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好了,你也別太緊張,考核比的可不僅僅是實力,悟性和天賦都要考核的,這兩天好好休養一下,你要些什麼丹藥?」

「十枚洗骨丹和十瓶玄元丹。」陸軒毫不猶豫的開口道。

一枚洗骨丹就是一百兩黃金,而一瓶玄元丹也是一百兩黃金,加起來,剛剛到手的三千兩黃金,瞬間就被陸軒花掉了一大半。

修鍊,果真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承擔得起的。

ps:各位大大,看完更新麻煩順手投個推薦票票啦,^_^

; 花了兩張一千兩的金票,陸軒拿上所購得的丹藥,以及林欣怡贈送的相思劍,與姚磊一起離開了珍寶閣。

不過相思劍卻是被陸軒用一塊黑布包裹了起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憑陸軒現在煉體四重的實力,如果拿著一把價值萬兩黃金的中品鐵器招搖過市,勢必會被人盯上,財不露白的道理,陸軒自然懂。

「磊子,這十瓶玄元丹,是給你買的,還有最後兩天的時間,努力一把,我們一起進入風劍宗!」陸軒將那十瓶玄元丹全部遞給了姚磊。

玄元丹的作用是提高武者吸收元力的速度,而有著太乙歸元訣,陸軒根本用不到這個,他現在已經達到煉體四重,洗骨之境,洗骨丹才是最適合他的。

姚磊感激的看了陸軒一眼,也沒有矯情,只是重重的點了點頭,雖然說他本來對進入風劍宗沒報什麼希望,但是有著這麼一個機會放在面前,他又怎麼能夠錯過呢?

這麼多的玄元丹,還有一顆洗骨丹,足夠姚磊突破到煉體三重了。

陸軒不再多說,轉身進了房內,接下來,他也要為考核做最後的準備了。

人的實力有多強,那麼野心就會有多大,現在陸軒的目標就是奪得這場考核的第一名,不過,聽到九叔的話之後,他也不敢掉以輕心。

現在他才剛剛跨入煉體四重,相比起那些煉體五重的人來說,足足相差了整整一個等級,差距還是很大的,他雖然有著眨眼劍法作為殺招,但是其餘的那些家族子弟,又何嘗沒有自己的手段呢?

坐下調息半刻,等到心情平靜之後,陸軒拿出了一顆洗骨丹服下,隨著洗骨丹下肚,陸軒頓時感到一陣熱氣,從自己的胸腹之間升起,隨即擴散到四肢百骸,洗骨丹的藥性,已經開始發作了。

不再遲疑,陸軒飛快的運轉起了太乙歸元訣,四周的元力飛快的被他吸收過來,開始進入體內,伴隨著洗骨丹的藥性滲入了骨骼之中。

洗骨丹的作用,是幫助武者清洗骨骼之中的雜質,而運轉功法則是錘鍊骨骼,兩者相輔相成。

一絲絲帶著異味的雜質,不斷的從陸軒的身體之中排了出來,但是他根本不理會,只是不斷的運轉功法,消耗著這枚洗骨丹的藥力,一枚洗骨丹,便是價值一百兩黃金,他可絲毫捨不得浪費。

足足修鍊了數個時辰,陸軒感到這枚洗骨丹的藥力已經被自己消耗得差不多了,而他的身上,也覆蓋了一層厚厚的灰色雜質,味道極為難聞。

此時陸軒開始緩緩的停止功法,準備洗滌一番,再繼續服用一顆洗骨丹。

而就在功法停止的一瞬間,丹田之中一直很穩定的劍晶,突然又起了異變!

無數細小的劍氣,突然迸射而出,瞬間在陸軒的身體之中沖刷起來。

一陣痛疼傳來,陸軒忍不住悶哼出聲,不過還好這次並沒有上次那麼劇烈,而且有了上兩次的經驗之後,他已經慢慢能夠抵抗了。

咬著牙不出聲,陸軒任由劍氣在自己的身體之內穿梭,這次持續的時間,並不長,沖刷一番之後,很快所有的劍氣便是再次回到了劍晶之中,一切歸於平靜,似乎剛剛什麼都沒發生一般。

陸軒強行坐了起來,再次進入內視狀態,想看看劍晶到底在自己體內做了些什麼,這一看之下,頓時臉色一喜。

自己體內洗骨丹留下的痕迹,竟然被劍晶清理得一乾二淨!

