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崔丫頭心中着急,一時卻也想不出該找誰幫助自己,在這個村子裏,能夠讓她有安全感的人除了父母也就只有葉幸了。 崔丫頭一刻也閒不住了,家人在白天裏看上去都很正常,除了面容憔悴些。可她已經無法再次承受那種恐懼,這樣下去,就算僥倖不被吃掉,也會被逼瘋。無奈之下,她猶豫再三,終於下定決心去找葉幸幫忙。

“崔丫頭來了,快進屋去。”葉幸奶奶剛好從院子裏趕出來,似乎是要到別處去。

“葉奶奶,”崔丫頭親暱地喚了一聲,繼而問道,“幸子哥在家麼?”

“在呢在呢,小楠他們倆今天都在屋裏賴着,也沒出去,”葉奶奶笑道,“你去找他們玩兒吧,我很快就回來。”

“嗯,好!奶奶您慢點兒。”崔丫頭柔聲囑咐。

葉奶奶倒是蠻喜歡崔丫頭,覺得她禮貌又懂事,每次到家裏來都會幫忙打下手,要麼就是陪着老人家聊聊天兒,比那兩個孫子都要讓人覺得暖心。

“可能這就是女孩兒和男孩兒的差別吧……”葉奶奶微微嘆了口氣,搖着頭繼續往前走。

崔丫頭目送着葉奶奶的背影漸漸走遠,這才忙不迭跑進門去。

“幸子哥!”崔丫頭站在屋門口喊了一聲。

“誰呀?”答話的卻是葉楠,“進來說。”

崔丫頭想也沒想就衝到屋裏,一見葉楠和葉幸正懶散的趴在炕上。聽見有人進來,葉幸只擡了擡眼皮,葉楠還算活躍,一下子坐起來,有些驚訝:

“崔姐姐,原來是你呀!”

“我現在遇到麻煩了,你們得幫幫我!”崔丫頭皺着眉,一臉焦急。

“怎麼了?”葉楠瞪大眼睛好奇地問。

崔丫頭沒有急着回答葉楠,而是滿懷期待地瞅着還在眯着眼睛小憩的葉幸。葉楠注意到崔丫頭的目光,似乎意識到她是特意來找葉幸的,這纔沒好氣兒地踢了葉幸一腳:

“哥,別睡了,快起來,崔姐姐找你幫忙去呢!”

“嗯?什麼事兒?”葉幸並不情願地從炕上爬起來,迷迷糊糊問道。

崔丫頭見這兄弟倆沒精打采的樣子,也覺得奇怪:“你們這是怎麼了,昨兒晚沒睡好麼?”

被她這麼一問,葉楠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我們倆搶了一宿的被子,都沒怎麼睡,嘿嘿……”

崔丫頭一聽是這樣,頓時對這兩個人表示無話可說:“你們倆可真是……我巴不得好好睡一覺呢,都連着兩個晚上沒敢睡了!”

“啊?”葉楠一時沒反應過來,擡頭問道,“爲什麼啊?”

“唉!可別提了……”崔丫頭嘆了口氣,將這兩晚的事情說給他們兄弟倆。

“我的天吶!這麼恐怖啊?”葉楠不可置信地感嘆道,“崔姐姐,你這承受能力也是挺強的嘛!”

“我有什麼辦法,都是我的家人,主要是……現在他們對這些毫無所知,我該怎麼辦?”崔丫頭看着葉幸,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哥,你就再當一回英雄,救一次美唄!”葉楠在葉幸耳邊勸道。

“一邊兒去!”葉幸頓時變得嚴肅起來,轉而向崔丫頭問,“那你知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作怪?”

“我不知道……”崔丫頭猛然想起那一晚出門尋找崔陽的事,順便也說了出來,她思索了一會兒,推測道,“應該就是那個假崔陽,可是現在我總覺得問題還在崔陽身上!”

