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對於現在的你們來說,這兩個宗門也勉強可以。小安,你經常煉器吧!」牧劍突然看向莫小安。

「我爹是閣鐵匠,我平時會去幫忙!」小安回到道。

「天賦如何?對煉器有興趣嗎?」牧劍問道。

「我應該沒有天賦,不過對煉器有興趣。」小安道。

「鍛兵谷的楊岩雖然煉器一般,但能基本功還是相當紮實的,小安你可以去鍛兵谷體驗一番。」牧劍道。

一旁的唐大師聽后,額頭上的汗珠刷刷的往下掉,楊岩就是鍛兵谷的谷主,乃是赤鐵大陸唯一一個狂階極品煉器師,在牧劍口中卻只得到煉器一般,基本功還紮實這個評價,不知道楊岩聽到後會作何感想。

牧劍點評完鍛兵谷,有接著說起黑鐵堡。

「黑鐵堡的的【黑鐵之軀】還不錯,勉強超越鋼鐵之軀,挺適合你小子的。不過,荊震那個莽夫對於管理手下卻一塌糊塗。」

李淳風聽完,同樣額頭冒汗,荊震是黑鐵堡堡主,實力強大無比,要是被他知道牧劍是這樣評論他的,估計會和他拚命。

牧劍點評完后,姜躍心中有數了,他更加傾向於黑鐵堡,小安既然對煉器感興趣,那就讓他加入鍛兵谷。

不過,這還要看唐大師的意思。

姜躍將心中的打算和唐大師說了一番。

唐大師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道,「姜少俠放心,老夫一定會將你的小女友照顧好。你就安心的去吧!」

小安臉色有些緋紅,不過卻沒有反駁他的這句話。

商議完畢后,李淳風將一張鎏金的紙張交給姜躍,上面寫著『舉薦人李淳風』。

唐大師也給了小安一張類是的紙張。

「姜少俠,莫姑娘,此次需要你們自己前往宗門,我們因為在這斷刃城還有要事無法脫身。」唐大師道。

「我們不認識路!」姜躍道。

「舉薦信里有地圖!」

唐大師和李淳風離開后,姜躍他們也打算上路了。

姜躍有些不放心小安,黑鐵堡在青州黑金城,而鍛兵谷在瀾州的炙心山谷,兩處距離斷刃城都有數十萬里,小安又是獨自一人出門,你讓他怎麼放心。

PS每天穩定更新,前面的情節展開可能有些慢,但後面保證讓大家滿意~求收藏,謝謝~ 赤鐵大陸,無邊無盡,在大陸中心,有一條綿長的山脈,輻射至整個大陸,這條山脈就是鐵心山脈。

鐵心山脈有多長,覆蓋範圍有多廣,沒有人知道,鐵心山脈有無數支脈,其中有五條尤為突出,其中一條就是黑鐵山脈。

黑鐵山脈坐落在青州境內,綿延整個青州,鐵石庄的鐵礦山理論上也屬於黑鐵山脈其中的一份子。

姜躍此時,獨自一人,踏在黑鐵山脈,走上了前往黑鐵堡的滿滿長途。

沿著黑鐵山脈一直走,就能夠抵達黑金城,黑鐵堡就坐落在黑金城。

「想不到牧大叔這麼快就要走了,好在他答應捎帶小安一程,否則我也不能單獨上路。」姜躍心道。

手中不斷的摩挲著一塊泛有金屬光澤的令牌,這塊令牌通體漆黑,入手冰涼,手感相當好。

令牌上面還寫著【冥劍】二字,是臨走前,牧劍送給他的。

「那一天,你離開了赤鐵大陸,可以憑藉這塊令牌找到我!我會在另一個大陸等你。」這是牧劍臨走前說的話。

這句話讓姜躍有些摸不著頭腦,也讓牧劍的形象在他心中變得更加神秘。

「牧大叔,這條路我會一直走下去,到時候,我會去找你的。」姜躍堅定的道。

前世流行一句話,說走就走的旅行。

當時姜躍覺得很有逼格,但現在看來,那完全就是在作死。這偌大的黑鐵山脈,橫無際涯,無邊無際,放眼望去,崇山峻岭,古木參天,景色還算不錯,但實在是枯燥乏味。

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寂寞如雪啊!」姜躍無奈的感嘆,總算體會到了這種寂寞空虛的境界。

