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重重一跺,大地開裂,人如重炮般射出,一道金光猶劍,迎上那洪流強橫撞去。

(本章完) 「晨兄,別來無恙啊!」洛寒突然從身後出現,拍了下他肩膀。

藺晨正手足無措,緊攥著手裡的聚魂牌,在那兒左顧右盼地打轉,這把他嚇一跳,牌子險些沒脫手。

他慌忙回頭,見一張英俊的笑臉正對著他,不由大喜過望。

道,「學弟,看到你就好了,這個交給你,老哥先出去了,加油,看好你。」

說著,不待人反應,直接把聚魂牌往其手裡一塞,瞬間消失,留洛寒在原地一頭霧水。

大荒山外,迦嵐山脈,林間某處盪起漣漪,藺晨現出身來。

他長舒一口氣,撫了撫心口,暗道,「太嚇人了,好在學弟及時出現,把聚魂牌交給他,想來老師應不會責罵我了吧?」

念罷,辨認下方向,朝長老們那裡慢吞吞溜達過去。

其實,他之前所以慌不擇路,膽小隻是一方面,更多則是來自司空陌的壓力。

他本就無意參與,自不會去搶奪別人的,身為天院長老的關門弟子,也少有人敢來搶他,可那詭異的血液洪流讓他心生恐懼,屢次想丟掉聚魂牌,卻總感覺背後有一雙眼睛正盯著他。

這還不算,耳邊彷彿都能聽到震怒的喝罵,「小兔崽子,你敢扔,我就敢把你腿打斷。」

這才在那兒左顧右盼,攥著聚魂牌不知如何是好,恰好洛寒出現,他清楚院長對其看重,正好送個順水人情,打著他老師因顧及玄蒼面子而不至責罵他的算盤。

洛寒疑惑歸疑惑,眼下也看出些門道,猜測這牌子應是鑰匙一類,可他自己沒有,自不會說丟掉就能出去,況且他也不想出去,玄蒼還指望他大放異彩呢!

而一些人為何出手搶奪,他尚不明原由,不過管他呢,有人膽敢來搶,直接反搶了就是。

念罷,找准唐媚兒和趙靈歡的方位,再次飛縱過去。

那邊廂,武元空與洪荒血魔的初次交鋒已決出勝負。

接觸的一剎那,金光潰散,如同長劍崩碎,碎屑肆意橫飛。隨即整個人倒飛出去,砸進地面仍難止頹勢,足足又拖出數十米的長痕。

那雄武的鎧甲已然光芒黯淡,上面布滿裂紋,裡面摻雜著猩紅的色彩,混在金色之間,顯得那麼刺眼。

他面色蒼白,嘴角滲出血痕,眼裡是掩飾不住的震驚,他認為這既是學院安排,絕不會出現遠超他們實力的存在,可這明顯不是,有生以來他初嘗如此慘敗。

血液洪流只略微一阻,幾乎沒受影響,而也未將方才之人放在眼裡,它直接從武元空頭頂掠過,瞬間分散成無數條支流,鋪天蓋地向眾人涌去。

那像漫天竄動的血蛇,恐怖至極,血腥的氣息令人戰慄,混合著兇殘的悍戾,何人敢攖其鋒?

連之前孤身勇闖獸群殺戮無數的幾人都連連退避,他們清楚自身實力,雖為老生,但與武元空不相伯仲,那一擊即潰的狼狽他們看得清晰,誰還會主動上前,豈非與尋死無異?

