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秋門主就不怕我獅子大張口!」

「甘之如飴!」

最後凰無夜開價了,這讓秋門主有些震驚。

「難怪那小子的胳膊喜歡往外拐了,凰無夜,你很不錯。」

凰無夜笑道:「互利互惠而已。」

「那什麼時候能給他煉丹。」

「秋門主也知道,我只是一個天靈師,天靈師想要煉製九品丹藥壓根不可能!我是用了特殊的辦法提升靈力才煉製出來九品丹藥。必須休息一個月才能煉製下一個九品丹藥,這一個月之內你把秋少旭給看著,讓他別胡亂動用靈力,可以穩住!到時候我煉丹成功了你派人來夜皇傭兵團取葯就可以。」

秋門主道:「沒問題!他這次要是再敢亂跑,就打斷他的腿。」

凰無夜笑道:「治療斷腿的費用不高,你儘管打。」

「打斷誰的腿?」秋少旭拜託了毒門的人暗戳戳的來找凰無夜,結果聽到了這對話。

秋門主揪住了秋少旭的耳朵道:「還能有誰,就是你了!跟我回去,不然就打斷你的腿。」

秋少旭大喊道:「兄弟,救我啊!這老頭想要謀殺親兒子,太狠了,毫無人性。」

凰無夜擺了擺手道:「小爺要是愛莫能助,你先回毒門好好待著吧!」

秋門主和凰無夜很有默契的沒有告訴秋少旭,到時候給他一個驚喜吧! 不少人從月谷主那裡得到消息想要見凰無夜,而凰無夜迅速的撤離,回東皇宗去了。

等到凰無夜回到東皇宗到時候,她成為九品煉藥師的事情傳遍了整個靈滄九洲。

月谷主怕凰無夜木秀於林必摧之,但是凰無夜自個兒不擔心,她道:「我夜皇傭兵團需要造勢,九品煉丹師的這一個名號可是極為響亮的,正合我意,所以隨便他們了。」

夜皇傭兵團出了一個靈滄九洲唯一的九品煉丹師,不少人慕名而來,要求加入夜皇傭兵團。

進入夜皇傭兵團無論實力高低,都要通過地獄式的考驗,無論是通過還是沒有聽過的人都在暗地裡罵夜皇是變態。

老團員心裡也非常認可,要論變態,老大絕對是第一啊!第一!

此時他們的變態團長在師兄和師傅的陪同之下去找大長老了。

「大長老,宗主,大師兄還有無夜師弟讓你去參加會議,其他長老都到了,您什麼時候過去。」

東皇無極主動開會的次數少之又少,畢竟他一向懶得處理宗門事務。

如今鬧著一處,來者不善。

但是他不得不去,他回道:「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大長老落座之後,東皇無極坐在首位道:「首席煉藥師司馬大師已經失蹤很久了,幾位長老跟我反應宗門丹藥最近緊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大長老道:「司馬大師失蹤,我已經去派人找他了。但是他和他的弟子全部都在人間蒸發了,不知道是哪個狠毒的人把司馬大師給除掉。」

他的目光落在凰無夜的身上,「無夜師侄,聽說你在葯谷跟司馬大師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你有沒有懷恨在心,想要把司馬大師除之而後快。」

凰無夜嘴角勾起了一抹嘲弄的笑容,「原來他的弟子也從人間蒸發了啊!好巧。」

「無夜師侄,你這是承認了嗎?」

「就算是我殺了司馬照那老傢伙又如何?一個七品煉丹師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眾人也愣住了,凰無夜真的承認殺了首席煉藥師啊!

東皇無極道:「就算是無夜殺的,也絕對是那老不死的先對無夜起了壞心思,我徒兒只是自保而已。」

大長老怒道:「大膽凰無夜,你殺了我東皇宗的首席煉藥師該當何罪。」

凰無夜懶洋洋的道:「配給東皇宗一個首席煉藥師,不就行了!」

大長老痛心疾首的道:「這不僅僅是我東皇宗失去了一個首席煉藥師那麼簡單,那是一條人命啊!宗主的親傳弟子如此草芥人命,你讓別人怎麼想,你讓那一些煉藥師還敢入我東皇宗嗎?」

「這就不是大長老你操心的事情的,我敢保證有不少煉藥師非常想要進入東皇宗,因為有我凰無夜在。」

」殺人就是殺人,師弟你也別太寵他了,必須宗規處置!」

凰無夜淡淡的道:「宗規處置也要證據是不是,大長老你有證據嗎?我這裡倒是有那司馬大師弟子為何會從人間蒸發的證據嗎,如果我拿出來,大長老也宗規伺候嗎?」 大長老那一張老臉變得僵硬了起來,凰無夜看起來風輕雲淡其實話里卻帶著威脅。

那一些人怎麼死的他很清楚!

