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雲落定睛望去,武院的學生林軒也赫然在內,還有幾個人皆都是天資卓越的學生,這些都是ri后能夠令學院名聲大震的人。

「怎麼會有這麼多人?」看到即將出發的眾人,雲落不禁疑惑起來,他記得學校晉級的人加上自己也就一共才十一人。

這時耳邊突然響起了易塵的聲音,他先是嘿嘿一笑,而後說道:「其他人不在競賽的人員名單內,只是去歷練而已。」

「這麼說大家若在裡面作弊豈不是很容易!四大學院難道沒考慮到這個問題?」雲落所指的是,學生們在進入密境后把尋到的天材地寶偷偷轉交給競賽名單內的學生。

「這點不用擔心,四個學院的老傢伙們雖然進不去,但卻有辦法杜絕這種事情發生…待你們出來后我們自有辦法知曉…」

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雲落定睛望去,只見一個鶴髮童顏的老人正緩緩走來。

這個人雲落認識,是真武學院武院的院長,雷雲,修為極高,而且隱藏的也很深,令人根本看不透他到底處於何種境界。聽聞他曾經也是名動天玄的一個人物,到現在人們提到他的名字都仍然會滿臉的崇敬之sè。

「雷院長,您好。」出於禮貌,雲落微微躬身問候雷雲。

雷雲緩緩點頭,道:「你就是前幾ri引起轟動的學生?」他這話是在問雲落,但心裡卻是已經很肯定了。

不等雲落說話,易塵卻是搶道:「唉,老雷,別說這些沒用的,你給你武院的學生相贈的都是啥寶貝,說來聽聽。」

「人手一把五品以上的兵器。」

雷雲說的很輕鬆,但云落聽到耳朵里卻是極為的震驚。五品的法寶,在現今可是算得上極為珍貴的寶物了。

法寶一到十品,如今人們所知道的最高也就是九品,而且是數量極為稀少,有也是在一些老怪物級別的人手中。

這雷雲一下竟然能送給學生們人手一把五品的法寶,他的家當那是厚到了一個什麼程度。

雲落斜眼瞟了易塵一眼,同為學院的院長,後者給自己的竟然只是一瓶丹藥,這令他心裡很不爽。暗暗罵道,這老狐狸,怎麼就這麼摳呢!

看到雲落的表情,雷雲似乎能夠想到他現在心裡的想法,呵呵一笑,道:「你就別指望這老摳能給你什麼寶貝了,他要是能放一回血就不叫易塵了…」

「你這老傢伙說什麼呢!」易塵趕忙搶話堵住了雷雲的嘴,含含糊糊說道:「我送的可是百年難求的寶貝,你別在這瞎說…這馬上就要出發了,你趕緊過去準備準備。」

「小雲啊,你別聽他這老傢伙瞎說。」易塵開始有些心虛的對雲落說道。

雲落聽到他喊小云云的這一瞬間,感覺渾身一陣雞皮疙瘩。不禁打了個寒顫,道:「嗯,我相信你,你作為尊敬的院長怎麼可能會坑我們。」他說完拉起小鬼就朝集合的眾人走去。

「進入密境后一定要聽蕭導師的安排。」易塵在身後喊道。

「知道了!」

「做個聽話的好孩子。」

「滾!」 所有的準備就緒,前去密境的學生到齊后,終於啟程了。

鷹鳩獸煽動著它巨大的翅膀,足能夠掀起一股小型的颶風。地面上塵土飛揚,在眾多學生們的歡送聲中,一行三十人坐在巨大的飛獸背上,出發朝著翠煙幽谷的方向飛去。

「你覺得這次他們歷練回來能成長多少?」雷雲望著天空上漸漸遠去的飛獸開口問道。

他身邊的易塵沉默一頓,嘆息道:「這就要看他們的造化了,希望他們都平安無事的回來。」

雲落是第一次坐騎飛獸,身處高空上感受著強烈的風壓,他不禁有些微微的緊張。這個時候身邊的小鬼突然握住了他的手,一陣暖意緩緩傳進心裡。

就在剛剛飛離無憂之城的範圍之際,身後的無憂之城方向突然飛升起大片的黑影,一眼望去足有三四十隻飛獸跟隨在他們身後而來。

飛獸的背上,或多或少坐著一到兩個人。

這些人都是在城內等候密境開啟的修鍊者,大部分都是散修,但能夠坐騎飛獸的散修皆都是有一定身家的人。此刻卻尾隨著真武學院的隊伍,一同朝密境而行。

很快他們便臨近到雲落等人的身後,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緩緩跟隨著。

「哼!一群無膽之輩。」

一個嗤之以鼻的聲音傳來,雲落望去,說話的人是林軒,此刻正一臉鄙夷的望著後方的那一群黑影。

雲落悄悄詢問身邊的同學后才明白林軒話中的意思,原來他們這次行駛的路線要經過一個極其險惡的地帶。說到險惡,其實是一個有許多匪修活動的地域,這些人專門打劫掠奪途徑的修鍊者,凡是被他們盯上的絕對不會放過,而且人人皆都修為高深。

