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霍辛的擔心是多餘的,今天這個儀式本來我也是誠心誠意想要跟他學習,只不過歪打正着的用對了我自己的方法。

萬一不成功,我還是會按照他所說的去做,因爲暗地魔必須要回來,否則我就真是對不起我父母和農場的工人們。

“你說的是真的?”霍辛很高興。

“當然!”只不過用了我一滴血,至陽線和玉鐲靜悄悄的在我手腕上休息,我覺得還挺輕鬆,所以心情自然也很好。

霍辛笑着說:“我還是低估了你的能力,想不到我那麼費勁才能辦到的事情你卻易過吹灰。”

“這件事情本來是你引起的,所以我就不對你說什麼感謝的話了,那樣太虛僞!”

我纔不肯給他面子。

霍辛有點訕訕的,動手開始收拾他帶來的那些東西。

因爲還有燃燒的蠟燭什麼的,我肯定不會裝瀟灑就這樣轉身離去,趕緊跑過去幫他的忙。

天乾物燥,萬一燃起來可不是鬧着玩的,因爲我的失誤趕走了暗地魔,要是再失火那可就真的讓我無地自容了。

幸好暗地魔還算是個明事理的好精靈,看在我很有誠意的份上馬上就打道回府了。

如果碰到個小心眼的,一去不回頭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呢!

“都收拾好了,我這次也算是關公面前耍大刀,自以爲可以顯擺賣弄一下,沒想到”霍辛自嘲道。

我看着他:“你是怕我會諷刺你,所以先下手爲強了?別擔心,我一個字都不會說出去的!”

“那樣最好,我們之間的約定也沒有必要弄得人盡皆知。”霍辛聽我這樣說,一下就恢復了傲慢。 我輕輕的搖了搖頭,懶得理霍辛,只想着快快收拾乾淨了回家去躺一會兒,今天本來做事就挺累的了,加上還要操心暗地魔的事情,我還真是很疲倦。

等我們回到農場的時候,天空已經開始有了濛濛的亮光,我趕緊從露臺翻進去,洗了洗手腳躺在牀上。

雖然我很想快點睡着,可是腦子裏卻不停的冒出各種各樣的問題,比如暗地魔是否已經回到他該去的地方,還有霍辛的團隊裏面究竟有些什麼人。

這樣一來二去,天都已經亮了。

就在我終於朦朦朧朧快要睡着的時候,孫莉卻在我耳邊說:“哎哎哎,起來了,我們一會就集合回城市裏去了哦!”

“我要睡覺!”我一把扯過毛巾被蓋在頭上。

孫莉笑着說:“怎麼比我還能睡?起來,不然朱老師和楚月老師親自過來叫你可就不好玩了!”

她不說,我都快忘了今天早上要回城的事情。

結果還真是被她這個烏鴉嘴給說中了,還沒等我爬起來門外就響起楚月老師的聲音:“劉茵,孫莉,快到小樓集合!”

我愁眉苦臉的坐起身:“可是我真的好睏!”

“不知道你昨天晚上幹什麼去了,待會兒在車上睡吧!”孫莉拖着我起來刷牙洗臉。

等我弄好了出去的時候,同學們都準備吃早餐了。

農場的廚師是個姓李的胖大嫂,做的菜很好吃,也有她自己的風格,我很喜歡。

這個李嫂也是個熱心腸愛打聽的爽朗的人,所以我偷偷問了她關於玫瑰園的事情。

結果還真是被我猜中了,李嫂一大早就看到玫瑰園的英叔英嬸跑過來跟我爸爸媽媽說玫瑰園重新煥發了生機,裏面的花朵全部都活了過來。

李嫂說當時英叔英嬸激動得都要哭了,我想那個時候我可能剛好要睡着了,所以沒聽到。

這說明暗地魔赤炎已經回到了他的領地,並且讓我們家的農場恢復了以前的豐沃。

真是太好了,我懸着的一顆心也終於落了地。

“劉茵,昨天夜裏你沒有再隨便出去吧?”正在我香甜無比的吃着早飯的時候,楚月老師笑着問我。

我心裏一驚,難道她又發現了我的行蹤?

不過我仔細想想,要是楚月老師真的跟着我和霍辛,一定早就會出來阻止我們看似荒唐的舉動了,怎麼會留到今天早上纔跟我算賬!

所以她可能是詐我的。

“沒有啊。”我搖了搖頭,努力控制着心虛,假裝鎮定。

楚月老師目光炯炯:“真的?”

