化讓他的身體和靈魂異樣的疼痛,只是這種影響並不明顯,因為在大地上,還有源源不斷的血液向蒼穹抽離,補入這片巨大的血海之中,使得這片血海的更加龐大、更加濃稠。

戰無命未能找到那枚血祖魔符,那祖魔符好似有靈性一般,感受到來自戰無命的威脅之後,可以在血海中任意游.走,位置並不固定,在這片血海中,就算是以戰無命的強大,神識也受到了極大的阻礙,只能延伸出幾百丈,這點距離相對於那幾乎有數十萬里之巨的巨大血海,太渺小,因此,像這般無頭蒼蠅一般找到血祖魔符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惡……」定顯仙帝一直跟著戰無命身後追,就算是他可以轉換身體,也總是差那麼一點與戰無命錯過,這種感覺讓他想要發瘋,兩個人追逐了半日不曾真正交手,這讓定顯仙帝急躁起來。

推薦耳根新書: 「你這隻臭蟲,跟著哥後面吃屁吧……」戰無命並不著急,半日時間雖然他未與定顯仙帝交手,但也並非什麼都沒有做。當年血祖真身他都可以逼其自爆,何況眼前的這個假血祖。

「是你逼我的……」定顯仙帝怒吼一聲,整個仙血海頃刻間活了過來,原本數十萬里,將整個極風仙城完全籠罩的巨大血海開始收縮。就像是一團史萊姆怪物般形成了一團血漿形的怪物,緩緩塑形。

就在血海變化的時候戰無命的身體好像突然不是在那血海之中,而是在一團凝膠之中,就像被粘在膠水中的蟲子,行動的速度頓時變慢了。

「凝血祖真身……」戰無命失聲低呼,頓時知道定顯仙帝想要做什麼了,這個傢伙居然準備拋開一切,不顧一切地凝聚血祖真身。

之前定顯仙帝之所以在這血海中不斷變換身體追逐戰無命,不是定顯仙帝不能凝聚成真正的血祖真身,而是因為不想在斬殺了戰無命之後成為整個仙界的公敵,

不想讓自己丟失了仙界極風天仙帝的身份。

只要定顯仙帝能斬殺戰無命,便完全可以將極風仙城中的慘案推到戰無命身上,歷史從來都是由勝利者譜寫的,所以,他就算是再想斬殺戰無命,也還是給自己留了一手。

一旦他真的凝聚了血祖真身,便再也不可能恢復到人類的身體,在整個仙界所有修士的眼裡,他就不再是一方仙帝,而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怪物,連黑暗天和古天界甚至奈何堂和莫測閣也會視他為怪物,甚至想獲得他身上的精血。那時候,他再也無法在仙界立足了。

正是因為這種原因,定顯仙帝雖然對戰無命恨極,也不願意凝成血祖真身,可是這一刻他知道,就算他是這片血海的主宰,如果他不凝聚血祖真身的話,他就無法在這血海中抓到戰無命,無法斬殺戰無命,時間一長,最後就算他贏了戰無命,想要把罪過全推到戰無命的身上,只怕也不容易。

拖得時間越長,越多人知道真相,最後只怕他無法控制結果。定顯仙帝已經沒有選擇,他必須凝聚血祖真身,讓自己真正化成血祖,這才可以擁有血祖最強大的神通,將整片血海都化成自己的身體,這樣在自己腹中的戰無命,便真正成為自己的養分,化成自己身體之中血液的一部分了,就算是戰無命有強大的護體法寶都沒有用,因為血祖真身一旦凝聚,其巨大的身體中將自成規則,這才是真正的血之規則,獨.立於整個天地規則之外的一道可以融化萬物的規則之力。

「給我破……」戰無命感覺自己身體就算是隔著那光明的力量和青冥仙焰,都有一種想要融化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十分害怕,潛在的危機讓他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巨大的威脅,如果他不想辦法逃離這片血海的話,他真的有可能會被這血海同化,就算是他有很多資源也無濟於事。

在這血海凝聚之際,戰無命發現自己的神識根本就無法動用,完全被禁錮在肉身之中,連想用神識打開自己的空間法寶都做不到,更別說驅動天堂,讓自己的身體進入天堂神器避難了。

