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月sè之下,這女子的眼睛睜得很大,可謂死不瞑目。

「你……你居然敢殺她!」

另外四個人滿臉驚駭,他們大約做夢也沒想到這女子竟然會在一個照面就被秦朗給幹掉了。而且,這女子身份可不簡單,如今在這裡被幹掉,門派追究下來,他們四個人也會有麻煩,所以一個人情急之下竟然用了「敢」字。

「有什麼不敢!她敢拿劍捅我,就要做好被我打死的準備!」秦朗冷哼一聲,身體四周的煙霧再度消失,「你們四個也一樣!」

「不錯!秦朗崽兒,你沒有讓我失望,對女人也是這麼狠!你師父還說你婦人之仁,看來根本沒這回事。」這時候任美麗的聲音忽地響了起來,顯然她知道了剛才發生的事情。

極品夫妻 野蠻格格之風華絕代 秦朗沒有理會任美麗。

任美麗可是真元境的境界,當然可以遊刃有餘關注秦朗的動靜,而秦朗卻沒有這麼大的本事,他必須要打起十二分jīng神來應付眼前這些對手。

不過幸好秦朗已經幹掉了對方一個人,否則對方再度擺出劍陣的話,秦朗還真是不好應付,畢竟是雙拳難第四手,何況對方一共是十隻手。

「你殺了金霞師妹……你就是我們青城派的敵人!你一定會不得好死,誰都解救不了你!除非你馬上跪下,束手就擒,讓我們將你送回山門,從輕發落!」一人向秦朗聲sè俱厲地喝道,並且向秦朗抬出了青城派的名頭。

青城派,這可是道教旗下赫赫有名的一個門派,的確是不容小覷。

若論資質,青城派甚至比峨眉派還要歷史久遠,甚至在平川省自古就有「問道青城」的說法,所以這青城派就相當於是道教在平川省的代言人,地位非同小可!

如果是尋常江湖人,絕對不願意跟青城派交惡,行走江湖的幾個重要的忌諱之一,其中一個就是不能招惹道士。

但秦朗倒是好,直接幹掉了一個道姑。

而且還是青城派的道姑。

如果是別的江湖人士,不小心殺了一個青城派的人,肯定會寢食難安的,但是秦朗不同。因為在秦朗的眼中,青城怕再厲害也只是一個門派而已,秦朗好歹也是「宗字輩」的傳人,心裡層面還是佔據了優勢的。

「讓我跪下?你是傻.逼么?」秦朗冷哼一聲,「不過你是真傻還是裝傻啊,你以為抬出一個青城派的名頭,就可以在我面前裝.逼了?別說青城山了,就算你是道教嫡傳,老子也照殺不誤!」

秦朗再度出手,這一次直接攻向那個叫囂讓秦朗下跪的傢伙。

嗡!

那人見秦朗主動進攻,趕忙抖動長劍,護住全身,竟然採取了守勢,他這是不想讓秦朗靠近,免得被秦朗的毒藥所傷。

嗖!嗖!嗖!嗖!嗖!

另外三個人見狀,卻也不上來幫忙,直接用暗器偷襲秦朗,這三人大概也是不想冒險。

秦朗跟唐門的人打了不少交道,當然知道如何應付暗器,直接將攝金吸鐵輪丟了出去,頓時就將這三人放出的暗器給吸納住了。

同時,秦朗一張口,又是一團煙霧噴了出去,對面那人早就提防著秦朗「噴雲吐霧」的怪招,這會兒一見秦朗吐霧,立即抽身飛退。

秦朗見對手退走,也不追擊,張嘴一吸,居然又將這煙霧吞入了腹中,不過秦朗卻乘機擺脫了這四人的糾纏,來到了唐三和劉青山旁邊。

二話不說,秦朗直接將跟唐三、陸青山動手的一個人打得滿口噴血,倒飛了出去。

秦朗正要繼續施以殺招,先前那四人卻又追了過來,再度將秦朗圍住。

不同的是,這一次他們將秦朗、陸青山和唐三一同給圍住了。

「哼,小子!這一次你朋友就在旁邊,看你如何釋放毒煙!」對方一個用嘲諷地口氣向秦朗說道,這人大約是覺得秦朗太愚蠢了,為了照看自己的朋友,卻反而限制了自己用毒的手段。如果不是忌憚秦朗的毒煙,他們四個人足以斬殺秦朗。

「呱噪,你可以死了!」秦朗冷哼道。

「好,我就看你如何讓我死——」

這人的話還未說完,就再也說不下去了,因為他的脖子已經被人給卡住了,這人的眼睛在月sè下幽綠幽綠,就如同惡鬼一樣。

喀嚓!

