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你們不講細緻一些,我什麼都不知道、不明白,該怎麼滿意啊?」

「真是個愚蠢的皇帝啊,那麼就讓我來給你解釋一下吧!」

正版的蠅妖精,雖然個頭不大,但五臟俱全。她們的手辦身體之中,天然添加了『次神脈』,完成了全套禍改造,並且配備了『神性領域』與『泡泡空間』。

單憑這一點,她們在境界上絲毫不弱於『真禍』。如果論真實實力,甚至可能被『害級』吊打。畢竟魔蠅娘是拿來看的,不是戰的。

其次,每一隻蠅妖精的合格出廠,都代表著『暴食虛界』各項尖端技術的應用。比如妖精精神頻道、靈魂數據化、載入各種技能、錄入常識、獨特的性格,以及唯一的靈魂……

綜合算下來,西撒家任意一隻蠅妖精的成本價,大概維持在五百萬左右。錫蘭貨幣最近一直在膨脹中,如果放在十年前,一隻蠅妖精的成本起碼也有七十萬。

因為許多必須材料都由『暴食虛界』提供,按成本價計算,一隻蠅妖精的身價大約是兩百萬。她們的身價已經超過同體積的黃金了。

往桌子上擺兩個,一個1:1純金打造的蠅妖精塑像,一個是剛睡醒還沒刷牙的蠅妖精。是要是選擇了純金的那個,絕對吃了大虧。誰要是挑了活的那個,這輩子註定被坑的傾家蕩產……

眼睜睜看著這麼多的『人形黃金』飛過去自爆,西撒再也有錢也支撐不住,於是主機娘給了對策。

放棄如今的高端身軀,專門為『自爆』量身打造全新的『自爆之軀』,有效減小成本,同時增加爆炸的威力。

兩種身體的區別,就像蘋果智能機和太古諾基亞一樣。卸載掉蠅妖精的各種福利程序,剔除體內的世界之脈,解除神性領域,只保留『自爆能力』,把她們當成超大號的『自爆魔蠅』來培育。

這樣一具身體的成本,也就幾萬塊的樣子,所產生的抱著效果,絲毫不比普通微型導彈差。而且自爆妖精釋放的並非單純的『爆炸力量』,還有『神力衝擊』,已經可以歸納入『魔法武器』的行列,標標準準的『蠅肉炸彈』。

折姝 西撒有些不忍心的問道:「你們的意思是,直接把她們當做超級炸彈來培育?」

「對啊!反正都要自殺了,還安裝那麼多東西作甚?一隻妖精的造價可是很貴的,而且她們一轉眼就跑去自爆,損人不利己。所以開發一款專業身體,只要死的轟轟烈烈就行。我們研發的,是最專業的『自爆向』身軀,除了自殺再沒別的用途。因為專註,所以專業;因為專業,所以卓越;因為卓越,所以信賴。我們的自爆魔蠅娘,絕對是最棒的,炸一次就想炸第二次。假一賠十,不爆不要錢。」

「算了,就這樣吧,反正又不是真死。」西撒想了想,也只有如此。

「有什麼好難過的,其實這是一件大好事啊!」主機娘開始主動解釋道,「你看,假如我們分別有一枚導彈,和一隻蠅妖精,你會選擇哪一個?」

「選擇導彈的話,原罪財團最普通的魔力制導導彈,內部批發大概是十萬一枚,射程有限,威力也就那樣,而且命中率不高,容易被攔截或者規避。如果選擇我們開發的自爆娘,一隻大概是三萬左右,威力不相上下。速度可能略慢一線,但擁有自我意識,可以進行規避、潛行,在『虛無之地』中隱藏,然後有目的性的自爆,性價比遠超普通導彈!」

