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看著腳底下的山峰在急速的倒退,陳軒的身體像是一顆流星,滑向了天際,最後消失在了戰界之中。

不過陳軒此時的容貌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到了天人境,早已經能觸摸到了天道,再出來的時候陳軒再次計算了一下自己的命運,確實發現了自己的命運有一絲天機在干擾自己,隨後就感覺有股附骨之疽一直纏著自己,看來就是南卓宗的陰陽鏡的關係了。

瑤光城,還是一副十分繁華的景象,不過要比二十年前更加的繁華,這裡的武者的數量也是增加了好幾倍,這些年隨著整體的實力提高,此時不管是中州,南域,西涼、北域,東荒,此時都已經連接在了一起。

此時的中州當然也是最擁擠的地方,四周的武者都想進入這裡,一些蠻荒族的強者居然也出現在了中州,而且還有化形的妖獸出現在了大街之上。

一名身穿玄衫的青年走在了街道之上,也感受到了這裡帶來的變化,不過此時這青年好像沒有在這裡長期逗留的意思,隨後身體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南卓宗!

此時發生了巨大的震蕩,因為一個陌生的年輕人居然獨自一人連闖南卓宗的三道關卡,所有擋住這名青年的人全部都被廢除了修為。

但是這件事情也在一個時辰之內,傳遍了整個的中州,無數的門派還有大宗門都震驚了,一些大家族還有大門派不少人都朝南卓宗的方向趕去,誰都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堂堂的中州三大頂級勢力之一,居然敢有人一人闖上去,這是找死的行徑。

一股股的黑色魔氣在南卓宗的上空出現了,只見魔氣滾滾,魔氣所過之處,所有人都被魔氣所侵蝕。

「咚!」

一個人的一往情深 南卓宗響起了緊急的鐘聲,那些閉死關的一些長老都從閉關之中清醒了過來,一個個的人影開始投射了出來。

卻看到了一名青年傲立在南卓宗的一個山峰之上,四周前來的南卓的弟子,基本都被這個青年給廢除了修為,此時已經成為了一個凡人。

「你是何人,為什麼要強闖我們南卓宗。」

這時候一名天靈八重的長老,飛到空中,朝陳軒怒吼道。

「我是誰難道你們不知道嗎?要不是你們,我能會遭到所有人的追殺嗎?要不是你們,我能在魔界呆了二十年嗎?遭受了非人一般痛苦,這一切都是你們造成的。」

這名青年厲聲道。

這二十年來,陳軒隨時都會被紫魂給煉化,要不是陳軒的意志力堅定,加上沒有了心魔,此時的陳軒早就被紫魂給附體了,從此就是一個邪魔,但是現在出來了,陳軒當然不會放過對方。

一股股的魔氣從他的身體之中飈射了出來,隨後無盡的散發了出去。

「你是陳軒,你居然沒死。」

這名老者大吃一驚,不可思議的看著陳軒,帶著震驚的語氣說道。

「叫你們宗主出來,我不跟你們為難,不然休怪我大開殺戒。」

陳軒此時站在山峰之上像是一個惡魔一般,全身釋放的都是魔氣。

「放肆,南卓宗其實你放肆的地方,今天我們就讓你再死一次。」

這時候大量的人群開始朝這邊聚集,天靈八重的強者出現了五六十人,過人是大門派的底蘊,非常的渾厚,但是這些陳軒都沒有放在眼裡,此時到了天人境,陳軒感覺就算是天,自己也能將之打穿。

「布陣,我們將他困死,我倒要看看他還能怎麼猖狂。」

隨即這些長老還有一些強大的弟子組成了一個包圍圈,一道道的法則力量無盡的朝陳軒襲擊了過來,一道天幕從天而降,站在山峰之上的陳軒,感覺整個的山峰都開始在下降,被這道天幕給鎮壓了下去。