無數條血蛇瘋狂席捲著,向眾人猙獰噬咬,速度之快,根本不及反應扔掉聚魂牌,而它每撞上一人,那周身便湧起光華,然後迅速變暗,人也隨之消失。

長老及老師們忙得不可開交,十指不停屈伸,指尖伸出一縷縷細微的絲線,連接在光幕上,見哪塊牌子稍有異動,便立刻以靈氣牽動過去,將之接引出來。

包括玄蒼在內,眾人清楚,眼前這洪荒血魔遠超預料,是仇萬燭施展手段,才得以讓會武繼續,當下容不得絲毫馬虎,一個不甚可能就會有學員命喪黃泉。

對於洛寒來說,他不清楚那些消失的人去了哪裡,也由此更為擔心唐媚兒和趙靈歡的安危,好在她們在很靠後的位置,血蛇一時間還未及過來。

但那委實太快,簡直摧枯拉朽,學員成片成片的消失,追趕上他不過須臾之間,彷彿已可覺出後背上涌動著血液的粘稠。

他瘋狂催動靈氣,冰心狀態竟都難以把持,身形亦不似最初那般靈動,取而代之是充斥著爆炸性的力量。

此刻,他像燃燒著熊熊烈焰的箭羽,筆直縱穿人群,攜起罡風鼓盪,但凡接近之人統統橫掃出去,每一步重踏,地面都如遭重擊,踏過處大地開裂一片焦土。

可即使這樣,也無法將血蛇落遠,他早已毫無保留,不能再快。

終於,兩女出現在視野里,他隔空大吼,「媚兒,靈歡,快扔掉牌子。」

唐媚兒一驚,尚不及回頭,只覺一股熱浪涌過身側,眼前現出一道背影,白衫展動,火焰繚繞。

洛寒立時旋身,不待她開口,二話不說,就向二人手中的聚魂牌奪去。

趙靈歡反應奇快,側身避過,順勢拽開唐媚兒,怒道,「你幹嗎?」

洛寒撲了個空,眼見那漫天血蛇越來越近,不由愈發焦急,怒聲回應,「別廢話,快給我!」

趙靈歡將雙手背在身後,死死攥著聚魂牌,「我不!這是我的成績,誰都搶不走,你也不行!」

洛寒一愣,什麼成績?

緊接著急道,「別管成不成績了,成績重要還是命重要?那血獸你們應付不了。」

唐媚兒附和,「是啊靈歡,別任性了,快給你洛寒哥哥吧,總比被別人搶去強。」

實則,她一早就想丟掉聚魂牌出去,可趙靈歡死活不肯走,她雖修為不及,但到底身為姐姐,又怎能放心丟她一人在此,這才跟著瘋狂逃竄。

眼下見洛寒如此說,正應了她心意,便想趁機說服這頑固的妹妹,趕緊離開這兇險恐怖的是非之地。

不想趙靈歡異常堅決,「我就不!你說應付不了就應付不了啊,我才不信,想騙走我的聚魂牌,門兒都沒有!」

洛寒不由頭大,心道這什麼情況?不就個破牌子嗎?怎麼,除進出鑰匙外還有其他作用?

唐媚兒見他神情困惑,立刻有所會意,遂問道,「你不知這聚魂牌幹嗎用的?」

洛寒點頭,還把手中的舉起,應道,「剛才藺晨把他的給我,然後就出去了,不是鑰匙嗎?」

唐媚兒無語,不知什麼用你是來這全院會武湊什麼熱鬧?

