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少爺,您別忘了,最近的鬥屍大會,禁止此類戰鬥,否則吊銷參賽資格,少爺,你要三思啊,否則老爺怪罪下來,小的承受不住啊。”旁邊那個下人直接攔住陳宇說道。

“難道就這麼放過他們?”陳宇看着我咬牙切齒一邊問着旁邊的下人,這句話我也聽見了,隨後我就對他齜着牙,豎起了根中指,但是做完這個動作之後,才發現他根本看不懂,一臉懵逼的看着我。

“沒事的話,我們就走了啊,磨磨唧唧的。”說完我就拉着小青繼續往城裏走去,那個陳宇倒是沒有攔住我們,直接放着我們過來了,但是走的時候我還是能隱隱約約的聽見他們說,說什麼鬥屍大會的時候,再收拾我也不晚,我也只能輕笑一聲,繼續往城裏走去。

“你這樣三番五次的激怒他,真的沒有事情嗎?”小青語氣裏帶着擔心說道。

“沒事,只要是爲了你,這點事情沒什麼,誰讓這個麻子三番五次的調戲你,這也算是自作自受,再說我也不怕他,到了鬥屍大會他也就頂多算個開胃菜。不過這樑子倒是結下了,倒是你,自己在家裏千萬小心,最好不要出門,就好好在家等着我們回來,不要瞎跑。”我看着小青說道。

小青聽見我剛剛說的話有些害羞,手也不抽走了,就任由我抓着,別說她的手,倒是柔若無骨,好似棉花糖一般,讓我忍不住捏到。

小青感覺到了,瞪了我一眼,看我沒有反應,直接掐了我一下腰,疼得我哇哇直叫,乖乖聽話不捏了,就這麼好好地買東西,我們買了一切生活用品,師傅給的銀子還富於很多,我還幫小青買了好多天的生活用品和菜什麼的,放在廚房的冰窖應該是不會壞。

回到屋裏,一切都是小青在幫我收拾,我到是坐在旁邊喝茶,一邊思考着最近發生的事情,畢竟有些太不可思議,尤其是靈體的遠古祕辛。 “時辰到了,該走了。”師傅站在門外喊道。

這一聲直接把我思路打斷了。這是我纔看見小青乖巧的站在旁邊,而且已經將東西準備好。這倒是讓我有些不適應,對着小青說道:“你站了多久了啊?怎麼不喊我呢。”

小青輕聲說道:“這不是怕打斷你的思路,沒準你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呢。”我聽完笑道:“傻丫頭,你自己在家,千萬要小心陳宇以免那傢伙對你不測,自己多保重。”

小青使勁的點了點頭說道:“嗯,你也是自己在外面多注意點,外面可不比這裏,條件沒那麼好,師傅的話你要乖乖聽。”

“嗯,知道了,你也是。放心,我回來的時候一定可以完全控制體內的能量。”我堅定地說道。

“嗯,我相信你,等你回來。”小青看着我很仔細地說道。

“好的,我走了,自己在家好好的。”我直接拿着行李跟着師傅一起出門了,小青沒有出來相送,可能是不喜歡離別的感覺吧。

走的已經看不見兩清門的山峯了,我對着師傅開始問道:“師傅這一路上,我們怎麼修行啊?”

師傅看我火急火燎的,於是說道:“放心,着什麼急,這纔剛走一路上肯定有你忙的。”

這一路上走的都是小路,要麼就是花,要麼就是草,再有的話就是各種樹。實在沒什麼好看的,一路走下來感覺到古人出行真的好累,沒有任何的代步工具,只有11路。我突然感覺現代的代步工具是多麼的幸福。

師傅看我一副悠閒的樣子,然後對着我不懷好意的說道:“瞧你這樣看樣子挺輕鬆的,從今天開始我會給你增加重力符一直到黃帝陵,畢竟如果身體素質肯定不行,要想控制那股能量,一定要有強健的身體素質,要不然會被這股能量迸發的力量將自己的肉體衝擊造成永久性損壞,看樣子你的任務要加重了。”

我聽後心裏倒是沒有什麼波動,畢竟瀑布我都撐過來了,難不成還怕這個重力符不成?不過金冥臂那個東西反震能力確實挺強,看樣子確實需要多鍛鍊鍛鍊了。

於是對着師傅說道:“師傅來吧,不就是重力符嘛小case。”

