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噓~~」看到此情此景,又一位拿著短刀的短髮女子不由得吹了聲口哨,「不愧是亞特蘭蒂斯家族的繼承人呢,出手就是不一樣!像這樣一次性的高級消耗品捲軸一拿就是一大把的傢伙,可真不多見啊!這麼大的手筆,足夠我們這些苦哈哈忙前忙后的工作好一段時間了!」

「嘖嘖嘖……」短髮女子身邊的一位拿刀中年滿是貪婪的看著涅柔斯掏出捲軸的口袋,眼神里發出餓狼一般綠油油的光芒,「那個應該是空間袋吧?我想,亞特蘭蒂斯家的小公主,空間袋裡的東西應該都是高級貨吧?搶了那口袋,就算沒有這次的酬勞,也不虧了!」

「切!」短髮女子不屑地看了拿刀中年一眼,藐視的問道,「若是沒有那些大人物們的承諾,就算將亞特蘭蒂斯家族小公主的空間袋放在你的面前,你——敢拿嗎?」

「呵呵呵呵……」拿刀中年乾笑道,「你這不是廢話嗎?若是我有那個膽量和實力的話,又怎麼可能只是被派遣到這裡做欺負小孩子這麼丟份的事情?」

短髮女子瞥了一眼訕訕而笑的中年,不再說話。

看到女子明顯不想廢話的模樣,中年只好尷尬的向身後挪了挪,離女子遠了一些。

退到女子後方的中年轉瞬間換了一副嘴臉——剛剛在女子身邊還唯唯諾諾的臉上此時卻滿是淫邪晦暗,色眯眯的在女子身後掃視著她的豐臀長腿。

可是,像是背後長了一雙眼睛一般,女子頭也沒回,卻似乎已經看到了男子此時不堪的模樣,冷冷的警告道,「再看的話,信不信我將你的眼珠子摳出來!」

如此平淡狠毒的一句話,使得男子活生生的打了一個冷顫,嚇得趕緊低頭,不敢哪怕是偷瞄一眼。

要知道,這個女子的恐怖他可是真真實實的領教過得,現在如果還不乖一點的話,他豈不是自尋死路?

想當初,原本預定這次阻擊涅柔斯.亞特蘭蒂斯的「精英」人選一共是七人,可就是因為其中一人對她動手動腳、甚至想要輕薄於她,結果,被她生生地給大卸八塊了!

至今想起女子那種狂野彪悍的打法以及戰鬥時的那個血腥場面,男子都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不由得,趕緊往後邊又躲了躲,徹底離這個「瘋子」遠遠的,這樣才總算安心了一點兒。

而另一邊的戰場上,面對涅柔斯召喚出的海量凶禽猛獸,猥瑣老者卻顯得很是不屑一顧,仿若視而不見一般,只是一門心思的流著口水盯著涅柔斯的身體,並且還時不時的伸出爪子對著涅柔斯的身子比劃比劃——看到他那意淫的模樣就知道此時他的腦子裡轉動著怎樣的勁爆畫面了。

看到老頭的這副模樣,涅柔斯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一揮手,像是指揮軍隊進攻的將軍一般,對周圍的召喚物悍然發動了進攻老者的命令。

「轟!轟!轟!……」頓時,接收到涅柔斯命令的召喚物們不顧一切的對老者發動了猛攻,可結果卻……

看著滿地的召喚物殘骸,涅柔斯將憤恨的目光投在了老者的身上。

「怎麼樣,看見爺這麼威武勇猛,徹底的迷上了爺了?」面對著小丫頭怨恨的目光,猥瑣老頭卻是一副自戀的面孔,毫不臉紅的吹噓道,「也對!像爺我這麼厲害的大高手,被你這種小丫頭迷上也是情有可原的,乖乖的到爺的懷抱中來吧,讓爺好好疼疼你!」

「我呸!」小丫頭極為不屑的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就你這點兒破實力也好意思自吹自擂?不就是『英雄』的實力吧,有什麼可拽的?你以為本公主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土包子嗎?就你這種實力,也就只能夠在這種偏遠的地區嘚瑟嘚瑟罷了,在我亞特蘭蒂斯家族中,也就比普通的護院強那麼一點兒罷了!運氣好的話,像你這種實力的也許能夠爭取到覲見我的機會,但也僅此而已!若不是因為我的貼身護衛團被我外公借去到荒莽草原的話,就你們這些渣渣,不過是來送人頭的!」

面對涅柔斯的嘲諷加藐視,猥瑣老者的面孔頓時漲的成了豬肝色——不是氣的,而是羞的!

