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好了。」足足過了十多分鐘,李學浩才收回手。

「可、可以了嗎?」大野愛子激動不已,因為她發現,自己已經能控制雙腿了,平時別說動一下,就是連一點知覺都沒有。

「已經差不多了,不過因為您很多年沒有動過,所以暫時還不能下地走路,等過一段時間就可以了。」李學浩說道。

「需要多長時間?」大野愛子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幾十年沒有下地走過路,對於原本身體就健康的人來說有多麼痛苦,要不是她每天畫畫來麻痹自己,恐怕都會被逼瘋。

「兩三個月。」李學浩其實可以做到讓她兩三天就恢復如初,但那畢竟太誇張了,萎縮的骨肉突然長回來,無論怎麼看都是一件極其誇張的事情,所以,等兩三個月,那雖然也很令人驚奇,但至少不會像兩三天這麼來得讓人震撼。

「有人來了。」聽到外面傳來的腳步聲,李學浩心中一動,對大野愛子說了一句,接著身形一下子消失在空氣里。 在迷藥的作用下,殷玥渾身癱軟無力,根本站不穩身子……在她撲過去的一剎那,她和玉海棠兩個人幾乎在同一時刻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即便如此,殷玥還是咬咬牙,勉力支撐起手臂,護在了玉海棠的身前。

急急道!

「二哥!不要!」

見殷玥突然沖了過來,又拿自己的身子擋在那名太監的前面,上官澈眸光一爍,微微變了神色。

不得不立時收住了手!

黑客萌寶很坑爹 鋒銳的軟劍白光閃閃,劍尖因為猛然停頓而劇烈地晃動著,發出了尖銳的聲響,聽在耳中不免叫人一陣心驚!

看著近在咫尺的利劍,幾乎快要割到了她的臉頰,殷玥卻是毫無反應。

只迷迷糊糊地留下一句話,便就跟著身子一軟,昏倒在了地上。

「不可以殺他……他是……太子的人……」

「什麼?!」

聽到這話,上官澈面色一緊,立刻抽回了軟劍!

上官鴻后一腳趕至,身後跟著滿眼驚慌卻仍強自鎮定的大夫人。

「天啊!怎麼會這樣?!這到底……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好端端地怎麼會鬧出人命來呢?!這麼多人……難道都是月兒和這名太監下的毒手嗎?!老爺……你說,該不會、該不會月兒真的被妖魔鬼怪附體了吧?!要不然……身上的煞氣怎麼會這麼重?!」

「別胡說!大白天哪來什麼鬼怪?!」

府里一下子死了這麼多人,上官鴻自是面色不善,當下沉聲呵斥大夫人了一句,打斷了她的胡亂猜疑。

肅然的面龐上,寫滿了凝重的表情,眼底深處則帶著一絲絲的探究,往四下掃視了一圈。

沉吟道。

「這件事,必是另有蹊蹺……澈兒,你且查一查這些道士的底細!」

城府 「雲兒!雲兒!醒醒啊雲兒!你不要嚇娘,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雲兒……」

不等上官澈開口回話,就聽二夫人哭嚎著嗓子撲到了上官詩云的身上,抓著她的肩頭不停地搖動呼喚。

上官詩云渾身濕淋淋的,像是剛從水裡撈出來。

臉色青紫一片,因為窒息而呈現出了異樣的紅暈,看起來奄奄一息,毫無生氣,已然徹底失去了意識,只在二夫人的搖晃下抖著軟若無骨的身子,也不知是死是活。

「老爺!快救救雲兒!快救救雲兒啊!要是雲兒出了什麼事……妾身也不想活了!」

上官鴻陰沉著臉色,當即大步走了過去,對著上官澈急急吩咐道。

「先看看你大姐的情況!」

「可是……」

上官澈懷抱著昏迷中的殷玥,聞言不由抬眸看了眼同樣昏厥不醒的上官詩云,眉眼間不禁露出了幾分遲疑的神色,為難道。

「三妹也暈過去了,不知道怎麼回事,看起來……情況好像不太妙……」

聞聲,大夫人忽而面色一正,像是想起了什麼,即便揚聲喊了一句!

「阿碧!螢兒!這兩個沒規矩的死丫頭……人都跑哪裡去了?!還不快點過來把你們的小姐扶上床躺著?!」 靜寂片刻,卻是無人回話。

螢兒早就嚇成了軟腳蝦,蜷縮在牆角瑟瑟發抖,對大夫人的吩咐聽若未聞,一副神魂出竅的模樣,顯然是指望不上了。

另一邊,阿碧雙膝跪地,神情獃滯,眼皮無精打采地耷拉著,不知道是傻了還是怎麼回事……

見狀,大夫人面露狐疑,不由朝著貼身遞了個眼色。

「過去看看。」

春雪立刻邁著小碎步匆匆走到了阿碧的身邊,抬手輕輕地拍了一下她的肩頭,輕喚了兩聲。

「阿碧?阿碧?!」

然而,不等她收回手,就見阿碧忽然間直勾勾地側身翻到在了地上,頓時把眾人嚇了一跳!

