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接著,陣型被拉開變得鬆散的時候,就好像瞄準這一刻般,猛烈的地震、突然瘋狂生長的草木,將隊伍分割開來,並且絕大多數人都在一眨眼的工夫里,就被施以了石化的詛咒,雙腿變得一動都不能動彈。

之後,瞄準著試圖抵抗的冒險家們,空中的雷電魔鳥快速俯衝,如決堤的江水一般讓陣線崩潰。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暈倒的同伴們,一個接著一個,被果凍狀的柔軟物體所捕食。

而這從頭到尾的一系列過程,都來自於不同種類的魔獸……也就是說,魔獸居然學會了人類的戰術思想,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對於冒險家這個行當而言,可謂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喂,卡洛老師,怎麼說?你不是附近這一片區域的魔獸百科全書嗎?那些個東西你都認不認識?認識的話說說它們的弱點。」

尤里將一個身材相當矮小的少年夾在自己的腋下,正如同一匹野狼般在樹叢之中飛速穿行。

「不,不認識啊!從來沒見過那種東西!那到底是什麼怪物啊啊啊啊——!」

被尤里稱作為卡洛的少年,他的精神已經顯而易見地陷入了錯亂之中,眼睛咕嚕咕嚕地轉個不停,原本高高豎起的髮型也被迎面的狂風吹得東倒西歪。

卡洛是隸屬於冒險家工會【炫光的星屑】的成員之一,看似只有十四五歲的年紀,但是卻擁有極為豐富的魔獸只是,在工會當中,素有魔獸博士的稱號。

「至少,這些都不是本來就棲息在盆地里的魔獸呢,那隻雷電魔鳥也好,剛才遇到的那些也罷,我數百年來就從來沒有在附近見過哦?」

一個矯健而苗條的身影在樹榦之中輕盈地躍動,說話的嗓音也顯得十分磁性動聽,抬頭望去,可以看到一位充滿慈愛魅力、相貌出眾的成熟女性。她手持一枚精鍊的長槍,渾身的重要部位都有守護的盔甲,如果用人類的感覺來判斷其年齡,大概在二十七八歲的模樣。

然而,一對標誌性的尖耳朵證明了她並非人類的事實,而是生活在北邊大森林的森林妖精(elf)一族。森林精靈是十分長壽的呃種族,壽命一半在千年左右,上位的高等精靈甚至和神靈或者龍族一樣,沒有壽命的概念,只要他們願意就能永生下去。

正因為壽命長,所以森鈴妖精十分的博學而睿智,她們雖然原本是魔力見長的種族,但是一旦離開了自己的故鄉,融入人類的社會,便也會拋棄偏見和古老的矜持,利用多餘的時間去積極地學習其他的知識和技術。比如眼前的女性,現在她已經完完全全偏離了妖精族的傳統,成為了一名精於長槍戰鬥的戰士。

「嘖……和長耳朵說的一樣,這些魔獸原本並不是盆地的物種。而且說到底……那到底還能不能算是魔獸都難說。」

總裁的獨寵嬌女 最後說話的亞麻色布衣打扮,一張掛著嚴肅神情的可愛娃娃臉,棕色短髮的人類少女,她沒有尤里和妖精族的矯健身型,不過也沒有落後於兩人,因為她正以某種奇妙的方式在半空中飛行——只見一條印刻著複雜紋理長布條,正無視重力的法則,好像活物一般的在半空飄蕩,並圍繞在人類少女的身邊,組成了閃亮的法陣,成為一種飛行載具,帶著她在低空翱翔前行。

雖然不知是什麼派系的術式,但毫無疑問少女是一名魔法師,而且在叢林之間巧妙控制飛行方向,一點都不落後與展示的隊友,足以見得其作為法師絕非泛泛之輩。事實上,正因為她第一時間發現了石化的咒殺魔法,並即刻為附近隊友們進行了妥當的解咒處理,才讓他們得以逃出升天。

「是啊……那些東西,如果沒看錯的話,全部都長著人的上半身……而且還那麼漂亮,簡直難以理喻。」

尤里回憶起剛才被魔獸奇襲,團隊被擊潰時,只能落荒而逃時的光景。那時候,向眾人襲來、並最後亮相的魔獸,雖然身體的絕大部分都如同異形,但是腰際以上的部分,無疑是『人類的少女』。

