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前輩,能不能幫我鑄一把差點的。」

半晌,林立這才訕訕道。

哪知林立話音一落,原本和顏悅色的老者順便暴跳如雷起來。

「什麼?你居然讓我鐵劍心鑄一把差點的劍?」

「你身為一名劍客,居然讓一名鑄劍師鍛造一把差點的劍?」

「小子,我告訴你,我鐵劍心鑄劍從來只鑄最好的劍!」

老者突如其來的爆發讓林立嚇了一跳,顧不得老者漫天飛舞的唾沫星子,林立這才有些不好意思道:

「鐵老,不是我不想要一把好劍,而是在下實在拿不出那麼好的材料。」

「誰說要你出材料了?」鐵老一臉詫異的道。 這下輪到林立驚訝了,一臉疑惑的看向了鐵老,不知道鐵老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迎著林立的目光,鐵老一臉淡然道:「這些材料我有。」

林立的心陡然間砰砰直跳了起來。

無論是紫陽銅、蛟龍角還是天外隕鐵,即便是單個拿出來都是一些極品的好材料,隨便哪一種都足以提升兵器的品質。

更何況是把這三種材料彙集在一起鍛造同一把寶劍!

想到這裡,林立心中一片火熱,一臉期待的看向了鐵老,正巧迎上鐵老那一臉戲謔的神情,饒是以林立的淡定,也不免因自己心中的想法而有些不好意思。

「不過,我也有個條件。」

林立心裡一突,立馬開口問道:「什麼條件?」

「很簡單,我要你二十年內只能修習劍道! 全球退化 不得修鍊其它武道!!」

說完,鐵老渾身氣勢一變,瘦削的身影彷彿一瞬間便變得高大了起來,原本渾濁的眼神這一刻也變得銳利無比,雙眼一眨不眨的緊緊盯著林立。

林立一怔,沒想到鐵老會提出這樣的條件。

「換一個吧,鐵老。」

鐵老聞言一陣失望,以為林立不願答應,繼而又想起劍道如今的處境,一時間也有些意興闌珊。

「唉…是老頭子強人所難了,罷了罷了。」

「鐵老誤會了,不是在下不答應,而是對在下來說,劍道從始至終都是在下所選擇的道路,無論鐵老是否提出這個要求,在下都會始終堅持劍道。」

「於在下而言,此生也只有劍道,此身不滅,余志不改!」

「既然一萬年以來,持劍者再無問鼎武道之人,便由我林立來恢復劍道最後的榮光!」

只不過,最後這句話林立藏在了心裡,並沒有說出口。



「所以,鐵老還是換一個要求吧!」

林立的回答出乎鐵老的預料,見林立一臉誠懇,鐵老反而一臉複雜。

「嘿嘿,小子,大話誰不會說,但願你能說到做到,趕緊滾吧,十天後來取就是。」

林立大喜過望,鄭重其事的朝鐵老鞠了一躬,鐵老不耐煩了揮了揮手,林立這才轉身離去。

注視著林立離去的方向,鐵老那滿是溝壑的蒼老臉龐上不由閃過一絲笑意。

皇后養成攻略 「沒想到,時隔萬年,我萬劍宗終於又出現了一名真正的劍客!嘿嘿!」

腦海中突然閃過一道身影,鐵老眼中掠過一絲陰霾。

「但願,你不會如他一般,否則的話,我老頭子的東西可不是這麼容易拿的!」

話音剛落,一股無比強悍的氣息陡然從鐵老身上升起,原本有些佝僂的背影突然挺的筆直。

「鐵老頭,你都半隻腳快踏進棺材的人了,怎麼還這麼大的火氣。」

一道蒼老而戲謔的聲音響起,鐵老面色卻絲毫不變,冷哼一聲道:

「張老道,這麼多年沒見,你這嘴臭的毛病還是一模一樣。」

一邊說著,鐵老朝一旁看去,只見原本空無一人的鑄劍坊內突然多了一位身穿絳紅道袍的老者。

看了張老道一眼,鐵老沒有理會,自顧自的越過張老道,來到鑄劍台,接著手一揮,原本空無一物的鑄劍台上不知何時多了一些東西。

張老道將這一幕看在眼裡,原本漫不經心的樣子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紫陽銅、蛟龍角、天外隕鐵……鐵老頭,莫非你真得了什麼不治之症?連你這些留著陪葬的寶貝都拿出來了?」

