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沙沙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密,而且聽聲音好像離我們越來越近,我心說這是怎麼回事?

當下就伸手擋在臉前,眯着眼站起身,朝着四周看去,這黑夜中,風聲呼嘯,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看不清有什麼東西,就在我打算重新坐下來的時候,忽然東南角沙地上涌過來了一大片黑色的影子!

那影子就像是一張黑色的大地毯,在地上席捲而來,遇到牆壁之時,那黑色的影子竟然還會繞行!

隨着黑色的影子離我們越來越近,慢慢的那沙沙的聲音也越來越大,我瞪大了眼睛,趕緊手忙腳亂的從懷中摸索着手電筒,可是着急就越容易亂,剛把手電筒抓在手裏,一個拿捏不穩,啪嗒一聲,重新掉落到了地上。

我趕緊撿起來,打開手電筒,朝着沙地上那片黑色的影子照射而去,這一看不打緊,我直接愣住了。

那黑色的影子,竟然就是一隻又一隻的純黑色的大蠍子!那蠍子密密麻麻的,而且爬動的速度很快,沙沙聲就是這成千上萬只蠍子一起爬動時所發出的聲音!

就像行軍之時那整齊的腳步聲一樣!只不過蠍子大軍行進時發出的是沙沙聲!

恐懼充斥着我的大腦,讓我的大腦一陣短路,就在蠍子大軍離我們還有十幾米的時候我纔回過神來。

不好!快起來!快!快啊!

我幾聲大吼,讓師傅和李小蕊全部驚醒,他們同時看着我,好像是在詢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指着城池的東南方向外的沙地裏說,我們趕緊起來,趕緊走啊,別愣了!外邊成千上萬只蠍子追了過來!

我現在終於明白在魔鬼城外圍那些牛羊的屍體到底是怎麼來的了,怪不得魔鬼城外邊森森白骨,敢情是有一羣這樣的蠍子大軍!

剛纔我用手電筒照射的時候,我感覺這些蠍子的個頭都不會小,應該比得過嬰兒的拳頭了!

就在我們慌忙收拾了一下,準備往魔鬼城深處逃竄的時候,蠍子大軍悄然無息的逼近了我們! 我說我靠,師傅小心!那些蠍子已經趕了過來!此時我們三人剛要準備撤退,沒想到蠍子大軍就已經追了上來。

師傅大驚失色,連忙從懷中抽去一疊符咒,並念動咒語,忽然間那疊符咒漂浮在他的身前,師傅一揮手,那些符咒全部燃起了火焰,頓時一圈火球圍繞起了師傅。

師傅大喝一聲,去!隨後伸手朝着蠍子大軍中指去!

漂浮在師傅周圍的符咒,一張接着一張飛了出去,每飛出去一個,地上就會怦然炸起一個大火球,這幾十張符咒飛出,頓時阻擋住了蠍子大軍的去路。

我們驚魂未定,趕緊往魔鬼城的深處跑,媽的,尤其是我,本來剛睡醒,在我睡意朦朧之時忽然遇見這東西,小心臟真的有點受不住。

我一邊跑一邊對師傅說,我靠,這是什麼東西啊?媽的,這蠍子的個頭竟然有嬰兒的拳頭那麼大!

師傅也在往前跑,他吸了口氣說,這就是沙地裏特有的毒王蠍,瓜娃子你不要擔心,等他們追上來的話,找出這羣蠍子中領頭的那個,殺掉他,我們就能得救!

聽師傅的意思,這毒王蠍羣跟行軍蟻是一樣的,非常有紀律性,非常聽指揮,只要是這樣的話,那幹掉他們領頭的,他們頓然就會作鳥獸散。

後邊的火焰漸漸的熄滅,畢竟那是師傅用法力支撐起來的火焰,而並非可燃物品,不像汽油或者柴火那樣能有持久性的燃燒,毒王蠍羣立馬追了上來!