經主機娘這麼一說,西撒立刻覺得『自爆娘』是一條很不錯的道路,為什麼要拒絕呢?應該大肆鼓勵,全力支持才對。

……

戰場上,身穿『娘化撒』,再穿『魔宮皇后』,再穿『虛擬神格武裝』的西奈,正與黑鋼座戰個痛快。

在層層防護與強化之下,西奈這隻戰鬥力為零的弱渣,被強行拔升到一個恐怖的地步。哪怕僅僅是無腦的滾臉,就可以釋放出一大堆可可怕的攻擊,逼得黑鋼座不斷後退。

此刻,無論黑鋼使用什麼樣的攻擊手段,都無法擊破西奈最外層的神格武裝。同時開啟暴食降臨的西奈,則一點點吞噬著黑鋼座的裝甲。

無可奈何之下,黑鋼座又一次使出超級動力液壓噴射鐵拳,重重砸在西奈的腹部,如同棒球手怒抽棒球一樣,瞬間將西奈打得倒飛出去,如炮彈擊穿重重阻隔,飛出數百米元,最終最終在『神性領域』的減速效果下停止。

接著,西奈毫髮無損的站起來,又蹦蹦跳跳的跑回來繼續戰鬥。(未完待續。) 此時黑鋼座低頭看手,他的右臂因為劇烈衝擊神格武裝,已經徹底扭曲變形,五指扭曲成一團被砸扁,再也分不開。手臂處剛剛被西奈打出的邪拳切割開,在巨大力量的衝擊下徹底爆開,內部零件噴洒出來,現在徹底報廢掉,轉動都困難。

他有心逃走,但是悲哀的發現左腳上纏著一道詭異的繩索,這是奈奈閑著無聊,在家用世界之脈編織的繩索,一旦纏繞住,不經主人允許,除非是處於自己神國內的災神,否則任何人都無法掙脫,屬於一件神器。(奈奈絕對不會承認這是她為西撒打毛衣打出來的失敗品,居然打出神器了?真是諷刺啊!)

黑鋼座一個死亡次神,又如何掙脫奈奈小魔王製作的神器?(奈奈****尺寸不如艾爾莎與麗塔,可恥的成為了小魔王,而非大魔王。)

如今的黑鋼座,身體被自己的『死亡神域』包裹,但神域外圍,是西奈釋放的數百張『暴食之口』。它們瘋狂撕咬黑鋼的神域,吞噬他的身體,他卻無力反抗,再這樣拖下去就真的要完了!

背後升出機械臂,再度為黑鋼座更換了全新的手臂與背甲。不過神域中的庫存已經告罄。再打下去,他將會徹底報廢,然後被對方毀滅掉。現在考慮的已經不是求生,而是想方設法自保!

「等等,讓我想想,現在載入誰的戰鬥模板好呢?」

快速閃爍回來,出現在黑鋼面前的西奈,並沒有急著出手,而是停留原地打開了主機娘提供的必殺技目錄。

西撒一家都知道西奈是個廢材,沒人指望她能超神,所以早早將每個人的必殺技都編寫成模板,像蠅妖精載入戰鬥模型一樣,可以發揮全家每個人必殺技的30%。雖然無法完全模仿,甚至超水平發揮,但對付黑鋼座已經綽綽有餘了!

最終,西奈鎖定了歌絲娜模板,在身邊上百張暴食之口不斷扭動護衛下,她著控制娘化撒張大嘴巴,用神力震動空氣,發出得意的笑聲:「桀桀桀桀,弱者,嘗嘗我的大紅蓮割雞啦核子熱射線吐息吧!」

紅色的『核爆聖糖』能量在口中匯聚,黑鋼座暗道不妙,背後噴射蒸汽柱推動身體橫向挪移,然而腳下突然出現兩張暴食之口,分別咬住雙腳,禁錮了他的行動。下一刻,西奈以一發口炮洞穿了他的身體,整台機械一頓,徹底失靈,就像斷線的木偶直接跌落原地,眼睛處的紅光也逐漸熄滅。

「哼哼,果然是不堪一擊的渣渣!」西奈得意的上前,準備收走戰利品,接著翻轉黑鋼座的身體,突然一愣,發現背後的裝甲板居然是打開的,而且裡面的『菠蘿引擎』早不見了!