這些尾隨在他們身後的修鍊者,是仗著真武學院的名號跟隨來藉由當作庇護的。

從遠處觀望,三隻巨大的飛獸為首,又跟隨著幾十隻形態各樣的飛獸鋪天蓋地而行,從地面觀望,足足遮擋住了大半片天。

這陣勢,壯觀到足以能夠和一個超級大派媲比,若是不清楚狀況的人看到,還以為是哪個巨頭勢力又展開了驚世駭俗的滅門行動呢!

如此壯觀,驚人眼球的一隻飛獸隊伍,氣勢浩瀚無比,浩浩蕩蕩的朝著翠煙幽谷飛去。所過之處,飛禽走獸無不恐慌停滯,驚顫匍匐。

雲落環顧著周圍,他所坐騎的這隻飛獸背上十人,有熟悉的面孔,也有陌生人。林軒端坐在他不遠處的獸頸部位。蕭騰龍未跟他們同坐,帶領著幾個女學生坐騎在另一隻飛獸的背上。那幾個女學生中,除了來歷練的易寒煙,其他人云落看著面生,可能是他以前在學校的時候不怎麼善於與人交際,也未曾見到過。

林昭雪是沒機會來了,自從上次她競賽輸了后雲落再沒見過她。不過在旁邊的飛獸背上,雲落卻看到她的哥哥林青,聽說是挂名真武學院的學生前去密境歷練的。

讓雲落十分意外的是,谷小白赫然也在這次晉級的名單內。毫無疑問,在這兩年裡,他在修鍊方面也有著很大的進步,想象一下也就釋然了,他谷小白家底厚道怎麼也不可能被家族裡虧待了。

谷小白與雲落同坐一獸,此刻正背對著雲落沉默不語,似乎是有意避開他的目光。

飛獸的速度並不算太快,但儘管如此也畢竟是飛獸,兩個時辰就飛離了無憂之城有五百里之多。按照之前蕭騰龍說的,如果照這速度行進,他們天黑前就能趕到翠煙幽谷了。

眾人端坐在飛獸的背上,卻是都靜靜沉默,誰也沒有最先打破這安靜的氣氛,就這樣一直又持續了兩個多時辰。

一行人未曾停歇過,也沒有進食,以他們現在的修為,有個三五天不吃東西是沒問題的。

然而就在下午的時候,卻突然發生了異常的變化。他們進入了匪修的橫行的地域,從進入之時地面就有很多人影穿梭而行,直到此刻他們前方的半片天空都排滿了各形各樣的飛獸。

我家世子妃不簡單 翼狼、翼虎、各種飛禽獸,每隻飛獸上都坐騎著一個兇悍無比的修鍊者。這些人加起來足有百人之多,跟對方一比雲落他們這隻飛獸大隊顯然在數量上佔了下風。

雙方一時間對峙在半空,誰也沒先有任何舉動。對方那邊,似乎在等待著一個命令,一個首領發號的進攻指令。

真武學院的眾學生都開始躁動不安起來,面對如此多的對手讓他們不禁擔憂。尤其是另一邊的女學生,一個個都變了臉sè,嚇得面sè蒼白。

雲落這邊,倒是有幾個學生臉上顯露出幾許興奮之sè,而林軒,此時的雙眼已經血紅了一片,顯然,他絕對是個好戰的人。

在看看身後的飛獸大隊中,眾多散修一個個都嚴陣以待起來,他們大多數的人都把目光放在了真武學院這邊。

就在這個時候,蕭騰龍站了出來,他站在了飛獸的前方,面對匪修們凝神而望。突然,他深吸了一口氣,胸腔聚氣,聲音嘹亮的喝道:「我真武學院途徑此地,無意打擾,還請各位給行個方便,本人代表真武學院感謝各位的包涵通融。」

聲音嘹亮無比,蕭騰龍的的周圍玄氣外散,隨著他的舉動,真武學院的學院皆都將玄氣調整到了最佳的狀態。接著,他們身後的眾散修也逐個效仿起來,一時間天空中玄氣籠罩,威壓壓迫的人喘不過氣來。