“什麼小case。”師傅一臉疑問的看看我。

我還是有些習慣用語沒有改掉,於是解釋道:“啊,就是小意思的意思。是我們的家鄉話,所以你聽不懂。”我一本正經的跟着師傅解釋,師傅也相信了說道:“哦這個意思啊,那現在就開始施加重力符吧。”

“三山五嶽土之體態。萬物之載,自然之源。泰山之神,土元之祖。借我土元,重力現!”師傅一邊掐着手訣一邊念着咒語。

等他念完之後,我真的是萬萬沒想到,這個重力符竟然這麼牛逼,就連我現在的身體都有些感覺渾身變沉了,或者嚴重點說就是寸步難移,我能勉強的站着已經是很大的極限了,我甚至都能感覺到身體的骨頭關節在打顫。

我艱難的張開口說道:“師……師傅,你這下手也太狠了吧。我現在根本就走不動,能這樣站着都是已經極限了,要是這樣子的狀態,我怎麼可能上路了啊。”

“沒事兒,我等你適應,咱們先在這兒休息半日。反正一個月的時間,咱們不差這點時間慢慢來,不着急。”師傅一臉不在意的說道。

我看師傅一臉無語的說道:“師傅,你看這個天色也不早了,咱們是不是應該抓緊上路趕到驛站?要不咱們到了驛站,明天一早咱們在使用重力符,您看如何?”

“沒事,咱們之後一路上都荒山野嶺的餐風露宿也是正常,也不需要非要驛站,爲師年輕的時候餐風露宿那都是正常的事情,這點事情爲師還是能堅持的住的,就算堅持不住,爲了你,我也一定會堅持住的。”師傅一臉正色的說道。

我聽完這話心裏奔騰着一萬個草泥馬,心裏想到這是師傅看出來我想偷懶了,看樣子現在沒有什麼辦法了,只能慢慢適應了。

師傅看我半天都沒有動彈的痕跡,直接去找了一些柴火,然後打了點水,看樣子打算餐風露宿了。

此時我的身上每一塊肌肉感覺都被五花大綁着,根本動彈不得,就連最基本的張嘴都很費勁,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我就看見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

師傅坐在篝火旁,烤着香噴噴的烤肉,而且刷了從道觀帶出來的醬香,那散發的滋味讓我直流口水,但是現在我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

師傅看着我流口水的樣子,於是對我說道:“怎麼?想吃麼?那自己過來拿呀。”

我聽到這句話,我基本就已經絕望了,因爲現在我基本連說話都說不了,更別說走過去了,我也只能看着師傅拿着烤肉誘惑我。

這個爲老不尊的師傅看到我沒有動彈,也沒有說話,於是就說道:“那既然你不想吃,那就算了,那我就全吃光嘍。”說完真的拿起烤肉全部吃完了,然後開始靜心打坐。

我也開始眼觀鼻鼻觀心神遊去了,這時候我突然發覺到,如果我將體內的能量在自己的身體裏走一個大周天,是不是能量就可以散發到我的身體各處,這樣子我應該就是使用能量讓自己動起來了。

我也暗罵着自己白癡,到現在纔想起來這件事情,畢竟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麼?

我突然腦海裏,蹦出那個時候在第三峯藏書閣裏看到的資料,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記憶力那麼好了,我也就草草看了一遍而已,小週天對於我不太合適,因爲小週天的內容要求太多了,而大周天現在只用運行氣感,這樣子比較好實現。

因爲我現在無法動彈,只能用現在的姿勢開始氣運大周天,放鬆身體,入靜。先呼氣,舌舐下齶,氣沉丹田,小腹隨之鼓起,再將氣下沉到會陰,分作兩股沿大、小腿內側,直下足心涌泉穴。

再吸氣,小腹隨之收縮,舌舐上齶,以意領氣,從足心出發,沿小、大腿外側回到會陰部,然後提肛,將氣沿督脈過三關,上達頭頂,再順兩耳前側分下,會合於舌尖。此時恰與呼氣時的氣息相接,如此自頭頂的百會穴,至足底的涌泉穴。 中間的過程沒有什麼停頓,竟然直接運行完了一個大周天,這倒是讓我詫異起來,因爲畢竟沒有小週天的基礎,而且任督二脈我是什麼時候打通的?其實我是打算直接用大周天打通全身的身體經脈瓶頸,但是現在這麼一帆風順,也不知是好是壞

