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田立民紅了臉,嘿嘿笑道:「我……我先回去了。」

張鵬飛揮揮手,最親密的幹部,也要注意身份。張鵬飛不想讓田立民過於的膨脹,否則對他沒有任何好處。適時的敲打一下,這是對他們的提醒。

田立民走後沒多久,省委秘書長張建濤就進來了,他手裡拿著一份名單。

「老張,有事?」

「張書記,黨校新一期的處級幹部培訓班就要開始了,這是我似定的省府兩院處級幹部參加學習的名單,您審核一下。」

張鵬飛接過名單看了看,說:「別給我了,我對這些幹部了解得少,我看……你找王雲杉商量一下,她了解的多一些。」

「行,那……回頭我們倆個擬定好之後,再讓您確認。」

張鵬飛擺手道:「不用了,我相信你們,我要辦的事情多,這件事就不管了。」

「好吧。」張建濤點點頭,又說道:「駐京辦的高主任又回來『述職』了。」他有意把「述職」兩個字咬的很重。

張鵬飛笑了笑,說:「正是好機會!」

「您的意思是?」

「請她吃個飯……」張鵬飛笑眯眯地說道。

張建濤剛要開口,張鵬飛的座機就響了。張鵬飛向張建濤示意了一下,接聽電話。

「我是張鵬飛。」

「張書記,是我。」

「哦,是省長啊,有什麼事情嗎?」

胡常峰笑道:「也沒什麼事,就是想問您,晚上有沒有時間,我想和您出來聚聚,研究一下工作,您看……」

「好啊,那就在一起吃個飯吧。」張鵬飛很高興地答應下來,說道:「我正好也有事找你,今天晚上就一起解決了吧。」

「好好……」胡常峰一肚子疑問。

張鵬飛掛上電話,看向張建濤說:「今天晚上,你挑一個合適的時間,就給高美菊打一個電話,說我找她有事。」

張建濤會意,說:「還需要安排什麼?」

張鵬飛想了想,說:「其它的什麼也不用安排,嗯……我要你親自把人送到位,這件事要重視起來,知道吧?」

張建濤咧開嘴笑了,說:「在您的指示下,我十分重視此事!」

……………………………………………………………………………………

當天夜裡,胡常峰在龍華賓館請張鵬飛吃飯,由於要談的事情很特殊,只有他們兩個人。胡常峰請張鵬飛坐下,說:「早就想和您談談了,這不一直沒有機會,呵呵……」

「是啊,最近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我們兩個應該交流一下了。為了雙林省的發展,為了雙林省的人民、幹部,我們要做好勾通啊!」張鵬飛語氣沉重地說道。

胡常峰微微笑著,說:「今天下午老田找我了,這次您在黃石縣摸底,發現了農業改革的問題,是應該好好的調整一下了。」

張鵬飛說:「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好幾個億的資金就被那幾個王八蛋給瓜分了!哎,要不是有老李……算了,不提他,傷心哪!」

現在每當有人提起李瑞傑,胡常峰就覺得臉紅。他有些心虛地說:「老林也是讓我傷透心了,他是我看著成長起來的,誰能想到……管不住自己的褲襠啊!」

張鵬飛說:「其實……我挺同情老林的,男人嘛,身居高位,身邊多幾個女人……也很正常。可我們是幹部,所以不能為所欲為啊!他犯的錯……作為一個男人而言,當然不算大問題,可誰讓他是幹部了呢!」

胡常峰點點頭,說:「張書記,關於秘書長的位子……我極力推薦王雲杉,希望您能同意。」

張鵬飛皺了下眉頭,然後搖頭道:「不行,不行,我覺得她太年輕了,你還是找一個穩重一點的,雙林省沒有合適的,從北江省調過來一個也行嘛!」

胡常峰有點不懂張鵬飛了,他一直都覺得張鵬飛是最希望王雲杉接班的,可是聽他這意思,似乎不是矯情。

「張書記,雲杉同志雖然年輕了點,但是很有信服力,是省政府的老幹部了,對下面的同志很了解,對各項工作都能勝任。我這個建議,是經過認真考慮的。」

張鵬飛舉起酒杯向胡常峰示意了一下,兩人共飲此杯。隨後,張鵬飛放下酒杯,語重心長地說:「你找我就是為了這件事?」

「還有一件事,我請您幫忙……給我一個面子。」胡常峰很為難地說道,似乎難以開口。

「說吧,只要我能辦到。」張鵬飛吃了口菜,其實他心裡明白鬍常峰要說出他的交易了。 ?1069江山美人

胡常峰放下酒杯,說:「張書記,我知道這件事不太合規矩,但是從感情、情義上出發,我還是想向您求個情。[

張鵬飛微笑道:「你是說林子健?」

「是啊,我知道老林犯了錯,但是他犯的不是貪污、受賄罪,單單隻是一個女人上的問題。當然,這已經不算是小事了,可是……念在他跟了我這麼多年,我不忍他進監獄,我的想法是……處罰是一定要有的,但能不能免掉牢獄之災?」