這威勢,浩瀚攝人。

對面的匪修一無所動,但很顯然,他們被眼前驚人的氣勢震懾到,很多人變了臉sè。

如果雙方真就干起架來,有些勢均力敵。真武學院這邊,雖然人佔少數,但加上身後這些實力都很jing湛的散修,還很難說誰勝誰敗。

一個年輕俊秀的男子,坐騎著一隻長有四翼青鱗的飛馬從地面緩緩而升,停在了眾多匪修的前方,此時正一臉淡然的望著這邊。

雲落不禁心頭一緊,感覺到這個青年絕不簡單,但從對方眼神中的這份淡然之sè來看,他絲毫不懼。而且,似乎能夠看得出他是這些匪修的頭目,能號令這些匪修的人怎麼能會是個普通人物。

小鬼兒緊緊拉住了雲落的手臂,她也從這個青年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這個青年來臨之後,蕭騰龍緩緩說道:「我真武學院途徑此地,還請行個方便。」

「哦?原來是易塵那老兒的弟子。」

這個青年開口說話了,他青俊的臉上突然勾勒出一個詭異的弧度,這是一個令人看過後心驚肉跳的笑容。

; 雲落望向這個年輕的男子,他的眼神中透漏著一絲古怪的神sè,這個眼神令他俊秀的臉看上去十分的怪異,也許說是邪異更加合適點。

當對方無意中橫掃一圈后,雲落與他四目相對,這瞬間心頭不禁一震,似乎像是來自靈魂深處的震蕩。

尤其是他那雙眼睛,讓雲落深深忌顫,在對上他的眼瞳那一刻,感覺似乎與自己的死寂之眼極其的相像,卻又覺得有哪裡不一樣。

這個人,太過邪異了。

「既然閣下與本院院長相識,還請賜行個方便,ri后我真武學院必然登門道謝。」蕭騰龍望著對面的青年說道,說話的同時,他已經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面對這些兇殘的匪修,必須要萬分的jing惕,一旦稍有不慎,雙方必將陷入難以控制的局面。

只聽那青年淡淡說道:「相識又如何,你句句不離『真武學院』,還以為我等會懼怕么?」他的語氣很淡漠,似乎真武學院的名頭對他來說跟本沒有任何威懾xing。

蕭騰龍聞言突然變了臉sè,看樣子眼前這個青年顯然是不打算就這麼輕易的放他們走了,道:「難道閣下當真是要打算與我真武學院為敵了?」

年輕的男子突然笑了起來,似乎聽到了一個笑話般。道:「難道你不知道我與真武的仇怨已經不是三兩天的事?」

他笑聲中狂野不羈,緩緩朝著蕭騰龍望去,然而當他看到後者身後的時候卻是微微一怔。準確的說應該是看到了蕭騰龍身後的女學生們,一時間他靜靜而望沉默不語。

蕭騰龍雖然疑惑但也不語,不知道對方心裡打的什麼明堂。說實在的,他這會也緊張起來。

雲落看到這個青年隊眼睛時卻是一怔,不知為何,總之他分明能夠感覺得到對方的目光正鎖定在易寒煙的身上。

難道這個人認識易寒煙?青年在看著易寒煙的時候顯得很意外,而且眼神中透漏著一絲複雜的感情。

當然,易寒煙本人卻是沒留意到青年的目光正緊緊盯著自己。

「退!」

沉默片刻后青年做出一個令眾人意外的舉動,突然駕馭著飛獸朝地面落去。下落前,他卻是扭頭飽有深意的望了雲落一眼,意味深長,讓雲落百思不解。

對峙在前方的眾多匪修在青年之後緊跟著退去,行動迅捷有序,可以看得出他們平時非常的有紀律,而且對青年的命令絕對服從。

雲落猜測易寒煙一定與這個青年強者有著密切的關係,不然後者怎麼會在看到她后做出這樣的一個決定。

易寒煙卻是不知道自己的面子竟然能夠大過真武學院。

雖然眼前的狀況突然到蕭騰龍根本沒明白過來原由,但還是深深的舒了口氣,這才發現不知不覺額間已經滲出了汗珠。

扭頭一望,發覺雲落這邊的飛獸之上竟然還有人表現出遺憾之sè。蕭騰龍默默說了句:「這幫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隨後連忙吩咐著大家加快速度朝翠煙幽谷繼續行進。

「真是有驚無險!」雲落暗暗說道,這時突然聽到身邊的幾個學生在不停的小聲埋怨著蕭騰龍,說他不夠霸氣,有損了真武學院的威名。

雲落一陣汗顏,這些一個個都是不怕事的主,還好他們都只是學生沒有發言的權利,若剛才他們誰冷不丁冒出一句含有威力的話來,指不定現在大家會陷入什麼樣的困境呢!