這個時候我感覺我的身體肌肉好像是被什麼東西治療了一樣,渾身開始慢慢的恢復了知覺而且感覺全身酥酥麻麻的好像被靜電電過一樣。

在我運行完一個大周天時候,師傅也同時張開眼睛,一副看着怪物的樣子看着我,對着我說道:“你剛剛乾了什麼?我怎麼感覺到我周圍的自然能量都被你帶動了,尤其是木屬性的能量竟然直接被抽空。”

說完師傅看了一下週圍的樹葉,我也隨師傅的視線看了過去,發現樹葉的周邊竟然已經有些泛黃,這倒是嚇了我一跳。

心裏想到,沒想到運行大周天對周圍對生活環境有這麼大的影響,而且竟然可以直接吸收植物的屬性能量,倒是有些嚇人,這豈不是和吸星大法差不多了?

師傅看見我愣了下來於是繼續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着師傅一臉的不解,我有些想笑,但是還是忍住了,對着師傅解釋道:“我剛剛在體內將我身體裏的那股能量運轉了一個大周天,所以才發生了這種情況。”

“周天?周天之數不是運行規則嗎?怎麼還可以用到體內的氣源上。”師傅一臉難以置信的說道。

跟師傅說話的這段時間我又運轉了一個周天,兩個周天,基本上我渾身的肌肉細胞都被活化了,沒有了那種被五花大綁的感覺就是渾身有點疲憊。

我坐在石頭上慢慢的跟着師傅開始解釋道:“師傅您知道人有五臟吧?那您知道五臟對應的都是什麼嗎?”

“前面的問題我倒是知道,但是後面的問題我就不清楚了。”師傅看着我,打算讓我解答。

看着師傅的疑惑我說道:“其實五臟之間對應的就是五行。人的五臟分爲:心肝脾肺腎。而五行分爲:金木水火土。而相對應的木對肝、火對心、土對脾、金對肺、水對腎。所以人的體內包含着大道之內的五行。而大周天就是建立在人體之上,大周天也是形體運行的一個規則,而人類體內,也存在着這些某種聯繫。”

師傅聽完這麼多,已經有些消化不了。我看着師傅在那思考問題,一時應該沒有什麼其他問題。我看着旁邊已經串好烤肉,但是還是生的,需要我自己動手,我開始將烤肉在篝火上炙烤。眼睛緊緊盯着篝火上的烤肉,生怕它烤糊了。

這時候師傅已經睜開眼。不過我感覺他有些不一樣了。我連忙看着師傅問道:“師傅感覺如何?有些什麼感悟沒有?”

師傅站了起來看了一眼滿天的星空有些沒落的說道:“倒是有了一絲感悟,但是很快就消失了,抓不到契機,可能是時候未到吧。”

我對着師傅連忙安慰道:“此事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我也剛懂得皮毛,不過可以以後慢慢練習,沒準哪天就有了感悟,甚至抓到那絲契機。”

後面,我就一邊烤着烤肉,還要跟師傅講大周天的運行軌跡,但是師傅運行大周天的時候沒有我那樣順利,在督脈的時候卡住了。突破不了三關,因爲他的任督二脈沒有打開。

但是小週天的運行功法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也只能愛莫能助,希望師傅哪天能得到怎麼打開任督二脈之法然後再修煉大周天。

我隨後就開始打坐運行大周天,運行一晚上,我感覺我的身體確實有些改變,昨天晚上渾身的肌肉的酸脹感和疼痛感都消失了,現在渾身感覺很舒服,而且現在的重力符也沒有剛開始的那種感覺了,但是依然還是沉重,只不過我在思考如果我這樣子的話,那還能鍛鍊身體麼?