“真的。”

“那就好,你是班長,又是農場的主人,要起到帶頭作用。”楚月老師終於放過我。

等她去跟別的同學談話的時候,我按着心臟的位置做了幾個深呼吸。

朱老師和楚月老師都是經過了現代科學薰陶的年輕人,他們怎麼會相信神鬼一說?

就算我現在的世界觀已經被顛覆,卻不敢保證他們也能跟我一樣看到那些奇詭的現象,說出去不但沒有人相信,還有可能被誤解,所以我不能隨便說出我經歷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我撒謊的原因,總覺得朱老師和楚月老師兩個人低頭交談的時候時不時的會看我一眼。

早餐結束,我父母出來送大家,朱老師對他們表示了最真摯的謝意,同學們也再一次感嘆了一遍他們的年輕漂亮。

我習以爲常,可心裏依然很驕傲。

“小茵,回去以後要聽外公外婆的話,過幾天就到八月了,天氣越來越熱,你也別打工了,回農場避避暑。”

臨走的時候,我媽交代我說。

“好。”我知道父母的結婚紀念日也快到了,我攢夠了錢就回來替他們慶祝。

“小茵,有什麼需要一定要記得跟爸爸說。”

爸爸拍拍我的肩,跟以前每次離別時一樣,很疼愛的眼神。

我點點頭:“我知道。”

“行了,上車吧!”朱老師指揮我們上了學校的大巴車,然後跟我父母揮手道別。

回城的路上,我看到霍辛依然坐在最後面,沉默的看着車窗外的景色,臉色嚴肅。

“這兩天霍辛幹起活兒來還真是挺賣力的,比我想象中的要勤勞很多呢!”孫莉在我耳邊低聲說。

“你爲什麼非要對他那麼上心!是不是想嫁入豪門做少奶奶!”我開玩笑的揪了一下她的臉。

孫莉笑起來:“我倒是覺得你跟他比較般配!”

“胡說八道,他不是我的菜。”我心想,你是不知道他給我帶來了多大的麻煩。

“劉茵,回去學校之後你留下來一會兒,給我做一份報告。”朱老師坐在我們後面一排,探出頭來對我說。

我並不是一個很積極的班幹部,只是因爲成績好被老師任命的,所以我也不喜歡寫什麼報告。

“是。”但是既然我已經是個班長了,也不得不做些份內的工作。

孫莉笑着說:“幸好跟我這個副班長沒什麼關係!”

“你就不能留下來陪陪我?”我鄙夷的看了她一眼,這什麼朋友啊,幸災樂禍的樣子。

到學校之後,同學們都拿着自己的東西回家了,霍辛自然是有豪車接送的。

我跟着朱老師和楚月老師走到辦公室。

“劉茵,這次真的要感謝你們家給同學們提供了這麼好的條件,讓他們可以在暑假接受跟平時不一樣的鍛鍊。”朱老師讓我坐下,然後和客套的跟我說。

“朱老師,你知道我的個性,這些都不用說了吧!”我從他的桌子上拿了一張紙和一支筆,開始寫報告。

楚月老師笑着說:“以前我就聽朱老師講過,你是個很特別的學生,接觸之後發現還真是。”

“這才幾天,你是不知道,這孩子成績那麼好,竟然還相信迷信,以前還產生過幻覺。”朱老師倒了三杯水過來。

我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真的?給我講講嘛!”楚月老師好像還挺感興趣,一邊喝水一邊對我說。

“朱老師都說了那是幻覺,所以就不用講了吧!”我覺得說出來只會招來他們的笑話。

可是楚月老師卻非要纏着我講,還說她是語文老師,不像朱老師那樣對科學無條件的相信,說她是一個帶有浪漫主義色彩的人。

“真沒什麼好講的!”我看了一眼朱老師,他正一臉寵溺的看着楚月老師。

“沒事,今天你隨便講!”

我冷笑一聲,果然是在愛情面前就失去了立場啊!

“在農場裏就經常有些奇怪的事情,楚月老師你想要聽嗎?”我想幹脆講一講暗地魔的事情,看看朱老師還能不能用物理知識來分析解釋吧。

“想聽想聽!”楚月老師雙眼放光。

我就給她講了一遍暗地魔的故事,當然不是用的第一人稱,只說是農場的花農遇到的怪事。

“真的嗎?每一片土地下面都有一個保護神?”楚月老師興奮的說,而且還拿出紙筆準備做記錄。

“是,就好像在北方農村,每戶人家中都有一個家神,往往都是些成精了的黃鼠狼,狐狸什麼的。”我看到楚月老師那種津津有味的樣子,乾脆胡扯起來。

朱老師笑着說:“那是風俗而已。”

“你別打岔,要是真的可以看到那些神怪,我想我一定可以創作出一篇很好的文章。”楚月老師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我笑了笑,她這是在我這裏找素材呢,又不是蒲松齡。

“劉茵,別耽擱時間,寫完報告我送你回家去。”朱老師對楚月老師無可奈何,就轉而從我這邊下手,中斷了我的講述。

我本來也不想說多,所以順水推舟,埋頭寫起報告來了。

楚月老師等我寫完之後,小心翼翼的對我說:“劉茵,要是以後再有這種超自然的事情,你能不能帶我一起去觀摩觀摩?”

