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不知道?」秦石黑眸瞬寒。

感受到恐怖的寒氣,那弟子驚慌尖叫:「我,我沒騙你,我們三個,只是內三千的小弟子,進入東玄區來的,有幾十個隊伍的弟子,我們是最弱的,這裡是東玄靈的誕生地,正常來講,我們是根本沒資格染指這裡的,是其餘弟子橫掃結束,我們才來這裡撿漏的。」

「不是你們么?最早進入這裡的是哪些人?」秦石問道。

那弟子捏緊拳,搖頭道:「我,我不能說,我要是說了,後果比你殺了我還嚴重,那些傢伙,要是知道我出賣他們,離開深海源池,一定也不會放過我所在的海宮的。」

秦石黑眸猛的一變,他手指尖凌空一點,那弟子的一條手臂直接被擊斷。

「嗷!」那弟子嚎叫聲,但從他眼眸里卻沒有半點動容,他道:「你折磨我,我也不會說的,那些傢伙的海宮雖然並不靠前,但是,他們的手段極為兇殘,就算是前十的海宮都不願意招惹他們。」

「你要是不說,不用他們動手,我也會滅了你的海宮。」秦石極為冷漠道,旋即他的手掌攤開,是那名弟子的魂牌,上面三個大字十分明顯:九陽宮。

那弟子一驚,古怪的望向秦石:「你,你什麼時候?」

魂牌乃是深藏在識海當中的,若是本體不主動祭出,除非被人擊殺,不然其餘人根本無法取出,然而,秦石此時竟將他的魂牌奪走?而且,是在他毫不知情的時候?

但片刻,那弟子釋懷道:「小子,你確實本事不小,不過要是我沒猜錯,你也是出身外圍吧?外圍海宮,聲稱要毀了我內三千的九陽宮?你不覺得,這是個天大的笑話嗎?就算是那十方殿,也做不到。」

「是嗎?」秦石冷笑聲,旋即他突然攤開手,一塊翠綠色的玉指竹簡閃閃發光。

當見到那竹簡,那弟子眸眼驚變:「這是,凌竹宮的信物?」

「外圍海宮不夠,你覺得凌竹宮夠嗎?」

那弟子突然獃滯住,凌竹宮乃是前十海宮,九陽宮在其面前如螻蟻一般。

突然,那弟子自嘲而笑:「呵呵,這就是命啊,小子,我可以告訴你所有你想知道的事,我也知道,你不會放過我,但是,你要答應我,不要將我九陽宮告訴那些瘋子,不然,就算被你折磨死,我也什麼都不會說的。」

秦石笑著點下頭:「你說吧。」

深吸口氣,那弟子道:「是……妖王三宮!」

「妖王三宮?」

秦石微微皺眉,對其他倒是十分陌生,但在其旁邊的洛野卻是虎軀一顫:「竟然是那三座海宮?」

「你知道妖王三宮?」秦石側身,沖洛野問道。

洛野臉色略為難堪,沉聲道:「恩,這三座海宮,是內三千出了名的惡貫滿盈,特別是這三座海宮的三位少爺,妖貂,妖雨,妖厄,這三人,在內三千無惡不作,惹怒不少海宮,但礙於這三座海宮的實力不俗,連青王宮那樣前百的海宮都不願意招惹他們。」

「總的來說,他們三人,就是三個混世魔王。」這時,九陽宮的那弟子道。

「三個混世魔王嗎?」秦石這時黑眸冰寒到極致的冷道:「最好陳焉她們沒事,不然我會讓他們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混世魔王。」

「妖王三宮,在什麼地方?」秦石問道。

九陽宮的弟子無奈道:「在峽谷的最深處,一座天坑裡面。」

秦石黑眸一沉,妖王三宮越是深入峽谷,他心底便是越發的感到不安。

「你走吧。」突然,秦石沖那九陽宮的弟子道。

「你,你不殺我?」那弟子一怔。

「你那點魂值,我看不上。」秦石冷道,旋即將魂牌扔給他,秦石並不想在去結仇,何況正如他所言殺了這弟子,對他沒有絲毫的意義,無意義的事,沒必要耽誤時間。

那弟子突然笑道:「呵呵,今日我算是長見識了,原來在外圍還有像你這種弟子,以前是我們內三千井底之蛙了,多謝不殺之恩,這東玄區,我也不會在染指分毫,以後若是有機會晉陞到內三千,不妨來我九陽宮,我九陽宮雖然不大,但是,一定會盡上賓之禮。」