“師傅,我現在渾身應該是靠着抽離身體的能量,然後將它們運行大周天,散發到身體的四處,但是……這樣子我還能鍛鍊身體嗎?”我對着師傅問道,其實一開始我也都是開玩笑的,畢竟最近發生的事情讓我有些措手不及,希望趕緊提升實力這樣才能自保,尤其是那個陳宇,指不定在動着什麼壞心眼。

至尊神農 “沒有事情,給你做個比方,你好比是一個手掌,我讓你鍛鍊的是是手心,但是你現在鍛鍊的卻是手背,雖然和之前的意向有些偏差,但是不管是手心還是手背,那不都是屬於你的東西嗎?你現在鍛鍊的算是你體內的能量吧。”

“之前陰魂沒有完全的封印之前,是它一直幫你運行你體內的能量,但是現在它被完全封印了,也就是說你體內的能量沒有了源泉不覺得源頭,是個可能隨時用光的能量,雖然現在的使用很少,但是積少成多總會使用完的。”師傅看着我跟我說到。

我聽完師傅說到我更迷糊了,於是問道:“師傅,那您的意思,這個陰魂到底封印還是不封印啊?”

“真是孺子不可教也,我的意思是,以前有人給你做飯,所以你不怕餓,現在給你做飯的人已經走了,如果飯吃完了,你自己會做的,那個飯就好比是能量。”師傅一臉嫌棄我的說道。

“可是如果我吃完之前,還無法領悟做飯呢?”雖然這句話說的很彆扭,但是我卻沒有笑,反而一臉的嚴肅。

“當你還有飯的時候,你還有參照物,就好比你還有火種可以引燃大火,但是當火完全熄滅了的話,就算你再次引燃,那也不是原來的火了。也就是說如果能量使用光了,那你就沒有引子去引導這股能量去慢慢的壯大,而且如果你要想再次得到能量,也就比登天難一點,畢竟火不可能自然的。”師傅看着我一臉的凝重說道。

聽完這句話,我直接就想立馬將體內的大周天停止,但是一想到那種泰山壓頂的感覺,我就有些下不去手,而且憑我現在的身體素質,根本承受不住,我第一次有了危機感,我立馬將自己體內的能量使用降低到最低,這樣子可以減少消耗,但是我現在也就是勉強可以慢慢行走,一步步的走着讓我的骨骼有些吱吱作響,渾身的疼痛我也咬緊牙關的頂住。

師傅這時候在我身前背對着我說道:“如果你渴望力量就要堅持,你要想想你爲什麼要得到力量,你當初的由衷是什麼,就說近的,如果你不在鬥屍大會上奪得第一,那小青可能就要被陳宇得去,你知道她的下場是什麼,而且我還不能插手,她很有可能以死留住自己的清白。” 我咬着牙繼續走着,聽着師傅說的這些話我也明白,我也非常着急,而且我着急的事情非常多,甚至一件事情我還沒有解決另一件事情就繼續過來煩我。

我知道師傅是在激將我,所以我沒有放棄,繼續一步步的向前走去,即使我移動的腳步很慢很小。但是我還是一步步地向前走去,沒有在原地踏步,而且我也在努力着努力的變強,我不想留在原地頹廢下去。

走了將近半個時辰,也就是一個小時。已經精疲力盡,沒有辦法再繼續走下去。這半個時辰,我也就走了幾百米而已,而且我也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摔倒了,之後再站起來,那個過程是最艱難的,如果不是師傅在一旁治療,我估計現在我已經頭破血流了。

現在我已經精疲力盡,平躺在地上。連呼吸都那麼燥熱。這時我突然想到在道觀等着我的小青,我也不知道我哪裏來的毅力,既然站起來繼續走下去,接下來的日子也很枯燥乏味就是這樣,一直鍛鍊着身體,一直在重力之下掙扎,一次次的爬起,一次次的成長,一天天的感受。

異能神醫在都市 就這樣已經過去十天了。現在我基本小跑,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了,反應雖然還是很遲鈍,有些笨重的感覺,但是和當初相比有着天翻地覆的感覺。

師傅對着我滿意的笑道:“不錯,這十天來你的改變確實讓我驚訝。原來半個月的計劃你竟然十天就完成了,還記得你當時連站立都費勁,現在都能小跑了,不錯,李浩你真的不錯。”

其實他並不知道,我爲了這五天到底付出了多少東西,其實我現在已經不使用任何的能量完全是靠着肉體的支撐。我除了完成師傅交給我的任務,我暗地裏還增加了訓練的強度。雖然修行需要勞逸結合,但是我感覺到如果不拼命,以後我的命運就將不會掌控在我自己手裏。