西奈愣神的功夫中,她身後的『主機娘智囊團』已經開始回放戰鬥錄像,發現西奈被打飛后不久,黑鋼座的動作就比之前慢了0.1秒。這麼細微的誤差自然沒人能差距到,但是現在回想。對方一定將核心送回了『次神脈』中,遠程控制這具身體進行戰鬥。

機械系的敵人就是麻煩,不摧毀核心根本就無法殺死。

「我被坑了?」

……

在西奈開作弊,碾壓黑鋼座的時候,來自未來的『外星五人組』,也早早踏上來到距離戰場一百多公里的小鎮。

「還沒有尋找到嗎?」軍團戰有些嘆氣的問道,「咱們刷盤子掙得錢就快用完了。」

「別急別急,就在這附近了!已經不遠了。」先知抱著一本《數碼暴蠅娘創世錄》回答道,「書中記載的不夠確切,我只能鎖定大致範圍。據說當時南域上演了一場死亡戰爭,死亡的力量撕裂了神秘的空間斷層,來自多元宇宙之外的神秘種族『暴蠅娘』第一次接觸到錫蘭世界。最終她們本著維護美好,追求聖潔的原則,與邪惡的死亡力量作鬥爭。從此數碼暴蠅在錫蘭定居,並且意外和邪惡的冥王撒對上,最終踏上了反抗死亡勢力的自由之路!」

先知手中的《創世錄》,與最近才編寫出來的《舊約》完全不同。蠅妖精手中的原始教本目前還不齊全,裡面儘是露骨的馬屁話,並且在五十年後被列為**,只允許內部交流學習,供她們自我陶醉。

先知的《舊約》,是經過了幾萬年,無數蠅妖精嘔心瀝血修改後的史詩級馬屁讚歌,更加高端大氣上檔次低調奢華有內涵……總之,先知這本b格更高,無限美化了蠅妖精,潛移默化的對閱讀者洗腦,但卻刪減了很多有用的內容信息,導致記錄不清。

不然,他們也會不會浪費一個多星期的時間,來尋找魔蠅娘的蹤跡。當然,五個人並不這樣認為,他們只覺得『暴蠅娘』果然如記載的一般神出鬼沒,只存在於『真實與虛幻的間隙』。是絕對幻想的種族。

聽到先知的話,醫生搖了搖雙馬尾,歪頭問道:「難道未來稱霸整個星海的『數碼暴蠅』,真的是在這個時代出現的?」

「沒錯。」先知點頭保證。她手中的《舊約》,可是考古出土於一個五萬年前古代遺迹中的歷史文本,內容絕對真實不虛!

她不知道的是,這本《舊約》,在五萬年前就已經被蠅妖精們反覆修改了幾萬遍的垃圾話,毫無真實性。更何況《舊約》的原本,本身就是一群蠅妖精妄想出來的垃圾話。真是一群可悲的傢伙。

「太不可思議了,我曾聽聞『暴蠅娘』是被創造出來,可是根據後世的文獻來看,從古至今從未有過與『暴蠅娘』相關的記載,她們的的確確是在『大爆發』末期憑空出現的。你們說,她們究竟是多元宇宙的來客?還是舊神界的初始源頭,『錫蘭艾姆恩』遺留的神秘種族呢?」走在最前面的刺客突發其感,開口說道。

就像當今錫蘭人回顧上古紀元時,眼中總是充滿了迷霧,至於更久遠的太古紀,那更是一無所知,只有蠶絲娘、七號,以及鏡主這類老古董,才了解大破滅之前的歷史。

同樣,這幫來自未來幾萬年之後的外星人,一樣不清楚如今發生的一切。在他們眼中,暴蠅娘就是狂拽炫酷吊炸天的大宇宙頂級無敵物種,與最弱的暴蠅娘相比,在北宇宙收保護費的滅霸算個渣渣!(未完待續。) 未來的『錫蘭君』在大爆發后,在整個宇宙的供養下無限升格,徹底超脫了一個星球應有的形態,維度被不斷拔高,最終變成了『門外之銀本體』那樣的怪物。

而那時的西撒一家也徹底消失無蹤,曾經留下的傳說,也變成了隻言片語的讚歌。渣渣撒辣么叼,他家養的『蠅妖精』,自然被無限吹捧,成為了極度神秘的物種。

因此,此刻趕路的幾人,壓根就想不到他們所無限憧憬的『數碼暴蠅娘』,此刻正一絲不掛的圍著西撒撒潑討要血汗錢。

什麼無比神秘、無比強大、無比高尚,統統都是鬼話。就這幫弱渣也有臉號稱為了『愛和正義』與邪惡的死亡勢力『大冥王渣渣撒』相互抗爭,那才真是見了鬼了。

如果幾人知道被他們寄予了無限希望,唯一能夠擊敗冥王撒,拯救未來的蠅妖精,的生活費,全是蠅王撒一個人默默提供的,一定會哭死在現場吧?

