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咦?兩名聖劍師,你是安雲學院的那個老狗,你是誰?」攻擊被擋住之後,來人有些意外,站到藍家人身邊冷冷開口道。

九回老人成名比較早,那一輩的高手間大都熟悉,所以馬上被認出,不過君墨塵年紀太清,對方完全不認識。

「藍焦陽,你想要殺老夫的弟子,先問問老夫手中這把劍。」九回老人向來不離手的酒壺已經換成了長劍,寸步不離的站在方少南身邊。

「老狗,你的弟子不能殺,我們藍家的人就該死了?兩名聖劍師保護,怪不得如此囂張!」

藍焦陽是藍家的長老,這次負責保護來混亂峽谷這些人的安全,只不過這邊有學院老師負責安全,他跟著另外一批人在闖峽谷身處。

今日是學院通知錄取資格的日子,他們從深處趕回來,本想給藍傑撐個腰,沒想到見到的卻是被廢了手腳的藍傑。

藍家向來護短,居然有外界人對藍家人出手,自然不會放過。

沒想到隨便一個普通的初級法師,居然牽扯出兩名聖劍師! 「七長老,安雲學院欺人太甚,非但欺辱我,還不把藍家放在眼中,我為了維護藍家的顏面與之據理力爭,居然落得這般下場,七長老一定要為我報仇!」

藍傑胳膊、腿被廢以後,本已經完全放棄躺在地上。

但此刻藍焦陽的出現,給了他一抹希望,就算他死,也不能讓方少南活!

聽到藍傑說安雲學院不把藍家放在眼中,藍焦陽的火氣更勝,舉劍就要出手。

「呸!放你個狗屁,一切都是你這狗東西惹出來的麻煩,連累了藍家不說,還破壞藍家與安雲學院的關係,甚至抹黑藍家在天下人眼中的形象,還好意思開口?」

就在藍焦陽要出手的時候,藍英站了出來,朝著藍傑大罵。

「藍英?你怎麼站在那邊?到底是怎麼回事?」若說被別人攔著,藍焦陽可能直接打過去,但同是藍家人就不一樣了。

「七長老千萬不要被那個女人騙了,她看上了那小子,早已經叛變了,雲步山的時候就總是找我們麻煩,她是故意的……」見藍英開口,藍傑拚命吶喊,企圖繼續激怒藍焦陽。

藍焦陽是活了幾十歲的人,豈會如此被挑撥,收起長劍盯著藍英道:「藍英,你來說清楚。」

雲步山中藍傑和藍英的確看不順眼,藍英也不喜歡藍家,但他相信在這種大是大非上,藍英比任何人都靠得住。

在這一代之中,藍英是最被看好的一個人,只可惜……

「……之前發生的事情都是兩個人各執一詞,不過以藍傑的人品,說謊的一定是他。至於後面,技不如人輸了不認賬,陰險狡詐的污衊安雲學院,故意挑起學院同藍家的爭鬥,單是這一點,就該死!」

藍英先前讓方少南別殺了藍傑,就是知道七長老也在混亂峽谷中。

廢了一個藍傑不算什麼,殺了他卻不一樣,那是向藍家發起挑戰。

不論什麼原因,藍家弟子只能死在藍家人手中,若是被外人殺了,一定會報仇到底,這一點讓她十分厭惡。

雖然她讓方少南放過藍傑,卻沒想過讓藍傑繼續活下去。

「藍焦陽,事情始末明眼人一看便知,別和老夫說你看不出來,這麼多年活到狗肚子去了?」九回老人先前並未急著爭辯,待到藍英說完后才開口。

他們這個年紀的人精明的很,藍傑自以為很聰明想混淆視聽,其實一眼就能看穿。

聽到藍英的話后,藍焦陽已經信了她,只是——

藍家可不是普通家族,最看重臉面,現在還被人指著鼻子罵,就算明知是藍傑搞出來的事情也要硬撐下去。

心中不止一次大罵藍傑惹禍精,面上卻要站在他這一面。

「九回,被仗著你們人多就瘋狗亂咬人,藍傑固然不對,但那小子一點錯都沒有?還有,當時兩個人因為什麼發生爭端,誰對誰錯,能拿出證據來嗎?」

「單是他說被藍傑逼著在清風河遊了三天,也沒有任何證據。」

「就算這一點是真的,後來藍傑兩次被扔進清風河,兩者算是抵消了!」 藍焦陽不敢直接判定是藍傑的錯,那樣的話就做實了藍家人胡攪蠻纏,輸了不敢承擔的罪名。

死一個藍傑不要緊,藍家的名聲絕對不能破壞。

至於同安雲學院的關係,兩者間本就是因為利益相互合作,事後可以關起門來慢慢談。

藍英早已經料到這一點,藍家人固執的很,沒有確鑿的證據,絕對不會認錯,她已經儘力了。

而躺在地上哼哼的藍傑聽到藍焦陽的話后,臉上滿是不甘之色,他聽出來藍焦陽不打算向方少南出手了。

「七長老,你——」

「混賬,閉嘴!」

藍傑不甘的想要再次激怒藍焦陽,剛一開口就被藍焦陽打了一掌。

這一掌雖然不致命,但他已經身負重傷,被拍一巴掌后遊走的氣越來越少,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九回老人看了方少南一眼,微微嘆了一口氣,在藍焦陽出現的時候他已經料到這個結果,和藍家打交道幾十年,太清楚他們的固執。