張鵬飛嘆息著低下頭,久久沒有做出答覆。當王雲杉告訴張鵬飛胡常峰想讓她出任省政府的秘書長時,張鵬飛就想到了這樣一幕。因為之前他接到過段秀敏的電話,知道胡常峰想替林子健活動活動。現在又想讓王雲杉接班,自然是為了交易,同時也是向張鵬飛示好。

胡常峰見張鵬飛不說話,仍然為難地說:「我知道……這件事有些難度,但……您是書記,怎麼說呢……說句違反原則的話吧,只要您……」

「胡省長,這件事我全權交給了紀委來辦,你知道我平時不喜歡對其它部門的工作橫加指導。所以……你還是和段書記談談吧,不過……我會和她打個招呼,在我這裡……沒問題。」

胡常峰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沒有想到張鵬飛會如此容易的答應下來。他盯著張鵬飛看了看,驚訝道:「您……太謝謝您了!」

張鵬飛擺擺手,說道:「你說得對,他的問題很嚴重,但也很簡單,我相信段書記能體量你們之間的感情。」

胡常峰心說只要你發話了,段秀敏還有什麼好說的,趕緊舉杯道:「張書記我敬您一杯。」

張鵬飛舉起酒杯,很誠懇地說:「希望我們以後好好合作,讓雙林省的發展更上一個台階。我們手上有大把的機會,已經浪費了半年時間,我真的不想再浪費了。如果雙林省還像過去那樣……」

胡常峰知道張鵬飛這是挑明了,立即說道:「您放心,從今往後,省政府的一切工作都會按照省委的指示來辦!」

張鵬飛點點頭,兩人輕輕一碰杯,喝乾了酒。張鵬飛接著說道:「另外,關於省政府秘書長的人選,我……還是不同意由王雲杉接任,他的資歷太淺,不合適,你再選一個吧。」

「這個……」胡常峰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了,張鵬飛一拒再拒,可見是真心的,並不是嘴上說說。

張鵬飛明白鬍常峰怎麼想的,說:「你能選擇王雲杉,首先我要謝謝你的好意,但是省政府秘書長這個位子……你再挑一個吧,大家總說王雲杉是我的老部下,我擔心這樣會對你產生壓力的。」

胡常峰不得不佩服起張鵬飛的胸襟了,他能把話說得如此明白,換成自己則不會。明顯張鵬飛這麼說是真心的,不想再讓他憑空多些壓力。但是胡常峰想了想,既然張鵬飛不想讓王雲杉擔任秘書長,也就表明他從來沒想到利用王雲杉對自己如何,這不就表明王雲杉是可以信任的。如果單純地從工作角度出發,她其實還是省政府秘書長的不二人選!

想到這裡,胡常峰又說道:「張書記,我是真心的。當然,您的擔心有道理,可是如果從工作角度來說,你覺得王雲杉的工作能力有問題?」

張鵬飛笑道:「你要這麼說,她的工作能力當然沒有問題,這點我是清楚的。她在辦公廳工作多年,威信度還是有的。」

「所以,我堅持自己的看法。」胡常峰認真地盯著張鵬飛的眼睛。

張鵬飛的心放輕鬆了,他知道胡常峰主動這麼做,那就表示已經徹底放棄了敵對的心態,準備好好乾工作了。(這樣,對王雲杉而言,未償不是一次增加她履歷的機會。

張鵬飛笑道:「這樣吧,距月末的常委會還有幾天,你再考慮考慮,我現在還堅持自己的意見。」

胡常峰說:「好吧,那我在想想,如果真的沒有其它人了,我就選王雲杉!您說的,這個位子我自己定,您不能反對!」

張鵬飛舉起酒杯說:「成交!」

看到張鵬飛笑了,胡常峰心中的一塊石頭也落了地,這一刻他突然感覺這半年多的矛盾、抑鬱、壓力全都消失不見了。其實從政和做人一樣,難得退一步,往往就是海闊天空。

張鵬飛說道:「接下來我們就要通力合作了,我會專心搞省委的工作,在黨委工作上……我有不少想法,但一直以來工作狀態難以極中啊,總是操心政府這邊的工作。我之前多次說放手政府工作,但一直也沒有放下來。我希望今以後,省政府的工作由你、田立民、李正明三人全權負責,盡量不要讓我插手。我把難聽的話說在前頭,萬一出了問題,可別怪我批評你們!」

