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當他坐在那裡,依舊就像朽木一樣幾乎成了一具乾屍的屍體時,又會漸漸進入一個年輕的過程,直到變成了嗷嗷待哺的嬰兒。

這個輪迴,經歷無數次,那份在靈魂上束縛的孤獨,在輪迴里越發清晰,也是越孤獨,銘起越能看清自己的執著,並忍受著輪迴的孤獨,一直輪迴著,直到他能羽化破繭。

「哥,你練得怎麼樣。」噬族自那次之後,所有重任完全落到了銘常凡身上,幾年過去,銘常凡瘋狂的在修鍊,雖然他很瘋狂,但沒有正確的要領到現在還是神王中期。

「實在不行的話,把我的血脈取走一半吧。」銘雪若低低說道,過去她也層提過,每一次都被銘常凡狠狠責罵了,這一次也不例外。

常凡厲聲說道「雪若,我跟你說過多少次,這你想都別想。我兄妹兩走運規則和本源『混』『亂』,暫時不用顧慮血脈的事情,可是要我為了提升修為取走的血脈,不如立刻就讓父親把我殺了!」

這樣的話,銘雪若聽了布下百遍,她不耐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如果爹為了娘來取我們的『性』命,以爹的天資和刺族的底蘊,到時候我們只能被殺,爹救回了娘之後,一定也會痛苦。只有我們只要有了足夠的力量,能夠對抗爹,又不被他殺死,就能等到他把娘復活,然後再回來。」

銘常凡收斂了臉上的怒『色』,嘆了口氣道「我知道,可是我不會那麼做,無論如何,你始終是我的親妹妹,再怎樣的困境我也不會讓去傷害自己的親人。」

「可是這算不上…」銘雪若還要堅持,銘常凡打斷道「行了,那不如哥哥把血脈給你,反正你我天賦差不多。」

「不行!」銘雪若立刻拒絕,話出口後知道中了哥哥的圈套,嘴裡也不知如何說是好,銘常凡笑了笑道「看,就像你不會答應我一樣,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噬族遷到了能獸『亂』域邊緣,『混』沌並不急著趕盡殺絕,而各族人,也並沒有躲避的打算,明天『混』沌要攻來,他們明日就能慷慨的去送上自己的生命。

自銘起離開那一戰過後,噬族獸族,剩下的人都不多了,以至於現在每一個『女』人都是孕『婦』,當然除了強者。

時間過去,孕『婦』漸漸成了老『婦』,除了那些強者,一一從年華正茂到了暮遲。

噬族不缺乏各種本源的強者,因此噬族族地里有輪迴有生死,當聖舞的兒子,都已經為人老祖的時候,已經數千年過去。

數千年,一個太容易讓人遺忘的時間,對於讓這卻依然銘記著數千年前的一切,這數千年他們一直活在數千年前的『陰』影,一切都還恍如昨昔。

只有那些新生的孩童還能天真無邪的笑。。。。。。。。。。。。。。。。。。。。。。。。。。。。。。。。。。。。。。。。

(一回首來,剛開始寫書時的那些情感和歷經,還是恍如昨昔,就要告別,戀戀不捨。)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數千年,噬族恢復了不少元氣,倒在這狼藉的大陸上已經沒有多少參悟可以用來培養強者。

人獸兩族,在數千年裡,傾盡了全力,也只讓神級強者增長到了一千五左右,或許這個熟悉已經和刺族相近,但四十四名刺主卻依舊是他們面臨的最大困難。

在數千年的暗不見天日的天空下,人們已經習慣了他黑暗,即便族地里有強者用手段帶來光明,但那深邃黑暗的天空已經數千年路曾明亮,沒有人能夠讓它恢復光明。

幼小的孩子本來充滿好奇,他們卻不會問天空為何會是黑『色』,而不是藍『色』,因為他們也不知道這天空有何特別。

忽然有一天,黑暗的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光點,難以想象是何等強烈的白光,才能穿透著層層籠罩的『混』『亂』本源。