秦石一笑,卻未多言,九陽宮么?於他而言,真的沒必要一去。

如今他想做的,唯有救出陳焉幾人。

這時,洛野突然道:「我跟你一起。」

猶豫下,秦石也沒有拒絕,隨後兩人縱然起身,極快的穿越進峽谷深處,在峽谷深處被濃烈的混沌靈氣覆蓋,越是深入這種混沌的靈氣便越發濃郁。

這時,距離九陽宮弟子所言的天坑已是極近,周圍依稀已經出現內三千巡邏的弟子。

「他們的穿著,是妖王三宮的。」洛野這時道。

秦石點下頭,旋即他將念力探出,落在最靠外的兩名弟子身上。

「嘿嘿,聽說了沒?昨天,大哥他們抓到那個女的,長的那叫一個水靈啊,簡直就是天生的玩物,過幾天,大哥他們幾個玩膩了,咱們幾個可有福享了。」

「你是說,之前跑掉那個?呵呵,確實是,那個女的,當初我見到她的時候,我就忍不住流出口水來,要不是當時她身邊那幾個不要命的弟子,為了讓她離開,竟然全都自爆了丹田,差一點就把老子給炸死,她早就落刀我們手裡了,不過,呵呵,他們以為這樣,就能逃出我們的手掌心嗎?嘿嘿,那女的,最後不還是落入我們手中?」

「嘿嘿,想想就興奮,下一班是什麼時候啊?趕緊換下來咱們,也好讓咱們進去養養眼。」

這時,兩名猥瑣的弟子嘿嘿一笑,皆是露出幾分迫不及待的模樣。

這時,秦石眉頭一皺:「陳焉真的落到他們手裡了?」

秦石黑眸寒酷到極致,這時他虛影一閃,一個箭步便是躍上前,這時兩人見到秦石和洛野都是一怔,兩人猛的呵斥道:「喂,你們兩個,是哪個海宮的?這裡是我們妖王宮的地盤,想尋樂子,去別處去,趕緊滾蛋!」

「我們不是來尋樂子的。」秦石冷漠道。

「恩?那你們是做什麼的?」

「你們兩個,不是想休息了嗎?我是來換你們班的。」言罷,秦石虛影一閃,他竟是如驚雷一般,直接從原地消失,當他再出現時,已是在兩人身後。

砰!砰!

兩名弟子,當即被秦石刺穿心臟。

兩人始終瞪大著不敢置信的眼,最終死不瞑目。

轟!

未料,那兩名弟子暴斃,在兩人身後的岩石竟突然炸開,當那岩石炸開后峽谷之內近百名妖王宮的弟子突然警覺,瞬間將這裡包圍。

秦石不由皺眉,旋即望向剛剛炸毀的岩石:「是陣法么?」

洛野也是面色微變:「我們暴露了。」

「呵呵,無所謂,我本就沒想過要隱藏!」秦石毫不廢話,旋即他大步流星,一步一步緩慢的朝著峽谷深處走去。

「喂,你們……」

砰!一名弟子這時剛衝上前,然而話都不給他說的機會,便是直接被秦石的金光刺穿喉嚨。

砰!砰!砰!

隨後,只要是出現在秦石百米內的弟子,皆是活不過三秒便是被生生擊殺。

妖王宮,一眾弟子的修為皆是在初成界境,然而初成界境的弟子在秦石手中卻是如草芥般脆弱不堪。

洛野這時跟在秦石身後,都是不禁露出幾抹無奈。

「這妖孽……」洛野無奈道。

轟!秦石几乎是直線進入那天坑的,一路上妖王宮的弟子盡數被秦石怒斬。

一直到天坑深處,妖王宮精英弟子匯聚的地方,秦石這才緩緩的停在那天坑前。

望著那巨大的天坑,秦石不禁一愣。

那天坑,不正是當初他首次施展三世禪海時,結果沒有掌握好力度時誤炸出來的嗎?沒料到,妖王宮竟然選擇在這裡做根據地?