因為老者明白,涅柔斯的這些話雖然傷人,但卻是事實——若不是因為提前接到她的護衛團被調離的消息,就算借給她十個膽子他也不敢來惹亞特蘭蒂斯家族的大小姐呀!

要怪也就只能夠怪老者自己太過張狂擺譜了,也不看看他面前站著的是誰就敢這麼大放厥詞,這不是明顯的伸臉讓小丫頭狂扇巴掌嘛!

於是,感覺自己自尊心遭受嚴重侮辱的猥瑣老者為了顯示自己的「能力」,忍不住就藐視的反諷道:

「你也不想想,為什麼你的護衛團剛被『借走』我們就能夠得到準確的消息對你進行狙擊?而且還是護衛團剛被借走就匆忙趕回家的第二天!若不是因為第一時間就知道了你身邊護衛騎士的實力虛實,再加上,為了圍剿亞特蘭蒂斯家族,上頭實在是騰不出多餘的人手出來,又豈會派我們這種小角色來『撿』便宜呢?」 「找死!」還不等涅柔斯對這個驚人的消息作出反應,一聲暴喝驀然在猥瑣老者的後方炸響,而緊跟著這聲怒斥的是一根透胸而過的長槍!

猥瑣老頭此時的臉上已經沒有了猥瑣,剩下的,是滿滿的錯愕與不解!

老者努力的轉動著瀕死的身體,回望著身後的方向,艱難的張了張嘴,似乎是在詢問著什麼,可卻什麼都沒有說出,只餘下「轟」的一聲悶響,頹然倒在了地上,再無聲息!

涅柔斯順著長槍投射過來的方向望去,只見過來追殺自己的「精英」人士中,一直端坐於後方的一位大漢此時正保持著投擲的狀態,很顯然,剛才就是他出手擊殺的自己的「同伴」。

「殺人滅口么?」涅柔斯目光一閃,輕輕地自語道。

面對突然出手幫助自己擊殺猥瑣老者的大漢,涅柔斯沒有天真的認為對方是突然良心發現從而「反水」來幫助自己,反而敏銳的察覺出,對方應該是因為老者吐露了不該說的秘密,從而採取的滅口行動!

尤其是老者被擊殺前說的那幾句話,不得不引起涅柔斯的深思——但,這些需要等到自己逃出生天後才可以去追查,否則一切都是白搭!

「這就是多嘴的下場!」此時的大漢霸氣十足,在他的目光掃視下,其餘「精英」追殺者紛紛低頭。

很顯然,這名大漢應該是這群追殺者的首領。

「果然是滅口嗎?」涅柔斯冷笑不已。

此時,這名大漢再次下命令道,「蓋爾,殺了她!」

「是!」紅髮男人工躬身領命。

面對散發著嗜血眼神的紅髮,涅柔斯身邊的騎士儘管已經嚇得兩腿顫顫,但依舊各就各位,堅守著自己的職責,保衛在涅柔斯的身旁。

「嘩啦」一聲,是骨頭分裂的聲音——守衛在涅柔斯最前面的一列騎士在紅髮恐怖的劍氣下被一下子劈成了兩半。

面對屍體被斬裂后的血雨,剩下的騎士全都兩股戰戰,只能夠勉強站立著不倒。

「為了公主……」一名先前在面對骷髏時敢于振奮人心的年輕騎士想要藉此機會故技重施,只可惜,這次還沒有等他喊完口號,就被紅髮男子一劍給挑了。

剩下的騎士更是嚇得不敢言語,瑟瑟發抖的擁擠在一塊兒,勉力護持著身後的公主。

「別……別殺我!」這時,騎士團中一個驚恐至極的聲音響起,「我……是我一路上留記號讓你們找過來的!我是……我是自己人!我父親是大公爵,我叫做……」

「刺啦」一聲,還沒等他報完名號,又被紅髮給劈成了兩半。

「原……原來他是潛伏在我們身邊的姦細!」

「他……他不是愛爾法么?」

「是那個大公爵家的?」

「除了他還有誰?」

「原來是這狗糧養的出賣了我們!」

「呸!」

「小人!」

………….

