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d學部主研暗魔系魔法漢斯安妮堂那得比夫拉多尼可

e學部主研星學系魔法庫里彼里奇特斯亞莉莉安維可

f學部主研精靈系魔法蘭多妮維維絲波波莉桑里琪奧科

h學部主研靈能系魔法拉可旺多利奇羅德雷妮米勒

g學部魔法交流馬其雷吉恩卡摩柯頓雅紗

欲善其工,先利其器。馬其雷等五名g學部的參賽代表被巴拉里總教導帶到了一間放滿武器和防具的房間里。「各位同學,你們將代表g學部參賽,所以為激勵大家為了g學部的榮譽而奮鬥的行為,g-4班的同學特地為各位準備了各種器具供你們裝備。這可是g學部的特別優待哦。」

「真的?」吉恩總是最多話的一個,其餘的人可都各自去找適合自已的裝備。吉恩也顧不上說那些傻問題了,先下手為強,不然好東西就沒了。武器吉恩是早就有了,但是如果能有一套鎧甲也不錯啊。有了目標當然容易成功,不久以後吉恩就找了一副暗紅色的全身鎧。一看見這副全身鎧他就喜歡上了,試了試,還挺合身,尤其這鎧和自己的武器「赤旋」正是同一色系的,好象是定做的一樣。從此,吉恩外出的時候,一身都是這付故作神秘打扮,頭頂三角龍首盔將整個腦袋包在其內,根本看不清楚臉,全身被血鎧包裹,除了熟識的朋友以外沒有人知道大名鼎鼎的「血龍魔刺」的真正面目。當然訂製鎧甲也一件麻煩的事,直到他得到了「斗魂幻甲」。

馬其雷也找到了自已需要的東西,一對護手甲爪,畢竟沒有武器是件很難辦的事情,但是如果用自已用慣的那把手斧也太有殺傷力了。順道也找了一件半身鎧和一件藍色披風。柯頓找了一把長長的戰鬥戟做自己的兵刃,而卡摩只是找了一套華麗的護腕來配合自己伯爵的身份。

只有雅紗挑撿了半天,女人在挑衣服的時候總是很麻煩的。先拿一套淺黃的軟甲試試,再拿套綠色的胸鎧穿穿,一連試了足有十套以上的衣服才挑好。雅紗上身一件水藍的軟甲,外套桃紅色披風,下面是用魔力綢做的白色長褲,腳登同色皮靴,雙腕上白色的護腕正好映襯出手中一對金色的匕首,額頭以一塊鑲有黑色寶石的頭飾用珍珠鏈子連接。同來的男士這才發現平時短髮男生打扮的雅紗原來還真是個青春少女。

看著學生們都挑好了自已的裝備,巴拉里總教導繼續開始宣布g學部的激勵,「各位同學,我們學部將有最大的啦啦隊為大家加油鼓勁,那可是全部由學習魔力音樂的漂亮姑娘組成的」

柯頓真是個色狼,一聽到有漂亮姑娘組成的啦啦隊就馬上顯出了一副色狼樣,「巴拉里總教導,我們可不可以和啦啦隊的小姐們一起去上魔力音樂課?」

「這個」巴拉里總教導真被這群倒霉學生氣瘋了,「柯頓,現在是比賽第一,別問一些沒有意義的問題,接下來我們要安排一下首戰的戰術。」

終於有正經事可做了,巴拉里總教導開始分析戰況,「去年我們學部得了歷史上本學部最差的名次-倒數第二名,要知道我們一向是打進前六強的。所以今年我們一定要洗涮去年的恥辱。」然後找出了今年的對陣表來,「各位同學,大家看好,我們首戰對d學部。」

「巴拉里總教導,d學部是學什麼的?」大凡問這樣蠢問題的只有不關心學園情況的馬其雷了,其餘的人還不會如此的無知。

還好巴拉里總教導早已習慣了這些學生的笨問題,「馬其雷同學,d學部主研暗魔系魔法,在選拔中差點戰勝你的昂多加所用的詛咒術就是暗魔系魔法的一種。」

「那d學部該是挺麻煩的對手啊。」吃過詛咒術的虧的馬其雷有點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味道。