我回頭看了一眼,後邊的沙地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毒王蠍羣!而我們綁在原地的駱駝沒有及時鬆開,當毒王蠍羣從他們身上爬過之後,他們頃刻間就只剩下了一對血粼粼的白骨!

我一陣心痛,駱駝被他們吃掉,真的挺無辜,但我此時有沒有別的辦法來對付他們,所以只能跑,索性這魔鬼城比較大,一時半會毒王蠍羣還追不上我們。

但要這麼一直跑下去,那也不是事,毒王蠍羣遲早追上我們的,因爲這裏的沙地非常鬆軟,腳踩在上邊,腿上的力道都被卸掉了一大半,所以說奔跑的時候牙根就使不上力。

歐神 後邊的毒王蠍羣越逼越近,月光下,東南方向整個魔鬼城池中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像是被刷了一層黑漆一樣!那密密麻麻律動的身影真是讓人看一眼就渾身起雞皮疙瘩!

師傅說,儘管跑,我現在弄幾朵九雲蓮,先漂浮起來再說!師傅大喝一聲,我們心中充滿了希望,當下再次朝前奔跑,李小蕊體力不行,跑了幾步之後,兩腿發軟,我一看她速度慢了下來,就急忙拉住她的手繼續狂奔,不管怎麼樣,我是不會讓任何人受到傷害的。

當我們奔跑到魔鬼城西北角之時,毒王蠍羣基本上已經包圍了我們!

我們此時無路可逃,外邊黃沙一片,狂風呼嘯,如果我們就這麼貿然的衝出去,那不等毒王蠍羣追上我們,我們就有可能累死在沙漠中,更或者會被沙塵暴活埋。

我大聲叫着,師傅,我們怎麼辦啊?

由於此時我們已經站在魔鬼城的邊上了,四周狂風呼嘯,如果說話聲音小點,我怕師傅聽不到。

師傅已經摺疊起了四朵九雲蓮,當下猛的朝空中一拋,九雲蓮漂浮到了空中,我和李小蕊率先跑上去,師傅也趕緊拋出了剩下的三朵,就這樣,我和李小蕊先是一人站在一朵之上,遠離地面一米多的高度。

師傅也趕緊疊出了第五朵拋了出來,此時他踩着最下邊的兩朵走到了半空中。

我們此時才鬆了口氣,那毒王蠍羣本來就近在咫尺,等到師傅走上來之後,他們已經把我們剛纔所站立的位置給包圍的水泄不通,此時低頭朝下方的沙地上看去,密密麻麻全部都是黑如墨色的毒王蠍羣!

那些大蠍子不停的晃動着尾巴,尾巴上的毒針映照在微弱的月光下,似乎閃閃發亮,我心說這特麼要是被蟄一下,估計直接就掛掉了。

李小蕊說,這是毒王蠍羣,他們怕火,而且成羣結對的出現,只要找到他們的頭領,殺掉頭領,他們會自然散開。

我說,那他們以後呢?沒了頭領,他們該怎麼辦?

李小蕊看了我一眼說,沒有了頭領之後,他們會散去,回到巢穴之後會相互廝殺,直到選出新的頭領。

我說,這個好,找到他們的頭領,幹掉他就行了!可問題是,他們的頭領是誰?

我們三人同時朝着下方黑漆漆的蠍子大軍中看了過去,尼瑪,地上密密麻麻的爬滿了毒蠍,個頭一個比一個大,他們站在我們的下方,還擡起頭伸着倆鉗子不停的看着我們。

我心說,如果蠍子再會飛的話,那這個世界上的霸主,估計就是蠍子了,就算不是這個世界範圍,也至少是這個戈壁灘的範圍!

這成千上萬的蠍子大軍,不動則已,一旦出動,那可真是,媽的,還有誰?

哦抱歉,又用上了小智的名言,這蠍子大軍一旦出動,那真是方圓百里,寸草不生!

