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迪沃爾是一個很壯實的戰士。塊頭至少有一米九以上,虎背熊腰、膀大腰圓。他在當初那場戰鬥裡面立下大功,一斧頭砍斷了那恐怖魔怪的左腳腳踝,讓它摔倒在地,可謂決定勝負的關鍵所在。但他自己也在魔怪的反擊中受了重傷,斷了四根肋骨。差一點就送了命。

退役之後,他消沉了一段時間,但最終還是又站了起來,帶著他分到的戰利品——那怪物的四把戰斧之一,重新踏入了戰場。只是他沒有再當兵。而是做了冒險者。

當時他的綽號是「牛頭戰斧」,後來隨著他冒險的資歷積累,才換成了「地熊」。

這個綽號是他資歷的證明,因為他特別喜歡到地下洞穴去冒險,在黑麥鎮的冒險者裡面,也算是旗幟性質的人物。所以帕林招募人手的時候,冒險公會的服務員就推薦了他。

另外幾位同伴裡面,遊俠和牧師都是由他推薦的,也都是經常去洞穴探險的熟手。

瑞德,一個老練的遊俠,綽號「三箭」,因為一般遊俠連射的時候只能連射兩箭,他能夠多出一箭來。

「火錘」莫頓是人族主神光輝之主的信徒,一位武藝高強也善於法術的牧師,他是這個隊伍裡面僅次於迪沃爾的高手。

這個隊伍裡面的盜賊叫拉佛爾,是羅德推薦的人手。他是一個很厲害的盜賊,尤其擅長戰鬥。相比那些喜歡從別人兜里掏點什麼,或者偷偷潛入別人家中翻箱倒櫃的同行,他擅長的是悄悄摸到怪物們的背後,用心愛的長匕首一下捅進去。這讓他得到了一個「背刺」的稱號,對於戰鬥類盜賊來說,能夠把盜賊的看家本事變成自己的綽號,可見他的厲害。

但相對來說,拉佛爾對於一般盜賊都擅長的扒竊、偵察和拆解陷阱,就不是那麼精通了。所以他混得並不如意,大多數時候都兼職當戰士——篤信盜賊之神的他堅持認為盜賊不是殺手,不願意為了錢出賣自己苦練的手藝,而一個拒絕當殺手的背刺專家,顯然「錢途」不會太光明。

羅德向帕林推薦他,一方面是覺得這個熟人很可靠,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夠稍稍帶挈他一下。如果能夠讓他借這件事跟虛空假面教會搞好關係,日後就算他再怎麼落魄,起碼也能有個安身之地。

拉佛爾當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羅德的關照之意不用說他也看得出來。所以這兩天他一直很積極,有什麼事情堅定地站在帕林這邊,儼然忠心不二的樣子。

所以此刻他不等帕林開口就急忙表態:「我是收了定金的,老闆你想要繼續前進的話,我肯定奉陪到底!」

瑞德無奈地翻了個白眼,心裡頗有一些怨氣。

老實說,雖然這位叫帕林的法師付錢很爽利,但如果有的選擇,他實在不想朝著洞穴深處進發。

這個洞穴深不見底,直到現在都沒人將它的情況完全探明。這裡還好一些,再往深處去的話,天曉得會遇到什麼!

他記得,曾經有從洞穴裡面狼狽逃出來的冒險者聲稱,在洞穴深處見到過巨龍!

當然他絕對不相信這洞穴裡面會有龍——黑麥鎮建立也已經好幾百年了,可沒誰見過龍的蹤跡。總不會那條龍幾百年前就在這洞穴深處睡覺,到現在都還沒睡醒吧?