「怎麼?迷上她們了嗎尤里?這還真是……明明都有像我這麼性感美麗的大姐姐在身旁,還有閑暇看其他姑娘什麼的……姐姐我很傷心哦?」

長耳朵的妖精女性一邊重複著在林間跳躍的動作,一邊用妖媚的口吻假裝出一幅傷感的模樣。

「茱蒂絲,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剛才你也應該看到了吧?」

「是的是的……雖然不太甘心,但是我承認,那些魔獸的相貌居然比姐姐我還要漂亮什麼的~~」

「卡洛老師,你怎麼看?如果不是這附近的魔獸,其他地方是否有類似的物種?比如看起來好像是人類的那種。」

尤里保持狂奔的速度,同時向著腋下的少年追問道,之所以稱呼他為『老師』,一方面是對虛榮心極強的小男孩的調戲,另一方面,他的確是很敬佩卡洛對於魔獸知識方面的博學。

「有是有,比如帝國西部的石像鬼之類的。它們擁有和人類相似的體格、四肢和相貌……不過,和剛才遭遇的那些截然不同,就算五官俱全,也絕不會變成美麗的少女。說白了,我根本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什麼美少女魔獸,魔獸身體的進化都是圍繞著『實用性』和『合理性』展開的,長得比妖精還要漂亮,這對於魔獸的生態環境而言根本就是不必要的!」

「也是~~如果魔獸都是那些可愛迷人的小妹妹,你們人類的貴族老爺們,早就望眼欲穿地設法養上幾隻當做寵物了。畢竟我們森林妖精也常常遭遇人口販子的拐賣,我年輕那會兒還在奴隸的拍賣行被掛上過一個好價錢呢~~」

就算是無比屈辱的一段記憶,但畢竟那也是上百年前的事了,尖耳的女性茱蒂絲毫不避忌地以身說法。

「也就是說……」尤里眯起了眼睛,思考了片刻之後得出結論——:「這些奇異的魔獸,都是最近才出現在盆地,甚至是最近才誕生於這片大陸的全新物種?」

「還有一種可能性……」回話的是魔法師的短髮少女,可以看到她現在的面色發白,身體都甚至有些瑟瑟發抖。

「怎麼了麗塔?有話直說,扭扭捏捏的可一點都不像是你。」尤里故意用爽朗的口吻追問。

「這些魔獸,可能不是『這個世界』的東西,而是來自於『幻界』的高級怪物……!」

「哈啊?那是什麼……?huanjie?」

尤里對於魔法師們的常識一竅不通,完全不明白名為麗塔的少女所言之物有什麼可怕的地方。

「幻界我知道。那是遠古的【八魔龍】封印在內的次元間隙,對不對?」少年卡洛搶答道。

「小不點,你沒說錯。古代的魔龍,那些s+級的魔獸,光論作為魔獸的戰鬥能力,其實不比s級的魔獸高上多少,但是它們的特性卻是『不死不滅』。除非選擇自殺之外,魔龍的靈魂都是無法徹底殺死的,就算把它們的身體分割得七零八落,也終有一天會復活重現。所以,為了永世的安寧,如今都以『時空間屬性』的封印術,將它們封印在『幻界』之中。」

對於卡洛的答案,麗塔補充說明道。

「哈啊?無法徹底殺死?可是……青淵龍已經被討伐了哦?那場戰役我也親身經歷,目睹了巨龍軀體斷氣倒下的瞬間。那玩意不可能還活著,它的屍體現在就在【西利亞】城的郊外。」

「尤里,對於這種說法我不予置評。畢竟傳說就只是傳說,我沒有驗證真偽的手段,而且,就算你所見無誤,可『龍』說到底是『蛇』的一種……蛇蛻皮之後,會怎麼樣呢?」

「什……!你,你難道是想說『青淵龍』還活著不成?」對於魔法師少女的說法,尤里睜大的雙眼,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

「說不定哪天,它會以全新的形態重新出現,不過這些現在都無關緊要!我們必須先設法逃走,不過可能很難……」

「果然如此,逃了這麼久,對方的氣息依然在很近的位置,從四面八方傳來,可卻不知道為什麼,直到現在我們都沒能逃出叢林的範圍……看來,這片林子本身就已經化作了永遠走不出去的迷宮了。逃跑是沒意義的,等我們體能耗盡只有死路一條,與其如此,不如……」