「哼,你也為你們人多,我就不能奈何與你們了,既然你們不知悔改,我就大開殺戒了。」

陳軒說完,全身的魔氣冒出了紫色的顏色,隨即一個個的虛影出現了,接著陳軒的身體一道閃射,隨即手中的邪魅出現,一道璀璨的光芒閃爍,劃過了天際,沖向了朝自己撲過來的天幕。

「破天斬!」

一聲狂嘯,陳軒氣沉丹田,隨即一聲厲嘯隨之而出,巨大的聲波散發了出去,組成陣法的幾十人感覺自己的神魂都是一陣不穩,陳軒的靈魂威壓居然如此的強大。

這道天幕很快就被陳軒的一刀凌空斬下,出現了一道缺口,接著那些散發的魔氣立即散發了出去,開始了無盡的肆虐。 無數的武者都湧進了南卓宗的方向,但是都看到了陳軒出刀的那一刻,這些人感覺心靈上都出現了極度的震撼,無法體驗到這一刀帶來的震撼之感。

彷彿絕殺一刀,也像是斬開了大道的束縛,從此以後翱翔九天,衝破了天地枷鎖,從此一飛衝天。

朝陳軒圍攻的五六十人居然抵擋不了陳軒的這一刀,這一刀像是來自夕陽的餘暉,散發著璀璨般的光芒,瞬間就摧毀了幾十人的聯合一擊。

「蹦!」

五六十人都被震飛了出去,陳軒大手一揮,頓時一些人都被陳軒給抓了起來,隨後陳軒給送進了吞天爐之中,此時的吞天爐需要大量的法則之力,不然很難晉陞到乾坤變。

看著一個個人影消失,彙集到南卓宗的人都感覺到了不可思議,但是誰也沒有出手阻止的意思,因為此時的陳軒就是一尊殺神,死去了理智的殺神,全身散發的都是殺氣跟衝天的魔氣。

看著人影逐漸的消失,那些天靈五重以下的弟子,此時都急速的後退,不敢在近前,因為陳軒釋放的壓力太大了,進入方圓千米之內,隨時都能被這股魔氣給侵蝕掉。

而就在這時候,幾股強大的氣息席捲而來,頓時造成了空間強烈的震蕩,南卓宗的最強大的武者出現了。

站在山峰之上的陳軒,雙眼一眯,看著朝自己急速飛來的數十人,居然最低的都是天人境,果然是南卓宗的頂級實力之一,天人境的牽著居然出現了七八個之多。

「魔頭,趕緊住手!」

看著陳軒一個個將這些人收進自己的身體之中,一名太上長老帶著激憤的語氣朝陳軒怒吼道。

看到有人在此過來,陳軒也收回了自己的手勢,沒有再次收取,但是也收取了一半之多,這些人的法則也足夠陳軒消化一段時間了。

隨即八人出現在了陳軒的面前,其中一名四十左右的男子手持一柄長槍,而且長槍之上散發著滾滾仙氣。

「仙器!」

陳軒一陣驚呼,對方的手中居然拿著是仙器,這可是相當於天仙的存在啊,陳軒也是一陣震驚,但是隨即覺得不對,真正的仙器應該散發著強大的仙之法則,可是這柄長槍之上還有普通的法則力量在運轉。

「半仙器,居然是半仙器。」

陳軒暗道,心中也大定,要是真的是仙器,陳軒也只有逃跑的份了。

「陳軒,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一直以為你只是一個小跳蚤而已,一直沒有在意,卻沒有想到你在魔界居然能生存下來,還將魔界給煉化了,實力一飛衝天,既然都說你是應劫之人,而且你又送上門來,看來這一切都是天意,你殺死了我們這麼多的弟子長老,也證明你就是一個魔頭,今天我南卓宗就要剷除妖魔,除魔衛道。」