春雪不禁白了臉色,膽戰心驚地俯下身,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探了一下她的鼻子。

隨後便就迅速收了回來,滿是惶恐地看向大夫人。

「夫人……阿碧她……已經死了……」

「你說什麼?!阿碧死了?」

大夫人聞言又是一個踉蹌,像是嚇得不輕!

一手捂著砰砰直跳的胸口,大夫人驚魂難定。

目光在殷玥和玉海棠的身上來迴轉了兩圈,爾後忽然像是看到了什麼洪水猛獸一般,陡然揚手指向倒在殷玥身側的那名太監!

厲聲道!

「是他!肯定是他!這個太監來歷不明,在這麼多宮人當中,只他一個是從沒見過的生面孔……剛才也是他掐住了雲兒的脖子,差點殺了雲兒!快!快來人,把他抓起來!」

「等一下……」

上官澈揚聲阻攔了一句,抬頭看向大夫人。

「三妹說,這個太監……乃是太子的人。」

聽得「太子」二字,大夫人又是一驚!

卻是不信。

也不能信!

府里出了這樣的事,死了這麼多條人命,必然要有人出來承擔這一切!

而這個太監,無疑就是最好的人選!

儘管今天這個局是她和二夫人聯手做下的,為的就是讓上官詩云得以取代上官映月的身份,但這些道士毫無疑問都是那個太監親手掐死的……所以她必須先下手為強,除掉那名太監!

只要太監一死,再想辦法讓上官映月永遠昏迷不醒,便就死無對證!

這樣一來,等到上官詩云醒了,她還是能將上官映月取而代之!

縱使過程有所偏差,但只要結果是一樣的,那麼今日之事、她們苦心造詣設下的這個殺局,就算沒有白費!

念及此,大夫人陡然眸色一狠,冷然道。

「月兒年紀尚小,容易輕信他人,被人利用……這個太監看起來陰邪得很,不像是良善之輩,月兒想必是被他操控了心智!更何況,太子無緣無故,又怎麼可能會派一個太監跟在月兒的身邊?這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說著,大夫人又望向上官澈,苦口婆心地勸誘道。

「澈兒,你三妹單純易欺,難道你也跟著犯糊塗了么?方才你也瞧見了,為了一個奴才,月兒竟然不惜以身擋劍,也要將他救下……如此反常的行徑,難道你就一點兒也不懷疑嗎?」 眼見一個大活人突然在面前消失,大野愛子眼睛一瞬間就睜大了,還沒等她來得及驚呼,已經有人在外面敲門。

「愛子,我可以進來嗎?」是大野先生,隱身在一旁的李學浩早知道來人是誰。

大野愛子頓時收起了震驚之情,對外面說道:「哥哥,你進來吧。」

來人推門而入,見妹妹坐在輪椅上,而除此之外空無一人,這令他有些疑惑:「就你一個人在嗎?」

「難道還有別的人嗎?」大野愛子反問道,但只有她清楚,這裡還真有一個人,只是她和哥哥都看不到。

「我剛剛好像聽到了聲音,可能是我聽錯了吧。」大野先生說道,「對了,未久已經跟你說了吧?」

大野愛子先是一怔,繼而明白過來他說的是什麼,點了點頭:「是的,未久姐姐已經告訴我了,哥哥,你知道健一君與這件事沒有關係,不要再去麻煩人家了。」

聽她提起某個人名,大野先生眼中銳利的光芒一閃而過:「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的。」

「哥哥,真的不要再給健一君添麻煩了。」大野愛子有些不放心地又說了一句。

「嗯,哥哥答應你的事情,可從來沒有做不到的。」大野先生笑著點點頭,但心裡怎麼想,只有他自己清楚。

大野愛子總算安心了,加上雙腿有恢復的希望,臉上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你好像很開心?」大野先生立即感受到了妹妹的情緒,這種表情,他已經有很多年沒有看到過了。