葉幸停頓片刻,舒了口氣:“你先別怕,晚點兒我過去看看。”

崔丫頭低下頭,小聲嘟囔着:“我……我現在……不敢一個人待在家裏了。”

葉幸無奈,稍稍一猶豫:“走,我跟你回去。”

“喂喂喂!你們帶上我啊——”葉楠跳腳非要跟着。

“你留在家裏,等奶奶回來再過來。”葉幸本不想讓葉楠參與這件事兒,但又知道如果直接態度強硬地拒絕,以葉楠的性子一定不會乖乖聽話,倒不如暫時找個藉口讓他留下,等到奶奶回來,說不定他又發現什麼好玩兒的,把這件事兒忘到腦後去了。

葉楠一想要是他和葉幸都離開,家裏沒人看着也不是辦法,只好悻悻地應了下來:“那好吧。”

葉幸隨着崔丫頭到了老崔家,一進門便隱隱覺得院子裏有些陰森,與以往不大一樣,可這光天化日又找不出什麼線索,便只能等到天色暗下來。崔丫頭開始忙着準備晚飯,還不待崔海生夫妻倆從山上回來,葉楠大步流星地進了院子。

“你怎麼來了?”葉幸皺了皺眉,有些不悅。

“哥,不是你說等奶奶回去了我就能過來的麼,你還想反悔不成?”葉楠嘟着嘴,滿臉委屈,“反正我來都來了,我就要和你們一起玩兒!”

葉幸不禁翻了個白眼:“你以爲我這是在玩兒?”

“我不管,反正我就要和你們一起斬妖除魔!維護正義!我還……”

不待葉楠慷慨激昂地演講完畢,崔海生夫妻倆便從門外走進來,一見葉幸和葉楠在,微微有些驚訝,不過還是表示歡迎他們。

總裁,玩夠沒 葉幸仔細觀察着崔海生和崔丫媽,確實除了看起來氣色不大好,並沒有其他怪異的地方,應當是如同崔丫頭揣測的那樣,問題出在崔陽的身上。

不一會兒,崔陽蹦蹦跳跳地跑進門來,還是那副天真無邪的樣子,見了葉幸和葉楠還乖巧地喊哥哥。葉幸並沒有看出崔陽有什麼不同尋常之處,而崔丫頭對這一家人都很忌憚,一直小心翼翼地。葉幸想了想,大概是有外人在,那東西不敢貿然出現,何況現在正是晚飯時間,一聲不響留在崔丫頭家裏吃飯也不太好,於是轉了轉眼珠,擡頭向崔海生夫妻倆說道:

“崔大爺,大娘,我們兄弟倆就先回去了。”

女總裁的桃運兵王 崔海生也沒在意,還客套地說道:“留下來吃飯吧。”

“不用了,奶奶在家也已經備好了。”葉幸委婉拒絕,便拉着葉楠往外走。

崔丫頭緊跟出來,一直將他們送到大門口,萬分不捨地小聲說道:“幸子哥,你別走,我害怕!”

“怕什麼,我都看過了,沒問題!”葉幸故意提高了音量,一邊說一邊使勁兒地向崔丫頭使眼色。

崔丫頭雖然不知道葉幸這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但見是他故意爲之,心中也算有了底氣,這才點點頭,假意作別:“那……你倆慢點兒走。”

纔剛送走了兄弟倆回到屋裏來,便被齊刷刷坐在炕上死盯着她的三個人嚇出一身冷汗。他們仍然是紅着眼睛咧着嘴,活像三隻餓了許久的野獸。

崔陽陰陽怪氣地笑道:“小丫頭兒,你竟然去找他,害得老子這麼久都沒敢出來!”

“你……你是誰?”崔丫頭強裝鎮定,顫抖着聲音問,“你要把我家人怎麼樣?”

葉幸走出一小段距離,突然感覺到老崔家房子裏煞氣沖天,一定是有什麼東西出來了。於是他想也不想,轉身就往老崔家跑去。葉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見着葉幸又跑回去了,便也跟上來。

不管三七二十一,兄弟倆直接衝進屋子。葉楠親眼目睹了那個不可思議的場面,瞬間呆住了——崔陽竟然一下子將崔丫頭撲倒在地,掐着她的脖子惡狠狠地笑着。而崔海生夫婦竟然就老老實實坐在炕上,眼睜睜看着崔陽傷害親姐姐。葉楠終於忍無可忍,大吼一聲:

“喂!你們瘋了嘛?”