但是,當初那隻恐怖的四臂牛頭人屍體,可是鎮上很多人都見到的。他捫心自問,如果遇到那樣一隻魔怪,他們這支小隊肯定打不過,到時候慌忙之中,誰也不敢保證會不會遭遇意外,丟了性命。

迪沃爾就比他乾脆多了,這位資深的冒險者一點也不把往地下深入當回事,側著頭看向帕林,說出了自己的建議:「往前走一些沒什麼危險,按照我們的行進速度,至少要再過兩天,才會超過我曾經探索到的最遠距離。」

帕林又轉頭看向莫頓,徵求這位牧師的意見。沉默寡言的莫頓沒有開口,只是看了看迪沃爾,笑了笑。

很顯然,他選擇相信隊長的眼光。

「既然這樣,那就繼續前進吧。」於是帕林也下定了決心。

雖然陛下也說了,此行最主要看霜和霰那邊的情況,自己這邊只是輔助。但就算是輔助吧,不盡心儘力的話,怎麼對得起陛下的照顧呢!

他隨手拿出一根棒棒糖塞進嘴裡,給在最前面偵察的瑞德補了能夠防護遠程攻擊的法術,然後隊伍就又繼續前進。

「你為什麼總喜歡吃糖呢?」迪沃爾好奇地問,「這兩天,我見你差不多每天都要吃兩三根——這糖很好吃嗎?」

帕林笑了笑,又拿出一根遞給他,想了想,再給其他人也發了一根。

很少有人討厭甜食,雖然堂堂冒險者嘴裡含個奇形怪狀的糖果,稍稍有損威嚴,但橫豎這裡也沒外人,又有帕林帶頭,所以大家都沒有拒絕,把這連著一根細木杆的圓圓糖果送進了嘴裡。

「唔!」莫頓最先發覺了這糖果內藏的玄機,忍不住驚呼一聲,將嘴裡的糖果拿了出來,仔細端詳。

「這糖果有什麼問題嗎?」迪沃爾有些納悶,「味道挺好的啊,甜滋滋的,感覺身體一下子就暖和了。」

「生命力!」莫頓沉聲說,「它能補充生命力。」

還在細細品嘗的瑞德飛快地把嘴裡的糖果拿了出來,重新用油紙包好,揣進了包裹。

「補充生命力」是什麼概念?這意味著它能夠治療受傷、虛弱和疲倦,在關鍵時刻可是能救命的!

他甚至忍不住有些後悔,為自己剛才吃掉的那一部分糖果而心疼。

拉佛爾側頭看向帕林:「老闆,這樣不會有些浪費嗎?」

帕林笑了:「我身體不好,要經常吃這個,否則很容易疲憊和眩暈。」

「這已經不是『身體不好』那麼簡單了吧!」迪沃爾擔憂地看著他,「需要經常吃這個來補充生命力,你真的不需要修養一段時間嗎?」

「不需要,不需要。」帕林呵呵笑了幾聲,又邁開步子向前走去。

他沒有靈魂,這件事隋雄並沒向他隱瞞,可他絕不會再告訴別人。

隊友們都是老江湖,見他不願多說,也就不再詢問,只是默默收好各自的糖果,將他保護在中間。

這可憐的年輕人,身體虛弱到要靠這種藥物來維持體力,卻還在勞碌奔波……(未完待續。) 越過安全線之後的探索,比之前困難得多也危險得多,當然探索效率也就低得多。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安全最重要。即便是常年探索地下洞穴的迪沃爾,也不敢說自己對這些深入地下的區域了如指掌。在他過去的冒險生涯中,遭遇意外危險的情況比比皆是——更不要說當年那隻恐怖的四臂牛頭人了。

不見天日的地方沒有晝夜之分,大家只能通過迪沃爾攜帶的懷錶來判斷時間。為了避免疲勞帶來的風險,他們每三個小時休息一次,每次半個小時,第三次休息的時候宿營,將作息時間進行了調整,大大增加了休息和睡眠的時間。