「是的,很快你就知道原因了。」大野愛子神秘地一笑。

大野先生也笑了起來,妹妹開心,他當然也高興,只是當目光瞥到妹妹被衣服遮住的雙腿,眼裡才閃過一絲悲痛以及兇悍之色。

「那你繼續畫畫吧,沒什麼事我先出去了。」

「好的。」大野愛子並沒有看到他發狠的表情,點點頭說道。

李學浩卻看了個一清二楚,加上之前在村中廣場遇到的那一幕,他很清楚,大野先生只是在安妹妹的心,但其實,早就等著要報復神原健一了,而且絕對等不到兩三個月後。

這麼一來,他等於沒有完成神原夫人的委託,雖然她只是請求自己治好大野愛子,但目的就是為了大野先生不再找她父親的麻煩。

眼見對方已經拉開門準備出去,李學浩適時地叫住他:「大野先生。」

突兀的男人聲音令大野先生身體一僵,接下來他毫不猶豫地退回,並且擋在了沒有行動力的妹妹的面前:「是什麼人?」他目露凶光地盯著四周,因為從近在咫尺的聲音中可以聽出,對方就藏身在這個房間里。

「是我。」李學浩沒有立即現身。

「你是誰?我已經看到你了。」心情緊張之下,大野先生沒有聽出略顯耳熟的聲音的主人是誰,但對方藏身在妹妹的房間里,這一點絕對不容放鬆。

「你可看不到我。」李學浩輕輕一笑,覺得逗弄一下這個神情嚴肅剛剛沒有把他放在眼裡的村長先生也不錯。

大野先生神情更加緊繃和戒備了,因為他確實看不到對方,家裡能藏人的地方,他都看過了,但是幾乎一眼就可以看出,那裡並沒有人,那麼對方又是藏在什麼地方?

「哥哥,不用緊張,是浩二,未久姐姐的孫子。」輪椅上被保護的大野愛子原本是不準備說出關於未久姐姐的孫子的事情,她認為這是個秘密,但既然他已經叫住了哥哥,顯然這個秘密是可以讓哥哥知道的。

「他不是和未久一起回去了嗎?」大野先生仍四處看著。

「因為我又一個人回來了。」李學浩笑著說道,同時從空氣里現出身形來。

「啊—」大野先生的眼睛一瞬間瞪到最大,一個大活人突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就這麼從空氣里變了出來,這詭異的一幕令他失聲驚呼。

「大野先生,冒昧打擾了。」李學浩客氣了一下。

大野先生從震驚中恢復冷靜,但臉上的戒備卻一點也沒有減少:「你真是未久的孫子?」能從空氣突然變出來這種詭異的事情,他可是第一次見,所以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皇女嫁夫記 「我是受人之託,來給愛子奶奶治療雙腿的。」李學浩說道。

大野先生聽得一愣,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聽。

「哥哥,浩二已經治好了我的腿,我又可以走路了。」大野愛子也在他身後說道。

「你說什麼?」大野先生回過頭,他很清楚,妹妹的雙腿幾十年前就斷了,怎麼可能還能治好。

「這是真的,我現在已經可以活動自己的雙腿了,浩二說等兩三個月後我就能下地走路了。」大野愛子說道。

大野先生看著她,見她說得這麼認真,不像是開玩笑,而且這種玩笑她也絕對不會開,但還是很不敢置信地問道:「這是真的?」

「嗯。」大野愛子重重地點頭。

大野先生暫時相信了她說的話,但回過頭卻毫不放鬆地盯著場中的少年:「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奶奶是未久婆婆,大野先生,你是認識的。」李學浩輕輕一笑,「這件事,還請你們保秘。還有,關於健一先生,我希望大野先生可以剋制一下,畢竟我也是受人之託,可不希望他有事。」

「你在威脅我?」大野先生沉聲說道,目光犀利,但不知是否想起眼前少年可以神出鬼沒的手段,他妥協了下來,「我就等三個月。」

「可以。」李學浩明白他的意思,如果三個月後,大野愛子的雙腿恢復健康,他就不找神原健一的麻煩,但如果沒有,他還是會繼續找神原健一的麻煩。

大野愛子也隱隱聽明白了兩人的對話,忍不住瞪了哥哥一眼,這時候已經知道他剛剛是在敷衍她。

「那麼,我就先告辭了。」李學浩微施一禮,身形直接消失在空氣里。

大野兄妹再次被震撼了一下,這種可以自由消失的方式,還真的是方便又詭異。

「浩二……」大野愛子試著叫了一下,但是沒有得到回應。

「他已經離開了。」大野先生沉聲說道,「他剛剛就是這麼進來的嗎?」

「嗯。」大野愛子點了點頭。

「未久的孫子,難道是一個妖怪嗎?」大野先生不無惡意地猜測道,因為除了這個,好像也找不到別的解釋了。

「哥哥,你見過這麼好心的妖怪嗎?」大野愛子白了他一眼。

「總之,這件事我會保守秘密,我也希望他說的是真的。」大野先生說道。

「我都已經說過,我能活動自己的雙腿了,哥哥,你就是懷疑心太重了,是時候該改一下了。」大野愛子說道。

「是,是,我會改的……」面對妹妹對未來的期望,大野先生也只有順著她的意了。 在大夫人的質問下,上官澈神情微動,跟著生出了幾分狐疑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