光明落到地面,已經很微弱,閃爍了一瞬也消失了,但對於數千年不變的天空,這樣的奇異值得所有人關注和深思,把它想象成希望或者其他更多的徵兆。

這明光來自天地之外的月地,銘起的身上,當數千年的輪迴停止過後,他就如飛蛾一般破繭而出。

身上的白光還在緩緩消退,銘起看了自己身體一眼,深吸了口氣,道「該回去見『混』沌了,雪兒。」說著合上冰棺,銘起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對著月地按去一掌。

隨後再以『肉』眼不能企及的極速飛向『混』沌大陸。

當銘起出現在『混』沌大陸的『混』沌城時,這裡已經不復當年繁華,狼籍得就似剛剛經歷了戰火。

四下的枯骨躺在街頭,腐爛了千年,在風的腐蝕下,這些骨頭一觸即碎,總會還是有活人活著,數千年的考驗,他們的生存力著實頑強得驚人。

『混』沌自從對刺族人的供奉失去了興趣后,也就不在庇護他們,太多的死亡讓剩下的人怨聲載道,他們卻只能想是他們的神,刺主拋棄了他們,不敢有怨言。

到『混』沌殿里,『混』沌依舊坐在自己的高座上,數千年來也不曾膩煩,似乎對於他這樣的什麼也不算的存在,快樂不需要『交』談,也不需要滿足,只要一個人自我感覺良好,也就很快樂了。

銘起漸漸懂了這『混』沌為何會執著於毀滅一切,找回本體,那是他的快樂,人或者說生靈不能理解的快樂。

「『混』沌大人。」銘起站在點擊,略向『混』沌把了把拳,『混』沌在銘起身上打量一番后,『露』出笑容,道「不錯,總算沒有辜負我的期望,等待了千年,你體內的世界終於進去完美。」

「你跟我來。」『混』沌帶著銘起走到『混』沌殿頂部,他道「幫你救回刺雪需要的第二件東西就是你體內的世界。」

銘起沒有任何猶豫,在『混』沌說完之後,他全身立刻亮起黑光,在劇烈的顫抖和痛苦中,黑光越來越濃,而銘起面前凝聚出了一團黑芒。

直到他身上消失了黑芒,銘起就像被『抽』空了力量一樣,大喘粗氣,向後連連踉蹌。

能界和界主的關係不必多說,縱然噬界和銘起關係並非普通的界主和能界間的關係,取走了噬界,他也受到了極大的創傷,體內好像空了一大塊。

「歲月源圖已經從你體內剝離,融入了這世界,我需要他的力量,讓我的計劃進去最後步驟。」『混』沌眼裡十分期待。

「我會讓這片大陸和你的世界融合,這世界里歲月源圖長年釋放的力量會讓天地的歲月逆流,到遠古之時,除了那些活到現在未死活著,或者最近一段時間被殺的人,所有人獸都會出現。

到時候,我需要你,為我獵殺。」『混』沌握著黑芒,期許了百萬年,此時此刻他的『激』動難以想象,

在銘起臉上的蒼白還未盡退,虛弱地點了點頭,道「就是像洪荒一樣。」

『混』沌哈哈哈笑道「對,就是洪荒,紅光隨著神界而崩潰,這是不可避免的,我要在將整片天地,化作洪荒!一個人本源和規則都『混』『亂』的洪荒!」

說完,刺主雙瞳里『射』出一道模糊的黑暗,融入銘起的噬界那剎那,黒芒瞬間向四周擴散,讓整個天地陷入了一剎那的黑暗。

「原來,他的目的是要將從古到今所有人的血脈聚集在起來,這樣創造的開世才會有當年開世的力量,也才能夠徹徹底底的破壞規則。」銘起心中暗忖。

這黑暗的剎那,就算銘起也是看不見的,不過是誰都經歷了那剎那的黑暗。

而後,一切氣息開始不同,雖然本源依舊『混』『亂』,空氣中卻多了濃烈的遠古氣息,一條條的炎龍從天空掠過,噴出火舌,一名名修能者飛飛入天際留下光痕,本來死氣沉沉的大陸一瞬間變得充滿活力。