說來也怪,乍看上去似乎本該沒什麼用處的方法卻收到了意外的效果,直到一周之後,大家才開始有疲倦萎靡的感覺。

「一般來說,常人在見不到陽光的環境裡面生活三到五天就會很不舒服。」宿營的時候,帕林躺在睡袋上翻看著自己事先準備的冒險指南,心中暗暗嘆氣。

按說他這本書的記載應該沒錯才對,可事實就是裡面的很多記錄都和他這次的經歷截然不同。

這讓一直習慣於從書本裡面汲取知識的少年法師有些不安,不知道自己平常學習的東西究竟有用還是沒用。

他擔憂了一會兒,收好了書,向隋雄默默祈禱。

憑藉信仰鏈接,他很容易就聯繫到了隋雄,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隋雄稍稍翻看了一下那本書,就找到了問題所在。

「這本《給年輕冒險者們的指南書》是針對新手的。」他說,「它是用來給那些缺乏經驗的年輕人們普及一些冒險的經驗和常識,讓他們不至於懵懵懂懂地踏上冒險旅途。剛出門就稀里糊塗送了命。僅此而已。」

「而你現在做的,是相當高層次的冒險。即使資深的冒險者們也很少進行這個等級的冒險,唯有迪沃爾這種真正意義上的專業高手,才能帶著團隊一路走來而無驚無險。他的經驗,他對於形勢的判斷,遠不是新手們可以比擬的。所以他能夠根據實際情況調整作息。讓大家維持較好的狀態,但如果哪個新手真按照他的做法生搬硬套,恐怕不僅不能得到好處,反而會倒霉呢!」

帕林點點頭,仔細思索了一會兒,不由得暗暗感嘆:學問這東西,果然還是要和實踐結合起來啊!

就在這時,負責到前面偵查的瑞德急急忙忙趕回了營地,帶來了一個讓人有點擔心的消息。

前面不遠處的一個陷坑裡面。發現了新鮮的屍骸。

因為他不擅長偵查陷阱和辨認魔法的緣故,所以他沒有貿貿然去仔細探查,而是選擇了回來報告,由大家討論決定該怎麼辦。

「如果由我來判斷的話,我傾向於現在回頭。」迪沃爾說,「大家差不多都已經疲憊了,雖然不算嚴重,如果只是一兩次戰鬥的話沒什麼問題。但在地下,誰也不敢保證會遇到什麼。一旦疲憊就要回頭。才是萬全之策。」

「但我們要找的東西還沒找到。」帕林嘆氣說。

拉佛爾又立刻表忠心:「如果你想要繼續找的話,奉陪到底!」

「可是你自己本來也沒什麼明確的目標吧。」瑞德說,「要到地下尋找合適的蘑菇——究竟什麼蘑菇才是合適的呢?」

帕林嘆了口氣,他被說服了。

於是這次的冒險就到此為止,他們返回了地面,修整了幾天。然後再次出發。

有了第一次探索的經驗,這次他們路上順利多了,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就抵達了之前折返時候的營地。

但在營地上,他們卻看到了戰鬥和殺戮的痕迹。

「……雖然屍體都被搬走了。但看得出來,有一支冒險者的隊伍在這裡遭到了襲擊。」仔細研究這些痕迹之後,瑞德如此判斷,「他們應該有四人,一位重裝戰士,一位吟遊詩人,一位遊俠,還有一位牧師。當時他們應該正在吃飯,首先從篝火裡面跳出來了敵人,大概是火元素;然後有地行類的魔物從地下突然襲擊;後來還有人使用法術——」

他走了幾步,來到了一處陰暗的角落:「那個人應該就站在這裡,他的法術是負能量類型的,一擊就重創了牧師。」

「然後從那個拐角處,有一個很厲害的魔物沖了出來。」他指了指遠處一個拐角,又特地用長矛在地上圈出了幾個仔細看去很顯眼的凹陷,「體型並不很大,但體重很驚人。可能穿著重型鎧甲。」

