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一刀!散!

一刀!散!

樊烈火的刀,帶著死亡、酷烈,單單看了都讓東伯雪鷹瞳孔微微一縮,樊氏雖然有強大秘傳,可越是厲害秘傳修鍊難度越高!這些大勢力唯一的好處……就是能夠根據修行者的天資擅長,給他們最適合的秘傳,盡量發掘他們的潛力。

如果說『樊天雲』是戰鬥技巧極高,像赤雲戰法擅長近身戰,樊天雲的斧法則更高明的近身戰。

而樊烈火,則是將一招鮮吃遍天,僅僅一刀!

連續擊敗了五次后,第六次,樊烈火連續出了兩刀才成功。第七次,樊烈火重傷下連續十三刀才成功。

「噗。」樊烈火身體重傷跌落在地,他爬起來,傷勢迅速恢復,低沉道:「大尊,我已傾盡全力。」

樊天雲見狀臉色有些難看。

樊烈火……竟然比他更多了一次。

「接下來就是你們倆了。」黑衣男子看向了這次被選來的兩名外來者。

「上客卿無需著急,我先來吧。」薩隆王朝東伯雪鷹微微一笑,在場這些核心子弟個個看向東伯雪鷹目光都有些特殊,上客卿啊!這個混沌境到底憑什麼能成上客卿。

薩隆王並未使用任何兵器,而是赤手空拳近身搏殺。

冰原部落……

乃是冰雪古國勢力範圍,冰雪古國的三位老祖,個個都是煉體達到無敵之境。所以論『煉體』,冰雪古國是最恐怖逆天的。而『冰原部落』作為它籠罩的勢力範圍,其中煉體法門也非常了得,薩隆王也有些特殊際遇,他的煉體格外恐怖。

當然冰原部落雖是冰雪古國勢力籠罩範圍,可樊氏依舊能夠滲透,薩隆王顯然選擇投靠了樊氏成了客卿,因為冰雪古國的法門實在太單調,煉體法門數不勝數強大逆天,可其他道路就弱了。而『夏風古國』則更全面,有他想要的。

「轟轟轟~~~」

他連續近身戰滅了六次黑衣化身,第七次時明顯就變得很艱難了,可他這時發出了笑聲,笑聲雄渾浩蕩,聲音產生的音波也詭異攻擊黑衣化身,令黑衣化身實力受到影響,立即擊潰第七次化身。最後再度擊敗第八次化身。

薩隆王這才收手。

樊天雲、樊烈火都啞然沉默,八次!難怪樊氏會邀請外來者。

「該你了。」黑衣男子目光落在了遠處的東伯雪鷹身上,頓時薩隆王、樊烈火、樊天雲以及其他三位核心子弟都看向了東伯雪鷹,連奎辰君主也看向東伯雪鷹。

以混沌境名列上客卿……

這應山雪鷹到底實力如何?

東伯雪鷹上前,走到了湖泊岸邊,看著站在湖面上的黑衣男子,當即行禮:「大尊,得罪了。」

**(未完待續。) 「混沌境,成為上客卿?」黑衣男子也饒有興緻看著東伯雪鷹,「讓我瞧瞧你的實力!」

「轟。」

東伯雪鷹一翻手,手腕上立即顯現了五相珠手鏈,五顆珠子表面都浮現淡淡光芒,而東伯雪鷹的手掌卻是陡然暴漲,五道蒙蒙光芒在五根手指表面流轉,形成了一滔天大手掌!遮天蔽日般直接拍向了湖面表面的黑衣男子。

蓬!

滔天大手掌,一巴掌便拍散了那黑衣男子。

「這就是五相封禁術?」旁觀的樊氏五位核心子弟以及薩隆王都仔細看著,因為他們都是第一次見識五相封禁術!這一門秘傳雖然名氣極大,可實在能施展的強者屈指可數,在混沌境層次的更只有如今東伯雪鷹一個。

「一招出,空間封禁,似乎躲無可躲?」

「對,根本沒法躲!整個空間都被封了,必須硬抗。」

「至於威力,現在還看不出。」

放眼界心大陸,在場的這些混沌境都是極為逆天的,一個個眼光也毒辣,他們首先發現五相封禁術一個逆天之術——沒法躲!別說是他們,就是絕大多數宇宙神也沒法躲,是必須接的招數。除非像南雲國主等極少數存在,才能避開這一招,而如果有那等實力也不屑避了。

