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塔主,是,我說人話,你們猜猜,這一次來的是誰,是武尊聖殿的大管家。五大武尊聖典,還有武尊別院,都送了禮物過來,全部都是送給那位林陽副塔主的,而且大管家還說,這些禮物全部都是武尊們親手挑選的。」

「吸。」

房間之中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武倫的手腳都涼了,雖然說,他和武恆一樣,都是第一武尊第五兒子的後人。

但是,他們連第一武尊都沒有見到過一次。

而現在,第一武尊竟然親手挑選禮物送給林陽。這個林陽,到底是什麼身份,到底是什麼人?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而穆岳則咳嗽了一聲,然後看向了武倫說道:「特使,我們去見一下大管家吧。」

林陽也很詫異,這位大管家竟然是鬼司神王,看到林陽,鬼司神王先是一笑,然後說道:「很詫異吧。」

「嗯。確實挺詫異的,不過,您和顏如玉阿姨長得並不像阿。」

「對於我們這個實力的人來說,樣子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境界,超脫,還有神魂層次的進化。就像你母親那樣,好了,這些都不是你需要考慮的。劉謙是我們自己的人,其它的,我來這一趟,多少也知道,你不是好惹的了。」

鬼司神王笑呵呵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劉謙。劉謙的嘴角也掛起了淡淡的笑容:「鬼司大姑姑,既然小叔來到我這邊我自然會照顧一下了。而且,塔主他可是二爺的記名弟子,如果他知道的話。」

「不許說。這個是主人交代的。」鬼司神王的表情忽然凝重了起來。

站在鬼司神王身旁的劉謙被嚇了一跳,然後說道:「可是,這一次,您親自過來,已經打了很多的信號了,很多人或許都已經懷疑到小叔的身上了。」

「這件事兒,知道的人只有五大武尊和我們幾個人,其中包括你,剩下的,全部都會保守秘密,我們雖然看上去有傾向性的,但是,林陽如今是光耀神王和明蛇神王的孩子。所以,我們這麼做也有這麼做的道理。迷陣已經擺好了。很快就會有人來保護林陽的。你們做好自己的事兒就好了。不用顧慮太多。」

鬼司神王說完,然後看向了林陽說道:「武尊神殿有三大武尊,還有三大神王供奉。那兩大供奉都是你娘帶出來的,另外一個就是她。而我,被稱呼為武尊神殿的大管家,其實,只是幫助你娘做一些事兒罷了。」

「請問,鬼司前輩在嗎?」外面傳來了穆岳的聲音,鬼司神王的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容,然後說道:「是穆岳神王吧,進來吧。」

「哈哈哈,多年前,我倒是見到鬼司神王一面,不過,那個時候,鬼司神王你已經是神王了,我還是天神巔峰,而且,你當初可是一副十分嚇人的老嫗模樣阿。」

鬼司神王一笑,然後說道:「是阿,我修鍊的返老還童了。」

「大管家,你可真會開玩笑。我聽說,這一次,你是來給我們副塔主送禮物來了。也給我們長長見識被,看看幾大武尊都給副塔主送了什麼東西。」

房間之中的人都是一副很想要觀看的樣子,而鬼司神王卻一笑,然後說道:「那成,不過,看了之後,你們可要保護好我侄子的性命啊,要不然,這麼多寶貝,絕對會成為催命符。」

「哈哈哈,這裡是穆武城,誰敢動手呢。」

薛劊大笑了起來,就連趙幽的嘴角也掛起了淡淡的笑容,畢竟,他們兩個人一個管理城池治安,一個軍隊。如果真的副塔主在他們這裡出事兒了的話,他們兩個人估計就要直接要被撤職了。

「那好,就讓你們看看吧,這個是大爺送的。」

一顆漆黑的珠子被鬼司神王拿了出來,看到那顆珠子,穆岳的瞳孔一凝,然後輸掉:「好了,好了,剩下的東西,還是不要看了,這種寶貝,看到一個就足夠讓人眼饞的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個是大爺的那顆夢魘千幻珠吧。」

「沒有錯,這就是夢魘千幻珠,林陽,來,張開嘴,吞服下去,這個東西可是大爺保命的寶物,就算是頂級神王遇到這個東西,也會覺得十分難纏的。」

「當然難纏了,大爺最擅長的就是神魂還有黑暗一類的東西,據說,這件寶物,當年大爺剛剛進入到神王境界,就能夠與頂級神王一決高下,甚至一打三,還滅掉了對方的兩個神王。」