事情就這樣算完了,萬幸他們躲過了這一劫,一干飛獸隊伍繼續前進。

當天sè暗淡,傍夜即將來臨之際,眾人終於趕到了翠煙幽谷。

在這之前,那些散修就已經零零散散的脫離了真武學院的隊伍。這些人的行為令大家都極為不爽,經過先前的事情他們竟然連一句道謝的話都未曾說過。

夕陽西下,山巒之地嬌艷的花朵隨著微風擺動,一望無際的綠sè鬱郁蒼蒼,顯的淡雅幽靜,芳草的清香撲鼻,令人的心情都舒適起來。

整個山谷翠綠鋪地,微微涼風加上自然的花草香味讓人神清氣爽。

此刻翠煙幽谷彙集的修鍊者已不下千人,有修者,有武者,山谷四處聚散著服飾各異的人。

諸多大門派也涉足到此,不過這些以正道自居的門派行事不同於無所顧忌的散修們,他們各自為營,與其他門派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天玄大陸各地的修鍊者雲聚於此地,等待著他們的將是怎樣的一個開始…

蕭騰龍安排著大家搭建完休息之地后,讓大家可以ziyou活動,但不可惹事,隨後自己便去拜會那些大門派去了。

現在已經到了目的地,剩下的就是等了,等待密境隨時都可能開啟的時候。

雲落悄悄拉著小鬼朝散修眾多的地方而去,他打算先找到左千和蠻虎,儘早的商量好進入密境之後的對策。

既然進入密境了,不妨就順帶著和左千合作一回,總不能一進去就一門心思的把注意力放在柳夢依身上。

如果那千年花真如左千所說,那雲落就要做好一番苦戰的心裡準備了。

他一邊尋找左千,一邊探聽者外面來的各路消息。

傳言千年花的準確位置,唯有幾個大門派最過清楚,而且此刻入口處正由各大門派的強者把守著禁止外人涉及。

他們都想得到千年花,但礙於面子,又怕引發出門派之間的鬥爭,所以現在已經聚集一堂商量著寶物的歸屬。

「還真已經當成是自己家的了!」

對於他們霸道的做法,雲落不禁打心裡的鄙視。

來翠煙幽谷的修鍊者不止是各個門派中的弟子,連四大域諸多大教及許多世族也紛紛聚此,但更多的還是那些無門無派的散修。

此時山谷內一塊平坦的開闊之地已經人山人海,彙集來數之不清的修者。

雲落轉了很久也沒有見到左千他們,便帶著小鬼會營帳休息了,不過在第二天清晨來臨的時候後者卻自己找了上來。

左千帶著雲落和小鬼與蠻虎碰頭后,找了個隱秘的地方開始商量起他們之前就定好的計劃。

……

; 在翠煙幽谷的深處,有一個極為隱秘的入口。入口的另一面是個與現世完全不同的世界,裡面不乏兇狠殘暴的妖獸存在,及未知的危險。

九幽密境,傳言裡面鎮鎖著一隻驚世大妖。不過從沒有人見過真身,久而久之既成了無稽之談。

雲落聽到這些后都有些想放棄奪取千年花的念頭了,就算有幸進入了密境也必然奪取不易,能進去的都是些強者中的強者,這些人為了寶物可以六親不認。

但左千卻言明絕對要堅持到最後,如此難得的機會錯過了可就不會有第二次。

去就去吧,不過雲落心裡可是計劃著,一旦柳夢依那邊有了動靜,他不惜會放棄千年花。

雲落自己心裡明白,柳夢依這次進入密境是沖著有關龍炎劍的消息而去,就憑這一點他必然要去探個究竟。

隱約間他總感到自己會面臨一場無法阻止的風波,自己曾經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忍不住想要去揭開這一層神秘的面紗。

不知何時響起了幾聲打鬥的聲音打斷了幾人,側耳聽去。只聽到不像是一對一的對戰,分明有著眾多法寶擊打的聲音。

「去看看!」

蠻虎生起了好奇心,話一說完他已經向打鬥的方向奔去,雲落帶著小鬼和左千也緊跟了上去。

衝天的火光將林中映shè的一片通明,三個道袍一致的修者正圍攻著一名白紗蒙面的白衣女子。不知道幾人交戰了多久,那白衣女子看似已經有些疲s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