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難道……是她和小呆的尋找方法有誤?

確定赫連雲現在跟九尾天狐沒有任何聯繫后,段卿曦便離開五王府回到了將軍府。

回了房間,段卿曦就跟小呆進行交流。

「小呆,你不是說九尾天狐跟赫連雲一定有關係嗎?可是我找遍了整個五王府,而且還試探了府里的下人和赫連雲,他們似乎都沒見過九尾天狐,空間手鐲也沒有亮過,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啊?」

小呆在空間手鐲里回答道:「空間手鐲給出的提示是不會錯的,但應該本座會錯意了,九尾天狐一定就在這附近,但他也許不是跟赫連雲接觸,而是跟赫連雲身邊的其他人接觸,又或者,空間手鐲是在提示我們,以後九尾天狐一定會找上赫連雲。」

說出幾種假設后,小呆又道:「但這赫連雲跟九尾天狐的關係一定很不一般,我們守在他身邊是沒錯的,不過你也可以去別的地方找找,除了赫連雲,一定還有其他人跟九尾天狐是接觸過的。」

九尾天狐也受傷了,而且它們在凡間是會受到壓制的,想要在凡間好好生存,就得依靠人類。

它依靠段卿曦,那九尾天狐必定也要依靠其他人,而且不止一個,否則,它的行蹤很快就被發現。

段卿曦點頭道:「那好吧,那我再努力努力!不過,你還是快點恢復出來吧,赫連聖那混蛋老是催我給他解毒,可我煉製的丹藥卻一點進展都沒有,我都快瘋了!」

「唔……我還不行,你……你再多嘗試幾遍吧,本座不與你多說了,先去修鍊!」

「誒,你……」

不等段卿曦把話說完,小呆主動把精神交流給切斷,氣得段卿曦咬牙切齒。

這個混蛋小呆,看它出來后她不把它揍得滿地找牙!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敲門聲。

段卿曦說了一聲「進」后,禪雪便端著一碗燕窩粥進來。

「小姐,這是廚房剛剛熬好的燕窩粥,您嘗嘗。」

段卿曦笑眯眯地看著禪雪道:「雪兒啊,以後這些事情你就不用做了,這些都有其他丫鬟呢,實在不行你就讓巧雲來。」 「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我的性格比較『中庸』,沒錯,就是『中庸』,雖然偶爾會有一些熱血,但總的來說,『中庸』才是主流!」

「也許我這樣的性格,更適合做一個『居家』好男人吧!但不湊巧的卻是,紫色珠子選擇了我,所以我的人生命運就發生了改變,不過這種改變,也是按照我的意志進行改變的。」

「說簡單一點,能力有多大,責任就有多大,以前或許不覺得有什麼壓力,但是現在,隨著我的家族越來越龐大,勢力也越來越強,所以我要操心的事情,也就越來越多了。」

「而如何處理好這一些瑣碎,就是我以後需要考慮的事情,但不管怎麼考慮,實力提升永遠都是我追求的目標,並且我堅信,不管以後會遇到多少困難,只要我的實力達到了一定程度,那麼這一些困難都可以『引刃而解』。」

由此可見,並不是葉問不求上進,而是葉問『上進』的速度有一些慢罷了,畢竟『捷徑』不是天天有,而『穩中求進』才是王道啊!

很快,經過一天的功夫,葉問終於把面前的這一個禁制給破除掉了。

霎時,一股濃郁的負面能量,就向著葉問撲面而來,而葉問經過這一股負面能量的洗禮之後,全身的骨骼脈絡,一下子就變得歡呼雀躍了起來,畢竟這一個小千世界,本來就是一個『負能量滿滿』的小千世界,所以這一個小千世界的天地靈氣。自然就以負能量為主了。

只不過好景不長。因為一道憤怒的咆哮聲。立刻就在葉問的耳邊響了起來,所以有些不爽的葉問,立刻就把目光看向了前方,並且心中還在默默的碎念道:「我擦!我只不過吸收了一點兒負面能量,你用得著這樣大吼大叫的嗎?」

「而且這一座一劫散仙的洞府,可是荒廢了許久啊!如果你不識相一點的話,那我也只能送你歸西了哦!嘿嘿…要知道我的《天地訣》早已經飢/渴難耐了啊!哈哈….」

「擅闖者….死!….」突然,一道冰冷無情的聲音。立刻就打斷了葉問的思路。

而葉問的前方,也順勢出現了一條腰若水桶,長若三十多米長的黑色巨蟒!