「那一次是大爺最慘的一次吧,被對方的頂級神王打成了重傷,如果不是二爺和三爺及時趕到的話,他就隕落了,最後還是真靈大人出手救治才挽回了性命。」

「是阿,真的沒有想到,大爺竟然將這種寶物給了林陽。」四周的人都議論了起來,就連之前一副古井無波的那位趙幽也是眸子一凝,看向林陽的目光充滿了詫異。

「大爺畢竟是頂級神王,已經不需要這種東西保命了,林陽的實力低微,卻需要保命的東西。你們真的不看了,這一次我帶來的寶物,可都是十分厲害的東西,你們可能一輩子也就看到這麼一回。如果不是帶給林陽,我覺得,我都帶著東西直接隱藏起來了。」

「哈哈哈,大管家,如果你卷寶潛逃的話,我肯定不參加抓捕,不過嘛,既然大管家你這麼說了,那就看一看吧,二爺送了什麼。」

鬼司神王伸出手,然後拿出了一柄寶劍,然後說道:「這個塔主你應該認識吧。」

「師尊的佩劍。」

鬼司神王整個人手都顫抖了起來,他先是想要伸手去拿,卻在半路停了下來,然後目光落在了林陽的身上。

「大總管。我們這裡都是武尊神殿的直系,跟我們說一句實話,副塔主他的身份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師尊的佩劍怎麼還會送人呢。」

鬼司神王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一笑說道:「他師尊叫做林河,以前是鬼醫神王的徒弟,後來繼承了鬼廚神王的衣缽。他的乾爹是光耀神王,乾媽是明蛇神王,師尊是毒藤神王。父母嘛,一個是二爺,一個是主人。」

房間之中的人都先是一愣,然後看向林陽的目光頓時變成了另外一副樣子。

那眼神,沒有羨慕,更多的是可憐。

第二武尊和真靈神王的孩子,是一個先天不足的孩子,當初能夠活下來,還是因為三大武尊同時出手逼迫了毒藤神王拿出了生命之種。

可是就算林陽活了下來,可是也無法承受神界強大的神力,只能放到下界去輪迴。 「原來他就是師尊的孩子阿。我還真的沒有想到。不過,這也讓我明白了,為什麼會被送了這麼多的東西了。之後的東西,嘿嘿,我們就真的不看了。」

鬼司神王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都是一些保命的東西,不看其實也沒有什麼,好了,你們都回去做事兒吧,我要和林陽聊一聊。」

四周的人都點了點頭,而林陽卻皺了皺眉頭,看到那些人都離開了,鬼司神王一笑,然後說道:「沒有想到,他們是這個態度吧。」

「確實有一些驚訝。」

「這裡的人,都是武尊神殿的直系。穆岳說的很對,雖然說,武尊神殿的內部也有很多的紛爭,但是,你隸屬暗刺威龍。所以,不會參與進去,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兒就好了。其它的事情,不需要你去管。而暗刺威龍,如今是獵風在管。」

「獵風爺爺。」

「嗯。好了。其它的事情,你也不需要知道了。二爺和主人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現在你們還不適合相認。如果你不成為神王,永遠沒有保命的能力。」

林陽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嗯,那就好。我先回去吧,這些東西,其實都是保命的,這把佩劍,你佩戴在身上就好了。只有你遇到危險的時候,它才會自己啟動。平時,你是拔不出來的。」

林陽不知道,在林陽這裡離開之後,之前來參觀的人直接去了穆武城之中最大的消金窟,觀月樓。

觀月樓作為穆武城最大的消金窟,這裡十分的豪華,而且隸屬城主府,是江洋一直在管理。

安排靈廚去做了一桌的靈餐后,江洋讓手下全部都離開了。他的目光落在了穆岳的身上,畢竟,穆岳是塔主,這個時候,應該他先開口的。

「好了,大家都先坐好,雖然靈菜很迷人,不過,我還是要先說上兩句。林陽少爺被安排到了我們這裡來,這是我師尊對我的信任,也是武尊神殿對大家的信任。林陽副塔主的身份到底有多麼的重要,我想大家都知道。甚至,很多人,都在他出生的時候,就知道他了。這麼多年過來,他經歷了多少輪迴,能夠凝結成神體應該付出過很多的努力。我現在明白了,他和光耀神王,毒藤神王還有鬼廚神王的關係了。」

「是阿,我們都沒有想到,只有劉謙副塔主你才知道,這件事兒,你可要罰酒。」城主武興也是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容。

雖然武興的表情很好,可是內心卻不平靜。林陽和他祖爺爺是一個輩分的。作為一個旁系,他雖然是一座城池的城主。可是,他對於武家並沒有什麼歸屬感。

畢竟,武家太大了,每一年都有很多的人隕落。一個旁系的人,隕落了也不會有人太在乎。

大家族,更注重臉面。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兒,第一武尊九個兒子,還有若干的女兒。後面的後代,無窮無盡,數不勝數。

