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嗷嗚~」繼續慘嚎。

因為張冕明顯感覺到,那針扎的位子讓他沒法淡定。

有首歌是怎麼唱來著的,菊花殘,滿地傷,你的笑容已泛黃……

其實抽血不可能扎菊花,但是因為張冕現在是只幼崽的狀態,屁股也就那麼大,所以,這一針距離菊花實在是太近了,張冕估計,也就是菊花位偏左兩公分的地方。

老頭拔出針頭,看了眼手裡的針管,很是滿意。

這時候,四位妹子也放下了不在掙扎的哈士奇。

這之後,張冕就完全像條死狗一樣任人擺布了。

布蘭德特有對他剪了幾根毛髮,然後對他進行了一些檢查,四位妹子也就告辭了。

緹娜抱著小哈士奇,四位妹子有說有笑的向教學樓走去。

下午第二節課也差不多要到時間了。

鍊金術課程還是一門還實用的課程的。

這個世界有個說法,不是每一個魔法師都能成為傑出的鍊金術士,但是每一個傑出的鍊金術士,必然都是一位偉大的魔法師。

作為一群法師中的窮人,買不起好裝備,用不起好魔葯,那就自己做點能用將就唄。

所以,這門課除了那些有志於成為鍊金術士的學生,就是幾乎所有平民學生還有家境一般的小貴族學員的必學課程了。

說白了,學會了鍊金術,省錢,學好了鍊金術,掙錢。

鍊金術分兩個大類,一個是魔法藥劑學,一個是魔法裝備製作。

魔法藥劑除了部分使用後有長期效用的,比如一些增加魔力、永久提升魔法感知力的高級貨,其他基本都是一次性消耗品,而對魔法師來說,這種東西就屬於居家旅行、殺人滅口,啊呸,出門在外,必備之物了。

魔法裝備倒是基本都能反覆使用,但是也需要魔力充能,就跟手機平板一樣,再好用,你也得充電不是。還要注意日常養護,要不然會減損魔法裝備的使用壽命的。

一路上,女孩們有說有笑。

張冕一臉的生無可戀——完了,小爺的菊花被一個男人糟蹋了,還特么是一個又老又丑的男人,小爺我現在已經是條廢狗了,啊呸,廢狼了。

狗生已是如此艱難,小爺我還能指望什麼呢。

這麼想著,張冕在緹娜懷裡自然而然的又擠了擠。

蛻變 嗯,還是這裡舒服,好大好軟。

扎針什麼的最可怕了,還是妹子溫暖的懷抱可以撫慰我受傷的心靈啊。 某二哈正一臉陶醉的享受著妹子的懷抱,不知不覺就到了教室。

緹娜他們來的比較早,所以佔到了第一排的位子。

離上課還有好一會,到了教室的學生都在三三兩兩的聚在一塊聊天。

「緹娜,小哈給我抱會唄。」麗雅越來越眼饞哈士奇了,下午她可是見識過了小哈士奇的力氣有多大的。

又萌又漂亮,還有潛力的魔寵啊,對於魔法師來說,還有更完美的選擇嗎。

當然,傳說級魔獸肯定更好,不過那不是正常人可以簽的下來的。

麗雅接過小哈士奇,還用臉蹭了蹭。

「咱們小哈最可愛了。」

哦,天吶,我被妹子撩了。

張冕表示很好,請繼續。

「麗雅,我……」

忽然,一個高大的男生走到了麗雅跟前,雙手背在身後,一臉的害羞。

麗雅抬頭看著眼前的男生。

「特里學長,你有什麼事嗎?」麗雅禮貌的回應。

叫做特里的男生回頭看了眼教室前門。

張冕看到好幾個男生聚在那裡,張牙舞爪的。

嗯,這肯定是拉著親友團來表白的,小爺前世電視劇電影見的多了。

特里深吸一口氣,把從背後拿出一束花,淺紫色的,很漂亮。

張冕認出來,那是丁香,如果他沒記錯,丁香代表的是初戀。

「麗雅,我……」

麗雅眨巴眨巴眼睛,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妹子,你是有多不長心啊,這是要跟你表白的節奏啊,你這一臉的懵比狀是要作甚啊。張冕都替她著急。

還有那男生,是爺們不,一句話鱉了兩次都沒說出口,要不小爺替你「嗷嗚」兩嗓子打打氣?