「有點意思。」湖面上黑衣男子又凝聚而成,讚歎道,「都能完全封禁隔絕空間,唯一弱點是你的封禁還比較弱。」

「對大尊而言,我這招數自然不算什麼。」東伯雪鷹嘴上說著,又是揮掌拍出。

足足數百丈的巨大手掌籠罩下,再度拍死了黑衣男子化身。

一次又一次。

每一次東伯雪鷹都是僅僅一掌!當第六次黑衣化身,也是被東伯雪鷹一掌滅殺時,薩隆王、樊烈火、樊天雲等一個個都微微色變。

「我是靠近身搏殺,諸多招數才滅殺了第六化身。」薩隆王暗暗道,「他卻是一掌就滅了,這五相封禁術的確如傳說中的『霸道之極』。」

「夠霸道。」樊天雲心中一顫,他拼了命才擊潰第六化身,而這個應山雪鷹卻僅僅一掌就滅,差距顯而易見。

連黑披風男子樊烈火也仔細看了看應山雪鷹:「我擊潰第六化身,出了兩刀!擊潰第七化身更是出了足足十三刀……單論霸道,他在我之上。」

嘩。

黑衣男子第七次凝聚出了化身,在場一個個看著。

東伯雪鷹依舊站在那,又是籠罩數百丈範圍的大手掌拍擊而下,轟隆隆~~~黑衣男子雖然在抵抗,可還是化為齏粉。

「依舊一招滅?」

「這……」

「太霸道了。」

被排擠的樊烈火、樊天雲,以及被選中的更優秀的另外三位核心子弟,個個瞳孔一縮。擊潰七次化身對他們被選中的三位而言不算什麼!可僅僅一招?這就有些駭然了。

黑衣男子第八次化身凝結。

「轟。」

東伯雪鷹的大手掌拍擊下去,黑衣男子再度抵擋,他雙手施展招數隱隱顯現黑雲旋轉,過去都是被滅,這一次黑衣男子身體震蕩了些,卻抵抗住了。

「哦?」

轟!轟!轟!轟!轟!

東伯雪鷹速度極快的手掌連續轟擊五次,硬生生將黑衣男子拍散。

隨後才微微行禮,便退到了薩隆王身旁。

「你們倆看到了吧?」奎辰君主看向樊天雲、樊烈火,「他們倆都擊潰了八次化身,你們無話可說吧。」

樊天雲二人沉默。

是啊。

輸了!這是吞天大尊親自出手探查,吞天大尊絕不會故意作假偏向外人。

「回去好好修鍊去吧,別以為樊氏子弟就真無敵了,便是那些外在的小國度,沒好的師傅,沒好的法門,可一樣有比你們強的混沌境!」奎辰君主喝道。

「是。」樊烈火、樊天雲更覺難受。

「去吧!」

奎辰君主一揮手,嗡,樊烈火、樊天雲周圍空間被挪移,二者直接消失不見。

「飛雪上客卿,你可敢和我一比?」被選中的三位核心子弟中,一位穿著青色甲鎧的瘦弱青年,他雙眸如電,他開口喝道,此刻主動爆發出威勢,只見他體表都有恐怖電蛇在流轉,論威勢似乎都直逼奎辰君主。

便是東伯雪鷹之前施展五相封禁術,也沒這般恐怖氣息。

「不必了。」東伯雪鷹微笑道,「行動人選已定,就不必再爭了。」

「連這點膽色都沒有?」青甲瘦弱青年怒喝。

「好了。」

奎辰君主皺眉,「這是大尊的地方,別放肆。」

「是。」青甲瘦弱青年乖乖道。

「大尊。」奎辰君主當即行禮,「我等就先走了。」而東伯雪鷹他們五位混沌境也都恭敬行禮。

假偶天成,首席老公藏太深 「你們這一代混沌境,可別給我樊氏再丟臉了。」黑衣化身說完便消散,湖底中隱隱能看到的巨大眼睛也朝下方潛伏下去。

「走。」

奎辰君主帶著東伯雪鷹他們五個,化作長空迅速離去。

「就這麼讓他們倆囂張壓我們樊氏子弟一頭?」青色甲鎧瘦弱青年傳音和兩位同伴說道,他臉上還有著一絲戾氣,「樊天雲他們倆也是廢物,還以為他們倆便足以讓兩個外來者丟臉了!我們三個若是不出手,還真以為我樊氏混沌境都不如他們倆了。」

旁邊的少女傳音道:「一遷,那薩隆王倒也罷了,擊敗他不是難事,而且據我所知那薩隆王脾氣也是暴戾,只要挑釁一二,輕易就能約戰。只是那應山雪鷹……有些麻煩!他之前和大尊化身交手時,從頭到尾都是站在原地,一步都沒移動,他的五相封禁術一招出,根本無法躲只能硬擋,能破開便能贏,破不開就是輸!我並無把握,你大哥雖修鍊的是《無相妙法》,擊敗應山雪鷹也只有五成把握!唯有你,你以力著稱!最擅長的就是以力破法!最是適合對付那應山雪鷹,唯一的問題就是他一直在避戰。」

「我知道,他的五相封禁術要連續六下才轟碎大尊的第八化身。我的棍法雖然做不到『無法躲避』,可當初我僅僅一棍子就砸碎了大尊的第八化身。第九化身太能躲,我的棍子碰不到而已。」青甲瘦弱青年傳音道,「只要正面交手,我絕對能轟破他的五相封禁術!擊敗他,大哥,你怎麼看?」

那是一位樸素灰袍男子。

在樊氏,強者們大多有著極強的煞氣乃至戾氣!