幾乎,所有武尊神殿這邊姓武的人,都能夠和武尊神殿扯上一些關係。

只有那些有實力,有才華的人,才能夠被重用。比如自己,自己也是突破到了天神巔峰之後,才被第一武尊召見的。也正是因為有第一武尊的指點,他才突破到了神王境界。

柳謙一笑,然後說道:「說一句實話,我知道的還真的不多,我也是聽我們家的那位提起了這件事兒,讓我照顧一下林陽副塔主,所以才支持他的。你們也知道,我們家的那口子,脾氣很差。」

「哈哈哈。」

房間之中的人都大笑了起來,不過卻各有各的心思。

林陽來到穆武城的第三天,他來到了暗影威龍所在的老巢之中。讓林陽十分意外的是,這裡竟然是一個酒樓。

而且,還十分的熱鬧。看到林陽走進來,一個侍從快速的走了過來:「客觀,您要吃點什麼。」

林陽想起了之前那個玉簡之中的暗號一笑,然後說道:「來一盤龍紋肉鬆。」

「龍紋肉鬆?」夥計先是一愣,然後說道:「那是九樓的特賣,您可能要去九樓看看了。」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那成,你招待其它的人吧,我去九樓看看。」

夥計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沖著樓上大喊了一聲:「九樓招待,龍紋肉鬆一份。」

林陽剛剛走進去,一個白髮的老者在後面也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之前的侍從,然後說道;「你們這裡還賣龍紋肉鬆,我也要一份。」

「額,大人,如果您想要龍紋肉鬆的話,就要去九樓和之前的那位少爺爭了。我們這裡的龍紋肉鬆,每一天都賣一份,而且,只有中午之前到達九樓的人才能夠競爭購買。」

「哦,原來是這個樣子,那成,我也去九樓看看吧。」

林陽剛剛來到二樓,就聽到後面又來了一個要購買龍紋肉鬆的。

林陽之所以要去九樓,因為,他辦公的地方就在九樓,至於龍紋肉鬆,確實是只有九樓才可以購買的。

林陽走上了九樓,這裡已經坐了很多人了,很明顯,這些人都是沖著龍紋肉鬆而來的。

而一直都坐在九樓櫃檯後面喝酒的那個酒鬼老頭看到林陽的時候眼睛卻一亮,然後哈哈大笑了起來:「林陽副塔主,您終於過來了。」

九樓的人都是一愣,就連後面上來的那位老者也是停頓了一下腳步,不過還是走了進去。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不知道前輩是。」

「老夫是這裡的掌柜,我叫做獵奇。走吧,我帶你去後面說。」

看著獵奇帶著林陽走了進去,老者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莫非,這個副塔主是來吃龍紋肉鬆的嗎?」

「哈哈哈,老哥你錯了。別的人或許會爭搶,但是,這位副塔主卻不會。因為他是來這裡辦公的,據說,這裡是暗刺威龍的老巢。」

「暗刺威龍的老巢,暗刺威龍的情報,不都是十分隱秘的嗎?為什麼會擺在這麼明顯的地方呢。」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也不知道,暗刺威龍的暗刺到底是誰,人家傳遞消息的方法,有著人家的套路。而且,暗刺威龍的人,除了這位副塔主,恐怕就沒有人能夠知道所有的名單了。」

其實和他們想的根本就不同,暗刺威龍內部的人只有內部的人才知道。

林陽這個副塔主,只是負責知道情報,還有跟塔主還有城主溝通罷了。

所有的情報,還有交流,都是暗刺威龍內部的人自己處理的,林陽只負責看到情報,說一聲知道了,就可以了。

就算林陽不知道,暗刺威龍,該怎麼辦,依舊怎麼辦。

林陽看到了那些情報先是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怎麼都是這種東西阿。」

「嘿嘿,塔主,其實也沒有什麼有用的東西,本來呢,你過來了,就給你看看,有重要的事兒,我會通知你的。你可以來這裡,也可以不來。」

「也就是說,你們架空我了。」

「架空。」獵奇先是一愣,然後哈哈大笑了起來:「可別這麼說,我是獵風的弟弟,你覺得,我會架空你嗎?」

獵奇簡單的說了一下,林陽才清楚,原來,林陽的這個身份,就是跟城主還有塔主溝通的。具體做事兒的事情,因為暗刺威龍的特殊性。暗刺威龍都是一條線路上的人。暗刺威龍內部的人是不會調動。真正知道的人也都是他們這些管理層。

