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至於自己的實力,的的確確是神靈境,可卻不是一般的神靈境,而是踏入化境巔峰的神靈境!

踏入化境,一般的道靈境初期不是林逍的對手,而現在林逍踏入了有一段時間,哪怕是道靈境中後期,林逍也有著一戰之力。

加上劍道,林逍有把握和道靈境大圓滿一戰而不敗,一旦林逍突破進入道靈境,以厚積薄發之力,那麼哪怕是踏入靈境的道靈境強者,林逍一樣不懼怕。

可在這前提之下,林逍先要更完美的厚積薄發,就必須得到空靈花。

時間也在快速流逝,第二日響午到來。

「狩獵戰結束,各位武者請到原來的地點集中,為時一個時辰的時間,超過之後直接無積分。」那名主持老者的聲音,傳遍了山脈之中。 在山脈中,還活著的武者們,也都有不少人振奮起來,其中也有些看著身旁同類的屍體,也有呼出長氣的。

與此同時,在這山脈中的某個叢林中。

地面上躺著不少的武者屍體,而他們並非是被人所殺害,在他們的脖頸上都有著一道刀痕,鮮血溢出,雙眼也沒閉起,遠遠看去也都觸目驚心。

在這些武者屍體的上空,樹枝之上有著一個青年,他目光閃爍血芒,緩緩拿起匕首舔了舔在上面的血跡。

「我現在的積分已經有三千五百六十,第一名非我陳浮莫屬,待我成為朝廷的千夫長……」說到這,忽然間這青年面色一頓。

在他的面孔之中,竟是有著一個重疊的身影,這身影是一個老者,他陰冷笑道:「我們血符族的力量,就是人類的鮮血,特別是越強的武者越好,陳浮……成為千夫長,只是一個小目標,倒是那千人的鮮血,可千萬不要放過。」

陳浮淡淡一笑,道:「老師,這一點我明白……千夫長擁有千名近衛兵,到時候這些近衛兵,都是我和老師的。」

那老者哈哈大笑道:「找機會吸了烏棲國國君的鮮血,那可是為師都眼饞踏入靈境的道靈境強者,一旦吸入,十年之內必定達到天人!」

「天人……」陳浮眼中也是有著激動之色。

一旦達到了天人境,哪怕是死靈域的域主,也都要對自己恭恭敬敬,到時候也不用待在死靈域這地方,而是去往萬靈王朝……

當然,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成為千夫長!

想到這,陳浮也沒有再猶豫,朝著這山脈外疾馳而去,面色很快恢復平和,甚至帶著一絲的陽光,這樣看去根本沒有人會想到,這是一個嗜血的魔頭。

……

林逍和女子早已朝著外面趕去,半柱香後走出了山脈,看到外面的世界,女子也是呼出一口長氣。

「如果真想提升實力,光靠修鍊只是殊途,實戰雖然危險,可卻是提升實力最好的辦法。」林逍提醒了一句。

女子這次也認真聽了起來,微微點頭,她自然知道自己的缺陷。

走出外面,看到兩人是一起回來,之前那些覺得林逍和女子關係不淺的,更加篤定了。

「這一對小情侶運氣似乎不錯啊,身上竟然沒有一點傷勢。」

「的確,兩人的戰力疊加起來,的確是很強的。」

「也不知道他們賺取了多少的積分?」

這些人開口說話,也並沒有什麼避嫌的,他們想到什麼就說什麼,除了一些不適場合的話之外。

林逍聽到倒是平靜,你女子心中卻是有些無奈,更是銀牙暗暗一咬,臉微微羞紅,拉了拉林逍的衣袖,道:「你和他們解釋解釋啊。」

「有什麼好解釋的?你這樣讓別人更加懷疑了。」林逍看了眼女子的手。

「你可是男人!」女子連忙收回手,低聲怒道。

「我又不是你丈夫。」 開天錄 林逍也無語。

女子覺得林逍分明就是和自己耍無賴,可仔細一想,似乎是自己有些不對。

但心中總是有著一口悶氣。

「哼,你猜我的身份恐怕只是一點而已,到時候讓你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一定嚇壞你!」女子心中暗想,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兩人的交談都非常的小聲,從剛開始女子的惱怒之話,到最後傳出的一絲絲小聲,眾人看的也是神色古怪。

