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玄化三人在對望一眼之後,也是尾隨著雲升迅速掠去。

這一向外飛掠,雲升的神念就一直大範圍的掃動著。

很快就掠過了tw島北部,很直接的就衝出了所謂的第一島鏈。

很快。在雲升他們的左手邊,雲升的神念里有了新的發現。

在tw島北部的一個小島上,雲升的神念里發現了大量的地下設施。

裡面堆滿了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現代武器和炮彈,雲升暗暗的記下了這個地方。

在另一個小島上,雲升還發現了好些個身具特殊能量的傢伙。

想來,這些人不是rb本地的修鍊者。那就一定是外國修鍊者了。

此時,雲升的心裡出現了一個很瘋狂的想法,那就是找上這些身具特殊能量的人,在和他們交手的過程中強奪他們辛苦修鍊得來的能量。

經過和黑暗議會那兩個高手的交手,雲升獲得了很大的好處,再加上虛鶴的錦上添花之舉,雲升一舉就將修為穩定在煉精化氣中階上。

嘗到了甜頭的他,一時間就不想收手了,這畢竟是一舉多得的事情嘛。

幾個人在雲升的胡思亂想中。很快的就掠過龍三角的南部,深入了太平洋中。

此時在大家目力所及的範圍里,都是藍黑一片,畢竟還是晚上,眼睛也看不遠。

虛野停了下來,等雲升靠近后說道:「就這裡吧,這裡還算寬廣。」

「在哪裡都一樣,只要不擾民就行了。」雲升很隨意的說道。

虛野說道「那來吧。我可以開始了。」

雲升雙手一背,微笑著說道:「還是前輩先請吧。」

虛野點了點頭后說道:「年輕人。貧道很佩服你的氣度,無論輸贏,我承諾,我今天都不會要你的命。」

雲升微微抱拳道:「多謝前輩仁義之舉,請吧。」

如今已經是煉精化氣中階、戴上了亂天指和擎天臂的雲升,一時間豪氣勃發。

虛野雙眼微眯的同時。雙掌齊動,在轉眼間,不下十道玉清仙光帶著凄厲的嘯聲砸向雲升。

原本很平靜的海面,也在仙光掠過的同時向兩邊排開了去,形成一個深深地凹槽。

憑空而現的一蓬蓬水霧。橫亘在雲升和虛野之間。

直到虛野發動攻擊,後面的幾人才在視線里出現,同時他們也停下了前進的腳步。

雲升神念里那急速掠近的十多道太清仙光帶著微微的青玉之色,不耀眼,也不黯淡。

給人的感覺就是好像虛野給雲升拋了幾塊上好的玉石過去。

遠處,玄化他們也在緊張的注視著,想看看雲升是如何應對這麼犀利的攻擊。

要知道,這可是真正的鍊氣化神高手的正面攻擊啊。

此時雲升的體內,太玄梅花劍勢心法全力運轉,右手劍指快逾閃電點出。

五道散著淡淡金色的劍形勁氣也在幾乎是同一瞬間掠向急速掠來的玉清仙光。

幾乎與此同時,雲升的左手劍指也疾點而出,也是五道淡金色的勁氣疾掠而出。

緊接著,雲升的身周憑空出現一道淡淡的黃色霧氣,並飛速的變得凝厚。

雲升也知道這個厚土防禦對於虛野的攻擊來說,是要薄弱了些,不過,有比沒有好吧。

神龍鼎也在此時長大了不少,在體內護住雲升的關鍵部位。

下一刻,雲升的十道劍勁撞上了虛野發出來的其中十道仙光。

一陣刺耳的呲呲聲之後,轟的一聲巨響傳了過來。

緊接著,在雲升和虛鶴的中間的凹槽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下一刻,巨大的海浪向四面八方撲了出去。