所以,管理層是不會動的,只有林陽這種協調的副塔主,才會被調動。

「你的主要作用就是在我們調查之後,通知城主、塔主還有總兵。然後讓他們抓人就可以了。」

林陽點了點頭人,然後說道:「為什麼要給我安排一個這樣的位置呢,顯得我也太沒用了。」

「這一點我大哥說了,副塔主是有資格在城主會議和塔主會議發言的,所以,你在穆武城也算是有話語權的。這裡沒有那麼複雜,就算內部有一些矛盾,但是,你過來只要保持中立的話,就不會出什麼事兒。畢竟,今天,大管家來了一趟,該消停的人,應該都會很快消停下來的。」

林陽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點了點頭說道:「那你這裡彙報的這些東西,都是真的。」

「沒有錯,之前的那位副城主被抓起來也是因為這件事兒,如今管理城防軍的那個副城主也有問題,之前趙幽沒有過來,你也沒有過來,所以,這件事兒便被拖下來了。而且,最近我們又調查出了一些問題來。」

「我懂了,我看了一眼。問題似乎很大阿。」

「是阿,我也沒有想到,現在的人,竟然膽子這麼大。」獵奇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林陽在後面走出來,后廚竟然正在做菜,林陽看了一眼,果然是龍紋肉鬆,而且這手藝,一看就是他們鬼廚一脈的。

林陽笑呵呵的走了過去,但是,那個做菜的老爺子卻一瞪眼,然後說道:「獵奇,你這是什麼意思,怎麼還帶著人來偷藝呢。我這可是本門不傳外人的手藝。」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這話不對吧,據我所知,鬼廚前輩只有一個徒弟,而鬼廚前輩的那個徒弟也只有兩個徒弟,剛巧的是,鬼廚前輩一共三個傳人,我都認識,可是偏偏就沒有你阿。」

帶著淘寶到古代 老者先是一楞,然後說道:「你認識林河師兄?不對阿。不是說,林河師兄去幫他的寶貝徒弟打理生意了嗎?」

「你管我師尊叫師兄,你叫什麼名字,是師祖的記名弟子吧。」林陽一笑,然後看著發獃的老頭說道:「我叫做林陽,是林河的徒弟。師尊確實在幫我打理生意。」

「你真的是林陽,我師尊提起過你的。其實,我也算是鬼廚神王他的親傳弟子,只不過,我的悟性太低,能夠學會的只有那麼幾道菜而已。師尊說了,貪多嚼不爛,他和我很投緣,所以,只傳授給我幾道菜而已。」 「哦,我知道你了,你是陳宇師叔。」

林河提到過陳宇這個人,據說,當年,鬼廚神王還沒有成為神王的時候,就認識陳宇了。兩個人的關係很好。

當時,陳宇家就是開酒樓的,鬼廚神王去他家裡打工,因為後廚排擠,鬼廚神王只能呆在後面劈柴。

其實,鬼廚神王的師尊,是一個十分厲害的煉丹師,製作靈餐只是自己的喜好而已。

所以,鬼廚神王雖然在那邊給予了發揚光大,可並沒有被師尊認可。

這麼多年之後,鬼廚神王一直都記得,是陳宇給予了他認可,是陳宇看了自己的廚藝后甘願拜自己為師,然後一直都跟隨在自己的身邊。

所以,陳宇對於鬼廚神王來說,十分的重要,這一點,林陽還是十分清楚的。

「哈哈哈,就知道,鬼廚那個老東西,肯定會跟他的弟子提起我。沒有錯,我就是陳宇,你是林陽那個小子,老東西之前提起過你。要說這麼多年,我也就跟他學了幾道菜,而真正繼承了他衣缽的還是你和林河幾個人。怎麼樣,讓我見識一下你的手藝。」

「那成,你來了龍紋肉鬆,我就來一個九龍爭霸吧。」

林陽看了看身旁的獵奇,然後說道。

獵奇點了點頭:「這裡的廚房是你師叔的,平時除了我這個對做菜一點興趣的人之外,根本就沒有人能夠進來。」

「放心用吧,都是咱們家自己的傢伙,雖然說,靈廚那個老鬼做靈餐的本事兒比我強,但是,要提到做廚具,嘿嘿,你師傅和你師祖的都是我做的。而且,我也給你做了一套,估計讓你師傅給你師兄了。我讓人給你送過去的時候,你已經不在光耀城了。」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師叔您也知道我的身份,所以呢,只能東躲西藏的。」

「哎,不提這些了,來看看你的九龍爭霸。」

龍紋肉鬆是一種十分講究味道和火候的靈餐,最主要的是,這道菜特別講究調和。

九龍爭霸是另外一種,它更炫耀的是刀工,當然,味道也很棒,要不然,也不會被林陽拿出來。

林陽拿起廚具快速的製作了起來,很快,準備好的肉快速的變成了一條條雕刻,雕刻變成了粉末,粉末又變成了雕刻。

只不過,原本的雕刻竟然和後來的雕刻不一個樣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