「所以我們要制訂戰術。」巴拉里總教導接著布置人員配置,「d學部這次的出場陣容為漢斯、安妮、堂那得、比夫、拉多尼可。從目前的資料來看其中漢斯的暗魔系魔法修為最高,達到了詛咒師的水平,我安排馬其雷去應戰。這次馬其雷你一定要先下手為強才行,可別有魔法不用,又吃了暗虧。」

「是,巴拉里總教導。」馬其雷這次不是因為巴拉里總教導的教導才答應,而是吃過一次虧的他是不會想再吃一次了。

巴拉里總教導接著又說,「馬其雷對漢斯可能是五五分,對方也只有一個女生而已,所以雅紗要對付d學部的安妮,不過安妮似乎也超出了普通巫師級的水準,目前來看雅紗的勝率大約只有二成左右。」

一旁的雅紗聽到這話不高興,「巴拉里總教導,你怎麼能這樣說,雅紗也是很厲害的啊。」

「這個,我們先不討論,」巴拉里總教導可不想再和這幫學生浪費時間了,「對方剩下的三人水平相近,所以吉恩你們三個必須要打敗自己的對手。」

「當然沒問題。」色狼柯頓現在只想在啦啦隊的妹妹面前出風頭,其他也就無所謂了。吉恩和卡摩也是自信心膨脹過頭的傢伙,當然不會說什麼泄氣的話。

「現在我們要針對d學部主研的暗魔系魔法的弱點,來分析一下。」巴拉里總教導總算開始有重點的指導了,被認為必敗的雅紗認真的開始記筆記,上課時也沒見他這麼認真,「暗魔系魔法的威力很大,但必須以自身或其他的生命能量為交換,所以往往有反噬的危險。同時即使不反噬的話,對身體也是很有負擔的。因此他們強力魔法攻擊后,一定後續無為。」

「那就是說我們要防守反擊嗎?」柯頓有些不滿這樣的戰術安排,「那樣不是太不好看了嗎?」

「重要的是勝出,而不是好看。」巴拉里總教導對柯頓少有的興奮狀態還真很吃不消,「不過馬其雷你例外,你的對手強勁,於其防禦,不如全力攻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敗他。」

「是。」馬其雷在莫達山區老家的時候和山裡的野獸們交手時全都是搶攻的,來巴斯洛魔法學園后不想傷人就少有主動出手了,現在巴拉里總教導這麼安排正合他的心意。

「那雅紗也要主動攻擊嘛?」雅紗還在意巴拉里總教導對自已沒有必勝信心的事。

「嗯,」巴拉里總教導想了想,反正雅紗那一場準備放棄的,隨她去吧,「你就先用搶攻阻止安妮念咒,我們g-5班魔法戰士的最大優勢就除了魔法還擅長使用武功鬥氣,你就用鬥氣壓制對手吧。」

「是的,雅紗一定會勝利的。」雅紗下定決心要表現給大家看看自已的實力。

「巴拉里總教導,那我們」柯頓仍不放棄出風頭的一些機會。

早料柯頓的問題了,巴拉里總教導沒等柯頓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頭,「你們按計劃來。」

「是的。」柯頓無精打採的應道。

「巴拉里總教導,」吉恩也想到了一個問題,「如果先防禦的話,萬一又是象上次昂多加那樣的催眠麻痹類的咒術怎麼辦?」

「吉恩同學,你這個問題問得好?」巴拉里總教導早有腹案,「所以我們今天的主要內容就是學習靈能系魔法中的命術異常狀態防禦魔法-避邪光障。」

吉恩本來主修的就是靈能系魔法,避邪光障是原本會的。卡摩、柯頓、雅紗的魔法水平原本也不差,學習這樣一種普通的低段魔法自然也不難,縱使比起自身擅長的魔法差點,但自保也勉強了。只有馬其雷在學這種防禦性魔法出奇的差,學了半天也學不象,不過還好巴拉里總教導擅長各系魔法,迫不得已教了一個命術的高級攻擊術-光輝縛邪陣給馬其雷,沒想到凡是攻擊魔法馬其雷是一定能立刻學會的。

