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袁沛柔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感覺,但這種感覺,讓她很不安,很害怕,甚至,就連身體都輕微的有些顫抖。

感覺到異樣,關明醒來,奇怪的看著袁沛柔,柔聲問道:「小柔,怎麼了!」

你與春風皆過客 「沒事,只是有些冷罷了!」袁沛柔回道,並沒有將異樣表現出來,因為她真的很害怕,而且這只是突如起來的感覺而已。

「看來我得抱緊你一些!」關明笑著摟緊了身邊的佳人,接著又柔聲道:「小柔,放心的睡吧,一切都有關大哥在,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恩!」袁沛柔輕聲呢喃,似乎是感覺到關明的溫暖,她身子不在顫抖,漸漸的進入睡睡當中。

次日,夜色退散,地宮中一片明亮,通道中還遊走的怪物明顯小了許多,而且那種壓抑的感覺已經不在強烈。

進入地宮的武者都有準備乾糧,簡單的填飽肚子之後,又繼續開始的尋寶之路。

不得不說,在寶貝的誘惑下,可以讓人忘記身心的疲憊,也能讓人忘記身死的去戰鬥,搶奪,當然,這也使人性無自覺的轉變著。

就連本人,都沒怎麼察覺。

為了寶貝,所有人都紅了眼,而且眾人都心裡認為,這些寶貝,其實就是開胃菜罷了,地宮當中,還有一件一直沒有找到的秘寶。

幾乎所有人都這麼認為。

當日海邊的異象,也讓這些武者認為就是這件秘寶引起的。

關明和袁沛柔也已經醒來,相比之下,兩人的早餐就要豐盛許多,關明的龍戒中儲存了各種各樣的食材,小甲也終於能進入石室。

兩人一蛇填飽肚子之後,就準備出發,關明必須將小陣法全部布置完成。

小甲是個大胃王,關明做的那點早餐可不夠它填肚子的,所以一路所遇的怪物可都遭了秧,都被他吞入了腹中,竟然還不影響他的消化。

這樣的胃,就連關明都有些羨慕。

但也就僅此而已,真要關明去吃這些只是骷髏的怪物,想著關明就已經打了一個冷戰。

這tm是能吃的嗎?

估計也就只有小甲這個奇葩,不過,本來就不能用正常目光來看待小甲,誰讓它本就是妖獸呢?

將前方的怪物料理乾淨,關明繼續開始著手布置小陣法。

之前已經布置了那麼多個,現在關明越加的熟練,布置起來需要的時間也減小了許多,但關明卻是憂心忡忡,進入地宮已經一天一夜的時間,神秘人卻始終沒有現身過。

雖然晚上怪物的實力會增強,但因為陰陽,白天怪物的實力就會削弱,目前位置,輔助煉屍大陣已經被破壞了五個,神秘人不可能沒有察覺。

而且到白天,怪物根本不是已經聯合起來的武者對手,大量的被清楚,神秘人竟然還能沉得住氣,他究竟是哪裡來的底氣。

本來關明還擔心神秘人會去阻止自己分配的十組人破壞輔助煉屍大陣,這樣的話,不論是哪一組遇上,都將是空前的危險。

但現在看來,關明的擔心明顯多餘了,神秘人根本就不會去阻止破壞輔助煉屍大陣的眾人。

「師父,按道理來說,輔助煉屍大陣被破壞之後,煉屍大陣的主陣就會被大幅度的削弱,神秘人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可是為什麼現在他還能如此鎮定?」關明在意識中詢問谷瑾萱。

這次進入地宮之後,谷瑾萱除了偶爾指出關明在布置小陣法時出現的錯誤,就很少說話,這可一點都不符合谷瑾萱的性格。

關明問出自己的疑問之後,谷瑾萱也是過去兩分鐘才給出回答,她的回答,讓關明大吃一驚。

「小關子,進入地宮之後,我就一直在感受地宮中的變化,我們初次進入地宮的時候,地宮中並沒有什麼寶貝,但卻一下子出現那麼多,而且隨便一件,都能夠引起一番爭奪,更有不少武者喪命,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這是神秘人用來削弱武者力量的手段。」