百萬年來的人獸擠在刺風大陸這一塊大陸上,曉得十分蹤跡,幾乎走一里就能遇見天級強者,地級的修能者更是多如野狗。

他們也在詫異自己身邊為何會多出這麼多強者,他們記得自己已經死了,莫非這裡是地獄,黑暗的天空,時而從頭頂掠過和能獸差不多的怪獸,應該是這樣。

很多人這樣認為。

「去吧,準備救過刺雪的第三件東西,血脈,你是我手裡的刃,這場狩獵,可以開始了。」『混』沌說完離開,銘起望著就在『混』沌城外四周,存在的能獸已經多如牛『毛』,自嘲笑道「我一定會是大陸上殺人屠獸最多的人。」

說完,銘起手中浮現月牙,一瞬間,身子沒入了那些能獸的中心。

從這一刻開始,整個大陸都開始了以銘起為首的狩獵,獵殺對象…大陸的一切生靈。

『混』沌將『混』沌殿內的血池『交』與銘起,沒當他狩獵回來,這血池裡就會擴大許多倍。

而對噬族而言,這一次大陸重新回到遠古,是莫大的機會,只要在銘起之前聯合足夠多的強者,就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在絕望的黑暗裡,就似一隻孤燈再閃爍著最後微弱的光明,所有人和所有獸已經放手一搏。

這片大陸上的強者已經不計其數,這場狩獵僅僅靠銘起自然不可能成功,『混』沌還讓刺族的強者聽從銘起,一同狩獵,就這麼一支仿若來自地獄的魔軍,在大陸上掀起腥風血雨。

「神祖大人,前方有一群神獸。」面向一片谷地,前去探路的強者向銘起稟報道。

實際上銘起早已經知曉了前面的一切情況,此時此刻他的修為在大陸上,可說是數一數二,縱然融合了兩塊源圖的風帝銘起也能戰而勝之,因為此時此刻,他不僅僅完全掌控了歲月源圖和火源圖,自身的修為也到了神祖巔峰,這個過去從未有人達到過的境界。

「掃平。」銘起平靜說著,目中儘是一片冷寂,隨即從他背後撲出千名神級強者,齊齊湧入谷地,剎那間這片大地就被摧毀,『露』出火紅的熔岩來。

狩獵剛開始一個月,銘起就帶著刺族的強者將原本的天主一片掃空,而『混』沌城外一望不見邊際的血海就是一月來的戰利品。

血海時刻都在釋放著血腥的氣息,朦朧在血海之上的紅霧從不消散,就在血海邊緣,銘起僅僅站著,全身已經被魔紋覆蓋,隨著殺戮的不斷繼續,魔也在強大,只是守護著銘起意識的那力量永遠不可能讓心魔控制銘起心神。

真心如此銘起任由魔在身上發作,這樣帶來的力量將會更為強大。

血海歲月血紅,但在銘起眼裡卻似一方無邊的地獄,正有無數和怨戾的鬼魂再向自己伸手,如何伸也伸不出血海,卻永遠在唳嚎。

可以說血池的每一滴血,都是一個生靈所凝,包括靈魂,銘起看到的,正是存在於雲海之中的怨戾之氣,足以讓任何人為之心顫的怨戾。

「還差很多。」靜看了半晌,銘起終於說出一句話來。

狩獵到現在,隨著殺戮越來越深入,不少能獸和強者開始聯合起來,以此對抗銘起和他的狩獵大軍。

這些清楚自己已經死亡,而今重回世間的強者自然不會心甘情願被殺死,他們更渴望活著。

「神祖大人,我們傷亡很大,已經死傷了五百餘人。」剛剛狩獵回來的一對人,將鮮血投入血海之後,向銘起稟報道。

「傷亡在所難免。」銘起只是簡簡單單的說了一句,雖然那人心底不悅,卻也不敢反駁,見過銘起出手的人都對他有著深深的恐懼,天主有一半的地方,就是他一人清理干盡的,有人曾算了算,這一半天主至少存在五百的能神和獸神。

再算其他的修能者和能獸,至少也是以萬萬計算,而銘起一人在三天之內將這麼龐大的熟悉化為零,可怕程度已經不是他們所能想象的,雖然他回來時也已經重傷垂死,但依舊讓所有人位置恐懼。