突然我感覺到大腦像針扎一般,直接身體一個蹌踉,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氣,但是我還感覺到缺氧,最好似得了哮喘一樣。

我隱隱約約能聽見師傅在我耳邊說着什麼話,他有些裏帶着責怪和憤怒說道:“怎麼回事,我給你安排的訓練不可能產生這樣的效果,你這完全是大腦根本無法供氧,因爲渾身的肌肉組織根本無法聽話,現在感覺我呼吸都成問題。”師傅本來還想說着什麼,但是卻被我看着他的表情打斷了,我的眼神裏面充斥着渴望焦急。

“哎,算了,真拿你沒辦法。”師傅將我扶了起來,這時候我感覺周圍的溼氣非常大,而且我感覺周圍的空氣越來越溼潤,我渾身的衣服已經溼透了。

師傅開始掐着口訣。在我背後唸到:“五湖四海,水之源泉。萬物生緣。上善若水。水神共工。雨露三千,引水生!”

這時候我感覺到。有一股水流在我的身體上劃過,水流劃過之處。我的身體上的外傷基本已經痊癒,師傅又遞給了我一顆丹藥,讓我吃下去,我費勁地張開口吃了下去,丹藥入口即化,在我口中帶着一股清風席捲着我全身。

隨後我渾身疲憊不堪就進入了睡眠。其實睡着之前我貌似聽見了師傅在耳邊跟我說些什麼,但是我的意識實在是太迷糊了,以至於沒有聽清楚他跟我說了什麼。

在夢裏,我夢見了另一個我,那個,我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手裏拿着一個銅鑼對着我說道:“你爲什麼要改變我們的命運,應該容納他,何必要那麼累,變成我吧,如果變成我,你就有無盡的力量,再也不會擔心別人傷害你或者是傷害你的親人,你到那時再也不用擔心什麼了。”

雖然他的條件開的很誘惑,但是我能看得出來這個傢伙不是什麼好玩意,我知道這是在做夢,我就沒有繼續搭理就這麼一直沉默着。

此時面前的我像是我黑色的一面,它包含着我的負面情緒,充斥着一種殺戮,他好像感覺到了危機,語氣裏帶着蠱惑,又有些冷意,但是我卻無動於衷,最後他對着我衝了過來,然後這個夢就醒了。

醒了之後我還有點懵,還在思考夢裏的那個事情,他是誰?他是我嗎?爲什麼他會出現在我的夢裏?

這時我聽見周圍有着響聲,連忙做出防禦姿勢,以前雪狼給我太深的教訓,我有些害怕,不過隨即一看,原來不是雪狼,而是人,因爲我看見周圍燈火通明,有好多星星點點的火把光亮,應該是在尋找着什麼。

這倒是讓我放鬆了警惕,這時候突然那些燈光的主人都想着我集中過來,我感覺周圍出現陰氣的味道,而且特別濃厚,而且我感覺周圍的空氣溫度在急劇下降,我突然我感覺脖子後面一凉,心道不好,這也不是第一次遇見了,絕對有邪門的事情。

“怎麼回事?爲什麼突然有這麼多村名向着我靠近?然後我就聞見了屍氣還有陰氣的存在?難道師傅出事了?不行這個地方不能待着了。”先是觀察了一下週圍的環境,最後在峭壁牆面處找了個裂縫躲了起來,因爲那個地方遠處看去有些陰暗,不走過去都發不現,而且那裏的陰氣最重,可以讓他們混淆。

在我躲在裂縫之中的下一刻,那羣拿着火把的村民都集中到,我支起來的篝火那裏,四周環顧的不知道看着什麼,不過應該是在找我吧,這時候人羣裏讓出了一個通道,我心想絕對是大人物來了,結果這個人倒是嚇了我一跳,竟然是師傅,我眼神裏帶着驚訝,一臉不可思的看着他。