現在g學部的賽前準備也算是萬全了,想來在新生比試會上應會有好的成績吧。

新生比試會終於隆重的開幕,為了保證氣氛,必須有個精彩的開幕式。沒辦法資助學園的各大股東都趕來湊熱鬧了,而且為了和城裡居民的交流,按傳統慣例,每屆新生比試會都向全城開放,當然要看比試還是要買票的。我們貧窮的工讀生庫里為了賺點零用錢,只好聽從亞漢的話,向高利貸(庫里的父親大人)借錢買了大量的觀戰券,然後再倒賣出去,而且亞漢還很機靈的搞了不少小禮品(極廉價的那種),在他們的攤上買一送一,自然又沒地方籌錢又沒出主意的馬其雷和繆多斯兩個人想分紅只有在攤位上出勞力了。

「快來看看,最好席位的觀戰券,買一送一了,只收30個金幣。這次新生比試會可是最精彩的,錯過了就再也看不到了。」馬其雷的嗓門如同他的鬥氣一樣強大,正合適吆喝。倒也招來的不少顧客,正常的普通觀戰券(可以觀看所有場次比賽)賣15個金幣,但是現在這些觀戰券都被工讀生們壟斷了,大家想看個然鬧,又看在一年才一次的份上,再加上還有小禮品贈送,尤其是一種小狗玩具的禮品還很受歡迎,也就掏錢了。

在一旁收錢的繆多斯忙得都恨不得把召喚獸叫出來幫著數錢,一邊心中還暗暗佩服亞漢真有些門道。不一會觀戰券就被搶購一空了,四個人坐下來分贓,扣掉觀戰券的本錢和利息,場地租用費,禮品的成本等費用,每張票每個人倒也能分上2個金幣,總的來說四百票賣光,每人的錢袋都又添加了800個金幣。

「馬其雷,亞漢你們兩個去不去買一注。」庫里繼承了家族的謀求利潤的血統,又想用這次賺來的錢去壓一把。

「庫里,你想去買比試競猜券。」馬其雷自然是知道這事的,無聊的學校在每場比試前都會有競猜哪隊獲勝,反正賠率按壓注額的比率算,學校只管抽頭。

「是啊,我和繆多斯都去,你們兩個去不去?」

「對啊,一起去壓一注,再多賺一點也好。」繆多斯也在一旁附合道。

「那你們以為今天開幕戰中哪個隊會贏。」亞漢對這事似乎也有些興趣。

「吃不準,」就連最擅長星學占卜的庫里也不敢肯定,「我曾用過占卜術,可是雖然顯示不明,必竟和施術者有關的事是測不出結果的。」

「嗯,這次揭幕戰之所以選b學部和f學部是因為他們的實力公認比較接近,要時候打起來會比較好看,對來開幕式的各大股東也有個交代。」亞漢仔細又想了想,「這樣吧,我壓f學部100個金幣。」