就在這時,一聲尖銳的雀鳴響起,被紫電的外衣所包裹的黑髮少女一般的魔獸,正從雲端俯衝而下,身體就化作了一道雷閃一般,直劈向茱蒂絲的方向。

面對毫無徵兆的呃突然襲擊,妖精族的女性長耳輕輕一抖,一個激靈,驚險地躲開了來自空中的閃雷直擊。

成功躲過必殺一擊的茱蒂絲,重新找到一顆樹榦,以高雅的姿勢端立其上,用俯視的視角望向炸開巨坑的『黑鳥少女』,然後她架起長槍,渾身散發出與之前截然不同的凜冽殺氣——

「不如垂死掙扎一番,說不定還有所活路!」 ?尤里和同伴三人艱難地在盆地的叢林里穿行,原本三十多人的隊伍,如今就只剩下了他們三個。????????.?沒錯,其他人全部都慘遭全滅……

直到現在,尤里都不敢相信,只是短短几分鐘的工夫,三十名精英冒險家,就全部栽在了魔獸的手中。

盆地的魔獸的確原本就難對付,這一點,從剛開始大家都有所覺悟,但是今天遭遇的物種只能用『異常』來形容。

它們,太聰明了,聰明得過頭了。從隊伍踏入叢林的一刻開始,眾人就彷彿落入了什麼陷阱一般。

先是隊列前後端反覆遭到植物的騷擾,被迫減緩了進軍的步伐,並選擇較為崎嶇陡峭的道路前進。

再是被巨型的蛇尾爬過地面的痕迹所吸引,吸引追蹤的同時,牽扯了隊形,甚至讓前後排嚴重脫節。

總裁的專屬戀人 接著,陣型被拉開變得鬆散的時候,就好像瞄準這一刻般,猛烈的地震、突然瘋狂生長的草木,將隊伍分割開來,並且絕大多數人都在一眨眼的工夫里,就被施以了石化的詛咒,雙腿變得一動都不能動彈。

之後,瞄準著試圖抵抗的冒險家們,空中的雷電魔鳥快速俯衝,如決堤的江水一般讓陣線崩潰。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暈倒的同伴們,一個接著一個,被果凍狀的柔軟物體所捕食。

而這從頭到尾的一系列過程,都來自於不同種類的魔獸……也就是說,魔獸居然學會了人類的戰術思想,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對於冒險家這個行當而言,可謂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喂,卡洛老師,怎麼說?你不是附近這一片區域的魔獸百科全書嗎?那些個東西你都認不認識?認識的話說說它們的弱點。」

尤里將一個身材相當矮小的少年夾在自己的腋下,正如同一匹野狼般在樹叢之中飛速穿行。

「不,不認識啊!從來沒見過那種東西!那到底是什麼怪物啊啊啊啊——!」

被尤里稱作為卡洛的少年,他的精神已經顯而易見地陷入了錯亂之中,眼睛咕嚕咕嚕地轉個不停,原本高高豎起的髮型也被迎面的狂風吹得東倒西歪。

卡洛是隸屬於冒險家工會【炫光的星屑】的成員之一,看似只有十四五歲的年紀,但是卻擁有極為豐富的魔獸只是,在工會當中,素有魔獸博士的稱號。

「至少,這些都不是本來就棲息在盆地里的魔獸呢,那隻雷電魔鳥也好,剛才遇到的那些也罷,我數百年來就從來沒有在附近見過哦?」

一個矯健而苗條的身影在樹榦之中輕盈地躍動,說話的嗓音也顯得十分磁性動聽,抬頭望去,可以看到一位充滿慈愛魅力、相貌出眾的成熟女性。她手持一枚精鍊的長槍,渾身的重要部位都有守護的盔甲,如果用人類的感覺來判斷其年齡,大概在二十七八歲的模樣。

然而,一對標誌性的尖耳朵證明了她並非人類的事實,而是生活在北邊大森林的森林妖精(elf)一族。森林精靈是十分長壽的呃種族,壽命一半在千年左右,上位的高等精靈甚至和神靈或者龍族一樣,沒有壽命的概念,只要他們願意就能永生下去。