我們目前是安全了,但問題是,如果毒王蠍羣就這麼停留在原地,等着我們下去送死,我們也沒轍,師傅的符咒有限,法力有限,他是不可能一個人對付這龐大的毒王蠍羣的。

我問師傅,我們該怎麼辦?

師傅還沒來得及說話,李小蕊忽然指着我們下方的鞋子驚恐的說,你們快看!

仙武暴君之召喚群雄 我和師傅低頭一看,臥槽尼瑪!

那一隻只毒王蠍此時趴在地上完全不動彈,形成了一個桌子大小的堅固地基,其餘的毒王蠍開始往他們的身上爬,爬上來之後再次一動不動,然後下邊的蠍子再繼續往上攀爬,爬到了第三層的時候,再次固定身軀一動不動。

尼瑪,疊羅漢?不對,疊蠍子?!

生物學家們說過這毒王蠍的紀律性很強,沒想到強到這種程度? 聽說娘娘是小作精 而且智商這麼高?竟然都知道靠疊加高度,來迫使我們掉下去,或者直接爬上來幹掉我們?

我和李小蕊的臉上都是露出了驚恐的神情,照目前的疊加速度,十分鐘都用不了,我們立馬就會被毒王蠍所包圍!

可如果繼續用九雲蓮疊加的話,哪怕我們疊的再高,毒王蠍也會繼續往上疊,再說了,如果一直摺疊九雲蓮,我們踩着九雲蓮站在幾百米的高空上,那不等毒王蠍疊加上來,我們自己就先受不了了。

我沒有恐高症,但讓你雙腳踩在一個碗口大的紙蓮花上,漂浮在百米高的夜空中,試想,這得多大的心臟才能承受得住?

我焦急的說,師傅啊怎麼辦啊?臥槽我可不想死在這裏啊!

師傅瞥了我一眼,說道,你個瓜娃子,說什麼死不死的,我也不想死在這裏!彆着急,關鍵時刻切記別慌!

師傅就是這樣,哪怕是到了生死關頭,他也照樣不慌不忙,記得上次追殺該隱,我倆掉進了清朝古墓墓道中的陷阱裏,下邊全是一尺多長的鋼針,如果掉下去,絕對生命不保,就算一時半會不死,那雙腿的腿骨也會被刺穿,一定會被活活疼死,或者失血過多休克而死,那時候師傅不慌不忙,雙腿夾住我,愣是讓我甩到了陷阱的對面。

眼看毒王蠍越疊越高,我和李小蕊的臉色都變的有些蒼白,師傅則是眯着眼,一聲不吭的盯着下方的蠍子大軍,我不知道師傅在看什麼,但見師傅眼中精光四射的模樣,我就知道他在運用法力尋找着某些東西,或許就是在尋找傳說中的毒王蠍頭領。

過了一會,師傅眼中精光消失,他冷笑一聲,從懷中抽出一張符咒,一甩手,轟的一下那符咒燃燒成了一團巨大的火焰,師傅看着遠方的一隻碩大毒王蠍,振聲道,終於找到你了! 師傅手中的符咒燃起大火,頓時師傅攤開手掌,手心中一團赤紅色的火焰漸漸的燃燒成了一個大火球,師傅大喝一聲,去!甩手扔出了火球,大大火球朝着遠方沙坡上一隻約有承認拳頭大小的毒王蠍飛去!

那毒王蠍自知危險,一看到火球飛了過來,趕緊朝着一邊逃竄,但師傅的火球飛行速度很快,雖然毒王蠍逃過了致命一擊,但他也仍然被火焰燒成重傷,身上的甲冑都掉了幾塊。

本以爲毒王蠍羣可能會因爲頭領受傷而退散,沒想到首領受傷之後,他們竟然加快了疊加的速度!看樣子誓要爲毒王蠍的頭領報仇!

我說我靠,這怎麼能行?不消片刻,咱們就該成他們的食物了!