在這種情況之下,戰無命也禁不住有些心頭緊張了起來,他除掉過血祖真身,但是他卻並未真正地進入血祖的身體,試想,在血祖的身體中可以孕育出像血河舟這樣逆天的東西,體內自然也同樣可以毀滅甚至是消化掉眾多的逆天之物。

「轟……」戰無命的逆天劍猛然在血海中斬開一條縫隙,身體迅速自這縫隙之中向外逃離,此刻他並不知道離開血海的方向對與不對,畢竟他的神識完全被禁錮,根本就不知道向哪個方向逃才會離出口更近一些。只能選定一個方向逃。

「成為我的養分吧,我會將你變成我的一個分.身……」定顯仙帝的聲音已經完全變了調,就像是兩片巨大的石板摩擦的聲音,讓人的神魂一陣刺痛。

「見你的鬼去吧,就算是真正的血祖都是哥哥我的菜,就憑你這個血祖分.身也有膽讓哥我做你的分.身。做夢吧!」戰無命回應一句,極速破開血海的阻礙向著他自認為的下方迅速鑽了過去,橫向數十萬里之巨,

戰無命.根本就沒想過他可以安然穿透,因為此時血海中的阻力比他直接穿過山脈更難。

在這血海中存在著他根本就不熟悉的規則,想要在其中穿行就必須破壞這種規則,或者以強力干擾這些規則,現在戰無命也只能選擇強力干擾,而無法做到破壞。

「給我死……」戰無命的話音才落,便感覺到一股更強大的擠壓之力自四面八方湧來,恐怖的侵蝕之力幾乎將他身上的火焰壓縮成貼身火焰,他不知道自已還能撐多久,一旦這層火焰盔甲破碎,他便必須直面血祖腹中的古怪而強大的規則,在神識完全無法動用的情況下,他的肉身都有可能被這種擠壓之力揉碎。

「這倒是一個很好的煉體的地方。」戰無命感覺血祖的體內,那恐怖的力量雖然狂爆異常,但是卻並非全無生機。這讓他想到在妖祖玉龍山脈之下那個混沌神卵。當時他也鑽了進去,結果卻看到了那妖祖的幼體,混沌神卵中那古怪的液體對他的身體也同樣有著極好的淬鍊體魄的功效,而眼下這片血海竟然也隱約有那種氣象。

「轟……」戰無命出手的頻率越來越快,他知道自己時間已經不多了。如果再不能鑽出這片血海,他真的有可能會隕落在血海之中。

「啊……」就在戰無命的感覺那種危機感越來越大的時候,猛然聽到了一聲尖銳而憤怒的低嚎,正在凝聚的血祖發出的慘嚎,戰無命感覺那越來越凝重的血海驟然一陣伸縮放鬆,戰無命穿行的速度驟然加快,彷彿一下子從鑽入山石變成了進入雲端。

戰無命瞬間穿行了數百里,血海再度收縮,他的身體再度感覺到重壓,彷彿身上的肌肉都在瞬間變得沉重起來,他的速度驟然降低。不過這種收縮也僅僅持續了數息,后再度無力。

戰無命再次加速,身體一空,發現自己竟然已經自那血海中鑽了出來,一走出血海他便怔住了,那原本一片巨大的血海已經完全變了模樣。

這已經不再是一片無邊的血海,更像是一條巨大的鼻涕蠕蟲,血色的鼻涕蠕蟲,戰無命禁不住想要發笑,他看到過真正的血祖真身,確實巨大無比,有如巨大山脈一般的軀體,滿是霸氣與衝天的邪氣,可是眼前這隻巨大的蠕蟲卻給人一種感覺,就是噁心,就像是血鼻涕般在虛空蠕動,彷彿被一群螞蟻叮上的大青蟲,身體一張一馳間在虛空不斷翻滾,就像是一個虛空攪拌機,將眼前的這片虛空攪得一片混亂。原本數十萬里巨的恐怖血雲此刻已經縮小成了一隻體長數萬里的巨大蠕蟲……

一條條蟲足在虛空劃過,就像一條條自虛空垂落的血柱,蠕蟲體內一片血色混沌,還有隱約的雷火在翻滾,戰無命知道,定顯仙帝此刻雖然已經化成了血祖真身,但也掉進了自己的圈套。他在血海中游弋了大半日布下的後手,在定顯仙帝化成血祖真身的瞬間終於爆發了,血祖真身要崩潰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