這個手持長槍大男子大義凌然說道,手中的長槍發出了刺目的光芒。

而這時候還有幾個強大的實力也朝這邊趕了過來,上一閣的閣主居然也趕到了這裡,赤星派的宗主也抵達到了這裡,但是都是藏在了空間之中,陳軒的神魂在就覆蓋了千萬里,任何的一個塵埃也逃不出陳軒的神魂。

「那我還要多謝宋宗主沒有看得起我,不然我陳軒早就死在了你們的手中。」

陳軒帶著譏諷的語氣說道。

南卓宗的宗主宋青松臉色鐵青,沒有想到二十年的時間一個自己一巴掌就能扇死一大片的螻蟻,現在站在自己的面前跟自己叫板。

「不過你犯了一個重大的錯誤,其實你應該遠離此地的,但是你沒有離開,卻再次主動找上門來,這個錯誤將會讓你今天葬送在這裡。」

宋青鬆手中的才長槍指著陳軒道。

「既然來了,我就沒有打算安全的離開,放心,我陳軒並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想要殺我的人,我當然以其人之道還回去,但是對我有恩的人,我也會感激不盡,既然你們想要殺我,我也要殺了你們,廢話少說,你們是一起出手,還是單打獨鬥。」

陳軒懶得跟他們廢話,身上的戰意散發了出來,一個個的惡魔出現在了陳軒的身邊。

「對付你,還不需要聯手,我一人就能收拾下來,請宗主批准,我下去收拾這個狂妄的小子。」

這時候一名老者朝手持長槍的這名男子說道。

「好,呂長老小心,這個小子有點邪門。」

宋青松囑咐了一番。

其實他們何嘗不想一起聯手將陳軒拿下,不過此時大量的武者都出現在了這裡,要是對付一個後生晚輩都要這些老古董聯手,就算戰勝,以後南卓宗的名聲也是跌落不少,不過此時出手的也是活了萬年的老古董,雖然境界跟陳軒相差無幾,但是他身上的法則的力量要比陳軒精鍊的多。

陳軒看到對方一人出手,心中也是一喜,要是這些人真的聯合在一起,自己想要一人對付可能還真的很難,特別是對方還有半仙器這個東西,更加的讓陳軒感到忌憚。

不過真的要聯手,陳軒也不會懼怕,此時陳軒已經將開元之拳修鍊到了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境界,這才是陳軒的底牌,一拳擊出,隨即都能毀去半個位面,但是不到萬不得已,陳軒也不會那麼去做。

「小子,放下你的武器,束手投降,我們還能考慮網開一面,廢掉你的修為,從此做一個廢人,但是一旦出手就沒有任何的機會了。」

這名老者長著滿嘴的白鬍子,手持一柄佛塵,佛塵上面的每一根銀絲都散發著空間波動,居然這病佛塵是一柄頂級的道器,已經生成了自己的空間法則。

手中的佛塵一個掃射,就朝陳軒飛射了過來,感覺對方的佛塵之上散發著萬丈毫光,隨後無數的金針朝陳軒的身體激射了過來。

校園那些事 看到對方出手,陳軒的身體也是一動,隨後手中的邪魅連番變動,隨即一道道的光芒也是閃爍不息,接著這些金針在半空就被陳軒釋放出的光芒給攔截了下來。

「叮叮噹噹!」

這些金針都被擊落了下來,化為了法則力量再次消失在了空間之中,兩人簡單的一番較量,誰也不分勝負,不知道誰強誰若,但是陳軒知道,自己要是出手,一招就能秒殺對方。

對方看到陳軒輕鬆的將自己的萬佛塵忙輕易的破解掉了,沒有感覺到絲毫的驚訝,隨即手中的佛塵再次一個繚繞,隨後畫出了一道道的圓圈,這些圓圈越來越多,最後這些圓圈慢慢的朝陳軒飛了過去,每一個圓圈的裡面都帶著萬道刺芒。

「佛塵萬里動!」

這名老者一聲怒嘯,隨後佛塵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天空之上全部都是被佛塵給鋪滿了,隨著對方的怒吼,陳軒看著千萬個圓圈朝自己飛了過來。