等到愛爾法被紅髮男子給殺了,此時的眾多騎士團成員這才反應過來,紛紛怒罵不止。

「好啰嗦啊!」紅髮男子不耐煩的掏了掏耳朵,順手又是一劍,頓時,吵嚷的最凶的幾位騎士瞬間又被劈成了兩段。

「哎~~」涅柔斯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對著身邊守護著的騎士說道,「你們……逃吧!為今之計,只有如此,能……能逃一個是一個吧!」

「公主!」

「公主!」

「公主!」

…………

頓時,騎士團們紛紛驚呼,一臉哀傷的望著他們的公主殿下。

「走吧!」涅柔斯苦笑,「不要到最後一刻,連一個人都沒有逃得出去!」

「公主,保重!」這時,一名騎士咬了咬牙,掉頭就跑。

眾多騎士都沒有動,就這樣看著紅髮男子,看他如何抉擇。

誰知道,紅髮男子輕笑一聲,卻沒有動手擊殺那名男子,就這樣放他遠去了。

這在這群士兵的眼中,無疑是一個美妙的信號——因為他沒有擊殺逃掉的士兵。

尤其是當紅髮男子的目光饒有興緻的盯著剩下的騎士時,不由得,所有的人都感到了一股涼意。

「逃啊!」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呼啦」一下,幾乎所有的騎士都丟下公主掉頭就跑。

有些有良心的士兵還好,最起碼還彎腰行了一禮再跑,但更多的,卻是撇也不撇涅柔斯一眼,轉身就跑,只恨父母少生了兩條腿給他們。

看著散亂的這些士兵,涅柔斯有些悲涼的一笑,但更多的,卻將目光留在了剩下的兩個士兵身上——準確的說,是一人一怪物身上。

一人,是騎士團的團長,一怪物,是骷髏留給涅柔斯的「禮物」之一。

「你為什麼不跑?」涅柔斯好奇的問道。

「因為我知道跑不掉!」騎士團團長的臉色有些冰冷,示意涅柔斯看看身後。

涅柔斯有些疑惑,轉身望去,不由得大驚失色。

此時,哪還有什麼逃亡的士兵?有的,只是無盡的屍體。

前一刻還拚命想逃回去的士兵,在這一刻全部都化為了屍骨——無聲無息的,沒有絲毫的掙扎與反抗。

而原先一開始就第一個逃跑的士兵,屍體也留在了這裡——只不過離其他人身死的地方遠一些罷了!

而站立在這群屍骨正中央的,是一位渾身包裹在一件黑袍中的傢伙——正是追殺者中最後的一位「精英」殺手!

結果顯而易見,逃跑的士兵都是被這名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追殺者給殺死的,更為可怕的是,所有士兵被擊殺的整個過程都是無聲無息的,沒有一個人發出哪怕是一絲一毫的任何聲響!

此時,不僅僅是涅柔斯的面色變了,就連這個黑袍人的同夥——一起追殺涅柔斯的「精英」成員也都紛紛露出了忌憚的神色。

就在涅柔斯望著面前的慘景怔怔無語的時候,「叮」的一聲,一道金鐵交鳴的聲響驀然在耳邊響起。

涅柔斯面色慘白的回過頭來,映入眼帘的,是騎士團團長滿是殺氣的面容,以及,騎士團團長舉在手裡劈向自己的刀刃。

而擋在騎士團團長刀刃前的,是一把斷刃,而持有者,是被骷髏贈送給自己之後就一直獃獃的跟在自己身後的怪物! 「為什麼?」涅柔斯面容蒼白,晶瑩剔透的雙眸中此時暈滿了哀傷的淚水,「為了拿我的命去換取活命的機會嗎?」

「沒錯呀!」騎士團團長神經質一般的大吼一聲,舉起手中的大刀,再次猛劈了下來!

此時的騎士團團長,哪裡還有一絲一直以來都保持著的風度?

那猙獰的面孔、猩紅的眼睛、變態般亢奮的情緒,無不顯示著此時的騎士團團長是多麼的恐怖駭人!