東皇無極道:「這話題就此打住,誰敢處置我徒兒,我跟他沒完。」

東皇宗主就是如此沒原則的維護小徒弟。

大長老被凰無夜一句話堵死了,他無法接著司馬大師死一事對凰無夜出手。

沒有證據,沒有證人!

而凰無夜卻有,這顯然對他不利。

大長老:「失去了一個優秀的首席煉藥師我很失態,並無意針對無夜師侄,請師弟息怒!」

「優秀!」一個冷得掉渣的聲音傳來,在那充當背景板的玄墨這個時候開始了。

他丟出來了一堆調查到的東西,上面說著司馬大師的煉丹實力如何低,如何中飽私囊,如何欺壓其他煉藥師,搞得東皇宗煉藥峰烏煙瘴氣。

都是有理有據的,東皇宗有這樣的一個煉藥師,簡直給這靈滄九洲第一宗門抹黑。

東皇無極也被這一個無恥的傢伙給氣到了。「這傢伙死有餘辜,早該死了。」

大長老非常愧疚的道:「這是是我的失誤!我一定會儘快選一個有資格成為我東皇宗首席首席煉藥師的人。」

凰無夜笑道:「這就不麻煩大長老去精心挑選了,你眼前就有一個,小爺是最合適當東皇宗首席煉藥師的人。」

眾位長老嘴角微微一抽,這是他們第一次有人自薦的一點都不謙虛。

靈滄九洲第一宗門的首席煉藥師可是一個不低的位置啊!

眾人期殺熟的看向凰無夜,凰無夜挑眉道:「怎麼了?小爺不合適嗎?我是師傅的小弟子,但是卻無意當宗主什麼的,但是也不能欺負師兄啦!總要為宗門做一點什麼?我勉為其難的做首席煉藥師你們有什麼不滿意嗎?」

「難道我的煉丹實力不如那一個司馬垃圾嗎?」

眾人想起之前傳出來的消息,他們宗主的寶貝小弟子,可是一個九品煉丹師。

雖然大部分人認為這消息有點不靠譜,但是當初在葯谷比試煉藥的時候,凰無夜可是真真切切的煉製出來了半步八品丹藥。

能煉製出半步八品丹藥,這一劍比司馬大師要厲害不少了。

輪煉丹實力,凰無夜絕對有這一個實力。

所以他們紛紛點頭,大長老簡直要氣炸了,他道:「莫非各位都相信外面那謠言,無夜師侄的實力你們都知道,怎麼可能是九品煉丹師。」

「那不是謠言,那本來就是事實!大長老以為全天下的人都是蠢蛋嗎?九品煉丹師整個靈滄九洲只有我一個,我不當東皇宗的首席煉藥師誰有資格當?」凰無夜依舊高調而又狂妄。

如此理所當然的語氣把大長老堵的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凰無夜道:「而且要是一個九品煉丹師成為東皇宗的首席煉藥師,那就更加穩固了東皇宗第一宗門的位置,不是嗎?」

眾人齊齊點頭,凰無夜說的很有道理,有一個九品煉丹師在東皇宗,其他宗門估計都會嫉妒的眼紅! 東皇無極道:「說的好!說的太好了,我的弟子當首席煉藥師,我臉上也有光啊!我准了!」

玄墨道:「我支持師弟!」

「不行,無夜師侄畢竟太年輕了,很難當此重任。」大長老道。

「當煉藥師最重要的是煉丹實力,年輕又如何?若是大長老能夠找到一個九品煉丹師出來並且比我厲害,我一定把首席煉藥師交給他!若是沒有,這位置就是我的了。」凰無夜極為的霸道。

對付這老東西,哪裡需要講理。

大長老道:「可是,你根本就不是九品煉丹師!」

「師兄,你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能懷疑我的小徒弟,他說是就一定是。」東皇無極怒氣沖沖的道。

大家都認可了,即使大長老不認同,凰無夜成為首席煉藥師的事情就定下來了。

大長老氣得把他房間里的東西全部都給砸了,「小小年紀就好高騖遠,我要讓他知道這首席煉藥師不是那麼好當的,給我告訴他們……」

「是!」

凰無夜第二天就上任了,要去葯峰。

東皇無極道:「徒兒要不要師傅去給你撐腰。」

「師傅昨天已經撐腰了,今天就讓我自己去!對付那一些煉藥師還不簡單,用絕對強大的煉丹術把他們給碾壓,看他們還敢不敢廢話。」

「徒兒太霸氣了,師傅就等著你會來。」

玄墨道:「嗯!師兄給師弟準備好大餐。」

妖精不在,下廚自然輪到了玄墨。

凰無夜笑道:「那師傅和師兄就等著我大勝歸來吧!」

師兄閉關出來之後也恢復正常了,很好!