眾所周知,是葯三分毒,哪怕是丹藥同樣也是如此,每服用一次丹藥,便會在體內留下一絲丹毒,如果長時間服用丹藥,那麼便會積累相當多的丹毒,不但會阻礙武者的修鍊,更有甚者會導致修為倒退,甚至死亡!

正因為如此,即便是一些大家族和大宗門的弟子,也不敢肆無忌憚的使用丹藥,只有在突破等關鍵時刻,才會利用丹藥來提升成功率。

而現在,劍晶竟然能夠利用劍氣來清理自己體內的丹毒,陸軒如何能不喜,這樣一來,他這兩天便是能夠放心大膽的使用洗骨丹來修鍊了!

沒有了後顧之憂,陸軒開始徹底的進入了閉關狀態,功法不斷的運轉,洗骨丹也被一顆顆的消耗掉。

一開始,每使用掉一顆洗骨丹,都能夠被清理出許多雜質,但是隨著次數的增多,雜質漸漸的開始變少,一直到陸軒使用掉第九顆洗骨丹的時候,將整顆洗骨丹的藥力化盡,也再沒有出現一絲雜質。

而在洗滌雜質的時候,陸軒也沒有停止對骨骼的鍛煉,一絲絲元力不斷的進入體內,滲入骨骼之中,使得他全身的骨骼都變得更加的堅硬,緊密,此時不管是力量還是抗打擊能力,陸軒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兩天的時間,過得很快,這兩天之內,陸軒抓緊一切時間在修鍊,而進步,也是快得讓人難以置信。

丹藥的力量,的確是十分的強大,有著十顆洗骨丹,幫陸軒節省了不少的時間,如果讓他自己依靠元力來洗骨的話,即便是有著太乙歸元訣的幫助,也得花上大半個月了。

不過,也只有陸軒才敢這麼肆無忌憚使用丹藥了,有著劍晶幫他清理丹毒,根本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當太陽再次升起,一絲陽光透過窗戶灑落進來之時,陸軒緩緩的站了起來,今天,就是風劍宗考核的日子了。

現在的他,經過兩天苦修,已經提升到了煉體四重的高段,雖然還不到巔峰,卻也相差不遠了,感受到渾身上下充滿著力量,陸軒充滿著濃烈的自信。

而就在此時,一陣砰砰的敲門聲傳來,正是姚磊的聲音,「軒哥!軒哥,起來了嗎?」

陸軒上前拉開門,目光落在姚磊的身上,眼中頓時閃過一絲喜色,「突破了?」

「嗯,突破了!昨天晚上,在那枚洗骨丹的幫助下,終於達到了煉體三重!」姚磊也是喜滋滋的說道:「突破的感覺,真他娘的舒服,比起那事兒還要舒服得多!我感覺我現在力量增強了好多,估計持久能力也更厲害了,到時候回去找小紅試試,嘿嘿。」

姚磊說著說著,語氣就變得yin|盪起來,陸軒只能搖了搖頭,不去接他的話茬。

「準備一下,咱們出發吧,今天,就要正式考核了。」

; 說著話,兩人開始往試劍大殿的方向走去,試劍大殿是當初報名的地點,也是今天正是考核的地點。

今天的臨城,顯得格外的熱鬧,走在路上,時不時的可以看到一身武者打扮的年輕人,而前進的方向與陸軒兩人一般無二,這些人十有仈jiu都是去參加風劍宗的入宗考核的,剩下的那十之一二,也是去觀看考核情況的,以便他們以後參加考核的時候,能夠心裡有點底。

陸軒前方,有兩人似乎熟識,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閑來無事,陸軒也聽著他們說話。

