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媽,你說的是真的?」

楊媽媽苦澀地點了點頭。

「那……那我的親生父親是誰?」

「珊珊,你別怪媽媽,其實你的生父就是文叔叔,這是媽媽藏了十幾年的秘密,否則在最無助的時候,我也不會來找他幫忙。」

楊柳珊呆住了,如果說文叔叔是自己生父的話,那自己豈不是要叫文柳珊?那小成呢?竟然和自己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妹?

「媽,你沒騙我?」楊柳珊可不傻,法庭上乍一聽到這個消息時,母親的反應是無法作偽的,所以她才判斷有可能是「抱錯」了。而現在突然冒出了一個父親,難保不是為了隱瞞自己而做的戲。

「媽怎麼可能在這種事情上騙你?」楊媽媽為難道。

「好,那我親自去問他!」楊柳珊說完,轉身就走,嚇得楊媽媽趕緊穿好鞋跟了上來。

兩條衚衕以外,就是小成家。

這次楊柳珊連猶豫都沒猶豫,門也不敲,直接推門而入,嚇得院里那幾隻雞撲稜稜的一陣亂。

本應該回家來拿菜刀的文心武這時候正在廚房裡幫著老太太做飯,小成院子里洗澡,那簡陋的小隔間,上露頭下露腳,一扇小木門只能擋住中間的部分。楊柳珊氣勢洶洶的進屋,嚇得小成捂著重要部位都沒敢打招呼。

前腳楊柳珊進屋,後腳楊媽媽就來了。小成衣服都沒穿上,一見趕緊又把門關上,楊媽媽看都沒往這邊看一眼,緊跟著閨女也進了裡屋。

廚房裡,見楊柳珊氣勢洶洶的樣子,文心武也是摸不著頭腦,剛要說話,楊媽媽也進來了,四目相對,兩人噼里啪啦的使眼色,擠眉弄眼半天,也不知道意思傳達明白了沒有。

「文叔叔,我有話要問你!」

此刻,廚房裡四個人,分別是文奶奶、文心武、楊柳珊和周雨彤,四個人,楊柳珊是最小的,但此刻卻是她的氣場最為強大,作為長輩的文心武也被問的直含糊,結結巴巴道:「什麼話,問吧?」

「我媽說你是我的親生父親,是真的嗎?」

雖說之前兩人溝通過,不過被人家閨女指著鼻子當面質問,文心武還是有點抹不開面,好在現場也沒有外人,老文一咬牙,點頭道:「孩子,你媽都告訴你了?」

文心武作勢想抱,來一段父女相認的狗血戲碼,不料楊柳珊後退半步,拒絕道:「等等,我話還沒問完!文叔叔,你說你是我的生父,那當年,你和我媽是怎麼好上的?」

瀏覽閱讀地址: 昨天接到編輯通知,本書將於3月17日,也就是本周五上架,也就是說從周五開始,再看《極品妖孽少年》就要收費了。

上架,往往是一本書的分水嶺,是否能夠得到市場認可,就看這一遭了。同時,這也是在逼迫讀者做一個選擇:看正版,看盜版還是棄書?

對於那些不喜歡本書,以批判的角度看到現在的讀者,該和你們說再見了,這和是否收費沒有關係,既然您不喜歡,哪怕是免費,您也要付出時間成本的,所以,還是早些放棄為妙。一本書不能適合所有人的胃口,我們八字不合,也強求不來。人生苦短,不值得為一本不喜歡的書浪費時間,道一聲珍重,祝你萬里鵬程。

送走了那些不喜歡本書的朋友,剩下的,就是喜歡的了。喜歡一個女孩,你會心甘情願的為她買早點;喜歡一件衣服,哪怕超預算你也要買下來;喜歡一本書,你不會因為那幾分錢而讓那本書的作者餓死,對不對?

這年頭已經不會餓死人了,但你要是不為這本你喜歡的書買單,的確會餓死一名「作者」。讀者就是作者的衣食父母,父母不給餵食,孩子自然會餓死。

愛聽相聲的養著郭德綱,愛聽評書的養著單田芳,甭管多大的導演,多紅的演員,也都是您一張張電影票養著的,也是如此,我能夠繼續堅持寫下去,並且可以把寫書當成一個養家糊口的職業,全靠著您那千字五分錢呢!