只不過這一條巨蟒的頭上,卻長了兩個肉瘤,所以準確的說,這一條黑色巨蟒,應該是一條黑色巨蛟!不然的話,巨蟒的頭上,是不會平白無故就長出兩個肉瘤的。

說時遲,那時快。當這一道冰冷聲音響起來了之後,一股腥臭無比的氣體。立刻就向著葉問撲面襲來。

而這一股氣體,還沒有達到葉問的跟前,就被葉問給成功躲過去了,只不過再怎麼躲,這一股氣體,還是有一絲被葉問給吸入到了身體,而吸入了這一道氣體之後,葉問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因為這一股氣體,雖然威力不是很強大,但是它卻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腥臭無比,所以葉問的心情,那可是非常的不爽啊!

「我擦!果然不愧是散仙留下來的洞府……沒想到隨便出來一頭巨蛟,都是如此的有個性,看來我的世界觀又得重新刷新一下了啊!」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葉問就開始動用法術,與這一頭巨蛟對戰了起來。

因為這一頭巨蛟的實力足可以媲美骷髏大領主(也就相當於人類的元嬰期),所以葉問與其對戰,自然就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了。

好在這個地方比較偏僻,所以葉問戰力全開的話,收拾這一條巨蛟,那還是綽綽有餘的。

畢竟《天地訣》的特性之一,那就是霸道,而巨蛟與葉問之間的實力差距,也不是很大,所以巨蛟碰上了《天地訣》,那麼巨蛟自然就逃脫不了被《天地訣》給吸收的命運了。

就這樣,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這一頭巨蛟的身軀,也慢慢乾癟了下去,而發覺不對的巨蛟,第一時間就想著逃跑,只不過葉問又怎麼會讓它如願以償呢!

「小樣,你剛才不是很猖狂的嗎?怎麼現在就不行了呢?」看到巨蛟已經沒有多少能力反抗了,於是葉問當場就有一些解氣的叫道。

畢竟葉問一進來,這頭巨蛟就給了葉問一個下馬威!所以葉問對這一頭巨蛟的好感度,那可是直接歸零的,不然的話,葉問也不會下手那麼重了。

「闖入者,你先不要得意,因為我主人一定會替我報仇的….」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這一頭巨蛟立刻就口吐人言的說道。

「呵呵,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指望你主人?如果你主人還在的話,那你覺得,我還能進來嗎?」聽完了這一頭巨蛟的話語之後,葉問不置可否的笑道。

「不會的…不會的…我主人是不可能離開這一座洞府的,因為我主人曾經說過,這一個小千世界,沒有任何人能夠威脅到它,所以我主人,是不可能有生命危險的。」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這一頭巨蛟頓時就有一些不敢置信的叫道。

萌妻駕到:傲嬌首席別囂張 「嘿嘿….我可沒有說你主人出現了危險啊!」聽完了巨蛟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快速的回應道。

「嗯?既然我主人還在,那他為何要離開呢?難道我主人發現了一個更強大的世界,也只有強大的世界,才有可能吸引到我主人!」

「對!一定是這樣的…..我主人之所以離開,一定是發現了更強大的世界,不然的話,我主人是不可能離開這一座洞府的。」好像想到了什麼重要事情,於是葉問面前的這一頭巨蛟,立刻就非常肯定的叫道。

「呵呵,就算你猜對了,那又怎樣?難道你主人還能趕過來救你?」聽完了巨蛟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笑呵呵的回應道。

