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房樑上有人,只有這隻貓。

不會說話的就是它吧?

這麼想著,冷無霜再看一眼什麼都沒有的房梁,再看一眼眼前跟自己互瞪的玉貓,語氣頗為懷疑道:r

/>

「剛才說話的不會就是你吧?」

「真笨,除了我還有誰。」玉貓再次一副鄙視你的眼神瞪了冷無霜一眼,貓頭一揚,得yì

道。

哈,真是只欠揍的貓,反正這個世界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一隻說話的貓而已,她還不信它能翻天了。

一掌拍在貓頭上,冷無霜想要直接將它拍飛,看它還敢囂張。

不過她還真低估了這隻貓,她的掌到了,它的身形也動了,只見它敏捷一躲,直接又竄上了房梁。

「喂,醜女,怎麼這麼野蠻?比那個炎玉還討厭,小心沒人要。」貓高高站在房樑上,出言譏諷。

「關你什麼事?你個死貓,信不信我扒你的皮。」冷無霜惡狠狠地回敬。「哈,你要真有那本事,我就服你。」貓又開始譏笑。

「你等著。」冷無霜趁著那貓正得yì

,也不防備時,突然抽出一直藏在腰間的皮鞭,對著貓屁股就是一抽,只聽那貓怪叫一聲,嗖的從房梁竄出茅草屋,消失不見。

它的動作快如閃電,還真不是一般的貓可以相比的。

冷無霜眼看它消失,愣了兩秒,不得不說,她很佩服它逃跑的速度,夠快!

肚子還沒填飽,鍋里還在煮著,肉香撲鼻,冷無霜拋開跟那隻貓鬧的不愉快,又開始大吃起來。

現在她也不管這肉是誰煮的,自己是不是偷吃,先吃飽再說。

就在冷無霜把一鍋肉吃得七七八八,身上體力也恢復得差不多時,有人從正門跑了進來。

一塊肉還在嘴裡含著,冷無霜與門口的人四目相對,時間彷彿靜止了。

兩秒過後,門口的人突然爆fā

出驚天地泣鬼神的嚎哭,指著冷無霜,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一張滿是皺紋的臉,皺得更是紋路加深。

他兩眼含淚,就好像冷無霜做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一般,指著冷無霜的手指還在輕輕顫動。

略顯肥厚的嘴唇同樣在抖著,說出的話就像是在控訴:「你……你……竟然偷吃我的肉,我辛辛苦苦弄回來的龍——肉——!」

龍肉?冷無霜被嚇了一跳,她不在乎被人逮到偷吃別人煮的肉,儘管這樣並不光彩。

她在意的是,她吃的竟然是龍肉。

這肉她可從來沒吃過,難怪這滋味不是一般的好,以前即使聽人提到過龍肉,那也是開玩笑的。 ?這肉她可從來沒吃過,難怪這滋味不是一般的好,以前即使聽人提到過龍肉,那也是開玩笑的。

現在,聽到這個白護法這麼說,冷無霜也不知dào

這肉吃了會是什麼效果。

還沒等她開口問,那白護法已咬牙道:「你等著吧,你會中毒的,會死的!」

不是吧,會中毒?

冷無霜心裡一驚,想象不出,吃了龍肉中毒會是個什麼樣子。

不過她猜想,要真是吃了會中毒的肉,那這老頭兒還煮它幹嘛?

難道是想煮來毒害自己? 強勢婚寵:腹黑總裁惹不起 怎麼可能?

「你騙人的吧?老頭兒,你這樣可不對,就算我偷吃了你的肉,你也不能用這樣的話來嚇唬我吧,我可不是嚇大的。」

冷無霜滿不在乎道,她想,說不*三五中文網

m.