「你死我都不會死,沒看出來我是在鑄劍?憑我的手藝,用這些材料最起碼也能鑄成一把玄階上品的寶劍!」

說著,鐵老偷偷看向了張老道。

果然,聽鐵老說完,張老道面龐一陣抽搐,說話的聲音也調高了幾分。

「你在開玩笑嗎?用上紫陽銅、蛟龍角和天外隕鐵你就只能鍛造出一把玄階上品的破劍?」

「不對,你是故意的,你是在故意激我,嘿嘿,今天我就偏不上這個當,反正浪費的材料也不是我的。」張老道老神在在道。

眼見張老道看破了自己的小心思,鐵老仍舊是一副毫不在意之色,伸手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瓷瓶,眼中閃過一絲肉痛之色,緊接著便下定了決心,將小瓷瓶放到了鑄劍台上。

這下張老道不淡定了,一臉震驚道:「鐵老頭,你瘋了?你用紫陽銅、蛟龍角和天外隕鐵就罷了,你居然連這個都用上?」這可是你萬劍宗獨有的寶貝!」

聞言,鐵老心中不免也有些動搖,腦海中閃過林立那堅毅的面龐。

最主要的,他還領悟了劍勢!

心中如此想著,鐵老的目光又堅定了下來,準備開爐鑄劍。

張老道也看出來此時的鐵老是鐵了心了,氣極反笑道:「開吧開吧,到時候要真鍛造出一把玄階上品的垃圾貨色出來,我看你怎麼收場!」

張老道的口氣極大,平常武者眼中已經了不得的玄階上品神兵在張老道口中彷彿不值一提。

鐵老不管不顧,拿起天外隕鐵便準備開始鍛造寶劍的第一步,淬火!

見狀,張老道面色陰晴不定,直到鐵老將手伸向小瓷瓶之時,張老道一跺腳。

「你個老東西,竟對我用出這般毒計,看好了,用上這等神物,雖然你萬劍宗的地心焰已然品質上佳,但溫度仍然不夠,必須加上武者的丹田心火不可。」

說完,張老道深吸了一口氣,張開嘴便吐出一團紫黑色的火焰。

紫黑色的火焰剛一接觸空氣,整個鑄劍坊便瞬間霧氣升騰,緊接著又消失不見。

短短一瞬間,紫黑色的火焰不僅將整個鑄劍坊空氣中的水分蒸發一空,就連水蒸氣都在恐怖的高溫中揮發了,只留下一片燥熱。

不僅如此,在這種恐怖的高溫之下,整個鑄劍坊中凡是木質的物品全部都開始無風自燃起來,鑄劍坊瞬間便陷入一片火海。

吐出這一口火焰后,張老道的神色也有些萎靡。

「鐵老頭,還愣著幹嘛,還不快把天外隕鐵扔進去?老道我今天出門沒看黃曆,沒想到被你擺了一道,不過我更加好奇,是誰值得你下這麼大的血本幫他鑄劍?」

「是我萬劍宗一名外門弟子。」

不知為何,儘管萬劍宗早已更名為萬劍學院,但無論是鐵老還是張老道仍然稱之為萬劍宗。

似乎,理所當然一般。

張老道更是驚訝。

「竟只是一名外門弟子?莫非這人有什麼特別不成?還是說,他是你收的徒弟?」

「他已經領悟了劍勢,有了自己的道。」

「原來如此…」

張老道一幅恍然大悟之色,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

「鐵老頭,莫非你是想…」

鐵老默不作聲,手上的動作微微一頓,似是默認了一般。

見鐵老頭這般神色,張老道微不可察的嘆了口氣。

「但願,他能對得起你的期望。」

「畢竟…那個人早已經達到了比我們還高的地步…」 離開鑄劍坊,林立並沒有回自己的小院。

解決了兵器的事情,接下來便是要解決功法和武技的問題。

林立做事一向奉行宜早不宜遲的準則,武道修鍊,自當以小心謹慎之心,行勇猛精進之事,拖泥帶水不是林立的風格。

毫不猶豫,林立便朝學院內的武技閣走去。

……

武道修鍊一途,功法和武技無疑是影響武者戰力的決定性因素。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兩個境界相同的武者交手,九成九可能獲勝的是功法武技領先的那個。