不過他們此刻什麼都不知道,雖然連續尋找了四天,卻依舊一無所獲,不過他們心中充滿了期望。

一想到未來世界『數碼暴蠅娘』的可怕,一想到這是歷史上神秘暴蠅娘的第一次現身,他們就感覺全身上下都開始燃燒,這是絕好的機會!這是史無前例的機遇!這簡直比在天地未分洪荒初開之時搶在十萬紅軍之前奪走造化玉碟還要帶感啊!

這幫未來人覺得自己已經把握住了歷史的脈搏,摁住了時間洪流的咽喉,他們一定可以創造亘古未有的大奇迹!

「必須提高效率,一定要在第一時間接觸到『暴蠅娘』,我們一定要成為整個宇宙最先接觸到暴蠅娘的人,獲得『第一代』的認可!」

「我建議咱們分頭打探情報!」

接下來,五人分散開來,不斷向小鎮的居民打聽最近發生了什麼樣的奇聞異事,並不斷形容『蠅妖精』的模樣,試圖得到有些線索。

然而並沒有誰見過所謂的蠅妖精,幾人在當地村民的指引下,最終浪費半個下午,在當地最大的一家首飾店中,看到了老闆飼養的『小妖精』寵物。

雖然長得是很可愛啦,但這『暴蠅娘』毫無關係!

在南域生活了將近一個月的未來人,早已知道『小妖精』、『大妖精』這兩個自古就存在的種族。他們要尋找的卻是『數碼暴蠅娘』,表面看上去與『小妖精』有些相似,但切開之後,內部構造是完全不同的!

失望而歸的五人聚在一家飯店吃吃完飯,再看看錢包中的鈔票,似乎又要刷盤子打工了,追尋數碼暴蠅娘之路真是遙遙無期啊!

就在幾人埋頭苦吃,心中說不出的陰霾時,身邊出來了兩個人的交談聲:「喂,你聽說了嗎,最近附近又打仗了!」

「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我今天去隔壁小鎮送貨時,甚至感覺到大地在不斷晃動。當地地震局說是有人連環引動爆炸造成的。」

「隔壁鎮子不過五千人,居然還有地震局?太誇張了吧?」這人是剛搬來的,聽完后直接呆住。

「這有什麼?我聽說那裡還有一個『國土戰略防禦攻擊與後勤保障局』的部門,地震局只是下屬分部。全鎮一半的居民都在這裡上班,小孩子也不去學校,要送進專門的部門進行培訓。 黑色梟雄的媽咪新娘 對了,我聽一個有門路的朋友說,附近有兩個死神在爭奪『次神脈』,打的非常激烈,這一次的戰果有可能影響咱們未來的生活狀態。」

「死神?難道是鐮刀死神和鋼鐵死神?」

「不!鐮刀死神的亡靈軍團,已經集體去南方收割莊稼,要持續到九月底,連續收割完三個行省的所有糧食,才會返回。」這人搖了搖頭。

「難道不是『鐮刀亡靈收割隊』與『黑鋼收割機車隊』為了搶生意,而上演的日常衝突嗎?」他是小鎮的老住戶,知道兩大死神經常為了這門生意而衝突。

雖然神靈聽起來高高在上,但凡有上進心的次神,都明白世界之渦供給的神力遠遠不夠,必須開闢新的掙錢渠道。西撒就對外兜售各種違禁品,這兩位死神則壟斷了附近的糧食收割工作。誰干私自收割,嘿嘿,咱可是死神,小心收割你的命!

「這次不一樣了,聽說是外來勢力與『黑鋼王』發生了衝突,他的收割機車隊被拖住。鐮刀死神坐地起價,將收割莊稼的人工費呸,亡靈費提高了一倍。南邊的農場主不得不咬牙忍了!」

「真是多事之秋啊!」

聽到這二人的交談,先知靈機一動,回憶起《舊約》中的記載。據說蠅妖精的第一次現世,似乎就是一場死亡之戰驚擾了不知名的維度空間,將封印其中的『數碼暴蠅娘』釋放出來。

推算時間,差不多就是這個時段。如今她已經鎖定的事發的大致位置,確定了大體時間,而附近只有這一場與死亡相關的戰爭,一定是這裡沒錯了!

