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現在走可不行,咱們都找了這麼久了,總算是見到一個人影了,這傢伙好歹也是一個中階聖境,知道的肯定不少。」葉楚說。

「那你還想怎麼樣呀?你想進去和這傢伙聊一聊?」

一想到剛剛那牛頭馬面,和那兩個女人在做那噁心的畫面,藍雪就覺得很憤怒,她可不想再看到那三個人。

「真是該死,那兩個女人是腦子壞掉了嗎?和那麼一個大野牛,真噁心……」藍雪心裡有不小的困惑,覺得最可惡的就是那兩個女人。

那兩個女人別看很嗲的樣子,可是人家也不是純粹的花瓶,修為也達到了法則境巔峰,半隻腳也步入了聖境了。

像這樣的女人完全是她們不自愛,要不然怎麼會找這樣的男人,這明顯不符合審美觀嘛。

「呀,大王你真厲害,還要……」

就在這時,城堡裡面突然就傳來了一聲大叫聲,那聲音把藍雪都給嚇了一跳。

「無恥!」

藍雪實在是受不了了,趕緊閃開了一旁,瞬移離開了,不想再聽到這種污言陰語。

「想不到這牛頭馬面,還有這一手,怪不得能收服這兩個女人了,確實是夠猛的。」

葉楚也咧嘴笑了笑,天眼看到了城堡中的情況,原來這牛頭馬面可不簡單,因為這傢伙上面是牛頭,下面是馬身。

但是扒了鎧甲才能看出來,原來這傢伙還有兩根棍,前後各一根,都很雄武,正好對付這兩個女人同時把她們搞的嗷嗷直叫。

怪不得能收拾得這兩個女人服服帖帖的了,這個牛頭馬面可是有一套的,實力很強嘛。

「混蛋,你還在那裡聽……」

這時葉楚正看得起勁呢,這樣的場面他也是頭一回看,沒想到還會有人一人長兩根棍的,所以挺好奇的。

不過他的耳邊,還是傳來了藍雪的喝斥的聲音,看來她離得並不遠。

「呼呼……」

葉楚有些不舍的離開了這裡,回到了幾百裡外藍雪的身邊。

「很好聽?」藍雪似乎很生氣的看著他。

葉楚訕訕的笑了笑說:「人之常情嘛,我只是好奇罷了……」

「他們真噁心,怎麼可以這樣子。」藍雪氣憤的直揮拳頭。

葉楚笑道:「這有什麼嘛,人家也是人,雖然那牛頭馬面可能是獸修,人家也是正常的道侶生活嘛,又沒有迫害誰,你情我願的事情。」

「哼,反正很噁心。」

藍雪嘟嘴哼道:「大白天的……」

「哈哈……」

葉楚咧嘴笑了笑說:「小雪呀,你還是淡定一些吧,人家是夫妻,是道侶咱們管人家什麼時候呢,是吧,人家就是一天到晚做,咱們也沒有辦法干涉呀。」

「你怎麼也是這樣的,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藍雪氣的俏臉煞紅。

「呃,你和男人處過?」葉楚問。

「沒有……」

藍雪搖了搖頭,葉楚無語了:「你又沒和男人談過情,怎麼老是這樣講呀,男人雖然是好東西的少,但是也不乏有例外嘛,比如站在你面前玉樹臨風的我……」

「得了吧你就。」

藍雪美目颳了他一眼,哼道:「你也不是什麼專情的人,都那麼多女人,說不定也做剛剛那麼噁心的事情……」

「呃,我真沒有。」

葉楚這話講的有些心虛,他做的可能還真比牛頭馬面更噁心,不過畫面顯然更唯美好吧,自己可不是一個人長几根棍。

自己最多的時候,和二十幾美一起睡,但是畫面同樣很美。

「鬼才信呢。」

藍雪可不會信他的鬼話,葉楚訕訕的笑了笑,也沒再和她爭辯了。

… 2650

牛頭馬面和他的兩個女人,還真是玩了挺久的,葉塵也驚異於這貨的能力,確實是有些強,怪不得將這兩個女人給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三人翻來覆去的,換了不知道多少姿勢了,折騰了將近二個時辰,才算是完事。