因為收費,讀者搖身一變,成了消費者。老刀自問,在商品質量方面還是靠得住的,不說字字珠璣,但至少比那些和抄襲只有一線之隔的跟風套路文還是有明顯區別的,至少伸手管您要錢咱不臉紅,因為咱對得起消費者。

當然,即便你喜歡本書,其實還有另外一個選擇——看,卻不想花錢,不在乎我的死活,或者的確沒有錢——這無需迴避,就是去看盜版。

最近因為我國在版權保護方面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不過盜版也並未杜絕,仔細找應該也能找得到。可能更新慢一些,問題多一些,但終歸還是有的。

對於這部分朋友,我想奉勸一句,如果一本書,一個月這幾塊錢您都捨不得花的話,那你根本不值得為其浪費時間,時間、流量也是有成本的。喜歡,看正版,不喜歡,放棄,覺得食之無肉,棄之有味,倒不如早些放棄。其實上架對我是一種考驗,對你也是,如果你真的覺得這本書花錢不值,那為其浪費時間也不值。

當然,你可能說,我真的喜歡,也是真的沒錢,或者沒有關聯銀行卡,無法充值。其實這很容易解決,隨便找個書報亭、或者交話費的地方,買一張20元面值的充值卡都可以直接充值書幣,哪怕沒有銀行卡也沒關係。這20塊錢夠你看好久,只是別一衝動都給打賞了。

另外,你要真說沒錢的話……這年頭能用手機,總不會一個月六塊錢都花不起吧?如果你真是邊遠山區的窮困學生,那沒關係,別看老刀窮,也有這仗義勁,結婚的時候我們兩口子把婚戒都捐給貧困學生了,窮不幫窮誰幫窮?加我的書友群493159023,沒事搶個紅包也夠看書的了,我讓廣大讀者養著咱倆。

你花的每一分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那個世界投票,你那千字五分錢的意義也就在於此,或許錢不是很多,但這代表著一個選擇,你那五分錢擲地有聲的告訴了網站,告訴了市場,爺花了錢了,爺喜歡這樣的作品!以後這類文章越多越好!不能讓我喜歡的作者餓死!

你不喜歡的長期佔據著排行榜,而你喜歡的作品越來越少,你喜歡的作者被迫改行,原因,就在那千字的五分錢里。

五分錢,往小了說,這是拯救網路文學,往大了說,這是對我國文學事業做得貢獻!

說到底,這章是專門伸手向您要錢求支持的。您那千字五分錢,對於我來說可是不小的成績,有五百人訂閱就有機會上好推薦,有3000人訂閱,就能進精品——老刀寫作之路何去何從,全憑您當下的決定!

所以,您要是喜歡老刀,那就把以前的章節也下載了,qq閱讀里書籍詳情頁里有下載按鈕,下載全部,可以全訂,這是對老刀最大的支持。一人五分錢,就能讓老刀繼續寫下去,一人五分錢,可以把老刀送進精品。

瀏覽閱讀地址: (感謝cy王洋,也就是洋賊的賣房打賞,給爺了一個,嘿嘿)

「你和我媽是怎麼好上的?」

這句話讓個孩子指著鼻子問,文心武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偷眼看看女孩身後的周雨彤,生怕一時不慎說漏了嘴,周雨彤其實也沒想好這瞎話怎麼編,臉臊的通紅,也沒法說話。

正這時,文小成光著膀子進了屋,剛才楊柳珊問的話他在外面聽的清清楚楚,這瞎話或許能瞞得住楊柳珊,可是無論如何也騙不了他,自己的老爹和楊媽媽以前根本就不認識!不過此刻他也不戳破,只是背著手在這看熱鬧。

「我和你媽媽……」

「珊珊!長輩的事情,是你能打聽的嗎?」一旁文老太太算是給文心武解了圍。

老太太的威嚴還是多少有點用處的,楊柳珊也覺得這樣問不合適,改口道:「奶奶,不是我沒大沒小,但你們說的,我不相信!以前我媽媽從來沒在我面前提過文叔叔,他們二人也從來沒接觸過!你們一定是在串通起來騙我!」

女孩說著,眼圈就紅了,看得幾個大人也於心不忍。

「珊珊,你知道,我五年前進了監獄,那時候你和小成他才十歲,在此之前,我們各自都有自己的家庭,多聯繫有害無益,不過你媽媽是不會騙你的,我……就是你的生父。」

文小成偷偷撇嘴。

「那……你是什麼血型?」

文心武如實回答:「a型血。」

a型血和o型血是可以生出o型血的孩子的,這一點算是矇混過關。楊柳珊還不依不饒,繼續問道:「文叔叔,你願意和我做親子鑒定嗎?」

這句話,可算把文心武難住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瞎話說的再圓滿,一鑒定,馬上就真相大白。

場面氣氛瞬間降至冰點,下面這句話,沒人敢接。

「珊珊,你先等會!」一直在看戲的文小成走到了幾個人當中,戲演到現在,是時候該自己出場,改變一下劇情的走向了,文小成眼角餘光看著父親,心中暗道:「僚機準備就緒!」。

「親子鑒定什麼的先放在一邊,爸,周阿姨,你們突然之間給我弄出來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就沒有人問問我的感受嗎?」

這一句話,一下把眾人的關注點吸引了過來,為了瞞著楊柳珊,周雨彤和文心武都沒來得及細考慮,這樣突如其來的變故,影響的不僅僅是楊柳珊,還有一個當事人是文小成!