這些圓圈慢慢的出現了強大的吸力,一股股的吸力出現,隨即陳軒感覺自己站立的地方一些山石還有空間都急速的朝對方這些圓圈裡面飛了過去。

「定!」

陳軒將自己的身體定住了在原地,隨後邪魅也是一撩,再次劃出了一道弧線,凌空斬下,殺氣頓現,一股濃郁的修羅煞氣瀰漫開來,混在在魔氣一起,形成了緋紅之色,像是一抹紅酒灑在了空間之上。

「奧義斬!」

一聲厲喝,接著看到一束光芒瞬間凝聚而成,剎那之間就摧毀了一切的阻礙物,走在前面的圓圈隨之出現了破裂,裡面的寒芒再次飈射出來,居然是連環攻擊,這些寒芒再次組成了一個光圈,朝陳軒蓋壓了過來。

但是站立虛空的陳軒雙目陰冷,好像早就知道了對方有此一出,隨著對方的變化,陳軒的奧義斬也是一個變化,化成了漫天星辰,遮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壓淹沒了所有的圓圈,寒芒消失不見了,兩人的身影也被淹沒在了無數的星辰之中。 漫天之中被無盡的星辰遮蓋住了,就連神識都不能進入其中,只能看著星辰慢慢的散落,隨後褪去。

數十個呼吸的時間過去了,四周慢慢的恢復到了平靜,但是此時所有人的心情卻平靜不下來了,因為站在虛空之上的這名白鬍子的老者雙目圓睜,看著一刀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隨後感覺全身的法則力量在急速的消失。

在眾人的面前,看著白鬍子的老者只留下了一張人皮,從空中落了下來。

「呂長老……」

一名老者這時候沖了上來,收起了已經落下的這張人皮,眼神之中出現了無盡的憤怒之感,沒有想到一招之內,陳軒就殺死了一名太上長老。

手持長槍的男子眼神之中出現了衝天的殺意,長槍之上散發法則之力攪動這四周空間一陣劇烈的抖動。

隨即這名男子帶著陰厲的眼神朝陳軒走了過來,每一步的踏出,都是帶著焚盡四野的怒火,放佛能將天地都能點燃。

「小子,你果然是一個魔頭,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宋青松沒有再說什麼,只有殺機,已經把陳軒當成了一個對手,一個生死之上的對手。

「彼此彼此!」

陳軒冷笑了兩聲,隨後全身也是凝神備戰,對方傳來的氣息非常的強大,不由不讓陳軒不注重起來。

沒有過多的語言了,四目相撞,造成了急速的轟擊,一道漣漪誕生,隨之四散而出,濺起了一陣浪花。

「旋風槍,靈魂出竅!」

南卓宗的宗主宋青松出手了,在無數雙的眼神底下出手了,隨之而來山峰斷裂,河水斷流,大地震蕩,強大的一槍穿透了空間,法則的力量已經鎖不住對方如此兇殘的一槍。

天動,靈動,氣動,舞動,每一次的震動,都能掀起無數武者的心,這是絕世一槍,包含著大道,包含著哲理,也包含著宋青松一生的榮耀跟光芒,天地之中彷彿只剩下之一槍了,將所有的東西都全部拋擲在外。

看到對方的長槍掀起了仙之法則,一股萬馬策騰的震撼之感傳到了陳軒的心房,排山倒海的力量摧毀這一切的阻擋物。

強,無比的強大。

看著這一槍朝著自己飛來,猶如一道天外之光,陳軒動了,完全是消失在了原地,看似動了,其實誰也沒有看到陳軒動了,只是在這一霎那的時間之中,彷彿天地都變了。

一切都是那麼蕭條,秋風瑟瑟,帶著陣陣寒意,一隻拳頭突然出現在了空中,像是憑空出現一般,也像是天空之中一直存在這這一個拳頭。

「開元之拳!」

帶著含有靈魂之力的拳頭,從無盡的虛空之中出現了,帶著一股聖威,彷彿是來自遠古的大聖,含帶著無上之榮威,造就了無數人心靈上的衝擊,此時的四周來到了遠古洪荒,天地恢復到了以前的狀態。

