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隨著朱鎮關的一聲令下,巨大的戰刀,徑直的朝著那黑豹飛去,帶著獵獵的風聲,以及刺耳的破空之聲。

800點神力的黑豹,自己無法接住朱鎮關如此強大的一擊。

但就算明知無法招架,黑豹的臉上依舊看不到半點的驚慌之色,儘是從容。

「哼,無知小輩!」

眼看自己的戰刀即將把那黑豹一分為二,朱鎮關心中一聲冷哼。

然而,就在戰刀即將砍下黑豹頭顱的時候,一點星光,破空而來,其勢之浩大,其速之迅猛,無不令人瞠目結舌。

「哐當!」

一聲,朱鎮那跟隨了他幾十年的法器戰刀,竟然一分為二,掉落於地,沒有了往昔的英姿颯爽。

朱鎮心中一緊,神情有些緊張了起來。

能夠隨意一擊,便將自己的法器廢掉的人,那至少是神力1200點巔峰的實力。

也就是說,這黑豹的背後,竟然站著個神力1200點以上的強大武者!

「朱鎮,叫你一聲盟主,那是看得起你,怎麼著,你以為我背後沒人么?」黑豹冷冷的說道。

隨即,又是一道霸道無比的拳鋒,從虛無縹緲的虛空中,。襲殺而來,直逼朱鎮的胸腔。

此拳鋒的力度,和其中所蘊含的威力,恐怕就是鼎盛時期的江凡【即,在結界當中,達到神力1500點的時候。】。也未必有把握能夠接住如此狂霸的一擊。

而,修為只有1080點的朱鎮,自然無法與之抗衡。

感受到恐怖令人窒息的氣息之後,朱鎮使出自身所有的修為,伸出雙手,試圖用手接住這道攻擊。

就算不能接住,能夠抵擋掉大部分的傷害,也是可以的。

「轟隆隆!!!」

拳掌相撞,發出驚天地一般的巨響,空間產生一道道攻擊力極強的能量波紋。

這些能量波紋的攻擊能力,甚至堪比神力800點強者的武技!

整個擂台,都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甚至還與一兩聲「咔擦」的斷裂生,從四處的角落裡傳來。

用手接住這一拳的後果是:朱鎮關兩條手臂,完全脫離肩膀,經骨盡斷,僅有一些皮肉相連。

兩條手臂,就這樣掉在身上,搖搖晃晃的,如同夏天菜園裡那成熟的黃瓜一般,隨風搖曳。

「啊!!!」

疼痛到麻木的朱鎮,雙眼木訥的看著自己那搖搖欲墜的雙臂,良久之後,才失聲的尖叫起來。

那不曾顯身的神秘人物,這一拳,不但擊潰了朱鎮,同時也擊潰了整個雷霆神殿所有人的防禦底線。

就連他們引以為傲,連仰視都不夠資格的朱鎮,朱大盟主,就這麼一拳,被人莫名其妙的廢掉了雙手!

這鐘結果帶來的心靈震撼,遠比是一萬個普通士兵來的震撼。

「這……這怎麼可能,朱大盟主,竟然一招敗下陣來!」

「看來,我雷霆神殿是要亡了!」

「世間竟然還有修為如此恐怖的人存在!」

「。。。。。。」

看著無比頹廢落敗的朱鎮,剛才還熱血報國的青年才俊們,被嚇的魂不附體,臉色蒼白。

如果連朱鎮都不堪一擊的話,那麼他們,恐怕連選擇死亡的權利都沒有。

江凡也試圖探知那神秘強者的所在位置,但無論江凡如何調動聽覺,視覺,等等一系列的感官,仍是的不到半點有關那強者的氣息!

「好強大的神秘人物,竟然連我都無法探知分毫,看來此人的實力,至少在1800點以上!」

幾經嘗試,徒勞無功之後,江凡的心中,竟然也開始有點慌了起來。

這倒不是因為懼怕對方實力過於強悍,從而將自己擊殺。

江凡之所以慌,是擔心一旦段正,張濤他們真的全部死亡,那麼等待雷霆神殿的,無疑就是一場屠殺!