不少人喜歡把蠍子泡酒,這樣的酒喝了之後能夠活血化瘀,但此時的我們,儼然快要成爲蠍子的盤中餐了。

師傅再次抽出三張符咒,對準毒王蠍的頭領狠狠的甩了過去,這次師傅照準了方向,三張同時堵住毒王蠍頭領的退路,讓他活活燒死在了蠍羣當中!

一瞬間,似乎所有的毒王蠍都停頓了一下身影,片刻後,大批的毒王蠍開始朝着毒王蠍頭領爬了過去,在這一刻他們竟然是爭先恐後的吃掉了毒王蠍頭領的屍體!

臥槽,太殘忍了!這就是強者沒落之後的下場!

沒有了毒王蠍頭領的指揮,毒王蠍羣漸漸的散去,我和師傅還有李小蕊這才慢慢的走下九雲蓮,媽的,此時我真是驚魂未定,生怕從某個黑暗的地方,冷不丁的在竄出一些什麼千奇百怪的毒物。

我說,師傅,我們現在怎麼辦?睡覺的地方沒了,睡袋也沒了,這時候還這麼冷。

師傅說,不妨事,剛纔我在扔出符咒的時候,看到了一口古井,這井中肯定早已乾枯,我們先跳進去躲一晚上,你們跟我來。

說話間,師傅朝着魔鬼城的正東方走去,走過了幾堵破牆之後,赫然一口用黃磚堆砌的井口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那井口的高度大約到膝蓋處,井口的直徑約有七十公分,足夠我們一個一個的跳下去了。

師傅說,我先下去探探情況,你們站在這裏等着我。

我說好,師傅雙手撐着井壁,慢慢的下到了這口枯井的下方,過了好久,師傅說了一聲,你們快點下來!

我一聽師傅這語氣,心說師傅不會是在下方遇到什麼危險了吧?我說,蕊兒姐,你先下吧。

隨後我跟着李小蕊一起下到了枯井裏,在往下攀爬的時候,我發現這枯井的井壁中,竟然寫滿了梵文!

雖然我知道這是梵文,但我看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到了井底我就問師傅,這井壁上寫的是什麼?沒等師傅回話,我立馬就驚呆了!

原來這枯井的下方,竟然別有洞天!

枯井中有一條密道,通往遠處的黑暗中,師傅雙目中精光四射,此時朝着地道里看去,過了一會師傅說,跟我來!

我和李小蕊跟着師傅走進了這套密道中,這密道寬一米左右,高一米七左右,我走在這裏邊,勉強要低下頭,而李小蕊和師傅正好站直了身子。

這密道中的建築很是奇特,兩旁皆是青磚堆砌,而且青磚上每隔十塊就有一個圖案,那是一個人臉的圖案,我弄不懂這是什麼意思,對於這邊少數民族的文化,我也不太瞭解。

師傅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邊,當下我打開了懷中的手電筒遞給了師傅,並小聲問他,師傅,這密道是幹什麼用的?

師傅眯着眼,一聲不吭,他想了一會之後對我說,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墓道,往前邊繼續走吧。

忽然間,李小蕊對師傅說了一句,老先生,先不要走了!

李小蕊這一句話,頓時讓我和師傅愣在了原地,師傅回過頭來,認真的問,你是不是感受到什麼東西了?

李小蕊閉着眼,皺着眉頭,好像是在閉目沉思,過了好一會,她突然睜開了雙眼,驚恐的對師傅說,這密道里很不對勁!我感覺這裏…這裏…好像不是人間!

我靠!

李小蕊一句話,讓我嚇的渾身顫抖,這裏不像是人間?那我們正在前往地獄了?那也不可能吧?

難道這條密道通往傳說中的魔鬼之城?而魔鬼之城在東方人的眼裏,就是地獄了?難道魔鬼之城真的住滿了魔鬼?那通樂四啼怎麼會在裏邊?就算通樂四啼真的在裏邊,我們怎麼取出來?