「是是,這個一定。」胡常峰微笑道:「雙林省的發展思路是您之前早就訂好的,我有信心做好。」

話談到這個地步,該說的也就說開了。但張鵬飛還想敲打他兩句,說道:「常峰啊,我一直堅信一句話,人在哪,就是哪的人,你說是吧?」

「張書記,您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我給你舉個例子,當年我在琿水任職,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琿水,後來去了遼河,更是為了遼河的經濟發展,與省委有矛盾。再後來去了江洲,又完全是一心一意為了南海的發展了!現在我是雙林省的省委書記,我就要以雙林省為主,把全部力量投入到雙林省!我希望你也一樣,你現在是雙林省的省長,雙林省的幹部,我們是一家人!」

胡常峰明白了,張鵬飛這話的意思是在勸他不要和其它省份保持太多的聯繫。他默默點頭,說:「我現在是雙林省的省長,會一心一意為了雙林省的發展而工作。」

張鵬飛滿意地點點頭,抬頭看了眼時間,心想應該差不多了。胡常峰還以為張鵬飛想結束談話了,卻沒想到他話峰一轉,談到了延春的發展。

……………………………………………………………………………………

這時候胡常峰的手機響了,是一條簡訊,上面寫著:「省委張秘書長約我談話。」

胡常峰心中一緊,臉色有些難堪。如果說張秘書長對他的女人動什麼心思的話,胡常峰絕對不能同意。

張鵬飛關心道:「怎麼……有事嗎?」

「沒……沒什麼事。」胡常峰一邊說著,一邊發出去一條簡訊:隨時觀察,如果不妥立刻聯繫我。

張鵬飛說:「老首長的身體還可以吧?」

「嗯,還不錯,就是愛罵人,該不了的老毛病了……就是看我不順眼!」胡常峰苦笑道。「我有心讓他就住在雙林省,可他說不愛和我這個光棍住一起!」

張鵬飛笑道:「也不怪老首長說你,你應該再找一個嘛,有沒有好的人選,你不好意思……我可以幫你參謀參謀。」

胡常峰趕緊搖頭:「不……不用了,謝謝您的關心,如果有時間我會考慮個人問題的。」

張鵬飛正我道:「你一定要認真考慮,你是省長,不能連個夫人都沒有啊。所以……我還真有一個人選,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

「您……」胡常峰一臉的為難,一想起姚秀靈的事,現在仍然臉紅。(

張鵬飛笑道:「你不要不好意思嘛,其實我想了很長時間,這個人應該比姚秀靈更合適,同樣漂亮、幹練,應該是你喜歡的類型。」

「那……您挑的這個人是……」

張鵬飛神秘地說:「她就是……」

外面有人敲門。胡常峰還以為是服務員,說了聲請進,沒想到進來的是張建濤。張建濤臉上堆著笑,說:「兩位領導,我來討杯酒喝如何?」

胡常峰疑惑地站起來,心說張建濤不是應該和高美菊在一起嗎?怎麼現在跑這來了。

張鵬飛笑道:「你自己來的?」

張建濤笑道:「按照您的指示,把人帶來了!」說著,回頭道:「美女,出現吧?」

這時候,高美菊從門口羞答答地走進來,看到胡常峰和張建濤都在時,驚訝道:「秘書長,您……您不是說找我有事談嗎?」

張建濤說:「不是我找你,是張書記找你,讓我把你拐到這裡來了,呵呵……」

在這一瞬間,胡常峰恍然明白了什麼,如果這是真的,對自己和高美菊來說,確實是一個好的機會。

「美菊,快來坐下。」張鵬飛把高美菊拉到自己和胡常峰中間,又對張建濤說:「老張,你也來喝兩杯?」

張建濤看看胡常峰,笑道:「我還有事,任務完成,先回家了。」

「好吧,那就不強求了。」張鵬飛點點頭。

張建濤走後,高美菊十分的局促不安,她也明白了張鵬飛這麼做的用意。一張小臉羞得通紅,緊張得不知道說什麼。不過她的心裡充滿了喜意,胡常峰一直不敢公開她們的關係,如果這次有張鵬飛當這個「媒人」,那麼胡常峰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張鵬飛指了指高美菊,對胡常峰說:「怎麼樣,我說的人來了,沒騙你吧?」

