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有一批珠寶古董,想請你們幫忙出手,如果我沒估算錯的話,應該可以換取至少二十億左右的資金。」之前在陰風嶺上得到的寶藏終於要重見天日了。

上次在陰風嶺上得到的寶藏,除了那六大箱的槍支彈藥外,還有四個中等箱子和兩隻小箱子,趙前準備只留下那一小箱玉石,其他五箱全部出手。

包括半箱大洋半箱銀元寶,一箱足赤金條,一箱古董瓷器,一箱字畫典籍,最後是一小箱珍寶首飾,根據小光的估算,這些東西全部加起來可以換取到大約二十五億到三十億的資金,主要是那些古董和首飾值錢,不過像這種大批量出手的,價格一般都會有所折扣,所以趙前才給陳玲報了二十億的數字。

契約婚寵,秦少的小嬌妻 陳玲眼睛一亮,「這樣就沒問題了,二十億的資金,如果加入到對廣龍集團的狙擊中,完全有可能得到翻倍的收益,如果運作得好,湊夠五十億還是問題不大的。」

趙前也有些意外,他以為用二十億參與這次行動,最多能收回三十五億左右,其他的需要靠小光在外匯市場上去獲取,沒想到陳玲竟說能賺一倍多,還真是有點意外。

沒錯,小光一直在幫趙前操作的股票賬戶已經停止了,在賺夠了超過一億美元的利潤后,開始轉戰國際金融市場,躺在家裡就把錢賺,難怪趙前之前對創業神馬的毫不上心。

至於陳玲以為趙前是個無視錢財的洒脫之人,這完全是個誤會,趙前不是不愛錢,相反他比任何人都愛錢,之前的窮困生活是過怕了,但同時他也是個小富即安的人,對他來說,一億和一百億的區別真不大,給多了還不知道怎麼去花呢,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的爵位計劃,才不會費這麼大力氣去折騰這些事。

小玲兒吐吐舌頭,「呀,原來趙前哥哥還是個土豪。」

趙前呵呵一笑,也不說話,再土豪還能有楊家土豪不成。

「那這家公司叫什麼名字呢?」小玲兒一看錢的問題解決了,便關心起公司名字來,她還是第一次參與到一家公司的組建討論,顯得有點興奮。

趙前扭頭看看鄒蓉三女,溫柔一笑,「就叫薔薇!」

「薔薇?」小玲兒手指點點下巴,「為什麼叫這個名字呢,感覺怪怪的,不像是公司名,反倒像是個女孩子的名字。」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你是為了她們吧!」陳玲眼中閃爍異色,看著趙前,「再大的雄心也是為了那一點溫柔,難怪她們三個會對你死心塌地。」

其他人也正詫異的時候,聽到陳玲的解釋,也不禁感嘆地看著趙前和鄒蓉他們。

而趙前身邊的三女,此時臉上綻放出最燦爛的笑容,卻怎麼也擋不住淚盈滿眶,無論是對龐家的行動,還是這個薔薇公司,都足以讓她們感動得無以復加。

趙前眼神複雜地看著陳玲,這個秀外慧中的女子還真不簡單,僅憑隻言片語便能猜透人的心思,如果不是因為她的身體不好,再加上那個一等子爵頭銜的限制,讓她無法徹底投身商海,她的成就未必就比楊龐兩家差了,就算如此,這楊家的三江集團裡面也必定有她的一份心血。

貴族爵位,是榮耀,是特權,也是一把枷鎖,但這把枷鎖不是別人給他們套上的,而是為了所謂的榮耀,自己給自己套上的,長久以來的潛移默化,形成了一條不成文的規則,貴族不經商,這些事情可以由家族成員去做,也可以找代理人,但就是你自己不能去做,趙前心裡感嘆到,幸好自己只是想討幾個老婆而已,壓根就沒想過要融到那個貴圈裡去。

就這樣,日後一舉一動均萬眾矚目,在世界經濟領域都足以掀起驚濤駭浪的薔薇花商盟,就這麼在楊家別墅里,幾個人的你問我答之中初顯雛形。 從楊家出來,已經是深夜,謝絕了楊家派車相送,趙前右手牽著鄒蓉,左手牽著薛莉,宋倩挽著鄒蓉的手臂,一行四人就在這午夜沿著馬路慢慢往回走,感受著這個城市喧囂過後的寧靜,不時抬頭看看天上的繁星,輕輕吹拂而過的春風略過面龐,就這樣靜靜地走著,四人都沒有說話,但是卻能感覺到呼吸和心跳都連在一起,這種感覺真奇妙。