只要沒有確鑿證據,這事就這樣了。

懊惱的是第一次替自己弟子出頭,居然就這樣不了了之。

方少南到是沒有什麼反應,反正藍傑已經成了殘廢,至於那條命,活著也是廢人,無所謂。

但就在所有人都認為失去就這樣不了了之的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安奮卻站了出來。

若說真正有關係的兩個人,便是藍傑和安奮,只是後來藍傑始終咬著方少南不放,出頭的也是方少南,才會將安奮忽略了。

「等一下,我還有話要說。」

安奮雙拳緊握,臉上掛滿了憤怒,藍家實在太無恥。

高層都知道接下來該關起門來慢慢解決,這邊近千人,代表了近千個家族,鬧得越久對雙方的名聲都不好,所以安奮一開口,陸之凡黑著臉道:「安奮,退回去。」

他這個兒子從小身子弱,被嬌慣得無法無天,平日里經常惹事,這次讓他到混亂峽谷完全是為了歷練。

誰知道那麼多人看著他,還是惹出這麼大的簍子。

表面上看安雲學院佔了上風,實際上事情被添油加醋傳出去,對安雲學院的名聲也不好。

陸之凡是安雲學院校長,也是安奮的爹,按理說他說話安奮該老老實實躲角落裡面反省去。

不過——

「哼!陸之凡,你居然敢不相信我,你完蛋了!」

當著近千人的面這麼和老子說話的,也就安奮這麼一個另類,當面威脅自己親爹,方少南都無奈笑了。

聽到這話,陸之凡滿臉無奈之色,恨恨的瞪著安奮,剛要開口,又被安奮搶了先。

「老東西,本少在這裡最後說一遍,錯的人是他,只要你將他一巴掌拍死,承認是藍家的錯,小爺我就不再追究,否則——哼!」

不但敢威脅陸之凡,連藍焦陽一起威脅。

此刻的安奮可不是先前那個站在方少南身後的少年,那副囂張的模樣,詮釋了什麼才叫做二世祖!

被一個小輩威脅,藍焦陽哪能咽得下這口氣,憤怒咆哮道:「小子,你告訴老夫,否則怎麼樣!?」 藍焦陽是真的怒了,先前藍傑被打成那樣,他都很快冷靜下來,知道事情多半是藍傑搞出來的,追究下去對藍家沒有任何好處。

此刻卻不同。

當著這麼多人面被一個小輩指著鼻子罵,若是不嚴懲他,真當藍家好欺負?

安奮若不是陸之凡的親生兒子,藍焦陽一巴掌就能拍死他。

「藍老狗你敢!」眼看著藍焦陽一劍劈過來,九回老師當即出手,兩個人在半空中打了起來。

藍焦陽也是一名聖劍師,但九回老師可還是強大的魔導師,動真格的藍焦陽完全不是對手。

「嘭!」

就在這時,一道藍色信號發了出去,藍焦陽在叫人過來。

見到半空中交鋒的藍焦陽和九回老人,安奮嚇得縮了縮脖子,躲到方少南身邊吐著舌頭道:「藍家還真都是瘋狗,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非要動手?」

他這邊說完還故意看了一眼藍英,這位也是一言不合就動手的主。

面對安奮的挑釁,若不是因為眼下情況特殊,早就一巴掌甩過去了,「惹事精。」

藍英最終也是罵了一句,便緊張的盯著藍焦陽和九回老人的對戰。

方少南無奈嘆了口氣,卻沒說什麼,安奮這樣做雖然有些衝動,但未必完全是壞事。

對上這樣蠻不講理的藍家,有時候就要打回去,打到他們怕了為止!

見方少南沒有責備,安奮頓時笑了起來,湊到方少南耳邊悄悄道:「白大哥放心,一會有藍家人好看的,就等著他們給你道歉吧。」

安奮聲音壓得極低,在他身邊的方少南都聽得模模糊糊。

轉頭看向一臉神秘的安奮,方少南雙眸募地亮了起來,難道安奮手中有確鑿的證據?!

信號彈放出去后,一刻鐘左右又來了一名老者,這位連話都沒說,直接加入到藍焦陽和九回老人的戰局之中。

九回老人劍客和法師雙修,與藍焦陽對戰完全站了上分,但此刻再加入一名高手,優勢漸漸被拉平。

一連來了兩名聖劍師,這等站在這個世界頂端的高手哪個不代表一方勢力,可藍家隨隨便便就招來了兩位。

「別小瞧藍家,畢竟上萬年的積累,族中還有比這恐怖的存在。」藍英也一直站在方少南身邊,待另外一個聖劍師出現后,在方少南身邊道。

她想要提醒方少南,最好還是不要與藍家作對,那真是個馬蜂窩。

方少南知道藍英的意思,對她點了點頭,藍家若是不招惹到她,自然不會主動去和藍家為敵。

但要是藍家找過來,她也絕對不會懼怕!