胡常峰訕訕地笑,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一直困擾他的難題卻被張鵬飛給解決了。他哪裡知道張鵬飛早就知道他們的事情,而且還安排張建濤的情婦孫艷蓉把高美菊收買了。只是連高美菊自己都不知道,其實她已經算是張鵬飛的半個內線了。早在很久之前,在孫艷蓉的影響下,高美菊就開始勸胡常峰同張書記搞好關係,這些都是張鵬飛的計劃。如果再讓高美菊同胡常峰結交,那他的計劃就完滿成功了。

至於說張鵬飛一開始把姚秀靈介紹給胡常峰,完全就是緩兵之計。他是想利用姚秀靈來穩住胡常峰,免得他覺得自己老給他找女人,是別有目的。其實姚秀靈同胡常峰在一起的時候,張鵬飛就安排孫艷蓉鼓動高美菊向胡常峰展開進攻。高美菊覺得是她自己的情感,從未想到這些一直都被張鵬飛控制著。如果有一天胡常峰知道這些,肯定會被張鵬飛的強大所深深的折服。

……………………………………………………………………………………

高美菊心中高興,抬頭對張鵬飛說:「張書記,您剛才說什麼人來了?」

張鵬飛笑道:「剛才省長說沒有美女陪著喝酒,我說現在你來了嘛!」

高美菊的臉更紅了,說:「都這個歲數了,還什麼美女啊!」

「美女就是美女嘛,和年紀無關,省長……是不是啊?」

「對對……」胡常峰心中已經想明白了,決定接受張鵬飛的好意,所以看向高美菊的目光有意顯得色眯眯的,有意表現出了強烈的好感。

張鵬飛見胡常峰上道,便活躍氣氛地說:「高主任,你來晚了,是不是要自罰一杯啊?」

「這個……」高美菊訕訕地笑,站起來舉杯道:「張書記、胡省長,那……我就敬你們一杯,感謝您二位對我工作上的支持!」

「好好……」三人共同飲了一杯。

張鵬飛放下酒杯,拉著胡常峰的手,貼在他耳邊說:「漂亮吧?感覺怎麼樣?」

胡常峰紅了臉,訕訕地笑沒有說話,意思已經表示清楚了。

高美菊靦腆地撅著紅唇,說:「張書記,您和胡省長說什麼悄悄話啊?」

張鵬飛笑道:「是省長對我說悄悄話,美菊,你覺得省長人怎麼樣?」

高美菊低下頭,害羞地說:「胡省長人很好啊,能力出眾,位居高位,呵呵……」

張鵬飛點點頭,說:「可是啊,胡省長也有欠缺的地方,那個……他身邊連個老婆沒人,這可不行啊,所以啊……我一直都在尋思給她找個老婆,你說怎麼樣?」

「張書記,您……您壞死了!」高美菊像個嬌羞的小姑娘。

張鵬飛壞笑著,說:「美菊,這裡沒有第三個人,你跟我說實話,想不想……那個……」

高美菊臉紅心熱的,雖然早就和胡常峰挑明了關係,但是今天有張鵬飛在場,自然有些激動,趕緊說:「我……我先去下洗手間。」說完逃也似地走了。

張鵬飛盯著她的背影微笑,對胡常峰說:「她就是我的人選,我考慮了好久,每次進京都和她聊很多,感覺她是一個不錯的女人,比姚秀靈成熟,雖然姿色比不上姚秀靈,但長得也夠漂亮啦,你說是吧?」

胡常峰紅著老臉,嘿嘿笑道:「人呢……確實不錯,可是她能願意嗎?」

「你還沒看出來?」張鵬飛壞笑道:「我覺得有戲啊,又沒說讓她馬上嫁給你!先接觸接觸……」

胡常峰微笑道:「張書記,謝謝您,我都不知道說什麼了。自從我來了之後,您一直在關心我的生活,可我……」胡常峰想到自己的種種,一臉的羞愧。

「好了,過去的事情咱就不提了。」張鵬飛很大度地擺擺手,「如果你和她真能成了,那再感謝我這個大媒人吧!」

「呵呵……」胡常峰心說正好,有了張鵬飛的「引薦」,他今後和高美菊就不用偷偷摸摸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