正因為壽命長,所以森鈴妖精十分的博學而睿智,她們雖然原本是魔力見長的種族,但是一旦離開了自己的故鄉,融入人類的社會,便也會拋棄偏見和古老的矜持,利用多餘的時間去積極地學習其他的知識和技術。比如眼前的女性,現在她已經完完全全偏離了妖精族的傳統,成為了一名精於長槍戰鬥的戰士。

「嘖……和長耳朵說的一樣,這些魔獸原本並不是盆地的物種。而且說到底……那到底還能不能算是魔獸都難說。」

最後說話的亞麻色布衣打扮,一張掛著嚴肅神情的可愛娃娃臉,棕色短髮的人類少女,她沒有尤里和妖精族的矯健身型,不過也沒有落後於兩人,因為她正以某種奇妙的方式在半空中飛行——只見一條印刻著複雜紋理長布條,正無視重力的法則,好像活物一般的在半空飄蕩,並圍繞在人類少女的身邊,組成了閃亮的法陣,成為一種飛行載具,帶著她在低空翱翔前行。

雖然不知是什麼派系的術式,但毫無疑問少女是一名魔法師,而且在叢林之間巧妙控制飛行方向,一點都不落後與展示的隊友,足以見得其作為法師絕非泛泛之輩。事實上,正因為她第一時間發現了石化的咒殺魔法,並即刻為附近隊友們進行了妥當的解咒處理,才讓他們得以逃出升天。

「是啊……那些東西,如果沒看錯的話,全部都長著人的上半身……而且還那麼漂亮,簡直難以理喻。」

尤里回憶起剛才被魔獸奇襲,團隊被擊潰時,只能落荒而逃時的光景。那時候,向眾人襲來、並最後亮相的魔獸,雖然身體的絕大部分都如同異形,但是腰際以上的部分,無疑是『人類的少女』。

「怎麼?迷上她們了嗎尤里?這還真是……明明都有像我這麼性感美麗的大姐姐在身旁,還有閑暇看其他姑娘什麼的……姐姐我很傷心哦?」

長耳朵的妖精女性一邊重複著在林間跳躍的動作,一邊用妖媚的口吻假裝出一幅傷感的模樣。

「茱蒂絲,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剛才你也應該看到了吧?」

「是的是的……雖然不太甘心,但是我承認,那些魔獸的相貌居然比姐姐我還要漂亮什麼的~~」

「卡洛老師,你怎麼看?如果不是這附近的魔獸,其他地方是否有類似的物種?比如看起來好像是人類的那種。」

尤里保持狂奔的速度,同時向著腋下的少年追問道,之所以稱呼他為『老師』,一方面是對虛榮心極強的小男孩的調戲,另一方面,他的確是很敬佩卡洛對於魔獸知識方面的博學。

「有是有,比如帝國西部的石像鬼之類的。它們擁有和人類相似的體格、四肢和相貌……不過,和剛才遭遇的那些截然不同,就算五官俱全,也絕不會變成美麗的少女。說白了,我根本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什麼美少女魔獸,魔獸身體的進化都是圍繞著『實用性』和『合理性』展開的,長得比妖精還要漂亮,這對於魔獸的生態環境而言根本就是不必要的!」

「也是~~如果魔獸都是那些可愛迷人的小妹妹,你們人類的貴族老爺們,早就望眼欲穿地設法養上幾隻當做寵物了。畢竟我們森林妖精也常常遭遇人口販子的拐賣,我年輕那會兒還在奴隸的拍賣行被掛上過一個好價錢呢~~」