雲升他們本就距離海面不遠,那巨大的海浪,一時間將兩人都淹沒了。

也是在這同時,雲升估計,起碼有四道沒有被攔截到的仙光撞在了他的厚土防禦上。

緊接著就是那十道能量已經被消耗了不少的仙光,也先後撞了上來。

到此時,雲升的厚土防禦在頃刻間被瓦解。

十四道強弱不一的玉清仙光直接撞在了雲升的身上。

原本運轉如飛的心法,也在這一刻一滯,好在下一刻就迅速的恢復了運轉。

就是這麼一滯,沒能及時的帶走那透體而入的仙光,雲升的多條經脈被傷害。

好在這些傷害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

隨著心法的如風般運轉,受損的經脈也神奇的得到了修復。

雖然不可能在瞬間就得到恢復,但這已經是奇迹了。

雲升所處的位置也在仙光攻擊和海浪的雙重作用下,向後漂移了一段距離。

不過,神念里,虛野的位置一直沒怎麼動彈。

雖然受了些傷害,雲升得到的好處還是很多的。

那丹田裡原本好有些許霧氣在二十五個小水珠旁飄逸,經過這一下強制性的擠壓,二十五個神光湛然、五光十色的小水珠已然將雲升的修為穩定在煉精化氣中階的巔峰狀態。

玄化他們的神念里,雲升和虛野所在的地方就是一團漿糊,他們什麼也看不見。

他們也知道雲升和虛野的戰鬥會很激烈,可這才一開頭,就讓他們的神念都探不進去,卻是他們所沒有想到的。(未完待續……) 好一陣之後,海面再次變得風平浪靜,雲升和虛野靜靜的對峙著。

彼此都從眼神里看到了慎重,原本還在虛野身邊的虛鶴也被虛野放開,讓他走遠些。

剛剛那一下對碰,把虛鶴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在他的心裡,現在是徹底的怕了雲升了。