那可是聰明得令人髮指的孩子啊!眼裡怎麼可能揉沙子?

現在,看這意思,這事要穿幫!

小成站在眾人中間,感覺完全不同了,父親是他救出來的,外債是他還上的,就連家業也都是他掙下的,所以人往那一站,氣場就不一樣,甭說是見過他獨擋一面的楊媽媽,就是文心武這位親爹,心裡都有點發怵。

「周阿姨,你說我爸是珊珊的親生父親,我相信,這話您不能隨便亂說。十幾年前的事情,我們晚輩不好問,之前你們有各自的家庭,這裡面的苦衷也容易理解,可是現在,您跟珊珊說一句,你爸是文心武,這事就完了嗎?如果別人問起來,她怎麼說?您讓她去編一個十五年前的故事嗎?」

幾句話,把周雨彤問得面紅耳赤,文心武看不下去了,訓斥道:「小成!怎麼和大人說話呢?」

小成寸步不讓,一擺手,道:「爸,有的話,今天我必須要說,等我說完,您打也打得,罵也罵得,文家的家法,我受下了!」

小成說話有分量,站在理上,還真是壓住了文心武一頭,兒大不由爺,文心武偷眼看了看自己的老娘,見老太太老神在在,沒有說話的意思,自己也索性閉了嘴。

「爸,有的話我得問您,十五年前,你給我生下了一個妹妹,過去沒辦法,今天您是一個人,我周阿姨也離了婚,我想問問您,這個女兒,您認不認,這事,您負責不負責?」

文老太太手裡摘著菜,小曲差點哼了出來。

「我……負責!」

「怎麼負責?」文小成下句話馬上跟了出來。

「我的女兒,我負責把她養大成人。」文心武隱隱也明白了兒子的用意,嘴上不說,心裡暗挑大拇指:神助攻!

「你讓我周阿姨蒙羞這麼多年,因為你當年的錯,人家離婚還要賠償十萬元的精神損失費,我周阿姨那邊,您就不用負責了?」

「我負責!」

文心武被擠兌的面紅耳赤,可是心裡恨不得抱著兒子的腦袋叭叭叭的親上幾口。

「怎麼負責?」

「精神賠償,我出……」

「你拆散了人家的家,難道就沒想過彌補,還人家一個完整的家嗎?」

楊媽媽臉騰一下就紅了,乍一聽,好像是小成要替自己討還一個公道,還有那麼點大義滅親的意思,可是這事禁不住細琢磨,逼著文心武對自己負責……這好像把自己給繞進去了。

文心武一個四十來歲的大老爺們兒,被兒子臊的滿臉通紅,老文知道今天話趕到這不容易,索性也豁出麵皮,眼裡看著同樣恨不得鑽進地縫裡去的楊媽媽,硬著頭皮道:

「雨彤,好漢做事好漢當,我文心武不敢說自己是頂天立地的漢子,但拋妻棄子不認自己親生閨女的事情,我還做不出!虧欠你們娘倆的,我盡量彌補,別的不敢說,但怎麼著也不能再讓你們娘倆再受委屈!」

文老太太偷眼瞧著,臉上的皺紋都開了,鼻子里偷偷哼哼,「春季里開花,十四五六……」小成耳朵尖,聽著好像是評戲《花為媒》里的段子。

自己老爹表了態,小成又把目光轉向了楊媽媽。

「周阿姨,您往我爸這一指,告訴珊珊:『這就是你的親生父親。』您給了她一個所謂的父親,難道就不想給她一個完整的家嗎?」

周雨彤哪裡說得出話來?

「五年前,我媽扔下我不管,杳無音訊,我的親媽不要我了,您肯要我嗎?」

文心武在心裏面一拍大腿!這小詞,太硬了!

文奶奶那邊正哼著《花為媒》,一聽這話,不知怎麼把氣岔了,咳咳直咳嗽。

這一天里,楊媽媽大喜大悲的經歷了好幾次,為了閨女,也是欠了考慮,一衝動出了個昏招。把文心武拉進來她也有點後悔,可是現在,小成當著她的面,一頓連消帶打,逼著自己的老爹負責,眼睜睜的就把兩人拴在了一根繩子上,現在一句:您要我嗎?更是連說不的機會都沒有。

「小成……」

「珊珊有了爸爸,可是,我還沒有媽媽呢……」

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小臉可憐巴巴,把周雨彤擠兌的,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您倒是說句話啊,您到底願意不願意?」

「我……願意。」

我願意三個字出口,文心武笑了,文老太太更是美得不要不要的,只是楊柳珊有點懵逼,這怎麼個情況?怎麼幾句話,他們就要把我媽娶走了?