就算是無比屈辱的一段記憶,但畢竟那也是上百年前的事了,尖耳的女性茱蒂絲毫不避忌地以身說法。

「也就是說……」尤里眯起了眼睛,思考了片刻之後得出結論——:「這些奇異的魔獸,都是最近才出現在盆地,甚至是最近才誕生於這片大陸的全新物種?」

「還有一種可能性……」回話的是魔法師的短髮少女,可以看到她現在的面色發白,身體都甚至有些瑟瑟發抖。

「怎麼了麗塔?有話直說,扭扭捏捏的可一點都不像是你。」尤里故意用爽朗的口吻追問。

「這些魔獸,可能不是『這個世界』的東西,而是來自於『幻界』的高級怪物……!」

「哈啊?那是什麼……?huanjie?」

尤里對於魔法師們的常識一竅不通,完全不明白名為麗塔的少女所言之物有什麼可怕的地方。

「幻界我知道。那是遠古的【八魔龍】封印在內的次元間隙,對不對?」少年卡洛搶答道。

「小不點,你沒說錯。古代的魔龍,那些s+級的魔獸,光論作為魔獸的戰鬥能力,其實不比s級的魔獸高上多少,但是它們的特性卻是『不死不滅』。除非選擇自殺之外,魔龍的靈魂都是無法徹底殺死的,就算把它們的身體分割得七零八落,也終有一天會復活重現。所以,為了永世的安寧,如今都以『時空間屬性』的封印術,將它們封印在『幻界』之中。」

對於卡洛的答案,麗塔補充說明道。

「哈啊?無法徹底殺死?可是……青淵龍已經被討伐了哦?那場戰役我也親身經歷,目睹了巨龍軀體斷氣倒下的瞬間。那玩意不可能還活著,它的屍體現在就在【西利亞】城的郊外。」

「尤里,對於這種說法我不予置評。畢竟傳說就只是傳說,我沒有驗證真偽的手段,而且,就算你所見無誤,可『龍』說到底是『蛇』的一種……蛇蛻皮之後,會怎麼樣呢?」

「什……!你,你難道是想說『青淵龍』還活著不成?」對於魔法師少女的說法,尤里睜大的雙眼,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

「說不定哪天,它會以全新的形態重新出現,不過這些現在都無關緊要!我們必須先設法逃走,不過可能很難……」

「果然如此,逃了這麼久,對方的氣息依然在很近的位置,從四面八方傳來,可卻不知道為什麼,直到現在我們都沒能逃出叢林的範圍……看來,這片林子本身就已經化作了永遠走不出去的迷宮了。逃跑是沒意義的,等我們體能耗盡只有死路一條,與其如此,不如……」

就在這時,一聲尖銳的雀鳴響起,被紫電的外衣所包裹的黑髮少女一般的魔獸,正從雲端俯衝而下,身體就化作了一道雷閃一般,直劈向茱蒂絲的方向。

面對毫無徵兆的呃突然襲擊,妖精族的女性長耳輕輕一抖,一個激靈,驚險地躲開了來自空中的閃雷直擊。

成功躲過必殺一擊的茱蒂絲,重新找到一顆樹榦,以高雅的姿勢端立其上,用俯視的視角望向炸開巨坑的『黑鳥少女』,然後她架起長槍,渾身散發出與之前截然不同的凜冽殺氣——

「不如垂死掙扎一番,說不定還有所活路!」 ?尤里和同伴三人艱難地在盆地的叢林里穿行,原本三十多人的隊伍,如今就只剩下了他們三個。????????.?沒錯,其他人全部都慘遭全滅……

直到現在,尤里都不敢相信,只是短短几分鐘的工夫,三十名精英冒險家,就全部栽在了魔獸的手中。

盆地的魔獸的確原本就難對付,這一點,從剛開始大家都有所覺悟,但是今天遭遇的物種只能用『異常』來形容。

它們,太聰明了,聰明得過頭了。從隊伍踏入叢林的一刻開始,眾人就彷彿落入了什麼陷阱一般。

先是隊列前後端反覆遭到植物的騷擾,被迫減緩了進軍的步伐,並選擇較為崎嶇陡峭的道路前進。

再是被巨型的蛇尾爬過地面的痕迹所吸引,吸引追蹤的同時,牽扯了隊形,甚至讓前後排嚴重脫節。

接著,陣型被拉開變得鬆散的時候,就好像瞄準這一刻般,猛烈的地震、突然瘋狂生長的草木,將隊伍分割開來,並且絕大多數人都在一眨眼的工夫里,就被施以了石化的詛咒,雙腿變得一動都不能動彈。

動力之王 之後,瞄準著試圖抵抗的冒險家們,空中的雷電魔鳥快速俯衝,如決堤的江水一般讓陣線崩潰。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暈倒的同伴們,一個接著一個,被果凍狀的柔軟物體所捕食。