崔陽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緩緩擡起頭來,脖子有些僵硬,咧着嘴發出“咯咯”的笑聲,他的目光正對上葉楠的眼睛,陰森森的有些滲人。葉楠下意識往後退了退,一下子撞在葉幸的身上,不由得嚇了一跳,便慌慌張張躲到葉幸背後去了。

葉幸微閉的雙眼猛然睜開,那尖銳的目光比崔陽的紅瞳還要可怕,彷彿一把利劍直戳人心,他上前一步,壓低了語氣質問:“滾不滾?”

“哇~老哥好酷哦!”葉楠在背後一臉崇拜地看着葉幸,忍不住驚呼。這是他第二次見到這樣的葉幸了,竟一點兒也不覺得害怕。

兩人對峙半晌,倏地從崔陽的身體裏竄出一抹黑色的影子,葉幸皺了皺眉,轉身追出去。崔陽卻眼前一黑,頓時失去了意識,崔海生和崔丫媽也猛然回過神來,看着倒在地上的兒女一臉茫然,記不起發生了什麼。

葉楠出於好奇,也沒有留在老崔家,見葉幸突然就跑出門,他也跟着往外跑,屋子裏只剩下這一家四口。

崔海生與崔丫媽面面相覷,繼而向崔丫頭問道:“我們……這是怎麼了?”

崔丫頭一邊將崔陽抱到炕上躺好,一邊講起了這幾天發生的怪事兒。

儘管那抹黑影行動迅速,但葉幸還是清楚地辨認出來,它就是那個被二虎子從谷底背出來的小鬼,心中不禁覺得納悶兒:它不是被神婆收了去麼,怎麼又給放出來了?然而此時來不及考慮其他,只能拼命地追趕,看他一路會逃到哪裏去。

葉楠年紀小,跑起來速度並不比葉幸慢,很快也追了上來。他看不見小鬼的存在,也不知道葉幸在追什麼,只是一股腦兒地跟着。

兄弟倆追了很久,小鬼朝着廢棄加工廠的方向去了,最終隱沒在黑暗裏。葉幸終於停下腳步。

葉楠在他背後大口喘着粗氣:“哥,我們不追了麼?” 葉幸沒有開口,只是突然一陣咳嗽,幾步踉蹌半跪倒在地上。葉楠覺得情況不妙,顧不得喘息,趕忙上前來看。只見他緊捂胸口,咬牙皺着眉頭,似乎很難受的樣子。

“哥,你……沒事兒吧?”葉楠關切地問道。

葉幸已經沒有說話的力氣,只覺得心臟跳得格外劇烈,彷彿是要從嘴裏蹦出來一樣,並且伴隨着一陣一陣抽痛,繼而渾身愈加乏力,眼前開始發黑,模模糊糊什麼也看不真切,支撐不了多久,便一頭倒在葉楠的肩膀昏睡過去。

“哥!哥?”葉楠喚了兩聲。

葉幸猛地睜開雙眼,似乎瞬間恢復了精力,他緩緩站起身來,臉上沒有表情,語氣也是冷冰冰的:“走,我們回家。”

葉楠覺得這個葉幸很陌生,但又沒有別的辦法,他可不想大晚上在這個滿是恐怖傳聞的廢棄加工廠附近逗留,於是快走幾步與葉幸一同往奶奶家去。

才一進門,葉幸便直接栽倒在炕上不省人事了。

直到第二天早晨,崔丫頭受父母之託又趕來致謝,卻還不見葉幸醒來。葉奶奶有些擔心,知道葉幸從小體弱,聽崔丫頭說起昨晚的事兒,還不是很理解,於是向葉楠問道:

“你們從崔丫頭家出來又發生了什麼?”

葉楠仔細回想一番,便將之後與葉幸一起追小鬼的事情說了出來,還順便說出了葉幸的反常之處。奶奶雖然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情況,但是目前葉幸遲遲昏睡才成了最棘手的問題,無奈之下找來村大夫,讓他看看葉幸這到底是怎麼了。

村大夫也是半斤八兩,平日裏給村民看個頭疼腦熱還是沒問題的,可是遇到大事兒便也沒了主意,苦着臉說道:“這……這不是普通感冒啊,我……我也看不出什麼毛病。”

幾個人圍着葉幸正發愁,葉幸在這時緩緩睜開眼睛。

奶奶見他醒了,趕緊湊上前來:“幸子,可有哪裏不舒服?”