「前輩,剛才多有得罪之處,還望前輩莫要往心裡去,正好我守護的地方,有一處葯園,不如就當做賠禮,送與前輩好了…..希望前輩能夠不計前嫌,放我一條生路!」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這一頭巨蛟眼珠子一轉,立刻就想到了一個看似不錯的主意。(未完待續。) 禪雪卻道:「這些也是禪雪該做的,而且只要小姐高興,禪雪做什麼都願意!」

段卿曦知道禪雪現在把她當成恩人和主子,說再多也沒用,所以便不再說了,只是默默地吃燕窩。

她吃完后,禪雪便主動收拾,然後道:「小姐晚上想吃點什麼,雪兒親自下廚給小姐做。」

本來不想麻煩她的,可是段卿曦忽然想到禪雪的廚藝很好,在現代時,她最喜歡吃禪雪做的飯了。

這麼想想,忽然都覺得口水流!

她道:「唔……有點想吃你做的鮮花餅,還有那個荷花蛋!」

禪雪輕笑道:「小姐若是喜歡,今天晚上雪兒就做給您吃。」

說罷,她就拿著碗離開了。

段卿曦也不想浪費時間,所以趁著沒人躺下睡覺,靈魂進入空間手鐲去煉藥。

這空間手鐲其實不只是一個空間,還分有很多空間。

其中包括小呆修鍊的空間,儲藏東西的空間,煉藥的空間以及其他段卿曦暫時不知道用途的空間。

在將軍府不比在別的地方,要是讓人知道她會煉製丹藥,只怕又要引起懷疑了。

而禪雪在離開段卿曦的房間后,就挎著個籃子去後花園採摘鮮花。

鮮花餅自然是要用鮮花做成的,而且越嫩越漂亮的花做出的鮮花餅,才越是好吃。

因為段卿曦還想要吃荷花蛋,所以禪雪就讓巧雲讓她去荷花池幫忙採摘一兩朵荷花。

後花園的花都開得十分漂亮,而且這些花兒都比較名貴,做鮮花餅也是最合適的。

只是摘著摘著,忽然有人說說笑笑地朝著這邊走來。

來人是段家二房的正妻陳氏,還有她的女兒段青青以及娘家大哥的女兒陳萱兒。

段宏的弟弟段明原本跟陳氏以及兒女是住在別的地方的,可是不知為何,這兩天忽然搬來了京城,甚至還死賴在將軍府不走。

段宏想到這段明是自己唯一的弟弟,而且兩人也許久未見了,想著留他們在這裡住一段時間也罷。

畢竟自從愛妻孫氏走了之後,那二夫人也算是遭了報應離開了,此後,將軍府便冷清了下來。

雖然段卿曦回來后熱鬧了不少,可她到底是一個女孩子,跟段詩詩關係也不好,那段青青跟她年齡相仿,又是堂姐堂妹的,段宏想著也算是有個伴兒了。

那陳萱兒原是商賈之女,身份低微,想著跟陳氏來到將軍府便是高人一等,所以想盡辦法就跟來了。

三人見終於能在將軍府住下后,便十分高興,所以把將軍府逛了一圈后,滿意得不行。

聽說這後花園種了不少名貴的花草,所以三人才結伴來此。

可是在看到禪雪挎著籃子摘花的時候,陳萱兒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她暗暗捅了捅段青青,然後用眼神示意她看向禪雪。

那段青青見狀,臉色也十分不好看,好像禪雪摘的是他們家的花兒一樣。

不等陳氏反應過來,那段青青便上前,一把將禪雪手中的籃子給摔在了地上。

禪雪正認真地摘花,沒想到會忽然被人搶走籃子,一個不防,籃子便掉在了地上,原本採摘好的花兒也跟著散落在了地上。

見狀,禪雪頓時眉頭一皺,十分不悅。

她不認識段青青,故而便惱怒道:「你這是在做什麼?!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搶我的籃子?!」 「呵呵,巨蛟,你覺得我像白痴嗎?」聽完了巨蛟的話語之後,葉問頓時就有一些好笑的說道。