「我想壓b學部150個金幣。」庫里還挺看好b學部的。

「那我也壓b學部80個金幣。」看來繆多斯是昨天就和庫里商量過了。

「我去買彩券好了,把錢給我好了。」馬其雷是很有自知自明的,反正這裡身體最強狀的就是自己,這事終究會被推到自已身上來。

「那你壓那個部贏?」繆多斯問出了大家共同的問題。

「就和亞漢一樣,我壓f學部50個金幣。」

還真如大家預料的一樣,b學部和f學部真是有夠勢均力敵的。

第一場薩尼斯vs桑里琪

薩尼斯以「水妖縛界」正好克制了桑里琪的「炎爆」獲勝,b學部先拔頭籌。

第二場莉紗vs奧科

莉紗所用的「大地裂爆陣」碰巧是奧料「萬丈波濤」的剋星,連下兩城,眼看b學部離勝利只有一步之遙而已,但是第三場便峰迴路轉。

第三場拉亞vs波波莉

沒等拉亞想幹什麼,波波莉就出人意科的砸出一堆咒符,乘拉亞手忙腳亂的閃躲的時候,一個「八斗連環雷」把拉亞震出場外。f學部扳回一局。

第四場翰斯比vs維維絲

翰斯比一上場就用「大地封界」保護自已,結果反而被維維絲用「天風狂牙」給打了個正著。比數2:2平,只好在最後一場來個「王見王」。

第五場桑切斯vs蘭多妮

這兩個都是自已學部所選參賽代表的主將,而且現在誰也不能輸,這心中的壓力自然誰也小不了。兩人都是魔法的使用者,自然比試就比較平和,沒什麼肉搏的場面出現。桑切斯保持了紳士風度,「寂靜掩蓋不息的涌動,烈光摧起守護的舞躍。」就見一個以藍波水界為里,赤焰火界為表的結界將桑切斯保護在內。

「沈眠極光之鄉的力量,聽從我的引導,降於此世。」蘭多妮一看桑切斯居然小看自已只用「水影火形」來防守,就乾脆用「極光冰雪吼」來一舉幹掉他。一陣陣冰寒之氣向桑切斯急沖而去。

純狼,總裁! 真正的結界就是對一部分空間的改造,雖然桑切斯還沒能使用時之術但是空之術是掌握的很精湛了。就見桑切斯將手中法杖一揮,數條火焰從火界中竄出直迎向蘭多妮的攻勢,當熱焰和寒氣相遇時,雙方的力量都在中途抵消,誰也不能將攻勢推進。

居然將一個結界的能量完全控制,可以自由轉換攻防,桑切斯這傢伙果然有一套。蘭多妮暗暗吃驚,不過自己還有許多魔法沒使用啊。「草木帶來土的氣息」

坐在觀戰台上的亞漢一聽到蘭多妮的咒語不由的驚叫出來,「不好。」

全在他身邊的另三個工讀生一起扭過頭來,「亞漢,你怎麼了?」馬其雷雖和亞漢同居一室,但亞漢類似這樣的表情他只在上次亞漢不慎丟了1個銅幣(100銅幣=1金幣)的時候見過,而且那時的表情似乎比現在好多了。

「我的100金幣完了,還有你的50金幣也完了。」果然是亞漢,能讓他這樣的只有錢。

「怎麼了?」繆多斯和其他人一樣,不知道為什麼亞漢會認為蘭多妮輸定了。

「你們看,桑切斯用結界保護自已而且還要用結界來攻擊,那能量的消耗極大,蘭多妮如果用低等魔法攻擊就可以將戰局拖下去,那樣桑切斯必敗無疑。但是蘭多妮居然用攻擊魔法強攻,正上了對方的當了,桑切斯巴不得她這樣才好呢。」

這時台上蘭多妮「地靈震沖」的咒語也以完成了。以蘭多妮為中心,整個大地開始龜裂,一股股岩漿從大地的縫隙中噴出,將碩大岩石沖向天空。桑切斯的結界在岩漿和岩石的雙重打擊之下漸漸的外層的火界開始消失了,不久便失去了蹤影,但是內層的水界無論受到何種攻擊都先向內凹陷再恢復原樣,一縮一脹,水界的消耗速度極慢。

「我沒說錯吧,在蘭多妮的咒語結束前,是不可能幹掉桑切斯的。」亞漢的眼光果然高人一等。

「沒錯,沒錯」在三位老兄附合亞漢的同時,蘭多妮的「地靈震沖」也停止了,使用了這樣的大攻擊后,蘭多妮明顯沒有再進攻的魔力了。但是桑切斯的結界也只剩隱隱約約的一層了,似乎也無力再用其他魔法了。