「怎麼回事?」這時,在天坑之下,一名青年見到秦石臉色突然變的鐵青。

「虎,虎哥,這兩人太強,他們殺了我們妖王宮幾十名弟子,我們的弟子根本攔不住他。」

「殺了我們幾十名弟子?這小子什麼來頭?」虎哥道。

「不,不知道,看樣子,好像是個外圍弟子,跟先前重傷妖厄宮那瘋女人穿著一樣,應該是出自同一座海宮的弟子。」

「外圍海宮?一群廢物!」那青年面色一變,怒罵聲:「如今三哥他們都不在這,要是等他們回來發現這裡,被一個外圍的小子給胡鬧成這樣,非要弄死我不可,不行,我得親自動手,抓住這小子才行。」

言罷,那青年躍起身,懸浮在天坑之上,目光冰寒的望向秦石。

「小子,你是什麼人?難道你不知道我們是誰嗎?」

「妖王宮,對嗎?」秦石冷道。

「恩?你知道?」那青年微微一怔,旋即聲音冰冷起來:「你知道,你還敢得罪我們?」

「呵呵,我得罪的,就是你們。」

「我今日,便是要屠了你們妖王宮!」 聞言,妖王宮的眾弟子都是一怔,旋即以那虎哥為首皆是捧腹大笑。

「哈哈,小子,你剛才說什麼?你想要屠了我們妖王宮?呵呵,說大話,你也不怕閃到舌頭,就算是內三千前十的那些傢伙,都不敢輕易的說出這種話,就憑你,一個外圍海宮出身的螻蟻?」虎哥原名妖虎,算是妖王宮除了三位大浮誇之下的大將。

洛野這時也是古怪的望向秦石,雖然這一路,他親眼見到秦石發飆后的可怕,但是,剛剛所面對的,只是妖王宮的外層,現在這天坑中,才是妖王宮的核心弟子,這裡的弟子,每一位都是達到界境小成的,有七八名,這種實力,放在外圍海宮,足矣秒殺任何一座海宮。

然而,對於周圍的輕視和輕笑,秦石卻是無動於衷的捏了捏拳。

他知道,他怎樣解釋,都沒有直接用拳頭證明來的直接。

砰!

秦石舉起拳,他距離妖虎間少說也有千米,然而他虛空的全力擊出一拳。

轟!

那千米距離的空間當即斷裂,一道裂痕將兩人距離直接炸碎,那斷層下彷彿將兩人所在的世界都是給轟炸成粉碎一樣,而隨著空間斷裂,在秦石的拳頭上,有一道銳利的寒芒爆射而出,時顯時隱,令人難以撲捉,最驚人的是,那拳風速度之快,讓妖虎猛的一怔,當他反應過來,拳風直接擊中他的面門。

砰!

妖虎直接被擊飛出去,從高空中如死狗一樣,直接被砸在深坑裡。

「虎哥!」幾名弟子這時一驚,剛剛發生的太快,他們甚至都沒有看清楚,妖虎便是被擊飛進天坑裡。

從天坑裡爬起來,妖虎連續吐出幾口血,在血水裡還混雜著兩顆碎牙,這令他憤怒的瞪向秦石:「你這混蛋!」

砰!

未料,秦石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在斷裂的空間還沒有復原前,秦石身形極快的從中穿越,一步躍到那天坑的上方,旋即,他凌空又是一拳。

砰!一拳過後,是第二拳,旋即是接連無數的拳風。

砰!砰!砰!

在天坑上,秦石拳頭都出現幻影,幾百道拳風這時瘋狂的朝天坑下轟炸去,每一擊都是撕裂寒風粉碎空間的砸在妖虎身上,這時,周圍的眾人都是看呆住,洛野更是不敢置信的張大嘴,那妖虎怎麼說也是界境小成,竟在秦石手裡如毫無還手之力的沙包一樣?只有挨打的份。

砰!