「大哥哥,你可不能欺負姐姐,她能放棄自家的舒服,跟著去你家做事,卻是無怨無悔,還給你生孩子,打掃房間……」一個小男孩忽然跑了過來,撐著腰看去林逍開口道。

這小男孩說話如同一個小大人一般。

「嘿!不好意思啊,打擾二位了,我家小孩不懂事,給你們添麻煩了。」一個婦女連忙走來過來,瞪了眼小男孩,隨即笑著看去林逍和女子開口道。

「沒事,小孩子不懂事而已。」女子剛剛也是被小男孩的話給震了一下,忽然間沉默了片刻。

「他可比同齡人成熟多了。」林逍開口道。

「娘,你把我放下來!爹他每日喝酒到晚上回來,都會打你,他不知道娘的辛苦,每天幫他洗衣做飯,晚上還要熱好菜給他吃,可他卻每日只會去喝酒賭錢,還去那種娘們妖艷之地……」小男孩大聲開口,想要掙脫婦女的手。

「小季,別再亂說話,趕緊回家!」婦女的眼眶也是有些紅了起來。

最後,小男孩大吼了一聲:「我一定要成為戰靈師,讓那個男人後悔!!」

隨著小男孩這一吼,原本很小的波折卻是漸漸的影響了不少人。

女子的身體也是有些顫慄起來,她看著漸漸遠離的小男孩和那婦女,不知為何,鼻子微微一酸。

林逍沒有說話,甚至連看都沒有去看那小男孩一眼。

並非他無情,這人世間有太多的列子,如果自己碰到一個就去解決一個,那就太忙活了。

這種事情可不會引起那些大人物的關注,他們僅僅瞄了一眼便是懶得理會。

一個時辰后。

「把你們獵殺的蠻獸都拿上來吧。」中年男子淡淡開口。

王家這邊,那青年笑著上前,打開儲物袋後有著一群蠻獸屍體出現,大約計算過後,中年男子微微點頭。

「王志宇,一千一百二十積分!」

「大哥,你太棒了,這一次一定可以得到前三!」王志雲看去自己的大哥,開口笑道。

王志宇倒是謙遜道:「我的實力只是剛剛成為九級戰靈師,恐怕和一般頂級的八級戰靈師差不多,前三也是個未知數。」

可王志宇眼中卻是有著自信,這一次他已經打聽清楚了,除了徐家和李家,還有幾人都是九階戰靈師,但自己成為九階戰靈師的時間比較長。

所以這一次,前三是非常有可能的。

漸漸的,許多此次狩獵戰還活著回來的人,也都紛紛呈上了自己的蠻獸。

最驚人的,便是徐家的一個女子,積分達到了剛好兩千。

可還沒結束,李家這邊的一個青年,積分達到了兩千八百多,接近三千!

「還好,其餘九級戰靈師都已經貢上了戰獸,這一次我的積分也得到了第三。」王志宇心中呼出一口長氣。

第三,不僅得到獎勵,也可以成為百夫長,這對王家來說是一件喜事。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名穿著淡淡血紅色長衫的青年上前,當他把自己的蠻獸屍體放出來后,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露出驚愕之色。 就連主持的中年男子也都露出了驚愕之色,他看著面前那堆積如山的蠻獸,心中也是一震。

「竟然獵殺了如此多的蠻獸,此人到底是誰?」

「天啊……這,這些蠻獸光是一眼看去,恐怕這第一名無疑拿下了吧?」

「這人為何我從未見過!」

眾人紛紛露出了詫異之色,看去那紅色長衫青年,眼中也是不由的升起了畏懼。

「那傢伙從哪裡冒出來的?」王家這邊,王志雲咬牙切齒道,如果這樣的話,他大哥就得不到前三了。

王志宇也是微眯著雙眼,有著寒光涌動,按照現在的積分排行,他已經是第三名,不出意外的話能成為百夫長。

可卻沒有想到,這忽然間的變故,冒出來了個這樣的人。

李家此次出來狩獵戰的,是一個青年,他原本才是第一,兩千八百的積分,基本是毫無懸念了。

可現在這陳浮,卻是忽然間,冒出這麼多的蠻獸,已經開始動搖了他的計劃。

就連李家不少人,也都目露寒光的看去陳浮。

徐家這邊,出戰狩獵戰的女子,微微蹙眉起來,她的積分剛好兩千,本來是第二名,不過現在顯然要變成第三名。

好在第三名一樣可以成為百夫長,對於徐家來說損失並不是很大。

只是眾人非常好奇,這突然間跑出來青年,到底是什麼來歷?