畢竟葉問面前的這一頭巨蛟,已經是『煮熟的鴨子,想飛也飛不了』了,所以巨蛟所說的條件,對於葉問來說,那可是一點兒吸引力都沒有的。

「呃……前輩,那我該如何做,你才會放過我呢?」 邪少毒寵二手妻 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巨蛟就有一些期盼的回應道。

「巨蛟,我也不逗你玩了……現在擺在你面前就只有兩條路,第一條路,臣服於我,並且終身都不得背叛;至於第二條路,那就是『死路』!」

「所以我現在就只給你一分鐘的考慮時間,希望你能夠做出最正確的選擇!」聽完了巨蛟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把自己的真實想法說了出來。

「前輩,雖然我很想臣服於您,但是我的小命,卻不由我做主啊!因為我的主人,早就把我的靈魂收走了一部分,所以我連自己的命運都不能做主,又如何臣服於您呢?」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巨蛟頓時就有一些為難的說道。

「嗯?巨蛟……有這回事?你不會是在框我吧?」聽完了巨蛟的話語之後,葉問頓時就有一些懷疑的說道。

「前輩,如果你不相信的話,那你可以查看我的靈魂,相信前輩查看了之後,就會明白我所言非虛了。」隨後,巨蛟為了讓葉問相信自己剛才所說的話語,於是當場就表決心的說道。

「也好!不過我查看你靈魂記憶的時候,你可千萬不要反抗啊!……不然的話,你若是變成了白痴,可不要怪我啊!」聽完了巨蛟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鄭重其事的吩咐道。

因為查看一個人的靈魂,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如果當事人不同意的話,那麼葉問強行查看,絕對會讓當事人變成一具『植物人』。

所以葉問查看巨蛟靈魂的時候,自然就要千叮呤萬囑咐了。

當然了。若是葉問本尊親自的話,那麼葉問本尊根本就不用徵詢巨蛟的同意,直接就可以查看它的靈魂了,畢竟這兩者之間的實力差距,就猶如天地之隔,遙不可及啊!

「放心吧!前輩,我一定不會反抗的……」事關自己的小命,巨蛟當場就有一些凝重的說道。

「呵呵……不要緊張……因為呆會兒我會催眠你,所以你不會感覺到任何異常的……」沒想到巨蛟的神經竟然綳得這麼緊。於是葉問當場就安慰的說道。

「前輩……我明白了……」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巨蛟就慢慢的把自己的眼睛給閉上了,然後整個身軀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而葉問當場就把握住了這一個機會,直接利用幻境,把巨蛟給弄暈了,緊隨其後,葉問強大的精神力一下子就透體而出,侵入了巨蛟的腦海。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當時間過去了足足十五分鐘的時候。葉問這才把自己的精神力給收了回來。

而精神力收回來之後的葉問,立刻就有一些感嘆的說道:「唉……看來這一個散仙洞府。我還沒有能力把它給收入到囊中啊!」

因為通過剛才的查看,讓葉問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洞府中央的寶殿,其實真正的名字應該是叫做『妖神殿』,而不是骨玄所認為的『邪神殿』。

顧名思義,這一座寶殿之所以被稱之為『妖神殿』。那是因為這一座洞府的主人,是一名散妖!

所以中央的那一座寶殿,自然就被這一名散妖稱之為『妖神殿』了。

只不過葉問現在糾結的,卻不是這一座『妖神殿』的名稱,而是這一座『妖神殿』的守護神獸——噬魂獸。因為它的真實戰力,已經達到了『合體期』,所以有一些搞不定的葉問,當然就有一些糾結了。

「我擦,沒想到『妖神殿』的守護神獸,竟然是『噬魂獸』,並且它的真實戰力已經達到了『合體期』,看來我想要霸佔這一個洞府,也只能變成一種奢望了啊!……「

「不過『妖神殿』雖然霸佔不了,但是『妖神殿』外圍的那一些寶物,我就不會放過了,畢竟這一些寶物周圍的禁制,也只有我才能夠破除,所以這一些寶物,我自然就要收入到懷中了。」

「相信我收穫了這一些寶物之後,我的實力又可以大漲一次了,哈哈………」一想到什麼開心的事情,葉問當場就笑了出來。

只不過笑過了之後,正有一個棘手的問題,正等著葉問去解決呢!