「嘭」的一聲,斷刀再次擋在了涅柔斯的身前,再次阻擋住了騎士團團長的進攻。

看著與骷髏贈送給自己的「怪物」拚命戰鬥的騎士團團長,涅柔斯直到現在都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因為直到剛才,他都沒有辦法將眼前這位想要致自己於死地的「惡魔」和一直以來就比較照顧自己的和藹「兄長」聯繫在一起。

「可是……」涅柔斯的眼淚再也止不住的淌了下來,哽咽的問道,「剛才的情景你難道沒有看清楚嗎?就算你將我的首級獻出去,他們就一定會放過你嗎?要知道,就連他們安插在我身邊的姦細愛爾法,他們都可以毫不猶豫的輕易斬殺掉,你認為他們會放過素不相識的你嗎?」

「素不相識嗎?」紅髮男子驀然插話冷嘲道,「不!不!不!我們可都是老相識了呀!」

「你……你這話……什麼……什麼意思?」涅柔斯在這一瞬間突然感覺到一股傾人的寒意襲向了全身,不由得有些顫抖的問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呀,蠢貨!」騎士團團長瘋狂的大笑著,手中的長刀舞動的更加兇狠了。

「所……所以說,你……你跟他們,從……從始至終,都……都是一夥兒的?」涅柔斯的上下牙齒直「打架」,彷彿它們都已經不是自己的牙齒一般了。

「沒錯啊,笨蛋!哈哈哈哈……」此時的騎士團團長更加的瘋狂了,手中的大刀也是越舞越急,可依舊不能夠攻破怪物的防線。

「為……為什麼?」涅柔斯茫然若失。

「你問我為什麼?呀哈哈哈哈……」騎士團團長一邊揮舞著長刀一邊大笑,眼淚都笑的流了出來,「你竟然問我為什麼?當然是為了權勢啊!你知道嗎?殺了你,我可是直接就能夠得到哪些大人物們的青睞了啊!說起來,這還要感謝你呀!因為——你可真是值錢啊!」

「就……就只是為了這些嗎?」涅柔斯苦澀的微笑,但卻發現,自己就算是想要牽扯一下嘴角,都沒有了任何的力氣了,仿若,整個身體都已經被掏空了。

「這些……還不夠嗎?」騎士團團長依舊在神經質般的大笑,但是話語中卻是深深地凄涼與憤恨,「與你這種一出生就享盡無盡資源的千金公主可不同,像我這種從貧苦家庭走出來的,為了爬到今天這一步,你,可知道,我付出了多少艱辛,又經歷了多少磨難嗎?」

「不過,現在不同了!」此時的騎士團團長顯得很是激昂與亢奮,「只要能夠殺了你,我也就可以像你一樣,享受無數的豐富資源了!並且,我還可以得到好多我想要的!到時候,富貴、資源、爵位……應有盡有!只要是我想要的,我就都有可能擁有!」

「喝!」此時涅柔斯的臉上早已經沒有了任何錶情,剩下的,只是深深地寂寥,「沒想到,我的命,還這樣有價值啊!」

「所以我才會說,你——很值錢啊!」在說話的同時,騎士團團長又瘋狂猛攻了怪物好幾十招,可惜依舊不能夠突破怪物的防線。

「可……可這不像我平日里所認識的那個大哥!我記得,在我的面前,您一直是那樣的溫暖,可……可是現如今,卻……卻為何……這般模樣?」涅柔斯依舊在進行著最後的努力,只為挽回那逝去的歲月——儘管她已經知道此舉希望渺茫!