就在趙前用心體會這種難得溫存的時候,小光很不合時宜地冒了出來,「主人,你幹嘛要做這個供應鏈公司呢,有這個功夫還不如去好好想想,怎麼去做好高科技公司,畢竟只有那些才能讓你有封爵的可能,就算你把供應鏈公司做得再大,那也只是在商界有影響力,對封爵依然於事無補。」

「你覺得,一項具有很高軍事價值的革命性產品,價值多少?」趙前沒有回答小光,而是問了一個問題。

「至少比楊家的那個信息港計劃要高得多吧。」小光小臉一揚,很是自信。

「那麼如果我直接創辦一家科技公司,拿出一款這樣的產品,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呢。」趙前繼續問小光,只是語氣有些惆悵。

「和軍機處談判,爭取更多的利益咯。」小光理所當然地回答道。

趙前心頭一嘆,「楊家的三江集團,那也是在廣府根植三十多年,網路遍布全國的大型綜合性集團公司,比起龐家的廣龍集團毫不遜色,後面還有陳玲這個一等子爵為後盾,就算是這樣,他們一個千億項目就引得群狼環伺,我一個赤條條的小人物,手上突然出現這樣的資源,你覺得會有多少人來打我的主意呢?」

小光迷糊一愣,「不是只有龐家嗎,哪裡來的群狼環伺啊?」

「區區一個龐家,也敢招惹一等子爵,哪怕這個子爵再沒實力,也不是他一個白身能惹得起的,光是貴族元老院就決不允許有外人對貴族下手。」趙前冷冷一笑,

「龐家不過是個馬前卒,後面不知還有多少其他貴族的影子,你沒見剛才我在楊家,說起要對龐家和廣龍集團動手的時候,陳玲不也說了嗎,他們要分出去近一半的利益,這些拿好處的人未必就不是對楊家虎視眈眈的人,有這樣一個機會將敵人轉變為盟友,楊家人不知道有多高興,不然你以為他們真有這麼義薄雲天,為了我這樣一個朋友,就與龐家死杠?能保我個平安就算不錯啦。」

小光目光獃滯,嗖地一下消失不見,趙前不以為意,他知道小光是查證他所說的話去了。

沒過幾秒,小光又出現在趙前腦海,低著頭喃喃說道,「好複雜,地星好危險,主人,那楊家是不是也在利用我們呢,看到剛才他們為主人出錢出力的樣子,虧我還以為他們是可以信任的朋友呢。」

看來她已經證實了趙前的猜測。

趙前笑著搖搖頭,「那倒不能這麼說,這也算是合作雙贏,畢竟我們有著共同的敵人龐家,合則兩利罷了,至少他們能為我提供的幫助是真的。」

小光苦著小臉,「我還以為可以幫到主人呢,結果差點誤了主人的大事,我是不是很沒用。」

趙前微微一笑,「怎麼會沒用呢,小光可是最厲害的哦,只是現在的你雖然有很強的能力,但是在計謀方面還是個短板,用一句話來說,就是IQ很高,EQ不足,要知道人的心思是永遠都無法猜透的,不過大夏國古往今來有無數這類的典籍,記載了要如何去鬥智斗勇,只要你能吸收這些知識為己用,我就再也不用擔心中別人的詭計啦。」

小光的小臉上再次出現燦爛的笑容,用力的點點頭,「那麼主人要做供應鏈公司是為了拉攏盟友嗎?」

「不僅僅是這些,那些小微企業看上去不起眼,但是聚沙成塔,如果將他們都整合起來,別說是貴族,就算是皇族和政府,也不能忽視,一來可以賺錢,二來可以擋槍,而且還可以利用這些數量龐大的小公司進行我們的研發分解計劃,一箭三雕,有這麼好的事情我幹嘛不去做呢。」趙前解釋道,「見招拆招,那是戰術,提前布局,才叫戰略,不過這些只是基礎,要想達成目的,還得靠小光你哦。」