不過也有許多人猜測,這個是散修。

「嘿!恐怕你這次得不到第一了。」林逍身旁,那女子打趣道,想在林逍身上看到一絲慌色。

林逍卻是思索了一下,這數目果然有著變化。

不過他卻是一眼看出,那青年的積分並沒有自己多。

「這些蠻獸你拿著,給我爭取到第三名。」林逍忽然給了個儲物袋女子。

女子微微一愣,按照她現在的積分,是不可能進入前三的,既然得不到第一,女子也沒想過要上去拿什麼獎勵,畢竟自己的身份敏感。

「憑什麼?你以為我稀罕這些獎勵?」女子哼聲道。

「我得到第一后,那獎勵直接和你換,但前提是你必須是第三名並且拿到第三名的獎勵。」林逍低聲快速開口。

聞言,女子也是大概明白了林逍的意思。

林逍是想得到第三名的獎勵,對於那第一名的神秘獎勵似乎並不是很關注。

但問題來了,第一名是神秘獎勵,這其中的獎勵到底是什麼,並沒有多少人知道。

可女子心底卻是明白,如果林逍在看到那獎勵之後不心動,那簡直就是見鬼了。

「行不行?」林逍再問道。

女子一咬牙,道:「好,沒問題,但你要保證得到了第一之後的獎勵,一定要和我交換。」

「好!」林逍微微點頭,兩人也是迅速做成了一筆交易。

「都說一些天才妖孽有特殊的癖好,這第三名得到的是一株花,似乎叫什麼空……總之這傢伙,應該是非常的喜歡花。」女子看了林逍幾眼,心中暗道。

她想著最後要是林逍不想交換,自己最多送多幾朵花給林逍,剛想到這,女子也是有些無奈,怎麼有人會有這種癖好?

林逍沒有發現女子正在用那種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己,他現在只需要女子能得到第三名,那麼自己去得到第一名便好。

高台上,陳浮淡淡一笑,轉身朝著下方緩緩走了下去。

這一次的第一名,他勢在必得!

中年男子也是開口說出了陳浮的積分,總共是:「三千六百四十積分!」

聽到這個數額,不少人都倒吸了口冷氣。

「竟然達到了三千六百多的積分,這第一看來非他莫屬了。」

「是啊,沒想到這狩獵戰,中途跑出來個這麼厲害的傢伙。」

「成為千夫長,日後這小子想要再上升一步成為萬夫長,也不是不可能。」一個在朝廷中彼有身份的朝臣開口道。

眾人聽聞,也是驚愕起來,要知道萬夫長這個級別,已經是在朝廷之中,非常之高的了。

甚至可以說,國君之下便是萬夫長。

對於這青年的評價,李家這邊面色自然也不太好看。

那李姓青年,更是沉著臉,這第一名原本是他的,可現在卻是要低人一等,成為百夫長,日後再想成為千夫長,也是需要一段磨合的時間。

這時,林逍一旁的那個女子上前了,她也是計算過之後,加上自己的積分,最後拿出了三千積分的蠻獸。

如此一來,直接嚇傻了眾人。

「又出現一個妖孽?」

「這女子看不清楚面容,難不成也是一匹黑馬?」

「廢話,能拿出三千積分,難道還不算是黑馬那是什麼?」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陳浮也是眯眼看了過去,好在自己之前再獵殺了一頭九階蠻獸,得到了一千積分。

要不然,還真的比不過現在出現的這個神秘女子。

好在,這第一名也算是保住了。

女子現在的名次是第二名,只要等林逍一上來,便是會變成第三名,就連女子心中也在為現在第一名的陳浮默哀。

她可是知曉,林逍這裡的積分絕對是非常多的,上次剷除了空中飛禽的蠻獸,便是達到了三千四的積分,之後林逍一不做二不休,把陸地上的獸潮也解決了一次。

在其身上,絕對已經有了七八千的積分,給了她一些,也有五六千左右。

隨著女子這一上來,徐家的那個女子也是苦笑了一聲,她原本是第三名,現在被擠了下來。

而比她更加暴怒的,則是李家的那個青年,他雙拳不由的緊握,現在已經掉在了第三名的名次,雖然都是百夫長,他也不在意獎勵。

可這畢竟是一個排名,使得他心中不得不氣。

然而,真正的重頭戲卻還沒開始,在所有人都交出了積分之後,林逍緩緩的走上前。

「第一名三千六百五十積分,那麼我就三千六百六好了……」林逍淡淡一笑,走上了高台,直接放出了自己的蠻獸。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