連這城堡里的,三個丫環仕女,也被這牛頭馬面大王給乾的死去活來了。

葉楚和藍雪一直就在外面等著,這一等就是二個多時辰,這可把藍雪給氣的夠嗆,聲稱要衝進去將牛頭馬面給宰了,實在是太噁心了讓她在外面等了這麼久了。

好在這飄浮仙島上面空間還是有的,葉塵讓這丫頭去別的地方轉了轉,不然的話她聽到那些聲音確實是有些難受。

而葉楚自己則是來到了城堡外面,好奇的用天眼,看著裡面的情況。

城堡是用青磚玉搭建起來的,外面有一座法陣,但是顯然很粗糙,就是隨手布下的一座聖級法陣而已,對葉楚來說有和沒有一個樣。

葉楚順利的進入到了城堡裡面,因為這傢伙無法發現自己,所以他很順利的就來到了這幾個人的身後。

城堡內部的建造也很粗糙,算不了多細膩,都是一些青磚石結構,不過似乎很符合這個牛頭馬面的風格。

裡面也沒有多少人,總共就只有兩個他女人,另外五個仕女。

很顯然這五個仕女,平時也都是他的女人,只是修為比較低下,也就玄命境左右,連宗王境都沒有達到。

而這兩個女人則是接近於半聖境了,半隻腳邁進了聖境了,所以是他的兩位娘子。

不過雖然那幾個仕女修為比較低下,但是卻可以為葉楚提供掃描元靈的對象,因為她們修為低下,葉楚用天眼掃了掃她們的元靈之後,立即得到了一些有點用的信息。

而不像牛頭馬面和那兩個女人,因為修為較高,用天眼也很難看到什麼。

如今葉楚的天眼,還沒有強到那個逆天的地步,看一眼就能什麼都看穿的地步,所以還是比較糾結的。

從幾個仕女的腦海中得知,這個牛頭馬面的外號,馬牛王,是這一帶比較有名的一位聖王。

而這一帶又被稱為王域,而像這樣的王域又有許多,這整個地界不叫天南界,而是做元界。

「尼馬,不會是來錯了地方吧?」

葉楚心裡不由得暗罵,這哪裡又冒出了一個元界來了,據這幾個仕女所知,這一帶地域十分浩瀚,元界由無數個王域組成。

每一個王域都有一位聖王,或者是更強大的人物鎮守,而馬牛王便是這一片王域的主宰。

而她們這幾個仕女,以及這兩位王后,其實不是馬牛王的正房,馬牛王的正房可不住在這個荒蕪的飄浮島上,她們居住在北面五萬裡外的馬牛王宮。

總裁大人,不可以 也就是說,這幾個人,實際上是這馬牛王在外面養的女人。

「這傢伙還真會來事呀,怪不得這裡有些破了。」

葉楚也晃然大悟,因為這一帶確實是算不得太過豪華,只能算是一座比較荒蕪的小島,雖說有一些林木翠草的,但是算不得什麼太奢侈之地。

馬牛王是這一片王域的主宰之王,而且因為他的實力不錯,可能像這樣的在外面養的女人還遠不止這些。

據這幾個仕女所知,好像馬牛王的那個正妻很強勢,本身實力也很強大,家族的力量也很厲害,所以管馬牛王管的緊。

不過馬牛王是一個極其好女人的傢伙,沒有女人活不了,所以每隔一段時間會來她們這裡,和這兩個女人以及五個仕女鬼混個一天兩天的,玩夠了就會離開並且留下一些東西給她們。

其它的東西葉楚也沒有了解太多,這五個仕女出身並不算高貴,她們只是來自附近的一些野島上的人物,被馬牛王看中了姿色才帶到的這裡。

而那兩個女人,則是附近的狐族,天生狐媚,媚骨酥軟,更是被馬牛王當成寶一般,經常來寵愛她們。

而且馬牛王有時候會帶她們兩個人離開這城堡,去別的地方,和自己的狐朋狗友鬼混,帶上她們也可以瀟洒自在。

這回馬牛王來這裡,便是要帶她們去參加一個小聚會的,據說就在馬牛王域中,是去見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的。