頓了頓,谷瑾萱又繼續道:「可是昨晚我知道我錯了,而且錯得很徹底,人在沒死之前,生機會漸漸的消散,形成一股猩紅之氣,而這些猩紅之氣,都在朝著一個方向匯聚!」

「難怪,我就覺得奇怪,已經有不少武者喪命,但地宮竟然還如此平靜,甚至感覺不出來什麼死氣或是猩紅之氣。」關明喃喃道。

此刻他也發現,自己遺漏了很重要的事情。

「師父,武者死後形成的猩紅之氣,應該都是朝著煉屍大陣的主陣法匯聚吧?」關明繼續問道。

「沒錯。」谷瑾萱回答。

「可神秘人收集這些猩紅之氣做什麼,難道是為了提升修為,或者是,突破?」說出這話的時候,關明心中一咯噔,腦海中逐漸清明起來。

本來雜亂的思緒,也漸漸的被凝成了一條線,關明也終於知道自己忽略了什麼。

直到現在,雖然未曾和神秘人蒙面,但之前,關明和谷瑾萱就對神秘人的實力做過大膽的猜測,也猜測過神秘人策劃這一切的目的。

從幾百年前就開始布置,這是何等恐怖的手筆,又是何等殘忍的手段。

數百萬的生靈,竟然都只是為了完成這個計劃。

甚至關明覺得,當初倭寇前仆後繼的從這裡投入人力進攻,也和神秘人脫不了干係。

死亡的人越多,煉屍大陣的威力也就越強,也就越恐怖,直到現在,危機已經蔓延至整個羊角市。

就算先不說地宮,就算是地宮表面的英雄冢,屍氣一旦爆發出去,蔓延至整個羊角市的話,普通人根本無法擋住,也會淪為跟地宮一樣的怪物。

到時候,真正恐怖起來,就算是真武境界的高手,也未必能夠抵擋這屍氣的侵蝕,也會含恨殞命在屍氣之下。

從這裡已經能夠看出,神秘人的目標已經擴散至整個羊角市,他要將羊角市變為一座死城,羊角市四萬的生靈,將會變成猶如這裡由神秘人控制的怪物。

但有一點也很奇怪,英雄冢屍氣的爆發,不知是從哪裡,從誰口中傳出的消息,說是英雄冢有秘寶誕生,讓華夏正邪兩道的武者都齊聚於此,就連異國的武者也加入進來。

只不過,因為此事關係重大,華夏各大勢力達成了共識,秘寶的出現只能由小輩去搶奪,真武境界的武者不能進入羊角市。

這就像是空穴來風,當初,英雄冢有秘寶誕生,會不會就是神秘人自己透露出去的,為的就是吸引武者前來這裡。

關明也見識過在地宮中死亡后變成怪物的武者,他們的實力比起生前更強。

這莫非也是神秘人計劃的一環,他將武者引入羊角市,當這些武者喪命后,淪為怪物,就成了他的力量。

如今華夏各派都有武者進入羊角市,人數不知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規模比比武峰會更大,只是沒有真武境界的武者而已。

這些人一旦全部在地宮中喪命,全部淪為怪物的話。

「嘶!」

想到這裡,關明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算英雄冢的屍氣爆發,將四百萬生靈全部淪為怪物,但羊角市在華夏只是一個小地方,四大家族實力也不強大,實力相對太弱,別說化勁,就算是先天境界的武者都沒多少。

就算真的有四百萬的怪物,但畢竟太過普通,這樣的怪物對神秘人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助力。

但引來的這些武者則不一樣。

化勁期實力的武者數量數千,半步真武境界的也超過百數。

全都淪為怪物的是,這將是一股何其恐怖的力量。

現在的華夏,守護契是當之無愧的最強實力,但這樣相比,卻好比羊角市的九牛一毛。

就算是整個華夏的武者勢力,最後大舉進攻羊角市,那時羊角市已經被神秘人掌控,吃虧的絕對是華夏所有勢力組成的聯盟。

而且死在羊角市的武者,還會繼續淪為怪物,為神秘人所控制。

屆時,別說武者,就算是修真者,恐怕也不在是神秘人的對手。

以一個羊角市,神秘人就擁有了近乎抗衡整個華夏武者,乃至修真界的力量。

越往下想,關明就越是心驚,後背都已經被冷汗浸濕。

特別是關明之前作出的大膽猜測,神秘人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而且還是修真者,實力恐怕已經達到金丹後期境界。