打開地圖,看著上面的標註,他此時位於黑鐵山脈的起始位置,距離黑金城,還遙遙無期,聽著耳邊蠻獸的咆哮,盯著烈陽的炙烤,姜躍找到一個陰涼的地方,一屁股坐下。

「按照我現在的行進速度,至少需要一個月才能抵達黑金城!」

姜躍自言自語道。

嗷嗚~

一道野狼的咆哮傳進他的耳朵,在他的前方,出現了一狼群,有十幾隻眼中閃著綠光的餓狼正盯著他,彷彿發現了美味的食物。

赤鐵大陸上的狼和前世的狼不一樣,前世的狼頂多就百來斤,體格和一般的犬差不多。但眼前這些狼,體格碩大如黃牛,那鋒利的爪子在眼光照耀下泛著冰冷的光芒。

「死畜生,你們想要對我動手?考慮清楚了嗎?」姜躍怒瞪著他們。

這荒山野嶺的,沒有人說話,姜躍只好和這群沒有感情的傢伙對牛彈琴,怎麼也能排解一下心中的寂寞空虛。

這是一群餓了四五天獨自的狼,餓狼是最兇殘的生物,在飢餓的驅使下,他們可以不畏懼任何人,哪怕對手在強大,群狼能夠和猛虎雄獅廝殺,又怎麼會懼怕區區人類。

嗷嗚~

頭狼仰天咆哮,在他的引領下,群狼一個個瞪著姜躍,似乎已經等不及了。

「不知死活的傢伙,你們作死別怪我!」姜躍滕的一聲,站起來,【幻空】已經出現在他手中。

群狼迅速跑動,很快就將姜躍給圍住。

姜躍臉上卻絲毫不懼,幻空在手,長纓所指,走到那,哪裡就揚起一片雪花,頃刻間,就有五六頭餓狼倒在血泊中。

姜躍乃是赤鐵四階高手,再加上心中不爽,動用了幻空,對付這群餓狼簡直不要太簡單。

一盞茶的功夫,他將所有狼都給撂倒。

解決掉麻煩,姜躍拍拍手,離開了這裡,這裡的血腥味太重,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有許多蠻獸聞著氣味趕過來,而這群餓狼,也會成為他們口中的食物。

自然的生存法則就是這樣赤果果,弱肉強食,你死我亡!

半個月後,姜躍出現在了一高山上,翻過這座山,在穿越一道大峽谷,就能抵達黑金城了。

此時的姜躍,看上去很邋遢,衣衫破破爛爛,頭髮亂糟糟的,和野雞窩沒什麼兩樣,原本白白凈凈的臉也被晒成了黑炭。

「在沒有飛機火車的年代,這種長途跋涉真的能夠要掉人的老命。」姜躍看著水中的倒影,終於明白了為何前世的古人那麼容易傷感,明明是一次分別,卻要做出那麼感人肺腑的離別詩句。

古代的一次分別,很有可能就是再也不見,也難怪有會有那麼多流傳千古的送別詩詞流傳至今。

這一天,姜躍沒有趕路,他在山上找到一個礦洞,一頭扎了進去,礦洞裡頭黑不隆冬,潮濕異常。

姜躍身上的火摺子已經沒用了,無奈之下,他只能一手摸著岩壁,一面朝著山洞深處走去。

滴答滴答~

有水滴落在地上的聲音響起,周圍的岩壁也變得越來越潮濕。

在山洞前面,突然出現了一抹光亮,走近一看,上面有一個洞,光線就是從哪裡漏進來的。在姜躍腳下,是一個很小的水潭,水潭中的水呈碧綠色,看不見底。

「這裡怎麼這麼冷!」姜躍抖了抖身子。

本來打算在這裡休息一晚,看這種情況,是不行了。

姜躍回身要走。

這時,他的耳畔突然傳來一陣嘶嘶的聲音,耳邊感受到了氣流的涌動,姜躍心中一驚,身體迅速朝著一邊倒去。

滋滋滋~

在他前面的岩壁上,一陣白霧升起,一股強烈的酸臭味傳來。

「有蠻獸!」姜躍心驚,退到一遍,轉過身朝著水潭裡看去。

一條通體斑斕,有著五顏六色花紋的蛇冒出水面,它有著三角形般扁平的腦袋,此時正一動不動的盯著姜躍,腥紅的蛇信不吞吐不定。

「這時什麼蠻獸!」姜躍感到有些奇怪。

蠻獸是這個世界對自然生物的總稱,蠻獸有很多種,數之不盡,姜躍雖然對這個世界已經有一定的了解,但對於各種蠻獸的劃分,他並不清楚。

「玲瓏七彩蛇,等級不定,潛力大小,三星。其蛇膽能夠配合麒麟青銅石鍛造麒麟之臂。是否要將其綁定為召喚獸?」冰冷的系統音突然傳來。

「玲瓏七彩蛇,三星潛力?這潛力是怎麼劃分的?」姜躍有些奇怪。

「召喚獸潛力劃分總共有九星,一星最次,九星為最!」系統回答道。

「總共有九星嗎?玲瓏七彩蛇三星潛力,不太適合成為召喚獸!」姜躍道。

召喚獸是能夠和他一起成長的,三星的潛力有些低,不是姜躍理想中的召喚獸,他理想中的召喚獸,乃是神獸,擁有神鬼莫測的潛力,能夠無限制的進化。 嘶嘶~

玲瓏七彩蛇盯著姜躍,發出凄厲的聲音。

下一刻,它的身體忽然從水潭中躍起,那斑斕的蛇身彷彿彈簧般,一下子跳到了半空中,它那扁平的三角形腦袋上,突然突出一種碧綠的散發著強烈酸臭味道的液體,這道液體直接朝著姜躍飆去。