只有文小成心中暗自苦笑,冬天還沒到,吃火鍋的人現在終於湊齊了,而且還多了一個「妹妹。」

——————

僚機準備就緒!

瀏覽閱讀地址: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再次感謝Mr.赫的慷慨打賞)

「我……願意。」

這三個字一出口,小成的戲馬上跟上,上前一把楊媽媽抱住,一句媽媽叫的人家措手不及。

「媽媽!」

那語氣,彷彿沒娘的孩子,終於見到自己的親娘一般。那表情,即便是影帝也難以演的再過形象了。可是現場看著的三個人,奶奶,文心武還有楊柳珊,無一不清楚小成的險惡用心。

奶奶心想:「我這孫子,太******懂事了!」

文心武心想:「這僚機,也沒誰了,神勇無敵,都不用製造機會,直接幫忙殲敵!」

只有楊柳珊最鬱悶,本來她是來求證的,現在那個問題似乎已經不重要了,看這意思,自己老娘要淪陷!

被小成抱住的周雨彤也有點發懵,這怎麼三兩句話就被人給擠兌的要嫁人了似的呢?這孩子媽叫的可真脆生!

「妹妹!」小成看楊柳珊就在身邊,伸手把女孩給拉了過來,一起也抱在懷裡。

文老太太最明白火候,偷偷給兒子使眼色,文心武福至心靈,過去大手一張,最外圍把裡面的娘仨抱了個結結實實。

四個人,就跟粽子似的,最裡面的糯米是楊媽媽,楊柳珊算是個大紅棗,文心武在最外層,相當於粽子葉,文小成則相當於綁粽子馬藺,來吧,誰也甭想跑!

經歷了大喜大悲,其實誰都沒有哭的慾望,卻生生被小成給趕出了一場「抱頭痛哭」的戲,文心武心裡美,根本哭不出來,但抱的部分演的踏踏實實,一點都不敷衍。

小成頭扎在周雨彤懷裡,沒眼淚愣擠,眼看一米八的大個子,也不嫌害臊,抬頭一臉無辜的幸福:「我有媽媽了。」

楊柳珊特別想吐。

身後文老太太又是一陣咳嗽。

最入戲的還是文心武,嘴上沒說,心裡暗道:「我有老婆了……」

楊媽媽有點生無可戀的感覺,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栽在文小成這樣的妖孽手裡,不冤。

四個人也不能老這麼抱著,粽子一層層剝開,小成一臉無辜,拉著楊媽媽的手道:「媽,以後咱就是一家人了,您現在判決剛下來,還沒生效,要等十五天之後過了上訴期才算正式離婚,那時候您和我爸就可以結婚了,到時候我們要好好熱鬧熱鬧!」

楊媽媽被鬧的哭笑不得,這孩子一臉無辜的樣子,連婚事都給安排好了——想反悔都不行!剛剛自己親口說的我願意,這幾天通過接觸,也知道文心武外粗內細,以前教師出身,胸有錦繡,都是患難之人,倒可以託付終身,只是被這孩子步步緊逼……算了,這也是自己作繭自縛,就由他去吧,別的倒是小事,給珊珊一個完整的家才是最重要的。

文心武想的沒那麼複雜,自由戀愛雖好,不如子女包辦的便捷啊!自己還扭扭捏捏的手都沒牽呢,兒子那邊把婚期都給自己安排了!這兒子!咋這麼知道爹想啥呢!

只有楊柳珊心中萬馬奔騰——你妹……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爸,剛才你也答應了,那咱文家得說到做到!第一步,害我媽輸了官司的賠償,你得先給了,十萬塊!拿錢!」小成這媽叫的,那叫一個溜。

文心武一點沒猶豫,腰板一挺,「現金沒有,不過這正好有張卡,裡面是20萬,雨彤,你拿著,密碼是910710,多出的十萬就算聘禮!」

楊媽媽這臉臊的跟紅布一樣,這都哪跟哪啊?連聘禮都出來了。

「爸,敞亮!」爺倆就跟演雙簧似的,「媽,現在咱是一家人了,後面案子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跑,你就甭管了,寫份委託書,我爸張羅,全都給您辦了!」

「放心,你就交給我就得了,知道你和他見面也糟心,我出面!」

Share:

Leave A Comment