頸骨碎裂的聲音響起,這人居然被人擰斷了脖子——

這是見象和尚出手了。

因為秦朗沒有辦法打破這四人聯手的局面,所以他也懶得浪費時間了,直接讓見象和尚出手偷襲,果然一擊得手。

「小畜生!」剩下三人之中有人大罵道,但是畏懼於見象和尚的手段,卻不敢貿然進攻復仇,這三個人反而如臨大敵一樣盯著見象和尚,並且這三人靠在了一起,似乎生怕見象和尚再度出手偷襲。

但秦朗並沒有急於讓見象和尚動手,因為秦朗感覺到對方的底牌還沒有真正顯現出來。秦朗不知道葉家是如何請動青城派為他們出頭的,但秦朗知道如果是青城派插手這場鬥爭的話,今天晚上的事情就不可能這麼輕易地收場。 ?盛名之下無虛士。

青城派,在平川省內的江湖上那也是赫赫有名,其名聲絲毫不亞於唐門。

不同的是,一正一邪而已。

當然,所謂正邪只是相對而已,如今秦朗也算是江湖人士了,對於這江湖的各種「潛規則」也頗有了解。知道這江湖之中沒有所謂的正邪、對錯,從來都是實力為尊、勝者為王。

勝者為王,只要你勝利了,自然便是正義的,因為規矩都由你來定,正邪也由你來定。

朝代更替如此,江湖也是如此。

如今佛、道為尊,那麼跟佛、道有關的門派,自然便是名門正派,而其餘的門派自然都是邪魔外道,這是無庸質疑的事情。

青城派,為道教一脈,聲名赫赫,實力自然不容小覷。

今夜,秦朗本以為是葉家出動高手復仇,但是他卻猜錯了,這一次出動的不是葉家的人,而是青城派的人。

秦朗跟青城派無冤無仇,而青城派的人出現在這裡,顯然是因為跟葉家達成了某種交易,並且在這裡設局對付秦朗、陸青山等。

既然是設局,那麼這個局肯定不簡單。

至少,不會是秦朗眼前所看到的這麼簡單。

「住手!劉志江已經在我手中!」

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從劉志江的別墅中傳來。

這時候,秦朗和陸青山等人才留意到別墅中的打鬥聲音早就停止了——

顯然有人攻入了別墅中,殺光了劉志江的保鏢,並且生擒了劉志江。

秦朗原本是來給劉志江解圍的,但是現在看來,解圍這事可不容易。

秦朗、唐三、陸青山等停止了打鬥。

但是任美麗卻沒有停手,因為她根本不在乎劉志江的死活。

「任美麗!請你過來歇會兒。」秦朗只能用商量的語氣讓任美麗停手,因為他根本左右不了任美麗的想法。

任美麗這一次卻很配合,冷哼一聲,暫時放棄了打鬥,回到了秦朗這邊。

「陸青山、秦朗,你們這些人到別墅裡面來談吧。」一個高傲的聲音說道。

不過,這廝有高傲的本錢,因為現在劉志江就在他的手中。

劉志江如今也算是秦朗和陸青山這邊的人,所以秦朗自然不可能看著他死在這裡。

更何況,即便是劉志江死了,這幫人也肯定不會放過秦朗和陸青山的。

秦朗讓見象和尚確認四周沒有槍手之後,這才跟陸青山、唐三和任美麗一同走入了劉志江的別墅之中。

愛住不放 果不其然,劉志江的保鏢全都沒了。此時的劉志江,躺在客廳的地板上,被一個人踩在腳下,那人是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大馬金刀地坐在客廳前方的木椅上,他的腳就放在劉志江的頭頂上,將劉志江踩得死死的,顯得極其張揚跋扈。

在個青年的旁邊,站著一個熟面孔,這人秦朗見過一面,這人是葉家的吳影夢。

吳影夢恭敬地站在青年的背後,越發凸顯出這個青年的身份不簡單。

看到秦朗和陸青山走進來,劉志江感覺到異常地羞憤,拚命地掙扎,但是卻無法擺脫這青年的腳,而且他越是掙扎,對方的這一隻腳似乎踩得越狠。

「秦先生……殺了他們!別管我!」劉志江怒吼了一聲。

「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那青年一聲冷哼,腳尖一碾,竟然將劉志江的下巴骨給錯位了,劉志江自然便無法說話了。