長槍落下,散發刺目的光芒,一道道的螺旋出現了,朝虛空之上出現的拳頭撞擊了過去,但是此時天地已經紊亂,感覺整個的南卓宗隨時都能被這股力量淹沒在煙海之中。

仙元力果然強大,四周法則的力量居然在被對方吸收,隨後再次注入到了長槍之中,注入的力量越到,攻擊的量也則越大。

長槍化為了一道火龍,散發著熾熱的光芒,將整個的高空都點燃了,空間在急驟的燃燒,而拳頭絲毫沒有動搖之意,還是在遙遠的空中飄忽了過來。

虛空之中的陳軒感覺自己的身體受到了急速的壓迫之感,這是對方半仙器帶來的壓迫,仙器之上散發的仙威非常的強大,甚至能鎮壓住一些天人境的強者。

拳頭落下,接著震天之鳴隨之出現,一道道的洪水出現了,這是法則凝聚而成的洪水,天地塌陷,一個漆黑的洞口出現了,將整個的南卓宗帶入到了一個黑暗的世界,那些站在黑洞周圍的人,頓時感到全身一緊,隨後被這個巨大的黑洞給吸收了進去,不知道被送往了什麼地方。

「蹦!」

隨著震蕩的出現,陳軒感覺自己的身上散發著熾熱的光芒,一種被灼傷的感覺,對方的長槍應該屬於一柄火仙器,散發著無盡的仙火,開始鍛造陳軒的軀體。

拳頭之上覆蓋的法則之力,開始反向的擊退了出去,一道道的火焰被陳軒的拳頭給反擊了回去,長槍的影子再次出現,漂浮在了空中,拳頭依舊,還是散發著一道洪荒之意。

茹夢令 黑洞遲遲不肯癒合,四周的山峰隨之消失不見了,被這黑洞傳來的吸力給吸收了進去,房屋不見了,也被黑洞吸收了進去了,此時的南卓宗一片狼藉,天空被打穿,這樣造成的毀滅性的傷害,嚴重的傷害到了中州的規則。

剛才的一次撞擊之後,拳頭再次凌空壓下,居然化拳為掌,朝著散發著濃鬱火焰的長槍抓了過去,這個瘋狂的舉動,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一陣驚呼。

這個小子瘋了嗎?居然要奪取半仙器,就算不是真正的仙器,但是上面確實有仙之法則啊,饒是一絲的仙之法則,也是普通的法則千百倍。

宋青松看到自己的一槍未能擊殺陳軒,也是眼神一冷,操控長槍一個迴旋,再次燃起了熊熊烈火,朝陳軒再次急速的飛射了過去。

雙手掐出了各種手印,隨著身體的急速穿梭,宋青松居然也是應了上去,想要跟陳軒肉搏之戰。

「哼!」

看到了對方做出了這樣的動作,在虛空之中的陳軒一聲冷哼,隨即一個大膽的想法再次出現了,對方的實力唯一能威脅自己的就是這桿長槍,一旦自己收取了,到時候南卓宗再也不能有任何威脅道自己的地方了。

「幻影九變,歸一變!」

站立虛空的陳軒突然出現了十個人影,但是隨後十個人影再次回到了陳軒的身體之中,而這時候陳軒感覺自己的實力突然之間提升了十倍有餘,一股強大的衝擊力瞬間就要將陳軒的身體給撐爆開來。

「吼!」

站立虛空的陳軒一聲怒吼,隨即無邊的魔氣出現了,彷彿一尊遠古魔神的到來。

急速遊走的宋青松感覺不好,對方的實力為什麼在短暫的時刻增加了這麼多倍,頓時感到了一股危機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