可這樸素灰袍男子,氣息卻溫和,在樊氏的混沌境強者中個個都很敬重他,他更是得到樊祖看重,賜予《無相妙法》。要知道在客卿的換取列表中,這可是要客卿長老身份,且得足足三十萬大功才能換取!他便是樊氏這一代最傾力栽培的子弟『樊三原』。

樊三原、樊墨竹、樊一遷。

他們三個是樊氏如今混沌境中毫無爭議的最強三位。

『樊一遷』,也就是青甲瘦弱男子,也是心高氣傲,卻最是服樊三原。

「一遷。」樸素灰袍男子傳音道,「你先擊敗薩隆王,再進入應山雪鷹庭院內邀戰,如果他不願,你就待在他庭院內不走了!」

「好辦法!」青甲瘦弱男子頓時眼睛一亮。

樸素灰袍男子露出笑意。

他的性子,做不出這等蠻橫無禮之事,不過蠻橫霸道,樊一遷卻是最喜歡了。

「哼哼。」樊一遷看向了旁邊的白衣少年,暗道,「還上客卿?哼哼,等會兒就把你打趴下!」

**(未完待續。) 樸素灰袍男子樊三原也看了眼在最邊上的白衣少年:「我夏風古國疆域無邊,強者無數,整個黑魔四國加起來,也只是夏風古國的一小片旮旯而已。我樊氏作為夏風古國三大家族,有諸多宇宙神指點我等,有種種寶物輔助,更有最適合的直指巔峰的秘傳!如果還擊敗不了一個黑魔四國的小傢伙,那便真是我樊氏這一代年輕子弟的恥辱了。」

樊三原,雖然溫和,可心中卻孤傲的很。

他性子更像『夏氏子弟』,不喜屠戮殺戮,可對待外在國度,一樣有本能的蔑視感!如果不如外在國度強者,那便是恥辱!

「一遷擅長以力破法,最是克制他,先藉此看看他實力吧。」樊三原暗道。

很快。

奎辰君主帶著五人回到了住處,降落在山頂。

「數月後,便是三族之爭。」奎辰君主目光一掃,「爾等定要盡心儘力,你們兩位客卿,若是失敗,便是承諾的賜予也將大大削減。」

東伯雪鷹、薩隆王內心都是充滿戰意。

自然得盡全力成功。

當初談的『事成之後』才有一萬大功,樊氏的規矩一向是……門客、客卿接了任務,任務若是成功自然得到全部獎勵,可若是失敗,樊氏可不會依舊那般大方。任務失敗,一般是沒功勞。有些任務特殊,沒功勞也有苦勞,像這次東伯雪鷹和薩隆王都有各自任務,若是失敗,賜予的『大功』便只有一成!

奎辰君主說完,化作流光,直接離去。

東伯雪鷹則是轉身回到自己宅院。

薩隆王也是回自己宅院。

而樊氏的三位核心子弟卻彼此相視。

「薩隆王。」青甲瘦弱男子樊一遷開口喊道,便直接進入薩隆王的宅院內,薩隆王在庭院內都有些疑惑看著闖進來的青甲瘦弱男子:「不知何事?」

「嘿嘿,來自冰原部落?似乎挺厲害嘛,敢和我交手?」 最強絕世兵王 樊一遷嗤笑著,臉上自然帶著蔑視,這不是故意挑釁,而是他性子本就如此!

薩隆王見狀臉色微微一沉,眼眸隱隱有凶光。

他縱橫冰原眾多部落……連宇宙神都戰過多個,在混亂的冰原部落,已經很久很久沒誰敢瞧不起他了。

這是樊氏!整個界心大陸都最頂尖恐怖的大家族,所以薩隆王自認為很低調了。

婚謀已久:總裁的心機寵妻 可既然踩到他頭上了,他豈會避讓?

「好。」薩隆王低沉咧嘴笑道,「那我就陪一陪你。」

「哈哈,痛快。」

樊一遷一聲大喝,手中便出現了一根青銅色古樸長棍,直接便揮棍,長棍上有著洶湧的雷霆,幾乎一瞬間,長棍就已經砸到了薩隆王的面前。

……

轟隆隆~~~

這是一場極為凶戾蠻橫的大戰。

他們一個是樊氏如今混沌境中最霸道蠻橫的一個,以力著稱!蠻橫程度,還遠在樊天寵之上!

另一個,則是縱橫冰原諸多部落,是靠真正的殺戮鑄就威名,甚至令樊氏高層主動邀請。

……

「嗯?」在自己庭院內,東伯雪鷹耳朵動了動,便感應到在旁邊不遠處薩隆王宅院內正有恐怖動靜,不過那宅院內也有法陣運轉,將一切動靜餘波都給抵擋住了。倒也沒有外泄出來。

「在外面有樊三原和樊墨竹,那麼此刻和薩隆王交手的是樊一遷?」東伯雪鷹暗道,「樊一遷,修行是某種神秘的雷霆一脈的絕學典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