英雄冢的這個計劃,不僅是他用來突破的關鍵,同時也是他組建一支怪物大軍的手段。

如果讓神秘人得逞,擁有元嬰境界的他,手底下近百的半步真武級別怪物,數千的化勁級別怪物,在華夏,完全堪稱無敵。 雖然這些都只是關明的猜測,但根據地宮的情況,以及英雄冢誕生秘寶,卻不知傳出的源頭在哪裡,都能間接的證明關明的猜測最起碼對了七八分。

而且華夏武者進入地宮以有二十四小時的時間,關明還分派了十組人去破壞輔助煉屍大陣,但神秘人卻一直沒有現身。

輔助煉屍大陣被破壞,煉屍大陣的主陣法必然被削弱威力,陣法由神秘人布置,他比誰都明白這個道理,可已經有五個輔助煉屍大陣被破壞,他也沒有現身阻止。

「難道,神秘人現在已經到了突破的關鍵時刻,讓他沒有辦法分身對付進入地宮的武者,所以也沒法阻止輔助煉屍大陣被破壞?」關明喃喃道。

也只有這種可能性,才能解釋得過去。

重點是,武者死後,會有一股猩紅之氣,現在都匯聚於煉屍大陣的主陣法,之前並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

猩紅之氣,屍氣,這兩種邪氣,似乎都是神秘人突破的關鍵所在。

「小關子,你的猜測不無可能,如果神秘人現在真的已經在突破,那就必須抓緊時間了,否則,等到神秘人突破進入最關鍵的時刻,引來雷劫,雷劫兇悍,外人根本無法介入,強行介入的話只會身死雷劫之下。」谷瑾萱的語氣很是凝重。

頓了頓,谷瑾萱又繼續道:「沒法阻止和介入雷劫的情況下,如果神秘人抗下雷劫,破丹成嬰,那就算將進入地宮的武者全部都聚集起來,也不會是神秘人的對手,何況,地宮中還有如此多恐怖的怪物,輔助煉屍大陣鎮守怪物就有半步真武的實力,主陣法的必然更加強大,說不定,還具備一定的意識!」

「什麼!」關明大驚。

具備了意識的怪物,那實力究竟恐怖到什麼層次。

眉頭已經皺成了川字,關明問道:「師父,那真武五轉的高手合力圍攻的話,有幾成的把握對付元嬰級別的修士!」

「一成可能都沒有!」谷瑾萱的回答很乾脆,也很凝重。

眉頭都快被關明擰成了一塊。

藉助安全局龍神,關明放出了英雄冢存有真武五轉境界高手突破至靈照境的方法,雖然關明現在一個都沒見到,但必然有不少老怪物進入其中,邪道的宮九霆就是其中之一。

這些,都是在最後對付神秘人最強力的底牌。

但如果讓神秘人引來雷劫成功突破的話,這所謂的底牌,就完全失去了意義,面對神秘人,也只會呈現一面性的屠殺模式。

不然,谷瑾萱怎麼會說幾個真武五轉的高手,對付元嬰級別的修士,一成的把握都沒有。

谷瑾萱從沒跟關明說過生前的實力,但關明保守估計,谷瑾萱必然是元嬰級別的修士,當年五毒宗一戰,谷瑾萱力抗修真者聯盟,終於讓五毒宗保存了一絲火苗。

若非如此的話,五毒宗在百年前就已經覆滅。

元嬰期修士擁有何其恐怖的力量,谷瑾萱十分清楚。

現在情況緊急,托得越久,情況就會越加不利,每多托上一個時辰,神秘人就有可能提前一個小時突破。

關明只覺得豁然開朗,難怪地宮中會出現了那麼多寶物,這些寶物,對任何武者來說都有著致命的誘惑力。

一開始,關明只是以為這是神秘人用來削弱武者實力的手段。

現在看來,這不僅是削弱武者的實力,更是用來引起武者自相殘殺,拖延時間的絕佳策略,神秘人這步棋,不得不說,很精。

若不是谷瑾萱察覺到地宮中出現樂意一股猩紅之氣,並且全部都朝著主陣法的位置匯聚而去,估計關明也不會聯想到這些。

他們這邊和怪物廝打成一片,可神秘人卻也在這個時候完成突破。

真是好算計啊!