“這個嘛”我看了一眼朱老師,他正在衝我擺手,可惜被楚月老師看在了眼裏。

“你幹什麼?我就是去看看而已,如果你覺得這世界上沒有鬼神妖怪,那就不用擔心我的安全了!”楚月老師的小嘴叭叭的,說得朱老師沒有了言語。

“再說吧,我先回家了。”我把報告交給了朱老師,然後站起來就準備出去。

“我送你吧!”朱老師抓起桌上的車鑰匙。

我一邊走一邊搖頭:“不用了,還是把時間留給你們兩個去卿卿我我好了!”

楚月老師不好意思的說:“你說什麼呢,沒大沒小的!”

“難道我說錯了嗎?”我笑着離開了辦公室。

等我走到樓下才發現電話掉在朱老師的桌上了,沒辦法只好返身回去拿。

到了辦公室外面,我正要敲門,卻聽到朱老師和楚月老師的對話。

“你覺得她知道了多少?”

“目前還不清楚,我覺得可能有人在暗中指引她”

聲音低了下去,那是楚月老師在說話。

他們兩個在談論誰?

我皺了皺眉,難道這是在說我嗎?但是沒頭沒腦的,我也不敢太確定。

“朱老師!我電話掉在你桌子上沒有?”我後退了幾步,故意大聲的喊道。

“在,我還正準備出去追你呢!”朱老師的聲音也提高了很多,隨即辦公室的大門就打開了。

楚月老師手裏拿着我的手機走過來:“真是個粗心的孩子!虧你考試的時候那麼仔細!”

“不一樣嘛,我是生活白癡!” “好多在專業領域很厲害的人都這樣,說明你以後必將大有作爲啊!”朱老師哈哈大笑着說。

我接過楚月老師手裏的手機,點點頭:“是,多謝朱老師吉言,希望可以成真!”

“路上小心點!”兩位老師站在辦公室的門口,衝着我揮手。

當我走出辦公樓之後,回頭看了一眼,他們兩個還依偎着站在那裏,目送着我的離開。

我笑了笑,轉身走出了學校的大門。

剛纔是怎麼回事,朱老師和楚月老師說的人是誰?聽他們的口氣好像是在保守着一個祕密。

可是說到底,我跟兩位老師不過是師徒,對他們兩人的私生活我一無所知,或者這事兒壓根兒就跟我一點點關係都沒有。

所以,還是少給自己增添不必要的煩惱吧!

我看了看時間,快要到中午十二點了,外婆知道我今天回家,一定在等着我吃午飯呢。

想到這裏,我趕緊跑了幾步來到了公交站臺上。

盛夏的中午日頭很毒,站在露天裏一小會兒我就覺得渾身都在冒汗,早知道就讓朱老師送我了,真是自討苦吃!

公交車到了之後,我趕緊跳了上去,幸好空調開得很足,比起外面簡直是兩個世界。

中午人少,我找個位置坐下之後就拿出手機看小說,屏幕亮晃晃的也不舒服。

就在我準備關了頁面,閉目養養神的時候,卻從黑下來的屏幕上看到了一張恐怖的臉孔。

那張臉血肉模糊,整個五官全部都看不清楚哪裏是哪裏了,好像這張臉背後的腦袋被什麼東西狠狠的一擠壓,變成了一個壓扁的柿子一樣。

原來是眼睛的地方吊着一顆眼球,另一顆不知所蹤,只剩下一個血糊糊的窟窿。

那顆凌空瞪的眼球正直勾勾的從屏幕裏看着我。

“媽呀!”完全沒有防備的我還是被嚇了一大跳,本能的回過頭去看我後面的人。

但是我在電光火石間突然想到,誰都這幅形象了還能坐公交車不引起恐慌?

果然,我後面是一對小情侶,雙雙戴着耳機,頭碰着頭打瞌睡,搖搖欲墜的樣子。

我知道,又有東西找上我了。

唉,不是冤魂就是惡鬼,我的運氣還真是背!我怎麼就遇不到美麗的仙子和英俊的男神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又把手機拿到了眼前,那張臉果然還在,而且還帶着我看不出是哭還是笑的表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