剛要解釋,洛寒忽然道,「來不及了。」

話音未落,迅疾出手。

他一旦全力,兩女哪是對手,只覺掌心一松,聚魂牌已被奪下,瞬間消失,傳送出大荒山。

虛空還回蕩著趙靈歡氣憤的小聲音,「你賴皮!賴皮……」

而眼前,一條血蛇正奔雷噬來,剛好掠過兩女方才立身之地,距他近在咫尺。

匆忙間,他不及思慮,下意識運起冰之守秘,此玄秘非一蹴而就,行招間便悄然暗藏,當下存蓄滿溢,意隨心走,霎時間寒氣繞身旋動,冰封三尺。

血蛇撞擊在冰壁上,遭遇前所未有的阻力,再難寸進,與此同時,縷縷寒氣繞其而上,連著一同冰封。

那迅速凍結成一道血色冰帶,像忽然失去生機,跌落下去,摔得粉碎,冰碴崩成血霧,徐徐飄逝。

半空響起凄厲的嘶吼,無比刺耳,直穿耳膜,那一聲接連一聲,彷彿要將眾人的意識海震散。

大荒山內學員所剩無幾,皆心神激蕩,回神時,見那漫天血蛇正急速匯聚,再成血海,然後翻起近百米高的血浪,滔天涌落,猛烈砸向地面。

(本章完) 靜,出奇的靜,靜得連一絲風都沒有。

那聲勢駭人的滔天血浪砸落後,竟直接沒入地面,沒了聲息,像從那裡消失了一樣。

眾人屏住呼吸,不敢妄自動作,空氣中還瀰漫著濃烈的血腥氣息,似在提醒他們地面之下的暗流涌動,這種未知的危險最讓人恐懼。

一時間,氣氛僵持下來,無比壓抑。

經過之前的瘋狂血洗,大荒山內已剩不足百人,再沒人主動丟掉聚魂牌,他們能存留到現在,實力運氣缺一不可,都不願就此放棄。

未來的全院百強榜上,必有他們一席之地,誰不想讓自己的名字書寫在更高的位置。

洛寒化去冰封,對這守之玄秘十分滿意。

上一次施展將才領悟,且還是面對西煞天掌教擎魁,修為的巨大差距讓那時的三尺冰壁顯得不堪一擊,而眼下這才算得上真正的試金石,堅固可見一斑。

念及方才那一幕,他猜測這血獸的變化十之八九與他有關,暗道,「看來此獸懼寒。」

現在,藺晨、唐媚兒、趙靈歡三人都安全脫離此地,他再無牽絆,終可一心對敵,遂凝神靜氣,散出意識,往地底深處探知過去。

可這一隻洪荒血魔非比尋常,它遭數次抹殺,卻屢次復生,每次皆伴隨進化,長此以往遠超其他同類,即便精魂被釘死,致發揮不出實力,但行跡又豈是區區靈識三段所能探尋。

洛寒緊鎖眉頭,他已將感知範圍縱伸到極限,竟覺不出絲毫異動,這讓他心生驚懼。

血獸明顯未離去,空氣中的血腥氣息愈發濃烈,更大的危機正蠢蠢欲動,此時意識感知沒了作用,無異於失去料敵先機的判斷,接下來的戰鬥必將十分被動。

他尚且如此,更遑論他人,在場為數不多這幾十人皆凝神戒備,注意力完全放在腳下,直覺告訴他們,進攻將從這裡發起,但未知何時,誰也不敢放鬆一絲警惕。

大荒山外,隨著學員們被接引出來,再次聚滿了人,那些自己丟掉聚魂牌出去而散落在迦嵐山脈各處的,也都陸續趕了過來。

長老及老師們終於可以稍作休息,不過精神仍保持高度緊張,畢竟現在戰場里的那些才是學院真正的精英,一場更為兇險的戰鬥極可能一觸即發。

玄蒼略微皺眉,「這洪荒血魔搞什麼鬼?」

他自是能清晰感知地下的異動,百米深處,那血海分散得一滴一滴,融進土石,混合在一起,如同泥石流般,徐徐涌動。

仇萬燭難得嘴角上揚,道,「你找回的這小傢伙很好,看來這孽畜還有些懼怕。」

那笑意一閃即逝,幅度極其微小,過後的面部略顯僵硬,當真人如其名,笑容不適合出現在他臉上。

玄蒼聞言,若有所思。

這雖超出他預想,但內心卻不由期待起來,事情貌似變得越來越有趣了,不知這進化的血魔會繼出何等攻勢,而那些小傢伙又能如何應對。

突兀一聲喝罵,打斷他的思緒。

「你個小兔崽子,把聚魂牌送出去是何意?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是司空陌,正沖著剛回返的藺晨怒髮衝冠。