萌寶來襲:戰少追妻百分百 「看來這幾個人知道的都不多,得跟上這馬牛王去看一看,找個有人的地方應該可以找到一些關於這個地方的消息。」

原本是來找天南界的,現在進入了這個像是獸域的元界,葉楚也有些蛋疼,不過現在也沒什麼辦法。

直覺告訴他,這個地方應該和天南界還是有關係的,要不然這個元界的下面,也就是葬送仙魔之地,那裡還是天南界。

總之得搞清楚,到底哪裡才是天南界,天府又在什麼鬼地方。

葉楚在這城堡里找了找,最終還是找到了一些東西,他找到了一個存放古書的地方,這裡面放了不少的古書。

當然其中最主要的是一些琴譜,還有幾十把古琴,應該都是那兩個狐族女子用的。

萌妻還小,墨少請關照 不過他還是在眾多的古書中,找到了兩本關於歷史的介紹。

「這就叫天南界!」

翻看了一番之後,葉楚便得到了他要的答案,原來這本古書上介紹了,天南界分為了元界和始界。

他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就是其中的元界,而始界就在元界下面。

只是普通人想從元界下落到始界去極難,因為要穿過很強的氣流層,而且始界修行環境還不如元界,所以很多人都是呆在元界生活。

始界雖然也有人,但是人口數量遠不如元界,只在始界的極少數地方存在。

而元界之中,最強大的勢力,就是天府。

這個勢力由來已久了,是天南界中最古老的勢力之一,書中記載以前天府就在元界的元山之巔,後來又說搬到了始山之巔,再後來就不知道了。

天府即使是在天南界,也是一個極為神秘的勢力,他們似乎平常也不會出來行走,行事還算是比較低調。

「不知道天南界中的人,知道不知道天府想要重鑄天宮。」

… 2651

天府即使是在天南界,也是一個極為神秘的勢力,他們似乎平常也不會出來行走,行事還算是比較低調。

「不知道天南界中的人,知道不知道天府想要重鑄天宮。」

葉楚心中暗語,將這幾本古書給收下了,另外他還得到了一份元界的古地圖,上面記載了其中幾百個王域的大概情況。

乃是近古時代,一群聖修聯手記錄下來的地圖,馬牛王域也在這份古地圖之中。

有了這份古地圖,葉楚在這元界中行事就方便了許多了,他將這份古地圖收好之後,便出了這座城堡。

「怎麼樣?有什麼收穫沒有?」藍雪這時候已經返回到城堡外面了。

顯然她也知道,那牛馬王和那幾個女人完事了,現在也沒有那種噁心的聲音傳出來了,也就返回來了。

葉楚回到藍雪身邊,對她說:「這裡就是天南界,只不過天南界又被分為了元界和始界,咱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就是其中的元界,先前白雲下面就是始界。」

「元界?始界?」藍雪皺眉道,「怎麼還分得這麼複雜……」

「你自己看看吧。」

葉楚將古書給了她,藍雪仔細的翻看了一番,然後沉聲道:「看來這天府早就存在了,只是他們為何如此神秘,元山之巔,始山之巔,看來他們在元始二界都有呆過。」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這元界中的強者們,知道不知道天府這回的事情。」

葉楚面色凝重,此時城堡的大門打開了,牛頭馬面和兩個美娘子都已經洗完澡了,遠處嗷的一聲,一頭兇悍的大水牛竄了出來。

「娘子,請……」

牛頭馬面左右手各牽著一個,將她們兩個領上了大水牛的牛背,三個人坐在牛身上又摟又抱的飛向了南面。

「真噁心。」

藍雪冷哼了一聲,覺得很不爽。

她問葉楚:「我們要不要跟著去看看?」

「恩,我們跟去看看吧。」葉楚說,「這傢伙應該是要去參加一個小聚會,或許在那裡,我們能聽到一些關於天府的事情。」

「恩。」

兩人立即又跟了上去,只不過這回沒有跟得太近,因為好歹是光天化日之下,又騎在牛背上,那三人倒是沒有大白天的就在牛背上弄起來。

不過一路上做出各種噁心的姿勢,以及那兩個狐族女子的嬌笑,還是讓藍雪感覺一陣陣的噁心厭煩。

好在葉楚對於這些事情早就免疫了,沒有一點感覺,只是跟在他們的身後。

馬牛王帶著她們飛的並不算太快,因為這一帶都是他的領域,這個馬牛王域也不大,也就方圓三四萬里。

真正的人群聚集地並不多,總共也就十幾個,幾乎所有王域中的修行者,都在這十幾個聚集之地中。

當然還有一些像狐族女子那樣的,只能在小小的飄浮島上修行的。

一路上葉楚和藍雪,跟著他們後面,也看到了兩個大一點的飄浮島,其中一座更是達到了方圓一千多里大小。

光是那一個島上的修行者數量,估計就超過十萬之多,那裡也是這馬牛王域領地中,修行者數量較多的一個地方。

路上也會遇到一些修行者,不過馬牛王都帶著兩個女人小心的繞過,盡量不讓熟人看到,不然消息傳到他大老婆那裡,又是不小的麻煩。

這傢伙就是一神話小說裡面,活生生的牛魔王,只不過這傢伙是牛馬王而已。

哪著他飛了將近半天之後,兩人終於是隨他一道,來到了一座碧藍色的飄浮島上空。

「好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