e

t*定連龍肉也是老頭兒編出來的的也不一定。

「你懂什麼呀,你一個毫無靈力的小姑娘,這肉可是那即將幻化成龍形的赤煉蛇的肉,有劇毒,我好不容易逮到那麼一條,就想著煮來增加自己的功力,可以早點晉級。

你沒看到我煮蛇用的都是陶罐嗎,要是用銀鍋,早成了黑鍋了。」

白護法站在那裡,雙手叉腰,一副振振有詞的樣子。

冷無霜聽了他的話,再看那小鍋,可不是嗎?根本就是個陶罐子。

可這老頭兒也忒可惡了,劇毒蛇的肉也敢煮來吃,還是用來增加功力的,他可害慘了她了。

「你怎麼不早說,這不是存心想害人嗎?」

冷無霜可不想就此一命嗚呼,她還想在這一世好好活著,好好收拾那些害她的人,沒想到偷吃了這麼一鍋肉,就要被毒死,實在太划不來了。

她伸出手指到自己的嘴裡,想要通過摳弄咽喉,起到催吐的作用,好讓吃下去的肉再吐出來。

一旁的白護法見她這個動作,再看她乾嘔的樣子,明白她想做什麼。

他哭喪著臉,一副毫無辦法的樣子道:「你就別弄了,就算你吐出來,也沒用,毒已侵入你的身體里了。」

冷無霜卻不管他,繼xù

這麼做著。

「嘔——」丫的,平時消化可沒那麼快,今天是怎麼回事,竟然就是吐不出來,除了乾嘔。

不好,肚子開始隱隱作痛起來,不會是真的要毒發身亡了吧?

一想到這裡,冷無霜只感覺冷汗涔涔直冒,一顆心也跳得不規律起來。

「呀!你的臉!」白護法突然指著冷無霜的臉,這樣道。

她的臉?她的臉怎麼了?

冷無霜摸摸自己的臉,什麼也沒有感覺到。

「你自己照照看。」白護法從自己懷裡摸出一面八卦鏡來,遞給冷無霜。

這不看不知dào

,一看還真是嚇一跳。

冷無霜的臉此時黑得跟鍋底似的,比現代社會那些非洲黑人的臉還要黑,跟包公的臉也有得一比,就差額頭上再弄個月牙形的標記。

天啦,這就是那毒發的癥狀?!

「白護法,這要怎麼辦啊?」冷無霜終於淡定不起來了,之前的臉就夠不能讓人看了,現在這樣子,就更不能看了。 ?「白護法,這要怎麼辦啊?」冷無霜終於淡定不起來了,之前的臉就夠不能讓人看了,現在這樣子,就更不能看了。

最倒霉的是,這有可能只是中毒的一開始,恐怕之後就是死翹翹了。

「你問我,我去問誰,不行,我得去跟殿下說一聲,不是我要害你的,是你自己吃龍肉中毒死的,我一定得跟他解釋清楚。

否則,他一定會怪我的。」

那老頭兒說完,火燒屁股似的朝茅草屋外跑去,留在屋內的冷無霜被他那一番話弄得更加心煩意亂,只覺得肚子里疼痛難攪,就差在地上翻來滾去了。

奶奶的,為什麼這麼倒霉,偏偏嘴饞還就是闖禍。

正在冷無霜覺得快要受不了,非得在地上打滾時,那隻同她一起吃過蛇肉的貓又出現了。

這回這隻貓可是一臉笑意,不對,這貓怎麼會笑?*三五中文網

m.

e

t*

不過在冷無霜此時看來,那貓的眼睛里確實帶笑。

那貓優雅地踱著步子,用貓爪擦了擦嘴角,貓頭一揚,非常得yì

道:「怎麼樣?這就是你打我的下場吧,中毒身亡哦。」

你妹!

冷無霜看著那得yì

的貓眼,恨不能再次拿出皮鞭來,狠狠抽這小東西一把。

不對,她和它可都吃了蛇肉,要中毒,它也跑不了,它憑什麼在這裡幸災樂禍?

似乎看出了冷無霜的心事,那玉貓再次得yì

開口道:「我告sù

你吧,我可是品階達到八級以上的高級靈獸,想要讓我吃這蛇肉中毒,怎麼可能?只有你這個廢物才會一吃就中毒,誰讓你沒那靈力護體呢?」

「你再罵句廢物試試,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冷無霜嘴裡發著狠,她向來是說一不二的人,只要她不死,她一定不會讓這隻貓日子太好過。

「哈,你先有命再說吧,不跟你玩兒了,那個炎烈脾氣可不好,他馬上就要來了,我閃。」那隻貓說完,甩了甩長長的貓尾,似還打了個哈欠,然後很快消失不見。

它的動作夠快,簡直來如疾風去如閃電,倒讓冷無霜不得不相信,它真是那什麼高級靈獸,所以才會開口說人話。

冷無霜忍受著腹痛難忍的痛楚,一隻手肘靠在一張木質案几上,半個身體趴在那裡,腹部抵在几案一角,希望用這個辦法減輕痛苦。

她漆黑的小臉上一雙明亮的眸中閃著堅毅的光芒,似在等待著什麼。

終於,那茅草屋的門再次被推開,一身紅衣的男子閃了進來。

冷無霜回頭看他,卻見他臉上的表情是她從未見過的著急,隨他而來的還有白護法的哥哥,黑護法,全名南方修。

炎烈一雙紅眸乍隱乍現,在看到冷無霜那黑似鍋底的臉時,表情陰晴不定,他回頭嚴厲地對南方修道:「黑護法,她這到底是中了什麼毒?為什麼臉黑得這麼厲害,可是真的會一命嗚呼。」