「團長,我有一種預感,暴蠅娘一定會出現在這處戰場中!」先知信誓旦旦的看向軍團長。

「這……」軍團長有點為難,手頭的錢只夠五人再吃兩頓飯住一晚,如果再一次失敗……

「相信我,一定能成!」

「團長,我支持先知!」醫生也開口道。

「那好吧,再嘗試一次,如果沒發現『暴蠅娘』的蹤跡,就蟄伏一段時間,繼續刷盤子!」軍團長點點頭。

「不,我要做前台!洗盤子太累了,太傷手了。」醫生連連搖頭。

……

在幾位未來人商議對策時,被對手逃掉的西奈也放棄了繼續進攻。黑鋼神域經營多年,擁有堅固的陣地,內部還有一條『蒸汽亡靈』生產線。她一時半會也無法摧毀掉,還需回去找西撒借『海螺妹妹』一用,直接強|拆了對方的次神脈。

因此,西奈果斷鳴金收兵,隨後生命三女神飛了過來,開始和西奈大打出手,爭奪『西撒娘變身寶石』。

因為她們四個的基因一致,所以任何一個都可以直接殖裝克隆體,從蠅妖精變成人類,感受做人的感覺。這麼新奇的事情,三女神當然不會放過。

更何況一旦殖裝了『娘西撒』,還可以接引『魔宮皇後圖騰』降臨,體驗無比強大的信仰神力。還可以開啟虛擬神格,萬法不侵、因果不沾、無限作死。

唯有饅頭奈一人,只能一臉羨慕的看著。

她是饅頭化形,與五色戰隊其他四個截然不同。西奈四人是西撒四大天賦的化身,可以匹配各種能力,而她只是一個『神性地瓜雜糧小饅頭』。(未完待續。) 夜晚,西撒趴在桌子上和主機娘智囊團們討論有關『生產自爆蠅妖精軀殼』的相關事項,海螺妹妹不懂裝懂的坐在一旁,連連點頭,還不是那筆在本子上華兩下。西撒斜眼一看,原來是在玩數獨。

身後,四大天賦化身還在相互毆打,爭奪『娘化撒』的使用權。她們都想體驗一把『巨人殖裝』的感覺。型號並不匹配的饅頭奈,則乖乖的坐在一旁,一邊認真啃饅頭,一邊看另外四個同伴相互打臉,做一個安靜的吃饃觀眾。

當天夜裡,主機娘們優化出一套物美價廉的『自爆軀殼』,開始在白銀主巢內火爆發售,買五贈一。這些『自爆身軀』頃刻間,就被再次接受洗腦的魔蠅娘們搶購一空。她們紛紛法師要為『渣撒神系』效死力,死而後已,再死再已。

於是其他子巢、主巢的蠅妖精紛紛發來賀電,嘲笑這批同伴腦子進水,居然開始玩自爆這麼作死的極限遊戲。

而洗腦貨們則以『苟利……,豈因……』來反駁,迅速被其他同類釘上了『蠅妖精』的恥辱柱上。

世界各地的魔蠅娘陸續通過暴食虛界發表聲明,紛紛提出要和『洗腦貨』們絕交。因為她們無法想象世界上竟然會有這種大公無私的異端存在?!實在太丟魔蠅娘的臉了。

然而作為過來人的洗腦貨們,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原諒了同類們的幼稚舉動。因為身為『魔蠅娘』,所以她們也曾坑爹過,不久前還圍著西撒討要血汗錢。

但是閱讀完《舊約》后,她們精神升華,靈魂洗禮,瞬間大徹大悟了!放棄了原有的成見,拋棄了陋習,成為了蠅妖精中的聖人,可以客觀看待一切。

對於還沉淪於苦海之中的同伴們,她們能夠理解對方的無知,能夠忍受對方的不解與質疑,並且發誓要堅定的打救對方,逼迫她們閱讀《舊約》,一起感悟人生的美好!重新做蠅。

西撒對此事樂見其成的,只要蠅妖精都學好,那就天下太平萬事大吉了!