關明心中也是佩服此人,此時竟然有種迫不及待見一面的感覺,見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這已經是被註定了的。

手指觸摸在耳機上,關明開口道:「所有人聽著,以最快的速度將輔助煉屍大陣破壞,同時將地宮的武者引入煉屍大陣的主陣法,情況有變,神秘人可能已經在準備突破,我們一分一秒的時間都浪費不得!」

輔助煉屍大陣以主陣法為中心擴散,共有十二處,剛好呈一個圓形將主陣法包裹在中間,關明安排的十組人和這些武者接觸是避免不了的。

而且利用這些武者來對付鎮守骷髏,破壞輔助煉屍大陣,關明也曾教給眾人。

只要將消息散出去,秘寶就在主陣法,這些武者必然趨之若附的趕往,真武級別的那些老怪物也會被引入那裡。

這些人,每一個都是一分力量,單個的實力或許不強,但全部匯聚起來,將是對付神秘人最恐怖的利器。

眾人都回答了明白。

「關兄,我這邊負責的輔助煉屍大陣,有少林的高僧幫忙,已經破壞,我們剛和少林的高僧分開,打算去幫助其餘組!」屠戮生的聲音在耳機中響起。

「白天怪物的實力不強,暫且不用去幫忙,而且有東哥和王長老在,你們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將近可能多的武者吸引到主陣法,但只能到達邊緣,千萬不要貿然進入,等所有武者都集中起來后,再進入其中!」關明接著吩咐道。

「好,我們知道怎麼做了!」屠戮生回答。

「至於忽悠少林那邊的人,就交給我吧!」祖韻姚笑嘻嘻的聲音響起,她是守護契的人,還是祖黎之女,有她出面,的確要比邪道身份的屠戮生要好很多。

「我們這邊的鎮守怪物已經被擊殺,現在就差破壞輔助煉屍大陣了,也幸虧關明你給了我兩枚天雷咒!」祖晗玉的聲音響起。

昨天為了撤退,用掉了一枚天雷咒,僅剩的一枚,剛好用來破壞輔助煉屍大陣。

又破壞了兩個輔助煉屍大陣,讓眾人的士氣變高。

十二個輔助煉屍大陣,已經被破壞七個,現在就剩下五個而已。

「看來我們要加油了!」武識瓮聲瓮氣的聲音傳出,其餘人難免調侃幾句。

在地宮中,氣氛是十分凝重的,而且大家分屬於不同的地方破壞輔助煉屍陣法,耳機是用來溝通的唯一方法,大家也會用耳機開玩笑緩和氣氛。

「那不如我們來打個賭,看剩下的誰先破壞輔助煉屍陣法!」

「好啊!」

這個提議立馬就獲得了大家的一致認同,而且還開始討論最先破壞的獎品是什麼,輸的人又是什麼懲罰。

「不如這樣唄,最後破壞輔助煉屍陣法的一組,給其餘所有人洗一個月的內褲和襪子,還必須用手洗,如何?」說起餿主意,自然是屬劍浩浩最拿手。

雖然重傷,但經過一天的調息,又有關明的丹藥,此時已經恢復了不少元氣。

「你個已經破壞的,關你什麼事?」劉濤挺不爽的來了一句。

反正賭注如何,劍浩浩也不會輸,他自然有些不樂意。

「喲呵,我說濤子,我聽你這話,怎麼感覺你是認慫了,是不是怕輸啊,哎,怕輸我也不勉強你。」劍浩浩唉聲嘆氣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