凰無夜殺上了葯峰,這件事情真的一點懸念都沒有。

大長老在東皇宗一手遮天,這裡不少煉藥師全部都為他服務。

這樣的人被凰無夜一個個的揪出來,踹走。

他們怒道:「凰無夜,你敢!」

「我就是敢啊!你們能怎麼樣,一群垃圾,一群蛀蟲……」

他們的臉都要氣綠了,他們怒道:「好,我們走!我們一旦離開,宗門所需要的丹藥我看你往哪裡拿!到時候你一定會求著我們回來了。」

「此處不留我們,別的宗門一定會歡迎我們的。」

凰無夜冷笑道:「各位想的也太好了一點了吧!你們一旦走出東皇宗,整個靈滄九洲各大勢力估計都不會要你們了。至於原因,因為你們這一些煉藥師上了葯谷的黑名單。」

「難道你們有那一個自信,覺得這一些宗門會為了你們得罪葯谷。」

他們臉色發白,渾身顫抖。

「凰無夜,你好狠!」

「我本來就狠啊!你們惹我不快,我第一天上任就對我使絆子,我不該狠一點來一個下馬威嗎?」

他們氣得哆嗦,凰無夜揮手道:「滾吧!」

東皇宗剩下來的煉丹師所剩無幾了,「無夜大事,必須要快點召集一些煉丹師過來,不然我們根本忙不過來。」

凰無夜拿出一個單子道:「這是司馬大師在的時候葯峰每天拿出去的丹藥清單,就這麼一點而已,著急什麼?」 他們之後便看到凰無夜三下五除二的完成了之前他們所有的工作量,把丹藥給煉製完了。

「這不就好了嗎?」

他們羞愧的低下頭,跟凰無夜一比,他們感覺自己簡直不要太廢材啊!

凰無夜絕對有這一個能耐當東皇宗首席煉藥師,而且綽綽有餘,因為他一個煉丹師就能撐起整個宗門。

大長老知道凰無夜把十分之九的煉丹師趕走,等著下面的人來找麻煩,可是去而沒有。

葯峰正常供應丹藥。

更讓他煩躁的是靈滄九洲不少厲害的煉丹師前來東皇宗自薦。

他們說的話幾乎都是一樣的,「聽說無夜大師在東皇宗當首席煉藥師,請問東皇宗還需要煉藥師嗎?我什麼都會,幹活也不用給錢,只求無夜大師指點一二。」

「沒有煉丹師當葯童也行啊!大長老,能通融一下嗎?」

「……」

這裡大部分都是七品煉藥師啊!這種級別的煉藥師,就算之前東皇宗特意邀請他們,他們都會放高姿態不肯來,如今卻自己送上門來了。

一切都是因為凰無夜,大長老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這一些凰無夜的瘋狂崇拜者一進入東皇宗,葯峰將會再也沒有他的插足之地。

無法拒絕,只能答應,大長老想著這一些煉藥師只是一時熱血,等到他們知道凰無夜並不是九品煉丹師,只是一個狂妄說大話的臭小子的時候一定會記恨上凰無夜,然後離開。

結果事實與他想不到想法,這一些進入東皇宗的煉藥長老們越來越崇拜凰無夜,之前還不百分之百確定凰無夜是九品煉丹師,現在已經完全確定了。

這樣的天才,如果比試九品煉丹師,天理不容啊!

一個個的歲數都要比東皇無極大了,卻天天追著凰無夜求拜師,凰無夜最終把自己師傅給搬出來。

東皇無極道:「我才不想要一些這麼老的徒孫,你們都省省吧!」

一切都失控了,大長老都要氣暈了過去。

凰無夜用了一個月的時間,讓大長老再也無法干涉葯峰,失去了對葯峰的掌握對於大長老老說等於失去了左膀右臂。

一個月之後水鳳的力量恢復,他問道:「主人,真的要再來一次嗎?這樣很辛苦,水鳳是真的很心疼。」

「那話癆的身體堅持不了多久,早點解決。」

很快,凰無夜要煉製九品丹藥的消息傳開了,她準備在東皇宗葯峰煉丹。

東皇宗的煉丹師可以佔一個好位置,夜皇傭兵團的煉藥客卿也一樣,其他的不少煉藥師慕名而來,就連葯谷的谷主也來了。

天下人不信她能煉製九品丹藥,那麼就光明正大的證明給他們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