靈劍尊 這時,一個小姑娘的身影不顧一切地從炎烈和南方修的身後鑽進來,一聲號啕大哭響在屋內,吵得人心情更加煩躁。 ?這時,一個小姑娘的身影不顧一切地從炎烈和南方修的身後鑽進來,一聲號啕大哭響在屋內,吵得人心情更加煩躁。

「小姐,你這是怎麼啦?不會是真的中毒的吧,小姐,嗚嗚……」

一迭聲哭泣過後,景兒撲向虛弱不堪的冷無霜,在她腳邊跪下來,死死抱住她的腳依舊啼哭不止,彷彿生怕她就這樣離開自己一樣。

「小姐呀,你怎麼這麼命苦?在相府里不受人待見也就算了,為什麼來到這個鬼地方,還要受中毒之苦啊,小姐,你走了,我可怎麼辦啊?……「

又是一陣哭泣。

冷無霜實在沒想到景兒的性格會是如此膽小怕事,要不是知dào

她對自己忠心,她都該以為她這啼哭完全就是做作的表現。

有時候哭泣對問題的解決是一點作用也沒有,又何必要哭呢?

可是現在〖三五@中文網

M.

e

t要是這樣安慰她,一定也是沒任何作用的吧。

冷無霜沒那個精力去安慰她,如果她真的快要死了,就讓她把後事交待一下吧。

炎烈一雙紅眸依舊陰晴不定地看著這對主僕,冷無霜卻已開口道:

「二皇子殿下,看在我……幫你照顧你大哥的份兒上,請你在我死後……也幫我照顧一下……我這個小丫環吧,不求別的,只要……給她飯吃,給她……衣穿,給個住的地方……就成,拜……託了。」

冷無霜只感覺自己的胸口一陣緊似一陣,出的氣多進的氣少,彷彿下一刻就要斷氣似的。

身體里的感覺好奇怪,有什麼在裡面亂竄著,彷彿是一股氣,又彷彿是別的。

她快要支撐不住了。

炎烈的表情在聽到冷無霜那番似在交待遺言的話后,表情更加陰沉起來,他快步走到了冷無霜的面前,雙手扶住了她。

看著她一張黑臉,那雙明眸里的光似在退去,他的目光閃了閃,咬牙道:「你自己的丫環得由你自己來照看,你最好給本王好好活著,別輕易說死掉的話。」

說完,炎烈已將她橫抱起,匆匆出了茅草屋,黑護法緊跟其後,而她腳邊的景兒則直接被留在了那間茅屋內。

冷無霜被炎烈抱在懷中,剛一離開茅草屋,她就感覺耳邊呼呼風聲響個不停,有輕煙薄霧在空中瓢盪,微微下望,才發xiàn

,他們竟然是在御風而行,根本不是在路上走或是奔跑。

這果然是個神奇的地方呢,有靈力修為的人都不用走路直接靠飛的。

冷無霜唇角溢出一絲苦笑,為自己臨死還能在天上飛,還有美男把自己抱滿懷感到死而無憾,上一世可沒那麼好的待遇呢,不是嗎?

感覺好累啊,肚子的疼痛也有些麻木了,她只想好好睡一覺,靈台處的五光十色也在時隱時現,腦子裡的畫面混亂不堪,前世的,今生的,那個廢材冷無霜的,還有她自己的,都一股腦兒湧來。

不想了,通通不去想了,死就死吧,這一次她要好好去陰間跟閻王算算賬,為什麼這樣折騰她,讓她穿越不到兩天就又把她召回去,她是招誰惹誰了,要這麼逗她玩兒! ?不想了,通通不去想了,死就死吧,這一次她要好好去陰間跟閻王算算賬,為什麼這樣折騰她,讓她穿越不到兩天就又把她召回去。

她是招誰惹誰了,要這麼逗她玩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