「麗雅,我喜歡你,你能做的女朋友嗎?」特里鼓足勇氣表白。

然後麗雅更懵了。

周圍一圈的同學都開始起鬨,緹娜她們三個也是一副驚訝的樣子。

整整慢了十多秒,麗雅才反應過來,紅著臉低著頭不吱聲了。

「嗷嗚~嗷嗚~」妹子,有話好說,你再緊張再害羞也別虐狗啊。

張冕感覺麗雅抱著他的兩隻手開始用力抓緊了,重點是抓緊的時候被抱在懷裡的是他啊,麗雅手裡就是他的腰子肉啊,很疼的說啊。

「嗷嗚~」我強烈抗議,你們撒狗糧還順便虐狗,而且是虐完心靈虐肉體。

「啊,小哈,你怎麼啦?」聽到懷裡哈士奇的嚎叫,麗雅果斷的不開始裝模作樣的檢查哈士奇。

我湊,妹子,你這轉移話題的套路也太那啥了吧。

「麗雅……」課桌前的特里一臉的尷尬。

「啊,特里學長啊,你好,又見面了。」

張冕一口老血差點噴出,可以啊,妹子,你這裝傻的技術,我給98分,還有兩分是怕你驕傲。

特里更尷尬了,忍不住又轉身看向了前門的親友團,彷彿能從中獲取勇氣似的。

真是懷念啊,張冕不禁想到了自己當年在學校的時候也是這麼中二的當著……親友團。

作為看戲,啊呸,作為來幫忙的,還往往比當事人更捉急。

兩邊居然陷入了僵持,張冕感覺自己尷尬病都要發作了。

不能再這麼下去了,你們受得了,小爺我可受不了這份尷尬。

於是,張冕果斷的從麗雅懷裡跳了出來,落到課桌上,然後抬頭看了眼叫特里的男生。

說實話,特里身高最少一米八往上,人也長的帥帥的,張冕突然有點嫉妒,比他帥的都該死。

咦,好像沒啥關係,他現在又不是人。

不是人?這話好像哪裡不對。

反正比自己帥的都該死。

要不要攪黃了這帥哥的表白呢,張冕有點猶豫。

算了,老祖宗說的好,寧拆一棟樓,不毀一段婚,所以我還是安安靜靜的去拆樓吧。

這麼想著,張冕決定主動幫忙。

於是他伸出腦袋,特里正好站在課桌前,所以張冕伸下腦袋就能夠著他手裡的花。

一口咬住那束丁香,然後張冕轉身回頭,跳回麗雅懷裡,一束丁香就正好露在麗雅眼前了。

麗雅看小哈把特里的丁香花遞過來,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老尷尬了。

想了想,麗雅最終還是接過了丁香花。

「謝謝。」麗雅感覺自己發燒了,臉好燙啊,她根本不敢抬頭。

哎哎哎,妹子,對我說謝謝有毛用啊,我就是一隻單身狗,啊呸,單身狼,就算對你有想法,也是有心無力啊,你該跟這位表白的仁兄打招呼。

「小哈,幹得漂亮!今晚給你加餐。」緹娜頭一次發現,自家魔寵除了搗亂跟吃飯的時候,居然還能這麼機智。

麗雅惡狠狠的颳了緹娜一眼,周圍一堆起鬨的圍觀群眾。

「麗雅,可以做我女朋友嗎?」特里同學弱弱的問著。

張冕感覺抱著他的麗雅嗯了一聲,不過聲音太小,連他這對狗耳朵都沒聽清。

特里站了半天見麗雅還是沒反應,有點著急。

「哎呀,麗雅已經答應了,趕緊回去上課吧你。」約瑟菲妮作為寢室大姐頭,已經看出麗雅沒有拒絕。

「啊?」特里有點懵。

「啊你個頭啊,非得讓我們家麗雅喊出來不成,滾滾滾滾。」菲妮一腳踩著椅子,一手叉腰,堅決維護著自己的室友。

你丫是把室友賣了吧,張冕有點無語。

然後一臉傻笑的特里被前面進來的親友團拖走了。

嗯,快到上課時間了,老師馬上就要來了,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這狗誰家的,這麼厲害,要是我表白的時候有這麼一個助攻就好了。」

「是麗雅的狗嗎?要不找麗雅借下這隻小狗,然後再去表白?」

「好主意,成功率飆升啊。」

「嗯,表白時帶只狗就行,別跟那哥們一樣,帶一群垃圾親友團。」

「豬隊友,那哥們帶的絕壁是豬隊友。」

「全程醬油,一點忙都幫不上啊。」

「就是,撒撒花也是好的啊,就會躲後面瞎起鬨。」

「你剛剛起鬨的也很那啥。」

「唉,記好了,追女生找幫手,一定要找對,不能找那種連狗都不如的隊友。」

…………

張冕很無語,嘛個嘰,自己沒水平找助攻就算了,居然還要找一隻狗助攻,啊呸,是狼,馬丹,自己怎麼總是弄混自己的身份啊。

「啊,小哈不是我的,他是緹娜的魔寵。」麗雅反應過來。

「麗雅,你這反應也太慢了吧。」緹娜有點無語。

「啊?怎麼了?」麗雅還沒完全清醒過來。

「剛剛……剛剛菲妮替你答應特里學長了。」海倫妮補充道。

「啊!我……」

「你什麼你,別以為我們不知道啊,從一年級開始,你跟那個特里就不對勁了,老娘我這是成全你們這對狗男女。」菲妮還是那麼霸氣。

喂喂喂,大姐,成全就成全唄,關狗什麼事啊,躺著也中槍啊,喂?咦,不對,她說的是狗,不關我的事,我是狼耶。

「等下,我剛剛聽到了什麼?」緹娜反應過來。

「你們這群渣渣,眼瞎了嘛,啊!老娘的魔寵是狼,不是狗!」緹娜雙手叉腰,一雙眼睛瞪的跟燈泡似的,哦,對,這個沒有燈泡這種東西。

一大群圍觀群眾縮了縮脖子,沒辦法,學校女生太少,所以個個都是寶貝,想象一樣地球理工科專業就能明白了,是個母的那就是小公舉。

一百八十人的大課,全部女生加起來,還不到兩位數。

然後有部分男生反應過來了。

「卧槽,又被人追走一個,咱們年級的單身妹子不是又少了一個?」

「馬丹,剛剛那男的好像還不是咱們二年級的。」

「我記得好像是三年級的吧。」

「還要不要臉了,我們這屆本來就是女生最少的一屆,居然還有學長不要臉的來截胡!」

「不能忍啊,連學妹都不放過,這幫禽獸學長!」

「不要說的好像你就會放過學妹似的,我前兩天還看你跟一年級學妹表白呢。」

「次哦,又沒成功。」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