在前面的岩壁上,此時還不斷的冒著白霧,堅硬的岩壁被腐蝕出了一個大洞。從中可以看出,這中毒液的腐蝕能力相當恐怖,姜躍雖然有真鐵之軀,但被毒液給碰上,不死也得殘廢。

咻~

姜躍並沒有閃避,幻空出現在他手上,被舞的密不透風,那道碧綠毒液被反彈到一邊的岩壁上,岩壁上立刻多出一個大洞,有白色霧氣不停的冒出。

「玲瓏七彩蛇只有三星潛力,不足以成為我的召喚獸,他的蛇膽既然有用,那就殺了吧!」姜躍心道。

玲瓏七彩蛇見兩次攻擊都沒擊中姜躍,非常憤怒,它那嬌小玲瓏的身體立刻落在岸上,蛇軀摩擦地面迅速的朝著姜躍衝來。

它所到之處,盡皆冒出一片白霧。

姜躍並不懼怕,幻空長槍不停抖動,他找準時機,在玲瓏七彩蛇即將暴起的那一刻,直接將幻空往下猛的一刺,想要一槍打爆他的腦袋。

結果,卻彷彿一槍扎在了金鐵上,幻空被彈開了,玲瓏七彩蛇的身上陡然閃耀起七彩光芒。他的身體彷彿也變大了一些。

「握草,防禦這麼強?比真鐵之軀還強!」姜躍心道。

剛才那一槍,他幾乎用出了全力,就他自己來看,是絕對不能擋住那一槍的。

先前那一槍似乎徹底的激怒了玲瓏七彩蛇,他變得極其瘋狂,口中不斷的噴出毒液,身體朝著姜躍步步緊逼。

姜躍被他弄的有些疲於奔命,手忙腳亂,再加上他的體表有七彩光芒護住,將於根本無法擊傷他。

「想不到小小一頭蠻獸竟然這麼強大,我赤鐵四階境界都應付不了?」姜躍心中生出退意。

他邊戰邊後退,很快,就來到了山洞的出口處。

「算了,先撤退!」姜躍一下子衝出了山洞。

玲瓏七彩蛇卻停在洞口,不在往前挪動一步。

「難道說他不能離開山洞,或是懼怕陽光?」姜躍心道。

玲瓏七彩蛇不追,他也不急著走,停在洞口處,仔細的觀察著他。

先前系統給出的提示中,玲瓏七彩蛇的蛇膽可以和麒麟青銅石鍛造麒麟之臂,姜躍雖然不知道這【麒麟之臂】是什麼,但卻系統給出的東西,肯定不會弱。

所以他已經決定要拿下這頭玲瓏七彩蛇了。

在他觀察的時候,玲瓏七彩蛇卻突然掉頭回去了,在它即將消失在視野中的時候,姜躍發現他身上的七彩光芒消失了。

先前就是那七彩光芒讓姜躍那這玲瓏七彩蛇毫無辦法,七彩光芒消失,姜躍覺得自己或許有機會了。

他再次竄進山洞中,來到水潭邊。

此時,玲瓏七彩蛇已經消失不見,想必已經潛伏到水潭中了。

姜躍從地上撿起一個石塊,朝著水中扔去,沒有任何反應。

他再次扔下一個石塊,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嘿,奇怪了,難道藏起來,打算偷襲我?」姜躍警惕起來。

「你不出來,老子就不停的騷擾你,看看誰的耐心更足!」

姜躍一個勁的朝著水潭裡扔石頭,連續一炷香時間,沒有任何停歇,水潭的水面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上升。

比耐心,姜躍前世今生還沒有怕過誰,為了找個動作片,他可以在數以萬計的毛站中一個個尋找,你說除了他,還有誰有這種耐心?

嘶嘶~

水潭裡的玲瓏七彩蛇終於受不了了,浮出了水面,怒視著姜躍。

「嘿嘿,忍不住了吧,來啊,來殺我啊!」姜躍賤賤的道。

玲瓏七彩蛇經受不住姜躍的挑撥,跳上岸,再次朝著姜躍殺去。

不過,這一次,它出現了一些變化,口中的毒液依舊噴個沒完,但體表卻不在有七彩光芒護體。

「難道說,在一定的時間段內,它的七彩神光有時間限制?」姜躍似乎明白了。

他一個跳躍躲掉了毒液襲擊,幻空朝著一個詭異的方向扎向玲瓏七彩蛇,玲瓏七彩蛇見到這一幕,似乎慌了,急忙擺動身體,朝著一遍閃避。

結果閃避不及時,被幻空槍尖的邊緣颳了一下。

玲瓏七彩蛇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地上留下了一串血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