作為時空系魔法的中級法師-封印者,桑切斯還有最後攻擊方式,為了勝利他自然會用了,「沒有約束的力量,再無綁縛,去掃除一切訪客。」隨著桑切斯的法杖向蘭多妮指去,桑切斯所剩的結界能量化為一道藍色衝擊波向對手衝過去。用完魔力的蘭多妮根本沒抵抗就被衝出了場子。

隨著蘭多妮的失敗,觀眾台傳來亞漢的悲嚎,「我的金幣。」

揭幕戰終於結束了,明天就是捉對的較量了。 新生比試會第二天,天氣晴朗,烏鴉在空中悠閑地飛翔,帶來不祥的預告。新生比試會的規則是單循環賽決出前三名,然後再用淘汰賽決出優勝者,所以今天除了b學部和f學部以外,其餘六個學部將同時開始對抗賽。各學部都有一批人在搜集別家的實力情況,但他們都比不上混在參觀人群中出售飲料的打工一族來得更精神。此起彼伏的叫賣聲使場面更為喧囂,可以想象如果表現得太差的話,台上將會多不少空罐子。

顧不上別人的情況,g學部的五位選手都免不住有些緊張。「今天好好表現,下次就有機會約啦啦隊的漂亮妹妹出去了。」柯頓努力安慰自己和夥伴,對男人來說女孩子的吸引力是擋不住的。

「你怎麼這樣?」唯一的女士-雅紗小姐對柯頓這個色狼怎麼看怎麼不順眼,「柯頓,你不能正經點嗎?你就只知道約女孩子。」

「那又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又不是要約你出去?」柯頓說話的表情明確表顯出對雅紗小姐的不屑一顧。

「你」雅紗氣得要跳起來了。

馬其雷冷靜的看著鬥嘴的這一對,不時張掌,握拳試著新裝備的護手甲爪,無論重量與觸感都不錯,很趁手。卡摩保持著貴族優良的風度-沈默是金,身邊放著自己的武器一把細身突刺劍與一把斬象刀,這還是卡摩來巴斯洛魔法學園后第一次拿出這對傢伙,真不知這傢伙在這種古怪的配備上有什麼特殊的招式。吉恩一早就把全身套在鎧甲里了,手中拿著一把有些象槍的傢伙,比起普通的騎士槍有些短有點細,但上面一圈一圈的血色螺紋正合它的名字-「赤旋」。

隨著三聲熟悉的「嘯震吼」的響聲后,g學部的選手們離開休息室。基於上次的表現,來觀戰的人大多還是更看好上屆打進前三名的d學部。可是g學部不愧有全巴斯洛魔法學園最大的啦啦隊,五十位美麗的小姐拿著絨球,大喊著「g學部必勝,g學部傳說開始的地方」。還有二十人組成的合唱團大聲唱著g學部部歌「光榮進行曲」,這聲勢還真是浩大。

親眼看到這多漂亮妹妹,柯頓的鬥志大漲,幾乎全身的熱血都燃燒起來了。他顧不上別人的想法了,一面徑直走上台,一面說,「第一場就由我來個開門紅好了。」說著,人已經上場拉好架式了。

d學部首戰上場的是堂那得,這是個有禮貌的人,先向柯頓行了個問候禮。一心想在啦啦隊妹妹面前出風頭的柯頓還了一個禮,就揮動戰鬥戟沖了上去。竟管早就有心理準備,知道對手可能用武技搶攻,但是柯頓會用這麼長的戰鬥戟還是出乎堂那得的意科之外,趕忙連用了三個連咒語也不必念的基本攻擊魔法-「火球術」來阻擊柯頓的攻勢。但是柯頓實在是早有預謀的,在發動攻擊的時候,他就將全身的鬥氣提升到極點,隨著戰鬥戟的揮動,鬥氣形成了無形的屏壁將小小的火球術擋飛了出來,而攻勢一絲不緩的直向堂那得,逼得堂那得只得用「浮空術」(將身體浮在空中的魔法,但不能在空中的自由行動)逃到半空。