他現在認為,雲升和他交手的時候壓根兒就沒動真功夫。

因為他師兄的實力他是知道的,虛野要比他早近百年進入鍊氣化神階段,雖然還沒能真正踏足化神中階。

但是,在初階里,那也是算得上是巔峰強者了。

如今虛野全力以赴的攻擊,居然被雲升給硬接了下來,現在看來,雲升還神完氣足的完好無損。

由此可見雲升的實力,確實不是他虛鶴可以了解的了。

雲升看著滿眼凝重的虛野一抱拳道:「前輩,咱們繼續吧,你就不要顧及小可的死活,放開手腳攻擊吧。」

「好!」

虛鶴大喝一聲之後,手上手決在一瞬間完成,一道亮麗的紫芒脫手而去。

緊接著遠空轟隆隆的雷聲鋪天蓋地而來,一如流星雨般的紫色閃電也直奔雲升所在的海面砸來。

在遠處時尚看不出什麼一樣,靠近之後才發現,那一道道的紫色電芒上還另有淡紫色的小電弧在吱吱的跳躍著。

到了此時,虛野才大喝一聲:「紫宵神雷!」

雲升不由得在心裡大罵虛野這傢伙奸詐。

那虛鶴在一旁也是看的意動神馳,這紫宵神雷可是玉清神雷的升級版,其威力要高上好幾個檔次。

這可以說是虛野幾百年來拚命修鍊的終極動力,只有到了虛野這個實力之後,才有資格修鍊這個雷法。

本來虛鶴只要穩定了境界,就可以修鍊了。

可惜他走錯了路了。惹上雲升這個變態,不僅沒能穩住境界,還直接掉落了一個境界。

要不是雲升可憐他,他現在怕是已經魂飛魄散,落得個轉世投胎的機會都沒有的下場了吧。

看著那漸行漸近的紫宵神雷,雲升心裡有了計較。

就見他猛的自腳下長劍上一躍而起。神念閃動間,長劍就到了手上。

體內太玄梅花劍勢心法迅猛的運轉開來,長劍斜指夜空。

長劍輕顫間,五道淡紅色,帶著炙熱氣息的劍形勁氣正對著紫宵神雷砸來的方向飛射而去。

緊接著,猛的一挽劍花,長劍再次顫抖間,五道淡青色的劍形勁氣,緊隨著前面五道勁氣也激射而去。

就這樣。在他落向海面的短短時間裡,接連發出了四波勁氣。

在掉入大海之前,將長劍再次放到了腳下。

雲升這次發出的攻擊,雖然是在空中沒借力的地方,可發出的攻擊,依舊是雲升出道以來最強勁的。

下一個瞬間,兩伙攻擊對撞在一起。

剎那間,爆裂的轟隆聲怕是聲傳百餘里開外了吧。

對撞時產生的震蕩波紋宛如實體。緩緩的向外推去。

五光十色的光芒耀花了在場每一個人的眼。

將這一片海域照的好像白天一樣,一如滿空的煙花在不住的綻放。只是沒有那濃濃的煙霧散出。

遠處的玄化、渡真和宏德老早就大張著嘴說不出話來了。

特別是宏德和渡真,心裡說要多彆扭就有多彆扭。

他們耀武揚威的以前輩自居,還要和雲升動手一決生死。

現在看來,他們的做法就是在找死,說他們是在死亡線上走了一遭,那也不為過。

遠空的每一次爆炸。都會令他們的心尖兒好一陣顫抖。

即使是虛鶴已經看破了很多東西,也是沒來由的一陣后怕,要是雲升一開始就拿出這雷霆手段,他已經老早就去地府報到了吧。

他不由得再次為自己的莽撞汗顏。

雲升的攔截很有成效,但還是有漏網之魚。

有三道紫宵神雷穿過層層疊疊的爆炸餘波。迅若奔雷般的直撲雲升而來。

所謂土生金,雷本生就和金是近親關係。

所以雲升很乾脆的直接運轉起後天武道階段時練就的絕技——銅澆鐵鑄。

就見背負雙手的雲升的身周環繞著一圈淡淡的橘紅色霧氣,隨著時間的推移,還在快速的凝厚著。

幾個轉瞬之後,隨著三道密集的咔嚓聲之後,雲升的銅澆鐵鑄被迅速的破除。

好在還是有那麼一些效果。

雲升還沒來得及檢查戰果,那三道稍顯黯淡的紫宵神雷就轟在了雲升的身上。

「啊」

一聲痛苦的大喊在這遼闊的海面上傳盪開去。

幾乎是在同時,雲升的衣褲在一瞬間化為了飛灰,飄飄洒洒的掉進了大海。

嗡嗡的聲音還迴響在雲升的耳伴,原本飄逸的齊耳短髮,此時都刺蝟般的直立著。

細看的話,發梢上都有細微的淡紫色電芒在吱吱吱的跳動著。

此時的雲升渾身上下都包裹在淡紫色的電芒中,整個人幾乎都陷入了麻痹中。

雖然體內元氣也在條件反射似的運轉著,可那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好在雲升的神魂不是紫宵神雷可以接觸到的,要不然,這下他還真是麻煩了。

不遠處的虛空中,兩道高大的人影在交談:「師兄,他現在的情況已經很危急了,我們要不要出手啊?」

「雷因,你不要忘了師傅的交代,不到生死一線之際,我們絕對不能出手。」

那被叫做師兄的自然就是雷印了。

「沒想到啊,我們隱仙劍派的鎮門劍訣居然這麼厲害,早知道我就選修這個劍決了。學這個雷訣也實在是太辛苦了些。」雷因在一旁一邊注意著雲升的情況,一邊小聲的嘀咕著。

本來,在雲升那強橫的神念之下,憑他們那鍊氣化神後期的實力是隱蔽不住的。

好在他們身上都有輔助隱身的寶貝,這才一直瞞過雲升的神念,緊緊的跟在雲升的身後,而讓雲升一無所覺。

而此時的雲升,狀況雖然不是很糟糕,可情況也不樂觀。

他渾身的細胞都處在紫宵神雷的煎熬之下,好像處在注滿麻藥的沸水中一樣。

那種既麻癢,又疼痛的感覺讓人很不得勁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