「有了那傢伙的加入,原本還能勉強支撐的隊伍就崩潰了。接下來就是一邊倒的屠殺而已。」瑞德嘆了口氣,「理論上說,一個老練的吟遊詩人應該隨身攜帶以黑麥鎮為目標的固定傳送捲軸,但我們之前沒聽到消息,恐怕他們全軍覆沒,連一個都沒能逃出來。」

大家的臉色都陰沉起來,不由得對迪沃爾充滿了敬佩。

能夠將一支冒險隊全滅的魔物,絕對不是能夠輕易對付的。如果他們當初留在原地,甚或繼續前進的話,或許就是他們要面對那些魔物了。

以他們當時的狀態,可能對付得了那麼一群魔物嗎?

結論是肯定的,當然不行!

「現在我們有兩個選擇。」迪沃爾說,「我們可以繼續向前。能夠抵達這裡的都是資深的冒險者,雖然他們全滅了,可那些魔物必定也遭受了巨大的損傷。我們現在追過去的話,或許來得及追上它們,把它們消滅。」

瑞德乾笑兩聲,東張西望,一副「我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帕林則臉色沉重,眉頭緊鎖,不敢輕易決定。

「看來你們都覺得這個選擇不怎麼靠譜。」迪沃爾嘆了口氣,「那我們也可以現在返回。至少可以把這個消息帶回去。」

帕林皺眉說:「這會不會太消極了?」

「我也是這麼覺得。」迪沃爾說,「所以我傾向於前者,冒險者就是要戰鬥。我們的名譽、財富和力量,都要通過戰鬥,從那些危險的魔物身上獲得。」

「不管怎麼說,起碼我們要對付的是一群實力受損的魔物。」

他的目光從大家臉上掃過。灼熱的眼神讓大家的內心也不由得激動起來。

正如他所說,冒險者本來就是要和魔物廝殺的。眼前這明明是個好機會,為什麼要退縮呢?

「幹了!」很少開口的牧師揮舞了一下手上的輕型戰錘,附魔的武器發出淡淡的白光,在昏暗的空氣中留下一道明顯的軌跡。

瑞德顯然還有些猶豫,但看到迪沃爾那堅定的眼神,再看看同伴們的態度,他最後深深地嘆了口氣。

「……早知道我就不來了!」他嘟嚷著,滿臉的沮喪。「我還是寧可在地面上跟魔物廝殺啊!」

帕林笑了笑,拿出一枚金色的捲軸交給他。

「我記得你也懂得使用捲軸,對吧?」

「沒錯,我學過法術。雖然沒能學會施法,但使用捲軸倒還沒問題。」瑞德接過捲軸,稍稍用精神力檢查了一下,頓時瞪大了眼睛。

這是一枚「群體傳送術」的捲軸!

傳送術是法師們的招牌之一,「盡量不要出售傳送術捲軸」是法師們的潛規則。更不要說能夠讓整個隊伍一下子回到安全地點的群體傳送術。這樣的一枚捲軸,只怕價值比他們四個人的雇傭金加起來更貴!

有了這件寶貝。他心裡頓時就多了幾分底氣。

打不過?至少還能跑嘛!

只是想到這寶貝的價格,他心中不由得有些隱隱作痛。

土豪的世界,窮人看不懂啊!

安全的問題解決之後,隊伍就在迪沃爾的指揮下轉換成了戰鬥隊形。拉佛爾在前面偵察,隨時注意可能的機關陷阱;迪沃爾和莫頓一左一右跟在後面,隨時準備迎戰;帕林在稍後一點的地方。但確保拉佛爾在他的法術範圍內,以便隨時用法術支援;瑞德在最後,一方面他擅長的弓箭需要足夠距離,另一方面如果遇到了什麼危險,他可以隨時激活捲軸。帶大家逃跑。