拉開距離后,堂那得才有機會使用魔法,「夜晚的氣息涌動於白晝,」可惜天下不只有他一個會用魔法,柯頓用了一個自已最擅長的精靈系魔法只念名字就可以用出的「連星爆炎」,五團爆炎向堂那得襲去,倒霉的堂那得身在半空又正念著咒語,被打了個正著,一下墜落在地上,很不幸,他的腦袋在落地時撞在了石制的台上,當時便昏了過去。g學部贏得了第一場勝利。

第二個上台的是吉恩,他的對手比夫看到來了這麼個套在鎧甲里的怪物還著實吃了一驚。 霸道總裁嬌寵妻 不過基於剛才堂那得的教訓,比夫上台後立刻揮動法杖,「遊盪在冥府之門的魂魄,成為我的奴僕,現於此世間」,召來了兩具骷髏揮動著劍向吉恩攻去。

吉恩看到這情景藏在頭盔內的臉上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他將赤旋隨手一擺,就將兩具骷髏打散了架,那零星的枯骨一落地便化為了縷縷輕煙。「拿出你的實力來,我會讓你念完咒語的。」吉恩的聲音從笨重的鎧甲中傳出,聽起來還真挺奇怪,「這樣就結束了,也末免太無聊了。」

自大的東西,比夫雖然對吉恩的態度極為不滿,但他正好有一個尚末熟練的大魔法。「統轄十六冥域的神威,以我的生命為橋樑,以我的靈魂為祭禮」

主席台上觀戰的巴斯洛魔法學園學園長魯西夫看到這情況不禁為現在人才輩出而感嘆,「梵柯洛瑪,希格里,你們看現在的孩子多行啊! 怦然婚動,嬌妻別想逃 竟然已可以使用『冥動咒』了。」

「是啊,不管是那一個『冥動咒』,這畢竟是高階的魔法。」梵柯洛瑪主研靈能系魔法這麼久,對於與靈能系魔法相互克制的暗魔系魔法自然也知之甚詳,「希格里,你怎麼看?」

「我只來參觀一下,」希格里還是一付不在意的樣子,「先看完再說。」

台上的吉恩一聽這咒語就本能的知道不對,但是自己早已有言在先,他可拉不下臉來去攻擊正在念咒的比夫,只得使用魔法來防禦,「閃爍的生命之光,化為不破的堅壁,阻擋一切邪惡之力。」隨著吉恩的咒語,他的身上開始發出金色的光芒將他籠罩在內。靈能系魔法的中級防禦咒語「光之砦」,不過能不能擋住對手的攻擊就沒人知道了。

「在洛可吉菲的名義下,制裁不平的公正。」比夫的咒語終於完成了,原來是藉助罰之力的冥動咒,一個巨大黑色能量體在空中出現,四周閃動彎曲的雷光,向吉恩當頭砸下來。

吉恩也不是笨蛋,他一看情況就知道單憑光之砦是擋不住的,也來不來閃避了,只有旋動赤旋向上刺出,一圈圈血色的鬥氣向空中盤旋而去,彷彿赤旋在無限的巨大化。

只可惜如果吉恩不是太自大的話,比夫是不可能用這麼大咒語的,那麼吉恩足以承受比夫其它的任一個咒語,勝利將掌握在吉恩的手中,但是結果是依據事實而不是假設。竟管吉恩使盡了手段,但是冥動咒的威力是不可輕視的,雖沒變成風乾的肉塊,但是吉恩還是昏了過去。d學部扳回一局,1:1平。