「主人你放心吧,我現在就去學習資料,以後一定會好好保護主人的。」看著趙前鼓勵的笑容,小光再次消失不見。

「呼……,終於把這個小光給暫時糊弄走了,一天到晚在我耳邊念叨修鍊修鍊的,連對鄒蓉下手的機會都沒有,希望這次可以讓她多忙幾天吧。」意識海里趙前吐了口氣,一抹頭上的汗珠,再看看身邊的三女,心裡暗暗得意地笑。

一般來說,輔助光腦的作用主要是提供技術和資料的支持,為主人出謀劃策的參謀型光腦也有,但都是提前設定好的各類戰術程序,正常人都不會向光腦去解釋什麼陰謀詭計,也不會向光腦問計,最多是查詢分析結果,也就是趙前這個對高級光腦啥也不懂,還以為小光是萬能的小土著才會這樣去做,而小光經過上次的異變,已經產生了自主思維,再加上這次趙前的蠱惑,終於開始了徹底擺脫程序桎梏的歷程,只是就連趙前也沒想到,他這次為了泡妞弄出來的一個小玩笑,會造就出一個什麼樣的怪物來。

再漫長的路也有盡頭,更何況回家的這條路並不長,很快四人就回到家裡,剛一進門,趙前看著三女,一臉的怪笑,「今天晚上,何人伺寢啊!」

三女一聽這話,立馬作鳥獸散,一起向樓梯奔去,正巧鄒蓉落在最後,被趙前一把拉住,打橫抱了起來,「嘿嘿嘿,今晚丫頭你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啦。」

鄒蓉立刻呼喚宋倩和薛莉,可惜那兩個趴著二樓的欄杆上,笑嘻嘻地看著她,「看在前哥今天這麼為紅顏一怒的份上,姐姐你就從了吧,今晚好好享受哦。」然後兩人紅著臉相視一笑,各自跑回房間,三女都對昨天的約定提也不提。

趙前抱著鄒蓉,回到房間,將她輕輕地放在床上,牽過她緊握在一起的小手,微笑地看著鄒蓉羞紅的臉龐,「丫頭你知道嗎,有句話,我藏了十多年了。」

鄒蓉聞言,猛地心跳加快,痴痴地看著趙前,「我也有句話,藏了十多年了。」

兩人就這麼對望著,情到濃處,那句話同時出口。

「我愛你!」

「我愛你!」

兩人相視一笑,距離漸漸拉近。

……

蘇軾春宵一詩有雲,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陰。歌管樓台聲細細,鞦韆院落夜沉沉。

第二天一早,趙前起床做好早餐,先給鄒蓉送一份到房間,然後叫薛莉和宋倩下來用餐,可是這兩個丫頭死活也不肯下來,嘿,趙前厚著臉皮摸摸下巴,自己都還沒害羞,這兩個丫頭倒還害羞了,沒辦法,只好一個個地送進去,到薛莉房間的時候,又是一番溫存。

吃過早餐,又和三女交代一番,便開車出門,昨天同楊家人說過請他們幫忙處理寶藏的事情,現在當然要把寶藏拉過去,不過自己的這個小車子可放不了那麼多東西,趙前想了想,乾脆給陳玲打了個電話,約好到那個煉丹的小島碰面。

那個小島經過重新設計施工,在春節前便已完工,趙前還沒去看過,正好這次去看看。

開車到碼頭,包了艘漁船便往小島駛去,趙前遠遠看去,只見小島的樣子基本沒什麼變化,只是在山頂佇立著一座仿古建築,船到碼頭,趙前付過錢登岸,現在的這個碼頭和當初的那個簡易碼頭完全不一樣,當時只是用幾根木板搭成,勉強可停一艘小游輪的停泊位,現在全部是用鋼筋混凝土打底,青石板鋪就,一條鋼架結構的長橋插入水中,看這樣子,停幾艘小型的航海游輪都不成問題,此時碼頭上已經停著一艘白色的小型游輪,而且看上去應該放置不短的時間了。

順著碼頭往山上鋪就的青石板路向上走去,趙前發現兩邊的綠植多了許多,原來只是稀稀拉拉地長了一些原生樹種,現在不僅在道路兩旁載種了幾排高大的樹木,整個山地上也多了些花草灌木和樹苗,顯得有生氣多了。