「大人的傷勢可已經養好?」曾經的刺族大長老向銘起問道。

望了一眼血海,銘起道「沒有,兩成左右。」大長老應了聲,退到一旁,心底也在驚咦不定「真要是兩成,這銘起當真太可怕了,僅僅恢復了兩成的力量就讓我感覺像是在面對一座高山。希望他說的只是謊話。」

沒有突破神祖的人,永遠不會知道神祖和神尊的巨大差距,這大長老顯然就是這類人。

「嗯?」銘起的目光落在了血海不遠處的地面,冷哼道「膽子真大。」

說完就是一掌印去,大地沒有任何動靜,不過憑空出現了幾頭土龍,看修為已經到了神主。

幾龍被銘起抓出地面驚得不淺,立刻擺出了架勢,面對銘起等人。

「膽子不小,敢到這裡來,是想偷血海里的血脈吧?」大長老和他身後的強者都蠢蠢『欲』動,幾『欲』撲出。

幾龍心底冰涼,心想是必定會死在此處,剛要做出足夠的抵抗,銘起徐徐說道「想要血脈,我給你們。」

說著抬手向前一爪,天地的歲月直接凝成了無形的大手,抓向了這幾龍,並死死握在了他們歲月印記上,使之歲月被完全禁錮。

待幾龍的意識再開始思考時,它們已經身處血海被,粘稠的鮮血包裹著。

幾龍同時望向銘起,他似乎沒有絲毫再出手的打算,負手看著這面。。。。。。。。。。。。。。。。。。。。。。。。。。。。。。。。。。。。。。。。。。。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幾龍落入血海,也是驚喜若狂,立刻大口大口吞噬起這血海中的血脈來,但剛剛吞下一口,幾龍便身子一陣,發覺其中蹊蹺。

隨即響起的不是高亢的龍『吟』,而是充滿凄厲痛苦的悲鳴,血海之中的怨魂就似無窮無盡地向著幾龍撲去,在幾龍身上,一道道粘稠的鮮血脈絡開始蔓延,直至將幾龍的身體完全包裹。

這些血液就似鮮活的一樣,將它們包裹,以至不剩一點外『露』,在聽到最後一聲慘叫之後,包裹著幾龍的鮮血陡然散開,化作血珠落回血海。

觀之者無不心中一凜,對這血海多了幾分忌憚。神主在這血海面前似乎沒有絲毫的抵抗力,其恐怖之處可見一斑。

「所有人去干自己該乾的事兒吧。」當銘起的聲音把所有人從震驚中喚醒時,血海已經完全平靜了下來,就似從來沒有發生過剛才的一幕幕一樣。

大長老目光凝視了血海片刻,帶著所有人離開。

這場狩獵會持續很長時間,隨著殺戮的不斷加深,恐懼和警惕會讓那些人和獸變得異常難對付。

「歲月源圖雖然從我體內剝離,但在剝離之前,我已經和歲月源圖完全融合併完全掌控,因此即便沒有歲月源圖,我對歲月的控制也不會減弱。」銘起看著血海上,隱隱約約的倒影,深吸了口血腥的霧氣。

銘起在不斷他的狩獵,噬族的重強者則抓住了每一次能和強者聯手的機會,甚至於有一次銘洪決定將銘雪若作為聯合的籌碼,嫁給遠古十分有實力的一族,達到與之聯合的目的,后來被銘常凡極力阻止了下來,銘雪若才免過了這次聯姻。

隨著銘起帶來的恐懼不斷加深,噬族的登高一呼使越來越多的力量在噬族手下凝聚,這正是他們能夠看到的最後的希望。

而隨著殺戮,本來千餘名隊伍已經只剩下了兩三百人。已經三年過去,沒有銘起的加入,狩獵異常緩慢,而銘起的傷勢久久不能痊癒,或許是因為修為已經很高的緣故,修鍊越是到後面,受傷之後越想要癒合就會越難。