「風兄,這一次考核,進入風劍宗應該是十拿九穩了吧?」一個身背一把大斧的武者哈哈大笑,正對身旁一人開口說道。

這人卻是搖了搖頭,一臉苦笑的說道,「難啊!這已經是我第三次失敗了,如果繼續失敗,恐怕就只能夠去依附於一個小家族了。」

陸軒看向此人,竟也是背負一柄長劍,想來也是一個劍客了,倒是頗有一絲親切之感。

聽到這劍客的話,那武者詫異道:「不會吧,聽說風兄你都已經達到煉體三重巔峰了,莫非風劍宗的門檻這麼高不成?我倒是第一次參加考核,還請風兄指點一下。」

「我是煉體三重巔峰不錯,不過,我再過幾個月就要滿二十歲了,風劍宗的考核,除了看實力之外,還得看相對應的年齡,若我再年輕一歲,憑著煉體三重巔峰的實力,我也有足夠的信心了,可惜,去年考核的時候,我僅僅只是剛達到煉體三重而已,慘遭淘汰。」

說起這些事情,這個風姓劍客,顯得有些唏噓,他從十六歲開始參加考核,每一年都未曾缺席,無奈的是,一直差了那麼一絲。

「只是一個外門弟子而已,要求竟然也這麼高?風劍宗偌大一個宗門,想來需要不少的外門弟子,要求這麼嚴格,哪怕是整個臨城的年輕武者都來參加考核,也未必能夠招收多少人吧?」那武者兀自不信。

那風姓劍客哂然一笑道:「這你可就錯了,風劍宗需要不少的外門弟子不錯,但參加考核的武者,可不止區區一個臨城而已。」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你要知道,我們臨城,只不過是天武帝國的一個城市而已,像臨城這樣的城市,整個天武帝國不下十個,而且據我所知,東邊的烽火帝國,南方的赤炎帝國,都屬於風劍宗的範圍,至於再大的範圍,就是我也不知曉了,你想想,這麼多地方的年輕俊傑,都來參加風劍宗的考核,它難道會缺人嗎?」

風姓劍客的一番話,不但那武者驚住了,便是陸軒也忍不住有些震驚,他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天劍大陸竟然這麼大!

而且,這只是這個風姓劍客所知曉的而已,那他不知曉的地方,又會有多大呢?

想到這,陸軒忍不住一陣悠然神往,會不會有一天,當自己的實力足夠強大的時候,能夠踏遍整個天劍大陸?

不過,不管怎麼樣,路要一步一步的走,自己首先要做的,就是成為風劍宗的一名內宗弟子,如果連這點也做不到,那談何踏遍整個大陸。

「軒哥,這人煉體三重巔峰竟然都不一定能夠通過考核,那我豈不是希望更渺茫了?」身旁的姚磊,有些忐忑的說道。

陸軒微微一笑說道:「別擔心,你沒聽他說,考核除了看實力,還要看年齡的么?他都要滿二十了,而你連十六都還差幾個月,怎麼能夠一概而論。」

陸軒寬慰著姚磊之時,那武者也從震驚之中恢復了過來,衝風姓劍客行了一禮道:「沒想到這世界竟是這麼大,倒是小弟孤陋寡聞,多謝風兄指教了,小弟今年年滿十八,剛剛步入煉體三重,以風兄所見,能否進入風劍宗呢?」

「十八歲的煉體三重,希望還是不小的,待會兒好好發揮吧,考核可不僅僅只是考核實力,心性和悟性等,都是要考核的,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接下來,這風姓劍客又跟那武者說了些要點,以及前幾次考核之中出現的一些趣事,陸軒和姚磊兩人,倒是聽得津津有味。

跟在這兩人身後走著,不多時,陸軒便是已經遠遠的看到了試劍大殿。

此時的試劍大殿四周,早已經密密麻麻全是武者,所有參與考核的和以後要參與的武者,都聚集到了這裡,可謂是難得一見的盛會了。

因為參加考核的人數太多,試劍大殿容納不下,所以第一關的考核地點,便是設在了試劍大殿外面的廣場之上,越過眾多人群,陸軒能夠看到廣場之上,放置了好些個測力碑。

風劍宗考核的內容,並不是什麼秘密,隨便打聽一下就能夠知道,而第一關的測試,便是測試武者的力量,這個陸軒早已經知道,對於煉體期的武者來說,力量能夠最直觀的體現出武者的實力。

陸軒兩人到得比較早,考核是從巳時開始,而此時辰時還未過,所以並未開始,陸軒靜靜的站在一旁閉目養神,而姚磊則是一雙眼睛到處亂瞄,看看哪裡有漂亮姑娘。

不一會兒,姚磊突然推了推陸軒,有些興奮的說道:「哎哎,軒哥,快看,嫂子來了!」

聞言陸軒有些納悶的睜開眼,嫂子?哪個嫂子?