黑龍會的殘忍,人盡皆知。

「我們三人聯手,或許還有勝算。」為天下百姓著想,江凡暫時拋開了個人恩怨。

張濤不言語,神色莊重的點了點頭,不難看出,張濤也發覺了那神秘之人的強大。

「江凡,只要你能幫我我雷霆神殿度過此難關,我段正不再追究你的任何責任!」

段正好歹乃是一殿之主,斷不可能做出低三下四求江凡的事情來,因此,哪怕想要同江凡聯手,也不忘附加上條件。

江凡無奈的笑了笑,對段正的話,不置可否。

自己本來就沒有國士,又哪來的責任?

但此時的江凡,已經沒有同段正辯解的心思了,點了點頭,表示同意段正的話語。 三人相互使了個眼色,旋即將黑龍會的黑寡婦,黑豹給圍了起來。

原因很簡單,既然不知道那位神秘人物,到底所在何處,便只有拿他的這些小弟開刀,迫使他顯身。

「你們……你們想幹什麼?」

看到江凡他們這架勢,黑寡婦那妖艷的臉蛋,露出一絲的驚慌。

畢竟,以他們三人的實力,只要輕輕動一動手指,便可讓自己瞬間灰飛煙滅。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在這最後關頭,原本生死冤家的江凡和段家,竟然重歸於好,聯手作戰了!

「殺!」

段正一聲爆喝,三人同時發力,攻擊那被圍困在中央的黑龍會兩人。

一個人就足以秒殺他們兩個了,更何況還是三人同時發力。

面對如此恐怖的力量,兩人瞬間臉色煞白,僵硬在原地,目光失神的看著,那三道帶著毀滅氣息的法力泊位,朝著自己轟殺而來。

「異度空間!」

千鈞一髮之際,虛空之中,再度傳來那虛無縹緲的聲音,以此同時,黑寡婦,黑豹兩人,正被一塊巨大的冰塊房間所覆蓋。

所有的攻擊,都在冰塊那極度寒冷氣息中,煙消雲散。

「好不要臉,三個頂級的強者,竟然欺負兩個神力不足500點的武者。」

虛空之中的聲音,再度傳來,只不過不再是那麼虛無縹緲,而是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了江凡的耳旁。

因此,哪位神秘人物,此刻終於顯身了,就在江凡的不遠處!

令眾人沒想到的是,這位神秘人物,並不是他們想象中的,至少有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而是以為同江凡年齡不相上下的少年!

一身黑色長袍,手持一根玉笛,飄飄然的站立在那,遺世獨立一般,給人於莫名的好感。

如果是不是發生在此刻的擂台之上,恐怕所有路過的路人,都以為這少年,是個溫文爾雅的翩翩君子,誰又會把他同邪惡的黑龍會聯想到一起?

不過,黑龍會似乎對黑這個眼色,情有獨鍾。

黑寡婦,黑豹,還有眼前的這個少年,都是一身黑色的衣衫。

見真正的主角出現,三人也絲毫不客氣,江凡再度召喚出自己的應龍。

而張濤的第二屬性,竟然是只仙鶴。

段正的第二屬性,則是猛虎。

一時間,擂台上空,四人一龍,一鶴一虎,開始了一場雷霆神殿有史以來,最為激烈,最為震撼的戰鬥!

四人交戰的四周,竟然形成了層層疊疊的屬性之力,這些屬性之力,纏繞在他們主人的周身,不舍離去,因此才有了一道此次奇觀。

擂台之下的人,根本無法看清那些天武境強者之間的對決,只是偶爾聽得獸鳴之聲,或者金屬撞擊的聲音,當然,偶爾還夾雜著人的哀嚎之聲。

隨著戰鬥時間的加長,那神秘的少年,由於體力消耗的緣故,開始有點體力不支,開始且戰且退。

「哼比我使出第二屬性之力!」那神秘少年,不屑的看著三人。

此時眾人才反應過來,這傢伙,竟然沒有召喚出自己的第二屬性,而是以一敵六,鏖戰了幾百回合!

這神秘少年的第二屬性,有點罕見,竟然是一個紫銅色的葫蘆!