每天強者還是會帶回不少的血脈投入血海,每每有人戰死,他的屍身也會被化作血脈帶回血海。

已經數年不見刺雪,銘起心中的思念已如翻江,他隨意踏出一步,身子一幻,走進一片冰天雪地里,這是噬界被取走之後,他自己重塑的能界,只屬於他自己的能界。

雪『花』從來沒有停止過飛搖,在冰天雪地里唯一有一處不被白雪覆蓋的地方,就是那口冰棺,冰棺四周包圍著冰白的『花』海,幽幽寒香在四溢,冰天雪地里寒冷的芬芳依舊沁人心脾。

穿過『花』海,銘起站在冰棺前,輕輕打開冰棺的一腳,『露』出刺雪的身體的那一剎那,他臉上被驚駭布滿。

「不可能,這不可能,這冰棺是我用冰源圖的力量若凝聚,冰棺內還有我的歲月禁,怎麼會這樣!」銘起惶恐地大吼道,在刺雪的青絲里,一絲絲的白『色』異常醒目,雖然只有一根,卻像一把刀刃割在銘起心頭,以最直接最殘酷的方式告訴銘起,刺雪在這冰棺里終有一日也會離他遠去。

慌張了片刻,他將冰棺合攏,目光變得冰冷果決。

「狩獵必須要加快些了。」

離開能界之後,銘起著力於恢復自己的傷勢,到了神祖之後,靈『葯』對身體已經沒有多大的效用,唯獨靠自身調息。

銘起坐在血海邊緣,借著血海血霧的溫養不斷修復隱秘在體內的傷勢。

如此一坐就是三十年。

刺族的狩獵已經停止了一年有餘,是因為除卻銘起之外的所有人都已經化作了血海的一部分,他們死了,死在噬族為首的強大聯盟手裡。

如今銘起是孤身一人的,在傷勢痊癒之後,銘起開始獨自收割那些還沒有加入噬族的零星碎散的強者。

最後將會對決的必定是噬族和它們曾經的銘皇。

『混』沌對這最後一場獵殺充滿期待,派出了十名刺主供銘起差遣。

十人都是神尊巔峰,差一線步入神祖,雖然只有十人卻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在整片大陸上,銘起的惡名已經家喻戶曉,即便最普通的凡人也知道這個惡魔,不知道在他手裡已經讓喪命了多少人。

他的再度出現讓噬族聯盟開始準備了,超過兩千名的神級強者在銘洪和銘常凡的號令下,形成了恐怖的神級強者大軍。

從能獸『亂』域西面邊緣出發,向著天主『混』沌城外的血海前行。

銘起也知道這一切,靜靜和十名刺主在此等候。

天空依舊被『混』『亂』的本源充斥著,時而落下的雷光讓黑夜有過一瞬間的光明,銘常凡身著噬族噬甲,威風凜凜,銘雪若身著白甲,兩人和風帝銘洪等人在隊伍最前。

數千年的時間過去,銘雪若因為喪失了元『陰』,血脈受創修為僅僅是神主,而銘常凡不同,擁有兩大血脈到如今已經是神尊巔峰了,而風帝也在數千年的閉關里,增長了不少實力。

「小子,你說你爹這麼做為你娘值得么?」幻狐望著前方,問道。

銘常凡沉默了片刻,道「雖然數千年來,我一心修鍊,無瑕去經歷男『女』之間的情愛,但是我知道爹認定的事情,對他而言就是值得。」

「為了一個『女』人放棄自己一切,親人,朋友,族人,包括尊嚴。」幻狐說到此也就不再說下去,是因為她也不知道該如何評判銘起的決定,心底卻有那麼些許酸酸的感覺。

「別多想了,這次能夠擒下父親自然最好,如果不能,也不能讓他屠戮了整片大陸。」銘常凡眼裡的堅定之芒已經給了這場戰爭最好的定義,不死不休。

整片大陸剩餘的強者都隨同噬族一起向著『混』沌城而去,而銘起在等候同時,派一名刺主離去,繞過銘常凡等人,到了能獸『亂』域邊緣。

噬族人和大量凡人在這最後一片樂土上活著,銘起的目的很簡單,就是他們『性』命。

「有一名刺主把後面留下來的所有人獸收割了。」風帝察覺到背後的動靜對銘常凡和銘洪說道。

「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獸皇握了握拳頭,血管從肌膚下浮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