平局的結果顯然不能讓d學部滿意,第三場他們派上了實力強勁的安妮。雅紗一看自已的對手上台了,立馬說:「現在是雅紗要上場了,這可是原本就訂好的。」

「小心,可別輸得太難看了。」不知為什麼,柯頓就愛潑雅紗的冷水。

「哼。」雅紗懶得再和這傢伙多說什麼了。「

按預定計劃,雅紗一上場就揮動匕首沖了上去,安妮可是早想過這種情況的,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憑雅紗匕首刺來。就在雅紗的匕首刺中安妮的時候,就覺得刺在了空氣中,根本無從借力。這時伴著一陣黑煙在雅紗的背後又出現了一個安妮。「惡靈動襲」,安妮用了一個低級咒語連發,雅紗就覺得背部受到了連續的能量衝擊,整個人向前倒下去。

安妮見雅紗倒地,一發「冥火丸」攻向雅紗的后心,想一擊致勝。但雅紗可不至於差到會被這些低級魔法打敗,就地一滾,避開「冥火丸」,雅紗整個人直衝向安妮,雙手匕首劃出不同的弧線軌跡,封住了安妮所有的躲閃路線,這手有個好聽的名字-「啼血杜鵑」,是逼對手硬架的招式。安妮的武技本就差,雅紗來的勢子又快,根本來不及像一開始使「影傀儡」魔法來躲閃,只得用手中法杖硬擋。雅紗的鬥氣雖然還不能外發,但是在鬥氣驅動下用匕首斬斷安妮手中的法杖還沒問題,就見法杖自然的分成兩截,安妮的外套也被當胸割開。

從末想過會這樣的安妮惱羞成怒,從脖子解下了項鏈,這項鏈本是帶在魔法袍裡面的,被拿出來后可以看到項鏈頂端赫然掛著一個畫滿符咒的骷髏頭,安妮將這個傳承了五代的護身符托在手中,「統轄十六冥域的神威,以我的生命為橋樑,以我的靈魂為祭禮」

又是冥動咒,但在護身符的幫助下吟唱速度比起比夫來要快得多。不過一個美麗的女孩拿著骷髏頭的樣子實在不太賞心悅目。連色狼柯頓也不由的說:「我想基本上我是不會和這個女孩約會了。」

不管柯頓想不想和安妮約會,安妮的冥動咒在雅紗衝上去阻止前完成了,「在摩薩的名義下,清理懦弱的巨嘯」,藉助冥界四風神中狂之力,在擂台上帶起了陣陣冥界的侵蝕之風,雅紗的鬥氣根本無力在這樣風力下保護自已,那侵蝕的氣流在刮傷雅紗白皙的肌膚的同時使傷口壞死,照這樣下去雅紗身上將會永久留下無數這樣的傷痕,終於雅紗用盡了全部的氣力被這狂風吹下了擂台。

顧不上這場失敗帶來的被動,除了還在昏迷的吉恩外,g學部的代表選手們全圍了上來。首戰輕鬆獲勝的色狼柯頓更判斷正確的用了「水療術」阻止傷口的惡化,幸好安妮必竟只是可以用冥動咒而不是完全掌握,不然即使有柯頓及時的急救處理,雅紗也無法逃脫破相的命運。

1:2,現在優勢轉向了d學部一邊,他們從容的派出了拉多尼可。這一邊在救護醫生抬走了雅紗以後,

卡摩拿著那對極不諧調的刀劍緩慢的踱上了擂台。拉多尼可看到卡摩手中既有巨大無比的斬象刀,又有細長利銳的突刺劍,就知道這傢伙有古怪的武技,趁著一開始就用「御風術」(在空中可以改變方向移動)浮在半空中,可是卡摩對此無動於衷,只是默默的看著拉多尼可浮了上去。

拉開距離后對魔法攻擊有利,雖然拉多尼可不明白為什麼卡摩會讓自已如此輕易的拉開距離,但是在他認為安全的距離他連發了十幾發「惡靈動襲」,就見數十枚幽體攻擊彈向卡摩襲來。卡摩明白這只是拉多尼可在致命攻擊前用來防止自己突擊的騷擾而已,卡摩旋動面積巨大的斬象刀,在刀的帶動下鬥氣形成一個個渦旋將拉多尼可的攻擊擋在外面。