本來小島的山包也不高,沿著青石板路往上沒多久,就到了山頂,一塊高大的牌坊湧入眼帘,只是上面掛匾的地方還是空著的,穿過牌坊,是一套寬大的仿古建築,其中的宗教特點不多,看上去反而像是古代大戶人家休閑的別院,院子坐北朝南,正門是兩扇朱紅銅釘門,兩扇門上銅釘各有四列,一共八排,合計八八六十四顆,門首是麒麟銜環,大門上方的牌匾處同樣是空著的。

門沒上鎖,趙前推門進去,里裡外外逛了一圈,這個三進三出的院子頗有幾分江南園林的感覺,前後左右九棟建築,上次煉過丹的周天星斗爐便安放在正中最大的大殿當中,丹爐下面的火坑分明是一簇大型的煤氣火口,趙前臉一囧,好吧,咱也緊跟時代潮流,現在都用煤氣煉丹了。

趙前滿意地點點頭,原本還以為他們會設計出道觀的模樣,沒想到弄成這種規整園林的格局,雖然自己不是很在意樣式,但顯然還是更喜歡現在的這個設計些。

在前面耳房挑了個房間,趙前將空間中的寶藏取出,又尋了把椅子坐下,便安心等待陳玲幾人的到來。 沒過多久,大門外就傳來一陣腳步聲,趙前耳朵微動,輕輕一笑,這楊家人還真有意思,幾乎每次都是全體出動,難道他們就沒有其他事情要做的么。

起身出門走到院子,剛好看見楊一軍推門進來,後面緊跟著的是楊老和陳老,接著就是玄陽子、陳玲,還有其他楊家眾人一個不拉。

「嘿,我說你們是不是都沒事可干啊,每次見到你們都湊得挺齊的。」還沒等他們喘口氣,趙前便走上去調笑道。

小玲兒咯咯一笑,「趙前哥哥,你昨天都說是價值二十億的珠寶古董了,我們能不好奇嗎,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也得過來先睹為快啊。」

對不起,我的陸叮嚀 趙前兩手一攤,然後往身後屋子一指,「好吧,既然你們這麼有興趣,咯,就在裡面放著。」

玄陽子楊老幾人連招呼也不打,刷地一下就與趙前擦身而過進入屋內,趙前囧著一張臉,看得楊雅麗和小玲兒幾人呵呵直笑。

待到大家走進屋子,放在地上的五隻箱子已經全部被打開,玄陽子和楊老陳老三人正一個個拿起來檢查,不時發出嘖嘖地讚歎聲。

只是他們三人又各有所好,那些金銀珠寶先不去看,玄陽子專挑古籍,楊老專挑字畫,陳老專看瓷器,反倒是陳玲幾女一看到那箱珍寶首飾,眼睛瞪得老大,挪都挪不開。

「哇,好大的藍鑽。」

「這串五彩寶石項鏈才漂亮呢,還有這個,好大的珍珠,這串項鏈上起碼有上百顆吧。」

「呀,難道這隻玉蟬整個都是帝王綠雕成的,好奢侈。」

「快看這個,這支發簪上這麼大的一塊難道是火鑽,好離譜!」

……

幾個女人在那裡嘰嘰喳喳的,趙前頭上冒出幾根黑線,不管是二十歲的還是五十歲的,在這些珠寶面前貌似都沒什麼差別。

「趙前哥哥,這些也要賣掉嗎?」小玲兒抱著首飾箱子,有些戀戀不捨。

趙前笑著點點頭,看著小玲兒苦著的臉,「你們一人從裡面挑一件吧。」

那楊一軍和楊輝的母親還有些不好意思,「這樣不好吧。」

陳玲卻沖著趙前一笑,俯身在箱子里翻撿起來,一看有人已經動手了,其他人也不再客氣,趕緊湊了上去。

看著幾個女人為珠寶瘋狂的樣子,趙前頭上冒出幾滴冷汗,那一個還是子爵呢,太不莊重了,還有這個,跟自己的女兒搶東西,要不要醬紫啊,還好自己已經提前收取了幾件珍品,那是準備送給鄒蓉她們的。

好半天下來,幾女終於挑選完畢,趙前一看,都是些做工精巧,但相對來說價格不太高的首飾,看來她們都還自有分寸,不過這個箱子里的東西價格再低也低不到哪裡去,這幾樣加起來也過千萬了。