順著姚磊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陸軒頓時苦笑不得,哪裡是什麼嫂子,赫然就是夏晨曦和林欣怡兩人到來了,不過她們自然不是走過來的,而是乘坐城主府的馬車到的,而且她們也並沒有到陸軒這邊的等候區,而是直接到了裁判區。

看到姚磊指的方向,身旁的一眾武者頓時紛紛對陸軒兩人投了個白眼,表示鄙夷,夏晨曦和林欣怡,臨城的武者誰不知道?雖然說,她們幾乎是在場所有武者心中的女神,但是像姚磊這麼不要臉的公然喊嫂子的,還真的沒幾個。

對於旁人的白眼,姚磊倒是無所謂,而陸軒也沒有在意,只是看著夏晨曦那邊,他發現從馬車上下來的不止她們兩人,本來他以為會是臨城城主,卻不料下來的竟然的珍寶閣的老掌柜,九叔!

而且看上去,這次的夏晨曦和林欣怡兩人,只是陪著九叔來的而已,主角反而是九叔。

這是怎麼回事?陸軒有些詫異了,雖然根據夏晨曦兩人的態度,他早就知道九叔身份肯定不只是區區一個珍寶閣的掌柜,卻也沒想到,在這種場合,九叔有資格列席評委席之中。

ps:最近小寶忙著做項目,更新一般都在晚上,各位大大見諒,以後有存稿了就定時更新,求收藏求推薦票~~

; 「晨曦,你看,陸軒果然也來了。」林欣怡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陸軒,這也虧得陸軒來得早,站在了靠前的位置,不然眾多武者,想找到一個人可不是件易事。

順著林欣怡的目光看去,夏晨曦頓時也發現了陸軒,此時陸軒也正看著她,四目相對,陸軒便是沖夏晨曦微微點頭一笑。

夏晨曦臉色頓時微紅,連忙移開目光,回著林欣怡的話道:「他也要參加考核的,自然會來了。」

「走吧,我們過去打個招呼。」林欣怡開心的笑道,也不待夏晨曦同意,拉著她的手便是朝陸軒那邊走了過去。

九叔本來倒還準備問一句,不過看到她們是去找陸軒之時,頓時微微搖頭一笑,也不再理會,隨她們去了。

「晨曦小姐和欣怡小姐過來了!」

「真的誒,難道是我的氣質吸引了兩位女神?」

「滾球吧,就你那兩倍身高的體重,也敢妄言氣質?」

兩人一行動,陸軒這邊的一群武者頓時sāo動了起來,一個個雙眼發光,只盼望兩人是來找自己的,紛紛擺出自己自認為瀟洒的造型。

「一群二傻子,真是自作多情。」姚磊撇了撇嘴說道,他自然知道夏晨曦和林欣怡兩人是來找誰的。

在無數武者期待的目光之中,夏晨曦兩人果斷的停在了陸軒的身前,這一停下,眾武者憋得足足的氣,一下子就泄了。

「靠,找那小子的?那小子什麼身份啊,怎麼看那小子也比不上我啊!」

「就是,一看那樣子就不是好人!」

一陣低聲的抱怨傳了出來,倒是之前鄙視姚磊的一眾人,此時完全驚呆了,嘴張的大大的,難道這傢伙之前說的還是真的不成?