他堂堂天院長老,論修為只服玄蒼和仇萬燭,在星羅大陸也算得上聲名顯赫,可眾目睽睽之下,唯一的關門弟子此時卻沒留在戰場,這讓他面子上十分掛不住。

更可氣的是,你若敢於戰至最後一刻,哪怕實力不濟被打出來,還能冠以個『雖敗猶榮』之名,結果可倒好,自己放棄了,他焉能不怒,這人都丟到姥姥家了。

藺晨面色煞白,冷汗直冒,也知道他打的如意算盤是徹底落空了。

不過還想掙扎一下,遂小聲提醒,「我那不是送給洛寒學弟了嘛!」

司空陌橫眉怒目,抬腳踹去,「還敢頂嘴?」

玄蒼及時出手,一縷微風輕拂,將藺晨帶至身後,道,「司空,這是何必。」

司空陌驢脾氣又犯了,主要是因在奚瑤面前丟了臉,怒道,「老子管我的弟子,要你插手。」

玄蒼倒不惱,笑著反問,「難道他不是迦嵐學院的學員?」

言下之意,我身為院長,當然有負責每個人的權利,也包括你長老司空陌。

藺晨一喜,看來如意算盤又打響了,他老師沒給面子,不想院長竟為他親自說情。

可這喜悅沒維持多久,玄蒼的下一句話讓他如墜深淵,『樂極生悲』不外如是。

「司空,關門弟子得關起門打,這麼多人在,你也不好下手不是?」

司空陌連連點頭,深表贊同,「有道理,有道理。」

藺晨欲哭無淚,死的心都有了,心道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攤上個什麼院長,找了個什麼師傅,最為關鍵的是,自打認識了洛寒就沒好過。

他望去大荒山方向,那一襲白衫十分顯眼,內心哭訴,「你到底是掃把星還是克我啊?」

忽然,學員當中不知誰喊了一句,「我聚魂牌里的精魂怎麼沒了?」

其他人趕緊向自己手裡的感知過去,無一例外,全都空空如也。

有人叫罵,「這他娘的算什麼,老子拼死拼活護著這玩意兒,莫名其妙沒了?」

有人附和,「就是,玩兒小爺呢!」

還有人叫囂,「學院無良,欺騙我等無知少年。」

一時間,眾人紛紛響應,強烈要求補償給說法,那些丟掉牌子自己出來的也在裡面渾水摸魚,實則內心竊喜,『活該,還是我有先見之明。』

莫黎身為首席長老,此時正該他出來穩住局面,卻一言不發,他自覺理虧,畢竟這進化的洪荒血魔不在預設之內,誰也不曾料到會是這般結果。

司空陌瞥了他一眼,嘲諷道,「堂堂首席長老,還能讓一幫熊孩子唬住了?」

莫黎反唇相譏,「你行你來!」

而長孫錦正暗自欣喜,心算著這下能省多少錢。

玄蒼忽然開口,「鑒於大家會武的表現,經長老院研究決定,但凡參與者,無論聚魂牌在手與否,無論內里是否有精魂,一律發放獎勵。」

渾厚的聲音徹盪天穹,立刻把上萬人的吵鬧喧囂蓋過。

學員們瞬間沉靜,緊接著歡聲雷動,「院長萬歲!玄蒼院長萬歲!」

長孫錦當即傻眼,「長老院研究決定?什麼時候研究的?我怎麼不知道?」

轉念明了,心頭不禁一陣抽搐,捂著心口暗道,「玄蒼啊玄蒼,你是萬歲了,這單可是我買啊!」

正當此時,前方傳來隆隆的轟響,大荒山劇烈震動。

眾人望去,只見兩隻巨大的手臂穿出山體,展臂橫空,遮天蔽日。

那竟由土石聚合,縫隙間黏著暗紅色的血液,拉動間汩汩翻湧,腥風呼嘯,手臂之下是掏空的山體,一大片凹陷下去。

「這是什麼?」不論戰場內外,皆爆發驚呼,這景象太過駭人,望而心悸。

不待眾人反應,那巨掌擎空一翻,石臂迅疾橫揮,雷霆拍落,一掌籠罩數人。

(本章完) 陰影遮天而下,如同一座小山砸落。

猛烈的罡風鼓盪,摻雜著血的腥氣,捲起血色的風旋,將那一片古樹攪得粉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