收拾了劉志江,青年的目光落在了秦朗和陸青山身上,不屑地說道:「葉家真是太弱了,連兩個鍛骨境界的小鬼都收拾不下來。吳影夢,你們開出大價錢,就是要我們對付這兩個小子?你確信沒弄錯吧?」

「沒錯。就是這兩個小子!」吳影夢說道,「青陽子小師叔,就請你將這兩個小子擒拿或者斬殺吧。」

「青陽師兄,這小子殺了金霞師妹!你要替她報仇啊!」青城派有人說道。

「什麼!他殺了金霞師妹,怎麼可能!」青年腳上稍微用盡,劉志江的門牙便被踩掉了,「她可是通玄境界的修為,這小子如何能殺她?」

「這小畜生用毒!」那人說道,「更何況,他背後還有一個高手,已經達到了武玄層次。」

「嗯?」青年將目光投向了見象和尚和任美麗,他自然是看出了見象和尚和任美麗兩人的修為,淡然地說,「姑娘,我也不問你的來歷,只要你不過問這事,我便任你離開,如何?和尚,你用的是佛宗功法,卻又怎麼跟邪魔外道混在了一起,如果你不插手今天的事情,我也不為難你,不過你要跟我回青城派去。」

這青年對任美麗和見象和尚的語氣還算客氣,但是客氣之中卻帶著一種不容抗拒的味道,因為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對付見象和尚、任美麗兩人。

「你以為自己是誰啊,想讓我走就走?」任美麗絲毫不給對方面子。

「本人青城派真傳弟子青陽子,難道你非要我點明你的來歷么?」青陽子的語氣變得凌厲起來。他從任美麗的境界和招式已經推測出任美麗的來歷了,之所以不點破,那也是因為他不想跟魔宗起衝突。儘管很多江湖人士都視魔宗為邪魔外道,但是真正敢在魔宗面前叫囂「除魔衛道」的江湖人士可不多。

因為這不僅需要很大的勇氣,更需要強大的實力。

「青陽子……哼,別以為名號前面有一個『青』字就可以在姑nǎinǎi面前囂張。別說你一個青陽子了,就算是你們青城派的掌門來了,姑nǎinǎi都不怕!」任美麗的xìng格原本就很囂張,以她的身份和修為,也不會將青城派的什麼真傳弟子放在眼中。

「既然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除魔衛道了!」青陽子看樣子是準備撕破臉面了。

「阿彌陀佛!青陽子,老衲也看不慣你裝.逼的樣子,還是動手見真章吧。」見象和尚不知道裝.逼是什麼意思,但這話是秦朗讓他說的,他自然照說不誤。

「好!既然你們都要尋死,本人也就不跟你們客氣了!」青陽子霍地站了起來,然後說道,「那我就先踩死腳下的這一隻『螞蟻』,再來收拾你們!」

可憐劉志江,好歹也算是夏陽市首富了,但是在青陽子這樣的人眼中,也只是螞蟻而已。當然,這也是因為青陽子背後有青城派,劉志江這種人,雖然是夏陽市首富,但是被打死了,六扇門肯定不會替他出頭的,而jǐng察肯定是調查不到青陽子頭上的,因為青陽子這種人,恐怕連身份證、戶籍等信息都沒有,jǐng察如何去抓他?更何況,青陽子這種人,哪是那麼容易被抓住的。

「也好,我也想試試踩在別人頭上的滋味了!——見象動手!」

秦朗並沒有打算妥協,他讓見象和尚立即動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擒拿住一個青城派的人,並且將這人踩在了腳下。

這是秦朗對青陽子發出的最強挑釁! ?..Co

與《少年醫仙》相關的推薦閱讀:——————————————————————————————–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作者:逐沒)正文,敬請欣賞!「小子,你敢把我青城派的人踩在腳下,你這是在找死!我會先踩碎這隻『螞蟻』的腦袋,然後我會將你的腦子也踩在腳下!」青陽子怒吼道。【】免費電子書下載

「隨便你。」秦朗不為所動,「你可以踩死他,我也會踩死你們青城派的人,而且數量還不止一個!當然,我希望將你踩在腳下!」

「好武幻輪迴!好!想不到你這個鍛骨境界的螻蟻,竟然敢在本人面前叫囂!今天,誰都解救不了你,所有阻我的人,都得死!」青陽子顯然是動了震怒,不過他卻沒有將劉志江的腦袋踩扁,而是大步向秦朗這邊走了過來,看樣子是準備將秦朗斬殺了。