戰鬥還在繼續,聖劍師之間的交鋒太過狂暴,都已經登上半空中戰鬥,距離冒險者營地有一段距離,那片地方被波及得一片狼藉。

方少南盯著看了一會後,眉頭微微皺起,轉身對君墨塵道:「戰況怎麼樣?九回老師會贏嗎?」

兩名聖劍師聯手,方少南多多少少有些擔心。

若實在沒辦法,只好讓君墨塵幫忙出手,絕對不能讓藍家佔了上風! 「放心,雙方持平,誰也奈何不了誰,而且他們不會動用底牌,小打小鬧很快就會結束。」君墨塵淡笑的開口,絲毫不把那邊的戰鬥放在眼中。

藍焦陽之所以出手,是被氣得太狠,打了這一場氣也便消了。

聽到君墨塵的回答后,方少南嘴角抽了抽,這等戰鬥被稱為小打小鬧,真不知她們的戰鬥算什麼?

小孩子過家家?

不出君墨塵所料,還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三名聖劍師從半空中落下,雙方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藍家出了兩名聖劍師,居然討不到任何好處,實在丟人。

至於九回老人也覺得心中窩火,這架打得不過癮,很多殺招都沒施展,還不如喝酒來的痛快,所以落回地面后拿出酒壺狠狠灌了兩大口。

「陸校長,這件事情你是不是該給我們藍家一個交代,難道因為他是你兒子就選擇包庇?」

戰鬥上分不出勝負,又回到談判狀態,這次換做藍家向安雲學院討說法。

聽到藍焦陽的話,陸之凡擰了擰眉,看了一眼方少南身邊的安奮,眉頭皺得更緊。

安奮雖然性格頑劣,但絕對不會在正事上犯渾,今日這麼做,還敢威脅他,一定有什麼依仗。

知子莫若父,陸之凡可以確定安奮手裡肯定有確鑿的證據,就是不知道他為什麼還不拿出來,想等到什麼時候?

「安奮!」陸之凡瞪了安奮一眼,威嚴開口。

偏偏安奮不吃他這一套,絲毫不把他老子放在眼中,而是繼續對著藍焦陽道:「怎麼?打不過就想耍賴?和藍傑一樣,輸了不認賬,還挑起這麼大的爭端。」

見這個時候安奮還在繼續出言嘲諷,藍焦陽不禁眯起雙眸,腦海中開始盤算著。

兒子惹了這麼大禍當老子的卻不出手教訓他,而且面前的小子看著很精明,雖然一臉囂張,卻不是那種什麼都不懂的莽夫。

為什麼敢這麼囂張?那一定是勝券在握!

藍焦陽不傻,打了一架后徹底冷靜下來,看著自信的安奮,心中暗道不好,今日怕是要栽了!

一旦對方拿出證據來,證明一切都是藍家的錯,真會落得被天下人唾罵的下場。

「七長老,這事?」藍家後來的這名聖劍師停下來后已經從另外幾名藍家人口中大概了解到起因,他同樣看出安奮有所依仗。

最重要的是,他不一開始將證據拿出來,非要將事情鬧得不可開交,絕對不簡單。

他們比方少南想得更深一層,對方這麼做,絕對有目的。

「怎麼?不敢開口了?現在向我和白大哥道歉還來得及,她就省了,便宜你們一次。」安奮笑得越發燦爛,看著真的很欠揍。

藍焦陽同另外一名聖劍師對視一眼,確定了彼此的意思,寒聲道:「如此囂張跋扈,怎麼會被藍傑算計,今日你若是不拿出證據來,休想安然離開!」

一咬牙,藍焦陽決定強硬到底。

不管對方拿出什麼證據,都死不承認!

安奮等的就是藍焦陽這句話,待到他說完后,唇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朝著遠處招了招手,「小山,換你上場了!」 安奮的話落,一道青色的身影從遠處飛掠過來,片刻到了安奮身邊,男子年紀同安奮相差不了太多,看著卻比安奮沉穩太多。

大家族中的少爺、小姐身邊都有護衛,以安奮的身份帶個護衛並不算什麼。

一瞧見小山出現,藍焦陽布滿皺褶的老臉上露出笑容來,褶子都要笑開了。

他還當安奮手中有著什麼樣的證據,感情鬧了半天就叫來了他的護衛,到底年歲小,天真。

方少南見到小山後,眉頭也微微皺了皺。

安奮若想說有人證的話,根本不算數,誰都知道,自己的護衛不能作人證。

「靠,等了好半天還以為那小子會拿出什麼證據來,感情就是讓他自己的護衛做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