一瞬間,各種疑惑充斥着我的大腦。

師傅小聲說道,小姑娘,用我教你的技巧,來感受一下這密道周圍的面積有多大,這密道周圍有沒有什麼大型的古怪的地方。

李小蕊恩了一聲點了點頭,當下坐在了地上,閉着眼,皺着眉頭像是在深思,我知道這可能就是她在利用她的異能,就是精神感悟一類的,反正我也不懂,在來的路上,師傅曾經教過她一些東西,就是關於怎麼利用她這種精神力的東西。

忽然間,李小蕊啊的一聲大叫,猛的睜開了眼睛,然後捂住心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氣,我和師傅趕緊湊過去問她,怎麼了?

她說,這裏的空間我竟然完全感受不到!四周完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這裏的空間究竟有多大,我也感受不出來,然後我的靈識順着這條墓道繼續往前走的時候,差點被一個巨大的雕像給吸走!

師傅一驚,連忙問,巨大的雕像?是不是一個女人?一個妖豔的女人?

李小蕊先是愣了一下,隨後歪了歪腦袋,像是在思索她用精神力看到的那個雕像,過了一會,她認真的點了點頭說,是一個女人,一個穿着很性感,打扮很妖豔的女人,她雖然是個石像,但我好像看到她微笑了。

師傅一拍大腿,對我倆振聲說道,魔鬼之城,就在附近!

我一愣,不明所以的問,師傅,你爲什麼確定魔鬼之城就在附近?師傅哈哈一笑,對我說,記得我們去雲南萬魔山的時候,那個叫陳宇的小夥子曾經被一株奇花偷襲嗎?

我和李小蕊同時點了點頭,師傅說,記得那奇怪的名字嗎?

我想了想說,好像是叫做鬼母妖花吧?師傅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傳說中的魔國都城,就是已經被埋在了地下的魔鬼之城!

我倒吸一口涼氣,心說,那我們會不會在這裏碰上鬼母妖花?

師傅眯着眼想了一會說,我曾經和一個喇嘛交情甚好,在閱讀他們流傳下來的典籍中,曾經記載過這裏,在鬼母死後,魔國便淪陷了,被敵國攻陷的一剎那,天昏地暗,日月無光,不知從何處刮來一陣大風沙,讓這魔國的都城徹底掩埋在了地下,而這魔國的都城,正是魔鬼之城!那個女人的雕像,據喇嘛的古典籍中記載,是有魔力的,具體有什麼魔力,這個我不清楚,反正我們從這一刻起,一定要小心!

我靠,我嚇了一跳,以前去雲南萬魔山的時候,聽師傅說過,這鬼母因爲憎恨男人,專殺男人,那真到了這地底下的魔鬼之城後,如果到了鬼母的石雕前,萬一我莫名其妙的就嗝屁着涼,那豈不是死的很冤?鬼母是被別的男人騙了感情,媽的又不是被我,我要是死在她的手下,那可就太虧。

我趕緊伸着腦袋問,師傅啊師傅,那你閱讀喇嘛留下來的古典籍中,有沒有看到可以對付鬼母的方法?

師傅一愣,然後開始靜靜的回憶了起來。 師傅想了一會之後說,這個倒沒記載,不過我估計那通樂四啼放置在這裏,估計就是當年爲了鎮壓這鬼母吧。

我說我靠,那我們要是取走了通樂四啼,鬼母會不會復活?她萬一要是復活了,我們豈不是褲襠裏撓癢,完蛋?