之前姚磊喊嫂子,他們還各種鄙夷,現在林欣怡兩人主動找了上來,就是不是,也絕對關係匪淺了。

「陸軒,你來得挺早啊!」林欣怡笑著開口道。

「呵,整整修鍊了兩天,也憋壞了,早點出來看看。」

「我送你的劍,帶著了吧?」林欣怡掃了一眼,似乎沒看到相思劍,頓時嘟著嘴問道。

「自然帶著,欣怡小姐送的東西,怎麼敢不隨身攜帶。」陸軒笑著拍了拍身後背著的一個黑色布囊說道,「不過,財不露白,我可不敢招搖過市。」

見到陸軒果然隨身攜帶,林欣怡頓時滿意的笑了。

嫡女狂妃:純禽王爺欺上身 「對了,你們難道也要來參加考核嗎?」陸軒好奇的問道。

「自然不用,我們早已經內定好了,這次是跟九叔一起過來看熱鬧的,不過,我只是內宗弟子,而晨曦是核心弟子,以後我們就得分開了。」說到這個,林欣怡顯得有些惆悵。

夏晨曦憑藉著十六歲不到的年齡達到煉體六重,自然是毫無懸念的核心弟子人選,而林欣怡雖然也不錯,但畢竟只有煉體四重,核心弟子,可沒有門路可走,只能憑靠真正的實力,她與夏晨曦的感情最好,接下來就要分開了,自然不舍。

夏晨曦拍了拍她的手背,微笑道:「這有什麼不舍的,又不是不能一起了,以後我還是可以常來看你的。」頓了頓,她繼續說道:「再說了,陸軒這次應該也能夠成為內宗弟子的,又不是沒人陪你玩了。」

林欣怡頓時驚喜的看向陸軒:「陸軒,你這次也會進內宗嗎?」

陸軒苦笑道:「我倒是想進內宗,不過,還得看考核成績。」

「我相信你沒問題的。」夏晨曦看著陸軒的眼睛說道:「雖然這次實力強的人不少,但是就憑你那一劍,也足夠進入內宗了。」

那天的那一劍,夏晨曦是記得的,而且,她可是知道陸軒身後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師傅」,能夠被那種強者選中,資質自然沒問題。

陸軒哈哈一笑,也不做評論,雖然他同樣自信,但是這東西自己說出來的話,未免顯得有些自大,於是話題一轉,問道:「對了,九叔到底是什麼身份,怎麼這一次竟然上了評委席?」

林欣怡噗嗤一聲笑:「你不會認為九叔真的是珍寶閣的一個掌柜吧?」

夏晨曦也忍不住笑道:「九叔原本就是風劍宗的一名長老,只不過有一次身受重傷,頻死之際,被我父親和欣怡的父親花費巨大的代價救了,後來為了回報救命之恩,九叔便是留在了臨城。」

夏晨曦這一番話說出來,陸軒頓時口呆目瞪,風劍宗的長老,那得是什麼修為?起碼已經突破了煉體十重,進入下一境界了吧?難怪自己當初覺得九叔有些深不可測的感覺,沒想到實力如此強大。

而就在此時,突然一道巨大的鼓聲傳來,時辰已到,考核正式開始了!

夏晨曦兩人也不再耽擱,開始迴轉,末了,林欣怡還不忘記叮囑陸軒一句,「陸軒,你可一定要成為內宗弟子啊,不然以後我可無聊死了。」

見到陸軒與兩位大小姐的親密樣子,可是把他身旁的一眾武者羨慕死了,一個個紛紛猜測陸軒的身份。

倒是姚磊十分的神氣,好像被羨慕的人是他一般,嘿,哥之前都說了是嫂子了,你們竟然還不信?活該羨慕嫉妒恨!

而隨著鼓聲不斷的響起,眾多武者也漸漸的安靜了下來,目光都集中到了裁判席上。

裁判席上,一共坐了四名老者,其餘一個自然是九叔,至於另外三名,陸軒並不認識,想來是風劍宗的其餘長老。

見到眾多武者的目光都集中了過來,坐在九叔身旁的一個老者站了起來,伸出雙手微微向下一壓,鼓聲驟然停止。

「各位,我是此次臨城考核的主考官,也是風劍宗的內宗長老,你們可以稱呼我為孫長老!」這孫長老,根本沒見多大聲的說話,但是聲音卻是清晰的落到所有武者的耳中,實力可見一斑。

他此話一出,眾多武者頓時激動的低聲議論起來了,對他們來說,成為外宗弟子就已經很不錯了,這可是內宗的長老,地位之高,可見一斑。

「肅靜!」孫長老頗有威嚴的一聲喝道,「接下來,進行的將是此次考核的第一關,現在,我宣布規則!」

; 「第一關,進行的是力量考核,這裡有四個測力石碑,相信你們也已經看到了,待會兒每念到一個編號,持有號碼牌的武者出列進行考核,力量超過一千斤的武者通過,低於一千的淘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