「主人小心,這人的境界已經達到了武玄第二重剛柔境了,他的真氣剛柔兼濟,神鬼莫測,連我都應付不來!」見象和尚的警告在秦朗耳邊響起,「主人,你趕緊退走,我來給你斷後吧!」

「不用!武玄第二重么,正好見識見識!」秦朗居然不退,不過他也不敢掉以輕心,他的口鼻之中再度噴出綠色的煙霧,見到秦朗釋放出五毒閻羅毒霧,青城派知道厲害的人趕忙提醒其餘人小心。

「邪魔外道,你以為憑藉一點歪門邪道的功夫就可以跟我抗衡么!你簡直太天真了!給我破——」青陽子冷喝一聲,向著秦朗所在的地方遙遙一掌劈了過來。

說來也怪,秦朗身體四周本來是被綠色的煙霧所包裹的,煙霧自然是很難被劈開的,但是青陽子的這一掌,卻是異常地詭異,竟然將形的毒霧給劈開了,似乎他的掌力比這毒霧還要柔和。但是,當毒霧被劈開之後,秦朗整個人也就飛了出去,因為一股大力狠狠地撞在他的胸膛上。

剛柔境。

真氣剛柔兼濟,果然是難以抵擋!

蓬!

秦朗被青陽子一掌隔空擊飛,如果換成別人,恐怕這時候已經傷筋斷骨、鮮血狂噴了,但如今秦朗身體佛魔合一,身體肉身之強,簡直是鮮有人能及,青陽子隔空一掌雖然把秦朗給擊飛了,卻還未能將秦朗骨頭打斷,反而秦朗藉助飛退的時候化解了青陽子大部分的掌力,最後秦朗翻身落地,穩穩地站在了大廳門口。

「好!居然能夠接下本人劈空一掌,看來也有那麼一點本事。不過,你想跟我叫板,卻還沒有資格!三招,我若全力出手,三招之內你必死疑!」青陽子冷冷道,「不過,看在你能夠接我一掌的份上,我給你一個保留全屍的機會。跪在我面前,束手就擒,跟我回青城派聽候發落,如何?」

「自以為是的傻.逼!你以為自己是誰,武林盟主么?」秦朗冷笑道,渾然不懼。

「看來,你真是存心找死!」青陽子再度出手,身形一動,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向秦朗激射而來,全力一掌擊向秦朗,看來是準備將秦朗斃於掌下了。

「主人,小心——」

見象和尚一聲大喝,擋在了秦朗面前,一記羅漢拳擊了出去,準備攔截住青陽子。

「和尚,你助紂為虐,該殺!」青陽子大喝一聲,向著見象和尚揮掌拍了過去。

同時,任美麗、唐三、陸青山再度出手,跟青城派其餘人斗在一起。

砰!砰!砰!砰!砰!

拳**錯,頃刻間見象和尚就跟青陽子過了數十招。

見象和尚功力深厚、招式精妙,卻依然法彌補境界上的差距,被青陽子逼得節節敗退,不斷地退後,以化解青陽子的剛柔真氣。

但見象和尚認為自己跟青陽子拚命至少給秦朗製造了逃走的機會。

可惜的是,秦朗卻並沒有逃走,因為他不可能獨自逃走。

蓬!

朗不肯獨自逃走,見象和尚終於抵擋不住,被青陽子給打得連連後退幾步,不過見象和尚可是毒人,身體的力量和抗擊打能力都比同境界的人強了很多,雖然被青陽子一掌震飛,但見象和尚並未受傷權少——惹火傷身。

吼!

見象和尚被青陽子擊飛,毒人的狂暴頓時就顯露出來了,這廝發出一聲野獸般的怒吼,再度向青陽子沖了過去。

「莫非這和尚中邪了?」青陽子皺眉低聲說道,見象和尚忽地變得狂暴起來,的確讓青陽子感到有些意外。就算是普通人,一旦發狂起來,其力量都會大增,何況是一個真元境的武者。見象和尚本是毒人,一旦發狂起來,就算是青陽子也感到十分棘手。

而這時候,秦朗的身體四周再度出現了五毒閻羅的煙霧,然後秦朗向見象和尚說道:「見象,你擋住這個傻.逼,我去把青城派其他人都毒殺了!」

秦朗說話的聲音可不小,他這是故意說給青陽子等人聽的。

「該死!」

果不其然,聽見秦朗有這樣的想法,青陽子立即暴怒,狠狠幾招逼開了見象和尚,然後向秦朗撲了過來,「小子,在本人面前,你還想殺我青城派的人,你這是白日做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