葉幸環視四周,發現奶奶、葉楠、崔丫頭還有村大夫齊刷刷低頭俯視着他,立即揉了揉腦袋慢慢坐起來:“我沒事兒。”

“幸子哥,你可嚇死我了。”崔丫頭嘟着嘴小聲咕噥,看見葉幸醒了終於鬆了口氣,一直提着的心也可以放下了。

“這是怎麼回事兒啊?”奶奶關切地問,“幸子,快告訴奶奶,你做什麼了?”

葉幸沉默了一會兒,想到這件事兒怎麼也瞞不住,便說道:“我……大概是追那個小鬼太拼命了,”說着,他故作輕鬆地伸了個懶腰,“哎呀~可累死我了。”

“小鬼?”村大夫瞪着眼睛看着他,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

葉幸沒有在意他的表情,只是淡淡向崔丫頭問道:“昨晚我走之後,你家裏一切正常吧?”

“嗯,”崔丫頭點點頭,“一整夜都平安無事。”

“那還好,不過……它一定不會善罷甘休。”葉幸肯定地說道。

村大夫聽着葉幸和崔丫頭的對話,愣了半晌,突然表現得不大自然,匆忙收拾着自己的小藥箱:“這病我看不了,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

葉幸一臉迷茫地看着奶奶將村大夫送出門,一下子意識到什麼似的,透過窗子望着慌張離去的背影,問道:“他……該不會以爲我是……精神病吧?”

崔丫頭掩口“噗嗤——”一下子笑出聲來:“別說,村大夫還真以爲你說胡話呢。”

“哥,這事兒要是放到以前,我也不信啊,”葉楠在一旁調侃,“我肯定以爲你是從瘋人院跑出來的。”

葉幸向他翻了個白眼兒,也沒有理睬,回想着昨晚的事情,皺着眉頭思索道:“小鬼就是上一次崔大爺撞見的那個,可是它明明已經被神婆收去了,又是怎麼跑出來的呢?”

崔丫頭很是驚訝:“就是上次我爸出事兒……”

“沒錯,就是它!”葉幸點點頭,語氣老成,“看來……它是盯上你們這一家人了。”

“爲什麼呀?”崔丫頭低下頭,琢磨着不禁小聲問了出來。

“大概……”葉幸想了想,“是因爲你,它才得以從谷底出來,所以就找上你了。”

“可它爲什麼偏偏從我爸和崔陽身上下手,我和我媽都還好好的。”崔丫頭嘟着嘴,怎麼也想不通。

“這個……”葉幸撓撓頭,“我也不知道啊,說不定它想逐個兒下手呢。”

崔丫頭實在不願意再繼續糾結,於是咬了咬嘴脣:“哎呀不管了,可是接下來該怎麼辦?”

“那個小鬼逃到廢棄加工廠去了,看來……我們確實有必要……”葉幸的話只說了一半,害怕奶奶聽見,他便不再繼續往下說。

“啊?我們要幹什麼?”葉楠傻乎乎地上來追問。

葉幸頓了片刻,見奶奶恰好走進來,也沒有回答葉楠的問題。

名門梟寵:重生全能靈妻 崔丫頭看出葉幸的心思,趕忙轉移了話題問道:“幸子哥,你餓不餓?”

被她這麼一問,葉幸纔想起自己從昨兒晚上到現在還沒吃過一口飯,頓時覺得腹中空空,肚子早就“咕嚕嚕”在抗議了,這才堆起一臉傻笑瞅着奶奶:“奶奶,我餓了。”

葉奶奶只好嘆口氣,無奈地轉身到廚房去給葉幸準備吃的。

葉幸總想着該找個機會親自到廢棄加工廠去看看,那裏是否真的有紅衣小女孩兒?是否像自己夢中一樣可怕?這一切都還是謎。

葉楠見葉幸愣着發呆,擡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哥,你不是真傻了吧?”