此時楊老三人也已經將其他物件清點完畢,並已開始清點最後這箱珍寶首飾。

又過了將近一個小時,才將所有物品清點完成。

楊老看看手裡的清單,對著趙前說道,「小前,你的這些東西價值不菲,如果一下子全部投入市場,那損失可不少,本來上拍賣會是最好的選擇,但現在時間不允許,不如我們幾個找找身邊的老朋友,先出手一些,看看能有多少,剩下的再交給專營公司出售,這樣也能減少點損失。」

陳玲也點點頭,「這箱首飾我可以拿去給一些朋友看看,她們給出的價格應該還會比直接出售稍高一些。」她的那些朋友背後的家族,不是貴族就算富商豪門,購買力不要太強。

趙前從善如流地笑了笑,「那就麻煩你們啦。」

寶藏的事情處理完畢,玄陽子又提起這座丹院來,「趙小子,你還沒給這個地方起名字呢。」

「啊?還要我來起名?」趙前一愣,難怪那兩塊牌匾都是空著的呢,隨即臉色一垮,「起名神馬的最煩人了。」

如果現在小光冒出來,一定會有切身感受,自己的名字就是趙前胡亂起名的後果。

玄陽子鬍子一吹,「廢話,這個地方是你的,當然得由你來起名,別人給你弄個名牌上去算個什麼事。」

趙前一聽這話,也對,那就想吧,就這麼在院子里繞圈,轉呀轉的,腳步一停,有了,「這個小島高高隆起,前端又有一段伸入江水中,形似玄武飲水,就叫玄靈島吧,至於這座院子,就叫玄靈別院。」

玄陽子臉一垮,想了半天,還同我是一輩的。

名字定下,楊子潼便打電話安排人去做牌匾,這裡事情完畢,一行人便打轉回城,楊一軍從另一邊院子開出一輛公園電瓶車,將幾隻箱子搬到車上,往碼頭駛去。

來到碼頭,楊子潼一指先前趙前看到的那艘白色游輪,「小前,這島上畢竟來回不便,這艘船就是給你準備的,手續都已經辦好了,回頭我給你找幾個船員就可以了。」

好吧,這艘游輪價值至少也是上千萬,剛送出去的幾件首飾,這就還回來了。

「船員就不用了,幫我辦張駕駛證吧,能辦多高就辦多高的。」

話說當初學車的時候,小光給咱的可是高級駕駛技能,開宇宙飛船都沒問題,這艘小船就自己開了,要知道自己可有不少小秘密,省得到時候有外人在麻煩。

「你還會開船?」楊子潼一愣,然後點點頭,「那我找人給你辦張遠洋海輪的船長證,憑這張證件你可以去到全世界任何一個有海岸線的國家,無需護照和簽證,也方便些。」

遠洋海輪的船長證雖然難辦,但正好三江集團就有自己的遠洋船隊,找找關係辦張證件還是沒多大問題的。

小玲兒歪著頭看著趙前,「趙前哥哥,又發現了你的一個新技能,你還會開灰機不?」

趙前沖著小玲兒嘻嘻笑,「會呀,不管是小灰機、大灰機,還是直升灰機,都沒問題!」

小玲兒本來只是一句感嘆,一聽趙前的話,張大著嘴目瞪口呆,這還真會啊!

其他人也被趙前的話驚到,不過看到小玲兒呆萌的樣子,紛紛哈哈大笑起來。

此時楊一軍和楊輝已將寶藏搬到他們自己的游輪上,楊老看著趙前,「你就和我們一起坐船回去吧,這樣也方便些。」

趙前搖搖頭,「我的車還在碼頭,而且還另外有些事情要做,就不一起走了。」

陳玲點點頭,「那好吧,我們會儘快將這些東西處理好,完成後那些資金你是自己運作還是和我們一起呢?」

趙前想了想,將資金交給楊家運作有利有弊,好處就是應該會賺得多一些,壞處是可能會被有心人通過資金的流動跡象,發現自己與楊家的利益關係,畢竟代為處理和利益糾纏,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想到這,還是搖搖頭,「這筆錢我打算交給朋友去運作,你們這段時間可以先做準備,在我拿到龐星宇犯罪的確切證據后,就可以開始行動。」