又一擊重拳,秦石生生將妖虎擊飛出上千米去,咔嚓!一聲碎裂聲,妖虎的自身世界在這時竟是承載不住那狂烈轟炸,當即粉碎,自身世界被摧毀,那無疑是毀了妖虎後半生的修行,這時,妖虎狼狽如死狗一樣趴在地上,他一臉驚悚的望向秦石,此時在他眼中,秦石就如妖怪一樣。

「你,你別過來!」

「呵呵,你現在,還認為我是在說大話嗎?」秦石冷道。

妖虎呲了呲牙,他心中後悔到極致,他萬沒料到在外圍海宮裡,怎麼會有秦石這種生性的弟子?

「小,小子,你別得意,你以為你很厲害?我們妖王宮,真正厲害的傢伙可不是我,你今日若是敢殺了我,我的三位哥哥,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他們,我自然會去收拾,現在我問你,你們抓了個女孩是不是?」

妖虎一愣,這才驚醒道:「你是想要那女孩?」

突然,妖虎狡黠道:「你放了我,我告訴你她在哪。」

砰!

秦石舉手就是一拳,將妖虎再次擊飛近千米:「那女孩在哪。」

「你……」

砰!不等妖虎開口,秦石又是一拳,看的周圍弟子都是瑟瑟發抖,這樣的重拳他們自認一拳,就能夠要了他們的小命,一拳后又是一千多米,妖虎的身軀狠狠砸在峽谷壁上,峽谷上都是凹陷下去一個巨大的深坑,妖虎這時終是膽怯,他瑟瑟發抖道:「在,在峽谷最深處,有一處鐵籠里。」

秦石這才點下頭,既然知道陳焉的位置,那妖虎對他便是毫無作用,這時他緩慢的朝著妖虎靠近,他每靠近一步,妖虎便是感覺到離死亡又近了一步,他尖叫道:「小,小子,你不能殺我,你殺了我,我三位哥哥,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我三位哥哥,可是達到界境小成極致的,就算是前十的阿彪,在我三位哥哥聯手下,都不是對手。」

「阿彪么?不要緊,他也不是我的對手。」秦石冷漠道。

妖虎猛的驚變,旋即他似是認出秦石道:「小,小子,你是前不久,凌竹宮團隊的那名外圍弟子?」

秦石這才突然停下身,微微好奇道:「你知道我?」

妖虎聞言,更加確定秦石的身份后露出驚悚之色。

身為內三千的弟子,前不久北玄區葬墓內所發生的事,早已是隨著弟子離開後傳遍在深海源池。

其中,最為值得一提的,便是一名外圍弟子,憑一己之力,怒殺阿彪,擊退張亮,據說最終連三清團的阜陽都在其手中吃了虧,而妖虎萬萬沒料到的是,那名被傳的神乎其神的弟子,如今竟就在他的眼前?他狠狠的捏緊拳,這時他望向天坑,突然靈機一動,道:「小子,就算你能擊殺阿彪,你也決不可能勝過我三位哥哥的,我三位哥哥的實力,你想象不到,這天坑,就是他們弄出來的,這種只有天力才能達到的恐怖,你認為你有勝算嗎?」

秦石一怔,旋即望向天坑一笑,這妖虎為了活命倒也是蠻拼的,竟然連這種謊話都能夠編的出來?不過,換做別人,興許還有些作用,但對於秦石卻是有些無力。

畢竟,這天坑的真正創造者就是他。

洛野並不知,此時凝望那驚天的天坑也是感到吃驚:「這種天坑,真是人力能達到的嗎?」

見秦石停下身,妖虎誤以為自己的謊話起了作用,得意笑道:「小子,怎麼樣?害怕了吧?你現在放了我,或許我還能當做什麼也沒發生過,讓我三位哥哥饒你條狗命,不然……」

「不然什麼?」秦石這時突然冷笑,旋即他掌心突然匯聚金光,在他周身纏繞起窮凶極惡的海浪。

「你說的深坑,是這個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