「所以我才會說,像你這樣的千金公主,又怎麼會知道我們這些底層人物的困苦呢?」此時的騎士團團長,眼中充滿了嫉妒的憤恨,「你若不是貴為公主,若不是亞特蘭蒂斯家族的唯一繼承人,你認為,我還會對你那麼奴顏婢膝、阿諛諂媚嗎?」

「不過,現在的亞特蘭蒂斯家族已經覆亡在即,你,也就沒有了繼續讓我巴結的價值,所以,為了讓我成為人上人,可否,將你的首級借我一用呢?」此時的騎士團團長臉上掛著一抹殘忍嗜血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慄。

「原來……是這樣啊!」涅柔斯此時的思緒彷彿已經飄散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以一副縹緲的語氣喃喃低語道,「只是因為……我是亞特蘭蒂斯家族的繼承人嗎?」

儘管涅柔斯的聲音很小,但依舊被正在與怪物戰鬥著的騎士團團長給聽到了,忍不住諷刺道:「若不是如此,你認為我會跟在一個小屁孩的身後亂躥嗎?」

「也對呢!」不知道為什麼,像是突然想通了一般,涅柔斯的臉上又恢復了神采,不僅如此,還順帶充滿鄙夷的挑撥了一下,「不過,就是不知道,你會不會也像愛布爾一樣,沒用了就被一腳踢開,最後落得個身死的下場呢?」

「你……你別想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我跟愛布爾那個蠢貨可不一樣,我……我可是他們的盟友!我……我可是有價值的!」雖然嘴上是這樣說,但他的底氣很明顯不足,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向涅柔斯證明自己的「不一般」一樣,亦或者是為了證明自己是不會被「拋棄」的,他轉過頭來看向了自己所謂的「盟友」,幾乎像是懇求一般的問道,「對吧?啊?我說的是真的吧?」

可惜,騎士團團長滿是期待的目光所換來的,只是無言的沉默。

「喂!說話呀!快告訴她呀!快說呀!說我是你們的同伴啊!喂!快說話呀!……」可惜,不管如何的乞求、如何憤怒的哀嚎,換來的,只是冷酷的沉默與毫不在意的漠視。 涅柔斯冷眼旁觀,發出輕謬的笑聲:「這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

「不!不!不!」此時的騎士團團長已經真的神經質了,驚恐的求援道,「求求你們了!回答我!回答我吧!」

因為心神都放在請求回答上,一個不留神,「嘶」的一聲,被怪物給砍斷了一隻手臂。

「救救我!救救我!……」此時的騎士團團長驚恐極了,哀求的看著昔日所謂的「盟友」,做著最後的努力,「我……我可以什麼都不要!都……都是你們的!功勞!爵位!賞金!我統統都不要了!求你們……求你們救救我吧!只要能夠活命,我說什麼都不要了!」

不過,回答他的,依舊只是沉默……還有無盡的鄙夷!

「我……我可以做牛做馬報答你們!只要你們能夠救我,讓我做什麼都可以!」騎士團團長依舊不肯放棄,極盡哀求。

「我們……可不需要廢物啊!」終於,追軍的「領頭人」回答騎士團團長的哭求了,可是,答案卻是深入骨髓的絕情與冰冷。

「你……你們……」騎士團團長絕望了,只希望「上頭」還能夠對這些傢伙起到震懾作用,「你們難道不怕上頭怪罪嗎?」

「哈哈哈哈……」聽得他的話,所有追軍都忍不住大笑出聲,就連一直冷著臉的短髮女子都不由得露出嘀笑皆非的表情。

「怎……怎麼啦?你們笑什麼?」看著他們肆無忌憚大笑的模樣,騎士團團長是真的慌了,他感覺,自己應該是要完了——儘管他並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

「還說亞特蘭蒂斯家族的那個傻丫頭是蠢貨呢,我看,你也好不到哪裡去,也是個不折不扣的蠢貨呢!」紅髮男子看著騎士團團長一臉快要死了都不知道是為什麼的表情,不由得「嘖嘖」感嘆道,「說起來,你與你主子還真像呢!一個是堂堂的亞特蘭蒂斯家族的繼承人,卻蠢得被你這個走狗背叛!而你這個走狗,卻又蠢得背叛自己的主子,落得個這樣的下場!難道你還天真的以為,上頭那些老不死的,會管你一個螻蟻的生死嗎?別傻了,他們要的只是結果!結果——懂嗎?只要你家主子死了,誰管你去死啊!笨蛋!」

騎士團團長這次是真的絕望了,他感覺到,或許,自己這次所做出的決定,真的是錯了!

就在騎士團團長怔忪的這一瞬間,「嘭」的一聲,肋骨被一直攻擊著他的怪物給瞬間打斷了。

「噗!」騎士團團長吐出一口鮮血,委頓在地上一時起不來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