陳玲眼中閃過一絲失望,又有點輕鬆,沒有太多的利益糾纏也好,大家相處起來也能更愉快些,便點頭不語。

先用游輪將趙前送到碼頭,楊家眾人便開船往上游駛去,趙前也轉身開車,前往黃埔港。

黃埔港,位於廣府東郊出海口,是大夏國第四大港口,南部地區最大的沿海和遠洋交通運輸樞紐,年吞吐量超過四億噸,位居世界第五。

那家廣龍集團外貿公司的兩艘海輪就停泊在黃埔港,每天港口川流不息的船隻和無數的集裝箱,為龐星宇等人的走私活動提供了良好的隱蔽條件,在打通一些關節之後,他們將需要走私的貨物夾雜在集裝箱里,就在港口完成裝卸,考慮到港口複雜的路線及環境情況,趙前打算今天先去探探路。

開車進入港口,小心翼翼地避開一輛輛超長的集裝箱挂車,以及橫衝直撞的小叉車,趙前沿著海岸線一路前行,在小光的指引下,很快就找到了廣龍公司的兩艘海輪,此時兩艘海輪都是空載狀態,其中一艘的甲板上有不少水手正在工作,看樣子似乎在做出海準備。

「主人,我調取了港口的資料庫,這艘廣昌號將在三天後出海,途中會在馬來西亞做短暫停留,最終目的地是美國,」到了地頭,小光出來給趙前做著介紹,

「另外一艘游龍號出海時間是在半個月後,因為這兩艘船都是半個月前回港,距離上次的出海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所以如果龐星宇要有所行動的話,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利用廣昌號,而且廣昌號要停靠的馬來西亞正是他們走私活動最大的客源地之一。」

趙前話題一轉,「無法找到他們以前的證據資料嗎?」

小光臉一垮,「他們非常小心,每次行動都會關閉附近的攝像頭,也沒有任何的賬本,只能找到一些賬戶資金往來的記錄,並且這些賬戶看上去都和龐星宇他們沒有任何關係,如果不是我從他們的消費記錄裡面查找到一些痕迹,並追蹤到這些賬戶,也不能發現他們的犯罪行為。」

「那他們的通話記錄呢?」

「他們在涉及到走私相關的話題時,都是以代碼代替,外人完全無法從通話記錄中得到任何證據。」

「那要怎麼辦呢?」趙前敲敲額頭,「能追查到他們買家的信息嗎?」

「買家信息我已經查到,而且也找到了他們的交易賬本,但這些同樣是用代碼進行記錄,無法直接指證龐星宇他們,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現行!」小光搖搖頭,繼續說道,「只要他們再有一次行動,我就可以用攝像頭和高清攝像衛星拍攝他們走私活動的過程,如果能在現場將他們抓住,突擊審問,再對照賬本信息,那麼賬本上的所有記錄他們都將無法抵賴,哪怕是用代碼記錄的證據,也可以將他們定罪。」

「好,那我們就三天後再來,這段時間你也要將龐星宇盯死。」趙前方向盤一打,轉身離開港口。 趙前的牧馬人從黃埔港的巨大名牌前飛馳而過,就在距離他不到一公里的一個簡易房裡,袁文麗掙了掙捆在手腳上的繩索,費力地將身體蜷縮成一團,卻依然無法抵抗初春的寒意,不停地瑟瑟發抖,想起昨天晚上的遭遇,就感覺像是做了場噩夢,而現在,這場噩夢還沒有醒,袁文麗心如死灰,難道自己才剛剛開始的人生就這麼結束了嗎,腦海里不禁回想著父母和妹妹的樣子,還有自己這短暫的一生。

在廣府生活了七八年的袁文麗現在不過才25歲,雖然是一個90后,但貧困的家庭和堅強的性格給了她一顆成熟的心,她原本是海省人,老家在海省一個靠海的山區,家裡除了父母,還有兩個妹妹,一家人的生活來源,全部都依靠父親的趕山趟海,只是這種靠天吃飯的收入極不穩定,袁文麗小時候就嘗到過連著幾天沒吃飽飯的滋味。

為了擺脫這種生活,袁文麗努力讀書,只是那並不高昂的學費讓她幾次差點中斷學業,幸好她的努力並沒有白費,在高中的時候,成績優異的她得到了來自粵省廣龍集團的助學項目支持,雖然合約規定,在學有所成之後,必須為廣龍集團工作滿一定的年限,但這個條件在袁文麗看來完全不是問題,相反在目前就業環境困難的情況下,也許這還是一個不錯的福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