師傅說,那應該不會,只是當時一個大法師將鬼母鎮壓之後,讓通樂四啼留在了這裏,我們儘管走吧,應該不會有事的。

說話間,我們繼續前行,正走着走着,我突然感覺我們身處這密道當中,回聲好像大了很多,剛開始踩在青磚地面上,並沒有多大的聲音,此時踩在青磚地面上,回聲很大,那感覺就好像這密道中不止是我們三個人,好像前邊或者後邊還有跟多的人,跟着我們的步伐一起走動,我們走,他們走,我們停,他們停。

我說,師傅啊,你聽到這回聲了嗎?媽的有點瘮人啊。

師傅停了下來,當下閉上了眼睛,片刻後再次睜開,師傅眼中再次精光四射,他朝前看了看,又朝後看了看,隨後才說,沒事,這裏沒有陰靈,沒有惡鬼,繼續走吧。

我特麼心臟撲通撲通狂跳,心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沒有陰靈沒有惡鬼,爲什麼一直髮生這麼奇怪的事情。

等我們又走了一段密道之後,密道牆上的圖案變了,我們所走過的地方皆是人臉,而現在所遇上的,卻像是稻草,我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師傅的臉上同樣也是一臉的迷茫。

李小蕊看了半天,最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師傅說,別想太多了,不用害怕,儘管走吧。

當我們又往前摸索了幾百米之後,這密道竟然還沒走到頭,我對師傅說,這密道到底有多長啊?按照我們所走的距離,這密道至少貫穿一個鎮了!

師傅這次沒吭聲,我也明顯看出了他的焦慮,我又說,我們會不會遇上鬼打牆?

我這一句鬼打牆,頓時讓李小蕊給嚇到了,她說亮子你可別亂說啊,老先生剛纔不是說了,這裏沒有陰靈沒有惡鬼嗎。

我說,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感覺這裏很怪異。

師傅眯着眼,嘬了一下牙花子,他說,格老子的,我也感覺不對勁,爲什麼走了這麼遠,我們還是沒走到頭?日他先人闆闆的,這密道也太長了吧?

想來想去,也想不到什麼好辦法,我們已經在密道里了,只能前進或者後退,後退那肯定是我們所不願意的,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爲了尋找通樂四啼,所以當下只能前進。

等我們又走了一段之後,青磚上的圖案再次變換,第一次遇到的是人臉,第二次遇到的是稻草,而這第三次遇上的一隻類似於蝙蝠,但看着不像是蝙蝠的動物。

我心說,這圖案一定有玄機,咬着牙一隻走吧,就這麼走下去,肯定會走到頭的,可我們就這麼在密道里走了兩個多小時,愣是沒走到頭!

我們三人都累了,此時坐在地上緩緩的喘着氣,師傅又打開陰陽眼看了一番,他說,格老子的,這裏邊明明沒有任何陰氣,絕對不可能會出現鬼打牆,可咱們怎麼就是走不到盡頭?

我坐在原地,仔細的盤算了一下,這條密道是直線的,以我們所走的速度,如果放在平時的陸地上,我們可能已經穿越了一個市區!

但問題是,這條密道如果真的修建的像是貫穿一個市區那麼長,那究竟是用來做什麼的?用來行軍打仗的嗎?又或者用來儲存糧草?

這都不對啊,因爲密道里乾乾淨淨,而且沒有過任何人的蹤跡,這兩者都不成立,那這密道是用來做什麼的,忽然間,我大腦中像是劃過了一道閃電,立馬渾身一個激靈,從地上坐了起來。

因爲我無意間用手電筒亂照的時候,竟然發現在我們前邊,那平整的青磚地面上,竟然有幾串密密麻麻的腳印!

我靠,我嚇了一跳,因爲我們進來的時候,這密道的地面上雖然有些塵土,但絕對是沒人走過的,而走到了這裏,爲什麼密道前邊會有一串的腳印,我趕緊提着手電筒來到了那串腳印旁,還沒來得及仔細看那些腳印,我便注意到了牆壁青磚上的圖案。

而這一次,那圖案與我們剛進來時所看到的一樣,是一張人臉,我頓時愣住了,第一次人臉,第二次稻草,第三次蝙蝠,而到了這裏,卻有變回了人臉,難道..

此刻我渾身猶如電擊,趕緊把手電筒照向了地面,這一看不打緊,我頓時恍然大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