如果葉問所料不錯的話,面前這一頭巨蛟的靈魂,絕對存放在『妖神殿』,並且存放靈魂的地方,噬魂獸一定會嚴加防守,所以考慮了一會兒之後,葉問也只能讓巨蛟先跟著自己了。

反正巨蛟只要不離開這一座洞府,那麼噬魂獸,就不會對巨蛟的靈魂不利,而且葉問也沒有留下什麼『神識』烙印,所以巨蛟靈魂上的變化,噬魂獸是不可能察覺到的。

「巨蛟……既然你無法臣服於我,也無法離開這一座洞府,那麼你還不如先跟著我呢!反正噬魂獸,也不知道你已經脫困了,所以你就安心的跟我一個月吧!相信一個月之後,你的實力又可以提升少許了。」明白了整座洞府的由來之後,葉問立刻就把巨蛟給搖醒了,然後不容拒絕的說道。

「前輩,多謝您的不殺之恩……屬下一定會盡心幫忙的!」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巨蛟立刻就點了點頭,並且表示同意的說道。

「好了,你先把身軀變小一點,然後帶我逛一下藥園吧!」聽完了巨蛟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吩咐的說道。

「好的,前輩!」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巨蛟搖身一變,立刻就把自己的身軀給變小了,只不過變小之後的巨蛟,它的長度依然達到了三米,由此可見,變到三米已經是巨蛟的極限了。

就這樣,暫時把巨蛟收服之後的葉問,就帶著一種輕鬆愉快的心情,逛起了葯園!(未完待續。) 花開兩頭,各表一枝….

在骨痴的帶領之下,骨玄他們也碰到了一處困難禁制,只不過這一個困難禁制,對於葉問來說,或許很簡單,但是對於骨痴它們來說,確是有一些難度了,畢竟葉問的見識,遠不是骨痴他們所能夠比擬的,所以骨痴他們,碰到了這一個困難禁制之後,也只能盡心的破解了。

只不過骨痴在破解的過程之中,隊伍裡面的骷髏小領主,卻陸續的不斷離開,畢竟這一座上古遺迹,需要探索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而且經過十年的休養生息,這一座洞府裡面的藥草又有一大批要成熟了,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獨龍草,殭屍草、石頭花這三種草藥。

所以這一些骷髏小領主,為了早日能夠完成任務,自然要就先一步離開了。

反正這一些骷髏小領主們,他們采完了藥草之後,還會來『妖神殿』集合的,所以對這一些骷髏小領主的不辭而別,骨痴的態度,那一般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骨玄、骨矛,其他的骷髏小領主都已經離開了,為何你們都不願離開,而非要跟著我呢?」沒想到其他的骷髏小領主都已經離開了,而骨玄、骨矛兩人卻不願意離開,於是好奇不已的骨痴,當場就有一些疑惑的問道。

「回大人,我們不願意離開的原因,一共有兩個,其中第一個原因,這一座上古遺迹,到處都充滿了危險,所以我們留在你身邊,最起碼的生命安全。我們就不用擔心了;第二個原因,我相信葉問還會回來的,所以留在您身邊,不僅是葉問的期望,更是我們兩個人的共同期望呢!」

「所以大人,希望您不要嫌棄我們才好啊!」聽完了骨痴的話語之後。骨玄先是考慮了一會兒,然後就快速的回應道。

「呵呵,你們所說的第一個原因,我倒是有一些相信,可你們所說的第二個原因,未免就有一些牽強附會了吧!」

「畢竟單獨離開的葉問,他能不能活著,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呢!所以葉問是不可能趕過來與我們匯合的….」聽完了骨玄的話語之後,骨痴立刻就笑呵呵的回應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