“怎麼回事?師傅身上的氣息改變了!爲什麼死氣那麼重?難道……”我想到這裏已經不敢繼續往下想,我不知道我現在應該做點什麼。

這時候師傅體內出現個非常怪異的聲音:“死老頭,你徒弟呢?他身上的東西對我非常重要,你竟敢騙我?”聽完這句話我有點懵,這是……師傅?難道師傅被什麼東西上身了?不可能吧,師傅那麼高的道行竟然被上身了?而且師傅常年被道觀裏的三清之氣薰染,怎麼可能就這麼隨隨便便被上身了? 我心裏一陣後怕,這是要多強大的鬼魂?現在我更慌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誰告訴你,我徒弟在這裏?鬥屍大會都要開始了,我早讓他回去了,白癡。”這時候師傅表情一變,又變成了別的聲音,不過這回確實是師傅的聲音。

“死老頭,你敢騙我!這支起來的篝火還在這裏,他怎麼可能走遠?”隨後師傅的陰險的笑道:“算了,不需要搜了,跑了就跑了,鬥屍大會嗎?那我就去好好看看,我就不信找不到他,你要祈禱他是個好弟子啊,要不然……你的小命可就難保咯。” 總裁的腹黑女人 說完村民和師傅都開始退走,不過我沒有出去,因爲我感覺那個傢伙還沒有走。

隨後果真如我想象,師傅直接在原地生生長了出來,沒有一點徵兆。“這個傢伙還真棘手。”我心想到。

“真的不在嗎?看來真的回去了。算了,鬥屍大會再奪回來就好了。”師傅直接消失在原地,看樣子是走了,但是我可不打算出去,誰知道會不會安排什麼眼線,這峭壁的裂縫裏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動不動就會磕到裂縫壁面上的石頭。

第二天我迷迷糊糊的起來了,看了周圍確實沒什麼危險我就出去了,此地我也不敢久留,我連忙打算趕回去,因爲畢竟現在小倩不知道,如果那個鬼魂用師傅的身體騙小倩,那絕對會上當的,所以我立馬快馬加鞭的跑了回去。

鬥屍大會雖然非常重要,但是此時小青的處境非常危險,這也沒辦法繼續下去了,只能回去以後看看能不能恢復實力。

已經趕路趕了一天了。我看到前方有個驛站就進去準備住下,進去的時候才發現這個驛站好像沒有什麼人,而且看着店面的門板很長,很高。

讓我想起了之前趕路的時候師傅死活不讓我進去住店,寧願住在在外面,在我追問了好多遍之後師傅才告訴我因爲這是趕屍驛站,是趕屍人住的地方,我們不能進去,而且還告訴我這店裏的一些規矩和東西。

這次我倒是沒有那麼多的忌諱,師傅是修道之人不想沾染屍氣,那很正常我可沒那麼多的潔癖,這一進去仔細一看,店裏基本就沒有看見店裏的小二就前臺有一個人在算賬。

我連忙走過去看着那個算賬的喊了一聲老闆,那老闆好像死人一樣,沒有半點生氣,停下了手裏的活對着我說道:“你是打尖兒還是住店。”

“打算住一宿,明早就走。”我回答着老闆說道。

老闆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打着算盤說道:“生人,不讓住店。”

“我知道您這兒的規矩,晚上我保證不出來瞎看行吧,住住不就熟了麼。”我對着老闆說道。

老闆語氣有些不快說道:“我說了不行,再說這個客棧沒看見門口的招牌麼?生人靠讓?客房滿了,出去出去。”

“老闆,這就是你的不是了,因爲這門板後面還沒住滿人,怎麼可能客房就滿了呢?”我大拇指指了一下後面門板對着老闆說道。

“別瞎指,小心你的手。”老闆一臉冷漠地對着我說。

這時我才發現我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站着一個人,而我手指的方向正好是他站的位置。他渾身都是水,一看就不是什麼活人,應該是隻水鬼,身上的水滴的地上和桌子上都是,老闆貌似也習慣了,沒有說什麼。

我連忙將手收了回來,渾身有些不自然,畢竟之前雖然見過,但是也沒見過這麼接地氣的水鬼……,要不是想找個地方睡覺,我肯定不住這個破店,老闆本來正在和那個水鬼交談,隨後水鬼指了我一下,老闆怪異的看了我一眼,給了我一個木牌說道:“上去吧,左邊數第二間。”

“哎,老闆你剛纔不是不讓住店嗎?”我突然對老闆詢問道。

“剛纔我說了不讓生人住店,你旁邊這位死人,人家幫你訂個房間,至於誰住這就不歸我的範圍,我只管賣死人房間。”老闆說完直接不理我了,繼續扣着他那個算盤,聽了他叮叮噹噹叮叮噹噹,我有點煩躁。