因為不需要在各個黑暗角落尋找蘑菇的緣故,隊伍的行進速度也明顯加快。只用了不到兩個小時,拉佛爾就找到了魔物的蹤跡。

正確地說,是莫頓找到了魔物的蹤跡。

「負能量。」突然間,他停下腳步,舉起戰錘向大家示意。

鐫刻著光輝之主聖徽的戰錘上,正發出猶如燃燒一般的光芒。那是神聖力量遭遇了敵手,被激發了出來。

得到了他的提醒,大家急忙停了下來,向他靠攏。

「我沒感覺到陰冷啊……」拉佛爾低聲嘟嚷,「負能量不是會給人陰冷的感覺嗎?」

「感覺到陰冷的時候你離死也就不遠了。」瑞德沒好氣地說,「負能量不是『冷』而是『死』。之所以你會感覺到冷,是因為你的生命力被吸取了。相信我,你不會想要真正遇到那種情況的!」

拉佛爾被他說得有些汗毛倒豎,縮了縮脖子,小心翼翼地左顧右盼,似乎魔物們下一瞬間就會衝出來似的。

這個時候,莫頓已經給大家使用了抵抗負能量的神術。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大家真的覺得身上暖和了很多。

「看來敵人就在前面了!」迪沃爾笑了笑,握緊了戰斧,「只是不知道會遇到什麼……」

這問題很快就有了答案——莫頓能夠感覺到負能量,他們的敵人當然也能感覺到莫頓的神聖力量。

就在迪沃爾說話的時候,伴隨著憤怒的嚎叫,一個中等身材、身披重甲的傢伙,從前方的陰暗處沖了出來。

它的腳步異常沉重,穿著金屬靴的腳掌踩在石頭上,發出的聲音簡直猶如鎚子猛砸岩石一般。

「準備戰鬥!」(未完待續。) 那身披重甲的傢伙速度並不如何快,但氣勢卻是極為猛烈,每一步都伴隨著猛烈的撞擊聲。這聲音在並不寬敞的洞穴中回蕩,越來越響,漸漸地如同雷霆一般。

「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之前的冒險者們會全滅了。」迪沃爾咽了口吐沫,雙手握緊戰斧,深深地吸了口氣,擺出了戰鬥的姿勢。

最前面的拉佛爾不知何時已經消失,顯然施展了他引以為豪的潛行技藝,躲藏到在這地下洞穴無處不在的陰影裡面。等到合適的時候,他自然會縱身躍出,從背後給敵人以致命一擊。

「我警戒!」瑞德大聲說,箭上弦,警惕地環顧四周,防備任何可能的偷襲。

面對一支配備整齊的冒險者隊伍,想要靠正面戰鬥將其擊敗甚至殺光,幾乎沒有可能。對他們來說,最危險的還是敵人可能的偷襲。

就像之前那群冒險者一樣,真正擊潰他們的根本不是這重甲魔物的衝鋒,而是火元素、地行魔怪和施法者的聯合偷襲。如果不是被打得手忙腳亂,按照他們平時的正常配置,勝負還尚未可知呢!

所以別看迪沃爾和莫頓要迎戰那看似兇惡強大的魔物,似乎很危險也很重要的樣子,其實隊伍裡面任務最重的並非他們,而是瑞德。

他要做好警戒,防備敵人的偷襲;要保護好雇傭他們的老闆帕林,避免這位體弱的年輕法師受傷;還要隨時準備使用捲軸帶大家逃跑,實在是責任重大!

但他們都忽略了一件事。

被他們保護在中間的帕林雖然年紀不大,卻絕對不弱!

看著那一身重甲的傢伙轟隆隆衝過來。帕林不慌不忙,左手往空間袋一掏。拿出了施法材料,右手魔杖在空中飛快地畫了個圓。藉助魔杖的力量替代了施法儀式,嘴裡則念出了咒語。

一道暗黃色的光芒從他手上飛出去,擊中了敵人身前的地面,頃刻間散布開來,化作一層在微光下也清晰可見的油層。

「油膩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