「眾位,今天就讓你們見識見識,什麼才叫做真正的第二屬性!」

說著,便隨手一甩,將紫銅葫蘆拋向空中,便可之後,葫蘆懸停於半空之上。

江凡等人,都做好了隨時面對,神秘少年第二屬性帶來的任何威脅。

然而,瞪了好一會,那葫蘆依舊懸挂在那,一動不動,沒有任何的異樣。

「該不會是故弄玄虛吧?」張濤看了看江凡和段正,低聲嘀咕道。

「我看不像,那葫蘆一眼看去,便知道並非凡品,況且,他的實力原本就在我們三人之上,沒有故弄玄虛的必要。」

江凡並不怎麼贊同張濤的觀點。

「江凡,你也未免太謹小慎微了,他都被我們三人擊退了,還有什麼可怕的?」

看到那狂傲的少年節節敗退,並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使用雞肋一般的第二屬性,段正勝利的信心,頓時大增。

也不等江凡表態,段正領著他的獸源狂虎,朝著那神秘少年便衝殺了過去。

作為臣子,張濤下意識的跟了上去。

然而,還沒有靠近那少年,兩人便感覺身體內的神力,竟然開始外泄!

而且不是一般的外泄,像是被抽水機瘋狂的抽取一般,法力儲量急劇下降!

兩人一臉的驚愕,慌忙撤退了回來。

跟隨他們一起扯下來的獸源,此刻已是精神萎靡,沒有了絲毫的鬥志,一般便知道,它們的神力儲量,本事所剩無幾了。

而身在一旁的江凡,則親眼看見,他們兩人身上的神力,如同流水一般,嘩啦啦的流向那個紫銅葫蘆!

「好厲害的葫蘆,竟然能夠莫名的吸取我們的神力!」張濤心有餘悸的說道。

段正則是一臉的挫敗感,呆立在虛空,不言不語。

那紫銅葫蘆,在沒有吸收兩人神力之前,顏色並不是很深,然而在吸收了他們的神力之後,紫銅色,慢慢變成了深綠色,甚至有點發黑。

而且,葫蘆的體積,似乎也增大了一點,瓶身隱約出現了裂紋。

見狀,江凡心中大喜!

「兩位,我找到破解他那葫蘆的方法了,只要我們破解了他那葫蘆,他的而第二屬性便會消失,沒了疊加屬性的加持,他的戰鬥力,自然不是我們的對手。」

江凡眼眸激靈一轉,對段正,張濤說道。

當然了,為了防止被其他人盜聽,因此他們全程用的都是定向傳音術,處特定的人之外,其他人無法獲知他們對話的內容。

本來已經陷入絕望的兩人,聽江凡這麼一說,頓時喜上眉梢。

江凡這種傳奇般的人物,肯定有著常人無法比擬的想法,以及戰場的觀察能力。

因此,對於能屢次創造奇迹的江凡而言,段正和張濤,並沒有懷疑他所說的話。

況且,現在他們除了相信你江凡能夠創造奇迹之外,剩下的恐怕就只有等死了。 段正張濤兩人頓時大喜,段正迫切而又急躁的說道:「都火燒眉毛了,還賣什麼關子,趕緊說來聽聽。」

江凡對著兩人嘀咕了一陣,那神秘少年看著都有些煩了,朝著三人呵斥道:

「神殿的人,就這點實力?三位頂尖高手,連我一個十來歲的小孩都打不過么?」

聽完江凡的話,段正有點狐疑的看著江凡,不過最後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贊同江凡的做法。

張濤自然也不會反對,都到這種地步了,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三人目光對視,然後相互會意,猛然間,如離弦之箭,帶著各自的獸源,朝著那神秘少年衝殺而去。

見到這番情景,那少年直接懵逼了。

一臉驚愕的呆在虛空當中,不知道他三個傢伙到底在耍什麼花招。

按照常理來說,在知道自己這紫金葫蘆,專程吸取人的神力之後,一般人都會避之不及,最後自亂陣腳,敗下陣來。

可是,這三個傢伙,像是不要命了一般,朝著自己沖了過來……

「動手!」

在進入那紫金葫蘆的攻擊範圍之後,江凡一聲大喝。

江凡的暗號一出,段正張濤也隨之停止衝擊,不但沒有收斂自己的神力,反而大幅度的逼出體內的神力!

那紫金葫蘆,像是貪吃的金魚,在嗅到神力的味道之後,不管不顧的,開始瘋狂的吸收起來。

當然,那三個獸源,同樣也在釋放自己體內的神力。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