葉幸一下子回過神來,趁着葉楠來不及反應,朝着他的腦袋狠狠敲了一下:“你纔是傻的!”

“哎呦~”葉楠吃痛,趕忙捂着腦袋跳到一旁,“哥,你就不能……下手輕點兒啊!”

崔丫頭在一邊看着這對兒兄弟倆,忍不住偷笑:“好啦,你們倆就是一對兒活寶!”

“誰跟他是一對兒?”葉楠嘟着嘴瞥了葉幸一眼,然後擺出一副武俠小說里正義之士痛斥假惡醜的模樣,兩手叉腰,大喊道,“幸狗賊!從今以後,楠爺我與你勢不兩立!”

崔丫頭再也忍不住,終於捧着肚子大笑起來:“哈哈哈……小楠,你這都是從哪兒學來的?哈哈哈……”

“你說什麼?”葉幸皺了皺眉,猛地從炕上竄起來。

快穿世界之我想活下去 葉楠一見便知大事不好,拔腿就跑,不料還是慢了半拍兒。葉幸動作麻利,上前一把揪住了葉楠的後衣領,緊緊攥在手裏。葉楠剛邁開步子卻又硬生生被人提了回來,於是在心中不斷地提醒自己:淡定淡定!俗話說得好,“大丈夫能屈能伸”、“識時務者爲俊傑”,我不能跟他硬來。

“你**敢不敢把剛纔的話再說一遍?”葉幸佯裝生氣,咬着牙,從牙縫兒裏擠出一句話來問道。

葉楠連連求饒:“哥,我錯了,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饒了我這次吧,我保證不會有下次了,哥……你是大爺,我是狗賊,我真不敢了,哥。”

崔丫頭眼巴巴看着這場鬧劇,還是忍不住想笑。

直到葉奶奶端着一碗熱氣騰騰的餃子走進來,見着兄弟倆還在撕扯,連忙制止:“快別鬧了,幸子,好好吃飯。”

葉幸轉頭看了一眼奶奶剛放在桌上的餃子,這纔不輕不重地在葉楠的屁股上踢了一腳:“看在餃子的份兒上,我就暫時饒了你。”

“是是是,您說什麼都對,小的知錯了。”葉楠點頭如小雞啄米一般。葉幸纔剛鬆手,他便一溜煙兒沒了蹤影,一邊跑着,還用好漢歌的調子唱道,“該認慫時就認慫啊~瘋瘋癲癲闖九州啊~”

“唉……”葉奶奶搖頭嘆息,對這兩個孫子也是哭笑不得。

“葉奶奶,您就讓他們玩兒嘛,反正他們倆又不會真打起來。”崔丫頭從旁勸說。

葉奶奶只笑呵呵地看着葉幸吃得狼吞虎嚥,也說不出什麼原因,同樣是孫子,葉奶奶卻對他格外偏愛,許是因爲葉幸從小體弱,葉奶奶習慣性的多給他一些關心,她若是得知葉幸想要到廢棄加工廠去,肯定是說什麼也不會同意。

崔丫頭知道葉奶奶最是心疼葉幸,在她面前也不敢提關於加工廠的事兒,可是葉奶奶心裏卻還惦記着:

“對了,幸子,以後你可不許再去追什麼小鬼大鬼的!”

葉幸倒像是沒事兒人一樣:“哦,就是個小屁孩兒,總到崔丫頭家去搗鬼,我昨天想把它抓住好好教訓一番,誰知道它跑得那麼快。”

“是啊,他之前還欺負崔陽呢,”崔丫頭一臉委屈,“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才找幸子哥幫忙的。”

葉奶奶也沒有多想,像是隨口一問:“是誰家的孩子這麼調皮?”

“我也不知道,沒來得及問,反正嚇唬嚇唬它就跑了。”葉幸隨意搪塞道。

“葉奶奶,您就別費心了,現在它都不敢去我家了呢,我這不是特意來看看幸子哥嘛!”崔丫頭擔心葉奶奶不允許葉幸繼續管這件事兒,趕忙討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