這時外面也下起了瓢潑大雨,我就心想算了,還是成人美意吧,畢竟以我現在這實力,普通的小鬼叫我都得繞着跑,管它到底是爲了什麼呢,反正現在有住的地方了,外面下着雨也趕不了路。

門外來了一個趕屍人,身上披着斗篷,左手拿着羅盤,右手拿着個銅錘,腰間別着銅鑼,在他身後大概有着十具屍體一跳一跳的跟着他後面走。

“死人借路生人避讓。”這趕屍人一邊喊着還一邊的敲着腰間的銅鑼,叮鈴咣啷的響,讓我感覺有些震耳欲聾,旁邊幫我開房的這位,直接捂着腦袋就上樓了,臉上還帶着痛苦的表情,回頭還看了我一眼,不過看着我的時候有點詭異。

這時候跳屍有順序的跳了進來,自己將門板拉開,然後靠在牆上一動不動,那個小道士將門板拉上,然後怪異的看了我一眼,對着那個老闆說道:“趙叔,給我來個房間。”

“你這小子,等你大半天都沒見你過來,好幾個趕屍人都被我趕走了,生怕你這下這下着雨再被淋到,屍體出了問題,你師傅竟然一次性讓你趕這麼多屍體,他不怕出問題?”一臉冷漠的老闆,竟然開始話多起來。

那個道士笑着對老闆說道:”嘿嘿,還是趙叔您好,哪像我那師傅,整天那幾個師兄弟乾的活全讓我幹,我這也不是沒辦法嗎,他們幾個活兒都不幹,全交給我了,那我只能一起趕屍了唄。”

“你這分明是被那幾個小子給騙了,你師傅那老滑頭,我還不清楚他?他怎麼可能讓其他弟子閒着呢?閒着誰給他掙錢,你這腦子整天也就被人忽悠吧。”趙叔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嗯,沒事沒事,沒事兒就當多鍛鍊鍛鍊沒多大點事兒,下回我留個心眼兒,話說趙叔這兒什麼時候可以接待生人了啊?” 重生之錦繡嫡女 那個小道士瞥了我一眼,對着那老闆說到。 “沒有啊,我纔不接待生人。”老闆回答道。

“趙叔,你可別逗我了,他手上那牌子我還不認識嗎?”那個小道士盯着我手裏的木牌說道。

“這個牌子房間是樓上那位開的,只不過給他住了而已,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管他倆呢?你是趕屍人,又不是道士,咋滴,你還要捉鬼啊?”趙叔隨後打着算盤說道。

“我說這個兄弟要不你還是趕路吧,別在這住了,那個傢伙給你開個房間絕對不是什麼好事。”那個小道士掩着嘴在我耳邊悄悄的說道。

“事兒,我自己能防身,要不然我也不敢住這家店。”說完我用起胸口的能量在指尖露了一手。

那個小道士看見這一手,直接身體往後一跳,舉着銅鑼對着我大喊道:”臥槽!黑鬼?哎,不對啊,你活人呢?怎麼身上有煞氣?你到底是人是鬼?”

“我不好端端的站在這兒嗎?怎麼可能是鬼,我說了我有自保能力,放心吧。”我對着小道士說道,這個小道士還是挺好的。

“好吧,那就行,那我就先上樓休息了,趕了一天了,我也挺累。”小道士拿着木牌就上樓休息了,我連忙將重力符去掉,以免我上樓的時候把樓梯給踩爛了,悄悄地放在地上,不過因爲剛去掉重力符,有些不適應,還弄出了很大的聲響,我尷尬地笑了一下看着老闆,老闆那眼神看我跟看着怪物一樣。

隨後我也上樓找到了第二間房,到了房門前,這時候我才發現這個木牌到底有什麼用,原來是這個門的鎖,需要木牌在上面插進去才能將門推開,我心想還挺高級。

進去以後也沒有想那麼髒亂差,能住人就行,跑了一天了,我也有些累,我知道這裏面也住的不是正常人,儘量放輕腳步,以免惹出什麼莫名其妙的禍。

隨後就躺在牀上,本來想思考點事情,但是實在太累了,就這麼睡着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