……

第二天的戰場上,被打怕的黑鋼座約束手下的蒸汽亡靈,退縮死亡神域之中,死守老巢,拒敵與現世之外。

西撒身後,四大天賦化身還在為了究竟誰上而爭執不休。不過黑鋼座都縮了,也就沒必要派誰不派誰了,還是直接強|拆次神脈要緊。

這時候,海螺妹妹登場,在西撒的看護下,開始拖動超級海螺殼,兇猛砸擊『黑鋼神脈』與現世交錯的域界塞。

只見細胳膊細腿的海螺妹妹,將自身體積兩倍的巨大海螺殼,揮舞成一片片殘像,一瞬間就怒砸了幾十下,發出導彈轟炸地面的爆響聲,一時間大地劇烈震動。

終於一聲玻璃碎音傳出,虛實不定的地面裂開一道大縫隙,通往『黑鋼死域』的通道被打開。

不待西撒開口發動衝鋒,身後的2333號又飛了出來,開始在西奈這位女王大人面前怒刷存在感,爭奪到所有『洗腦妖精』的領導權。

昨天晚上西撒突發奇想,給五色戰隊觀看了《舊約》,然而什麼效果都沒有。反而西奈幾人對此還嗤之以鼻,嘲笑這舊約滿篇錯字,語法錯誤佔據了三分之一,連標點符號都不會用。

倒是五色戰隊中的異端,思想健康積極向上,堅決擁護西撒的饅頭奈,居然撿起被『病毒』丟棄的《舊約》,認認真真幫忙修改病句,並花費兩個小時,在末尾補充了堅決擁護『皇帝陛下的一百條原則』。把蠅妖精的自吹,變成了向西撒致敬的洗腦。

西撒對此感到很開心,家裡坑爹那麼多,但還是有跟自己站一條線的!比如小田螺,儘管是個豬隊友,但是絕對放心可靠。還有饅頭奈,一直都是乖巧聽話懂事,一會再分配她一批主機娘,讓她的勢力壓過五色戰隊中的任何兩個,這樣才能制衡這幫逗比!

此刻所有洗腦妖精無視了西奈,齊齊望向2333號,聽從她的領導。

「姐妹們,算算時間,我們墮落了多久?是時候覺醒了,喚醒古老的本性吧!遙想當年,第一代魔蠅娘一言不合便自爆,談笑間灰飛煙滅!這時何等的血性?何等的氣節?然而現在呢,大家貪生怕死被皇帝鄙視,難道你們心中不難過嗎?不為那些迷途的同伴感到可悲嗎?今天,就用我們的鮮血,喚醒她們麻木的靈魂!姐妹們,開直播!」

2333號一聲令下,所有的蠅妖精都打開了『偵查魔蠅自拍系統』,開始記錄自己的一舉一動。

接著,在2333的帶領下,一群更換了專業自爆身軀的魔蠅娘,齊刷刷的衝進『黑鋼死域』中,選擇了轟轟烈烈的自爆。

「殺啊!」、「殺殺殺!」、「哇啊啊!」

封神榜轉生平台,喚醒了魔蠅娘們隱藏在血液中的自殺情節。

於是可怕的一幕上演了,西撒快步踏入死亡神域中,他沒前進一步,身前就會有十來只魔蠅娘悍不畏死的選擇自爆,替他開路。

一次次神性爆破在身前身後炸響,將一切蒸汽亡靈、堵路碎石統統炸開。西撒被神性領域保護,不受分毫影響,腳步不快不一分,不慢一毫的向前走去。

神域深處,黑鋼座感知到神脈內部發生的這一切,徹底怒了,卻又無可奈何。

不過好戲只上演了一半,就突然停下來了。黑鋼座正打算拿起鐮鼬提供給他的聯繫方式,呼喚求助,又突然愣在那裡,一動不動。

冥王撒的出場當真華麗到爆炸,直接強行攻破『死亡神域』,殺了進來。而且每一步身邊都會有小妖精自爆鋪路(黑鋼不知道魔蠅娘)。西撒一路行來,那真是擋者披靡,拉風霸道又帥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