差不多了,拉多尼可看到卡摩忙於擋開「惡靈動襲」的攻擊,便開始致勝的一擊,「散之四方的威力,以我的心靈交換」

中計了,卡摩聽到拉多尼可念到這裡就知道他不能停止咒語了,真是可惜,因為暗魔系魔法往往以生命能量交換威力,所以念到以什麼為交換就不能中止咒語了,真是個致命傷啊。「億萬星河的光芒,化為明鏡,映出一切真相。」簡單至極的咒語,可是那緩慢的速度,彷彿是一個初會說話的孩童在一字字的從嘴吐出。

聽到卡摩發出的第一個字,拉多尼可就明白了這是星學系魔法,除了星學系魔法沒有一種魔法用如此緩慢的語速念咒。不過任一種魔法都會比星學系魔法快完成,拉多尼可繼續念他的咒語以求在卡摩的魔法完成前搶攻,「眠之地下的邪惡,以我的軀體為依憑,在此世重開夕陽的輝煌,再現黃昏之血的力量,將不息熔岩聚縮一縷,以滅絕之光雕刻恆古的印痕。」使用大地邪神句才威力的石化之光,雖然威力在十六冥神之下,但是如果被擊中的話將會被石化,自然失去戰鬥力。一團慘白色的光球在拉多尼可的手中顯現,化為一道光線直擊卡摩。

可是卡摩在光線擊中自己的前一剎那,完成反射魔法「星菱鏡」,石化之光被星菱鏡反射了回去,直奔措不及防的拉多尼可而去。拉多尼可被自已的石化之光擊中,變成一尊石像從半空落了下來,d學部的主將漢斯一看不妙,顧不上規則忙用「飛行術」(空中自由行動)升到半空中,接住了下落的拉多尼可。還好,如果落在地上的話,摔壞了什麼就無法復原了。

漢斯將拉多尼可送回了本隊,2:2平,卡摩走下台對馬其雷看了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說,「我完成了我的任務,勝負就看你的了。」

馬其雷自信點了點頭,走上了擂台。

「卡摩,你看馬其雷沒問題吧?」柯頓這時覺得心好象要跳出體外,必竟這是決戰。

「總之,我們必須信任他會獲勝,不是嗎?」卡摩平靜地說,急也沒用的。

漢斯沒想到自已有必要在這場比賽中出場,不過他對自已還是滿懷信心的,必竟g學部的人連冥動咒也承擔不了,自已還有秘密武器,只是如果能不用的話還是不用的好,太早讓人知道的話別的學部就有所防備了。

馬其雷遵從巴拉里總教導的教導一開始就用霸海濤的鬥氣發動攻擊,一片片一排排的鬥氣從四面八方襲來將漢斯籠罩在內。漢斯失去了先手,只有用「暗夜霧障」的防禦魔法配合「飛行術」強行飛到半空中去。「惡靈動襲」、「冥火丸」、「毒泉玉」、「死風環」一大堆的低級暗魔系攻擊魔法象下雨似的降了下來。

當然這些暗魔系低級魔法是無法把馬其雷怎麼樣的,但漢斯飛到了空中必竟對馬其雷不利。馬其雷想也沒想就用新學會的光輝縛邪陣攻了出去。「生命最強之光,神賜的寶物,請化為壓制邪惡的力量,將邪惡封鎖於此。」一道道環狀的能量套向漢斯,似乎要將他鎖住。

光輝縛邪陣?漢斯自然知道這類靈能系魔法高級命術對暗魔系魔法的相剋性,他可不會傻到指望暗夜霧障這樣的防禦魔法能擋住對手的攻擊。本能的用飛行術向一側閃開,「影裂陣」漢斯只念了一個名稱,黑霧四處瀰漫,他的身子突然一分為二,二分為四,不停開始的分裂,同時所有的身影的口中都在念同一個咒語,「統轄十六冥域的神威,以我的生命為橋樑,以我的靈魂為祭禮」,又是冥動陣,d學部的人似乎只會一手,他們的教師實在太不會興趣教學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