而這從頭到尾的一系列過程,都來自於不同種類的魔獸……也就是說,魔獸居然學會了人類的戰術思想,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對於冒險家這個行當而言,可謂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喂,卡洛老師,怎麼說?你不是附近這一片區域的魔獸百科全書嗎?那些個東西你都認不認識?認識的話說說它們的弱點。」

尤里將一個身材相當矮小的少年夾在自己的腋下,正如同一匹野狼般在樹叢之中飛速穿行。

「不,不認識啊!從來沒見過那種東西!那到底是什麼怪物啊啊啊啊——!」

被尤里稱作為卡洛的少年,他的精神已經顯而易見地陷入了錯亂之中,眼睛咕嚕咕嚕地轉個不停,原本高高豎起的髮型也被迎面的狂風吹得東倒西歪。

卡洛是隸屬於冒險家工會【炫光的星屑】的成員之一,看似只有十四五歲的年紀,但是卻擁有極為豐富的魔獸只是,在工會當中,素有魔獸博士的稱號。

「至少,這些都不是本來就棲息在盆地里的魔獸呢,那隻雷電魔鳥也好,剛才遇到的那些也罷,我數百年來就從來沒有在附近見過哦?」

一個矯健而苗條的身影在樹榦之中輕盈地躍動,說話的嗓音也顯得十分磁性動聽,抬頭望去,可以看到一位充滿慈愛魅力、相貌出眾的成熟女性。她手持一枚精鍊的長槍,渾身的重要部位都有守護的盔甲,如果用人類的感覺來判斷其年齡,大概在二十七八歲的模樣。

然而,一對標誌性的尖耳朵證明了她並非人類的事實,而是生活在北邊大森林的森林妖精(elf)一族。森林精靈是十分長壽的呃種族,壽命一半在千年左右,上位的高等精靈甚至和神靈或者龍族一樣,沒有壽命的概念,只要他們願意就能永生下去。

正因為壽命長,所以森鈴妖精十分的博學而睿智,她們雖然原本是魔力見長的種族,但是一旦離開了自己的故鄉,融入人類的社會,便也會拋棄偏見和古老的矜持,利用多餘的時間去積極地學習其他的知識和技術。比如眼前的女性,現在她已經完完全全偏離了妖精族的傳統,成為了一名精於長槍戰鬥的戰士。

「嘖……和長耳朵說的一樣,這些魔獸原本並不是盆地的物種。而且說到底……那到底還能不能算是魔獸都難說。」

最後說話的亞麻色布衣打扮,一張掛著嚴肅神情的可愛娃娃臉,棕色短髮的人類少女,她沒有尤里和妖精族的矯健身型,不過也沒有落後於兩人,因為她正以某種奇妙的方式在半空中飛行——只見一條印刻著複雜紋理長布條,正無視重力的法則,好像活物一般的在半空飄蕩,並圍繞在人類少女的身邊,組成了閃亮的法陣,成為一種飛行載具,帶著她在低空翱翔前行。

雖然不知是什麼派系的術式,但毫無疑問少女是一名魔法師,而且在叢林之間巧妙控制飛行方向,一點都不落後與展示的隊友,足以見得其作為法師絕非泛泛之輩。事實上,正因為她第一時間發現了石化的咒殺魔法,並即刻為附近隊友們進行了妥當的解咒處理,才讓他們得以逃出升天。

「是啊……那些東西,如果沒看錯的話,全部都長著人的上半身……而且還那麼漂亮,簡直難以理喻。」

尤里回憶起剛才被魔獸奇襲,團隊被擊潰時,只能落荒而逃時的光景。那時候,向眾人襲來、並最後亮相的魔獸,雖然身體的絕大部分都如同異形,但是腰際以上的部分,無疑是『人類的少女』。

「怎麼?迷上她們了嗎尤里?這還真是……明明都有像我這麼性感美麗的大姐姐在身旁,還有閑暇看其他姑娘什麼的……姐姐我很傷心哦?」

長耳朵的妖精女性一邊重複著在林間跳躍的動作,一邊用妖媚的口吻假裝出一幅傷感的模樣。

「茱蒂絲,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剛才你也應該看到了吧?」

「是的是的……雖然不太甘心,但是我承認,那些魔獸的相貌居然比姐姐我還要漂亮什麼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