由此可見,一門好的功法和武技對一名武者的吸引力有多大。

而萬劍學院的武技閣,無疑便是這樣一個地方。

對於萬劍學院的弟子來說,武技閣里的武技無疑是武者夢寐以求的東西,更是萬劍學院弟子們心中的聖地。

以前的林立便是做夢都想在武技閣挑選幾門武技,可惜終究還是實力低微達不到要求。

按照萬劍學院的規定,外門弟子除了剛進學院時可以選一本基礎功法和基礎武技之外,只有突破煉體中期以後才能再次進入武技閣挑選功法。

武道修鍊,每個大境界分為九重天,按照林立目前的修為來論,煉體五重便處於煉體中期。

來到戒備森嚴的武技閣,林立才真正對萬劍學院的底蘊有了直觀的感受。

最起碼,武技閣外護衛的武道修為就沒一個是林立能看透的,尤其是端坐在門口的那位皂袍老者,即便相隔如此之遠,那一身如淵似海的浩瀚氣息便壓的林立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還僅僅是皂袍老者為了防止暗中窺伺武技閣的宵小之輩而刻意流露出的一絲氣息。

難以想象皂袍老者真正的武道修為是何等恐怖!

林立心中一凜,原本因實力突破所帶來的一絲成就感也不翼而飛。

「果然,我才剛剛觸摸到劍道的門檻而已,遲早有一天,我也會達到皂袍老者的地步,甚至更強!」

心中如此想著,林立看向武技閣的目光也變得一片火熱。

正暗自觀察林立的皂袍老者此時也看清了林立身上萬劍學院外門弟子的服飾,略微掃了林立一眼便重新閉上了眼睛,不再理會。

類似的目光早已經不知道看見過多少次,想必又是一個剛剛突破便急不可耐來武技閣挑選功法武技之人。

「外門弟子林立特來武技閣挑選功法,請傳功長老允准。」這時,林立也已登記完畢,來到皂袍老者面前。

「嗯,身份無誤,煉體中期修為可挑選兩門功法武技,你有兩個時辰的時間,不允許抄錄,也不允許私自夾帶出武技閣,違者重罰!」

老者惜字如金,僅僅把該交待的交待一番便不再多言,又恢復了先前那般閉目養神的狀態。

片刻后,預料中的腳步聲沒有響起,老者這才睜開眼,不悅道:「你還有什麼事情。」

「敢問傳功長老,劍道武技在哪一區域?」

「地字一號便是。」

林立不再多言,朝皂袍老者一拱手,在皂袍老者一臉詫異的目光中朝武技閣內走去。

剛進武技閣,入目之處便擺滿了密密麻麻的木質書架,書架上又擺滿了功法武技。

偶爾還能看見某個外門弟子正坐在地上欣喜若狂的翻看著一本秘籍。

林立抬腳所過之處,便已經看見了不下數十本「掌法」「腿法」「拳法」「身法」之類的武技。

甚至還看見了熟悉的《碎玉掌》。

讓林立恨不得立馬一一記下來好好參悟一番,到時候觸類旁通之下,對自己的劍道也能有所增益。

可惜只有兩個時辰的時間,林立也只好按捺住心思,四下尋找關於劍道的武技。

找了半天,這才在某個角落看到一張書架上貼著「地壹」的標籤,讓林立眼前一亮。

等林立走近一看,這才發現書架上的功法武技早已布滿了厚厚的灰塵。

顧不得多想,林立拿起一本名為《破山劍式》的武技翻看起來。

時間有限,林立也只能粗略瀏覽一番。

總的來說,《破山劍式》一招一式都很簡單直接,殺傷力比《覆雨劍法》強,但對力度的掌握要求比較高。

林立也不急於做決定,隨手又翻開一本《清風劍法》。

這門劍法靈動飄逸,技巧性很足,但殺傷力不高,是一門耍帥的劍法。

搖了搖頭,林立繼續翻開下一本。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